『反正既然都告訴我了,那之後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就儘管說吧!』

愛德拎著手提箱抵在一邊的肩上,就像少年時那樣,說完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踏上火車,另一隻手象徵性地在半空中輕揮。看似隨性,其實他知道目送他離開的人總會留到最後一刻。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