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難過,但我相信你不可能會這麼想,所以我並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01*

 

中央司令部最近爆炸了。

 

 

喔,如果你被這個消息嚇到了,以致於往後都不敢駐足於亞美斯多利斯,

那麼我想我得說聲抱歉,

因為這個炸彈並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只是使司令部一直瀰漫著一股粉紅色的煙霧。

 

粉紅色的煙霧?難道是傳聞中清國的特製辣椒粉加量的煙霧彈嗎!? 

 

不不不!這下誤會更大了。

請放心,亞美斯多利斯自從約定之日之後就是一片和平光景,

而且最近才剛產生出一位新的領導者,全國上下普天同慶,更遑論中央司令部會埋伏什麼炸彈客了。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

咱們家老大,最近終於求婚了。

 

 

 

「欸欸,可是聽說他早就向她求過婚了呢,只是被一口回絕了。」

普雷達悠悠地吸著可樂,偏過頭又是一口大亨堡。

「據說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很多年以前啊...」菲利早已放下手邊正在修理的機器,

喃喃著為何事過這麼多年後霍克愛才肯答應馬斯坦古的求婚。

 

他們,明明在更早更早以前,就可以互相結為連理的。 

 

「話說回來,這麼內幕的消息你是怎麼知道的啊?上將他...啊,不,是大總統,」

哈博克頓了頓,顯然還沒有適應上司最近的新的官階。

「總統怎麼可能告訴你這種事?霍克愛更不用說了,她就算是在我們面前也極少以戀人的身份和他說話。」

「大總統當然不會告訴我這件事。」普雷達賣關子似地發出嘖嘖聲,

「當然是有人爆料,而且還是那顆豆子。」他嘻嘻地笑著,一如當時愛德華的得意笑容。

「喔喔那傢伙!」哈博克突然興奮了起來,「那個好小子是什麼時候跟你說的!怎麼也不找我們一起!?」

馬斯坦古欸!!馬斯坦古居然被發好人卡!!而且居然是求婚的時候!!!

 

「這麼好看的戲碼居然被我們錯過了。」

法爾曼也若有所思地說著,最後得意地半舉著手,「好巧不巧,愛德華來的時候我也在場。」

「還記得嗎?那時溫莉小姐也來了,就是她懷孕的時候。」

最後一句話似乎是一語雙關,不過大夥兒還是默契地跳過了那段往事。

「喔喔,就是溫莉懷第一胎的時候?也太久以前了吧!為什麼你們沒有馬上告訴我們!還算是兄弟嗎!?」

「誰跟你是兄弟?」普雷達咂了咂嘴,瞇著眼笑了,

「鋼老大告訴我的時候總統還只是少將而已,不過如果是求婚的話,其實當時他才剛當上准將。」

沉默了約三十秒這麼久,菲利第一個會意出普雷達深不可測的表情所代表的涵意--

「也就是說,『約定之日』戰爭結束沒多久,總統就向霍克愛求婚了...?」

「嗯,應該是吧,鋼老大說這件事情是他的妻子私底下一直逼問霍克愛,她才不小心透露出來的。」

法爾曼冷靜地分析著,一邊搖頭喃喃自語果然女人爆發出的潛力是男人遠遠不及的。

「所以也就只知道一個模糊的時間點,」法爾曼又繼續說下去,

「畢竟只要知道總統有示過愛,溫莉小姐大概就會很滿足地放過霍克愛了。」 

 

「但是,知道這些就夠了...不是嗎?」

菲利眼神無奈地看向上司的辦公桌,就職典禮在昨日落成,那驚動全司令部的求婚話題燒得正旺,

關於八卦內幕,身為馬斯坦古的直屬部下,他們當然是不遑多讓。

 

但是,也只有他們會在這一瞬間就了解,

為什麼霍克愛要拒婚、為什麼直到了現在,他們苦戀了這麼多年後,她才終於答應下來。 

「嗯,如果是那個時間點的話,以霍克愛的個性的確不會答應他的求婚。」

與人造人的對決大獲全勝,要是在此時結婚的話就是雙喜臨門。

但是這堪稱內亂的戰爭才剛結束,政權依舊是漏洞百出,

然後,

所謂的樂極生悲將會使他們的努力一把擊潰。

「霍克愛就是想到了這點才會拒絕的吧?總統也了解她的想法,所以他們才會不顧旁人催促拖了這麼久。」 

 

也只有他們會了解霍克愛的掙扎。

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這兩個人重視彼此大過於自己太多太多,

所以更不可能做出會讓彼此悔憾終生的事情。

 

 

 

02*

 

 

 

金色的人影在長廊間移動。

 

 

 

莉莎‧霍克愛抱著一落公文不疾不徐地走著,

對於迎面而來的目光,她只是無語地走過,清淡地像是一陣偶然經過的微風,

對於最近正熱門的話題一點興趣都沒有,完全不像是個當事人。

 

直到有人三三兩兩地道上祝福,莉莎才會回過身來道謝。

你問為何她會如此的雲淡風輕?很簡單,因為這個國家的政權才剛剛轉移,現在正是最忙碌的時刻,

也就是說求婚了、也答應了,但婚期卻是遙遙無期... ...抱歉改個說法,

不是遙遙無期,只是近日內不可能。

「這才對嘛!」羅伊"啪"地一聲闔上公文,惡狠狠地瞪著口無遮攔的部下,

「再怎麼忙,也要騰出時間結婚!!要是莉莎在這段期間又突然反悔或裝傻那要怎麼辦!!」

「...下官看起來像是那麼出爾反爾的人嗎?」

「呃...當然不是。」羅伊有些心虛地望向剛走進辦公室的女人,不忘再瞪一眼一副看好戲表情的部下。

 

「不過話說回來,鋼老大一家的行動很快呢,」法爾曼拿出一封信遞給莉莎,

「據說是一得到消息就馬上寄信來了。」

「是溫莉寄來的呢。」莉莎噙著笑,一看到開頭的"莉莎姐姐"就知道來者何人了。

「喔?她說了些什麼嗎?」羅伊也好奇的湊近,一手搭上莉莎的肩膀...「唔!」

 

「莉莎... ...」

「下官明明就說了上班時間不要做這種親密舉動...」

羅伊暗自滿意地欣賞著莉莎在說出"親密"二字時臉上明顯的紅暈。

「還有不要叫下官的名字!」

「是是,我知道了...」

羅伊看著一副理直氣壯其實是害羞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未婚妻,不禁揚起嘴角。

 

他知道,那是一種名為「幸福」的踏實感。

 

不過...

「下手還是一樣狠啊...」羅伊有些哭笑不得地揉著方才被肘擊伺候過的肩窩。

 

 

 

 ***

 

人家說女人是以八卦維生的動物,這句話果然沒錯。

尤其是...

 

在廁所這種空氣狀況不甚新鮮的地方,更能應證這句話的真實性。

 

「吶吶,真是沒想到大總統和准將竟然是那種關係呢...」

「哪種關係?他們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啊。」

「哎呀妳不懂啦!」女軍人藉由鏡子瞪向另一位同僚,故作神秘地擺手,

「我說的,是指在這之前!!」

「妳是說...」方才被瞪的女軍人恍然大悟地睜大雙眼,「他們...早就是那種關係了!?」

「對啊對啊!妳都沒注意聽,大總統說的是:『所以這次,不准再拒絕我了』」

她煞有其事地模仿羅伊當時的語氣,隨之口氣愈來愈放肆,

「既然是『這次』,那就代表不是第一次了!也就是說,以前霍克愛准將曾經拒婚過...嘖...」

「以前拒婚過啊...大總統真是個專情的人呢。」

沒有注意到同僚不對勁的口吻,她只是露出了羨慕的神情。

「唉,妳真的很後知後覺!」

無緣無故被瞪又被兇的女軍人,這下終於從遙遠的幻想中回神,「這次又怎樣了啦!」

「妳都不會覺得怪怪的嗎?以前不要,現在卻又答應了!」

「那是因為亞美斯多利斯的政權終於平穩下來的關係...」

「拜託!」

她不耐地斜了一眼同僚。

「既然妳同樣身為女人,就該知道女人才沒這麼簡單。」

 

「如果我說...霍克愛准將是因為一心想當大總統夫人...才那麼賣力地幫助馬斯坦古呢?」

 

空氣瞬間凝固了起來,她滿意地看著倒抽一口氣的同僚,為自己見微知著的觀察力暗自得意著。

 

「霍克愛准將不像是這種人啊...她嚴肅、正直,而且還被稱為鷹眼...」

「那又如何?實力堅強是一回事,但她那身為女人的野心嘛...」

她聳了聳肩,「只有她自己知道囉。」

 

 

洗手間的嘻鬧聲已離去甚遠,全然寂靜的空間被一道粗魯的開門聲給硬生生地打破。

女人冷哼一聲,金色的長髮一甩,離開了這個狹隘的空間。

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如往昔的豪邁。

 

約莫又過了三分鐘那麼久,

位於靠牆邊的廁格的門被輕輕地推開。

女人打開了水龍頭,雙手伸入了傾流而下的水柱,卻不見動作。

 

直到,手掌的皮膚已被水柱濺得微微刺痛,她才趕緊將水龍頭關上。

 

恍惚地看向鏡子,溼漉的右手撫上眼臉,水滴便跟著臉頰的輪廓滑下--

 

讓人有流淚的錯覺。

 

「有點狼狽呢... ...」

最後,她看見鏡子中的女人向著她扯起無奈的苦笑。

 

 

 

***

 

「阿...阿姆斯壯上將...」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只是偶然經過女廁而已又不是偷窺女廁,

為什麼我這種生平無大志只求年年過年平安過的小兵會在女廁前被阿姆斯壯上將堵啊啊!!!??

「你認識剛剛那兩個女軍人嗎?」

「我...我嗎...?」

他楞楞地指著自己,只見奧莉薇略感不耐地爆出了青筋。

「不是你,是她們倆個!!」

「喔喔喔...是...那個...」士兵可憐地嚥了口口水,「您說的是佩姬‧瓊斯上士以及安琪拉‧庫里中士...」

「瓊斯和庫里...」

她隱隱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去告訴她們,好運即將降臨。」

 

 

 

03*

 

 

為什麼、為什麼?

到底是為了什麼,讓妳如此地堅持?

 

瞧瞧妳,

好好地瞧瞧妳呀、抱著一張接著一張的失落樂園,

那泛黃的背景卻依然無法遮蓋妳跳脫一切的色彩。

 

如果妳曾是那麼一位靈氣脫俗的天使,

那麼,

 

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什麼,

妳寧願折翼、

妳寧願染血、

妳寧願墮落為戰場的修羅,

也要親手保護那男人的一切?

 

***

 

「為什麼非我不可?」

「什麼?」

羅伊停下了腳步,愣愣地看著語出驚人的未婚妻。

「莉莎,妳怎麼了?」

「...」

莉莎眨了眨眼,心跳狂亂地撞擊著--怎...怎麼會不小心脫口而出心裡想的事情!?

「莉莎?」羅伊放開了牽著她的右手,轉而捧住她的雙頰。

「羅伊...你...你在做什...」

「妳有事情瞞著我,不是嗎?」

不等莉莎把話說完,羅伊只是直直地看進莉莎的雙眼。

「羅伊,這裡是街上...」莉莎嚥了口口水,「回去之後,再...」

「好,一回到家後,妳就得全部都告訴我。」

他挑眉,又不說紛由地牽起她的手,朝家的方向前進。

 

「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你非要我不可。」

「喔?」

一方面訝異於莉莎難得的坦白,另一方面則是莉莎話中的意義...

十分模糊、卻有些明瞭。

「如果妳是想問為什麼我會要妳當我的副官的話,那麼我可以告訴妳...」

他輕勾起莉莎的下顎,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

「因為妳把妳所背負的罪惡的背後毫無保留地交給了我,那麼我也理應如此。」

「等價...交換,是嗎?」莉莎愣愣地看著羅伊的黑瞳,不可思議地無法動彈。

「形式上來說,是的。」

他笑了笑,「不過妳在擔心什麼呢?」

「沒有...」

「難道妳想的是,因為妳是師傅臨終託付給我的人,所以我才『必須』如此毫無保留地接納妳嗎?」 

「...不是的。」

莉莎有點緊張。她一點都不希望因為自己今天在洗手間聽到了被汙辱的話而遷怒於羅伊,

重點是,

她根本就沒有打算要讓他知道這件事情。

 

但是,心情的確被影響了。

莉莎突然想要由羅伊口中得到證實,證實他並沒有把自己想得那麼的輕浮、證實她之所以為他的副官,

是基於全然的信任,以及,自己即將成為她的妻子...

 

「那麼,」羅伊暗中觀察著她細微的表情變化,知道這件事還沒結束。

也罷,畢竟還有另一個沒有講到。

「第二個非妳不可的是...與我結婚的女人。」

心臟彷彿漏跳了一拍似地,莉莎眨了眨眼,有種心事被猜中的羞赧。

羅伊眼神中的戲謔早已全然退去,只剩下那只屬於一個人的溫柔與眷戀。

「妳又如何呢?」

他反問,「妳又為何非我不可?」

「因...因為...」

 

莉莎無法再言語,只因羅伊溫熱的唇已封住她的。

 

 

 

 

我的理由跟妳的一樣。

所以我的莉莎,請妳把自己放心地交給我吧。

 

 

 

 

 

***

 

 

「歡迎妳們。」

果然是自從馬斯坦古登上大總統之位後,中央司令部就一直有好事發生啊!

佩姬‧瓊斯暗自竊喜著,她瞄了眼身旁也一起被拔擢的同僚,發現了與自己相仿的興奮也出現在她的臉上。

「是!!」

兩個女軍人齊聲道,精神振奮地看著眼前的奧莉薇。

奧莉薇在總統人選確定之後,便回到了久違的北方--布里克斯。

 

並且,也順道帶回了兩位「在中央司令部發掘的人才」。

 

她昂首闊步於飄雪的布里克斯山,副官邁爾斯跟在一旁,而佩姬‧瓊斯與安琪拉‧庫里則是跟在後頭。

許久後,

布里克斯之壁的大門終於近在眼前。

她們驚訝地看著第一次親眼看到的壯觀,而後看到奧莉薇轉過身來,她們才收回了高漲的情緒。

「對了,妳們應該知道莉莎‧霍克愛准將吧?」

 奧莉薇看著她們的興奮表情,在心中冷哼了聲。

「是的!霍克愛准將一直是我們心目中的偶像,也是我們進入軍隊的動機與楷模!」

她們異口同聲地說出了自己對於霍克愛的仰慕--儘管是違心之論。

「很好,我希望妳們能多多向她學習...嘖,要不是大總統不肯讓人,我早就把她給帶過來了...」

邁爾斯只是靜靜地在一旁看著,大門早已打開,但上司卻還沒打算進去...真是的,很冷啊。

「話說回來准將就要結婚了呢,」奧莉薇自顧自地笑著,

「不過啊,其實准將在很久以前曾經跟我說過...」

她的眼神終於露出了銳利的鋒芒,

「『如果馬斯坦古上將必須娶某位將軍的女兒才有辦法贏過您的人脈的話,

     那麼下官就算是用槍抵住他,也要把他拖到結婚禮堂。』她居然說這種話呢,妳們很訝異吧?」

「...」「...」

奧莉薇滿意地看著她們瞬間刷白的臉色,以及因為惡寒而顫抖的身子。

她冷笑了一聲,俐落地轉身走進大門。

 

邁爾斯暗自嘆了一口氣,將已經得知自身命運而顫抖哭泣的兩個女軍人帶進要塞中。

 

大門被緊緊關上。

 

「歡迎妳們,來到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04*

 

 

 

幫拉芙蒂雅把被子拉緊,莉莎輕吻了下她精緻的小臉,才轉身將房門關上。

大約過了一刻鐘,大門才被打開。

 

「羅伊,你回來了。」

「嗯...」他搔了搔頭,「去了夫人那裡。」

「我知道。」

「妳知道?」羅伊有些訝異地看著正幫他脫下外套的妻子。

「嗯,」莉莎露出了理所當然的表情,「你的身上有酒味。」

「啊...是嗎...」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是被灌醉了,

但身為養子的他就是隱隱地感受到了養母的不對勁。

 

...看來自己錯了...養母一定是做了什麼!!

要不然...要不然...莉莎怎麼會...

「莉莎?」

羅伊訝異地撫上妻子突然從後方環抱住自己的柔夷。

 

完了...她一定是全部都知道了...

 

『與其問我,不如去問問她。』

養母的嗓音在他嗡嗡作響的腦中浮現,循循善誘似地,使他把心中的疑問吐露。

 

「妳是怎麼想的...?作為領導者的妻子...」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他不禁想像到養母得逞的笑臉

 

「呵呵,這次換你問我了呢。」

莉莎的手依然沒有放開,感受著由後方包圍住的柔軟,羅伊一時之間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換我問妳...?」

「嗯。」

 

『為什麼非我不可?』

 

他突然想到了那個十年前的黃昏,莉莎那顯得無助的表情。

 

該死,原來就是那個時候嗎?莉莎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他人的流言蜚語給傷害了!?

 

 

 

「我不後悔。」

她感覺到羅伊瞬間僵住的身子,不自覺地感到了心疼。

 

她以為...她以為這種傷害,只要自己承擔就足夠了。

「雖然我會難過,但是作為你的副官、作為你的妻子,我不曾感到後悔。」

 

羅伊輕輕地將她的雙手拿開,轉過身看著眼匡有些泛紅的莉莎。

他眉頭一皺,將莉莎緊緊地擁入懷中。

「對不起。」

他啞聲地在她耳邊訴說著,一邊將臉埋入她的頸窩。

 

他感覺到莉莎的回擁,

以及,那一致的心跳。

 

讓人感到好安心。

 

 

「因為我相信你,所以,我不曾後悔當初的決定。」

 

 

 

 

 

 

所以你不用道歉喔,

因為,能夠把自己交給你,我十分的幸福。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哎呀呀~又過了一個月。(遭踹,是一個多月啊啊!!)

真的十分抱歉吶,死拖活拖的,過了那麼久才更新...而且又是一篇拙文。(九十度鞠躬)

 

 咳嗯,讓我們言歸正傳。

標題的personality,中文翻譯過來就是「人格」或「人性」,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何要這樣取="=  可能就是在說那兩個女軍人拙劣的人格吧。

但如果說得更深入一點嘛...其實應該是要說莉莎的人性,雖然不想成為羅伊的絆腳石,卻又想成為他的妻子。

以及羅伊「非莉莎不可」的理由。為什麼非妳不可?一切都是來自於最原始的人性啊,

不管妳是用怎麼樣的心情答應了我的求婚,我都一樣堅信著妳就是我唯一的妻子。

羅伊就是這麼想的,然而他相信莉莎也一定是這麼想的,會結婚,就只是因為他們愛著彼此,再也沒有其他。

 

這篇真的牽扯到了很多我以前的作品呢。

然而標題上打著" 敬語指導  前傳 ",言下之意就是,忘了那篇的內容的大大,

在看這篇前請先自行前往喔(這種事情應該在一開始就要先講好!!)

因為這篇就是在說羅伊的庸人自擾(喂)其實是真的事出必有因的!(遭踹)

也可以說是前後呼應吧,羅伊在十年前並沒有發現莉莎的擔憂,但是在十年後卻突然意識到了。

原來兩個人都會擔心對方的想法呢。

 

其實本來是第三段打完就要收手了說,就是奧莉薇殺雞儆猴的那段(笑)

不過畢竟這篇是"敬語指導"的前傳!

總得扯上一點關係嘛... ...

所以呢,第四段,也就是最後一段,就是"敬語指導"的後續發展了。

因為我的佐莎文"大致上"會遵循著一個固定的故事主軸...這也是比較麻煩的地方...

因為常常會有與前篇相呼應的劇情,如果不記得以前的文,可能就會看不太懂,

真的是麻煩各位了。(鞠躬)

 

那麼,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吧。

求婚的話題,也就是第一段四人組討論的那裡,還有女軍人在洗手間時提到的, 

"「鋼老大告訴我的時候總統還只是少將而已,不過如果是求婚的話,其實當時他才剛當上准將。」"

以及 "「對啊對啊!妳都沒注意聽,大總統說的是:『所以這次,不准再拒絕我了』」"

分別是來自於我的第八篇(羅伊)和第十三篇(SONNET),

至於 "「還記得嗎?那時溫莉小姐也來了,就是她懷孕的時候。」

         最後一句話似乎是一語雙關,不過大夥兒還是默契地跳過了那段往事。"

 

請不要懷疑,這的確就是在講"REGRET"... ...(掩面)

 

嗯嗯,大致上就是這樣了"

如果不怕傷眼的話,也歡迎爬文喔,但請容我澄清一點,在下絕對沒有要整人的意思...(揉臉)

 

 

話說我的上一篇是悲文,所以我說過要用甜文好好地補回來。

但是,

這篇,算是甜文嗎...?(遭踹)

 

(逃)

 

感謝看畢全文--!!(躲到遠處大喊)

(後記字數感覺快要比上正文了...?)

 

 

 

琴影 2011.12.03 (S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itti
  • 哎呀,我剛剛就在想,

    ''「還記得嗎?那時溫莉小姐也來了,就是她懷孕的時候。」
    最後一句話似乎是一語雙關,不過大夥兒還是默契地跳過了那段往事。''

    是什麼意思(對不起,我很笨!)
    琴影就在後記中解釋了~~
    好厲害喔,整個故事都跟琴影之前的作品有關連~~
    很同意琴影在後說的,就是ROY對RIZA的愛,是不逆轉的天性。
    老師說過愛的層次是有喜歡和關心,他們顯然己超越了這兩個層次,因為是
    命中注定,已經沒有需要這些條件了。

    天氣冷了,琴影要多添衣~

    温習去了,期待新文︿︿
  • 好久不見了吶,itti大(抱)
    嗯嗯,果然文有接承性對看的人來說是很辛苦的事呢,
    絕對不是您笨啊!
    是我太習慣埋一些有的沒有的伏筆了= =(跪)
    不過話說回來,總覺得您的老師會教您們很多特別的東西呢,
    應該是很注重您們面對人事物的心態(笑)
    也因為itti大的分享,常常另我受益良多(鞠躬)

    話說這片篇文才放上去沒多久竟然就被您發現了!真的讓我嚇了一跳(驚)


    謝謝您喔,也祝您課業順利(抱)

    琴影 於 2011/12/04 00:22 回覆

  • ??
  • 呃呵呵~ (大笑)
    終於發文了呢xD~ (拍拍)

    嗯~總歸人性的矛盾感啊!!!! (揉臉)
    站在十字路口上的莉莎XD ~以及始終如一的羅伊~(我在說什麼啊我"(汗))
    呵呵~
    感覺我在文不對題- - (請見諒,最近再處理一些事情,弄的思想亂亂的")

    嗯,這篇應該算是甜(?)卻又不甜的那種吧" (笑)
    雖說是這樣~
    但我還是獨鍾最後一段阿~~~ (尖叫)
    多麼溫馨的畫面!!!!(點頭)

    嗯嗯~
    呵呵,這次我比較詞窮- - (低頭(真不好意思))

    唉呀!這都不重要啦~
    重要的是,我坐等下篇(?) (燦笑)

    (謎:人家才剛發文?就在催文?!(踹))

    呃"(攤手)嗯~總之,辛苦啦"
    拼學業又拼寫文XD~ (摸頭)
    所以,加油囉~

    噢噢!(搥手心)就如樓上的朋友所說~
    天氣真的有明顯變化,記得要多加件衣服囉~ (笑)
  • 燕野大您好(笑)
    嗯嗯,沒錯,真的是人性的矛盾呢(思)
    想要扮演守護者,卻又想要站到他的身邊,
    不過呢,
    其實這兩者是可以兼俱的(笑)

    ...甜又不甜啊...
    哎呀呀,真的呢,我的文好像都沒有很明確的性質"
    就算有人死了也不能完全算是悲文,
    而和樂融融的文嘛...
    也不能說是甜文,頂多只能說是溫馨...
    算了,溫馨向也不錯(誰在跟妳溫馨!?)

    一切都是溫馨,溫馨大好。(這是在哀怨啥毀)

    喔喔,最後一段啊(笑)
    ...
    還是溫馨嘛。(喂妳夠了)
    呵呵"
    謝謝您的抬愛呦~我會繼續加油的!!(握)
    詞窮啊,沒關係,我也一起詞窮(遭踹)

    您也是,多多保重身體囉。
    我也拉椅坐等您的新文(笑)

    琴影 於 2011/12/05 21:21 回覆

  • ?
  • 霍克愛准"尉"不像是這種人啊
    是準將嗎?

    奧莉薇那邊超酷的啦
    所以當時奧莉薇也在廁所裡囉

    可是我有一點看不太懂他殺雞儆猴那句話耶
    那句話是莉莎跟她講的囉
    這篇的連接真的連得很棒耶
    最近很忙對吧?
    真的好久沒看(?)到你的感覺

    今天剛考完日文檢定~呵呵
    腦袋裝的還都是日文
    國文造詣還轉不太過來xd
    哈哈
  • 啊啊啊~~~~(尖叫)
    我明明就檢查過了說(手指互點)
    謝謝您幫我找出這個大錯誤~(鞠躬)

    嗯嗯,看來不是您的國文造詣的問題!
    而是我這篇並沒有表達清楚吶...
    而且...其實我也搞不太懂您到底是問哪一句...(遭踹)
    所以!我就盡我所能地解釋吧!也歡迎您盡情地指教囉(笑)

    是的,廁所那段中兩位女軍人離去後陸續又有兩個人出來,
    第一個就是奧莉薇、第二個「有點狼狽呢...」才是莉莎。

    殺雞儆猴的那句話...嗯,是哪句話呢?(遭踹)
    由於不甚清楚~請容我猜猜看"
    如果您問的是:「歡迎妳們,來到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這句話在本篇設定中,是邁爾斯說的"
    莉莎跟她講的話...?
    是指『如果馬斯坦古上將必須和某位將軍的女人結婚(以下省略)』
    嗎?
    那些都是真的喔,也就是因為莉莎的確和奧莉薇說過這種話,
    所以當奧莉薇聽到那些流言時才會這麼生氣。

    然後最重要的一點是,
    這一篇的莉莎和奧莉薇完完全全沒有對話和接觸喔(笑)
    也就是說,
    奧莉薇不但沒有和莉莎提過那兩個女軍人,
    莉莎也不知道那兩個女軍人的姓名、當然也不會知道被升遷到北方的兩個女軍人就是那兩隻~全部,都是奧莉薇從中作梗。(燦笑)

    嗯...大概就是這樣。
    如果我沒有回答到您的問題的話,請您一定要說喔,
    這樣我才知道我的問題出在哪裡(鞠躬)

    另外就是謝謝您的讚美(笑)
    啊啊,雖然伏筆很棒,但是對看的人來說卻很麻煩呢...
    好像只有high到寫的人...(低頭)
    不過呢~只要您看得高興就好囉(笑)
    嗯嗯,
    真的蠻忙(搔頭)我也覺得很久沒看到您了(抱)

    喔,剛考完檢定啊~那我就先祝您金榜題名囉(笑)

    琴影 於 2011/12/05 22:12 回覆

  • 魔
  • 不會壓
    真的都有回達到喔
    我就是要問那句馬斯坦古上將如果要...(我自動省略)
    那句
    有時候我常在想以們寫的文
    要是真的被畫成動畫該有多好
    好想看阿~~阿~~

    加油喔~快放寒假了
    高中生活可以暫時喘口氣了

    期待下一篇囉!!
  • 有回答到啊,真是太好了(嘆)
    嗯嗯,我現在已經知道您要問的意思了,
    奧莉薇之所以向那兩位女軍人說莉莎曾說過的話,
    就是要間接地回答那兩位女軍人,
    莉莎並不是因為處心積慮想成為大總統夫人而幫助羅伊,
    也暗示她們那段在洗手間的對話她都聽到了,
    所以要她們來北方好好地「磨練磨練」
    (笑)
    謝謝您提出來喔,
    這樣我以後就知道文章中應該要強調哪些重點了。
    受益匪淺(鞠躬)

    是啊,快放寒假了呢~
    話說綜高的寒假...?(遠目)

    琴影 於 2011/12/06 21:19 回覆

  • Betty
  • 很喜歡你的佐莎文耶XD
    ))讚!

    很期待下一篇喔
  • 哎呀呀,新朋友呢(抱)

    謝謝您的鼓勵喔,我會繼續加油的!(鞠躬)

    琴影 於 2011/12/06 21:21 回覆

  • itti
  • 琴影,平安夜快樂&聖誕快樂!!^^
    天氣寒冷,小心保重^^
  • 啊啊itti大還是一樣那麼貼心吶,真的是每個節日都能得到itti大的祝福~真的很謝謝您喔,也祝您聖誕節快樂(笑)

    琴影 於 2011/12/25 00:41 回覆

  • 燕野
  • (泣)
    阿~~難得節日"
    心情卻快樂不起來 (嘆)

    噢"
    不好意思跑來這跟妳嘮叨"
    但不嘮叨又好悶- -...

    唉唉~
    好啦!!!!!
    來這當然不忘說聲~
    祝~生日...(愣)噢不!
    是聖誕快樂~唷~ (笑)

    不好意思~晚來了~ (鞠躬)
  • 抱歉喔,不知道是不是系統出了問題,我的回覆居然不見了(泣)

    嗯,重回一次的感覺好奇怪(笑)

    心情不好啊,是生活周遭的壓力嗎?
    其實不妨找個時間偷個閒放放鬆,
    看看佐莎文XD

    您不用不好意思啦,
    畢竟這裡可是傳說中的"琴影聊天室"!!(遭踹)
    隨時供候您來嘮叨喔(笑)

    嗯嗯,聖誕節快樂,
    也祝您天天開心(抱)

    琴影 於 2011/12/26 00:54 回覆

  • Fish can
  • 最近在回頭看舊文
    那句" 為什麼非我不可?"
    深深縈繞在我的心頭
    包括前後鋪成的文字
    都像身歷其境
    當讓我深深陷下去無法自拔
    就會一遍又一遍的看了又看呢~
  • 哇這真的是很舊的文了啊(艸)我都不敢重看了XD

    謝謝妳這麼喜歡的一看再看~

    琴影 於 2017/11/30 22: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