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水在塑膠水管中流動的聲音嗎?

十分細微的,轟隆、轟隆的聲音。

 

 

恩維不耐煩地坐在離父親大人百步遠的大水管上咕噥著,

嘴裡吐出如泡沫般綿綿不絕的抱怨,

這類噪音大家早已免疫,父親大人緩緩地提起高腳杯,幾近空洞的眸閃過濃稠的腥紅,

而後,飲盡。

 

這裡,就是由無數條水管組成的「家」,如雷響的水流聲不絕於耳,

彷彿總有一天要向世人大聲告知存在,卻又不得不先極力隱藏。

 

人造人是個極端的組織。

 

「終於、終於。」

瞥見來人,恩維近乎興奮地翻身跳起,「全世界就屬女人第一麻煩。」

 

「像個娘兒們嘮嘮嗑嗑的男人更是一絕。」集優雅與魅惑的女音幽幽響起,

語句中是字字帶刺,令人不由自主地聯想女人此刻揚起的嘴角應是極端的不屑與諷刺。

 

只能聯想。

 

本想還嘴的恩維瞄見父親大人右手一揮,識相地坐了回去,

倒是女人緩緩踱步於父親大人跟前,不見一絲猶豫。

「成功了嗎?」

「是的,父親大人。」女人只是微微躬身--她從不輕易下跪。

「她死了。」

 

所謂的死亡,指的就是身體原先的靈魂失去了自我,變成了賢者之石的一部分。 

 

「喔?」父親大人挑眉,他難得捲弄著接近慘白的金鬚,

「那個女人的意志竟如此薄弱?」

「我以為,這是父親大人最滿意的結果?」女人噙著一絲笑意若隱若現,彷彿這問句只是慣例的客套。

 

「我以為,她很頑強。」

一直靜站於黑暗中的拉斯,也就是金格‧布拉德雷淡淡地發話,

他的獨眼看似慵懶地瞇起,卻無比銳利地掃蕩著女人的模樣,

「妳變了,不是嗎,還是妳對這個女人的身材沒有信心?」

「啊呀真是的,說這種話小心夫人生氣唷、拉斯。」

「是啊就是嘛。」終於覷得機會的恩維急急地發話,

「嘖嘖,堂堂色慾 ( Lust ) 的穿著竟保守得像是要服喪,我記得,妳以前似乎挺落落大方?」

見女人不語,又無法得知女人的表情,

恩維有些氣虛了起來,恨恨地想著似乎從以前到現在就從沒贏過這位「阿姨」,

語氣也就不再怎麼高昂。

「倒是說說妳臉上的黑紗,我記得,那女人也算數一數二的美,還是說她太過英氣逼人,不合妳意?」

「少說點話,恩維。」

「拉斯--就年紀你還算是我的胞弟!」

恩維猙獰地呲牙裂嘴,卻一個不留神被不知哪來的鋼箭給釘在牆上--

連痛都沒有喊,恩維知道自己終於惹父親大人不開心了。

「拉斯多一直以來都是智將。」穩坐主位的男人沉聲開口,「我相信她的判斷。」

 

廳堂一時無人說話,女人看著眼前因黑紗覆蓋而更顯黑暗的一切,

她輕撫著頭上的黑絨仕女帽,滿意地揚起嘴角。

 

久違地回家了。

 

 

01*

 

「上校--」普雷達揚了揚手上的文件,

「這裡又出錯了!真是的...」

「抱歉抱歉,快中有錯嘛。」羅伊打哈哈地接過,「給我五分鐘,真是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

普雷達微挑眉,他沒有說出口的是 : 他只是稍微了解了,霍克愛中尉以前的勞累罷了。

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還得監督上校的工作進度,這簡直就是一人做雙倍量。

 

心有靈犀般,坐在位子上的法爾曼和菲利也同時望向倚在羅伊辦公桌旁的普雷達,

三人同時聳了下肩。

 

上校恢復了。

他的眼神不再陰霾無光,不再行屍走肉,一如既往地指揮他們,指揮著馬斯坦古小隊。

隊中的一死一傷從此就像不存在似的,

小隊只剩下四個人。

 

只是,上校卻沒有招新的副官,弔詭的是,沒有副官協助,他的工作效率反而提高。

 

哈博克已調至家鄉的醫院靜養,

偶爾來信,第一封開玩笑似地問上沒有了霍克愛少校,各位是否已久不見下班的夕陽。

大夥兒回了信,霍克愛中尉離開後,上校的效率居然提高了,我們才覺得天下紅雨。

 

之後的來信,他們再也沒有記得過,霍克愛中尉因公殉職,特晉兩級。

 

 

 

對,這就是馬斯坦古小隊一直以來所堅持的事。

 

 

「報告!馬斯坦古上校!」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

「布拉德雷大總統閣下請上校到大總統辦公室,報告完畢!」

 

 

02*

 

印象中最後一幕是那名為「恩維」的人造人猙獰不屑的笑臉,

再次從黑暗中醒來,

已經不是被攻擊的暗巷裡了。

 

她一直以為,自己該是到了地獄。

 

 

-

 

「報告! 羅伊 ‧ 馬斯坦古。」報上自己的姓名,羅伊向著大總統行軍禮,便立正一動也不動。

 

他注意到了,辦公室裡還有別人--他逼自己斂去黑眸中的銳利。

 

上次鋼仔一行人到墓園找他,除了得知霍克愛死訊而悲慟不已,

他們也帶來了情報--關於人造人。

 

殺死休斯的是人造人,而後瑪莉亞 ‧ 羅斯即刻遭到逮捕,

這一切都快得太不尋常,彷彿人造人的運作有著軍部的應合。

羅伊暗忖著,想到上次拉斯多一戰而身受重傷的自己,

以及莉莎在作戰中不忘記下環境以及腳步以推算出的距離 :

以中央市為中心,五座研究所所連起的那個圓,總統府也幾不可微地滲了進去。

 

將拉斯多毀滅後自己與哈博克都深受重傷,阿爾馮斯也差點成了破銅爛鐵,

而被阿姆斯壯少校帶到境外沙漠與本應被燒成焦屍的瑪利亞 ‧ 羅斯會合的鋼仔回到境內後,

與阿爾馮斯、溫莉以及受巴利協助越獄的清國王子會合,

卻被沉浸於失去拉斯多的哀傷的庫拉多尼盯上,

只因為拉斯多死亡的現場混合了巴利腐屍的臭味以及被做成盔甲後的銅油味,

而清國王子長時間與巴利一同行動因而沾染--若不是巴利的背叛,拉斯多還未必會死。

鋼仔說,憤怒的庫拉多尼當時對他們展示了類似真理之門的東西,

這也是為何庫拉多尼總可以毫無限制地吃任何東西;甚至是建築物。

他們並無盲目地逃,艾力克兄弟和清國王子兵分兩路,

前者追殺斯卡,而後者則是為了長生不老而反過來全力追捕庫拉多尼。

 

只是到最後因為完全沒有事先計畫而導致兩頭空,清國王子那卻獲得了還不賴的情報 :

為了幫助庫拉多尼從清國王子的追捕下逃脫,這個國家的「王者」居然現身,親自救了庫拉多尼,

並且毫不避諱地展示眼球上的人造人刺青。

 

羅伊瞇了下眼,鋼仔所說的時間點...

他們的莽撞行動前前後後大概花了一個月,從瑪利亞 ‧ 羅斯「死亡」後,

自己的小隊也開始追查人造人,拉斯多死的時候鋼仔被阿姆斯壯帶出境外,

鋼仔回到境內時自己也剛出院沒多久,

約兩個星期後馬斯坦古小隊被賦予暗殺任務,

自己將任務交給霍克愛中尉,直到中尉成功暗殺那個集團首領總共花了五天,

第六天,他們在醫院看見全身血淋淋的中尉,並被醫生宣告不治。

 

想到了那個畫面,羅伊的雙眼黯了下來。

 

 

-

 

『霍克愛中尉,妳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

莉莎環顧著身邊的一切,水管,還有坐在高聳處的金髮男人,

以及帶她來的恩維與一個龐然大物。

 

那個聲音像是從空氣傳來似地,又陰沉沉地響了。

『第一條路,給妳一個好死。』

莉莎直覺地望向這個詭異房間的門口,外頭嘶嘶低響的野獸喘息提醒著她該會如何地「好死」。

『第二條路,成為我們的夥伴。』

『不!!』

她下意識地朝著空氣大喊,

卻換來了恩維嘲諷的低笑聲。

『恩維,不要對客人沒禮貌。』

『是是、父親大人。』

 

『霍克愛中尉,成為我們的夥伴,勸妳。』空氣中的聲音多了絲傲慢跋扈,

『還記得妳的上校說的嗎?不要放棄任何活下去的機會。』

 

一直以來,都被監視著。

這是莉莎想到的第一件事,所以,他們也知道她藉由腳步數畫圓的事了。

 

可惡。

 

『成為拉斯多吧!成為我們的夥伴,說不準,妳還有機會保護妳的上校...』

 

 

不等莉莎回應,恩維便將手上盛滿紅色液體的針筒插入她的血管。

『事實上,妳沒得選擇。』

那個被稱做父親大人的男人悠悠地笑了,『現在妳的模樣很適合被送到醫院呢...』

『是啊!七孔流血,而且成功變成人造人之前,妳是不會有呼吸心跳的......』

 

她已經聽不懂他們說的話,只能一昧地被痛苦侵蝕著又哭又喊。

 

 

啊...上校。

 

-

 

「馬斯坦古上校,真是好久不見了。」金格‧布拉德雷坐在辦公桌後頭一臉從容,

「你的傷好一點了嗎?」

「好得差不多了,閣下。」羅伊的聲線深沉有力,毫無虛偽的阿諛。

「那真是不錯,果然是年輕人。哪像我這老去的身體,早就禁不起打了。」

語畢附上了一個布拉德雷專屬的爽朗笑聲,他站了起來,緩緩走向羅伊--「知道了多少?」

 

「全部。」羅伊的表情自始至終沒有動過分毫,只有異常挺直的身軀洩漏出他的戰戰兢兢。

「很好!真不愧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不畏天地,只是......」

布拉德雷站在與羅伊並肩的地方,一個向前、一個向後。

「只是不知道你怕不怕,重要的人遭遇危險?」

他的這一番問話,讓羅伊不禁冷哼。

「下官以為,你們已經這麼做了。」

「哈哈哈...是啊!」他笑得一副只是在承認自己偷吃了一塊餅乾,而不是殺了一個人--

事實上,的確是經他人之手。

 

「羅伊‧馬斯坦古,你所做的最大錯事,就是在莉莎‧霍克愛的無名指上套下這個指環。」

熟悉的女音終於瓦解了羅伊的冷靜,

他快速地轉身看向女人,卻駭得全身動彈不得--「中......尉?」

「哎呀上校也真是的,怎麼可以殺了人家之後就忘了人家呢?」

她把玩著手中的戒指,倏地又將它收進懷中。

「妳是...拉斯多...」不!可是那分明是莉莎!!而且那枚戒指不就是......

 

像是突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羅伊一時無法將同樣早已死去的人造人與莉莎擺在一起。

 

「看來你真的太想念霍克愛少校了,不是嗎?她臉上蓋著黑面紗,你怎麼就那麼篤定她就是霍克愛呢?」

另外一個隱身於黑暗的男子笑得猖狂,羅伊定睛一看,

「你是清國的王子!你騙了愛德華‧艾力克嗎?」

「你是說那個豆子嗎?哈,那是我身體裡的傢伙的至交好友,本大爺是古利德!」

「身體裡的傢伙...」

 

布拉德雷看著已經快要無法反應的羅伊,感覺玩夠了,終於肯開口解釋 :

「眼前的兩個人都被我們灌入了賢者之石,他們的身體都成功接納了人造人。」

他略施同情地將手放在羅伊的右肩,

「古利德占據了姚麟的身體,而拉斯多,如你所見。」

 

拉斯多終於取下了別著黑紗的仕女帽,一張羅伊‧馬斯坦古日思夜想的清麗臉孔躍然而出。

 

依舊是金髮、依舊是白皙的臉頰,

但是她的雙眼--不變的鷹形輪廓,卻換上了一潭沉澱屍血的死湖。

 

「我終於知道妳為甚麼要蒙上面紗了。」

布拉德雷瞇起眼,「妳的眼睛、太過詭異。」

事實上,那噬血的瞳配上莉莎‧霍克愛的臉是另一種詭譎的、妖嬈且動人心魄的美,

像是梅杜莎的眼睛,你一旦對上了便再也無法移開,而且將在下一秒掉入無可挽回的深淵。

 

「我就把它當作是讚美收下了。」拉斯多揚起嘴角,雙眼卻不放過馬斯坦古的任何反應。

「等等,」

羅伊像是終於清醒,原本他以為莉莎的死已是他一生中的最大極限,

而現在莉莎整個人好端端地站在這裡,

卻被迫變成了被自己親手殺死的拉斯多復活用的身體;到底要怎麼樣才算是盡頭?

「古利德,姚麟還活著嗎?」

話一說完,古利德的表情好像換了一個人似地,原本粗獷的嗓音突然斂起,

「我沒有死,我只是把身體『借』給了人造人。」

「那麼......」

「非常遺憾,馬斯坦古上校。」拉斯多嘲笑地看著羅伊頓時充滿希望的臉,

 

 

「女人畢竟比較沒有力氣,關於這點,就只好請您節哀順變囉。」

 

 

 

03*

 

 

 

「...謝謝妳。」

「謝甚麼。」

 

拉斯多站在空無一人的軍部長廊,眺望著落地窗外的夜景。

「只是我還是不懂,為甚麼要我隱瞞妳還活著的事?」

「關於這件事,我們已經討論了一個月。」

隱隱的女音在空氣中飄散,那是比拉斯多還要溫柔的、屬於莉莎‧霍克愛的聲音。

「我知道妳想瞞夥伴們的心思。噢、我差點忘了,妳不把人造人當夥伴的。」

拉斯多繼續話題,「我的意思是,為甚麼不讓上校知道?」

 

「...」

「我都已經應妳的要求穿了這種高領長袖的黑色禮服,看在我那麼乖巧的份上,不能透漏一點?」

如果此時身體是莉莎的,她一定立刻表演翻白眼。

 

「既然要假死,那就做得徹底一點,要是讓他知道了,他一定會把救我這件事放在第一順位。」

莉莎越說越小聲,拉斯多難得那麼仔細地聽一個人說話,唷,該不會是在害羞?

「假死啊...呵,妳倒成了那個悲慘名劇裡頭的茱麗葉了。」

 

 

 

 

在被注入拉斯多的賢者之石到她醒過來的這段期間,

莉莎被送到了醫院、被放到棺材裡入了土,等到自己真正有意識時,已經是兩三個禮拜後。

之後又醒醒睡睡了兩個月,這段期間,莉莎‧霍克愛的身體一直沒有醒來,

體內的兩個靈魂互相拉鋸、磨合,從一開始的嘲諷吵鬧,到現在的彼此了解--

重生過一次的拉斯多已不再是那個以父親大人為尊的、單純的色慾。

在入主莉莎的身體之後,

她甚至覺得、自己之所以能夠掌握身體的主導權,是因為莉莎‧霍克愛自身的允許,並非是自己的勝利 :

莉莎‧霍克愛似乎正好需要這樣的身分--能夠在不讓馬斯坦古因自己而受威脅的情況下繼續保護著馬斯坦古。

然而也因為馬斯坦古親自為霍克愛戴上戒指的那一幕,

她突然覺得、七原罪中的「色慾」是無法獨立存在的,

有愛才能生情、有情才有慾,對情愛絕望的人才會產生色慾暴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有愛。

拉斯多這才了解,其實自己是最接近人們口中所謂的「相愛」的原罪,

她想藉由莉莎‧霍克愛的身體來體驗這前所未有的感受,對於同樣存有私心的自己,

她們反而成了合作關係,並破天荒地接受了莉莎‧霍克愛的請求 : 欺瞞她最敬愛的父親大人。

 

 

當莉莎‧霍克愛終於用自己的身體甦醒過來後,她察看了下被醫院整理得乾乾淨淨的身體,

臉上甚至還有淡妝,身上穿的是長裙軍禮服,功績勳章一個不漏地掛在胸前,

手上拿著一朵不知枯萎多久的百合花,她若有所思地看著百合花,然後,她看到了無名指上的戒指。

 

拉斯多總是想、她大概永遠無法忘記這一幕--莉莎‧霍克愛無聲地掉著淚,

沒有痛哭失聲,沒有啜泣,沒有皺眉,要不是有淚珠接二連三地落下,旁人根本無法看出她的心情。

 

良久後,淚痕未乾,她卻隨手拔起其中一個勳章的細鏈子,將勳章丟在一旁後,

她把戒指拔下、用鏈子將之掛在脖子上。

 

 

 

「茱麗葉...那個為了愛情而不顧一切的女孩。」

聽見莉莎的細喃,拉斯多扯起嘴角,「就不知道,妳的羅密歐值不值得妳這樣犧牲?」

 

「呵。」莉莎輕笑,

「他才不是羅密歐,他還有他的世界必須完成,所以不可能輕易結束自己的性命。」

羅伊‧馬斯坦古的世界裡並不是只有愛情,他的世界是那麼的廣,

而她,就活在他的世界裡,他們之間是不談愛的--至少,在她「死去」之前。

 

 

這語氣......是得意嗎?

 

拉斯多露出不解的笑意,看來,她還不夠了解莉莎‧霍克愛。

 

 

大概、就是這樣的男人,才值得莉莎‧霍克愛去愛--

她不惜成為了悲劇中的茱麗葉,只為了繼續保護那個無法用同等的癡情回報自己的男人。

 

不能讓莉莎‧霍克愛白白犧牲,跟羅密歐不同,他會為了莉莎‧霍克愛繼續活著。

 

 

那如果羅伊‧馬斯坦古也像羅密歐一樣,為了茱麗葉而自殺呢?

拉斯多沒有問出口,只因為答案太明顯 :

那麼莉莎‧霍克愛定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追他而去,然後名劇重演,走向悲慘的結局。

 

 

 

她很期待,他們的結局,一定不會讓她失望。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琴影(躬)

齁齁齁我一定是瘋了才會在兩個星期內又發文(不忍說其實本來星期二就要發了#

大概是因為又認識了一些同好~想寫佐莎文的心情特別濃烈(笑)

導致每天功課轟炸之餘又乖乖(?)地寫文,我已經連續好久、好久沒有在兩點之前上床了(笑)

(再笑、都快死亡了還笑!!(欸

 

JULIET第四集終於誕生,

更讓我慶幸的是「茱麗葉」的真正意思終於如願地浮出檯面了!!(拭淚

(↑這個人超怕拖戲)

也揭露了琴影在第一集所說的「超級老梗」: 莉莎被人造人變成了新生的拉斯多(艸)

想當初琴影還是個剛愛上佐莎還沒淪陷成為寫手的時候,

就看了很多莉莎變成拉斯多然後被指使攻擊羅伊的題材,

不知道大大們有沒有一種「噢、別又來了!」的感覺,希望是不會啦,

因為雖然題材重複但內容是會隨著寫手而改變的呢(笑) 

言歸正傳,

各位在第一集所回應給琴影的 " Juliet " 含意,

不外乎是勇敢、為了愛情付出很大的代價、為愛不惜犧牲一切、被愛沖昏頭行為莽撞的少女等等,

大大們說的都沒錯,只是令我比較訝異的是、

居然沒有人聯想到茱麗葉用計「假死」,結果羅密歐以為她真的死了而服毒自殺,

聰明反被聰明誤,最後茱麗葉也只好跟著以匕首自殺的、令人不勝唏噓的結局呢。

沒有人猜到、該算是好事嗎(笑)

 

只是這篇的名稱為 " JULIET ",而不是 " Romeo and Juliet ",

只有茱麗葉而無羅密歐,所以當然會有不同的結局。

當然,所謂結局是不能單用悲喜來定義的喔(笑)

 

在這裡交代一下故事順序,以免有人搞混 :

莉莎被恩維帶走後被強迫注入拉斯多的賢者之石後被父親大人安排送院急救,

讓所有人認為莉莎已經在任務中殉職,葬禮當天羅伊完成了之前來不及的求婚,

反而讓人造人更加確定了莉莎絕對是對付羅伊的王牌,

(若沒求婚人造人還不至於那麼確定,當然這並不會改變莉莎會變成拉斯多的事實)

確定一切葬禮都結束後,人造人盜了墓將莉莎帶出,而後便放置於基地,

靜待她成為拉斯多後願意醒來的那一天。 

 

琴影在第二段時稍微整理了一下當時的背景與劇情,

只有一半是原著劇情,

之後就會慢慢地跟原著脫節,但並不會完全不同。

姚麟在第二段開頭時還好好的,第二段結尾突然以「古利麟」(XD)的形態出現,

大概下一集或之後就會在故事中帶出原委,有突兀到的先說聲抱歉、畢竟這是佐莎文當然要先寫佐莎(笑)

 

這集因為交代了很多劇情跟故事條件所以顯得凌亂枯燥,真的感到萬分慚愧(低頭)

 

還是希望不要有太多人跳開啦,那麼,晚安囉(時鐘顯示凌晨兩點)♥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躬)

 

 

 

琴影 2013.04.13 (S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咕嘰咕嘰
  • 有一種已經看完了但還是意猶未盡的感覺(心痛)

    老實說我要自首,中間一度混亂得搞不清楚東南西北
    但想說還有機會一看再看,可是及時的留言可是很重要的(唉你)
    嗯後記裡的重點回顧真的超棒,我每次因為恍神就lost掉劇情導致前後不連貫時,都是它救我的(這不揍不行)
    總覺得這將會是龐大的故事呢!越來越期待了::>_<::
    啊對了你所提到的“哦又來了”是完全沒發生在我身上的,倫家這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題材(不夠認真?)
    這樣講會更想看下一集耶,但如果出了完結又覺得黯然神傷,這是何等矛盾的心情啊~`o`~

    對了老大,寫文有數,健康要顧啊!
  • 居然還會看到一半恍神,
    那到底是我寫得不夠精彩還是咕嘰大您看得不專心XD?

    哈哈我就知道後記超強大,
    那麼以後為了鍛鍊我的表達能力,
    要慢慢地不去依賴後記的解釋功能ˊ__>ˋ
    龐大的故事嗎......
    我正在考慮...
    畢竟要是我再不好好訓練自己深入簡出的表達能力,
    龐大的故事對讀者而言會是一種負擔呢。
    (雖然寫的人寫得很爽(欸

    第一次看到很好啊♥
    太好了原來不是每個大大都會去無所不用其極地挖歷史(?)
    鬆了一口氣呢(笑)

    「看完了但還是意猶未盡」→這樣是正常反應吧,畢竟這是連載(?)
    如果是「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的話,
    那我才要哭笑不得XDDD

    好的我會盡量早睡(笑)

    琴影 於 2013/04/15 11:39 回覆

  • 悄悄話
  • phoenixjah
  • 不老梗啊 這樣的安排還滿酷的耶
    感覺很有戲演 哈哈
    我也要期待結局 加油耶
  • 居然、原來大家都不覺得老梗嗎!?
    真是太好了~(小花)

    我會加油的,謝謝您的鼓勵唷♥

    琴影 於 2013/04/17 23:58 回覆

  • ight
  • 嘿唷我來了!!(←根本沒人期待你
    我也要舉手大聲說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劇情編排(對不起佐莎文看得不怎麼多...
    所以對我而言一點也不老梗啦~~
    反倒是琴影大真的要早睡啦~~
    記得琴影大不是還沒上大學嗎??
    每天從早上到晚真的很累呀~~><
  • 歡迎您來~(轉圈)
    哈哈看到大家都說是第一次看見這種編排,
    反而有點緊張起來了呢(遭踹)
    那麼就希望我能夠留給各位一個好的第一印象囉(笑)

    好的我會盡量早睡,
    謝謝您的關心喔(抱)

    琴影 於 2013/04/25 22:44 回覆

  • PIPI JHU
  • 一路從01追上來!!!!
    沒有參與到01的討論(→說到茱麗葉你會想到什麼?)我真心覺得好可惜...
    我很喜歡看 Romeo and Juliet相關的東西(媽呀音樂劇DVD我都買了)
    不會老梗啦~~( ̄▽ ̄)~*

    沒想到這個梗融入同人也這麼順,但又不是照著原版前進的劇情,這種劇情安排真的讓人好想趕快看後續!
    很喜歡霍克愛和拉斯多的部分,很精彩呢!
    如同之前看《信蛹》裡霍克愛和奧莉薇的互動,女人之間的瞭解、相處,這樣另一種情感發生好吸引我! (ˊ● ω ●ˋ)
  • 感覺第一集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艸)
    我的連載時間真的很不固定XDDD(還敢講(#

    哈哈沒有參與到沒關係啦,大大還是可以說說您的想法啊,
    說不定您一開始看第一集的時候就有猜中琴影的本意(!?
    我很珍惜每一位讀者的想法,
    所以其實不管是怎麼樣的回答都不能說錯,
    因為這就是大家看過之後最直接的反應(笑)

    喜歡主線外友情的產生加一!!!!XDDD自己就非常喜歡這樣的驚喜,
    所以在寫的時候也特別歡樂呢,不管是互相吐槽還是互相鼓勵,
    會覺得有種「原本沒交集或互相不認同的兩人開始珍惜彼此」
    的感覺(///艸///)←?

    謝謝您的抬愛,我會繼續加油....連載的。(#

    琴影 於 2014/04/09 13:0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