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係緣分(2018/03/30)
還是決定不出本子了,上次的無料小本就當我留給大家的紀念吧。
但我話不說死,是為了哪天遇上一位願意替我全程打理出本事宜的貴人,我能當甩手掌櫃負責選文跟收錢XD
看緣分吧,本來去年底還為了這件事打了一篇文,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便沒繼續打完,現下看起來沒有為了
這件事發文也好,就放在這個不甚顯眼的公告欄幾日,也算是替這件事暫時告一個段落。
謝謝支持。

 

笑,笑啊,莉莎。

 

 

 

01*

 

 

時序入冬,漂亮的秋紅已然褪色,大地就像瞬間豔麗了一番後便沉沉凋零。

 

「真是稀客啊,羅伊先生。」本來在櫃檯整理資料的瑪格莉特一聽到客人進門的風鈴聲便立即抬頭微笑,

瞧見來人居然是受歡迎的國軍上校羅伊‧馬斯坦古,瑪格莉特的笑意更甜。

「怎麼會想到來光顧這兒?給女朋友買裡物嗎?」

「妳就別損我了,明明就知道我根本就交不到女朋友。」

「您才在說笑呢,全國有多少女人想直接嫁給您、您不可能不知道吧?」

羅伊只是一貫地微笑,

他將掛在脖子上的圍巾取下,一身簡單的西裝顯示現在的他正在放假。

 

最近的確是太忙了。

他想,自己倒是無所謂,但他親愛的副官可是忙壞了,令人等不及想送個甚麼東西來好好補償她...

所以不知不覺地就走到了這家專賣女人所需衣飾用品的店鋪。

 

想到中尉明明累了卻硬撐著工作的側臉,羅伊臉上的不捨就更深了些,

瑪格莉特在一旁觀察著,很快就察覺出端倪。

「是女朋友生病了嗎?」「呃不,她沒有生病...啊不對,就說了我沒有女朋友...」

「好好好,我都懂、我知道您沒有女朋友。」她蠻不在乎地越過羅伊走向另一櫃,那是專賣化妝品的區域。

「羅伊先生,送您的女朋有一支唇蜜怎麼樣?唇蜜對於正在生病的女人可是十分不可或缺的喔!」

「為甚麼?」

已經懶得糾正瑪格莉特的用詞,羅伊快步走向她所說的擺放各式唇蜜的櫃子,

 

「難道擦唇蜜可以治病嗎?」

 

噗、哈哈哈...羅伊先生、您也太、太可愛了......」

她一時笑到直不起身,大大地深呼吸之後她才勉強擦乾眼淚,恢復平靜。

「唇蜜是一種既可以保養嘴唇,又可以增加好氣色的小東西。」瑪格莉特拿起其中一支,

「它跟口紅不一樣,是隨時隨地都可以擦的,適合只習慣化淡妝的女孩子。」

「喔,所以唇蜜也是有顏色的囉 ?」

「對啊,沒顏色的就是單純的護唇膏。」

羅伊也跟著拿起其中一支認真地研究著,瑪格莉特見狀一不小心又噗哧地笑了出來。

「妳又在笑甚麼 ?」「沒事沒事、抱歉。」噗呼呼、還敢說自己沒有女朋友。

她擺了擺手,「顏色有很多種喔,您慢慢挑吧。」

 

嗯...粉紅色 ? 好像太亮了,雖然擦起來應該很可愛,但中尉應該不肯擦這種顏色吧。

亮橘色 ? 好時髦的樣子,嗯,無法想像。

亮紅色......那還不如買一支口紅。

 

「嗯...珊瑚粉?」說到珊瑚,就會想到溫暖的海域呢。

雖然在亞美斯多利斯是沒有海的,但這個顏色應該是所有顏色中最適合中尉的吧。

很溫暖的粉紅色,適合這個又冷又乾燥的季節。

「挑好了嗎 ?」「嗯,妳還沒有回答我,這跟生病有甚麼關係。」

羅伊其實有點被笑到不想問了,但他還是忍不住好奇,

而且只要是可能關於中尉的事情,哪怕只是一點點,他都不想遺漏。

 

「其實呢...不只是生病。」瑪格莉特低頭細心地包裝著那支唇蜜,一邊淺淺地笑了。

「凡是女人沒有精神、面容憔悴的時候,都會需要一點化妝品,因為那是女人最醜的時候。」

「我不這麼覺得...」羅伊對這種言論有點反應不過來,要是中尉露出這樣的面貌,自己是不可能覺得難看的。

「女為悅己者容。」她將包裝好的唇蜜遞上,

「女人是不會允許自己在心儀的男性面前露出這種疲憊不堪的樣子的,就像男子有淚不輕彈...」

 

 

「我們女人啊...也不想讓愛我們的人為我們擔心呀。」

 

 

-

 

有人說,化妝,其實就是女人的武器。

只要臉上有妝,那麼就算再怎麼苦,女人都可以忍住淚水,

因為一旦流下眼淚,妝花了,也會跟著輸得一敗塗地。

 

只要擦上了唇蜜,嘴角自然就會上揚;

但有一種人,無論如何,都可以看到最真實的妳--在那個人面前,就儘管哭吧。

 

 

 

02*

 

 

今年秋天收尾收得很漂亮,冬天到時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然而,有一個小生命正不受四季影響地孕育著。

 

送走了每天都會定時來家裡陪伴自己的葛蕾西亞和愛莉西亞,

莉莎一邊撫著已看得出渾圓的肚子,一邊走向廚房。

羅伊到南方勘查已經快一個星期,她還記得他在出發前曾承諾自己的七天,

第七天一到,他一定會準時晚上八點出現在家門口然後進門吃晚餐。

想到那男人當時信誓旦旦的樣子她不禁笑了出來,

那個人呀...總是知道要怎麼討自己開心。

 

「第六天...」莉莎微笑著在月曆上畫上第六個叉,「寶寶,你一定很想爸爸對吧?嗯?」

她摸著肚子,空無一人的屋子只剩下自己跟未出世的孩子。

「媽媽才不想爸爸呢,但是媽媽知道,寶寶一定很想很想爸爸,要不然媽媽怎麼會感應到心都痛痛的呢?」

這個冬天好像特別寒冷。

「爸爸出差了沒關係,媽媽會穿得暖暖的,這樣子我們都不會覺得冷喔。」

「汪!」

「對,還有疾風號陪我們。」疾風號爬上沙發,然後小心翼翼地趴在莉莎的大腿上。

她無意識地看著時鐘,一如這個星期的每一天 : 再一個小時就要九點了,九點一到,羅伊就會打電話回來。

 

「鈴--鈴--!」

 

「咦、今天怎麼會提早......」

雖然感到疑惑,但莉莎還是不禁加快了腳步、抄起話筒--『大總統夫人!!』

 

她的心晃了一下,話筒對面都是雜音,看樣子是換人接聽了。

『准將,我是普雷達,您有聽見嗎?』

怎麼會是...該不會......

『准將?馬斯坦古准將!您還好吧?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怎麼了?」

『咳嗯、准將,那個......我們...』

 

「大總統怎麼了?」 

 

疾風號安慰似地在莉莎腳邊繞著圈子,不祥的預感瞬間籠罩在莉莎周圍,

她顫抖著,簡直不能相信自己怎麼可以用這麼冷靜的語氣詢問那個男人的情況、她-- 

 

『大總統所帶領的勘查小隊遇襲...』普雷達知道莉莎此刻的冷靜一定不尋常,

尤其她還是個孕婦,情緒是十分不穩定的。

但他卻無法想到更委婉的方法要他們的大總統夫人安心。

『對方人數大約35人,已全數逮捕...』

 

「我說,羅伊‧馬斯坦古怎麼了?」

 

儘管聲線已經盡量壓低,莉莎自己也欺騙不了自己的哽咽還是靠著話筒傳達出去,

普雷達知道她現在只想知道丈夫的狀況,也只能知道丈夫的狀況,她沒有辦法再承受更多壞消息。

不過還好,

已經沒有更多壞消息了。

『大總統身上三處刀傷,皆已處理妥當,馬斯坦古小隊全隊平安歸來,現在在中央醫院治療...喂?』

 

沒有辦法再回應話筒另一邊普雷達關心的詢問,莉莎只是一個勁地咬住下唇,

像是灌了整整一杯陳年XO,她的嘴裡都是苦味,虛幻地不知身在何處,

撲簌掉下的眼淚卻又是真實的,不能再真了,他還活著,所以她也活著,自己銘記著的地獄的承諾,

在聽到馬斯坦古小隊遇襲的那一霎那,她以為她也死了--

就像在第三研究所誤聞死訊時的那種椎心刺骨,但當時眼前有拉斯多可以射殺洩憤,

現在卻只有自己,唯一可以殺的只有自己,但她深知自己不可能下得了手。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醫院。」

她不知道話筒對面的普雷達在此之前喊自己的名字喊了多久、

也不知道乍聽到她的回應對方的反應是如何筋疲力盡與鬆了一口氣,只是掛上了電話。

 

對,不可能下得了手--莉莎抱著自己的肚子、他們的孩子,已經下定決心,絕對不會讓這孩子受到傷害了。

 

「不能再哭了、別哭了,莉莎‧馬斯坦古,不准再哭了......」

隨著自言自語而來的是更洶湧的淚水,

已經冠上了那個男人的姓,身為大總統夫人應該也得做好相同的覺悟才對,就像布拉德雷夫人一樣......

而且,自己還是那個男人的副官,更不能哭著見他。

不能哭了、

不能哭了、

求求妳,莉莎,不能再哭了。

 

 

不知過了多久,莉莎做了幾次深呼吸算是將情緒壓了下來,

她走到浴室洗臉,卻發現自己面如槁灰。

「不行,不能這樣子去見羅伊...」那個愛擔心的男人一定以為自己怎麼了。

要上妝嗎?

在那群男人堆裡似乎沒有這個必要。

 

至少,讓自己笑著,要笑著去見他。

 

 

『嗨,中尉,呃、最近辛苦了...』

『那是下官應盡的本分。』

『對了中尉,妳看,妳的表情實在是太嚴肅了,所以我帶了一個禮物要來給妳。』

『下官是軍人,表情嚴肅甚麼的......』

『別這麼說嘛,中尉,據說用了這個會讓女孩子自然而然就微笑起來喔,就像魔法一樣。』

 

『吶、笑一個吧,中尉。』

 

 

莉莎拿起一直都沒用過的唇蜜端詳著,梳妝鏡裡的自己嘴唇死白得嚇人,

她將唇蜜抹上,珊瑚的粉紅色像暖過自己的雙唇一般,沒有人會看出自己的不對勁。

對,沒錯,就是這樣,微笑。

 

 

-

 

莉莎很快地穿過醫院長廊,

中央醫院的地形她摸得太熟了,以至於到羅伊病房門口時自己根本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笑,

要笑,

莉莎‧馬斯坦古,笑。

 

她微顫地又補了一點唇蜜上去,才將房門打開--

 

「妳來了。」

微啞的嗓音帶著一點疲倦,不難看出他該是一直醒著等著自己。

單人病房裡只有羅伊一個人,他笑著伸出手,「過來這裡,莉莎。」

直到握住他伸出的手,她的鼻頭馬上酸了,沒有欺騙、一切都是真的--

 

還活著,所以,笑,笑啊,莉莎。

 

讓莉莎坐在床沿,他愛憐地撫上她的臉。「讓妳和寶寶擔心了,對不起。」

看著妻子彎笑著的嘴,他心痛了--

「莉莎.....不要勉強自己、妳是我的妻子,所以如果想哭的話,也是可以的喔--」

 

費力維持住的弧度,就這麼崩塌了。

 

現在的莉莎‧馬斯坦古並不是國軍准將,不是他的副官,也不是大總統夫人--

 

只是,羅伊‧馬斯坦古的妻子,一個平凡的女人啊。

 

「求你...求你、不要突然走得那麼遠......」

「對不起。」他輕輕拍撫著撲倒在自己懷裡痛哭的莉莎,「對不起。」

「不要...不要...不要走到我看不到的地方......」

「好,絕對不會的,我答應妳。」

 

「我愛你...羅伊...」

就算是在這樣子的狀況,難得聽到莉莎的告白還是讓羅伊紅了臉--也鼻酸了起來。

 

「莉莎,我也愛妳。」他彎起嘴角,在妻子的髮頂輕柔一吻。

謝天謝地,他只差一點點就再也不能這麼做了。包括聽到莉莎的聲音,以及聽到莉莎說她愛自己。

 

「我愛妳、我愛妳,莉莎,對不起。」

 

他呢喃著,平常覺得難為情的情話在劫後餘生的此時卻像是永遠說不夠一般,

已經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讓自己隨意暴露在危險中了,

莉莎已經不僅僅是與自己同生共死的最珍惜的夥伴,她已經是自己的妻子,而且將有他們的孩子誕生,

必須更加好好地保重自己。

 

對了,也要謝謝寶寶。

 

羅伊將哭累的莉莎扶到一個舒服的位置,

他握住她的手,撫上隆起的肚子。「謝謝你,成為莉莎非得要活下去的理由--」

 

 

偶然瞥到莉莎手上握著的一個眼熟的小東西,他不禁噗哧地笑了出來。

 

原來多年前那個微笑的魔法還沒失效呢。

但是在羅伊‧馬斯坦古面前、恐怕任何魔法都不能掩蓋住那個女人的哭泣吧。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於是事情就是這樣,在整整高燒了幾天後突然蹦出這麼一篇文來,各位好這裡是琴影。

說到唇蜜的魔法,

其實有擦過唇蜜或護唇膏的人都知道,

對著鏡子擦唇蜜的時候其實是會自然而然微笑的,

因為要看自己有哪個地方沒擦好。(居然是因為這樣)

而這個唇蜜的題材,

也就是「在心儀的男性面前不會露出疲憊的姿態」這件事,

是我從很早很早以前就想下筆的故事,

只是預期的應該比這篇更甜(本來需要擦唇蜜的那個女人不是莉莎,而是蕾貝卡),

但我想寫全佐莎的故事,所以就整個改掉了。 

然而「只要化上妝,女人就不會輕易流淚」這一部分其實並沒有好好的寫出來,

自己覺得還蠻可惜的,因為這個題材很棒,感覺很適合女強人的角色,

未來應該會再嘗試寫一篇上妝的,因為這篇強調的是微笑,所以只有寫到唇蜜這一塊。

 

第二段通話那裡差一點就要變成悲文了呢,有在擔心是不是悲文的請舉一下手謝謝(喂)

其實如果一開始預設莉莎沒有懷孕的話,我可能就真的給他悲下去了(遭踹)

嗯...總之肚子裡的孩子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位(哪位),

本來想就這篇帶出孩子取名過程的,但是這樣就扯遠,所以又整段刪掉了,

關於取名字這件事有另一個一樣也是從很早以前就預定好的故事,

不能因為偷懶就投機取巧的在這篇用一小段帶過呢,會好好地寫的,

只是甚麼時候能放上來又是另一回事了(欸 

 

好的,拙文一篇,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3.10.14 (M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魚
  • 不wwww我相信琴影這篇不會寫悲的<哪來的自信(?!
    發文時間是不錯的飯後甜點(?!
    最好以後也都這個時間(威脅??!

    其實我沒差過唇蜜我不知道效果這麼神奇(?!
    總覺得這篇的莉莎特別脆弱是我錯覺??!
    不過也看見了為人母的堅強

    最近是怎麼了掛病號的人一堆<自己也是的人
    鼻塞睡不著好痛扣(不要廢話

    佐莎的路還很長呢~
    佐莎萬歲!!
  • 喔喔那就謝謝妳的相信(啥)
    赤裸裸的威脅啊ˊˋ不管啦惡劣發聞時段已經是琴影的組成成分了耶(少廢話

    是想寫出脆弱的莉莎沒錯,
    一方面是因為懷有身孕,
    一方面是因為不能跟在羅伊身旁保護羅伊所以感到非常不安,
    不過說到有了孩子,
    就不能像以前一樣任性地只要對方一死自己就跟著去,
    因為已經是母親了呢。

    大家都要保重身體ˊˋ
    廚廚佐莎有益身體健康♥(欸

    佐莎萬歲~

    琴影 於 2013/10/14 19:52 回覆

  • 小維
  • 一直否認莉莎是女朋友的羅伊和忘記否認莉莎是她女朋友的羅伊都很可愛w(喂喂
    其實我看到第二段的時候也不覺得會是悲文
    可能因為莉莎已經懷孕了吧
    如果羅伊死了那會有多麼悲啊Q口Q

    「唯一可以殺的只有自己」
    但看到這一句還是被虐到了><

    耶總而言之琴影康復真是太好了(康復了嗎?
    好好保重身體啊~考試加油喔~~(不知道過了沒有
  • 我第一段也寫得很開心~
    總覺得完全不懂化妝品的大男人去挑唇蜜的顏色是一件很惡搞、呃不,
    是一件很可愛的事情啊♥(哎呀不小心把目的講出來了欸嘿(被燒

    嗯...如果莉莎懷孕了羅伊還死掉的話...
    那就會是超級大悲劇呢ˊˋ可以寫寫看,
    但我自己絕對會寫完之後就丟一邊不去看(欸這樣對嗎

    那句話的那一整段是本篇莉莎最痛最崩潰的時候,
    那是一種在一瞬間以為失去了最愛的人又聽到愛的人還活著的雙重痛感,
    狂悲跟狂喜。
    但個人覺得最痛的是「還活著,所以,笑,笑啊,莉莎。」


    咦所以原來這篇是虐文嗎!?(不要突然發現這種奇怪的事啦##

    還不算康復,不過也快了,謝謝小維~
    我後天考試喔(笑)(還不快去讀書啦###

    琴影 於 2013/10/14 20:13 回覆

  • Near小溪
  • 天啊天啊第一篇太可愛了♥
    題材好喜歡
    化妝後更堅強感覺超適合中尉
    聽完英文後來看文章犒賞自己一下真不錯(笑)
    第一篇好有畫面啊~~~
    好溫暖喔在這個寂寞的室友都去睡覺了的深夜~~~
  • 歡迎小溪~
    是吧是吧化妝題材超適合中尉的ˊˇˋ
    很期待寫那篇的時候趕快到來(笑)

    居然是宿舍裡頭最晚睡的嗎XD
    很高興有溫暖到小溪心~
    我寫第一篇的時候也很開心呢(笑)

    琴影 於 2013/10/15 10:51 回覆

  • itti
  • 看見題目,腦海就不小心閃過一個邪惡的念頭,就是......你懂的(遭踹)
    別說化妝,我從前就想,莉莎會不會花時間逛街買衣服,莉莎的性格不太像那些愛打扮的,後來在漫畫中得到證實,跟蕾貝卡一起的時候,可是會受感染的,要替羅伊謝過蕾貝卡~(根據:蕾貝卡受古拉曼所托傳訊到中央,莉莎的衣著&兩人一起逛服飾店)
    很喜歡這篇,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演變成悲文,是標題已經先入為主給我的印象......

    琴影繼續加油,天氣開始轉涼,保重!(抱)

  • 想念已久的itti終於出現了 >__<
    二話不說先來個撲抱~(被踢飛

    居然光是題目就可以很邪惡了嗎XDD可惜內文是再純潔不過了(笑)
    itti說得沒錯,看到漫畫20集莉莎跟蕾貝卡一起逛街那裡,
    我真的深深地覺得「有蕾貝卡這個朋友真是太好了!」
    這也是蕾貝卡在我這裡一直都很活躍的原因喔,很喜歡蕾貝卡(笑)

    謝謝itti的喜歡,妳也要保重身體(抱)

    琴影 於 2013/10/26 18:12 回覆

  • 悄悄話
  • 喣湜
  • 歐歐湜=ㄕˊXP
    我自己也是在翻字典的時候突然看到的XD
    怎麽說呢 我其實想了很久 下筆也很遲疑 因為很怕會跟原作有出入←文筆不好就直說嘛
    因為對鋼鍊其實不太熟悉 都是憑著小小小時候的模糊印象 胡扯亂掰出來的 所以一直很…恐懼>///< 因此 我下定決心 如果沒意外的話 寒假會泡在鋼鍊裡(我是說如果)
    學測…感覺就很辛苦…對於正在準備國一第三次段考兼趁爸媽不在家摸魚(嗯 滑手機)的我 無法體會啊 雖然我只有平常一週上兩小時的英文 五小時的管樂練團 及兩小時的分部課…我就已經把爆肝當成校園生活必備之形容詞了!!!
    說起來真是超慚愧 琴影_的心情 目前還無法想像 但有朝一日我也會醬醬釀釀的(這樣形容也不會把學測變得比較可愛==")(戳手指+畫圈圈)
    總之,希望妳能順利的征服地獄囉;))(超隨便)
    ※_是琴影的自由填空 不過 喣湜"大" 真是太令人難為情了 喣湜就可以了
  • 啊啊,小女覺得用敬語是對網友的尊重,
    在這裡只有已經很熟識的朋友小女才敢直呼其名。
    抱歉儘管知道您不喜歡我對您用敬語,
    但這是我的習慣,還得請您諒解。

    謝謝您的解答,喣湜大、我打出來了(笑)

    謝謝您的鼓勵與抬愛,我會繼續加油的(笑)

    琴影 於 2014/01/01 15:19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晚安: )
    這是我看的第一篇佐莎,
    真的很揪心,甜也甜得揪心,
    看得直發雞皮疙瘩(請原諒我詞語不妥)
    淚差點奪框而出了,
    很不好意思的是我也覺得後面的甜
    在看兩人互動時的莞爾中也帶了點心酸(艸

    對於沒有讓羅依離開的這點我真心感謝!
    實在是想像不了……應該說不忍讓莉莎一人,儘管已懷了孩子還是不忍……

    唇蜜這個題材真的很棒,
    是這標題吸引了我,
    透過妳筆下可以很容易地將畫面呈現,
    衷心地喜歡,也衷心地敬佩。

    在下不擅言詞,希望有能傳達出我的感動

    其實已聞名此地已久,卻遲遲沒有細讀,
    自底心感到非常抱歉,
    至於暱稱處我就留個想像空間吧,
    但或許妳很快就猜到了
    (又或許妳看了這個或許就猜到了,有點饒舌XD也是為的這個,用您感到不甚妥當,不好意思)
    敬祝 身體安康 早日康復
  • 大大您好,晚安:)
    很榮幸這篇可以成為您看的第一篇佐莎,
    原來是被標題吸引過來的啊,
    所以說果然下標題的時候要很慎重呢(?)

    是啊我也覺得要是羅伊離開就太悲了,
    放心啦這篇本來就不會是悲文,
    因為最一開始就是要寫甜題材了,
    只是後面是虐性質的劇情,
    都是為了要充分表達最後的幸福啊(笑)

    說到「您的暱稱」,
    我一看到這個,第一個想法是,
    難道您的名稱也是琴影嗎!?(不好意思,無意冒犯)
    果然後面就看到您要我猜猜看了,
    但是很抱歉小女對於這種事情一向深感惶恐,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
    請您務必在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告訴我您的稱呼,
    要不然怎麼看怎麼彆扭啊XDD

    那就萬事拜託了。(鞠躬)

    謝謝您的祝福,也祝您身體安康。

    琴影 於 2014/01/09 01:07 回覆

  • ight
  • 很好很好~看了《信蛹》又看了《藍洋裝騎士》之後終於看到了一篇佐莎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一篇了呼呼呼呼呼
    不過最後還是看到哭了是怎麼回事啦!!!!(淚奔
    告白真是太好了,懷孕的時候也是甜滋滋時期~兩人就這麼繼續相親相愛下去吧!!!
  • 看來我最近寫了太多虐文!?
    不過這篇能治癒您真是太好了(笑)

    最近看您好像很累,上班辛苦了(抱)
    天氣轉涼了要多保重身體喔(遞茶)

    琴影 於 2014/02/10 23:3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