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

 

這是莉莎伸直雙腿、雙手向前平放,剛讓人從後方幫著向下壓時,冒著冷汗在心中的呻吟。

 

「沒事吧?還撐得住嗎,霍克愛同學?」

「嗯。」莉莎平靜地回答,終於可以放鬆坐起來,她看了一眼訓練場中間茵茵的綠草,權當是休息。

「換我來幫妳。」

相較於訓練場中此起彼落的哀鳴,蕾貝卡‧卡達莉娜偷偷地想著,眼前的霍克愛同學實在是太冷靜了,

而自願跟她同一組的自己,也真是.....

 

太倒楣了!!!!!

 

「霍霍霍霍.....霍克愛同同同.......痛痛痛......」誰可以來告訴她,

為甚麼這位金髮美人總是可以面不改色地被壓、然後再毫不留情地壓人!?

這算是甚麼奇怪的實力啊!

「可是,這是教官規定的最底限高度,不能再鬆了。」莉莎沒有放鬆力道,一臉平靜,夾帶著一絲絲安慰。

可惜這種安慰背對著她的蕾貝卡是看不到的。

「可是很痛啊!!!!!」「嗯,我知道。」

「我當然知道妳知道,因為剛剛我壓著妳的時候可是壓得比妳壓我還要緊....不過因為妳都沒有叫痛,

所以我以為可以再壓嘛!!」

「好饒舌.....」

莉莎悠悠地回應著,「別講那麼長串的話,小心等一下呼吸不過來。」

 

已經呼吸不過來了。

 

她雙手壓著蕾貝卡的背,一邊也認真地跟著教官讀秒,時間一到,莉莎先是將雙手的力道放輕,

再慢慢地、慢慢地順著蕾貝卡背的弧度,讓她坐起來。

 

大家都覺得霍克愛同學很優秀、很漂亮,但是太冷。

不過蕾貝卡每次都要在心中吶喊一千次 : 她是真的很冷漠!!

霍克愛同學冷漠到令人退避三舍,但她的溫柔很細很深長,一旦發覺了她的好,

你就會發現她細心到讓人想哭。

只是太內斂了。所以每次當班上要到訓練場分組訓練時,蕾貝卡都會自動去跟莉莎一組,

儘管活潑的蕾貝卡在班上從來都不愁沒有朋友同行;然而莉莎的一板一眼也是讓大家敬而遠之的原因之一,

總是主動去接近她的蕾貝卡最是心有戚戚焉了,只要一有訓練,教官訂下了標準,莉莎就會分毫不差地執行。

 

真是的,體適能訓練真是痛死了。

不過蕾貝卡想不透,為甚麼當所有人都在放聲喊痛尖叫的時候,莉莎卻是緊咬著牙也不願喊一聲痛。

而且每次在幫她壓背的時候.....總覺得觸感不對勁。

她沒敢問,並且也反覆地告誡自己,自己這個大嘴巴,千萬不要哪天一個不注意就亂說話傷了人家。

 

訓練時總覺得這堂課特別漫長,操場上熱烘烘的一片,每個人都懶洋洋的、聽著教官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莉莎‧霍克愛。到這裡來。」

這時,訓練場邊走來了一位身著正裝的軍官,莉莎隱約認得,他好像是軍校教官們的主管,

同時也是負責射擊訓練的總教練。似乎是校園裡備受尊崇的老教官。

教官將莉莎領到剛走過來的老人身旁,先是行了一個軍禮,便輕聲交代 :

「他是理查‧克林姆教官,從今天開始,就由克林姆教官教導妳射擊的技術,這個機會很難得,妳要好好把握。」

莉莎靜了幾秒,她不知為何向後看了一眼蕾貝卡,才把視線端正在教官臉上。

「是,我會好好學習,請教官多多指教。」

看著莉莎生澀的軍禮,克林姆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

「從現在開始,要說『下官』。」 

 

 

*

 

好痛。

莉莎還記得小時候曾讓爸爸在自己的背上一筆一劃地刺,那是她生命中永遠無法承受之重,

一大片鍊成陣,她背負的是父親傾盡一生的心血,以及他濃烈卻木訥的愛。

 

太痛了。

所以無論是再怎麼辛苦的體適能訓練,她都不想妥協示弱,因為她現在又背了另一個男人的夢想--

這也是她之所以踏入軍校的原因。

「到了。」克林姆停下腳步,「這裡就是以後射擊訓練的教室,妳可要好好記住了。」

「...是。」莉莎環顧四周,發現這並不是以往射擊訓練的地方,但卻是她入學以來見過設備最完善的訓練場。

 

好像是...特別的。

 

克林姆一直觀察著這個學生的反應,儘管她的眼裡寫滿了不解,卻不見絲毫懼怕、也沒有因為被優待的驚喜。

果然是古拉曼的孫女嗎?完美地遺傳到了古拉曼的冷靜沉著,卻沒有古拉曼眼裡顯而易見的狡詐,

莉莎‧霍克愛,是一塊不可多得的璞玉。

 

「妳不問問嗎?看妳一臉疑惑的樣子,應該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吧?」

莉莎微乎其微地顫了一下,現在站在眼前的...不只是穿著軍服的教官,而是真正身經百戰的、軍人。

是軍人...莉莎恍惚地回想到了那天,馬斯坦古先生也是一襲軍裝,他也是軍人呢,

但是,跟眼前這位的氣質卻完全不同。是因為經驗的累積嗎?還是殺人的次數?

「妳在害怕?」克林姆對於這個發現好像非常地開心,「哈哈哈....我以為初生之犢都是不畏虎的!」

「....」

在害怕嗎?莉莎靜靜地想著,她怕的是,未來,當馬斯坦古先生的肩上也多了許多星星之後,

是不是就會變成眼前的可怖之人?那自己呢?到那個時候,自己又會在哪裡?她會如願以償地追上他嗎?

「我就破例告訴妳好了。」他並不介意莉莎的沉默,反而自得其樂地說著,

「其實啊,我早就該退休了。但是在幾年前我遇到了一位很特別的學生,他啊,是我看過最懂人情世故、」

他頓了一下,偏頭看了眼莉莎。

「卻一點兒都不世故的學生。難得遇見這麼有意思的孩子,我又捨不得退休了。」

見莉莎毫無反應,也沒有任何附和,只是專心地聽著自己說話,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好久沒有那麼輕鬆過了。

他已經在軍中那麼多年、地位崇高,所有人都搶著要巴結奉承他,甚至是學生。而眼前的女孩,好像一點都不

懂現在站在她面前的軍官代表的是甚麼地位,他笑得更加開心 :

「妳呢--不僅不世故,看起來好像連世故是甚麼都不懂吶?跟我那位學生倒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呢。」

 

氣氛已經和樂到完全不像在上課了。克林姆像是說上了癮一般,正當他要繼續再說些關於之前那位學生的事時,

莉莎卻好像完全不在意,突兀地打斷了克林姆的話。

「會選上我來特訓...是因為將軍嗎?」

「....」

面對莉莎的問話,克林姆楞了一下--她察覺到了內幕?而且她說的是「將軍」,不是「古拉曼將軍」、

也不是「我的外公」,是不是代表她一點都不稀罕這層優越的血緣關係?

 

克林姆突然發現自己錯了,莉莎此時的雙眼透徹如星,他剛剛怎麼就沒有看見她的光芒?

她是鋒芒強盛的,卻能曖曖內含光。而幾年前的那位學生...更是光芒耀眼,但總能用他獨有的燦爛笑容化解

一切刀刃、掩蓋眼裡溢滿的雄心壯志;雖然與眼前一臉嚴肅的莉莎截然不同,但是兩個都是優秀的孩子,

將來也必定成為軍中精銳。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到、要是未來這兩個人真有緣份能相遇相知,亞美斯多利斯一定會發生令人無法預示的

變化--不,兩人都是菁英,他們眼裡是容不下彼此的。一定是自己多想了......

 

「妳想多了,霍克愛。」

經莉莎一攪和,克林姆的好興致也澆熄了大半。他恢復成之前的嚴謹。

「表現亮眼的學生本來就該接受更進階的訓練,本校歷年來皆是如此。」

 

就算沒有古拉曼這層關係,莉莎‧霍克愛也必定會成為軍方未來緊抓不放的人間兵器,

一如現在正逐漸茁壯的國家煉金術師的軍隊。

要是這群孩子,真能替這個國家帶來一點震撼,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啊.....

 

 

*

 

「妳.....還好嗎?」

在心裡躊躇了第一萬零一次之後,蕾貝卡還是決定坐到莉莎身旁關心她。

明明知道,教官這樣的作為,分明是在向全班、甚至是全年級宣告莉莎‧霍克愛將成為高人一等的存在--

學校已經如此,軍中的醜陋可見一斑。

明明知道的,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走向她,或許是這幾周一直同組訓練而有些感情了,

又或許是莉莎在跟著教官走前那意味深長的眼神?

總之,蕾貝卡直覺不能丟下莉莎不管。

「怎麼了?我看起來不好嗎?卡達利納同學,我覺得妳看起來更加疲憊,不如跟我說說妳怎麼了吧。」

 

噢,老天!這是她認識霍克愛同學之後第一次聽她講這麼多話!

「霍、霍克愛同學、叫我蕾貝卡就好了!!」

天啊,她開心死了!!!

相較於蕾貝卡因興奮而隱隱顫抖,莉莎則是露出一個優雅而舒心的笑容,好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

 

「妳也叫我莉莎吧。」

 

 

 

 

校慶,對於軍校來說是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慶典,不只是為了讓學生們大展身手,

更是為了向軍方報備今年的育才成果,所有老師都顯得戰戰兢兢。

當然,這並不包含克林姆老師。

「今天是校慶,你就好好地放鬆身心吧霍克愛。」克林姆含笑,一臉慈藹。他是真心喜愛這個耿直的小女生。

「下官知道了,謝謝克林姆教官。」「別太緊張,我並沒有答應讓那群高層來檢閱妳的狙擊練習成果。」

「下官知道。」

克林姆看了一眼莉莎如今已經直挺堅毅的背脊,心裡滿是不忍。

這段日子以來的訓練非常順利地開發了莉莎驚人的射擊天賦,他驚喜,居然一個女孩子槍桿能托得這麼穩;

卻也漸漸下意識地抗拒軍方的命令,他知道,要是莉莎再繼續成長,將來就算她不從軍也勢必逃不了。

他多希望,他可以一直培養這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任她發揮到璀璨極致,同時又可以避開上戰場的命運;

他自己也有個年紀相仿的孫女,無憂無慮、單純可愛,他多希望莉莎也能繼續做個天使。

 

「霍克愛,我知道,妳沒有野心,跟『他』是截然不同的......」

看著莉莎離開了訓練場,克林姆撫過已經退了溫的槍身。

「但是,妳卻不肯放棄任何能成為軍人的機會,為甚麼?」

 

一個女孩想要成為軍人,不是文書職務,而是真真正正地提槍操刀,她想要保護誰?

 

 

外頭是攤位的叫賣聲與競賽進行時的尖叫加油聲,莉莎走在相對幽暗的長廊內,下意識地摩娑手上新長的繭。

這跟她長年做家事所長出的繭完全不同,這代表的是更加沉重的負荷,以及無可預測的劫難。

 

這裡。

莉莎將四周的環境看了一圈,她此時就站在這條長廊,難說兩三年後,這裡還能保持原樣。

或許現在她還有機會放棄,退學,甚至逃離這個城市。

教官說,要是自己可以順利地繼續成長,將來必定是軍中新寵,她可以擁有地位、名利,以及大筆財富,

這代表著甚麼?她在進入軍校之前,從未知道自己有狙擊的天賦,要是她早就知道,她還會進來嗎?

 

她還會為了馬斯坦古先生踏入這裡嗎? 

 

「他想的,可是一整個國家。」莉莎咬牙低語,極力遏止自己的動搖。「他的眼光,可不只這條長廊。」

 

她下意識地摩娑耳下的髮尾,並將手心覆蓋住整個脖頸,就像在撫摸父親留下的練成陣,

也是他所仔細臨摹過的練成陣.......

她深吸一口氣,雙眼恢復了堅毅。

 

 

*

 

 

「我該稱呼你為甚麼?榮譽校友嗎?」

克林姆嘴上不饒人,但卻是笑得眼紋更深了。「好小子,你總算記得要回來了!啊!」

「哈哈,克林姆教官,下官哪敢忘了教官您。」

「你也只有嘴巴甜而已,最近怎麼樣了?」克林姆握住來人的雙肩,拉開點距離,定睛一瞧。

「唷--是馬斯坦古中尉了嘛!」「您就別挖苦下官了。」

羅伊一笑,眼裡沒有欣喜,只有瞧見老人依舊健壯的欣慰。「難得的校慶,我當然會回來--」

他頓了下,「當然不是因為學校邀請我回來的關係。」

 

克林姆翻了個白眼,他知道學校這種戲碼每年都要上演個幾次,甚麼邀請榮譽校友回來演講、

邀請大人物來給各位勉勵,這都只是軍方軟性操縱學生的手法罷了。

羅伊‧馬斯坦古當然也知道。

 

他聰明地避開這個話題,輕巧地問道 :「聽說教官要設立一個獨立的狙擊手訓練中心。」

他原本以為,這個話題會成功地讓教官開心起來,卻沒想到教官的臉更垮了。

還來不及詢問詳情,周圍女孩們的尖叫聲已經先傳來,馬斯坦古本能地打了個寒顫,

這倒是令克林姆大笑了起來,「你還是別理狙擊手訓練的事了,先考好你的國家煉金術師比較重要!!」

 

羅伊尷尬地笑笑,連軍禮都來不及做就往另一邊逃開,

開玩笑、要是被那群女孩子抓到了他今天就別想能順利踏出校門了!

 

莉莎站在原地,想著待會兒該要去看班上的接力賽還是先去買午餐,

思緒飄著、突然想到今天園遊會好像有一攤是賣燉牛肉燴飯....燉牛肉好好吃喔、好久沒吃了。

嗯,先去買午餐吧,以免燉牛肉被賣完就不好了。

她下意識地點了下頭,很快地提步離開走廊。

 

 

「咦...剛剛...?」

羅伊喘著停下了腳步,他並非沒有力氣再跑,而是剛才,他明明看到了一個女孩靜止的背影,

怎麼才過了一個轉角人就不見了?「在這種陰暗的長廊裡....想嚇死誰呀?」

還好那女孩不是飄逸長髮、也不是穿著白色洋裝。

「是馬斯坦古學長!!!!!!他在那裡!!!!!!啊--!!!!!」

 

 

剛走出走廊正準備迎向她親愛的燉牛肉的莉莎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

尖叫聲,一群女孩在奔跑,一群滿臉哀怨的男生。

太好了!攤位人潮瞬間清空,趁現在!!

莉莎一雙鷹眼鎖定了攤上剩下的最後一碗燉牛肉燴飯,心想真是該好好感謝那個甚麼學長--馬斯學長?

馬斯坦古學長?馬斯坦古先生!!??

她驚了一跳,幾乎是瞬間就要往返,跟著人潮去一探究竟。

是馬斯坦古先生啊!好久不見了、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呢?

 

莉莎快步走著,早已忘了那最後一碗燉牛肉燴飯,而且據當天目擊者證明,

他們是第一次看到霍克愛同學笑得這麼甜、這麼開心。

 

人潮擁擠、聲音嘈雜,莉莎站在人群裡觀望著待會兒哪裡空出了一個縫隙她就要馬上鑽過去,

其中她身旁的女孩們正興奮地嚷嚷著,嘴裡不停提到羅伊‧馬斯坦古的名字,

莉莎聽著,想要見到羅伊的心情更加強烈了。

不知道他看到自己會有甚麼反應?

會很高興嗎?應該會先愣住吧、說不定、還會驚嚇地搖晃自己的肩膀?

好想要再聽聽他叫自己的名字呢。

到時候,她想跟他說 :

 

我就是因為聽了您的夢想才進入軍校的,

我會永遠支持您的理想!!

 

唔,果然還是太煽情了嗎?    莉莎臉紅成一片,還是好好地打聲招呼就好了吧。

「馬斯坦古學長真是太帥了,這次我一定要見到他本人!!」「怎麼、妳想搭訕他呀?」

「我只是要跟他說,『我就是為了你才進入軍校的』才不是要告白呢!」

「笨蛋!這不是告白是甚麼!!」

 

嗯?難道也有人跟我一樣,是為了支持馬斯坦古先生的理想而就讀軍校的嗎?

 

莉莎頓了一下,看向身旁正因為緊張而跳上跳下、卻差點被人群擠到跌倒的女孩子。

說不清這難言的感覺,她一方面高興著有那麼多人都支持馬斯坦古先生,

又一方面為了不是只有自己知道這個「秘密」而有些許沮喪。

 

她又忍不住細聽談話內容,聽著聽著、她不小心噗哧地笑了出來--

她們從頭到尾都是在談論他的外貌,那女孩是為了他的英俊而來讀軍校,並不是因為他的理想...

自己還真是、太天真、太容易鑽牛角尖了吶。

 

或許就如同克林姆教官所說,自己大概連「世故」兩個字都不懂呢!

 

人那麼多,真的見到面了恐怕也說不上幾句話吧....

莉莎冷靜了下來,以後會有機會見面的,她想著,往反方向走了回去。

 

 

燉牛肉燴飯居然沒了!!!!

莉莎愣在攤位前面,頓時有種「人財兩空」的錯覺,心情瞬間盪到谷底。

「呃...同學?」擺攤的也是校內生,他看著眼前一臉沮喪的女孩總歸是於心不忍,

「要不然妳選別的口味,我算妳半價就好了?」「不用。」莉莎喃喃地輕聲拒絕,震驚到忘記要直接離開。

要命啊、這個女生是不是要哭出來了啊!!!「喂、把普雷達私藏的那碗燉牛肉拿出來!」

「咦!!普雷達等等回來會殺了你的!」

「誰管他啊,他剛剛都吃了兩個熱狗堡了...同學,這碗給妳,不要再難過了。」

他將那晚被填得滿滿的燉牛肉燴飯塞到莉莎手上,

還不忘一臉傻氣地補充 :「別介意,趁普雷達回來之前快拿去吧!」

莉莎眨了眨眼,將錢放到桌上,釋懷地笑了開來。「替、替我向那位普雷達同學道謝、謝謝你!」

 

 

*

 

「莉--莎--!」蕾貝卡遠遠地就喊著、一邊向她跑了過來。「剛剛都沒有找到妳!妳去哪裡了!?」

「嗯?我剛剛在吃午餐。」那碗燉牛肉真的好大碗啊!但是因為裡面的馬鈴薯實在是燉得太綿、牛肉太香,

她還是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吃完了,導致現在撐得只能坐在這裡休息。

「我、的、天、啊!」蕾貝卡極力地壓抑住尖叫聲,「居然為了一頓午餐,而錯過了那麼精彩的演講!」

「演講?甚麼演講?」「羅伊‧馬斯坦古的演講啊!我說妳,這整個校慶辦得這麼精彩,妳到底都參與了甚麼啊!」

呃、吃了好吃的燉牛肉燴飯。

「原來有馬斯坦古先生的演講啊...」嗯,是很可惜,「那他都說了甚麼呢?」

沒有查覺到好友口中的稱呼帶著不尋常的親密,蕾貝卡還沉浸在方才聽演講興奮的餘韻之中不能自拔。

「他說軍中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有很厲害的家庭背景,但是只要肯努力,地位還是可以如願爬升。」

她說到這裡,全身止不住地隱隱發抖。「意思就是,軍中有好多金龜婿!!!!!」

「是這樣嗎?」

恐怕只有蕾貝卡才會這樣解讀吧。

「沒別的嗎?」「這就是重點!!!!金龜婿是唯一的重點!!!!」

莉莎笑了下,她看向天空,太陽已靠西邊逐漸落下,一年一度的校慶就要結束了。

接著,自己就要升上二年級,離畢業又更近了一步,要再見到他,應該也快了。

 

到時候站在他面前的,一定是已經足夠成熟的自己,然後他們會一起保護人民,一起成為這個國家的基石。

 

 

 

「教官,您還是不肯告訴下官這次狙擊手訓練中心的名單嗎?」「甚麼名單?哪有名單可言,只有一個而已。」

「只有一個?」羅伊大為震驚,「我聽說至少有十個以上。」

「噢。」克林姆撇了撇嘴,「那些人我都看不上眼,早就都刷掉了,我也忘了他們是誰。」

「是嗎.....的確是很像您的作風呢。」羅伊搖了搖頭,「您這樣,令下官更好奇那個唯一的人選是誰了。」

克林姆只是笑著、就轉移了話題。

「倒是我比較好奇剛剛你在台上演講時,主持人訪問你是否有女朋友....說實在的,你真的沒有?我才不信。」

「沒有就是沒有。」羅伊笑得很燦爛,「教官您別挖苦我了。」

「哼,你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像是那種會為了未來老婆守身如玉的男人,更何況,你這麼搶手。」

他是有意要羅伊回想起剛才被尖叫包圍的「慘狀」,讓羅伊的笑容變得無奈起來。

「我是啊,不過,我以後大概也不會結婚吧,免得耽誤了人家的青春。」

「哈哈,你的抱負還真是無情啊,話說,你這表情,嘖嘖嘖、你這表情分明就是有人了!」

「嗯?甚麼表情?」羅伊拍了下自己的臉,深怕自己剛剛不小心傻笑還是臉紅了,這可是會被教官笑話一輩子的!

「看來....」克林姆見多識廣,一臉理解的笑。「看來還是暗戀啊,不如跟我說說吧,說出來心裡會比較舒服。」

羅伊感激地笑笑,卻也一臉的雲淡風輕,只有隱隱曾經情動的痕跡還留在眼裡,使得他的笑容愈發地暖了起來。

「她....是我師父的女兒,叫做莉莎。」

「你有師父?」這世界上叫莉莎的人還真多。

「對,他是個默默無名,卻非常偉大的鍊金術師。」他的眼裡有著景仰,

「而他的女兒負責照顧我們,是個細心的女孩。」而且堅忍不拔。尤其是在親眼看過她背上的鍊成陣之後。

「你喜歡那個女孩?」克林姆拍了拍他的肩膀,「怎麼不告白呢?」

「現在我不敢說喜歡了。」羅伊搖了下頭,「以前的話,倒是追得很勤呢。可惜她在這方面太遲鈍了。」

他不禁失笑,這就是她可愛的地方呀。

「我曾說過我當軍人、學習鍊金術是為了保護人民,而她,會是我捨盡性命也要保護的人。」

這樣...就夠了吧?能夠偶爾回到家鄉看看她,聽聽她的笑聲、吃她做的晚餐,他就可以很幸福。

「她是個跟他父親一樣一絲不苟的人,卻十分溫柔,我想,她大概很適合當老師。」

光是想,他就抑止不住自己的笑容。

 

下一次再見面,不知道要等到甚麼時候呢?

不過,到時候站在她面前的,一定是已經足夠成熟的自己;而她,會繼續保有她的樸實與羞怯溫柔,

在家鄉平凡而幸福地生活下去。

 

或許,這也是羅伊一直以來堅持下去的動力吧!

 

 

他的莉莎,他的天使。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在提筆時,我只有想到一個非常簡單的畫面,

就是莉莎以為別的女孩也是為了支持羅伊的理想而踏入軍校、最後發現自己太單純時,

那尷尬、卻又鬆了一口氣的笑。

僅僅是這樣,而取名為〈長廊〉,純粹只是因為他們在踏入軍方之後、在理想破滅之前,

曾經在這裡擦肩而過。雖然長廊幽暗陰森,但他們的理想卻閃閃發光,絲毫不能掩蓋。

 

「他的眼光,可不只這條長廊。」以及這句讓莉莎說甚麼也要咬牙堅持下去的話。

 

然而令人無奈的是,莉莎的理想是為了能夠站在羅伊身邊一起實踐他的理想;

(雖然說為了燉牛肉,見不到馬斯坦古先生也沒關係)

而羅伊的動力卻是想讓莉莎能夠一輩子幸福單純。

 

很喜歡克林姆這種良師角色,最後依然不讓羅伊知道莉莎的存在這個設定我到現在都還在揣摩,

或許他下意識地就知道這兩個人未來必定會見面,所以絕口不提,保留一絲神秘;

又或許他也想要逃避這樣優秀的組合出現,而擾亂了他在軍中的平靜。

無論如何,克林姆把莉莎當自己的孫女一樣疼愛,他希望莉莎能永遠是個天使,

但知道她的技術使她注定要折翼;而羅伊則尚未夢想破滅,也還不知道莉莎竟然就讀了軍校。 

 

想要寫學生時代的莉莎很久了,要不是礙於原作的設定,我大概真的就讓他們碰面了呢。

這次讓我寫得很開心的還有莉莎跟蕾貝卡認識的過程,以及普雷達的跑龍套(?)

我實在不太確定莉莎跟普雷達是不是同屆的軍校生,只知道普雷達是軍校第一名畢業的喔(笑)

第一次嘗試這個背景,寫得有些流水帳了,感謝耐心看到這裡的您。

 

本來是短篇的呢,被我寫得太長了,加上大學新環境的適應,拖了好一陣子才更新,真是對不住。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4.10.26(SU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