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格,你到底怎麼了?為甚麼不讓我知道? 

 

 

 01*

 

「上校的傷並不重,你們也別擔心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嗯。上校沒問題嗎?」「傻孩子。忘了上校說的?」菲利笑著摸摸愛德華的頭,另一手拍了下阿爾馮斯。「『我們所有人都深陷其中了,每個人都有責任必須承擔』會說出這種話,表示上校還很清醒呢。」「啊啊....也是。」阿爾有些擔心,「不過,上校看起來很沮喪,你們都不安慰他嗎?」「安慰?」聽到還在磨蹭不走的艾力克兄弟的問話,普雷達走了過來,「我們是在給上校時間適應,如果現在就說『相信您』、『請振作』啊之類的話,他會太勉強自己的。」

普雷達輕扯嘴角,「別忘了,他失去的是誰。」

他失去的是誰?

愛德華猛一抬頭看向病房裡躺得安穩的上校,不知道到底睡著了沒。

「到底是誰.....?」愛德華喃喃自語,「霍克愛中尉到底是誰?」

「鋼仔.....」普雷達雙眉一蹙,顯然愛德的話又成功勾起了他已平復好一陣子的煩躁。「霍克愛中尉就是霍克愛中尉,她現在平安無事。」他說,「如果要我說『我們都相信中尉的判斷』,這顯然是騙人的。但...說不定,中尉自己已經看清了什麼。」

普雷達抿著嘴,回想起自從認識中尉以來,她冷靜又知性的氣質,以及用冷酷的外衣所包裹的柔軟內心。這樣的中尉,總是能夠比任何人都還要早摸透事情的原貌,除卻.....上校。

能夠在中尉之上的,只有上校。而這並沒有威脅到中尉的自尊心,因為任誰都看得出來,中尉幾乎是為了上校而活,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能保護......

想到這裡,普雷達不知不覺也跟著愛德一起看向在病房裡的上校。

上校曾經經歷過什麼?現在想起來,他們根本一無所知。如此用心保護著上校的中尉,如今走入了人造人的陣營,上校為甚麼要說中尉是自願的?他已經跟人造人身分的中尉接觸過多少次了?中尉又是以怎樣的姿態、怎樣的方式狠狠傷害了上校?

「好了,愈說愈沉重。」菲利看起來也是堵得難受,連忙打破了沉默,「你們快回去休息,有事會通知你們的。保護好自己啊。知道嗎?」「知道了,謝謝您。」「那我們走了,讓那個無能早點振作起來吧!」

直到艾力克兄弟消失在醫院走廊的轉角,菲利沒再揮手,轉身卻看到普雷達還看著上校的方向,只是雙眼並沒有聚焦。

「嘿,別被小孩子動搖了心志,我們可是大人吶。」他搖了下普雷達,不希望小隊裡最聰明的智將也變成了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樣。「啊、是呢。我剛剛不小心陷入了羅生門裡頭。」「你就是太聰明,所以想太多。」普雷達聞言搔了一下後腦,「我們可以相信中尉的吧?」「不知道。」菲利答得很快,「不過,我們必須先相信眼前的上校。」

只要可以完全相信上校,我們就可以不用擔心中尉,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體的。

 

「而中尉保護著上校的心,是絕不允許質疑的。」聽到菲利的語氣如此堅定,普雷達不知為何,鼻頭酸了一下。

 

 

02*

 

「安琪。」金格‧布拉德雷難得以近乎緊張的眼神緊盯著妻子,「我們不必久留索拉莉絲小姐,她是個旅人,本就不會長留於一處。」「親愛的,你是怎麼了?」夫人依舊笑得恬靜,臉上流連的歲月痕跡從未影響她淡雅如蘭的氣韻。「索拉莉絲可是被我們司令部的恐怖攻擊波及了呢,於情於理都該好好地補償人家的。」「妳已經照顧她到痊癒。」布拉德雷輕擁住妻子,「妳別累著自己。讓她走。」「親愛的。」夫人笑意漸濃,柔荑撫上丈夫冒出鬍渣的下巴。「你又忘記整理鬍子了,最近老是糊糊塗塗的,怎麼了?」

行事近乎完美、果斷狠絕毫不留情的大總統,恐怕沒有人能有機會指責他「糊糊塗塗」,除了他的夫人。

「安琪.....」他挫敗的嘆息,「妳很喜歡索拉莉絲?」「對呀,我好久沒有找到與我這麼投機的女孩,就像我的姊妹淘一樣。」話很投機...姐妹淘...絕不會是霍克愛,而拉斯多一耍起心機,跟誰都能成為莫逆之交!!

她到底要自己的妻子怎麼樣?拉斯多一向是人造人中的智將,有了她縝密周全的對策作戰從來都戰無不勝,是讓人滿心信任的夥伴,而當這樣的人開始對組織有了隱瞞,組織的平衡往往能在一瞬間崩潰無存。對了,莉莎‧霍克愛於馬斯坦古小隊不也是這樣的存在嗎?布拉德雷突然想到這點,馬斯坦古據說因為離炸彈客太近而身負重傷住院,這是不是也表示馬斯坦古小隊也正在失衡中?

「金格,你在想什麼?」

「沒有。」布拉德雷收斂心神,眼裡陡然升起惡作劇的笑意。「安琪,妳要記得別為難了客人,知道嗎?」「哎....」慢幾秒領悟到丈夫話中的意思,夫人臉紅地睜大了眼,她輕捶了下丈夫,「你在擔心是我強留索拉莉絲下來的?你怕我纏著人家不放?」「別生氣別生氣。」他抱著夫人的力道緊了緊,便止乎於禮。「我最近會比較忙碌,這段時間妳讓索拉莉絲小姐陪妳也好,過一段時間之後我會讓人替她安排住處。」「好的,你辛苦了。」丈夫已經如此讓步,夫人當然不會吵吵鬧鬧,她順從地吻了下丈夫的嘴角,便目送他離開辦公。

夫人的微笑並沒有因為他的離去而褪下,好像她天生就是如此幸福開朗,是這世上最溫暖的天使;而能被金格‧布拉德雷珍愛著,使她此生無憾--

她對金格‧布拉德雷也一樣珍愛至深。

夫人拿起不久前拿來夾在書頁裡頭的照片摩娑著,眼裡卻若有所思。

「金格,你到底怎麼了?為甚麼不讓我知道?」

 

 

雖說能夠與夫人成為「姐妹淘」的確得歸功於拉斯多,但是關於接下來的計劃,卻是霍克愛想的。她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有效利用夫人,而該如何利用,霍克愛提出,她們需要擁有一個能出現在外人面前的全新身分。畢竟為了增加我方的優勢,她們勢必要能不突兀地出現在軍部,雖然必須遮著臉,但只要搬出一些不知名民族的傳統,比如婦女外出不能露面,她們很有可能就能蒙混過去,從此在軍中暢行無阻。而夫人則是奠定「索拉莉絲」這個身分的重要推手--她們要做的,就是常常跟夫人一起出現在軍部,以夫人的貼身友人自居。總之,霍克愛要透過大總統夫人的地位來讓軍部的人們認同自己。

這並不難。而夫人又是如此地善良好客。

 

「拉斯多,妳還真是愈來愈會拖時間了。」「少廢話恩維,找我有甚麼事?」這天,恩維突然變裝潛入總統府,並約了拉斯多到總統府後院談話,但前陣子才剛被父親大人與普萊德識破她的欺騙,她不相信恩維會不知道。

可不,現在恩維看著她的眼神裡就摻了明顯的譏諷與不滿。

「父親大人要我拿這個給妳。」他從口袋遞出一雙黑色皮革短手套,拉斯多警戒地接過,一摸到材質就笑了。「替我謝謝父親大人,我很喜歡。」「哼,真不知道父親大人為甚麼總是寵著妳,連妳說謊都可以輕易原諒。」聽到這顯而易見的嘲諷,拉斯多只是挑眉,「怎麼,我說謊讓你難受了?我都不知道你這麼玻璃心。」拉斯多笑著套上手套,很短,只能覆蓋到手掌的一半多一點,但整體看起來卻一點都不奇怪,反而簡單俐落,能夠搭配輕便的裝束而不突兀。她反覆看著手套,「父親大人真是細心極了。」說著,突然右手一甩,指甲瞬間變成了利刃,閃著森冷的銀光。「而且材質感覺比我之前的長手套還要好,看來有改良過了。」「妳小心點!!!!!」聽到聲音,拉斯多才發覺恩維早已跳到數里遠,分明是被剛才的舉動嚇到了。他氣得跳腳,拉斯多卻笑得更加開心。

莉莎默不作聲,她能感覺到拉斯多是發自內心的輕鬆愉悅。

接下來他們又互相交換了一下近況,彷彿拉斯多的欺騙並沒有影響到他們之間的情誼,她的欺騙,竟然是可以被炸彈打一下被罵一罵就原諒的。莉莎發現,他們竟然是真正的「家人」,而不單單是組織。

「喂!霍克愛中尉!」恩維突然叫道,「妳在聽吧?」

拉斯多眨了眨眼,她以為莉莎會要把主導權拿回去,但沒想到她竟然還是安靜著。她聳了聳肩。「霍克愛好像不打算跟你對話。」「呿、傲慢的女人。」恩維不怒反笑,「反正我知道妳在聽,我就直說了,當時我偽裝成普雷達少尉的時候,妳是怎麼識破我的?」「還是沒有反應呢。」拉斯多挑眉,「霍克愛妳睡著了嗎?」

就在恩維快要惱羞成怒的時候,莉莎突然開口,冷漠的聲音在空氣中顯得飄渺虛幻,卻又能讓人感受到聲音主人的份量。「恩維,你為甚麼要扮成普雷達,而不是扮成上校?」此話一出,他們兩人接是一愣,拉斯多最先笑了,「對呀,扮成上校不是更容易唬住霍克愛嗎?」「切!我為甚麼要回答妳的問題!是我先問妳的妳這個低賤的人類!」「那麼,我也就保留我的回答了。」說完這句話後,莉莎就再也沒有出聲回應過恩維。

而自尊心極強的恩維,又怎麼會承認除非走投無路,他是絕對不會在中尉面前假扮成上校的?

恐怕第一眼就會被拆穿吧。

 

 

03*

 

「您真的可以出院了嗎?」「嗯,我早就沒事了。拿我的軍裝過來。」

法爾曼擔心地看著上校,菲利則不敢怠慢,馬上就拿來了軍裝。「關於我前幾天問的問題.....」上校一邊扣釦子,眼睛並沒有看著屬下,「我覺得,問這種問題的我很蠢。叫鋼仔他們不用擔心了,尤其是阿爾馮斯,那兩個孩子什麼事都當真。」「好。」普雷達在羅伊住院的這幾天以來真正放鬆地笑了,「其實如果您想要聽聽我們的答覆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安慰安慰您喔。」「不必。」羅伊看了過來,表情有點古怪。「你想怎麼安慰?」「您不會想知道的.....我直接做給您看不就成了.....」「你不要過來!」

不知不覺間,馬斯坦古小隊終於又重新組合了起來,缺掉的那一角,彷彿也被自動遞補了。

 

 

羅伊來到了莉莎出事的地點。

「釐清中尉的『死因』」是他們共同討論出的決定,以前沒有人敢提及中尉的死,而現在,若是想要開始調查人造人,從他們最近一次的活動調查起是最有效率的,這樣他們才好慢慢地往前推演所有人造人的事蹟。羅伊獨自一人站在中尉最有可能選擇的狙擊地點,他俯瞰整片夜景,心中被一陣奇異的溫暖給佔滿。這是妳身為鷹眼最後的作戰,集結妳一生的驕傲與痛苦。當時的妳,是不是也看著這片璀璨的夜景,心中充滿了任務完成的希望?我從來不必顧慮高處,是因為妳就在那最高的地方守護著我,從伊修瓦爾殲滅戰開始,直到現在。

「國軍的人來這裡做什麼?」

早就聽到動靜,羅伊機警地往後看,手上已經佩戴好發火布,「你...」一個完整的問句都還沒說完,羅伊已經瞪大了雙眼。「你還活著?」「你是誰?」對方挑了挑眉,不羈地笑了,「我為甚麼要死?還有,你在我們組織的大樓看著我曾經被暗殺的地方做什麼?」「『你曾經被暗殺的地方』?佛羅倫斯‧里佩,我記得你已經被一槍斃命。」羅伊瞪著眼前的男人,與當時雷文中將拿給他的任務書上的照片一模一樣。他永遠不會忘記,就是為了射殺這個人,讓中尉離開了他們。「你這麼說,倒是有點意思。」 佛羅倫斯瞇起眼,笑意森冷,「你這麼震驚,難道,要秘密射殺我的人居然是國軍?」「就算是,也應得其所。」羅伊冷哼,「就算不是,你罪大惡極,有這麼多人等著殺你,你死得理所當然。」「真是可惜啊軍人先生,我沒死啊?我沒死呢。你是不是很難過啊?」

佛羅倫斯沒死,中尉她...中尉白死了!?不對,中尉沒死,不過,中尉經手的任務怎麼可能會失敗!而且當時消息傳回來,明明中尉是確實完成任務的,佛羅倫斯‧里佩的死訊還是隔天報紙的頭條,他怎麼可能...他...

不對。

「既然你沒死,那當時倒在血泊裡的是誰?」「我為甚麼要告訴一個想殺了我的軍人先生?」佛羅倫斯微笑地一抬手,隱身在暗處的手下一湧而上,羅伊沒有任何退縮,腦裡眼裡只剩不耐煩的怒火。他一彈指,發狠的火焰瞬間包裹住佛羅倫斯的四名手下,一時之間慘叫聲四起。「告訴我。」羅伊走近一步,維持著彈指的手勢輕放在佛羅倫斯的鼻端,嗓音輕柔而暴戾。「告訴我,所有的事。」

 

 

從那天起,上校便一直泡在軍部的資料室裡,就像當時休斯過世時,他也曾發狂地搜尋資料。而自從中尉離開之後,上校是第二次在資料室裡過夜了,而且這次已經到了第三天。佛羅倫斯說,當時來找他的是一個成年男子與一個小男孩,而那個成年男子與他談話到一半便變身成長黑髮、穿著短背心的男孩模樣,又活生生地變成了佛羅倫斯的樣貌。從那之後,接手談話的就變成了本來默不作聲的小男孩,他看起來才五六歲,聲音表情卻成熟地像個大人、甚至像是比那個會變身的人還要老成--他們以幻術解釋了所有的事,說他們兩個兄弟是擅長法術的遊牧民族,並預言了他即將面臨的暗殺,要他待在房間裡直到宴會結束,由那位會變身的人代替他在宴會裡現身,以便保護他。

那個會變身的人,肯定就是恩維。所以中尉殺掉的人其實是變裝過的恩維。那麼,另一個男孩是誰?能夠與人造人同行的,很有可能也是人造人,不過目前他所知道的人造人形態中,並沒有一位是小孩子模樣。難道,還有第二個會變身的人造人?或者是說那個小孩模樣的很有可能就是他還未知的那兩個人造人其中之一--怠惰、或傲慢。

不過,至少他現在已經確定了一件事。中尉被人造人擄走並非偶然,這一整件事從頭到尾都是由人造人設計主導的。

雖然早就想過這個可能,但如今被驗證,羅伊心中還是狠狠地凹下一個大洞。他們是什麼時候看上中尉的?他們一開始就想要利用中尉來讓拉斯多重生嗎?是因為、是因為拉斯多是被他親手殺死的,所以他們抓了他最重視的中尉....這是他們的復仇....?

 

他坐在黑暗的資料室裡,在中尉走後,第一次失聲痛哭。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終於放寒假了!!大家好,我是琴影。

JULIET第八章其實比我想像中還要快出爐,最近真的常常會有JULIET的靈感呢(笑)而且很難得這篇只花了一天就打完了,希望可以一直保持下去....XD對於上一集上校的頹廢消沉,與他問部下的那句「你們還相信我嗎」,我最後決定不讓他的部下們真正回應,畢竟就如上校在這集所說的,問這種問題真的很愚蠢XD相較之下,讓他們打打鬧鬧,所有尷尬都能馬上解開,這也是男人的友誼可貴的地方。上校出院之後,發現了佛羅倫斯還沒死亡與中尉被抓走的真相,因為自責而痛哭失聲。

然而雖然之前上校已經下定決心不再想念中尉,但我想你我都知道 : 這是不可能的嘛!XD

所謂不再想念,是上校決定擺脫中尉死亡的陰影,並勇敢直視中尉已經離開的事實,展開一連串的調查以追擊人造人,他決心不能再被中尉與拉斯多動搖(比如炸彈事件),並以客觀理性的態度處裡接下來的難題。當然適時的情緒發洩是必要的,要是連哭都不給哭,這就不是佐莎文,而是單純的諜戰戲啦XD

然後佛羅倫斯好像有點萌////(住手)

最近想要開始改變我的排版方式,希望大家還看得習慣,我自己是打得很不習慣啦(笑)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鞠躬)

祝大家寒假快樂噢!

 

琴影 2014.01.27 (T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羅伊總算用自己的方法振作了,只能往上走,但是看到羅伊痛哭失聲,感覺他好像總算釋放一些事情,能夠痛哭是一件好事,雖然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哭是一種發洩情緒的方法。
    再來大總統跟夫人的互動也很微妙,雖然說大總統是人造人,但是我相信他對夫人還是有感情的,畢竟動畫裡有說過,他的生活都是由上面所安排好的,除了妻子是自己選擇的!
    能夠看到更文,真開心^^我會一直支持樓主寫的佐莎文~
  • 大大您好,謝謝您的留言:)

    我絕對是站在大總統夫婦是真愛的那邊!!!!(冷靜)
    在我心中他們絕對是鋼鍊中的老夫老妻模範cp!!
    僅次於霍恩海姆跟朵莉夏!QHQ(就說了冷靜)

    真是謝謝您的鼓勵~我會繼續加油的(笑)

    琴影 於 2015/01/28 16:42 回覆

  • 雛
  • 一個段落變得比以前長了,之前寫手進化舉例文的內容也是,我本來以為是為了節省空間才沒分段,原來是要換一種排版的方式啊。確實寫在同一段有你來我往的對話感,不過相較之下口氣的拿捏就要比以前更小心謹慎了~
    老實說第一次看這樣的分段法,還沒有很習慣,但我想慢慢地會抓到平衡~

    恩維如果不想太早死,最好不要變成羅伊去冒險XDD說不定都還沒變身完畢,腦袋就開花了。畢竟恩維的模仿都太表面,通常只對已經心慌意亂的人有效~

    老實說夫人的名字總讓我覺得她還是個天真活潑的女孩,因為安琪的音好可愛,她小時候肯定是綁雙辮子(誰說的)
    我個人很喜歡大總統這一對,特別是大總統死前說過,他們之間不需要道別,如果說這就是王與王的女人的模式,那麼一定是需要過人的信任。是說,原作一直到最後面才畫出夫人堅強的一面(撫養普萊德),一開始被羅伊挾持時還是比較貼近一般無助的婦人,我是很想知道她在得知丈夫的事實之後,會是怎樣的心情,因為有一個普萊德在,所以她表現出的是一名堅強的母親而不是妻子。

    我喜歡馬斯坦古小隊之間的信賴,羅伊每次問蠢問題的,都會被部下吐槽XDD
    會發牢騷才是上校啊,部下們超不給他面子的XD但是部下們也知道他並不需要多餘的鼓舞,他們在等待羅伊的指令,而不是他們對羅伊下達"振作"的指令。

    會讓羅伊哭成這樣的大概只剩莉莎了吧,休斯的時候至少還有莉莎支撐,羅伊將大部分的情緒都吞下了,現在少了莉莎,感覺除了自責外以往累積的負面情緒也一同爆發出來了~


    最後還是一句老話,請一鼓作氣地更新吧!(喂)
    PS,每次打完超過時間,密碼都失效了~~~哈~
  • 之前寫手問卷一方面也的確是為了要節省空間沒錯,另一方面也為了即將要改變的排版方式試試水溫做個練習,用現有的句子與段落做個拼湊,看怎麼排會比較好,您在看問卷時竟然有注意到這點,讓我好驚喜呀XD

    看到綁雙辮子我真的笑出來了wwwwww感覺很適合善良天真的夫人XDDDD
    我真的很喜歡大總統這對!!QAQ從大總統對莉莎說「唯有妻子是我自己選的」,我就開始注意到這對了,所以我始終都無法對大總統產生反感XD
    這次JULIET可以寫到大總統這對的互動,我真的很開心~

    「會發牢騷才是上校」,這句話真是心有戚戚焉!比起上司下屬,他們更像是朋友,而真正的朋友是不會放任你洩氣、盡說些好聽話讓你產生安逸的幻覺的,他們會在該沉默時就狠狠地沉默,直到你想通為止,要是你敢因此誤入歧途,就等著被揍吧XD然後也很讚賞他們雖然是朋友,但也記得要謹守分際,如此理性與感性交織的一群人XD

    我特別喜歡這樣的友誼,所以當年在我喜歡佐莎之前,我更早就開始喜歡馬斯坦古小隊了(笑)

    贊同休斯走後只剩莉莎了,而莉莎走後他就只剩理想,但理想卻再也無法清晰,因為少了精神支柱。就像你在決心要出發之前,在原點種下一棵小樹,想著等達到目標之後一定要回來看看這棵樹長成怎麼樣了;走了長長一段路之後,忍不住偷偷回頭看,才發現那棵樹竟然不知甚麼時候被連根拔起--這時才發現達不達成目標早就不重要了,就算獲得了理想,但最一開始支撐著自己的那棵小樹已經不見了,已經無家可歸。

    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他的情緒早已脹滿,那份自責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而且就「殺死拉斯多」這件事情上,上校並沒有做錯,所以自責並不會成為往後的主軸,我想XD

    謝謝您的鼓勵XDDDD下一篇是心得文啦~不知不覺又滿12篇了(轉圈)

    琴影 於 2015/02/02 02:31 回覆

  • 凝霏
  • 最近才開始看鋼鍊的
    然後一下就被佐沙給萌上了
    看著您的佐莎文,雖然有悲有喜,但是看得好滿足
    老話一句,期待更新喔~~~~~!!!
  • 謝謝您的鼓勵,我會繼續加油的!
    佐莎是好物,請好好地享受愛上他們的過程吧~

    琴影 於 2015/04/21 21: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