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坦古先生,請問這樣可以嗎?」

羅伊專注的視線因被打斷而從書上移開,他望向剛才被放在一旁的小竹籃,再看向莉莎,臉上是一副剛剛才想起來有請莉莎幫忙的驚訝樣子。「這樣可以,謝謝妳。」羅伊笑得有些局促,再偷瞄一眼莉莎的表情,果然,莉莎的臉微微地紅了。

「我......打擾到您讀書了嗎?馬斯坦古先生?」

「不不!對不起,是我自己忘記剛剛有請妳幫忙。」羅伊著急地攫住莉莎的手,卻不敢緊握,生怕嚇著她一般:「謝謝妳,莉莎,妳很細心。」

「還好您看起來不急著用。」莉莎聽了也不再多作猜測,放心地鬆了一口氣,「剛才您跟我說要這些的時候,我還真的脫不開身,怕晚了會耽誤到您今天的鍊金術演鍊、還好...」

「抱歉,我忘記告訴妳,妳可以慢慢來。」羅伊笑得溫和,藉由輕輕相握的手,暖意緩緩地烘進了莉莎的心裡,讓她也跟著笑了起來,一會兒才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又害羞地低下了頭。

目送莉莎回去廚房繼續忙活,羅伊的拇指指腹輕輕地撫按方才握過莉莎的手心,一改剛才的侷促窘迫,搖頭苦笑了起來。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女孩毫不顧忌地在他面前肆意開懷?

 

就是擔心她會因為家事忙不完無法即時幫助羅伊而自責,羅伊才會裝作一副早就忘記毫不在意的樣子,以此卸下莉莎緊張的心。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能夠親近莉莎一會兒,讓她對他卸下心房。於是讀秒似地算著時機,不能讓她感到突兀,最好,可以讓她也徐徐回握,不想放開。

她是他的第一份心動,亦是他第一次那麼小心翼翼地對待一個人。

 

一個認真地計畫著如何進攻、一個安靜地靦腆害羞,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風景,就是他們每天的日常。

 

 

01 哼哼哼哼哼

 

「這就是女孩子會喜歡的東西?」羅伊端詳著莉莎端來的小籃子,裡頭放的都是一些莉莎平常會用到的飾品、毛線等,羅伊告訴莉莎這次的鍊金術演練需要用到一些女孩子的物品,莉莎倒是不疑有他地全找來了。不過...還真是少到能夠放進一個小籃子啊?幾支髮夾,上面一點裝飾都沒有;一條手鍊,只是簡單的三色麻繩編製,看起來還很新,大概是捨不得戴;幾顆鈕釦,有圓形的大木扣,也有一些暗扣被集中在透明的小袋子裡。除此之外,最多的就是毛線了,各種顏色,而剩下最少的就是褐色、深藍色、深灰色,羅伊稍作聯想,四處看了看,很快就在師父身上看到了這幾種顏色打成的針織外套。

師父...身上。

「你拿這是什麼東西?」老霍克愛似乎很喜歡冷不防地出現在羅伊面前突擊檢查,這回又被他逮到在偷懶,老霍克愛沒有猶豫地就端起他手上的籃子,有些惡聲惡氣的:「你哪來這些女孩子的東西?」

「呃、這不就是...」

「你最近要考試了,我出的功課你也還沒做完,竟然還有時間約會!?」

「我沒有約會...」倒是很想約莉莎出去走走...

「還狡辯!」老霍克愛手一揮,將籃子收進櫃子裡鎖了起來,在羅伊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老霍克愛轉了回來得意地哼哼:「在這次考試結束前,你都別想去弄這些有的沒有的。」

大概是難得看到鬼靈精怪的徒弟敗在自己手裡,老霍克愛離去的背影實在是趾高氣昂到了極點,那高興的模樣,讓羅伊還來不及生氣,就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連自己女兒的東西都不認得......他眼裡閃過一絲心疼,也有一些哭笑不得。

「沒關係...我一定會記得的,只要是莉莎的,我每一樣東西都會記得。」

他蹲了下來,拿起剛才老霍克愛用力過猛不小心灑出來的小髮夾,他看到了也一直不吭聲,幸好老霍克愛到最後都沒有發現。

羅伊握緊了那支髮夾,將它放到口袋裡。

 

 

02 紅透的耳朵

 

「您沒事吧?」

趁老霍克愛又將自己關進了書房,莉莎終於得空來看看羅伊:「動靜蠻大的,我在二樓都聽見了。」

「沒事,不過對不住了,那些都是妳的東西...」羅伊指著上鎖的櫃子,「鑰匙只有師父有吧?莉莎有備份的嗎?」

自然是沒有的。莉莎搖了搖頭,有些好笑的說:「這種鑰匙本來就只有一份,是家人共用的;那櫃子本來也從不上鎖,是您來了,大概父親想要學那些老師耍耍威風,想著要沒收學生東西時能用上一用,連鑰匙都藏起來了。」

難怪看那表情,那麼得意。

「怎麼辦?會影響您的演練嗎?」

「妳放心。」羅伊輕拍莉莎的肩膀,「這是我自己額外的研究,還是等師父氣消了之後我再繼續吧。師父說得對,我現在是應該專心準備考試。倒是那些東西妳還是要用吧?要不然讓師父先還給妳?」

「不影響您就好。」莉莎笑著搖了搖頭,也沒再多說什麼,就回了二樓,不一會兒又下樓到了廚房,打開冰箱清點了一下東西,就像是準備要出門的樣子,外套與籃子都提到了手上。

「妳要出門?」

「嗯。」莉莎將籃子提了提,「食材有點不夠了,去一趟市場。」

「我一起去吧?」

「父親會生氣的。」莉莎又笑了,「您這樣是明擺著要讓他逮您不認真學習。」

那有什麼關係?只要能跟莉莎出去走走,就算接下來一個月功課都加倍,他也甘之如飴。

 

於是趁著太陽下山前,羅伊與莉莎一左一右地到了市場。一路上幾乎都是羅伊說話、莉莎聽,儘管莉莎安靜過了頭,兩人這樣相處依舊沒有一絲尷尬;就算兩人都不說話,光聽到彼此的呼吸聲,都讓人內心寧靜安好。走進市場,就見莉莎俐落地東挑西揀,不馬虎也不拖泥帶水,一看就知道其熟練程度,甚至好幾攤的老闆都與莉莎熟識了,總笑著要多送莉莎幾把蔥幾顆蒜之類的,莉莎也都靦腆禮貌地一一回應,或婉拒或收下,看起來在這間市場裡很受愛戴。

「這就是妳說的,最近住到你們家的學徒?」賣魚的老闆娘笑著看了看眼前的男女,樂得眼都彎了:「長得真好看,氣質也好,與莉莎描述得一樣。」

羅伊先是禮貌地道過謝,本想繼續向老闆娘追問,突然瞥到莉莎紅透的耳朵,到嘴邊的話就又滾了回去,心裡卻樂開了花。

莉莎會向別人提起他?光是想像那個畫面,羅伊的心跳就更歡快地加重了一些。老闆娘看到倆人一個紅透臉一個滿臉掩不住的春風,通透了然地笑了。

 

 

03 深紅色毛線

 

買了食材之後,莉莎帶著羅伊逛到了賣日常用品的地方。

「我注意到妳有很多毛線。」羅伊笑問,「興趣是打毛線嗎?」

「......嗯,算是吧。」看得出來莉莎還在為剛剛的事情緩不過神,說話聲音小了許多,連臉上的紅暈也未完全消褪。「沒有喜歡到天天打的程度,只是覺得...大概是覺得...」莉莎努力想著措辭,好似打毛線這件事從來沒什麼原因:「就是覺得,這是我可以做的事情。」

莉莎這麼一說,羅伊再想到師父身上的外套,就懂了她的意思。

羅伊心想,妳做的事情可多了,多到不像妳這年紀承擔得起的。

有的時候,羅伊甚至覺得,就算雙親都不健在了,羅伊還是比莉莎還要來得幸運許多。至少他從小是被寵著長大的,聖誕節夫人,與那一群為夫人工作的女孩子們,哪一位不是搶著餵給他滿滿的母愛與呵護?而莉莎,從小冷清到大,師父沒有不愛她,只是不外顯,又長年困陷在喪妻之痛中,莉莎就算到了現在,能被父親笑著誇獎一次,她都會忍不住咧開嘴笑,整張臉都幸福得紅噗噗的。

讓他想要保護她。這麼美好的她。

總算是察覺到羅伊沉默得太久,莉莎也顧不得臉紅,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抬頭看向羅伊。

這麼一抬頭,就撞進了羅伊的深黑的瞳仁裡,她突然覺得大腦不受自己控制了,怎麼樣都移不開視線。「莉莎,妳是不是覺得,自己永遠都做得不夠多?」可能過了許久,也可能只有一下子,莉莎聽到他這樣輕聲問她,卻覺得自己像是被從外太空拉回來一樣,渾身一激靈,眨了眨眼,回了神。

她沒有回答,羅伊也沒有要她的回答。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不是害怕自己總有一天會被拋棄,如果不是害怕某一天早上睜開眼這世界只剩下了自己,她怎麼會像是永遠不嫌累似地,不斷地透支著自己?

她沒有安全感。

羅伊沉悶了一下子,終於將心理狀態調整好,想要說點什麼活絡一下氣氛時,就見莉莎從攤子中揀了一綑深紅色的毛線,看起來特別溫暖。

拿在莉莎手上,竟有一種家的溫馨感覺。

「莉莎,買毛線吶?」毛線攤的大叔終於在客人群中發現了莉莎,一張原本凶神惡煞的臉好像變得和藹了些,看來莉莎也是這裡的熟客:「上次推薦妳的幾個顏色,弄得怎樣了?」

「很好看,很適合我父親,謝謝您。」

「別這麼客氣,妳父親喜歡就好。」毛線大叔話並不多,但看得出來心地十分溫暖,大概是那種面冷心熱的人。此時見莉莎手上拿著紅毛線,又看到身旁站著一臉好奇探究的清俊少年,心下了然,卻不似賣魚大嬸那樣八卦,只淡淡地建議道:「如果也是要織外套的話,深紅色是很棒的選擇,可以配以深灰色,記得,要暖灰。」

「好的。」大概是命中莉莎心中所慮,她一臉認真地默念了一次,記了下來。

「上次妳買來織給妳父親的那個深灰就不錯,不過應該不夠再織一件?我拆半捲給妳?」

「不用那麼麻煩的!我可以買整捲的。」莉莎急忙搖手,手上的菜籃也沉甸甸地晃著,毛線大叔看了眼菜籃,馬上不贊同地看向羅伊。

羅伊馬上就意會了,但他也無奈,莉莎一路上說什麼就是不肯給他提啊!

大叔可能是也想到了莉莎大致會有的反應,難得多話了一回:「莉莎,妳提那麼重,一個大男孩走在妳身邊兩手卻是空的,會害他被斜眼的。」

莉莎一驚,還沉浸在毛線的話題裡,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大叔說的是羅伊,一瞬間手足無措了起來,羅伊見機行事,自然而然地將菜藍接了過來,笑著安撫莉莎:「繼續挑吧。」

莉莎也不敢再要回來,隨即就放寬了心,埋頭挑挑揀揀了起來,一邊與毛線大叔交換織毛衣的心得。

 

而拿著莉莎裝滿了食材的籃子,羅伊心裡有些發緊,剛才拿過來那一瞬間的重量竟然也讓他的手重重地被往下一扯。好像,他好像第一次具體地認識到,莉莎平常理所當然駝著的重擔的一部分。

 

 

04 濕漉漉的倆手

 

這一趟逛下來也買了不少東西,就算莉莎想要全部自己提著也是有大難度的,大概是因為今日有羅伊一起出行,才不知不覺買過頭了。

於是理所當然地,羅伊提了大部分的東西,莉莎也抱了一大袋日用品,進到家裡後,本想再藉機罵人的老霍克愛看到兩人千辛萬苦的樣子也瞬間發作不起來,只哼哼兩聲回書房了。

莉莎與羅伊對視了一眼,兩人都笑了。

 

不過羅伊也不敢再放肆,做晚餐的時候沒再纏著莉莎,而是乖乖地回到客廳繼續讀書。又專心了好長一段時間,廚房終於慢慢地傳出香味了,羅伊從書中回神,突然摸到口袋裡的髮夾,又看了眼被束之高閣的那個籃子,腦中靈光一閃,瞬間又神清氣爽了起來,歡喜地再度投入到書裡。

因為剛添置了很多食材,今天的晚餐也十分豐富。老霍克愛一整天基本上算是心情不錯的,平常少食的他也難得多吃了很多,莉莎看在眼裡,開心得連吃飯的時候嘴角都平不下來。

而羅伊呢?他看著莉莎俐落的金色短髮,正暗暗忖度著,什麼樣式的髮夾適合她呢?

沒錯,從一開始羅伊跟莉莎借了那些女孩子的東西,說是要鍊金術演練的,無非就是因為計畫著送莉莎禮物,想藉此先了解一下莉莎的喜好罷了。

不過他倒也沒有說謊,羅伊的確是打算用自己日漸精熟的鍊金術做一件東西送給她。如今已經大致確定,就是髮夾了。

 

晚飯過後,羅伊幫著莉莎一起洗碗,關於這點,老霍克愛是沒有意見的。他不擅長做家事,又極心疼自己的女兒得天天這麼勞累,終於來了個態度積極的徒弟,暫且不管他積極的方向是什麼,總之只要願意幫忙莉莎做家事,老霍克愛是樂見其成的。

聽到二樓的書房門關上,羅伊終於鼓起勇氣,卻一臉輕鬆地問道:「莉莎,今天聽賣魚的大嬸說,妳之前提過我......都是說我什麼啊?」

莉莎手一抖,差點沒把碗摔破。

兩個人都被這個小動靜嚇了一跳,只僵硬了一下,羅伊照常洗碗,莉莎則是頭也不敢抬,話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其實羅伊也緊張,要是莉莎肯看看他,也會發現他的臉也有些漲紅。

終於,碗全部洗完了,沒有理由不說話了,莉莎將那些比平常還要洗得乾淨兩倍的碗一一放回碗槽裡,心裡咚咚咚地打著鼓,羅伊看她拿碗的手抖得厲害,擔心她會真的將碗打破了傷著自己,便大手一握,握住了碗,也握住了她的手。

與平時的溫暖乾燥不同,此時兩人的手都濕漉漉的,又多了一分一起做過家事的親密,羅伊握著她的手,將那最後一個碗一起放進碗槽,另一手拿起布巾將兩人的雙手擦乾,便牽著她,走回客廳。

一站定,莉莎實在是害羞到不行,微一掙扎,羅伊就下意識地鬆開了她。

「...」羅伊看著莉莎縮回去的手有些怔忡,心底第一次懊悔自己對待莉莎太過小心翼翼,因為不願驚擾她半分,所以連牽手都強硬不起來。

 

兩個人都沒再多說什麼,互道了晚安之後,就各自回房了。

 

 

05 刻在我的骨頭裡

 

鍊金術考試在即,羅伊全神貫注地做著最後衝刺,而莉莎也一如既往地忙著,忙自己的學業,也忙著照顧家裡兩個大男人。

偶爾,羅伊還是習慣性地從書中抬起頭,總是能在十秒內確定莉莎的位置。可能在樓上忙著,如果剛好也在一樓,這個時候,羅伊就會看看莉莎一刻沒坐下來的忙碌背影,給自己充會兒電,再全心投入書中。

或許莉莎沒有發現,羅伊亦沒有察覺,她的一切,早已被羅伊親手,一刀一劃地刻到了骨子裡,窮極一生都抹不掉,並將隨著歲月慢慢累積。

這樣的深刻,使羅伊獨自去從軍的那幾年,都能輕易地回想起這段時光;也因為這份深刻,在看到莉莎那雙殺過人的疲憊眼神時,心裡的痛,就如削骨一般。

 

夜裡,莉莎照例在睡前打毛線,深紅色的毛線一根一根地被她的手指纏繞到棒針上、織成了厚厚的一塊布,映在她的眼裡,像是一簇溫暖的火光跳躍著,不知疲倦。莉莎準備換顏色時,才發現大部分的鈕扣放在被老霍克愛沒收的小籃子裡了,隨即沒有猶豫,走到父親還亮著的書房門口,敲了敲門。

「這麼晚了還沒睡?」老霍克愛詫異地問,口氣裡沒有任何責備,與面對羅伊時相比,看著自己的女兒時,雖然面癱,但說話的語調實在是溫柔得不像話。

「爸爸,我需要我的鈕扣,可以跟您借櫃子的鑰匙嗎?」

饒是老霍克愛是個聰明人,聽見這話也想了一會兒,才不可思議道:「我沒收到妳的東西!?」

「是的。」莉莎有些忍俊不禁,「最近沒什麼用到,都忘了跟您說了。」

「羅伊幹嘛拿著妳的東西?」

直覺馬斯坦古先生要做的「額外的鍊金術演練」大概不在父親指派的功課範圍內,不敢多說,但又不會說謊,只好說:「馬斯坦古先生跟我借來看的。」

「好吧好吧。」或許是懶得再探究,也或許是知道從女兒口中大概問不出什麼名堂,老霍克愛很快就拿出鑰匙交給莉莎:「別太晚睡,知道嗎?」

「嗯,謝謝爸爸!」莉莎不敢上前去抱他,只開心地雙手握了一下父親,便很快下樓去了。

 

看著被關上的書房門,老霍克愛有一陣子回不過神來。他拉開平常總是上鎖的抽屜,拿出被細心保存在雕花木框裡的照片,懷念地紅了眼眶。

 

莉莎不知道自己對羅伊是什麼感情,只確定,這份感情一定是純粹、沒有一絲雜念的。與面對父親時雖然全心依賴但更多的是害怕失去的情緒相比,面對羅伊時,她就像沉到了溫暖的海水中,貪戀著那份溫暖,全然不去想窒息的可能。

她不知道自己對馬斯坦古先生是怎樣的感情,只知道,因為太純粹了,只要一用力,就會變得深厚。

更不用說,她是用盡心力在對他好。

 

考試結束後,羅伊儘管被放了一個小假,但他很快又投入到另一波忙碌當中。

自然,就是他要送的那支髮夾。

十分慎重地,羅伊在草稿紙上畫了許多髮夾的設計圖與鍊成陣,尤其是那髮夾,像對待機械表一樣,羅伊將那髮夾所有可能的剖面與零件都畫了出來,一一輔以鍊成陣,還要找理想的材料,光是前置工作就忙活了好一陣子。

小籃子裡的東西全回到了莉莎的手裡,她也沒發現少了一支髮夾,繼續她的打毛線大業。雖然好奇馬斯坦古先生最近總是忙得不見蹤影,但又覺得沒立場問;期待爸爸能在某一次吃飯時開口問問,怎知老霍克愛放徒弟假也等於是給自己放假,才不會去管羅伊在忙什麼。

 

就因為這麼單純地好奇著,所以在這天晚上,兩人發現彼此都有禮物要送對方時,才會那麼驚訝。

當然,老霍克愛已經回了書房,羅伊幫忙洗碗之後,終於找到機會,將製作多時的銀製髮夾拿了出來。莉莎驚訝地捧著髮夾看著,樣式十分簡單,但要做這麼小巧精緻的物件對當時的羅伊而言卻是鍊金術上的一大挑戰,莉莎自然是知道羅伊這幾天有多辛苦,但沒想到是為了這個,眼眶都微微地紅了。

羅伊笑著替她別到髮上,髮夾上銀製的小蝴蝶瞬間像活了一樣,停在莉莎的髮間閃著微光,莉莎感動到不知如何是好,忍不住雙手緊緊握住羅伊的手,那是她表達感激習慣的動作,但對羅伊而言,卻是莉莎第一次主動握住他的手。

正當羅伊要說些什麼讚美的話時,莉莎卻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鬆開他跑回房裡,過了一下子,莉莎就跑了出來,懷裡滿滿當當地抱著一大塊布。羅伊接了過來,在莉莎眼神示意下攤開,才發現是一件厚針織外套,是那天在市場,令他難以忘懷的深紅色。

只是他一直以為這個顏色是織給女孩子的,沒想到莉莎按照毛線大叔的指示配色過後,穿在羅伊身上只更顯出了他的雋雅。

但...就是寬鬆過頭了。

「這...對不起,我下意識照著爸爸的尺寸做了,我再拿去改緊一點...」

「不用了。」羅伊攏著略寬的袖子,倒顯出了一分孩子氣,他笑著寬慰:「我還會繼續長高,這樣以後才能繼續穿啊!」

「是嗎?」莉莎微微歪頭,髮上的小蝴蝶就像跟著她的動作跳躍一般,使莉莎整個人都更輕盈可愛了起來,羅伊看著,終於禁不住自己心跳加速,拉開寬鬆的針織外套,將莉莎抱進懷裡。

 

直到將她擁入懷內,羅伊第一次嘗到這種滿足踏實的滋味。

「暖嗎?」

「......嗯。」可以想像出莉莎的臉有多紅。

「都是因為妳。」羅伊的下巴抵在她的髮頂,「謝謝妳。」

 

不知道是因為厚厚的針織衫,還是因為莉莎,總之這個懷抱柔軟得不可思議。

莉莎沒有發現,但羅伊已經清楚地察覺到,莉莎已經一針一線地,將她這一生的溫暖,都刻到了羅伊的骨頭裡,不求回報,但令兩人都痛著。在遙不可知的未來裡,只要兩人不能相擁,就得承受這噬心的痛楚,但他們卻甘願看著彼此一年一年沉淪,甘願承受著對方生命的重量,用最沉默的方式訴說著這份入骨的感情。

 

至痛,卻也在此刻美好。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總算是趕上611,佐莎日快樂!!!!!

大家好,這裡是琴影。

真的是好久好久沒有打過「老霍克愛」這四個字了,好久沒有寫修行時期的他們!天啊這份純粹的溫馨,實在是太久違了,我自己也邊寫邊被治癒(艸)小莉莎實在是太可愛了,而且兩個人可以肆無忌憚(?)地放閃,我真的好欣慰(?)

這篇,如你們所見沒有什麼主題,就是一路暖暖暖到底,送給正在期末的各位與我自己,希望在611這天能夠吃飽喝足,再打起精神繼續奮鬥!!

當然,除了因為佐莎日一定要甜文之外,實在是因為沒有主題的文比較有可能在短時間之內飆完(羞愧),我已經趕報告趕到不知今夕是何年了,又要考試,我的天啊(抱頭)

 

最後一段,之所以說兩人都痛著,是因為兩人後來都從軍了,不能相擁即不能相愛,羅伊心疼莉莎已經早早將一生的愛情都給了羅伊,而莉莎亦然。兩人相愛而不能相擁,卻甘願一直就這麼痛著,也要保護彼此,當然是至痛,但也是世上最美好的感情。

 

就像我們對佐莎的愛一樣QDQ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6.06.11 (SAT) / happy ROYAI's day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viviantyh
  • 611快樂~嘻嘻就知道今天會有新文看xdd
    不過這篇怎麼比較像214多於611xdd大把大把的糖 甜死了:3
    求學時期的佐莎好含蓄噢看得我都面紅了 誰猜到羅伊長大後變了個大變態(誤)
    害羞的莉莎好可愛:3
    就喜歡佐莎痛著但又愛著的感覺<3所以your bones就是刻骨銘心嗎
    加油啊大大 下回見:3
  • 611比214重要XDD!!(無誤

    your bones這個標題就是想要營造出刻骨銘心的感覺沒錯,是我在聽歌時偶然看到歌名想到的(艸)歌名就是your bones,內容是關於堅持夢想堅持理想,我覺得很適合佐莎,但這篇文完全跟理想無關,只是單純用了歌名當標題,現在想想有點可惜QQ

    可是可是,如果要寫跟那首歌有關的內容的話,這篇就不能大撒糖了啊!!(重點誤
    其實我不應該用your bones當這篇的標題的...但我真的好喜歡這個詞組QQ

    所以還是用了(不要任性

    琴影 於 2016/06/12 22:58 回覆

  • 燕野
  • 好甜XD
    好久不見囉~(揮手)

    雖然他們之後的發展很痛心,但他們的前段就是盡量放閃加多糖囉XD
    但,這就是他們。
    就像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愛你卻不能將妳緊緊抱在懷裡(?)。

    很開心在這611的日子裡還能看見喜愛RR的小琴影繼續分享對他們的喜愛(笑)
    也謝謝您能繼續寫好文供我們欣賞囉~♥
    繼續加油,當然~課業也是。
    但不要讓自己太過勞碌,記得要休息~(笑)
  • 燕野大好久不見!!!!!!!(撲)

    每次寫修行時期就是大撒糖的時候,此時不甜更待何時啊QAQQQ
    我也很開心在611這天看到燕野大終於回來了(我有看到您柳花樓的回覆)QHQ!!
    每次都好怕點開您的網誌時會看到網誌關閉中......
    還好,您還在♥(人家本來就在

    燕野大也是,要抓緊時間休息!雖然連假過了......

    要正式進入期末了......(遠目

    琴影 於 2016/06/12 23:03 回覆

  • 魚哥
  • 我吃飽了謝謝招待
    剛剛看了P網那篇又看了這篇611的我實在是太滿足了好幸福OHQQ

    純純的愛實在是太可愛了,青澀的模樣讓人不知不覺嘴角上揚好幸福(///▽///)
    後面提到的痛,就是因為痛才能將佐莎的愛襯托得更有深度,也更加刻骨銘心,我們才如此死心踏地的支持著他們。

    期末將近大家都要好好加油了,也代表著快放假了!!
    可是對我來是說,學生時代將離開我(哭奔
    但不論如何我還是會繼續等文更新的OHQ(坐
  • P網那篇真的(///////艸//)(//艸///////)(///////艸//)(//艸///////)(///////艸//)(//艸///////)(夠了

    611就是要甜啊!!
    要不然平常的痛都補不回來了QQ(在說甚麼
    而且的確,現在想想,如果不是佐莎這麼痛,我們也不會喜歡他們這麼久;如果結局真的讓他們結婚了,我們可能就不會一直牽掛著他們了...
    總而言之,就是M啊(攤手)(喂

    只是喜歡他們的感覺真的好幸福喔,每次被佐莎萌到的時候都有一種大量血液直接灌到心臟跟腦門的感覺,不管是被痛到還是被甜到QHQQQ

    魚哥不要哭,別忘了你想要在出社會前做一件事(不要賣關子#
    我會期待的!!!
    也會持續更文餵魚哥(餵魚?
    --雖然似乎離年更不遠矣--

    琴影 於 2016/06/12 23:21 回覆

  • 哺嚕哺囉
  • QAQ
    好久沒讀佐莎文了,還是一樣的感動跟激動!!!!
    真的很喜歡這種深刻的羈絆還有痛著又愛著的感覺呢
  • 謝謝大大的留言~

    佐莎永遠愛不夠!!

    琴影 於 2016/07/09 16:21 回覆

  • Fah
  • 好喜歡琴影的甜文,看完覺得心裡暖暖,
    修行時期真的是腦補好物!
  • 謝謝您的喜歡與留言!

    修行時期大愛!!

    琴影 於 2016/07/15 23:46 回覆

  • Anna
  • 感想是:好~青~春~
    那種若即若離、戀人未滿的感情真的很甜耶
    我個人想像羅伊跟莉莎在修行時期是互有好感,但沒有進一步動作的那種關係啦,不過這種甜甜的感覺也很不錯!

    羅伊選擇從軍果然是轉捩點。如果羅伊當時選擇繼續在老霍克愛門下修行鍊金術,說不定羅伊會成為一名學者也說不定,與莉莎也能繼續維持兩小無猜的感情吧。

    總之,純純的愛真是太美好了❤️
    希望下篇文也是甜甜的~大大加油




  • 謝謝您的留言~
    真的很青春呢,其實我也很少寫他們修行時代有到像這篇情感這麼明顯的,果然當時是因為611的關係呀XDD
    再加上被期末摧殘,整個只想要寫甜(艸)
    佐莎要是能有純純的愛真的只能發生在修行時代了啊...當時我寫這篇真的是寫到最後忍不住想,還是不要完全甜到尾好了......(灑糖灑到心虛)最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XD

    謝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加油的~

    琴影 於 2016/12/14 01: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