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她的暗號,是他孤獨的棋局。

 

 

 

01*

 

「這兩個編號?」法爾曼沉吟半晌,「上校,雖然我看過很多資料,但是這兩個號碼我是真的沒什麼印象。可以確定的是,這個編號的範圍會被放在中央圖書館中。」

「是嗎。」

「上校,何不去問問榭絲卡?她一定知道的。」

「不,這兩個編號目前不能外洩。」羅伊的鋼筆規律敲著桌面,「沒關係......我可以去找找......仔細點一定能翻到的。」

法爾曼的視線不由得被鋼筆吸引住,原本因為第一次給不了上校想要的情報而羞愧的他,腦裡慢慢找回一絲清明。「您說,不能外洩?可是這兩個編號不是在圖書館的公共閱覽區......」話才說到一半,法爾曼突然噤了聲,猛地抬頭看上校,「這兩個編號是?」

羅伊卻在此時站了起來,「留意一點,不要動員到小隊其他人。你不知道很好,代表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看過這兩份文件,我只要知道這點就夠了。」

「不要動員到其他人的意思是......」

「意思是,一切聽我的安排,你也是。」

 

依照法爾曼給出的編號範圍區域,莉莎給的這兩串編號可以代表兩種意義:公文編號、與書籍代碼。這兩者並不互相衝突,軍部有一個部門是面向大眾的,大量出版宣導政府政策、鞏固政府門面的書籍,要撰寫並出版這些書,都得要先經過軍部審核,自然就會有相對應的公文。並且其出版成功的書籍的代碼,以及原公文的編號,通常會一致或相近,以利於事後回頭追究責任。

會放在公共閱覽區,且並不被大部分的軍人看過或留意過,只有一個可能:裡頭的內容基本上沒有涉及軍情。

沒有意義又可以公開的公文,大致可以推論出內容,不外乎是一些軍部對民眾的安全宣導,或者是為了提升軍部親和力的、一些無傷大雅的小故事。

 

 

-

 

「對了...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拉斯多靠在總統府後花園的柱子旁甩弄著新拿到的寶貝皮手套,邊與變身過的恩維交換情報。「庫拉多尼呢?」

「天啊,妳終於想到他了?」恩維擺出一個誇張的表情,「你們以前可是形影不離的最佳搭擋。那什麼......極端的搭配?智將與癡呆?總之挺合父親大人胃口的。」

「還真是,我們又不是漫才組合。」拉斯多吹著臉上的黑紗,恩維則是笑著接話,「所以,我很驚訝妳在復活並無所事事了那麼久後,直到今天才想到他。」

「無所事事,說得真難聽。還有古利德復活的事,我也覺得很匪夷所思。」拉斯多點著嘴唇,「慾望...最強之盾。難死又難搞,父親大人既然已經殺了他,現在又要他做什麼?」

「他已經失去以前所有的記憶了。」

「失去記憶...這與記憶有什麼關係?」拉斯多沉吟,「離經叛道的本性是抹消不掉的。」

「本性?哈。」恩維拍了一下手,「哈、哈。」

「怎麼?我錯過什麼好戲嗎?」拉斯多扯起一絲笑,即使隔著黑紗,她還是分明看到了恩維眼中的輕蔑。

「本性是抹消不掉的,虧妳說得出這句話、虧妳還敢說古利德離經叛道。妳要不要猜猜現在最難搞的是誰?就連古利德都乖乖地守在地下水道打老鼠。」

「是啊...就連恩維都乖乖地遵照著父親大人的意思,三不五時地就來關心我這個深受父親大人寵愛的孩子...」

「......」恩維的眼角毫不客氣地凸起一根青筋,「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死老太婆。」

「已經從阿姨,變成死老太婆?很好。」拉斯多笑得更歡,「欸、不對,恩維,好歹我現在入住的是一個新鮮的肉體,霍克愛,妳幾歲?」

 

......實在不想摻和他們的鬥嘴,但為了讓對話繼續下去,莉莎只用她們相連的神經粗略地回道:「25。」

 

「二十五歲。」拉斯多愉快地雙手交合。

「還能秘密對話啊,女人愛搞小圈圈的天性真是恐怖。」恩維不屑地冷哼,「小圈圈...可以勝過一切呢。」

「恩維,你也是本性不移,我很高興。」拉斯多滿足地深吸了一口氣,「忌妒如此醜陋,你果然還是我們之中個性最劣等的。」

瞬間,恩維周身都發出了紅色的閃電,原本穿著的軍靴已經蛻成臃腫的綠色肉塊;而拉斯多也毫不客氣地預備好尖利的指甲,只待時刻到來化身為刃。兩人一觸即發,莉莎終於適時地發話:

 

「請稍等一下,兩位。」莉莎冷漠地說:「雖然我現在眼前也只有噁心的綠塊,但我不確定總統夫人是不是正看著。」

 

「妳居然願意說話。」拉斯多驚喜地說,同時也知道必須由自己來接莉莎的話,否則只會加劇恩維的爆走,「我都忘了這裡不是父親大人的房間了。」

「呿。」聽到拉斯多搬出父親大人,恩維才甘願停止已經進行到一半的變身。

「恩維,」拉斯多的語氣難得的和緩,「庫拉多尼呢?」

「妳先告訴我,為甚麼要騙我們霍克愛還活著的事,我再考慮要不要告訴妳。」

「連父親大人都沒問,你又有什麼立場過問?」拉斯多沒有正面回答,「說實話,你認為我撒的這個是漫天大謊嗎?」

很明顯......不是。要辨識霍克愛有沒有活著,實在是太簡單了。普萊德之前的做法還稍嫌過分,幾乎是在已經定罪的情況下給與拉斯多的懲罰,而非試探。

恩維不願意順著她的話答,「所以你是抱著什麼心態說謊?」

「嗯......想看天真的人類垂死掙扎,而答應了她,大概是這樣。」拉斯多突然一拍手:「糟了!這麼說,可能會惹霍克愛生氣呢。」

 

恩維終於滿意地離開了,走之前隨便交代了一下庫拉多尼的去處,但還是沒有提到古利德的事情。

 

「索拉莉絲!」大總統夫人從走廊的末端快步走了過來,「我都看到了!」

 

 

 

02*

 

羅伊只猜對了一半。

他的確在圖書館的公共閱覽區找到了其中一個編碼,無傷大雅的小故事,是軍方出版的期刊。這份期刊的內容還被另外出版成書,裡頭一字不漏照抄,書名為...《亞美斯多利斯 之 領導者軼聞》。

現在他手上拿著的有三分資料,分別就是原版公文、軍部期刊以及那本書。

而另一個編號,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既沒有在公共閱覽區,也不在地下室的刑事紀錄資料庫裡。

「如果是這本書的話,我有看過喔。畢竟是在講大總統的趣聞。」法爾曼拿過領導者軼聞翻閱了起來,「這本期刊我就沒有印象了,家裡有訂過軍部期刊,但是在這個刊號之前我家就撤訂了,內容太過虛偽。」

「這些我都看完了。」羅伊疲憊地一手蓋住臉,「都是政府做給人民看的,想製造出第一家庭和樂融融的假象,裡面滿滿的官方說詞。甚至還有採訪大總統與其夫人的認識過程、發現第一夫人不孕時的辛酸,以及他們攜手走出悲傷,決定領養遠房親戚的孩子...都是些屁話。」

「的確,看不出有甚麼有價值的情報。」法爾曼放下書,又拿過公文與期刊比對了起來。

不過,既然是莉莎冒險留下的,必定存有深重的意義。羅伊將從那天之後就一直放在口袋裡的仕女手套拿了出來,內裏的暗號已經被他抹掉了,外表依舊潔白如新。他摩娑著,看著這副手套,就像是看著中尉一樣...不過,拉斯多怎麼會願意讓她留下暗號給自己呢?

她們倆人,難道不是敵人嗎?抑或是說,中尉其實有能力搶回身體的自主權、壓制拉斯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上校,我這裡也沒什麼收穫。」普雷達走進辦公室,也是一臉疲倦。雖然能按著編號找,但在資料種類繁多的軍部裏也如同大海撈針,這其中還不能排除公文順序放錯或者缺漏的可能性。「到底是甚麼資料?」

「原來普雷達也知道了嗎?」法爾曼從期刊抬起頭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合力...」

「不要急。」羅伊依舊下意識地摩娑著手套,一掃疲態坐直了身子。「關於這件事,你們每個人的行動一定都要分開。我說過了,我會一一安排,你們任何人都不要就這件事有任何討論與交流。法爾曼,維持現狀;普雷達,停手。從現在開始,你們兩人都從這件事暫時脫身,直到我的下一個命令。懂了嗎?」

「...為甚麼,明明是這麼公開性的資料...」

「知道了,上校。」普雷達無奈看向法爾曼,示意他別再嘀咕。「看來,另一份找不到的資料十分危險啊。」

「大概是。」羅伊點了點領導者軼聞的精裝封面,「而這份,說不定也藏著甚麼密語。」

「上校,雖然這麼說有些無聊。」普雷達頓了頓,「可是,您還是別太累了,您這樣等於是一個人扛著所有事。」

中尉在的時候,他從來都沒有擔心過上校會一人扛下太多事而累倒。因為中尉一定知道所有的事情、無論大小,她都會義無反顧地與之分擔,從旁協助。

然而現在......普雷達又再一次意識到,中尉的存在無法被取代;而中尉若是消失,那那個分擔上校重擔的人就只能永遠從缺。

「我知道。這件事不會拖太久,也不能拖。」羅伊又看向手套,露出了淺到看不出的微笑,「等事情有了一點眉目,我會將現在所不能說的事情通通告訴你們。屆時,也就有你們忙的了。」

二人聞言總算鬆了一口氣。他們齊齊行一個標準軍禮,普雷達心中正熱血地燃著,突然他終於發現上校一直拿著一副白手套,起先一直以為是發火布,現在一看才發現那副手套明顯不是上校的尺寸。

......到底該不該問啊?

就在他躊躇的時候,小隊中讀空氣技能最低下的法爾曼也發現了手套,毫無一點心理障礙地就開口問道:「這不是您的手套吧?是中尉的嗎?」

「嗯?」羅伊抬起頭,扯出一個微笑:「是啊,幾年前送給中尉的。最近無意間找到了,看起來沒怎麼在戴呢。」

「是啊。」法爾曼也跟著微笑,語氣裏頭有著安慰。「看得出來中尉很珍惜這副手套,保存得很乾淨。」

羅伊已經沒再回應,因為法爾曼的問話而心驚膽跳了一陣的普雷達看著,也跟著寬慰地稍稍鬆下肩膀。上校他...提到中尉時的反應愈來愈平靜了。

不像是之前炸了墳墓、要他們「繼續前進」時那樣,全然的決絕,背後則是壓抑著欲爆發的癲狂;現在這樣,平靜底下顯而易見的哀傷,雖然令人心痛,卻也能讓人相信,他正在朝著正確的路上慢慢修復中。

更何況,中尉還沒死啊。一切都還有機會挽救。

 

為了避免思緒陷入膠著,羅伊將暗號的事情暫時放在一邊,開始處理手邊的公文。

「上校。」看見羅伊已經開始工作,普雷達出聲提醒:「沒記錯的話,您右手邊那份快過期了,最好事先處理。」

「知道了。」羅伊拿過那份公文,大致看了眼標題,「有摘要嗎?」

「抱歉、我來不及做...」

「沒事。畢竟你之前還被我派去找資料...」要開始忙碌了,羅伊將莉莎的手套拿起準備收進口袋,突然,他看著手套頓住。

 

右手邊那份快過期......右手邊...

為甚麼,暗號要分別寫在左右手?

 

他急忙將手套又翻到內裏,一臉驚疑,難道還有他漏下沒察覺的!?

但是除了糊掉的一片黑痕,已經沒有留下別的東西了,所以真的只有那兩串編號,並且與左右相關。幸好,他還記得當時記下暗號的順序。

法爾曼與普雷達再度被上校的動靜吸引過去,此時,菲利拿著一本書走進辦公室,小心翼翼地將門給關緊鎖上。「上校,這是中央圖書館剛被還回來的書,編號與您給我的那串號碼一樣!」

「拿來給我看。」羅伊接過菲利拿進來的書,不是公文,而是一本小說,書名為《永遠停駐於聖光中》。

「菲利也參與行動了!」法爾曼欣喜地說道,換來普雷達從後方猛拍了一下頭,這個笨蛋,轉瞬間就忘記上校剛才交代過的「你們任何人都不要就這件事有任何討論與交流」啊!

不顧法爾曼吃痛的無辜表情,普雷達不作聲地看向上校與站在他面前的菲利,稍稍理清了上校分別下達的工作分配:先藉由法爾曼閱讀過大量資料的大腦鎖定幾個可能的區域,再接著做分配。自己是軍部資料庫找出原始公文、上校負責找圖書館的公共閱覽區與圖書館地下室的刑事紀錄資料庫、菲利則是守著圖書館的借書與還書處。

菲利聽到法爾曼的話也有些驚訝,他亦被下達了「不要動員到小隊其他人」的命令,但現在看起來,分明是小隊裡所有人都參與其中,只是被上校一一隔離了行動,為甚麼要這麼做呢?

「你們,誰有看過這本書?」羅伊將《永遠停駐於聖光中》拿在半空中,除了菲利,普雷達與法爾曼都點了點頭,法爾曼先發話:「我看過這本小說,不過並不是軍部出版的,所以...」

「原來如此,因為是民間出版的書,所以你沒有留意過編號。」羅伊點了點頭,「那還真是巧了,居然也被我們矇到,能在中央圖書館中找到這本書。」

「因為這本書很經典啊,」普雷達接話,「這本小說是改編自真實案件,而且是大案。據說當時要出版這本書之前,還被軍方擋了幾次,最後這本書的作者妥協增加了很多對軍方有利的劇情才得以出版。」

「也就是說...這本書有被軍方介入過...」羅伊將手指屈起抵在唇邊思考著,「改編自真實案件,所以這本書的故事應該也有相對應的那份案件的歸檔資料?只是,之所以不給那個真實案件的公文的編碼、而是給了我這本小說的書籍編碼,是因為重點不是『案件』,而是小說的『故事』...會與《領導者軼聞》的編號相差不少,是因為軍部將這本小說列為替當年的軍方耀武揚威的『文宣品』,再加上避嫌,所以必須依舊由民間出版,而不是軍方。」

「也就是說,這兩串編碼的共同點是『政府的文宣品』?」

「是的。只是,要我找到這兩份文宣品,應該與其中的案件無關。」依照中尉的個性,會選擇給書籍編號而非公文代碼,是為了不讓上校長時間逗留在資料庫中引人懷疑;而政府的文宣品通常都是真實性低下、重在門面的資料,所以從中追究案件一點意義都沒有。也能映證剛才的推論,小說的重點不在案件。綜上所述,《領導者軼聞》無庸置疑是在講大總統一家的事情,只是羅伊現在還沒有得出甚麼結論;但是《永遠停駐於聖光中》重點則不在軍方,所以應該著重在故事內容,從中找到隱喻。

小隊的人都安靜地看著上校思考,不過一會兒,上校撕下一張紙,在上頭寫上:

右手(right)→《亞美斯多利斯 之 領導者軼聞》

左手(left)→《永遠停駐於聖光中》

 

「甚麼意思?」普雷達問道,「左右手?」

「先別問。讓我想想,這其中一定有甚麼關聯性。」羅伊盯著紙面看,喃喃自語。「等等...永遠停駐...停駐(stay)......」

 

離開(left)↔停駐(stay)。

 

“left”除了「左邊」的意思之外,還有「離開」的意思,與「停駐」正好是相反詞;再加上莉莎是將這本書的編號寫在「左手手套的反面」,更可以從中佐證這個推論,也就是「找出與『left』相反詞彙的相關資料」,『left』的相反可以是『右邊(right)』,也可以是『停駐(stay)』;而手套本來就分成左右手,所以前者沒有意義,那就只剩下後者這個可能。也可以間接證明:莉莎要他找的,的確就是《永遠停駐於聖光中》這本小說,不用懷疑自己找錯。

那麼同理,就可以用這個推算法,來找出《領導者軼聞》中,莉莎想要傳達的到底是甚麼了...

 

 

-

 

「索拉莉絲!我都看到了!」安琪疾步走了過來,滿臉笑意,「怎麼讓那位軍官走了?我本來想要他進來喝一杯茶好好聊聊的。」

「...為甚麼要請他喝茶?」

「妳以為我不知道嗎?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找妳了對吧?」安琪笑得有些促狹,「身為妳的好友,當然得好好替妳把關啊!」

「安琪,妳誤會了。」索拉莉絲無奈地笑著挽住安琪的手臂,與她一起離開後花園。「我們不是那種關係。也沒有那個意思啦。」

「不是那種意思還老是在後花園幽會?而且妳的這副皮手套也是他送妳的吧?看妳這麼珍惜的樣子,真以為我不知道這代表了甚麼嗎?」安琪有些惋惜地嘆道:「剛剛太慢發現他了,要不然也不會讓他走!」

......還真是幸好妳太晚發現他了,要不然妳非得嚇到暈過去不可。

 

「這次又是冷靜的妳立功了,霍克愛,幸好妳及時阻止了我和恩維。」拉斯多用互連的神經給予讚許,等了好一會兒,卻不見霍克愛的回音。「怎麼了?該不會真的在生氣?因為我剛才說『想看天真的人類垂死掙扎,而答應了她』?」

「不是,」霍克愛淡道,「我是在想,上次在參觀軍部資料庫時看到上校在裏頭睡著了,不知道他到底是在查甚麼。」

「妳在擔心妳設下的暗號?」

「是的,上校會繼續在軍部資料室裡查資料,只能說明他還沒有發現暗號。因為我給的是編列在圖書館裡的政府文宣品,其中還有一本小說。」

「我現在還是不懂,為甚麼是給小說?想要把『那個』警訊傳達給上校的話,有專門記載『那個』的神話的書籍吧?不怕上校誤以為妳是要他徹查當年的案子嗎?」

「不怕。上校會懂的,而且那本小說也算政府文宣品之一,與《領導者軼聞》放得比較近。如果是直接給一本『那個』的神話的編號給上校,恐怕上校才會因此誤會我是要他徹查當年的案子。」

「反其道而行啊...而且因為是文宣品,所以更能理解不是要看『案件』,而是要看『那個』的故事內容...」

 

 

「索拉莉絲,怎麼了?都不說話。」安琪關心地問她,「在想甚麼呢?」

拉斯多與莉莎一頓,這種情形愈來愈頻繁了--安琪變得敏銳了。她們想起上次在軍部參訪,安琪那高高在上看著索拉莉絲時晦暗不定的表情,再加上她總是能捕捉到索拉莉絲過分沉默的瞬間,以及早些以前,莉莎與拉斯多的語氣轉換。這些都說明,安琪其實並沒有打從心底信任她,她會「關心」每個索拉莉絲沉默的瞬間,代表著安琪想要知道索拉莉絲心裡在想甚麼--這是變相的監視。

拉斯多與莉莎可以確定,大總統與普萊德都不可能指使安琪來監視她,前者是因為他一心要妻子脫險、而後者有「傑利姆」這個身分,根本不可能指使母親。

所以,是安琪自己要監視她的?拉斯多想,這應該還不到「監視」的地步,而只是初期的擔心與懷疑。大概,安琪自己本身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否則,監視的意味太明顯,身為軍人的莉莎以及拉斯多不可能不會察覺。

看來...能利用大總統夫人的時間也不長了啊...

「沒有。對了安琪,妳有看過《永遠停駐於聖光中》這本小說嗎?」

「有啊。那真是一件恐怖的案子。」安琪果然成功被吸引到注意力,「尤其是裡頭對於『人柱』傳說的描寫,更是讓人頭皮發麻......」

 

 

-

 

接下來,就可以用同樣的推算法,來找出《領導者軼聞》中,中尉想要傳達的到底是甚麼。

因為《領導者軼聞》的書籍編號是寫在右手手套的反面,所以一樣,也是找出“right”的相反詞。“right”除了「右邊」以外,還有「權力」以及「正確」這幾種意思。其中,「權力」並沒有甚麼相反詞可言,所以應該是「正確」的相反詞--「錯誤」。

要在《領導者軼聞》中找出錯誤的地方......?

總結這本書裡提到的內容,就是大總統與其夫人的認識過程、發現第一夫人不孕時的辛酸,以及他們攜手走出悲傷,決定領養遠房親戚的孩子。這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孩子的確是領養的沒錯,因為夫人不孕...

夫人不孕?可是之前他已經知道大總統是人造人,所以不孕的應該是大總統,而非夫人。只是為了領導者的威嚴,通常會串通醫生開假證明,將不孕症推給女方,這並不是甚麼稀奇的事情。這就是中尉所指出的這本書「錯誤」的地方嗎?

羅伊定了定神,翻到了採訪到夫人不孕那裡的內容,仔仔細細地將每個字都看過一遍。

「當醫生宣布我不孕的時候,我曾一度難過到不知如何是好,怎麼會呢?明明我的家族裡並沒有這樣的基因。幸好外子並沒有因此責怪我,還陪我一起從低潮裡振作起來,他還是一如當年初識時那樣的溫柔。雖然他說不介意,但我還是希望能有個孩子能繼承他的血脈,於是我丈夫就和我討論,要領養一個親戚的孩子...」

「那個孩子,我一眼就愛上了,他是那麼地像我的丈夫,不管是相貌、還是他的聰明伶俐,更重要的是,他乖巧懂事,與我們夫妻倆十分處得來...」

「真不愧是布拉德雷那邊的基因呢。」

羅伊猛地睜大眼,又將最後一句話好好地看了一遍:布拉德雷那邊的基因。

布拉德雷那邊的親戚?可是大總統從小就是孤兒被隔離培訓,「布拉德雷」也只是一個虛構的名字,怎麼可能會有親戚一說!

 

羅伊又看了一遍期刊,確定內容一模一樣...冷汗從額角流了下來,他卻反而露出了笑容。

普雷達等人看著上校的表情,隱隱察覺事情不妙,但同時也代表,上校已經解出《領導者軼聞》的暗號了。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全篇解暗號。寫完這篇頭好暈啊...而且用腦過度了肚子好餓QQ

這裡是一年之後終於更新JULIET的琴影。

以免跳太快有人看不懂,我已經盡量在正文中將解暗號的步驟條列清楚,如果還是看不懂暗號是怎麼解出來的,沒關係,不要糾結了(欸),你們只要知道這兩個暗號分別代表的是甚麼就好了XD

雖然羅伊目前只察覺到其中一個暗號是「傑利姆‧布拉德雷有問題」,但大家應該已經可以從文中的對話知道,另一個暗號是有關於「人柱」,是莉莎要給羅伊的警告。書名是我亂編的啊,千萬別當真了,而這本小說的故事內容我是借鑒了「鮫島事件」,一個由網路虛構而出的日本都市傳說,下一集會大略描述內容。各位,沒事別google這個故事來看,有點噁心。話先說在這裡了。

將暗號寫在手套裡,是莉莎選定了這兩本書之後,才想出來的能順便傳達附註的暗號方式。右手(right)對應的是錯誤(wrong)、左手(left)對應的是書名中的停駐(stay),莉莎知道上校找到這兩本書之後會摸不著頭緒,所以藉由將編號分別寫在左右手的方式解答上校的疑惑。小說之所以要提示上校書名(停駐),是因為莉莎知道上校看到是小說可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了,所以強調書名。不過由於法爾曼與普雷達剛好看過並且在場,及時告訴了上校小說是真實案件改編的,所以上校並沒有懷疑自己是否找錯;但這並不代表這個暗號沒用,因為必須先藉由小說發現了解暗號的規律,才能解開右手《領導者軼聞》的暗號。

正文中莉莎說:「不怕。上校會懂的,而且那本小說也算政府文宣品之一,與《領導者軼聞》放得比較近。」的確就是字面上的,因為放得比較近,方便上校一次找到,只不過莉莎沒有想到小說被借走了,害上校一陣好找XDDD

left 是 leave 的過去式。

然後你們沒有看錯,正文開頭上校問法爾曼那段,因為一開始沒想到這兩個編號是書籍編號,而不是公文,所以法爾曼給的情報除了「能在中央圖書館找到」以外,其餘都是沒用的XDD這兩本書分明一堆人看過,上校一開始還以為這是幾乎沒人看過的冷門文件或書籍,沒想到期刊沒看過是因為法爾曼家最後不爽訂了、小說不知道編號是因為不是軍方出版的XD總的來說,這兩本書法爾曼都看過了(沒看過右手的編號是因為那個是期刊的編號,而不是《領導者軼聞》的編號),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才引發了上校之後必須困難重重地操控部下找書。不過呢,這也代表解暗號是不會這麼順利的,總會有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嘛XD

夫人沒有黑化,但也沒有那麼單純。有個伏筆其實已經藏在第八集,只是有點隱晦,之後會揭開第八集埋下的伏筆。因為JULIET的連載橫跨太久,所以不得不稍微提醒XD

拉斯多回應恩維「想看天真的人類垂死掙扎,而答應了她」,是因為她不能讓恩維知道,莉莎當時真正想隱瞞的人是馬斯坦古而非人造人;另一方面,這也是拉斯多的真心話就是了,莉莎明白,但經過上校炸墳墓的事情之後,莉莎也知道自己的確太過低估上校的敏銳,所以並不會因為拉斯多說的話而生氣。

最後,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懂,為甚麼羅伊要隔離小隊每個人的行動,不准他們私下對這件事情進行交流?

下集會解釋,不過因為不是甚麼梗,所以先在後記說說。(況且下一集要出來不知道得等到何時)

其實很簡單,上校雖然得到了莉莎給的暗號,但他並不知道她與拉斯多的相處情況,只能暗自祈禱莉莎有能力壓制拉斯多。但如果不是呢?那麼這兩個暗號就不能說是莉莎給的,而是拉斯多給的了。如此一來,這兩個暗號就是人造人所設下的陷阱,畢竟羅伊並不知道拉斯多已經不那麼忠於父親大人。所以,羅伊必須步步為營,讓自己去最核心最直接的地方(圖書館)找這兩個編號,將旁敲側擊的工作留給部下,不讓他們交流也不讓他們知道內幕,都是為了保護部下。要不是因為急著解開暗號,而資料太龐雜,他甚至也不會讓部下與這件事扯上關係。虐一點來說,就是「就算可以藉由手套確定傳達暗號的人是莉莎,但上校依然不能斷定是敵是友」。原本莉莎已經將解暗號的工作難度降至最低,甚麼都替上校打點好了,沒想到不只頻頻發生意外,上校也因為不能輕信她,而多走了好幾步,暗示兩人的漸行漸遠......不過,因為追莉莎被炸那次住過院了,會有這種覺悟,也不能去責怪上校啦。

此刻的羅伊就像真正地下棋一般,嚴格規定部下只能照著他的命令一步一個動作,而不能各自發揮所長、按照自己的意識去替羅伊解開謎題。

所以普雷達才會說「您這樣等於是一個人扛著所有事。」

但是能夠解出這種靠靈感才能看出端倪的暗號,兩人的默契還是無庸置疑的。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

 

琴影 2016.12.03 (S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翟處
  • 哈哈...竟是一篇暗號,不知您是否寫得過癮XDD

    看解密是很爽的,尤其默契感爆棚的暗語
    還記得自己剛看動畫傳遞「傑利姆布拉德雷是人造人」時,激動得拍桌
    之後補漫畫時發現更精彩後,那中獎般的心情XDD,然後又有些遺憾原來整個過程沒有全部動畫化

    居然讓羅伊看領導者軼聞XD
    滿腦在想:沒發現錯誤之處前,認真在讀大總統軼聞的羅伊樣子的我...

    難道沒有人和我一樣覺得莉莎現在挺好的嗎
    自主的身體控制權,不死之身,聽話的人造人下屬XD,還可以陪自己聊天
    總覺得莉莎一直這樣聽人造人之間拌嘴,吐槽暗屬性的自身會變得更開朗說不定呢XD
    就是若想和上校獨處時則是個大燈泡這點相當糟糕...

    很好奇,『JULIET』會像是原著一樣很完整講到「集齊人柱」後的連載故事嗎?
    其實是我自身對於在您的設定下,威脅羅伊就範的情形會是什麼樣蠻期待的...

    話說自己是抱著「可以一口氣看完一個連載很開心」的心情才看這個系列的...
  • 大大您好( ´▽` )ノ

    寫得很過癮,也寫得很累啊。常常寫到一半發現bug,就要回頭去改,全篇終於寫完之後累趴在電腦前,然後下一秒又發現bug,趕緊抬起頭修改XDD
    所以寫完之後很有成就感呢~雖然,後記裡吐槽暗號吐槽得很高興XD
    這麼困難重重的解密,除了作者沒才華以外,也就是想寫出「原本以為我們的心永遠不會分離,但在經過那麼多事之後,我們之間的距離竟然在不知不覺間離得這麼遠了」的荒涼感。還有「就算不敢全然相信莉莎的情報,但除了保護部下以外,羅伊還是全心全意地投入解密,隻身赴險。」
    我也超級超級喜歡原作暗號那段!!尤其漫畫良心啊,將全程都畫出來了QDQ兩人在原著裡大概就是那個時候說了最多話吧QDQ原著暗號傳遞簡潔俐落,這裡則是想用拖沓來反襯羅伊對莉莎不得不抱持的懷疑。
    只是都顧著解暗號了,這篇幾乎沒有佐莎感情戲,所以讀者應該比較感受不出來我想傳達的氣氛,希望下集可以補回來。

    現況的確看起來是不錯XDD只是不穩定啊…看到聽話的人造人下屬我笑出來了XDD

    然後居然是這樣的心情打開這個系列的我對不起大大啊XDDDDDDDD(笑得太開心囉
    才開始解暗號,這只是前戲啊(被打
    敬請期待後續!

    琴影 於 2016/12/06 16:13 回覆

  • ...
  • 解密那段太厲害了,這個梗要我想我話根本想不出來
  • 謝謝您~

    琴影 於 2016/12/06 23:16 回覆

  • viviantyh
  • 天啊,好厲害的推理xd
    佐莎兩也太有默契了吧連對方的思維模式也兼顧到<3
    能做出這個程度的推理其實羅伊智商也蠻高的 反而漫畫有時候把他描述成長不透的孩子氣+童顏(然後讓莉莎帶小孩xddd)
    你說夫人不會黑化但我總覺得沒那麼簡單xdd 總覺得後來來個反高潮原來夫人也是人造人xddd
    總結看得很過癮的連載 雖然是等了一年啦xdd 期待下一期噢噢噢

    (PS心中暗暗悶納琴影是如何記得一年前設下的梗/伏筆orz)
  • 我就知道您會來看(笑)恭喜等到了JULIET~(還敢嘻皮笑臉
    ......抱歉啦。讓追連載的人久等了QQ

    是啊,尤其是莉莎,連羅伊會怎麼反應都摸得一清二楚,甚麼都幫他想得好好的,
    結果羅伊反而因為要保護部下的安全,而多走了很多路...
    莉莎要是知道了大概會感慨吧XD

    大致上我是邊寫邊想劇情,所以並沒有留太多梗,幾乎想到甚麼就在當下寫完(所以這是一個處在風口浪尖的連載);倒是暗號......其實我曾經忘記過(撫額)
    兩個暗號的確是一年前寫完第九集時就想好的,結果之後要寫的時候忘了其中一個,一直拖到最近,才想出第二個。(不過我沒有刻意地一定要回想起原來的那個暗號,所以我也不確定現在寫的這個還是不是一年前想的)
    解暗號的方式也是一年前就想好的,一年後的現在寫就非常吃力了,因為只記得梗概,整個過程跟細節都要重新安排一次,外加一直修bug.....一年後的我表示一年前的我想的解暗號過程太粗糙了,但是原本的點子又很想寫,所以硬是把當年不成熟的點子盡量寫得能讓現在的我滿意,很燒腦...
    不過能夠寫完暗號篇,我也終於放心了,有種JULIET還能繼續連載下去的感覺(拭淚)
    終於可以繼續寫我的情感大戲了(喂)

    敬請期待後續~

    琴影 於 2016/12/07 01:47 回覆

  • 翟處
  • 原來您是在特意試圖描述那種由於莉莎身份轉變,而讓羅伊不得不對她抱有懷疑態度,而不敢毫無顧忌地相信她的那種荒涼感。很慚愧我在閱讀的時候並沒有去思考這麼多,只是單純地覺得中尉不在身邊的羅伊顧慮得好多啊,繞了些彎路好在解出來了。

    那麼這樣兩位當事人的確會很感慨啊,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謹慎些是對的,畢竟羅伊他們和人造人是敵對關係,羅伊也應該不清楚莉莎到底能有多少身體自主權,說到底他不相信的是莉莎體內的拉斯多吧...
    不過要是有連這點「不相信」都能預料得清清楚楚的莉莎,對羅伊的了解就真是無敵了XDD

    果然很期待後續發展啊
  • 看到您說「只是單純地覺得中尉不在身邊的羅伊顧慮得好多啊,繞了些彎路好在解出來了。」我就安心了XD
    沒關係情感細節留在下集,這集能帶給讀者這樣的感覺就足夠了:D

    是的,莉莎沒有預料到,即使已經用了只有兩人才知道的「手套」當作暗號傳遞工具,羅伊還是無法放心......唉。下集再說吧(擺手

    謝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6/12/10 22: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