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係緣分(2018/03/30)
還是決定不出本子了,上次的無料小本就當我留給大家的紀念吧。
但我話不說死,是為了哪天遇上一位願意替我全程打理出本事宜的貴人,我能當甩手掌櫃負責選文跟收錢XD
看緣分吧,本來去年底還為了這件事打了一篇文,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便沒繼續打完,現下看起來沒有為了
這件事發文也好,就放在這個不甚顯眼的公告欄幾日,也算是替這件事暫時告一個段落。
謝謝支持。

 

拉芙蒂雅歡樂的軍部踏青時光。

 

 

01【還是年輕人的反應快呀】

 

「印象中,拉芙蒂雅好像很久沒有來軍部了呢。」菲利推了推眼鏡,「雖然去大總統家還是見得到面,但是在軍部碰面的感覺就是很久違呢。」

「還是經常會來唷,只是都止步於警衛室。」拉芙蒂雅答道,「來送個東西甚麼的。」這次也是來送東西,順便進來坐坐。

「嗯。妳的父親這幾年愈來愈忘事了,公文也常常忘了帶。」

「菲利少校......您一次打擊到兩個人呢。」拉芙蒂雅有些為難地笑了笑。

「......」

安靜了五秒後,本來沒有聽出端倪的眾人,包含兩位當事人都抬頭看向了菲利。

 

 

02【啊啊...果然是那個拉芙蒂雅呢】

 

「拉芙蒂雅好難得啊,怎麼有時間來軍部啊?」法爾曼抱著一大疊文件走出情報室,因為視線受阻,一個不注意就卡到了門板,幾落公文在他手上搖搖欲墜。

「啊!我來幫忙吧!」拉芙蒂雅連忙將一半的公文抱進懷中,卻因為低估了公文的重量,雙手手臂很快就酸了。

「拉芙蒂雅沒事吧?離大總統辦公室還很遠耶。」

「沒事沒事。」拉芙蒂雅得宜地笑著,只是額間慢慢滲出薄汗。

「對了,怎麼有時間來呀?」

「來幫大總統閣下送東西。」拉芙蒂雅說得很自然,法爾曼過了幾秒才發現,轉頭看向她,嘴唇動了動,又好像不知道要說甚麼。

「對了,大學生活怎麼樣啊?」

「托您的福,我的大學生活很不錯。」拉芙蒂雅依舊是得宜的笑,一雙眼因為開心而微瞇,「學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東西,也了解到很多關於軍部的事情。」

「......」法爾曼心中的違和感愈來愈重,「拉芙蒂雅......跟我說話不用這麼客氣啦。」好沉重喔。

「我沒有客氣呀。」她驚訝地轉頭看他,「您多慮了,法爾曼中校是我從小到大最崇拜的智者。」

智者......

「妳是想說...活動資料庫吧?」

「這種說法太失禮了。」拉芙蒂雅笑了笑,「不知道是從誰開始這麼叫您的。」

「妳父親啊。」

「啊,原來是大總統閣下。」拉芙蒂雅的笑容不變,「這麼調皮的人,居然還能當上總統呢。」

 

 

03【我是真心想幫忙的喔】

 

繼續搬公文中。

「妳好像很久沒有來軍部了呢。」法爾曼說道,「比起小時候,現在要見上一面愈來愈難了。」

「菲利少校剛才也這麼說呢。」公文太重了,拉芙蒂雅的笑容愈來愈虛弱。

「真懷念妳小時候,幾乎天天來玩。」

「我小時候真是給您們添麻煩了呢。還喜歡問那麼多奇怪的問題。」

「哈哈。妳小時候真的每天都在問問題呢。」法爾曼回憶著,「妳最喜歡問妳父母的故事了。」

「......」

「嗯?」發現拉芙蒂雅已經沒有走在旁邊,法爾曼急忙回頭,看到拉芙蒂雅停在不遠處正在跟甚麼人交談。

好像是哈博克。

於是變成了三人行,法爾曼手上依舊拿著一半的公文,拉芙蒂雅與哈博克各拿四分之一。

這個場景......怎麼看怎麼奇怪啊。雖然中間的拉芙蒂雅一臉非常開心的樣子。

「喂...法爾曼,要不然你手上那疊給我拿吧?」

「反了吧。為甚麼不一次把拉芙蒂雅手上的拿過去啊。」法爾曼鄙視地看了一眼哈博克。

「這是拉芙蒂雅堅持的...」哈博克看了一眼滿臉笑容的拉芙蒂雅,「她說,怕被當成閒人在走廊上晃悠。」

「拉芙蒂雅,妳本來就是閒人呀。」法爾曼笑著說,「所以拉芙蒂雅,妳其實不用一定得幫忙的。」

「不,不能被當成閒人。」拉芙蒂雅有些為難地笑了笑,「這樣我就不能光明正大地翹課了呢。」

 

 

04【越夜越美麗】

 

「呼...」終於進了辦公室,拉芙蒂雅將資料放到大總統的辦公桌上後揉了揉手臂,笑著說:「您的資料。」

「......」羅伊抬頭盯著她,「該怎麼說呢。」

「有甚麼問題嗎?大總統閣下。」

羅伊在空中比劃了一下拉芙蒂雅帶汗的笑臉,「這張臉,在說『您的資料』時,從來不是笑著的呢。真新鮮。」

「那是怎樣的表情呢?」拉芙蒂雅笑著回問,知道他是指媽媽。

「嚴肅又美麗的表情啊。」羅伊略顯陶醉,「不管看了多少年都不膩呢。」

「您誤會大了,總統閣下。」傳說中嚴肅又美麗的副官走進辦公室,又帶了一疊資料放在辦公桌上,發出一聲沉重的悶響:「下官會隨著您拖沓的時間愈晚,而露出愈厭惡的表情呢。」

此時兩張神似的臉同時站在自己的辦公桌前,一個微笑一個......厭惡,羅伊再次感嘆基因排列組合的神奇。

 

 

05【難道不是應該阻止她翹課嗎】

 

剛剛聽大總統之女親口說出「翹課」二字的法爾曼與哈博克現在非常緊張。

尤其是在莉莎‧馬斯坦古准將也進了辦公室之後。

他們並不是擔心拉芙蒂雅會荒廢學業甚麼的......而是依照從多年前就訓練出來的本能反應:擔心她做錯事被媽媽抓包。

其後果......

看過黑色疾風號在辦公室隨地小便的人,根本連想都不敢想拉芙蒂雅會有甚麼樣的下場。(拉芙:好歹也拿爸爸跟我比較吧?)

 

於是辦公室維持了很長一段寂靜,直到莉莎又出了辦公室門。

 

「拉芙......」羅伊依舊低頭批著公文,只是聲音刻意壓低了:「妳這時間沒課?」

「沒有啊。」居然在說謊!!

「今天一整天都沒課?」

「有,」拉芙抬頭看了眼時鐘,恭敬地答道:「報告大總統閣下,約莫再五分鐘之後即將上今天的第一堂課。」

原來根本就沒有翹課啊,真是太好了......不對。

「這時間...妳來得及趕到學校去嗎?」菲利小聲地問道。

「請恕我直言。」拉芙蒂雅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擲地有聲地說道:「我即將翹掉待會兒的那堂課!」

辦公室全員:「不要那麼大聲!!」

 

 

06【明明就是這世上最隱晦的戀愛】

 

「趁妳媽媽回來之前,快解釋清楚。」羅伊略顯頭疼地看著自家女兒,「為甚麼要翹課?不滿意大學生活嗎?」

「滿意極了。」

「那就是不喜歡等一下要上的課?」

「......」

「看來是我猜對了,等一下是甚麼課?」

「政治概論......」拉芙蒂雅面無表情:「最近上到馬斯坦古政權了......」

「......」

「那又怎麼樣?」掌握著馬斯坦古政權的本人有些不滿:「聽聽我們的豐功偉業不好嗎?」

居然說是豐功偉業。哈博克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問道:「老師應該會很尷尬吧?有拉芙蒂雅在課堂上,他應該也不敢說您執政的缺點甚麼的。」

「哪有甚麼缺點......」

「不,您錯了。」拉芙蒂雅涼涼地呵了一聲:「就像是報應一樣呢......」

 

「老師就像小時候的我一樣,每上到一段,就點我站起來,一臉興奮地要我說說大總統夫婦的愛情故事......」

 

「我終於懂......叔叔阿姨們以前的感受了......這種360度無死角秀恩愛的事情,光是敘述就是一種折磨啊!」

 

看著摀住臉泫然欲泣的拉芙蒂雅,眾人再一次慶幸莉莎不在辦公室裡。

尤其是可能會因為某人的害羞而因此少掉很多生活情趣的羅伊。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這是19歲的拉芙蒂雅的故事。

昨天無意間翻到舊文〈敬語指導〉,發現拉芙蒂雅果然還是要在叔叔阿姨們的面前最能發揮本色(可惜阿姨這次沒有出場),所以就手癢寫了一篇成年版的敬語指導。啊,19歲的拉芙已經可以很自然地使用敬語了,不用指導喔!反而是用過頭了呢。

尤其拉芙蒂雅正全身心接受著成為外交官的教育呢......打官腔對她而言大概比喝水還要簡單吧。

另一篇子世代〈他們的年華〉,就是在講拉芙蒂雅拿著作文逼問叔叔阿姨們父母戀愛故事的劇情呢,於是長大後的拉芙蒂雅得到報應了。

 

 

extra

拿著備份課表的莉莎:「需要媽媽開車載妳回學校嗎?」

保證三分鐘之內就能趕到喔。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6.09.30 (F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ernice
  • 居然是子世代的內容!!!擁有著爸爸的個性和媽媽外貌的拉芙蒂雅真討人喜歡XDDD
    話說那些老師也太八卦了吧XD不上課只想知道總統夫婦的戀愛故事是哪招,哎呀...我也好想上課。
  • 看得出來老師是佐莎迷呢(誤)

    哎呀真的是好久沒有寫拉芙蒂雅了...因為您的留言所以又回來看了這篇,真是令人感到懷念(拭淚

    琴影 於 2017/09/22 22:4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