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They Said,不成文短篇系列,每次一到數篇,有甜有虐,寫了喜歡之後可能另寫成完整版。(如果有喜歡哪篇希望我寫可以告訴我,但我不一定會寫XD)各種設定有,不能結婚、婚後生活、子世代、原作衍伸、平行時空......等,可能都會出現。同一個主題可能會寫很多種版本,純粹滿足發廚慾望。總之每篇獨立成篇,有連貫會有標示。

標題:“Happy hunting, sir. ”為鋼鍊英版翻譯,原著中上校經過庫拉多尼攻擊之後到中央司令部試探高層敵我情況,他要中尉如果情況不對就自己逃走,中尉拒絕了這項命令。無奈之下,上校只好改口讓中尉等他回來,中尉行了一個軍禮,說:「祝您好運!」在英版鋼鍊中翻譯為:“Happy hunting, sir. ”(狩獵愉快),應該是國情不同,個人覺得這種小改編十分有愛♥未來不成文短篇系列都會挑一句喜歡的英翻對話作為標題。標題不一定呼應內文。

 

 

一、「祝您好運!」

 

「上校,您接下來要怎麼做?」

「我跟大總統說......『我要達成野心,所以還不會離開軍方』。」

霍克愛與阿姆斯壯少校同時倒抽了一口氣,馬斯坦古依舊看著窗外,「大總統會把自己是人造人這個重大的祕密告訴我,就是在暗示『即使我被打倒,背後還有個更巨大的黑手』。他在測試我的能耐...這不是很光榮的事嗎?」說著,他看向霍克愛,竟像是真的這麼認為似地,他好整以暇地等著副官的回答,一邊分神捕捉到她額邊流下的冷汗。

有這麼值得害怕嗎?

是啊,在被大總統宣布他的部下都被他強制調離時,他的表情大概比中尉更加難看。此刻回想起來,他在大總統面前那一副震驚難言的姿態,就像是在大聲承認:是,她就是我的弱點。

「您還...真是游刃有餘呢。」

最後,她還是苦笑地回應了他。

 

阿姆斯壯少校先離開了車子,將空間留給這對上司與下屬。他走遠沒幾步,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猜想著裡頭該會是怎樣的氛圍,但仔細看了看,裡面的空氣就像靜止了似地,令人參透不了甚麼。

 

「......那麼,上校。下官先回司令部了。」為了談話方便,他們特地將車子開進對街的巷口。阿姆斯壯少校離開之後他們便沒有再進行任何對話,霍克愛等了一會兒,上校卻只是逕自沉默著,她明白,事到如今,是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在他進去司令部之前,她的那句「祝您好運」,現在想來竟美意盡失,只剩下全然的諷刺。

「妳要把車留給我?」

「十分抱歉。」霍克愛這才想起這並不是上校的車,而是在路上以國軍身份徵用的。「下官這就去停車,上校,您先下車吧?」這裡離司令部比停車場還近。

「別急。」馬斯坦古躺回椅背,大吐了一口濁氣。「再等等吧,我們還沒遲到,休息一會兒。」

「...是。」

「怎麼樣?」他看向終於不再挺直腰桿的副官,笑得有些自暴自棄。「等了一個晚上,卻是等到這樣的噩耗,一定覺得很不值吧?」

「上校沒事才是最重要的。」她學上司靠在椅背上,緊繃了十幾個小時的情緒終於在此刻得到舒緩,卻是因為事情已經不會再更糟了。她回話的聲音比剛才都弱了幾分,與工作時扎實飽滿的狀態全然不同。

是啊......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霍克愛想閉上眼稍作休息,但一閉眼卻只不斷浮現出那紙調職任命書,一股無法抑制的脆弱襲上鼻頭,她逼自己睜開眼睛。

「普雷達少尉被調職到西方,」她突然想到,她直到剛剛都還沒向他報告。「菲利上士到南方,法爾曼准尉則是北方。下官...」

「我知道。」馬斯坦古回答,「大總統剛剛就跟我說了。」

「是嗎。」

原來他知道了。霍克愛想著,是,他也已經知道了。

「中尉,走出這輛車之後,妳就不再是我的副官了。」

他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似地,眼神直視著前方,「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甚至都做好赴死的準備,卻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失去妳。」

「上校,恕下官直言。」霍克愛突兀地打斷了他的感傷,「在您出來之前,下官就已經接受了任命書。所以早在約一個鐘頭前,下官就已經不是您的副官了。」

 「......我知道啦。中尉,妳真是...」他無言地轉頭看向她,卻在看到她側臉的那一霎那頓住了--她的後腦緊緊地貼在椅背上,像是在隱忍著甚麼,渾身僵硬。她的眉尾很難得地下垂,眉頭輕顫;她終究還是閉上了眼,這次,是為了阻止自己發紅的眼眶。

不知道,是因為他說了「失去妳」,還是是因為她自己親口說出了「下官已經不是您的副官」。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們的誓約,可以這麼輕易地被干涉。而且居然是用這種方式。」馬斯坦古又看向前方,他不忍心看到這樣的她。「明明是用生命作為籌碼的約定,到了大總統手中,卻像在辦家家酒似地,說停止就停止。」

她無法回答。

他還是忍不住透過後照鏡看了一眼她。霍克愛已經冷靜了下來,只是過度的壓抑,使她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

「但是,中尉,我們的約定,從來都不是以軍規作為前提的,對吧?」馬斯坦古說,「我說把我的生命交給妳保管...是在任何情況下,不管我們是否穿著軍服,直到我們到達地獄盡頭。」

他轉頭看向她,「妳沒忘吧?」

「事已至此...您還不打算放過下官嗎?」她終於也睜眼看向他,嘴角微微揚起。

「是啊,我給過妳機會,是妳選擇不逃走的。」他也笑了,「我每次都會給妳機會,而妳每次都毫不猶豫地跟了上來。」

「是。」

「活下來。」他垂下頭,看著自己交握的雙手,「活下來,莉莎‧霍克愛。然後回到我的身邊。」

難得聽到他用這個名字喚她。她的臉色已不復剛才的蒼白,嘴邊的笑意也終於真實地達到眼裡:

「好。」

 

「很好。」馬斯坦古一口氣坐直了身子,「中尉,開車吧。我跟妳一起回辦公室。」

「是。」霍克愛又恢復成高效率的工作狀態,她發動車子調整了一下後照鏡,一邊倒車一邊說:「下官也該回去辦公室收拾東西了。」

「唉...」好不容易轉好的心情又被戳破,他垮著身子拉好安全帶,「中尉,妳真的很不會看氣氛說話...」

 

霍克愛正看著前方的路況,聞言愣了片刻,輕聲笑嘆。

「是...看來離開您之後,下官有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學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就只是想看你爆走的樣子♥

 

今天,東方司令部來了一位貴客。

菲利拿著螺絲起子,戳著不知道已經鎖了又鬆開幾次的螺絲孔,故作忙碌地重複同一個動作,實則與其餘三人一樣,密切地注意門口的動靜。

可是那個人喔!那個......

 

三天一小通五天一大通把講電話當飯吃的,來自中央的貴客!

 

「菲利中士,抱歉,」霍克愛將一疊公文遞到他的面前,「我忘記告訴你這份公文......你的螺絲起子上沒有放螺絲釘喔。」

「呃、啊、少少少少尉!!」菲利驚得差點把螺絲起子甩出去,「抱歉!您剛剛說這份公文...」

「...」霍克愛挑眉看著心虛的菲利,下一秒環視了一圈辦公室,另外三人狠狠打了個激靈,連忙將注意力集中到公文上。

最後,她把視線放到他們的上司,馬斯坦古中校身上。察覺到副官的視線,中校抬起頭來對上她的,照例先給她一個微笑:「有甚麼不對嗎?少尉?」

「不。」她搖了搖頭,將視線放回公文。太可疑了......撇除她不說,這間辦公室裡此刻最認真工作的人,竟然是馬斯坦古中校!

「我剛剛是要說,我忘記事先告訴你這份公文要跟上星期四的維修預算清單合併,所以要請你補齊這個部分。」

「知道了。」菲利接過公文,頓了頓,終於還是忍不住小聲問道:「霍克愛少尉...您不好奇嗎?」

「嗯?好奇甚麼?」她也從善如流地將聲音壓低。畢竟,她覺得是有必要好好地了解今天同事們心神不寧的原因。

「就是那位『又打電話來炫耀的休斯』啊!中校經常掛在嘴上的那位。不是聽說今天要來嗎?」

「喔,你是說休斯少校。」

「嘩,居然是少校!」菲利驚訝道,一直以來總是不正經地打電話來騷擾上司的人,居然是校級軍官;正豎著耳朵的其餘三人也忍不住看了過來,但十分機靈地在霍克愛看向他們之前就又將頭轉了回去。

「聽霍克愛少尉的語氣...好像認識他喔?」

「有過一面之緣,在伊修瓦爾的戰場上。」霍克愛將菲利補好的資料拿起來檢查了一遍,拍了拍紙面,「這樣就行了,麻煩你了,菲利中士。」

 

「終於找到了!!」辦公室的門突然隨著一陣歡呼被大力地撞開,所有人包含今天異常認真工作的馬斯坦古,都齊刷刷地看向門口,一個男人高舉著右手走了進來,十分活力開朗地高呼:「唷,好久不見了,羅伊!」

「......休斯。」馬斯坦古一如眾人經常看見的、接到炫妻電話的那一秒便像洩了氣的氣球似地全身垮了下去,如今看到真人,他只差沒有變成一灘水直接流到辦公桌底下。

「喔--這就是傳說中的馬斯坦古小隊啊!」休斯驚奇地來回瞧著那張組合式辦公桌,將每張呆愣木然的臉一一在心中對上名字,一邊自顧自點著頭,最後將視線放在霍克愛身上,而霍克愛則是不卑不亢地回視,正經地行了一個軍禮:「好久不見,休斯少校。」

「好久不見,鷹眼,」休斯也周到回禮,「依然十分感謝妳當時的那一槍,救了我跟羅伊。哎呀沒想到妳最後變成他的副官啦--」

「那是下官該做的。」

「不要叫她鷹眼啦,休斯。」馬斯坦古終於肯撐起身子,「少尉,回去工作吧,不要理這傢伙,要不然下一秒他就要--」

「她很美吧?對吧對吧?還有還有這個,妳看!」休斯變魔術似地從胸口又拿出新的一疊照片,「最新沖洗出來的!!特別讓妳當第一個看的人!!」

來不及了。

馬斯坦古無言地看著自家副官十分捧場地接過了那厚厚的一疊,絲毫沒有不耐煩的樣子,在休斯期待又得意的目光下認真地看了每一張他那剛出生的女兒的照片。

他甚至懷疑休斯是怎麼把那些照片塞進胸前的口袋的...對,還要加上他老婆的。

而休斯卻趁著她一板一眼地「瀏覽」那些照片時,看了過來--馬斯坦古對上他的眼神,那裏頭有不解、有無奈、有「我總是拿你沒辦法」、有「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

而馬斯坦古最後點了點頭,休斯嘆了一口氣。

「您的女兒真的非常可愛。」霍克愛翻看到最後,從一開始面對長官時的戰戰兢兢,到後來,也忍不住因為照片裡溫馨的一家三口而微笑。那是她兒時沒有體會過的,所以她面對孩子時總是下意識變得溫柔,像是在變相地彌補自己。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休斯理所當然地回答,並拿回了照片,「下次有機會跟羅伊來中央出差時,記得要來我家作客啊!我老婆一直很想見見妳。」

「下官?」

「對啊!妳可是傳說中的...」讓羅伊完全不知如何是好,還讓他多次買醉之後胡亂打電話到他家吐苦水的女人。

「休斯!」馬斯坦古盡量抑制住自己戴上發火布手套的衝動,「你到底是來東部幹嘛的!?」

「喔,來找你敘舊啊?」

「滾出去!你妨礙到我們工作了!」

「真是的,還是像以前一樣,總是認真過了頭,一點玩笑都不能開。霍克愛少尉,我跟妳說啊,羅伊在士官學校時那認真過頭的聳樣--你們一定不能想像,他以前可是個資優生、乖寶寶,又有著滿到溢出來的正義感,願意為了被欺負的同學跟別人打架。哪像現在這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馬斯‧休斯,等我戴上發火布手套就來不及了!」

「喔,你不看照片?」休斯誇張地摀住胸口,「為了你,我特地趕在今天之前把照片都沖出來耶!」

「廢話!我在工作!」他吼得太激動,以至於那句「廢話」差點破音,「出去!不,給我滾回中央!」

「哎呀,真可惜--」休斯又拿出了照片,並幾乎貼上馬斯坦古的臉,「你真的不看?」

「你!......」原本要繼續破口大罵的馬斯坦古突然噤了聲,他稍稍向後退,看清楚那是甚麼照片之後,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地他竟然伸手去搶;與此同時休斯也將照片收回,兩人一來一往,馬斯坦古幾乎要跌出辦公桌。

不,他已經快要爬上辦公桌。

霍克愛與四人組都看著這詭異的一幕,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五個人站在一起,表情木然地看著休斯少校正在逗貓似地將照片在半空中揮來揮去,馬斯坦古當然並不像一隻貓只追著東西上竄下跳,而是幾乎動真格地搶奪--要不是休斯少校笑得太開心,否則這兩人的近身搏鬥技還真的有點好看。

「我猜...是馬斯坦古中校在軍校時出糗的照片?」哈博克首先猜測,「一定是把柄。畢竟軍校時就認識了。」

「我也投把柄一票。不,應該說這有甚麼好猜的?」普雷達攤手,「這種反應,還能有甚麼可能性?」

 

「你為甚麼會有這張照片!」

「哈哈哈哈哈,剛剛在來的路上撿到的!」

「騙誰啊?這種照片是可以隨便就在路上撿到的嗎!」

「哈哈哈哈哈,真的我對天發誓!是在東方司令部的走廊上!」

 

「......愈來愈在意是甚麼照片了。」哈博克咕噥了句,轉頭看向霍克愛,「妳覺得呢?」

「我只覺得,我們今天應該會加班到很晚吧。」霍克愛木然地答道,用眼神掃過上司辦公桌那一片狼藉,暗示著即將加倍到無限上綱的工作量。

 

「給我!!」

「哈哈哈哈哈,為甚麼?這又不是你的!」

「更不可能會是你的!」馬斯坦古終於氣急敗壞地向著休斯身後吼:「你們通通出去!把門關好!」

「馬斯坦古中校!」霍克愛沒想到上司居然為了一張照片怠慢工作到這種地步,卻又礙於休斯少校的面子,她不敢像平常一樣直接頂嘴。最後是懶懶散散的四人組將霍克愛拉出了辦公室,並且把門緊緊地關上:「反正最後一定是我們收拾那片狼藉了,所以至少不要在戰鬥過程中被波及到。」

 

總之,最後休斯少校一臉得意但幾乎全身掛彩地走出了辦公室,而馬斯坦古氣喘吁吁地癱坐在地上,手裡緊捏著照片--到底是誰贏了?四人組不禁猜測,如今看來,馬斯坦古中校得到了照片,而休斯少校也像是樂意這個結果。

 

沒有人敢去問那張照片到底是甚麼,而他的副官則表示沒有興趣去探究;於是照片風波、也可稱為休斯風波,終於隨著休斯回到中央而吹離了東方司令部。

 

直到......

「莉莎,找個時間,我們去影樓拍一次照吧。」某次休假,蕾貝卡在咖啡廳裡一臉無奈地攪拌著紅茶,翹起的腳尖一點一點地碰著地上堆滿的紙袋,「我跟妳唯一的一張合照不知道甚麼時候弄丟了,怎麼找也找不到。」

「我們的合照?甚麼時候的?」

「真過分,就是我們畢業時拍的啊!」蕾貝卡嘟著嘴,「那時候我們不是在拍團體畢業照嗎?我特別拜託那位攝影師單獨替我們兩個拍一張的。妳別跟我說,妳的那張早就不見了。」

「當然還在啊。」霍克愛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那麼在意的話,我把我那張給妳吧。」

「莉莎,我可以哭嗎。」蕾貝卡死魚眼的看著好友,「妳就是變相地在說妳不在意那張照片吧?」

「我在意,可以了吧?」霍克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等等回去前就去拍吧,下一次我們能一起休假出來逛街不知道是甚麼時候了。」

 

直到兩個女人一起去影樓又多拍了幾組照片,霍克愛也沒有因此聯想到些甚麼。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雖然標題是這麼歡樂的 “Happy hunting, sir ♥ ”

但我的第一篇還是用了「祝您好運」,畢竟後來他們都衰爆了QDQ重溫鋼鍊時看到調職這個橋段就在想,剛得知莉莎被調去當大總統輔佐官時,這兩人到底會是怎樣的反應與對話呢!太令人在意了,原作中還有阿姆斯壯少校在後座,之後就沒了QQ

所以試著寫了出來,雖然還是十分壓抑就是了。不過其實說不定不是原作沒交代,因為之後還有莉莎回到羅伊的辦公室要拿「忘記的資料」的那段嘛,大概那就是佐莎兩人第一次就調職這件事進行了對話吧。

而且我個人認為,那段真的很閃又很甜QDQ所以我寫第一篇根本只是在虐自己QDQ

其實會有這個系列,是因為期中考時太想寫文卻又不能寫,只好把想要寫的題材打在手機裡解解渴,然後打著打著......就列出了十五個(目前)。於是只好在手機裡另建一個清單,都是適合寫短篇的題材,而且其實這篇都還算劇情十分完整的,其他有很多我都沒打算去鋪陳(喂),所以就弄了一個新分類,專門來放這些短篇了。

本來還在煩惱那十五個題材裡我應該先寫那些、該寫幾篇(因為每一篇都好想要馬上寫),結果最後選的這兩篇都不是我一開始最想寫的XDD而且因為寫太長,所以就打住了XDD

從來沒有寫過這麼多的休斯!如果你們有看過〈Lieutenate〉中尷尬到不行的馬斯坦古小隊,在這篇的第二篇裡,莉莎已經是與大家打成一片的狀態了,就是〈副官〉那個時期的故事。其實我在〈副官〉也打過休斯來東部找羅伊XD只是劇情不同,他的戲份也沒有那麼多,所以這次寫得十分過癮。

這就是不成文短篇可以做的事!!!只寫自己想寫的橋段!!!(爆)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6.11.12 (S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