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74話)

 

聲明:

一、修了一學期的《莊子》之後,我更加確定,我這一輩子都無法讀懂莊子。

二、這裡談的是《鋼之鍊金術師》與《莊子》的「巧合」,我的確是試著想用《莊子》去猜測與詮釋鋼鍊的一些東西,不過並不代表《莊子》可以貫串整部鋼鍊,因為事實上,它的確沒有。我們目前沒有任何資料可以得知荒川老師是透過了甚麼單一、固定的學說去創造鋼鍊的任何一個部分,儘管鋼鍊的確在某種層面上是哲學片;或許會有某一派西方哲學可以完全詮釋荒川老師的理念,但whatever,我目前只學了莊子。

三、我對荒川弘老師的敬意遠超過莊子(爆),比起害怕得罪研究莊子的權威,我更怕褻瀆了荒川老師的神作。

四、《莊子》分成了內篇與外雜篇,基本上只有內篇最有可能是莊子本人寫的,外雜篇是莊子的弟子或後人,遵循莊子的理念,去臆測、或者利用莊子的理念來表達自己想要訴說的事物。所以在這之後你們可能光是看我所引用的篇章就覺得「莊子的風格有點百變」,沒錯這不是你的錯覺,因為不是同一個人寫的,只是它們都被收錄在《莊子》中。(←整篇打完之後我才發現我引用的基本上都是內篇XDD)事實上,光是莊子到底是誰到目前為止都只有「最有可能」的公認人選,而非確切人物。最後,你可能會發現我偶爾會引用《老子》的話,是的,因為老莊基本上是同一個脈絡發展下來的,但兩人的理念沒那麼重疊。

 

Then, just be fun ╮(╯▽╰)╭

 

謝謝小翠的好奇與遊說(???),才催生出這篇淺談。還有當時在噗浪留言的魚魚、小雪、魔耶、七兒等人。希望不會辜負妳們的期待XDD

 

好吧,一切都是從一頓晚餐開始的。那天我剛考完我這學期的莊子期末考,這也是在我的生命中最接近莊子的一天。(但依照老子的話來說,這天也是我最遠離莊子的一天,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嘛)在一個我滿腦子都還充斥著莊子的理論的夜晚,我打開了鋼鍊FA,隨意點了第六十集〈天之瞳,地之扉〉開始看,你們知道的,後面幾集的佐莎有多精彩(誤),然後六十集就是處在一個佐莎已經閃到爆炸但基本上沒什麼佐莎戲份的一集,所以我可以放空地看,也確保自己不會因為又被萌到而繼續看下去,你要知道,如果是第59集的話,可是這個↓

1.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1話)

這個畫面就算用0.5的速度重播20次都是不夠的。

(鑒於種種原因,我會盡量截漫畫的畫面XD)

 

§ 金格‧布拉德雷心之所向 §

好的我們言歸正傳。正當我一邊吃著雞肉飯一邊看斯卡與金格‧布拉德雷的最後之戰時,配著莫名好聽的BGM,以及他身後的謎之花火,這句台詞突然進入了我放空的腦子:「地位、經歷、出生;人種、性別、姓名,一切都不再需要。沒有任何束縛,不為任何人,只須戰鬥。太暢快了...終於達到這境界。」

3.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3話)

我突然就想到了庖丁。(欸) 順帶一題大總統這個笑容真是帥爆了。

節錄自《莊子‧養生主‧庖丁解牛》: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相信庖丁解牛的故事應該算是耳熟能詳的吧,就是「游刃有餘」的成語由來。庖丁之所以可以游刃有餘,是因為他已經完全「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簡單來說就是已經熟練到用「心」去感受牛體的骨骼脈絡,而不是用看的;雖然眼睛的官能已經停止,但精神世界依舊運行著......也可以這麼說,學鋼琴的人可能會有這種經驗,當你對一首曲子已經熟悉到一個地步的時候,雖然是一邊看譜一邊彈,但因為同時要確認自己手指的位置,所以眼神會在譜與琴鍵之間來回擺盪,不過你的手並不會因為要去看譜而停下來;也不會因為去看了一下手就不知道譜彈到哪裡,你的眼睛好像有在看,但又好像沒有確切地去看到甚麼;此刻你的眼睛只是在進行確認、只是一個能讓自己彈得更安心的小動作而已。我不確定有沒有傳達到所謂的「精神世界」的意思,總之,能夠造成庖丁進入如此的境界,除了我們普遍認知的「熟能生巧」之外,莊子其實還提到了更深層的問題:解牛的目的

好我知道頭開始暈了,我們先稍微切回一下鋼鍊吧XD

大總統所說的:「終於達到了這個境界」,然後逸出一絲滿足的笑容。他要的境界到底是甚麼?就是排除掉一切「外物」。「物」在莊子的學說裡是很關鍵的一點,想要得「道」,必須做到物我合一、融於萬物宇宙之間,而所謂的「物我合一」,就是「忘我」

斯卡與大總統,一個是拋棄名字的人、一個是本來就沒有名字的人,大總統說:「真是有趣,兩個無名氏互相殘殺。」、「地位、經歷、出生;人種、性別、姓名,一切都不再需要。沒有任何束縛,不為任何人,只須戰鬥。」戰鬥的目的只是為了戰鬥,而不是為了任何事物,直到其中一方死去。「死去」也只是象徵著結束,而不是戰鬥的目的。

不是為了殺死對方而戰鬥的,是為了戰鬥而戰鬥。

「其中一方死去」→結果

「戰鬥」→目的

請先將這兩者分開來看。

庖丁解牛的目的不是為了能煮牛肉,而是為了解牛,庖丁是「為了解牛而解牛」,他享受在解牛的過程裡,身與心融為一體、庖丁與牛也融為一體,在他解牛的這一刻,萬物是融於一的;有注意到原文中最後一句有一個「文惠君」嗎?文惠君就是命令庖丁解牛的君主,雖然是因為文惠君的命令才使庖丁開始解牛,但是他依舊不是為了「文惠君的命令」而解牛,在解牛的當下,他根本忘了有文惠君這個人在旁邊看著。

也就是說,文惠君的命令並不會對庖丁造成壓力,他不為名、不為利、不畏懼權勢,無欲念、無期待、無關他人。

關於超脫物我限制,《莊子》中還有專門談論此一議題的名篇--〈莊周夢蝶〉。

《莊子‧齊物論‧莊周夢蝶》:

昔者莊周夢爲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蝴蝶與,蝴蝶之夢爲周與?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白話:有一天莊周夢到自己變成了蝴蝶,逍遙自得、舒暢無比,而不知道自己原本是莊周;直到他突然驚醒,才察覺到自己是莊周,而非蝴蝶。不知道到底是莊周夢到自己是蝴蝶呢?還是蝴蝶夢到自己變成了莊周?莊周與蝴蝶必然有所分別,這就是化為物的內涵。

是不是看了白話解釋之後還是覺得→???

呃沒關係,因為我也是。XD

以下是我自己的見解。莊子透過這則寓言提出一個哲學問題:人如何認識真實?如果夢境足夠真實,我們是無法分辨哪邊是夢境、哪邊是現實的。那我們又怎麼能確定,我們本身的形體到底是甚麼?我們到底是蝴蝶、還是人類呢?

以我們世俗的觀點來看這則故事,莊周與蝴蝶,一個是人類、一個是昆蟲,兩者是完全不同的種類,基本上即便做了這樣一個夢,我們應該也能堅守「我是人類」這個立場才對。但是對莊子而言,「莊周(我)」與「蝴蝶(物)」都只是游行於這個大道宇宙中的一種型態、一種階段而已,上面提到了「化為物的內涵」,所謂的化物,即是「大道時而化為莊周,時而化為蝴蝶」,此為物我合一、超脫物我限制;進一步來說,人類若可以打破生死、物我的界線,使生命無所桎梏,則能悠然於天地之間,無往而不樂。要能做到這一點,必須先「忘我」,才有機會「物我合一」。(忘記我是莊周,於是莊周與蝴蝶再無分別。不必拘泥於種類身分,悠悠然於天地之間。)

這時看回真理最喜歡說的這段話,也能發現異曲同工之妙:

45312.JPG       852.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8話)

 

好的,把「忘我」拉出來,然後再看回上面大總統所嚮往的境界。我想,直到最後斯卡真正的名字都沒有被公佈出來,或許是為了他與大總統的最後一戰;這其中亦包括了鋼鍊的核心議題--「民族內戰」的直面,到了最後,竟然是用這樣的方式,讓兩個沒有名字的人互相殘殺,他們超越了亞美斯多利斯與伊修瓦爾的隔閡,在戰鬥的過程中揭袒了彼此的生命。此刻,他們只為了戰鬥而戰鬥,沒有任何不同,無論是「亞美斯多利斯人vs伊修瓦爾人」,抑或是「人造人vs人類」、「普通人vs煉金術師」。

(ps.說大總統是「普通人」並無不妥,一是相較於煉金術師、二是因為大總統已經失去了再生能力,沒有人造人血統的優勢了,一切只靠他自身累積下來的能力戰鬥。)

然而大總統的關鍵一敗,是敗在大自然的力量,讓他僅存的「最強之眼」也變成了他的絆腳石;不過令人感嘆的一點是,最後大總統被斯卡斷了雙臂,但他依舊咬住了劍刃給了斯卡最後一擊。到了最後一刻大總統都沒有放棄戰鬥,因為勝敗在他心中早就不是戰鬥的目的了,他要的,是極致的廝殺,直至死亡。(對應到庖丁)

於是,即便是「天要亡我」,也是滿足而無憾的。

好了,大總統的部分到此告了一段落,接下來是「父親大人」,也就是「燒瓶中的小人」。

...在那之前先讓我笑一下這幕↓

56.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3話)

從失明後就不斷被拋來拋去的羅伊wwwwww好可憐又好可愛w(喂)

咳,好,來說父親大人。

 

§ 燒瓶中的小人所追求的「完全的存在」§

 

還記得燒瓶中的小人在被帶回到真理之門之前的告白嗎?

「我想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前往廣闊自由的世界。」

霍恩海姆在一旁聽了,露出了訝異的表情,大概,他是為了耗費了好幾百年在這座國土上造就出如斯動盪、卻到頭來都只是為了實現這個初衷的「燒瓶中的小人」,而感到驚訝與心痛吧。曾經能言善道而不失幽默的、與他共享血液的「家人」,其實在本質上是與他相同的。只是燒瓶中的小人更加單純,他的願望不包含人類的七情六慾,僅只是「求知」,照理來說應該是最純粹而不會傷害到他人的,但怎知愈單純的事物,愈是極端;愈極端,所需要動用到的力量就愈大。

(我在找漫畫截圖時才發現原來這一小段劇情是動畫FA自己加的,當時這一段動畫給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呢。)

96352.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8話)

不過這個畫面也足以說明啦XD

那麼,為甚麼想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必須先製造出如此龐大的賢者之石呢?

原著裡以「得到神的力量」來解釋,說明「神」是十分龐大的能源體,為了抑制住神,他必須先具有巨大的能量。若以《莊子》的角度來看的話,則可以試著用「生也有涯,知也無涯」來解釋。

節錄自《莊子‧養生主‧庖丁解牛》: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

本來這句話是用來告訴人們,人的生命有所盡頭,然而知識卻是永無止盡的,想要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是十分危險的一件事;所以人們在追求知識時,必須同時認知到自身生命的有限性,了解自己永遠不可能知道這世上所有的一切,才不會恃才傲物,以為自己已經擁有足夠的知識而去任意評斷這個世界,終究招致自身滅亡。

大家應該都聽過「最可怕的是無知」吧?

然而無知的人通常不是文盲,而是學了並不足夠多的東西,卻以為自己已經甚麼都懂了。

這句話可以粗淺地先這麼解釋,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在求得了冰山一角之後,以為自己得「道」了,但其實不然。因為你在不知不覺間被自己所學會的冰山一角桎梏住,它變成了你生命中的限制,讓你無法再以最純粹的姿態去吸收這個世界的真知。老子所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學得越多,離「道」越遠)」即是在說明此一現象,同時老子也提到了,嬰兒是最接近「道」的,因為他尚未被這個世界的規則玷汙,亦還未開始所謂的「求學」。

(當然,老子與莊子不是要大家不讀書啦XD重點是要永遠抱以虛懷若谷的心去求知。)

說回父親大人。

因為要以有限的生命去求得無限的知識是不可能的,所以父親大人將計就計,製造賢者之石,讓自己的生命變成無限的就行了吧?不過,賢者之石畢竟是會被消耗掉的能源,再加上霍恩海姆長年旅行,在全國精算出的據點中種下了賢者之石,再配合斯卡哥哥的反國土鍊成陣,順利地將父親大人的國土鍊成陣給逆轉了,所以最後他當然是得不到無限的生命,也就不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

「無限的知識」對應的是「完全的存在」,「完全的存在」即是鋼鍊中的「神」、「宇宙」、「真理」、「全」、「一」。

而每當真理好不容易來了客人、客人們還總是一臉懵懂地問他「你是誰」的時候,真理都會說的那句話是?

從故事一開始的愛德,到最後的父親大人,真理總是這麼說:

「我是你們稱為『世界』的存在,又或是『宇宙』、又或是『神』、又或是『真理』,又或是『全』,又或是『一』,然後,我就是『你』。歡迎光臨啊,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

妄想要追求真理的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因為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是十分危險的,在真理之門這個設定裡,它以奪走身體某一部分的等價交換直接具現了何謂「危險」;當你認為只是去看了一點真理就失去了一隻腳是「很不划算」的交易時,就代表你還不知道知識的無涯。相較於知識的無限性,區區一個人類的生命恐怕都換不來知識的千萬分之一,更何況是一隻腳、或者是一副子宮。

所有的煉金術師包括父親大人無一不在追求「真理」,然而如果全然用鋼鍊的世界觀去思考這件事的話,我們可以說,煉金術師們所追求的,同時也是成為「完全的存在」吧?父親大人是最直接地表明了這件事的人。

上面我以〈莊周夢蝶〉舉例過何謂「超脫物我」、「物我合一」以及「化物」。我們可以先把莊子口中的「道」當成鋼鍊所謂的「完全的存在」,如此一來,當我們在探討「莊周」與「蝴蝶」的關係時,是不是也能對應到「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不用滑上去看,我再貼一次莊周夢蝶的解釋↓

以我們世俗的觀點來看這則故事,莊周與蝴蝶,一個是人類、一個是昆蟲,兩者是完全不同的種類,基本上即便做了這樣一個夢,我們應該也能堅守「我是人類」這個立場才對。但是對莊子而言,「莊周(我)」與「蝴蝶(物)」都只是游行於這個大道宇宙中的一種型態、一種階段而已,上面提到了「化為物的內涵」,所謂的化物,即是「大道時而化為莊周,時而化為蝴蝶」,此為物我合一、超脫物我限制;進一步來說,人類若可以打破生死、物我的界線,使生命無所桎梏,則能悠然於天地之間,無往而不樂。要能做到這一點,必須先「忘我」,才有機會「物我合一」。(忘記我是莊周,於是莊周與蝴蝶再無分別。不必拘泥於種類身分,悠悠然於天地之間。)

然後再看看鋼鍊裡愛德對「一即是全,全即是一」的領悟過程:

8520.JPG

愛德:「我不是問過你...如果我們死在這裡的話會怎麼樣嗎?」
阿爾:「嗯...我說大家會覺得很傷心。」
愛德:「不過,這是我們主觀的觀點。從客觀的觀點來看,即使我們死了,這個世界還是會一如往常的運轉。」
阿爾:「我們的存在真是渺小呢。」
愛德:「你居然敢說我小!」(XD)

愛德:「身為渺小存在的我們死了之後,肉體這種東西會留下來。」
阿爾:「是水、碳、氨、石灰、磷、鹽、硝石...硫磺、鎂、氟、鐵、矽、錳與鋁吧?」
愛德:「沒錯,我們的肉體,只是由那些元素構成的一個合成物而已。我們的身體最後一定是被微生物分解,並且變成植物的養份。而植物又會被草食動物吃掉...肉食動物又會吃草食動物...即使我們不去注意,這些事情也是會理所當然地循環著。」

7865123.JPG

愛德:「眼睛看不到的一個巨大趨勢--雖然我不知道那該叫『世界』還是『宇宙』...」

51615351.JPG

愛德:「但我跟你都是這個巨大趨勢中的小東西...也就是『全』中的『一』。但是必須要有這些『一』聚集在一起才會形成『全』。這個世界因循著一個我們無法想像的巨大法則而流動著。了解那個趨勢,並且進行分解與再構築...這就是...鍊金術。」

85423.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22話)

就是這樣。小愛德好可愛(艸)

其中愛德提到了一個關鍵字:「趨勢」。在道家的思想中,最崇尚「順應自然」,愛德所說的趨勢也是大自然的趨勢,而煉金術師即是了解並掌握了大自然的趨勢之後,運用這個法則進行分解與構築的技術。天地萬物包括人類都在這個「趨勢」中存在著、不斷循環,人類是一個化合物,被分解後的那些元素也都是分別存在在這個宇宙中的,於是我們可以說人類是「全」、元素是「一」;而人類是組成這個宇宙的一部份、但也是個別存在於這個宇宙的獨立個體,所以可以說宇宙是「全」、人類是「一」--人類既是全也是一,一就是全、全即是一。

是不是能更懂甚麼叫做「超脫物我限制」與「物我合一」了呢?

莊周夢蝶中所包含的生命議題,即是在超脫物我,了解了這個大自然的趨勢之後,我們就能知道「死亡」也只是萬物運作的一環,沒有甚麼好怕的;當你知道你也是這個宇宙的一部份時,死亡就不能再限制住你了,因為你知道,死亡只是過程,你的肉體會重歸宇宙,你已經存在於這個宇宙中、並且融於宇宙。僅以我這樣粗淺的理解,先暫時代指莊子所謂的「道」吧。當你超脫物我的限制之後,「一」、「全」、「萬物」、「我」、「世界」、「宇宙」、「神」便融於一體,沒有你我大小的分別,這就是「真理」,亦是莊子之「道」,父親大人想追求的「完全的存在」。

謝謝各位,主體講完了。(欸)

接下來是小小的證據不足的番外篇,關於父親大人的百變外型(爆)

既然父親大人想追求的是完全的存在,必定要先物我合一;要想物我合一就要先超脫物我限制;要想超脫物我限制,那就要先「忘我」。

是的,忘我又來了。先說明,父親大人不是真理本人,但他大概曾是最接近真理的人。霍恩海姆對抗父親大人的初步計畫是「破壞它的皮囊」,然而當父親大人被「刺破」之後,皮囊脫落了,剩下一個黑呼呼然後全身都是眼睛的形體,並且可以隨意變形。

這又讓我想到了《莊子》中壺子的寓言。

節錄自《莊子‧內篇‧應帝王》: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吾弗及已。」壺子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與之虛而委蛇,不知其誰何,因以為弟靡,因以為波流,故逃也。」

對不起,雖然我舉了這段,但我目前依舊無法將我意會到的說明成文字,所以只能粗談這篇寓言與父親大人在表面上相似的地方。

壺子的弟子叫做列子。有一天列子遇到了一個好棒好會看面相的算命師,深深地為之吸引,於是跑回去跟壺子說:「老師,我以為你是最厲害的,沒想到我找到了一個更厲害的人!」

壺子搖搖頭說:「我到目前為止只教了你『道』的表面,你就以為自己已經學會了『道』嗎?」(這裡的意思即是上面說的「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的危險」:無知),「只學了表面而無內化,是不可能真正得『道』的,你明天帶那個算命師來找我吧。」

於是第二天,列子就帶了算命師來替壺子看面相。算命師看了一番說:「你的老師快死了!」便離去。列子深信不疑,並震驚痛哭。而壺子則是淡淡地說:「剛才我將如同地表那樣寂然不動的心境顯露給他看,既沒有震動也沒有止息。他看到的只是我閉塞的生機。試試再跟他來看看。」(全然寂靜)

第二次看,算命師說:「算你的老師幸運,遇上了我之後症狀減輕了,我已經慢慢地看到了他的生機。」列子告訴壺子算命師的話,壺子說:「這次我給他看的是將名與利都排除在外,好似天與地那樣相應的心境,於是生機便從腳跟生起。」(始動)

第三次看,算命師說:「你的老師心跡不定,神情恍惚,我不可能給他看相。等到心跡穩定,再來給他看相。」便離去,壺子告訴列子:「剛才我把陰陽二氣均衡而又和諧的心態顯露給他看。他看到的恐怕是我內氣持平、相應相稱的生機。」(又靜又動)

最後一次看,算命師卻甚麼都不說便逃了。壺子要列子將他追回,列子趕緊前去,發現算命師早就不見蹤影。回到壺子面前,壺子說:「我給他看的始終沒有脫離我的本質。我與他隨意應付,他弄不清我的本質,於是我便變得頹廢順從,如同水波一般、隨波逐流,他不管怎麼看,都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似地,完全捉摸不到我,於是便心慌逃跑了。」(無靜無動)

列子藉此知道了自己是真的連「道」的一根汗毛都還未碰到,自此便像從未拜師學藝一般地回到了家裡,三年不出門,幫妻子做家事、餵豬時就像在侍奉人一樣,對於所有事物都不再有親疏高低之分,潛心修養。於是,他過去的生命中曾經雕琢過、修飾過的,通通都回歸了本質,即便身處在紛擾紅塵中,依舊固守本真。

故事講完了。

我沒有要就這篇寓言的道理去解釋鋼鍊的哪一個部分,只是單純地覺得算命師逃跑的那一次,壺子所顯露的隨波逐流的型態跟父親大人很像而已XDD

852741.JPG

5356152.JPG

1564852.JPG(XD)

822244.JPG

85412222.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4話)

父親大人將七原罪分離了出去,於是他脫離了人類最根本的桎梏,超脫出凡人的層次,姑且不論是否高人一等,但在某一個層面而言,他一定比普通人類還要強。於是人類的外表只是皮囊,卻不再是「必須存在」的皮囊,因為他的內在已經足夠強大,即使變成了各種形狀,也有能力自己變回來,不再需要外表的束縛,所以那變成了一副可以「隨意拋棄」的皮囊。你摸不透他的本質是甚麼,也不知道他何時會發招。就像是世外高人,也都是一副清心寡慾的樣子;然而藏在清心寡慾下的,總會有深刻在生命裡的目標,這樣的人,是將全身心都與那個目標融為一體,為了那個目標,他可以毫不猶豫地將阻礙割捨、並掠奪必需品,他早就超脫出生命的桎梏,所以他也不可能將區區人類的生命當作一回事,包含在他們生命中可能會有的極其重要的感情與經歷,對父親大人而言,那都只是螻蟻短暫的爬動而已。

這不是傲慢,而是他真的早就超脫出來,與主角們並無處在同一個層次中。

另外,我在翻譯壺子的寓言時並沒有翻得很全面,因為有些關鍵字沒有適切的白話可以概括,直接放上去怕會阻斷各位的閱讀思路,我也要花更多篇幅來解釋與這篇文的重點不太相干的東西。所以如果是正在準備考試,打了莊子的關鍵字進來的人,請趕緊離開,這篇淺談是在談鋼鍊、不是在談莊子啊!!讀這篇會丟學分的!!(爆)←太晚說了吧

好的,終於結束了。(躺)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這裡呢...其實我自己在打這篇的時候,也是一邊想一邊打,然後同時又在吐槽自己「誰要看這麼深澳的東西!!不要再深入了!!」、但又一邊覺得能寫這種東西真的很爽。儘管膚淺、儘管自大,但那種把腦中隱約的想法整理出來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這種成就感就是我讀中文系一直以來最大的動力啊XD

 

謝謝荒川弘老師畫出這麼棒的作品,一直以來都在隨便妄想您筆下的人物,真的很對不起。QDQ

謝謝莊子,謝謝授課《莊子》的教授,寫出這種東西真的很對不起。QDQ

羅伊,對不起。(欸)

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鞠躬)

 

最後的最後,就讓我們以...

898989.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6話)

啊、不是這張啦☆(被燒)

就讓我們以恩恩愛愛的佐莎來結束這一回合吧!!各位辛苦了!請用這張圖重新生成失去的腦細胞與腎上腺素吧!!

564548.JPG
(鋼之鍊金術師 / 第107話)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7.01.26 (THUR)

 

 

創作者介紹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熊
  • 琴影大我很認真的看完了(正色(喂
    雖然我看不太懂壺子跟算命師那一段哈哈
    為什麼內氣持平、相應相稱會是心跡不定神情恍惚這點我還是不太理解(?
    個人覺得「忘我」和「超脫物我」有點mix到呢
    像是庖丁我就會有點覺得有點偏向物我合一了
    將刀融合成身體的一部分一樣運用自如
    不拘泥於「它是刀」這部分
    享受握刀解牛這件事就像是伸展身體般
    謝謝琴影大的獨到分享<3
    我喜歡吸收一點和我見解不一樣的(惡趣味
    以不同觀點來看一件事我覺得是一種讓心靈轉換的好方法呢~

    p.s我一直覺得莊周夢蝶是宿醉隔天在講夢話xD原來它是在講物我合一科科
    考試的時候一直覺得放這個幹嘛教我們不要喝酒嘛xD
    還有痞客幫在這篇文章的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中放了大家說莊子 好書推薦
    痞客幫也被騙了啊xD
    再次謝謝琴影大的好文:3

  • 沒想到這篇會有人留言XD

    壺子跟季咸(算命師)那段,關於您看不懂的那個點,可以參考我在每一段後面highlight起來的括號,或者去看完整原文,會發現裡面有我沒提到的關鍵字XD
    由於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這篇,所以無法詳解給您聽,真是不好意思...

    我很喜歡您對庖丁解牛的理解!算是有點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預言,十分有趣~
    我也很喜歡吸收不一樣的見解與看法,轉換心靈的同時也是開拓視野啊XD

    像我在讀到老莊之前一直都是接受儒家的教育,天知道剛開始讀道家思想的時候我有多衝擊XDD但在這個過程中卻又是愉快的。
    雖然是在講物我合一,但也不能因此否定莊子宿醉的可能性XD(欸

    不用謝(艸)有人來找我討論真的非常開心~

    看到痞客邦被騙我笑了XDDDDD各位考生千萬別點進來啊XDDDDDD

    琴影 於 2017/02/02 01:1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