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馬斯坦古覺得今天從起床開始,心情就格外的好。

是這樣的,做為一個天天上班放假還要等排休的軍人來說,尤其是對一位為國為民勞心勞力、時不時就得(因為白天偷懶而)加班批改公文到半夜的他而言,每天早上起床時無疑是一天中最難熬的時刻。但今天卻不同,雖然忘記前晚到底做了甚麼夢,但他可以確定,今天早上他是笑著醒來的,並且眼睛睜開到離開床舖一氣呵成,沒有半點平時起床會有的肌肉酸痛以至於想要永遠這麼賴在床上直到天荒地老;看向鬧鐘時,他居然還剛好睡到了鬧鐘響的前一分鐘,可以說是非常神清氣爽的早晨了。

他甚至在刮完鬍子後,對著鏡面扯起了一個自戀的笑容:他有預感,他今天的工作效率會非常非常高,他的副官今天也會因此對他和顏悅色,最後全辦公室一起準時下班,所有人都對他感恩戴德。

 

 

01

 

是的,他原本是這麼以為的。

「沒想到妳也在這裡工作啊...真是太巧了,啊!妳已經是上尉了!真不愧是班上最厲害的霍克愛同學!」

「我也沒想到,原來你在軍校畢業之後並沒有馬上從軍。」霍克愛抱著公文,臉上是與對面的陌生男性一樣的驚訝表情。雖然她並沒有像那位新來的男軍人一樣,笑容燦爛得讓人想要一個彈指給燒成焦炭,但他確定,他在她的眼裡的確是看見了驚喜的笑意。

等等。你是不是想說老同學多年後相逢,彼此驚喜地暢談、互相交換近況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馬斯坦古身為堂堂准將,怎麼會這點度量都沒有?

這的確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是,如果那位男軍人從頭到尾臉上都飄著不可抑制的紅暈,那事情可就不是你所想像得那麼簡單了。

「有時間的話賞點面子給老同學吧,霍克愛上尉?」大衛‧徹爾尼笑著向她伸手,「我們可以一起去吃個晚餐喝點小酒甚麼的,敘敘舊?」

莉莎點了點頭回握,正要說吃晚餐可以,但還是不喝酒了怕會影響工作時,就聽見一直安靜地站在她的身後聽她們敘舊的上司開口說道:「喝酒就算了。」

「啊、非常抱歉!屬下沒有發現您已經從辦事處出來了!」

居然聊得高興到連他出來都沒有察覺...

還真是少見。

 

「那就這麼說定了?今天有空嗎?我下班後到妳的辦公室找妳?」

「我不確定今天可不可以,要不然...」

「那沒關係!我午休時可以順路經過一下妳的辦公室!到時候妳再告訴我吧!」

「可是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了,要不然下次再...」

「不會麻煩的!」

 

......

 

「還真是少見呢,霍克愛上尉。」

「您指甚麼?」

暫時告別了老同學之後,馬斯坦古與霍克愛終於帶著今日份的公文,走在回辦公室的長廊上。馬斯坦古向後瞥了一眼副官,聲線平淡地說道:「這種晚餐邀約妳以往都是毫不留情地拒絕的。怎麼到了他身上,妳就傻傻地被牽著鼻子走?」

傻傻地被牽著鼻子......霍克愛為這微妙的說法輕挑了一下眉,而後便據實回應道:「因為屬下並沒有想要拒絕,只是他有些過於積極了,剛才一時招架不住。」

並沒有想要拒絕嗎?

 

他在她看不見的角度癟了癟嘴。談不上失落,但心情的確受了一點影響。

 

 

「剛剛是發生了甚麼事嗎?怎麼他倆去了一趟辦事處之後回來氣氛都變了?」普雷達小聲地附耳向菲利,「而且馬斯坦古准將現在是在幹甚麼?摺紙鶴嗎?」

「我、我不知道...」菲利一臉著急地看著馬斯坦古的動靜,「難道准將忘了今晚...」

「他絕對忘記了。」普雷達篤定地說道,一邊看向霍克愛的方向想要求救。霍克愛感應到來自夥伴著急的眼神,馬上會意地轉頭看向上司,立即皺眉開口:「馬斯坦古准將!請不要在辦公時間摺...摺紙鶴?」

「嗯,紙飛機摺膩了,這次想要嘗試複雜一點的。」

「准將!」霍克愛氣得站了起來,「請您適可而止!」

「好啦,摺完這隻紙鶴我就開始辦公。」

「不行!請您馬上開始辦公!」幾乎從未如此明目張膽地承認自己正在偷懶,這樣的行為徹底地激怒了霍克愛。她甚至沒有注意到午休鈴已響,來勢洶洶地疾步走到了上司桌前想要搶過那隻半完成的紙鶴;普雷達菲利與法爾曼在一旁看著,焦急地討論著要不要阻止霍克愛,或者至少口頭提醒一下讓她別下狠手,氣氛緊繃到了極點,完全沒有人注意到門口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個......不好意思。」大衛‧徹爾尼又敲了敲敞開的門板,「我要找霍克愛上尉?」

 

辦公室全體終於停下了動作,齊齊看向他。

「方便嗎?霍克愛上尉,關於今天的晚餐?」

 

普雷達立即生無可戀地拍向自己的額頭,嘴形誇張地講著唇語:啊!我知道馬斯坦古准將為甚麼會這樣了!

 

馬斯坦古原本也面無表情地看著徹爾尼,聞言轉頭回來看向上尉,變得笑意和煦:「今天恐怕不方便,因為工作可能會趕不完,對吧?」

而霍克愛也終於看懂了他的把戲,但礙於有外人在場,她忍住了想狠瞪一眼上司的衝動,對徹爾尼露出了歉意的微笑,「很抱歉,今晚可能不行跟你一起吃飯了,等下次工作量少一點之後我過去找你...」她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蕾貝卡也在中央工作,我們可以三人一起去吃飯。」

還不等徹爾尼回應,率先捕捉道關鍵字的普雷達立即做出了反應,「卡達利納?霍克愛上尉,難道這位是您的......」

「是的。」霍克愛示意徹爾尼走進來,領著他向其餘三人介紹。「這位是大衛‧徹爾尼,是我與卡達利納中尉在軍校時的同班同學。」

「我可以說是除了卡達利納以外,目前在軍部裡最了解霍克愛的人了。」徹爾尼爽朗地笑道,有些得意洋洋:「我可是知道你們從沒見過的她可愛的一面喔,如果你們想知道的話我還留著以前的相片...」

「請不要開這種玩笑,」霍克愛及時制止了他繼續胡說八道下去,「今晚是約不成了,抱歉讓你白跑一趟。」

「哎呀,看來霍克愛同學嚴肅的個性還是一點都沒變呢。」他笑道,「沒關係的,我樂意跑來找妳。」

 

辦公室全體:「......」

 

「你也沒變,」霍克愛倒是挑了挑眉,微笑道:「還是跟以前一樣,油嘴滑舌。」

 

「那個...不好意思插個話。」菲利半舉起手,打破了這個微妙的氣氛:「我從剛剛開始就很想問了...霍克愛上尉,您說因為今晚工作趕不完所以不能去吃晚餐?但是您忘記我們今晚已經約好了要找大夥兒一起吃飯了嗎?」

聞言,馬斯坦古與霍克愛同時恍然抬頭:「嗯?」

「啊...您們果然是忘記了......」

 

 

02

 

「這樣真的好嗎?我也去參加你們的聚會...」

「甚麼你們我們?我們都是一起的啊!」

「話是這麼說啦...可是我以前反馬斯坦古反得那麼嚴重...」普羅修搔了搔耳後,小聲地說,「還好我沒什麼特別厲害的專長,要不然我一定會是反馬斯坦古裡的激進派了......」

「嗯?有這麼討厭他嗎?」羅斯驚訝地問道,「可是我記得以前沒聽你提過馬斯坦古的壞話呀?」

「那是以前啦......」普羅修不敢再說,只打哈哈地指著從遠方經過的阿姆斯壯少校,說著少校最近又為了甚麼而脫衣騷擾部下,成功轉移了羅斯的注意力。

 

在以前,他可也是一邊崇拜著傳說中伊修瓦爾的英雄、一邊懼怕著他的一員。

要說到為甚麼討厭他,那還是在他以為瑪麗亞‧羅斯慘死在他的手下之後,他對馬斯坦古的敬意便在頃刻間化為全然的憤怒與不可置信。

 

直到他在約定之日最動盪的時刻,聽見了久違的羅斯的聲音。得知其實馬斯坦古是她的救命恩人之後,他頓時對馬斯坦古有了更進一層的崇敬,同時也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慚愧,每每在軍部看見馬斯坦古,都羞愧得無所遁形。

 

「哎呀,話說回來,你到底去不去嘛?」羅斯的手肘撞了下他,「約定之日之後好不容易湊出了一個大家都有空的晚上!錯過這一次可能就沒有下次囉!馬斯坦古小隊很快就要全部調職到東方,之後要見面就很難了喔!」

「為甚麼...妳一定要我去啊?」

「因為我想要介紹你們認識嘛。」她笑道,「他們都是很棒的人!跟他們一起作戰真是回味無窮的經驗...太刺激,而且大家都太優秀了,跟著他們讓我學到了不少東西呢。」

「優秀啊......尤其是馬斯坦古准將,對吧?」

「他是他們的領袖嘛,能夠讓大家都信服,當然不能遜色囉。」

「妳應該很......喜歡?很想親近馬斯坦古准將吧?畢竟他還特地救了妳......」

「是挺喜歡的。」羅斯不疑有他地點了點頭,「不過親近?為甚麼?」

「咦?妳不會想要親近喜歡的人嗎?」

「嗯......你這個問題有點難。」羅斯認真地思考著他的話,手指點著額頭,「因為他救了我,所以我喜歡他,成立。因為我喜歡他,所以我想親近他......這倒......沒有。」她抬起頭來看向普羅修,「你在解開對他的誤解之後,現在不也是很喜歡他了嗎?所以你很想親近他嗎?」

「我這、我沒有喜歡他啊!我是尊敬!崇拜!」

「所以我們在說的是不一樣的東西?」

「......」普羅修的肩膀垮了下來,「沒、沒事......沒有就好。」

「說到親近。」羅斯的聲音突然降至最小,甚至為此湊近他的耳邊:「你對霍克愛上尉有印象嗎?」

「這裡是茶水間,而且只有我們倆人欸,」門還是關著的。「不必這麼小心翼翼的吧?」

「不行不行。」她說著,還是忍不住將熱咖啡放到桌上,打開門查看。確定沒有人在門邊之後,她鬆了口氣,又將門給關緊。「我當時負責打點運送清國的補給品,先是在國境跟卡達利納中尉會合之後,便與她一起開車到中央市支援馬斯坦古小隊。」

「嗯,這個我有大致聽說過。」

「到中央市與馬斯坦古小隊會合之後,我曾短暫地與馬斯坦古准將對話過,在卡車前座。一起的還有霍克愛上尉。」

「是喔。」普羅修挑眉,不知道她為甚麼要描述這些細節,臉上的表情還這麼神秘兮兮的。「三個人擠在卡車前座?」

「是的。從我見到他們開始,他們倆就從未分開過。要說是因為霍克愛上尉是他的副官?但你知道嗎,明明卡車前面只有兩個位子,馬斯坦古准將想要問我話的話自己坐上來不就好了?偏要拉著霍克愛上尉一起上來,還很紳士地把位子讓給她,自己擠在兩個位子的縫隙裡。」羅斯嘖嘖有聲地說道,「他還真是一刻不能沒有霍克愛上尉在身邊啊。」

「大概是因為不想事後再另外跟霍克愛上尉更新情報的關係?乾脆擠一擠,讓她也一起在前座聽?」

「說得很對,但重點是之後,我們曾短暫地下車去接電纜線與哈博克少尉通話,再上車之後,我也下意識地覺得他們不是一起回後車廂、就是一起上來前座。果然,他們還是一起上到前座了,我也聽著准將的指示繞了幾個他們預想的入口,但是都被防守著進不去。」她口渴得乾掉了已經變溫的咖啡,又開始重泡一杯新的,「我一直在注意路況所以反應慢了點,但當我轉頭看向他們時,才發現,他們居然已經放棄剛才那個為難的姿勢,兩個人擠在同一張椅子上!一起坐!」

「啊......」普羅修被興奮的羅斯給逼得後退一步,「啊?」

「當時我只是有點愣住,但因為他們一直在討論作戰計畫,所以我也沒有繼續多想,之後我才知道,他們之所以要一直在一起,是因為他們兩人要脫離小隊秘密單獨行動,必須隨時依照情況擬定計畫。」

「所以就說得通了嘛。」

「不,說不通。」羅斯十分俐落地反駁了普羅修,「之後我們到了廣播電台,在監聽夫人與主持人的對話時,我聽到普雷達他們談起了准將跟上尉的動向,突然又想到他們坐在同一張椅子上的事。因為他們擠在一起時看起來挺自在的,准將也沒有刻意僵著不去碰到上尉,我就問了普雷達他們應該是...情侶吧?」

「居、居然這麼問!」

「因為!看起來一切都很自然,但其實細想起來還是有很多地方不對勁啊!不像一般的同事相處!」她激動又抑制著聲音說道,「能給人這種感覺的,果然還是情侶吧?而且是在一起很多年那種!雖然沒有恩恩愛愛,但是一舉一動卻又都透著親密!」羅斯差點又要乾掉手上的咖啡,是普羅修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她手上的咖啡換成了早就預備好的涼開水,才不至於釀成悲劇。「他們這樣的才叫做親近!光是看著他們走在一起,就能感覺到有一個防護罩圈著他倆,沒有任何人能趁隙而入!」

「是、是喔......那,妳還沒說普雷達中尉當時是怎麼回應妳的?」

 

聞言,羅斯豎起了食指壓在唇上,一臉驚恐。

普羅修以為有誰來了,嚇得用雙手捂住嘴往門口看,但左右等了半天也未見一個人進來,甚至連點腳步聲都沒有,復又疑惑地將臉轉向羅斯。

「沒人啊?」

「我是在模仿普雷達中尉的動作。」她挑眉笑道,「而你剛剛的舉動,就是我當下的反應。」

「嚇死我了羅斯少尉......」

「是的,我當時真是被嚇壞了。不只普雷達中尉,菲利准尉也是被我嚇得臉都白了,結結巴巴地說他們並不是那種關係。這樣的反應我當然會覺得是欲蓋彌彰了,不過之後普雷達中尉卻說,『這是我們馬斯坦古小隊的大家一起守護的東西之一,麻煩妳了』雖然聽不太懂,但至少我了解了,這並不是我能過問的事情......尤其是,之後他們替重傷的准將跟上尉辦理住院時,居然能一臉平常地討論說『為了方便保護跟討論日後計畫,盡量替他們爭取雙人病房』我的天啊,清白的男女怎麼可以住雙人病房!」

「可是當時准將不是失明了嗎...」

「是的,你很了解他們嘛。」她睨了一眼他,「為了霍克愛上尉的清白,我當下就提出質疑。普雷達中尉像是早就知道我會這麼問一樣,馬上就給出了和你一樣的答案。之後...是准將先入住了那間病房,期間,他一直在詢問霍克愛上尉的狀況;過沒多久上尉被推進來了,准將又變成每過一段時間就問上尉醒來了沒。」羅斯微笑道,「應該是因為失明的關係,准將看起來很不安,但在霍克愛上尉終於醒來跟他說話之後,他竟然就平靜了下來,那些焦慮的小動作都不見了。一直在旁邊守著的我們看得非常清楚。尤其是上尉,醒來的當下還在高燒,但她睜開眼第一句話就是問准將在哪裡...他們兩人明明一直在一起,卻好像分開了很久一樣,要是普雷達沒有替他們安排在一間病房,他們恐怕會無法好好休息呢。」

「是這樣啊...」普羅修恍然道,「他們,真的離不開彼此呢...」

「是的。」她點頭的同時也看向時鐘,「該回去工作了,就這麼說定了,晚上一起去聚會!」

「妳還沒放棄啊...」

「好久沒有跟你聊天了,尤其是這種小八卦,果然還是要跟你一起討論比較有趣!」羅斯爽朗地笑道:「今晚跟我一起參加聚會,不也可以順便見證一下剛剛說的事情嗎?」

 

的確,在羅斯少尉「過世」之前,他們總是一邊工作、一邊隨口聊著周遭發生的事呢。那種同甘苦共患難的感覺,即便空白了很長一段時間,也絲毫沒有變淡。

普羅修忍不住搔了搔頭以掩飾笑起來的臉,「真拿妳沒辦法,那就一起去吧。」

「甚麼嘛,你怎麼突然這麼開心了?」

「沒有啊,哪有開心......」

 

我只是覺得,妳能回來真是太好了,羅斯少尉。

 

 

03

 

這下尷尬了,他的確是忘了今晚本來就已經有聚會,如果記得的話,他根本不用去耍甚麼上班偷懶工作趕不完,以至於副官無法和那個可恨男人約會敘舊的爛招!

現在可好,他是真的大力地拖延到工作時間,不只今晚的聚會可能要悲壯缺席,霍克愛上尉也是真的完全被他給激怒了--今天早上鏡子裡那自戀又清爽的笑容至此終於完全破滅,乓啷啷地碎成了玻璃渣渣。

 

今天真是......糟透了。

 

「真是懷念霍克愛上尉還是學生時可愛的樣子呢。」大衛‧徹爾尼還在那兒滔滔不絕,「校慶的時候所有人都在忙著參加各種運動競賽為班級爭光,要不然就是擠到集合場裡聽軍中名人的演講,去盡可能地認識達官顯貴,但你們知道霍克愛上尉整個校慶都做甚麼去了嗎?」

 

......怎麼好像聽過這個故事。

普雷達默默想著。

 

「她居然在園遊會的攤子上買了燉牛肉燴飯,自己躲到了校園的某個角落默默吃完,就這麼過了整個校慶!」

「因為太大碗了,要全部吃完需要花一點時間。」霍克愛從容地回應道:「我就知道蕾貝卡會到處去說。不過就是錯過了一場演講,她就哭天喊地的。」雖然現在看來,她當時似乎是錯過了自家上司的演講。

 

普雷達:「......!!」原來買走那碗特大燉牛肉燴飯的兇手就是霍克愛上尉!!!

 

「之後我問霍克愛上尉,好吃的燉牛肉燴飯到底應該怎麼做呢?」徹爾尼接著說,「你們猜她怎麼回答?」

「要加紅酒嗎?」菲利有些尷尬,這個人居然在他們的辦公室開啟了話匣子,害得他們都不敢去吃飯了。

「咘咘--答錯了!」

「要加甚麼特殊香料?」法爾曼問道。

「答錯!你們一定猜不到!」徹爾尼得意洋洋地插腰,「正確答案就是--」

 

「馬鈴薯一定要又鬆又軟。」

 

「答對!」徹爾尼開心地捶了下手心,卻在下一秒頓住,看了看眾人。「剛才是誰答的?」

肚子快要餓扁的眾人指了指他身後。

徹爾尼向後一看,見馬斯坦古還在繼續趕著公文進度,看起來只是隨口一答。他又看了一眼霍克愛,她也正在陪著馬斯坦古趕進度,並沒有加入這個話題的意思,看上去也並不驚訝上司的回應。他只好硬著頭皮問道:「馬斯坦古准將......您怎麼會知道呢?」

「嗯?」聞言,他從公文抬起了頭看他一眼。「因為霍克愛上尉偏好馬鈴薯吧?所以就這麼猜了。」

「原來是這樣啊......」徹爾尼傻傻地回應,「您真是了解霍克愛上尉呢。」

「是的。」他倒是滿臉自然地,一邊繼續低頭批改公文說道:「要說我有甚麼能拿出來炫耀的資本的話,那就只有很了解霍克愛上尉這點了。」

霍克愛聞言挑眉,依舊沒有發表意見。

 

局勢一下子就倒向了馬斯坦古准將,大衛‧徹爾尼有些不服氣,再接再厲地延續了這個話題。

「您說得沒錯,霍克愛上尉對馬鈴薯有很深的執著。」他說道,「當時提到燉牛肉的話題時,霍克愛上尉說她還煮不出這麼綿密鬆軟的馬鈴薯,必須多多練習;當時我們全班都非常驚訝,原來霍克愛上尉會做飯啊!」

「為甚麼?」馬斯坦古倒是直接看向霍克愛,「我覺得妳的馬鈴薯料理已經非常出色了。」

「謝謝誇獎。不過,校慶上那碗燉飯裡的馬鈴薯還是屬下至今認為無法超越的美味。」

「......」再次被莫名端走話題主導權的徹爾尼又楞了一下,「霍克愛...妳還做飯給妳的上司吃過啊?」

「嗯?」霍克愛抬頭看向他,「是啊。在場的各位都吃過的。」

一直處在沉默中的三人配合地點了點頭:「以前軍部幾個朋友辦過茶會,霍克愛上尉當時也帶了一樣她的料理。」

「啊......原來如此,真好啊,我也想吃霍克愛上尉煮的菜......」

「說到妳的馬鈴薯料理,我當時最喜歡妳做那道鹹派,就是內餡只有馬鈴薯與豬絞肉,味道單純,但非常好吃呢。」馬斯坦古揚起了懷念的微笑,「不過怕跟妳說了妳會常做,那道菜應該很費時間吧?」

「那道啊......是的,做起來太費工了,上軍校之後屬下就再也沒有時間做過了。」

「那妳現在還記得怎麼做嗎?」

「不知道呢。」霍克愛也不自覺揚起了微笑,大概是回想到了以前偶爾做了鹹派,馬斯坦古在餐桌上一塊接著一塊津津有味的樣子。原來他是真的喜歡啊。「下次休假再試試看好了。」

「如果有做的話,請務必通知我。」馬斯坦古說道,「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就儘管說好了。」

「是。」霍克愛用鉛筆在最後一句話上打了個圈,搬起一小疊在午休時檢查完畢的公文放到了馬斯坦古桌上。「這幾份有些錯字,還請您撥冗修正。」

 

看著自然而然地聊完天後又處理起工作的倆人,大衛‧徹爾尼與其餘三人傻傻對望了一陣,剛才他們聊天的話裡好像默默透漏了甚麼訊息,讓人聽了雲裡霧裡似懂非懂的;然而,即便他們之中有誰聽懂了甚麼、又或者聽不懂甚麼,卻都沒有人敢再進一步地發問了。

 

 

 

04

 

 

「啊......這樣真的好嗎?」

「有甚麼不好的,唉。」普雷達喝了一口啤酒,「他這樣根本是自作孽,居然還把公文摺成紙鶴,霍克愛上尉已經用盡全力攤平了還是很多皺褶,最後只好重新申請,你說她能不生氣嗎?」

「說、說得也是。」菲利尷尬地笑笑,「不過,真是罕見,馬斯坦古准將居然會做出這麼出格的事。」

「出格......是指甚麼事啊?」羅斯捧著大杯啤酒,拉著普羅修不動聲色地靠近八卦中心。「居然會加班加到最後無法來參加聚會,而且霍克愛上尉竟然沒有陪著一起加班反而出席了,感覺一定是發生了甚麼大事呢。」總是形影不離的倆人居然沒有一起行動,真是太難得了。

「欸?啊,其實...不是甚麼大事啦。」菲利搔了搔耳際,「就是,平常再怎麼偷懶,明明都只會摺紙飛機的,事後要攤平也比較容易嘛;這次居然會出格到折了紙鶴,所以霍克愛上尉非常生氣。」

「偷懶?紙飛機?」羅斯震驚地喃喃自語,「紙...紙鶴?馬斯坦古准將嗎...?」

「......」普羅修回憶起崇敬著馬斯坦古、並且誤會羅斯少尉喜歡馬斯坦古而苦澀不已的自己,突然覺得自己其實蠻傻的。

 

然後,又默默地看了一眼坐在對面一臉冰冷,喝著啤酒默不作聲的霍克愛上尉。

 

「真是恐怖呢,」菲利回想剛才在辦公室的情況,「中午不是上尉的同學來辦公室聊天嗎?所以上尉才忍住沒有對准將發火。上尉的同學一走,霍克愛上尉才拿出她及時藏起來的紙鶴公文開始攤平,卻怎麼樣都攤不平,最後確定不重新申請不行的時候,上尉的那股氣場......」

「好不容易通過了繁瑣的申請程序,重點是,申辦處的人問到上尉必須重新申請公文的理由時,整間辦公室的溫度瞬間降到了冰點...」普雷達撫額說道:「我不是跟著去了嗎,當下我差一點點就逃出來了。申辦處的人看起來也很後悔問上尉這個問題的樣子,也大概知道需要重新申請公文的原因了,為了緩頰,那位小姐就問我,是不是綿羊闖進司令部,把公文啃掉了...」

「啊啊、又是這個。」法爾曼笑嘆了一口氣,「這個藉口還真是萬用呢,從在東方司令部時就開始用了,沒想到在中央居然也管用。」

「大概是那個笑話從東部流傳到中央了吧。」普雷達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甚麼笑話?」羅斯與普羅修對看了一眼,問道,「我們在中央任職這麼多年,就從來沒聽過呢。」

「我們馬斯坦古小隊是出身東方司令部的,那裡比起中央,算是蠻鄉下的地方了,你們也知道,東方十分盛產羊毛......」

 

雖然說,東方司令部已經建在相對繁榮的地方了,但還是曾經發生過少數羊隻脫離羊群跑到了各處而造成市民不便的事件。那些脫離的羊隻中,有兩隻生命力特別旺盛的綿羊,竟然穿越了大街小巷散步到東方司令部,引起一陣譁然。

馬斯坦古當時是中校,早就是現在這副德性了,愛偷懶、愛偷溜出去約會,或者藉著視察之便翹班。那天,馬斯坦古又成功脫離了霍克愛的監視溜出了辦公室(羅斯:......),據說大概是在司令部後方的草原那裡,正當他準備要先睡個午覺再去約會的時候,不幸遇到了其中一隻綿羊還被纏上;帶著綿羊上街太引人注目了,他只好認命回到辦公室接受制裁,沒想到,他的辦公室,也就是我們的辦公室,早就已經被另一隻綿羊搞得一團糟,尤其是兩隻綿羊終於重逢之後便更加興奮了...

「我們當時非常緊張,霍克愛上尉當時出門去逮准將了所以不在,我們就想,一定要趁著上尉回來之前把綿羊抓住才行,沒想到馬斯坦古准將竟然還帶了第二隻綿羊回來......」菲利無奈地喝了口啤酒,「於是,我們五個大男人分成兩個陣營,一邊負責抓綿羊、一邊負責搶救即將被啃的公文,直到霍克愛上尉回到了辦公室,局面才終於平靜下來。」

「哇,霍克愛上尉好厲害啊。」普羅修傻傻地轉頭看向霍克愛,「上尉很擅長安撫羊隻嗎?」

「沒有。」霍克愛吃了一塊炸雞,「給幾發子彈就安靜了,不用安撫。」

「沒錯,」菲利拿起手帕擦了擦眼淚,「跟小小的黑色疾風號是一樣的待遇呢。」

「之後霍克愛上尉索性將所有報廢的公文,包括被馬斯坦古准將塗鴉過、或墊過便當沾上了油漬、折成紙飛機射出去不小心掉到池塘裡等等,以及一兩張不幸被綿羊破壞的公文,通通送去了申辦處重新申請。」普雷達戳了戳聽見子彈就石化的普羅修,笑道:「當時我幫忙上尉搬一半的公文去,所以也是見證人之一。申辦處的人看見了那些慘不忍睹的公文當然也問了重新申請的理由,霍克愛上尉二話不說,一臉理所當然地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綿羊......」

「那是當然的,」霍克愛喝了一口啤酒,「既然牠們都闖進來了,不用白不用。」

「那簡直變成東方司令部的名段子之一了。」普雷達煞有其事地一人分飾兩角:「『請問這些公文是怎麼了?』『被羊啃了。』」

 

「羊很委屈啊......」這就是傳說中默契絕佳的焰與鷹啊...

普羅修默默微笑淚目,聚會才剛開始,都還沒喝起來呢,他倆的英勇形象已經壞得差不多了。

 

「所以話說回來,我們還是沒有解開為甚麼准將這次會摺紙鶴的謎題呢。」

「這麼無聊的事情不用一直討論吧?」霍克愛依舊冷冰冰地喝著啤酒。

「那還用說嗎......」普雷達撫額,說話聲音突然變得小聲:「還不是因為上尉的那位同學嗎......」

「甚麼甚麼?」看見普雷達一臉生無可戀,羅斯就知道又有八卦可以聽了,頓時來了精神:「准將摺紙鶴與上尉有關係?上尉的同學是男的?」

「欸?妳怎麼知道是男的?」普雷達驚訝地抬起頭,「妳、妳理解成甚麼了?」

「我覺得我沒有理解錯誤。」羅斯嘖嘖有聲,雖然一臉得意,卻也和普雷達一樣怕死地將音量降得極小:「快點說說怎麼了,馬斯坦古准將吃上尉的同學的醋了?所以才會故意偷懶惹上尉生氣?」

「我的天啊,這個女人太恐怖了。」普雷達轉回去雙手在臉前比叉,「抱歉,我拒絕與妳交談。」

「別這樣嘛!」羅斯用手肘頂了頂他,「之前戰鬥時我就看出來了,放心好了,我不會亂說出去的!」

普羅修:「......」

「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就去問霍克愛上尉喔!」羅斯終於使出殺手鐧,隨即不顧普雷達的制止,來勢洶洶地轉向霍克愛,深吸一口氣開口:「霍克愛上尉!我想問......欸?」

 

咚!

 

「霍、霍克愛上尉?」看著突然直直趴到桌上的霍克愛,羅斯驚訝地推了推她:「不會吧...聚會不是剛開始嗎?而且准將都還沒趕來啊,怎麼就醉倒了......」

「聽說有些人在生氣或傷心時特別容易喝醉呢。」法爾曼說道:「以及順帶一提,雖然妳覺得聚會才剛開始而已,但其實已經過了兩個鐘頭又二十四分,只是因為大家聊得太開心了所以時間過得特別快。這種現象就是所謂的...」

法爾曼正要開始長篇大論,霍克愛突然在此時直起了身子,坐得挺挺的,雙眼直愣愣地看著前方。

「霍...霍克愛上尉......」普雷達驚恐地說道:「從聚會開始她好像就一直一個人默默地喝著悶酒,法爾曼剛剛說甚麼?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鐘頭?上尉到底喝了多少酒!?」

「兩個鐘頭又二十六分。」法爾曼糾正道:「據我觀察,霍克愛上尉今晚約莫十分鐘就喝完一個大玻璃杯,兩個鐘頭又二十六分鐘等於一百四十六分鐘,以一百四十六除以十,換算下來就是...」

「法爾曼,閉嘴。」普雷達緊張地在霍克愛眼前揮手,「霍克愛上尉!妳現在還好嗎?」

他又使勁揮了揮,手不小心靠得離霍克愛的臉太近,被霍克愛面無表情地拍掉。

「完了,上尉這是喝掛了。」普雷達可憐地撫著被拍掉的手,「之前看過一次,她會一直倔在那裡不動。」

「那要怎麼辦?」羅斯問道,「看起來不哭也不鬧的,應該等等就會睡著?」

「......這,不好說。」普雷達欲言又止地,最後嘆了一口氣。「妳可以試試,畢竟妳是女性,她的戒心可能不會那麼重。」

 

於是羅斯便小心翼翼地靠近霍克愛,避免被攻擊,她還是選擇不亂碰她的身體,只是語氣柔和地哄道:「霍克愛上尉,沒事的,等等聚會結束我會帶妳安全到家,妳可以先睡一會兒。」

而霍克愛則是倔強地搖了搖頭,默不作聲盯著桌子看。

「沒事的,不用那麼擔心啦。」菲利寬慰地笑道,「回來繼續聊天吧,霍克愛上尉的酒品還是算好的。」

「嗯......」普雷達撇了撇嘴,「在某個前提下算是吧。」

 

就這樣,眾人在這歡樂並帶著點微妙的氣氛下又吃吃喝喝了一個多小時,期間他們一直忍不住看向霍克愛,她依舊安安靜靜地盯著桌子看,偶爾想睡得眼皮差點闔起來,卻又會馬上睜開。

終於,在普雷達忍不住準備起身打電話到司令部之前,遲到的偷懶大王總算現身了。

「我來晚了,抱歉。」馬斯坦古帶著歉意向眾人笑笑,找到了他們自覺替他留下的空位,自然地坐到了霍克愛身邊。「哇,一身酒味。」他訝異地看向副官,發現她對他的到來毫無反應,便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怎麼讓她喝那麼多酒?」

「她明顯是心情不好嘛...我們發現時她已經喝了很多了。」普雷達攤手,「您再不來,我都擔心等等霍克愛上尉要怎麼回家了。」

「心情不好?」馬斯坦古看向副官,笑著對她說道:「抱歉啦,霍克愛上尉,給妳惹了那麼多麻煩。」

霍克愛終於動了:她也轉頭看向了馬斯坦古,但還是一臉楞神。

「雖然加班到現在,不過我可是把今天的進度全部都趕完才來的喔。妳就別生氣了,好嗎?」他替她把掉到臉旁的髮絲塞到耳後,「臉那麼紅,到底是喝了多少?」

雖然依舊沒有回應,但與剛才不同,霍克愛不僅沒有拍掉馬斯坦古,反而輕輕地握住了他停留在她耳際的手;馬斯坦古不禁揚起了嘴角,輕聲哄道:「先睡吧,我等等再帶妳回去。」

聞言,她放開了他的手,乖巧地趴到桌上睡了過去。而馬斯坦古則是將大衣脫下披到了她的身上,替她把髮夾拿下來放到自己的褲袋裡,便招來服務生點餐,全程沒有一絲不自然。

 

 

而坐在他倆對面的眾人,當然也沒什麼好彆扭的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眾人坐在他倆對面,被閃出了陰影。

這裡是戴著墨鏡打完全篇的琴影。

這篇與〈救人是很嚴肅的〉那篇基調相同,都是兩人表明心意之前的無意識放閃劇情,尤其這次加入了一點青梅竹馬(?)最了解彼此、外人休想干預的元素,可以說是寫得非常爽(喂)以及莉莎燉牛肉燴飯的梗我怎麼就是用不膩呢wwww

燉牛肉燴飯,詳情請見〈長廊〉!

順帶一提,大衛‧徹爾尼,取自羊最討厭畫的雕像,與我小時候最討厭的鋼琴教本XDD可以說是一個集怨念於一身的路人XDD

 

這是一篇用八卦堆砌起來的主題,無論是旁人爆料、抑或是當事人有心無心地自曝,總之是一篇寫給自己開心的、閒聊一般的流水帳,寫完的時候正好是父親節,卻與父親沒有半點關係!!(。)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7.08.08 (TUE) / happy father's day !

 

創作者介紹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ckie
  • 哈哈哈為了吃燉牛肉燴飯錯過整個校慶真的好萌啊,與長㾿互相呼應好棒。這種自然地無意識放閃真的好有愛,看着好溫暖( ´▽` )ノ話說一直在說菜式,看到我肚子餓了惹⋯⋯
  • 我真的太喜歡長廊燉牛肉燴飯的梗了(*´艸`*)(好意思
    所以經常要寫一些有關莉莎軍校的事情的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要提到這個梗,然後再360度無死角地製造羅伊和莉莎的放閃機會(*´艸`*)
    肚子餓了就快去吃東西吧ヽ(●´∀`●)ノ

    琴影 於 2017/09/04 23:13 回覆

  • 訪客
  • 我居然到現在才發現這個部落格!!!
    RR是我踏入同人圈第一對喜歡的CP呢,然後就一直喜歡到現在。
    ----
    話說為了讓霍克愛留下來陪自己加班,馬斯坦古真的使出渾身解數,居然摺紙鶴了XDDDD(霍克愛明白摺紙的用意那段我真的很喜歡)
    喝醉酒一直撐到馬斯坦古出現才睡著的部分也超棒的!
  • 初次見面~這個部落格已經好幾年啦XD

    噢我真的好喜歡寫莉莎安安靜靜地甚麼都不說,但羅伊就是知道莉莎在撒嬌了、莉莎需要照顧了,然後理所當然地呵護她QDQ
    雖然莉莎很強,但也只願意在羅伊面前表現得像個女孩子QQ

    謝謝您的喜歡!

    琴影 於 2017/09/06 21: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