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勞煩您多跑這一趟。」

「別這麼說。」羅伊拉開椅子坐下,一邊抬手制止他繼續多禮,「既然是伊修瓦爾的事,就沒有多跑一趟少跑一趟的差別。」

「能聽到您這麼說真是令人安心。」

邁爾斯抬手招來服務員點餐,原本要自作主張替羅伊點一杯咖啡,卻在服務員敲開筆芯之前被羅伊出聲阻止,並改要了一杯蘇打水。邁爾斯看向正在對座喘口氣的羅伊,安靜了幾秒後,還是忍不住問道:「屬下以為,您只喝咖啡?」

「喔,」羅伊輕笑,「沒有,你也不必在意剛剛的事,我沒有放在心上。」他頓了頓,又說道:「你會這麼以為,可能是因為我在你們面前總是喝咖啡的關係吧。其實你不必去記我的喜好的。」

「...是老習慣了,自然而然會去留意頭頂上司的一切瑣事。」

「我相信。」羅伊微笑道,「那位女王在把你交給我時,曾叮嚀我務必要將你毫髮無損地還回去。說是如果沒有了你,她會很困擾,並且生我的氣的。可見你是一名十分優秀又體貼的副官。」

邁爾斯但笑不語。他深諳眼前馬斯坦古少將總是能說得一口完美的官腔,再結合他對冰之女王多年的了解看來,恐怕原話要比從羅伊口中說出來的還要可怖上萬倍。

「謝謝您的誇讚,不過屬下相信,在您眼中,恐怕沒有任何人能比得過霍克愛上尉吧?」見羅伊微笑更深,邁爾斯聳了聳肩,「就是因為每次無論是在辦公室還是像現在這樣出來洽公時,霍克愛上尉總是替您張羅咖啡,所以屬下剛才才會不小心踰矩了。」

「原來如此。」他也並沒有打算解釋,自己眼中最完美的副官總是替他張羅咖啡的原因,只不過是為了督促他工作的手段罷了--如果有稱得上是體貼的地方,那大概只有防止他因過度勞累而睡著出糗這點。

 

蘇打水上桌,羅伊很快地一口便飲下了半杯,沁涼刺激的氣泡滑入咽喉的那刻總算成功消去了他急忙趕來的燥熱,也不顧對面的邁爾斯中校正默默觀察著自己,他不由閉眼吐出一口氣,放縱自己一秒的放鬆與邋遢。

邁爾斯中校因此了解,馬斯坦古少將來赴自己的一次約,該是花了多大的心力--在這個上班時間。

「看來我們必須盡早切入正題。」

「哈哈,見笑了。」羅伊將邁爾斯取出的資料挪到自己眼前掃了幾眼,「原來如此,難怪你不惜在這種時候回到市區急忙找我出來。」

「是的,原本按照慣例,您們還要再半個月後才會去伊修瓦爾,但眼前事態緊急,我們等不了那麼久。」

「再加上目前還沒有任何對策,暗中使絆子的對手又是司令部裡的人......所以你更不能在這種時候出現在司令部,以免被察覺到事情已經被你們發現了。」

「所以只好通過秘密通訊找您出來了。」

羅伊將蘇打水隨手推到靠牆的桌邊,杯沿滑下而形成的水灘因此糊了一桌,急於閱讀資料的羅伊有些不耐煩地抽了一疊紙巾,邁爾斯見狀,說了一句「讓我來吧」,便接過紙巾,只拿了一張擦拭桌面,其餘的都放了回去。

等確認桌面已經乾淨之後,他才發現對面的羅伊已經就著艱難的姿勢又翻看了幾頁。

 

這讓邁爾斯心中又燃起了對這份工作的鬥志。原本因為處處受中央高官刁難而無法順利進行作業的苦悶,讓他幾乎忘了約定之日過後首次踏上伊修瓦爾國土時的滿腹壯志;而現在,在這間咖啡廳狹暗的角落裡,他確信自己能夠在這位上司的帶領下繼續勇往直前。

「想念北方嗎?」

突然,羅伊這麼問道,視線卻並沒有離開資料。

「是......請問怎麼會這麼問?」

「隨口問問罷了。」羅伊的指尖摩娑著頁角,對著最後幾行字又琢磨了幾遍之後便翻了頁,「中央就是一個這麼渾沌的地方,打倒人造人政權之後,亞美斯多利斯正在重整國力,這幾年也勢必會遇上比以前更加混亂的政局,東西南三市雖說清靜了些,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屬下了解。」

「再撐一下吧。」羅伊抬眼看他,「只要我們能撐過這幾年,那位閣下的身體也一直健朗下去的話,離看到伊修瓦爾起色的日子就不遠了。」

「是。」

「需要回北方看看嗎?養精蓄銳?」羅伊笑道,「我想你應該很懷念在那位女王的麾下,全心全意固守邊疆,沒有任何雜碎會放暗箭拖後腿的生活吧。如果需要,這件事處理完之後我可以准假。」

「謝謝您的關心,屬下懷念北方,但這並不妨礙屬下想要為祖先領土盡一己之力的初衷--在北方所得到的磨練與回憶,一直以來都是屬下推動伊修瓦爾建設時的養分。」

「我了解了。」羅伊將資料放到桌面上,話題又回到了工作。「你與斯卡目前有甚麼想法嗎?」

「關於這個,我們整理了一份大綱,請您指導。」他又拿出了一份文件,依序攤開在羅伊面前。「可能有些亂,但我們實在是太緊急了。」

「這個筆跡......是斯卡?」羅伊輕笑了聲,「該說真不愧是當年那位被軍方包圍之後,二話不說炸了整條街逃進下水道的恐怖份子嗎?行事還是一如往常的不拖泥帶水。」難怪霍克愛上尉總能與他處得很好。

「是的......屬下已盡量與他平衡。」

「看得出。」他很快地瀏覽完畢,「整體沒有問題,但我擔心細節做起來有難度。畢竟我的小隊還得在半個月之後才能去伊修瓦爾,提前動身的話怕是會被中央那群人察覺,恐怕屆時又會有變數。現在首當其衝的問題是:既然我們必須暫時穩住檯面,那還有哪裡的人力可供我們調動到伊修瓦爾援助你和斯卡。」

「是。」

「讓我想想,如果現在驚動那位中央的閣下...我們是否能承受事後要付出的代價。」說著,羅伊閉眼靠上椅背,便不再開口。邁爾斯見狀,雖然不道德,但他還是不禁贊同羅伊的顧慮--畢竟他也曾充分領教過隱藏在那翹鬍子底下的狡猾與唯利是圖。唯一令人慶幸的是,他始終會站在客觀正義的原則線上決定任何事,讓他們即便被他耍得團團轉時,也至少能抱有總會撥雲見日的信心。

 

中央就是一個這麼渾沌的地方。數分鐘前羅伊所說的話此刻浮上腦海,實在是不能再更貼切了。

 

「至少我們能確定,那位閣下是站在復興伊修瓦爾這邊的。」羅伊喃喃自語,又睜眼坐挺了起來,拿起那份報告端詳,「不過他能不能接受這個做法並且提供援助,又得另當別論。畢竟現在在搞事的那幾個人,閣下目前不可能輕易地對付他們。」

他們都知道,要穩住現今的亞美斯多利斯,將所有人事達到一個微妙的平衡,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

 

「不如我們先吃個午餐吧。」羅伊宣布道,「補充一點糖分,有助於繼續思考。」

「您能在外面待這麼久嗎?」

「沒事。」羅伊招來服務員點了兩份簡餐,才又笑回道:「司令部有我的副官在嘛,沒問題的。」

「......」他心知這絕不會是指霍克愛上尉有權限替他處理所有公文,但又本能地不太想追問真相--當眼前這位男子露出了這副從容又陶醉的表情的時候。

「沉默又一臉肅殺的霍克愛上尉坐在缺少了司令官的辦公室裡......這是東方司令部的人們最熟悉與不以為然的景象了。」

 

「......原來如此。」難怪霍克愛上尉沒有一起跟來,原來是為了讓所有人都認為羅伊的失蹤只是又一次普通的翹班。而且大概...霍克愛上尉現在也並不知道羅伊出來的理由,依照眼前男人的個性,恐怕是為了讓霍克愛臉上的憤怒顯得更加真實。

雖然才一起工作不到幾年,但細心的邁爾斯好歹也已經了解,通常當羅伊露出這種陶醉表情時,就是準備要調戲身旁副官的前兆,最後則會得到副官的瞪視、或者更技高一籌的回擊。

現在霍克愛上尉不在場,沒人能替這番玩笑話做一個結尾,使得邁爾斯有點不習慣,也不禁莞爾他倆果然是天生一對。

 

 

 

不過他此刻又有些慶幸霍克愛上尉不在場。邁爾斯咬下夾有火腿歐姆蛋與一些被美乃滋浸濕的生菜的全麥麵包,面無表情地移開視線;對座的羅伊早就聽見斜後方的窸窣聲響,現在看到邁爾斯的反應,反而有興趣往後看了一眼。

是一對正擠在角落卿卿我我的情侶,連服務生刻意經過都不能制止他們的激情。

 

「東部一直都是蠻純樸的鄉下地方。」司令官馬斯坦古突然強調道。

「屬下能理解您的懊惱。」邁爾斯不禁微笑,「全世界的情侶都會有抑制不住熱戀的時刻。」

「你說得對。」羅伊點了點頭,「有你這種屬下,司令官才能安心吃得下飯嘛。」

邁爾斯又怎麼會不知道,情況愈糟糕時,羅伊愈愛時不時開個玩笑。

應該是有他這種司令官,下屬才能安心地吃得下飯才對。

 

午餐時間沒有持續太久,但事實是羅伊也不得不回去了。他回饋給了邁爾斯一點建議,並與他約好了今日之後暫時更改的聯絡方式,以利互通兩邊的行動不被中央察覺。然而斯卡大概會很不能接受他所帶回去的馬斯坦古少將的反饋吧。邁爾斯啟動私家車引擎時不禁嘆了一口氣,比起早就習慣軍部體制的他,斯卡大概不太能理解為甚麼羅伊所能做出的決策總是如此綁手綁腳,即便每次他放的長線總能釣到不讓眾人失望的大魚--這也依然是他們私下最容易產生爭執的主因之一。

 

 

不過一想到馬斯坦古少將回到司令部之後所要面對的一切之後,邁爾斯突然又釋懷了,甚至懷有些不道德的愉悅。

 

 

 

***

 

果不其然,霍克愛上尉放棄了她的午休時間,為自家上司的翹班舉動支付了最直接的代價。羅伊進入辦公室時看到的便是這個景象--只有副官的辦公桌上堆滿了公文,雖然沒有看見人影,但公文的確正以穩定的速度逐份減少中。

於是他一句招呼都沒打,便坐到自己的辦公桌後頭開始處理起副官剛審核過的公文,以及另一沓只有司令官本人才有權限過目的公牘,也正紋風不動地被堆放在他的辦公桌上。其中他知道莉莎曾抬頭看過來一眼,卻一句話也沒說就繼續批改公文;羅伊心知副官現下可能正經歷的情緒,為了她的身體好,他還是決定先閉上自己的嘴巴乖乖做事--這是最直接能消彌她的怒氣的辦法。

 

午休時間結束,辦公室的其他人也陸續回來了。菲利奉命帶回了一份三明治給莉莎,還說笑般地表示自己這次有先提早買好她的那一份,才避免了她必須再吃一次薄荷巧克力波羅蜜橄欖黑豆奶油三明治的命運。而霍克愛上尉只是平靜地接過午餐並道了謝,看起來對這個玩笑話一點也起不了反應的樣子,菲利一直微笑的嘴角終於僵了,害怕地往後求救普雷達,看得出來在司令官翹班之後這間辦公室曾經經歷了一場腥風血雨,而四人組在午休時間終於能逃出辦公室之後,還曾努力地討論過應該如何在回去的時候至少能保住自己的小命討那位鷹眼高興。

普雷達也同樣繃緊了神經,不免又埋怨地看向那個公文已經快被堆到天花板的司令官辦公桌,卻正好被他眼尖地瞧見一份最頂的公文被抽下去消失的一瞬間,他連忙跑到辦公桌後頭,發現原來始作俑者竟比他們想像中還要更快回到了辦公室。鬆了一口氣,朝著同伴比了一個危機解除的手勢,並且有些幸災樂禍地對著自家上司說道:「既然您當上了東方司令官,我們希望您至少能下令廢除掉那個噁心的三明治口味吧?就算是為自己的副官著想?」

「工作太少了以至於閒得發慌嗎?普雷達。」

 

辦公室又歸於安靜,好一段時間都只有筆尖與紙張摩擦的聲響,偶爾隨著照進窗內的陽光痕跡挪動,幾隻鳥兒也曾停留在窗前悠閒地唱著不知名的歌。幸好有得力的助手在身邊,他還不至於因為鳥叫聲而煩躁,而是在下班時間到來的時候,便已經順利處理掉大半的公文。不過還有另一半還等著處理就是了--這便是翹班的代價,而唯一讓他感到難受的是,他的副官不管何時都不會拋下他自己回家,無論這是否是因為他不計後果的行為所導致,他的副官總是盡忠職守到令人髮指。

趁著副官出門去替他倆買晚餐,羅伊才抓到機會問正準備收拾東西下班的下屬們他翹班之後的情形,菲利原本想要開口,卻被哈博克先一步攔截,挑眉笑著向羅伊說道:「我知道您是想要打聽好情況以策劃待會兒該如何安撫霍克愛上尉,所以我們的答案是:請您自己好自為之,以免霍克愛上尉誤會我們是您的共犯。」

「喂、你們......!」

「那我們就先走了。」菲利與法爾曼聲音微弱地向羅伊道別且快速地行了一個軍禮;而普雷達依舊是最能準確傳達所有人心聲的那個人:「祝您與霍克愛上尉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莉莎很快便帶回兩人的晚餐,羅伊的視線隨著副官移動到自己桌前,原本已經做好赴死決心的臉部表情陡然放鬆了下來,有些訝異地看向副官:「我還以為你會買那個薄荷巧克力橄欖黑豆甚麼的三明治。」

「屬下曾幾何時給您買過那種口味?」莉莎在他翹班回來之後終於第一次開口說話,「您這是被菲利准尉的玩笑話給影響了吧。」

「妳不生我的氣了嗎?」

「怎麼會。」莉莎將兩個人的杯子拿了起來,準備到茶水間沖新的咖啡。羅伊無法分辨她這句話的意思到底是不是生氣,卻反而笑著說了一句:「上尉,偶爾也替我弄點別的飲料吧。」

而這次莉莎則清楚明了地回應他道:「只有咖啡。」

 

這頓晚餐只是為了接下來的忙碌補充一點養分,想到這點,便沒人會有那個閒情逸致慢慢享受。羅伊原本就邊吃邊繼續批閱公文,就算餐盒空了也沒有察覺,便像是忘了自己上一秒還在吃晚餐一樣繼續手上的工作。莉莎見狀,了解這是上司過度專注時的表現,只安靜地到他的辦公桌前替他處理餐盒好為他整理出辦公的空間;當她為了拿到靠近他那邊的餐具而傾身越過辦公桌時,羅伊正好抬頭看她,兩人的臉在那一瞬間距離極近。

羅伊與她對視,莉莎看他的表情以為有甚麼吩咐便暫時停止了動作,而他看向她的唇,大腦幾乎是下意識就指示他傾身湊上前,卻在頓了幾秒之後,他突然開口:「我中午去見了邁爾斯中校。」

「邁爾...中央又有行動了?」莉莎很快就捕捉到重點。

「沒錯,而且這次十分緊急,不過我們這裡必須先按兵不動,否則依照中央那幾個人的習性,要是我們這邊一有動作,他們肯定馬上就會準備下一個計劃。」

「您說得沒錯。」因為是機密,為了控制音量,莉莎一直都沒有變換姿勢。「不過我們這次是否應該向大總統閣下尋求協助了?」

「我正在考慮。」

說完,羅伊往後躺進了椅背,十指在腹前交叉。莉莎則是繼續收拾完桌上的餐具,拿到角落的垃圾桶。

看著副官忙來忙去的身影,他在此刻終於不得不承認,中午用餐看見那對情侶卿卿我我時,他的確當下立即想到了自己與莉莎;因為剛才在她靠近自己時,他也不能避免地聯想到中午曾被挑起過一瞬的情緒。

 

兩人又安靜地工作了一段時間,到時針指到九的時候,羅伊的工作已經接近收尾,而副官也早就完成了份內的工作,只是在幫助他加快收尾的速度;於是他撕下一張便條紙,在上頭列了幾點提要之後,讓莉莎到他的桌前。

「妳先下班吧,回去之後替我辦這幾件事。」說著,他將便條遞給莉莎。

她大略看了一眼,問道,「您還是不打算求助大總統閣下嗎?」

「還不是時候。」他笑著對她說道,「不過總有一天會連帶這段時間以來的精神損失賠償一並向閣下要回來的,不必擔心。」

「那就好了。」莉莎也終於露出了微笑,知道上司這次已經有了對應的計策,便安心地聽命行事。「那麼請恕屬下先下班了,您也請早點回家休息。」

「嗯。」

 

 

「等一下。」

羅伊叫住了已經穿好大衣準備開門的副官,起身走到她的身旁,想了想,還是將門關上落了鎖。

莉莎正安靜地等他下達命令,下一秒卻被上司推到門板上,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一道密實的親吻便壓了下來。羅伊將手伸到她的後腦,替她把可能正磕著不舒服的髮夾取下來放進自己的口袋裡,又將她擋在他胸前的手拉了下來,放到自己腰上,做完這一切,他才心滿意足地緊緊攬住她的腰,一手按在她的後腦上,繼續加深這個吻。

 

莉莎在這一小段混亂的時間裡只來得及思考一件事:為甚麼他總是在取下她的髮夾之後,是放到他的口袋,而不是她的?每次想要拿回髮夾時,如果不是他主動還給她,她都還得再花一番功夫。

 

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自然是沒有意義的。她的大腦很快下了這個結論,之後便徹底地放空,任由羅伊的親吻佔據她全身的感官。知道這間剛被他上了鎖的辦公室目前還十分安全,她放鬆了下來,雙手也依照他的願望,環在他的腰上輕輕交握。

「...全世界的情侶都會有抑制不住熱戀的時刻。」

終於依依不捨地離開她的唇,羅伊輕聲為自己在辦公室忍不住衝動的行為胡亂找了藉口。不過這並不像他平常的說話語氣,莉莎並不曉得他是複製了誰的話,也難得沒有責備他在辦公室亂來的意思,只安靜地與他相擁片刻。

他又忍不住就著現在的姿勢吻了她一口,「之後還要繼續忙碌一段時間,先這樣解解饞。」

「這才像是您會說的話。」莉莎輕笑了一聲,主動探進他的褲袋拿出自己的髮夾,羅伊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副官在這方面也很快就習得對付他的方法了。

 

 

「那麼屬下先走了。」

「到家之後給我捎個電話吧。」

「怎麼突然這麼要求?」莉莎在關上門的前一刻停住,無奈地嘆氣看向他:「希望我到家時,你也已經做完工作,離開這間辦公室了。」

「那換我到家之後打給妳?」

「這倒是可以。」她不禁笑了,便在他的注視下,輕聲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最近滿腦子都是接吻的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倒)

之所以會有這篇的產生,是來自一個簡單的想法--羅伊看到別的情侶光天化日之下接吻,也想要抱抱莉莎了;但當真的有機會時,他卻放棄了能親密的機會,不過最後還是忍不住......

就是這麼單純的一個架構,還硬掰出中央有人想要對伊修瓦爾建設使絆子,害我一度以為這篇會被我寫得太長。(攤手)

既然說到接吻,那就順便把最近寫的另一個接吻小短篇一起放上來好了XD寫那篇時正好是我的生日,也算是順便為自己小小慶祝而寫的小甜餅。然而真相是某晚我和正在軍訓的小可憐羊聊天時,她說好想要吃點佐莎慰勞一下身心,我心疼了,問她有沒有想看的主題,她立馬回過來一句「想看接吻」()

嗯,那有什麼難的,我馬上就答應了,接著她又補充了條件:「第一次接吻、第二次害羞,以及熟練之後」

XDDDDDDD

這裡不得不提一句我們之間常用的暗語:「第二次才是第一次」,待會兒各位看到第二段時應該能感受得到XD第三段的小標指的就是數不清的多次以後啦。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xtra〈About Kiss〉

 

 

01 § first kiss

 

「我慶幸著,也痛恨著,在我接受我的理智的同時,我的感情也次次被抑制。然而抑制,卻無法扼殺;每當我又被自己的理智說服的當下,我就更失望自己的冷靜。」此刻的他挫敗、脆弱,而坦然。

他抵著她的額,輕聲問道,「妳能理解嗎?霍克愛上尉。」

「是。」她看著他極近的雙眼,回答道:「是的,無法扼殺。」

看著她臉上那道淚水滑落的痕跡,以及隱隱顫抖的哽咽嗓音,都令他的心又痛又緊--那是長年累積下來的壓力與痛苦,現下的快樂亦從中而生。好不容易今晚藉酒終於說出了告白,他並不怕被她拒絕,甚至可以說他是以被拒絕的前提之下抱住她的;然而她竟然一絲猶疑都無便予以肯定的答案,宛如在最剛好的時間點,水到渠成。

 

羅伊稍一往前便吻上了她的唇,互相碰上的那一刻,兩人似乎都溢出了嘆息,忍不住靠彼此更近。

此刻無論是悲傷還是快樂,他們都感同身受。

 

他們擁著對方安靜地輕吻了一會兒便同時鬆開,他與她對視一秒,在望見彼此眼中的笑意繾綣時又吻上了對方。這次羅伊一手撫上莉莎的後腦將她更緊地壓向自己,兩人本就互相渴望,便自然而然地鬆開齒關,加深了這個吻。

莉莎與他舌尖相碰的瞬間本能地抖了一下,使她更緊地抱住了他,而羅伊只是依循本能與她親密,此刻的他並不懂該如何取悅伴侶,只能在碰到她的舌尖後便退出去吮住她的唇瓣,而後與她一同換氣,再重覆剛才的動作。

 

直到莉莎幾乎整個人攀住了他,他才知道莉莎早已無法站穩,乾脆將她直接抱起來,離開了廚房。

 

 

02 § second kiss

 

接受了羅伊邀請她到他家過一晚的提議,莉莎決定在下班之後先回家餵完疾風號、換上一套便服,再去市場買點簡單的食材。而正當她手上拿著兩顆馬鈴薯比較新鮮度的時候,視線內突然憑空出現了一支紅蘿蔔--她先是看見對面菜攤大嬸露出了有些促狹的笑臉,才意識到那支蘿蔔並不是大嬸推薦給她的,而是旁邊多站了一個人,並且直接以行動表示今晚想要吃紅蘿蔔。

「妳真的對紅蘿蔔那麼排斥嗎?我看妳馬鈴薯挑了半天,這些紅蘿蔔在一旁妳看都沒看一眼。」

「......」

「嚇到了?可是妳應該不至於專心到連旁邊多出一個人都沒感覺到吧?」

「屬下是知道旁邊有人,但沒想到...」莉莎有些沒好氣地拿過羅伊手上的紅蘿蔔,一邊問道:「怎麼過來了?我不是說等等就過去嗎?」

「既然都知道妳要來市場了,我哪有不來幫忙提菜的道理?」

「嗯,說得很對。」

全程忽略了大嬸八卦的表情,莉莎結完帳之後接過大嬸替她裝好的紙袋,一股腦地放到了羅伊懷裡。「喏,你的紅蘿蔔。」

「不買點玉米嗎?」羅伊掂了掂懷裡的紙袋,又指向攤位。「看起來很好吃。」

「好啊。」沒有猶豫,她又低頭揀了兩根看起來較為飽滿的玉米仔細地看了起來,羅伊向著賣菜大嬸笑笑,趁莉莎注意力放在玉米上頭時將她手上的東西都抱到了自己身上。

 

另一邊又來了客人,賣菜大嬸連忙丟下了這對小情侶;莉莎終於選好了,一邊說今晚正好可以煮玉米排骨湯,轉頭正想問羅伊的意見時,羅伊正好低下頭,飛快地啄了一下莉莎的唇。

 

 

「決定好要買哪根了嗎?」賣菜大嬸招呼完客人,又回到莉莎對面。「哎唷,妳的男朋友臉怎麼這麼紅啊?」

「...這根,謝謝。」

「我看你也才捧了兩袋而已啊,剛才你的女朋友一邊抱著一邊挑菜可是臉不紅氣不喘的喔?」

「不用再給我紙袋了。」莉莎原本想要將玉米放進羅伊手上的紙袋,但看他一臉脹紅憋著氣的樣子,她又暫時打消了與他近距離接觸的念頭。

 

...要不是她十分確定自己才是那個被偷親的人,她都要以為是自己調戲了羅伊。

 

「還有想要吃什麼嗎?馬斯坦古少將?」

「......」說不出話。

「那就回去吧。」莉莎笑著嘆了一口氣,手上只拿了一根玉米走在羅伊身邊,迎著晚風回家。

 

 

03 § ki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

 

「那就這樣了,今天辛苦妳了。」羅伊幫著莉莎一起收拾桌上散亂的文件,一邊說著,「難為妳下班了還要來我家繼續加班,等等想吃點什麼?我去外面買回來。」

「...」

「炸魚餅三明治好嗎?妳上次說過味道不錯。」並不介意莉莎的沉默,他只當她一時選不出菜色,便又主動追加了幾項,「還是我們直接上餐館?不過我怕現在有點晚了,我們可能進去不到半個鐘頭人家就要把我們趕出來...」

 

已經收拾好自己這邊的公文,抬頭就見羅伊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只是一臉愧疚地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為甚麼要愧疚呢?

莉莎看著他的臉,突然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想著想著,當羅伊提到了對街一家新開的麵食餐館應該會開得晚點,肚子隱隱傳來了咕嚕聲,她這才意識到現在已經將近九點,而他們下班之後又直接一直工作到現在,什麼都還沒吃。

原來是因為肚子餓了啊。

莉莎下了定論。下一秒,疾風號可憐兮兮的臉突然浮上腦海,她緊繃了一瞬,又想到因為這陣子忙著加班,早就將疾風號托給葛蕾西亞小姐與她的女兒照顧了。有一個溫柔的媽媽、以及一位熱情洋溢的女孩照料,疾風號現在一定過得有滋有味極了。

那麼就沒問題了。

莉莎鬆了一口氣,又將注意力放到羅伊身上。他正背出從家數出去第三條街上的所有餐館名,一邊對每一家店予以簡短的評價。莉莎非常佩服他能夠在肚子餓的情況下如此鉅細靡遺地探討菜色,但想了想,羅伊大概緊張著自己可能會氣他今早因為溜出去「視察」而導致加班到現在的不堪後果,正勉力於避免因為讓自己動更多腦而終至情緒爆發,所以盡量背出菜名讓她直接挑選。

 

不過她又怎麼會生他的氣呢?她又不是不知道他偶爾出去「視察」一趟會帶回多可觀的情報量。

 

這麼一想,更加辛苦的是他才對。

終於有了結論,莉莎決定應該要安慰一下他的連日辛勞,而想要幫助他的大腦放鬆下來的最好辦法--莉莎馬上就有了行動,在他正要準備進行到第四條街的餐館介紹時,她向前吻住了他還有餘音滾動在口腔的嘴,羅伊自然是愣住了,一時之間傻著什麼也不會動,就這麼任由她親吻;而莉莎並不介意,主動撫上他的後腦,一邊貼近他,一邊引導他的回吻。

直到兩個人已經在沙發上緊抱在一起吻得難分難捨時,反而是莉莎難以掙脫羅伊的擁吻。她艱難地在兩人換氣的間隙裡喚他的名字,而羅伊只發出了氣音以示詢問,邊又繼續吮吻上她;莉莎見狀,只好黏著他的唇提示道:「已經晚上九點。」

她才終於得以從羅伊的腿上起身。

 

 

「中將,炸魚餅三明治,一杯紅茶,謝謝。」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7.09.23 (SAT)

 

創作者介紹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魚哥
  • 可惡(?)我以為在辦公桌講話的時候就會親下去了
    (但那個姿勢應該不舒服吧WWW
    前面的鋪成實在是太專業了,我還以為是之後劇情的走向XDD
    感謝羊大的點文讓我們有糧吃(然而他好像看不到XDDD
    看佐莎接吻是美好的事~~~開心~~~

  • 哈哈哈哈是的,姿勢會不舒服;但其實羅伊本來是打算要忍住的XD!
    就是因為那個時候沒有親,後面忍不住了才會令人驚喜呀////(喂

    沒錯,羊不會來這裡,所以在這裡可以盡情提她(不是
    覺得最近吻得太多了wwww不過也是寫得很開心!

    不小心鋪陳得太用心了wwwww如果腦洞順利打開的話說不定會寫下去!XD

    謝謝魚哥的留言~

    琴影 於 2017/09/24 20:58 回覆

  • fish
  • 以為在辦公桌講話就會親下去+1
    都距離這麼近了 應該要偷親一下阿XD

    羅伊說「等一下」時,還以為他決定要一起回家(是有多想看床戲
    突然主動親上去讓羅伊腦袋關機,這點子太棒了哈哈
    可以再來更多的kissssss~沒問題的!!
  • 不不不,此刻不親,下一刻的忍不住才好看呀!(被燒

    看到您說想看床戲我笑了XD
    羅伊...嗯,他也說了嘛,這陣子太忙了先這樣解解饞,潛台詞就是等不忙了之後////(喂
    接吻真是、百看不膩的梗啊///艸///

    謝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7/09/25 00:05 回覆

  • fish
  • 非常想看阿~
    追了這麼多年,已經到可以吃肉的年紀了哈哈
    看了怠月之後就好想吃肉吃肉
    後來想想這篇沒鎖文,我難過(欸
    嘛~不過隨時都可能因為一點契機就變成鎖文的~因為全世界的情侶都會有抑制不住熱戀的時刻嘿嘿

    覺得這篇可以繼續延伸阿~~專業的鋪陳!!
    期待他們比較不忙的時候>///< 但好像忙裡偷閒比較有可能XD
  • 您們愈說愈讓我覺得我這鋪陳應該要寫後續了XDDDD

    未來大概還會繼續有肉的/////因為全世界的情侶都......(夠了
    謝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7/09/28 00:14 回覆

  • Bernice
  • 最後一句的點餐感覺好煞風景哦哈哈哈。話說霍克愛的主動足以讓馬斯坦古回味很多次了,有種受寵若驚的味道XDDD
  • 因為肚子餓了心情會不好的XDDD
    心情不好則會影響情趣(不要一臉正經說這些

    莉莎主動的梗百吃不膩啊///

    琴影 於 2017/09/28 00:18 回覆

  • Fish can
  • 前面距離拉近那邊還以為就要親下去的!!!!
    羅伊超努力的忍了下來才沒有騷擾莉莎啊啊啊
    門上強吻解饞超級甜>///<
    都忍不住想像羅伊是用多俏皮的眼神和語氣對莉莎說那些話
    ----------
    三篇kiss短文好甜啊
    第一篇有一點小小揪心啊
    一點點無奈和傷感卻又甜的很幸福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這麼迷戀佐莎的吧
    第二篇的大嬸沒有覺得快瞎了嗎XDDD
    羅伊臉紅害羞的樣子感覺好可愛啊!!!
    第三篇以為後面要吃肉了XDDD
    結果是點餐啊~呵呵
    真的很莉莎的作風XD
  • 個人非常喜歡門上強吻的情節(艸(喂

    工作的時候要認真工作!工作完之後才可以為所欲為!這就是翹班的基本素養!(不是!)
    KISS短篇第一篇的完整版在被鎖起來的spring裡喔~

    感謝你的留言感想!!

    琴影 於 2017/10/01 23:19 回覆

  • fish
  • 不覺得最後的點餐是肚子餓心情不好,反而是一點小情趣~
    故意成功撩起羅伊後,才說先吃晚餐再吃肉~
    一個想吃我要先餵飽我的感覺(這人都在想些什麼

    還好莉莎是說已經晚上九點,而不是一點三十五XDD
  • 您誤會了,我沒有說莉莎因為肚子餓而心情不好喔~上面五樓會這麼解釋是要強調不餓肚子才能保持心情愉快的重要性!

    也不是故意要撩羅伊,莉莎的心情歷程我已經在正文用很大篇幅描寫啦,不過如果那是您讀後衍伸出來的想法我也無話可說就是了,畢竟每個人看同一個東西本來就會有各種角度w!

    一點三十五只有在特定~的~場景~出現~(不要唱歌喂

    琴影 於 2017/10/01 23:24 回覆

  • Jackie
  • 上次看時居然沒看到extra ಠ_ಠ 現在看了甜得我不要不要的哈哈哈哈
  • 無意間造成了驚喜的感覺嗎XDD能甜到你真是太好啦~

    琴影 於 2017/10/02 14:06 回覆

  • fish
  • 也不是說故意啦..
    最開始的回復也有說覺得這樣的主動讓羅伊腦袋關機的點子很好~
    可能我用詞不當,不好意思讓您誤會了
  • 沒關係的(^_^)

    琴影 於 2017/10/03 00:16 回覆

  • fish
  • 不開心的話可以把那篇留言刪掉沒關係的,自己也當過寫手,所以看到您的回復讓我很緊張,覺得事態嚴重QQ

    再次向您道歉,我會謹慎留言的
  • 對我來說比起高不高興,我更在意我想傳達的事物是否發生了誤會,所以知道有解釋清楚之後我就覺得事情圓滿落幕了,這樣就好了,不用緊張!!

    讓您壓力那麼大我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謝謝您的積極溝通!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各式各樣的誤會都時常發生,大家對原作的理解各有不同,有摩擦或分歧我覺得是正常的,主要是態度問題吧,有些讀者在對我發出了質疑、而我耐心解釋之後就不再給過我回復,著實嚴重影響到我寫文的興致;相較之下您願意一再留言說明您的看法,我還是非常感謝您的!

    我希望能得到真實的感想,以及享受合理尊重情況下溝通的過程:)

    琴影 於 2017/10/04 00:24 回覆

  • 悄悄話
  • fish
  •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我還想在這邊看文&留言,不要對我無話可說QQ
  • 不要擔心,以後再像以前一樣一起聊天吧~

    琴影 於 2017/10/17 00:03 回覆

  • LomoLily
  • 先解解饞嗎!!!!!!!敲碗吃完宵夜後回家的兩人啊啊啊啊!!
    我最近正在重看FA
    然後又是各種佐莎愛大爆發>///<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好喜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