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1 | 不要惹小母鹿生氣

Vivacissimo 十分活躍地

 

白尾鹿--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偶蹄目,鹿科,空齒鹿屬,白尾鹿種。人類對此鹿有一個愛稱:小鹿斑比。當鹿一旦發現危險時,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如果跑解決不了問題,有些公鹿就會用它們的角去戰鬥。而母鹿的前蹄像刀一樣尖,當牠們發怒時,牠們就會往敵人身上踢。

浣熊--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食肉目,浣熊科,浣熊屬,浣熊種。浣熊的視覺並不發達,需要用觸覺來辨別物體,但是前爪上有一層角質層,需要時會浸在水裡使其軟化,以提高靈敏度,所以看起來才會像是把食物或者其他物品清洗乾淨的樣子。

「誰來阻止一下法爾曼?」

「法爾曼少尉,這是你最近的興趣嗎?」菲利笑著湊近法爾曼的辦公桌,「怎麼突然背起動物百科來了?」

「這是我最近在茶水間聽到的一個話題。」法爾曼搔了搔頭,「最近女性們好像很熱衷於討論有關動物的話題呢,所以我才會想要複習一下,以跟上新的話題趨勢。」

「......你這麼做,只會讓話題直接結束的,相信我。」哈博克拿菸頭指向他,「你太不懂女人了。」

「別介意,哈博克只是不想你在他的旁邊繼續唸叨動物百科。」

「我知道。」

見法爾曼與菲利特別祥和地互相笑嘆了一聲,深覺被瞧不起的哈博克,額邊青筋突了兩條。

「......你們現在是不相信我對女人的了解程度?」

「是啊。」

「從無相信過。」法爾曼將動物百科移開,露出了被壓在底下的記事本,笑容依舊祥和。「需要我背誦一次你的最快被甩時長紀錄嗎?」

 

 

♬♬ 

 

最近的軍部,的確有了一些新氣象,連茶水間內的熱門話題都隨之影響,變得更加可愛、悠閒。

之所以悠閒,可能是因為軍部最近難得地維持了一小段和平時期--沒有大事件、沒有出大錯,所以沒有加班,大家的身心都飽滿健康。

而之所以可愛......則是關乎於上述提到的新氣象:東方司令部裡來了兩位顯眼的新兵,一男一女,雖然位階屬基層,但從來軍部報到的第一天,就鬧出了震動全司令部的騷動,以至於兩人在一夕之間變成了東方司令部的紅人。

 

這就要說起一周前發生的那件事了。

 

「迪爾莉‧斑比二等兵,從今日起將任職於東方司令部,妳即將被分配到......嗯......」人事部翻了一下檔案夾,「抱歉,這部分資料有所缺漏,我可能是拿到舊的那份了,請妳稍等,我馬上去換回更新的版本。」

「沒事,辛苦您了。」迪爾莉靦腆地笑了笑,又補充道:「我在這等您。拉昆也可以等,您先去拿資料吧。」

「原來你們二位認識啊?」

 

相較於善交際的迪爾莉,拉昆‧凱貝則顯得內向又沉默,鼻上架的鏡片襯著他淡漠的眼神,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勢。

 

「抱歉,我們重來一次。」人事部的少尉總算拿對了資料,為表歉意,他特別口齒清晰地唸出兩人的名字:「迪爾莉‧斑比二等兵,與拉昆‧凱貝二等兵,二位將於今日起任職於東方司令部,斑比二等兵到通訊房報到,凱貝二等兵到第三資料室報到。」

「請問我們的直屬上司是...?」

「是的,我正要宣布。」少尉又確認了一眼資料,「二位的直屬上司是海曼斯‧普雷達上尉,不過......」

話還未說完,少尉驚奇地看見眼前的新晉女兵,迪爾莉‧斑比,竟在穿著軍裝長窄裙以及黑色高跟鞋的情況下,摀住臉原地蹦了一米高。

「不過甚麼?」而拉昆果然是迪爾莉的舊識,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能做到目不斜視、波瀾不驚。

「啊......呃,不過,因為普雷達上尉隸屬東方司令官,馬斯坦古中將閣下的直屬小分隊,而馬斯坦古小隊目前主要負責伊修瓦爾的重建項目,你們可能無法經常見到他,所以......」

「我們不能參與馬斯坦古中將的工作項目嗎!?」迪爾莉激動地攀在人事部的櫃檯上,已直接昭示自己進入軍部的最大目標。下一秒被拉昆拉了回去。

「目前是不行的。想要參與伊修瓦爾的重建工作需要特別申請,申請之後還得經過盤查與篩選,條件特別嚴格。你們初來乍到,我建議你們可以先在目前的崗位熟悉軍部的運作,等過一段時間再考慮要不要提出申請。」

「您說得很有道理,我們......」

「我們不用考慮!我們都想要參與......嗚!嗚嗚嗚嗚嗚!」迪爾莉話還沒說完,拉肯便趁著人事部的臉色沉下來之前摀住了她的嘴巴,但沒有料想到,迪爾莉居然不甘示弱地兩手固定住拉肯的手,張大嘴巴狠狠咬了下去。

拉肯生命值一下減了五百。

 

「我們馬上可以填寫申請的資料!」

「不,請妳冷靜,斑比二等兵。」少尉再次制止了她,由於騷動太大,人事部附近的部門人員都紛紛走出來看熱鬧。「請妳一定要冷靜地考慮清楚。」畢竟那位中將是愛翹班出了名的,普雷達是直接受害人之一,他可不敢奢求普雷達還能有餘力分心照顧新人......「還有這裡是軍部。雖然提出申請與否是妳的自由,但請妳記得無論何時都要保持身為軍人的基本儀態。」

「啊、抱、抱歉,我沒有讀過軍校...」

「我知道。」少尉揚了揚手中檔案,示意她可以不用說明自己的背景。好不容易兩位新兵都恢復了正常站姿,他正要趁機再對看起來顯然是馬斯坦古粉絲的迪爾莉進行最後的道德勸說時,人事部外看熱鬧的人群突然散得一乾二淨,少尉是敏銳的人,也在東方司令部待了很長時間,自然本能地知道這代表的是甚麼情況,隨即也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並且讓兩個新兵先安靜在一旁稍息。

「霍克愛少校!」

「你好。」莉莎向少尉打了聲招呼,「抱歉打斷你們的談話。馬斯坦古中將剛剛得知人事部發派新人的消息,但由於工作上調度不及,便緊急擬了文件,希望可以請人事部重新考慮新兵分配。這是公文。」

「太好......啊不,下官意思是,下官馬上閱讀,可以請少校稍等嗎?」少尉恭敬地說道,「因為...其實下官正與二位新兵提到關於普雷達上尉會經常赴伊修瓦爾出差,而不常在司令部的事情。」

聞言,莉莎很快便會意到兩位在牆邊稍息的軍人就是兩個新兵,禮貌性地朝著他們點了點頭,「當然可以,馬斯坦古中將也希望這件事可以盡快處理,才不致耽誤兩位新人在軍部的發展。」

在莉莎看過來的瞬間,拉昆十分敏銳地立正行軍禮,而迪爾莉卻因為太過緊張事情的發展,背在身後的兩手緊緊地絞在一起,完全忘了禮儀。

莉莎抬手,示意拉昆可以恢復稍息。至於迪爾莉的狀態,她並沒有、也不會放在心上。

 

少尉很快地閱讀完公文,字裡行間滿溢而出的懇切,都只詮釋了兩個字:無賴。而那兩段落落長的說明與辦法,基本上可以濃縮成一句話,那就是「我都快忙死了,還要我的直屬部下帶新人?活膩了?」

少尉暗自擦了下冷汗,恭敬地向莉莎報告道:「人事部已確實了解司令官閣下的意思,將於今日下班前擬發新公文,抱歉勞煩霍克愛少校跑這一趟。另外,請恕下官冒昧詢問,為何是由司令官閣下寫這份公文,而不是普雷達上尉......」

「因為普雷達上尉這段時間在伊修瓦爾出差,還沒有回來過司令部。」

馬斯坦古小隊都暫時回來了,只剩他一人留在伊修瓦爾!?

少尉驚異地腹誹,而莉莎對這個人還算熟識,看他的表情也能大概了解他正在想甚麼,但對於馬斯坦古的決策,她向來不會在外人面前多做評斷。

不過,即便莉莎不多說,少尉也知道是因為古拉曼大總統最近走訪東方,身為司令官的中將不能不帶著直屬部下回來,但伊修瓦爾需要他的人坐鎮,所以......普雷達一定是猜拳猜輸了......

如此想來,雖然狠心地將部下獨自留在沙漠挨熱,但還會特地擬公文替部下擋掉麻煩事,也算是有點人性了?

 

就在這一小段的沉默中,緊張到快要窒息的迪爾莉終於忍不住發問。

「那個...抱歉...我想、不,是下官、下官想請問......二位的意思,是否代表我們兩個不能當馬斯坦古中將的部下...?」

已經直接跳過普雷達了?

少尉在霍克愛面前不敢多作別的反應,只求事情能小事化無。「是的,司令官已以工作繁忙為由,替普雷達上尉婉拒了兩位。請放心,人事部會再另外為你們安排合適的上司,在公文下來之前,你們可以先到各自的部門報到了。」

「不、不行......」迪爾莉下意識地拒絕接受現況,「您、您們不能這樣...讓我見到天堂之後,又活生生將我打入地獄......」

少尉與莉莎互看一眼,都在彼此的眼裡看見了同一句話:傻瓜,我們是準備將你們從地獄拉回地面。

「抱歉,我會負責安撫她的情緒。」拉昆對著兩位行了一個標準軍禮,正要帶著哭喪著臉的迪爾莉一起告退時,迪爾莉竟伸手拉住了莉莎的手臂。

 

「霍克愛少校!請您一定要幫幫我!」

「這是司令官親口下的命令,我身為他的部下,也是聽命行事。」莉莎輕輕按住迪爾莉的手,可能是她的樣子嬌小,又擺出了隨時要哭的表情,莉莎並沒有表現出特別排斥的樣子。反倒是少尉快要被這個小女兵脫序的行為給嚇得暈過去,他不敢去碰迪爾莉或莉莎的手,只好口頭制止:

「喂、妳太放肆了,還不快點放開少校...」

「是啊,迪爾莉,這樣太失禮了。」

「你不要攔我!」迪爾莉掙開拉昆放在她肩上的手,又繼續執著地拉著莉莎懇求道:「一次就好,請您帶下官去見馬斯坦古中將閣下!下官有很重要的事情,無論如何都想告訴中將!」

「迪爾莉!----------呃 !

 

再次靠近的拉昆,被迪爾莉穿著高跟鞋的腳一下猛力踹出了人事部,生命值目前歸零。

 

莉莎望著體能意外低下的拉昆,後腦先是撞開了人事部大門,並躺地滑行了三公尺後,被在外頭聚集偷聽的軍人們團團圍住。她復又將視線擺回依舊可憐兮兮的迪爾莉身上,心想:這腿力......是個人才。

基於惜才的心情,莉莎答應了帶迪爾莉去見司令官的要求。於是,不管眾人如何跌破眼鏡,司令部最無人敢靠近的鷹眼,居然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女兵掛在身上不說,還破天荒地答應了讓司令官能趁機偷懶的要求,帶著可愛的女性前去會見司令官!

這等於是將司令官的追求者送到司令官身邊的行為啊!

 

 

Mov.2 | 流淌於目光

Adagio 柔板

 

「......還真是意外,霍克愛少校。我讓妳送一份公文過去,結果妳直接帶回當事人?」

「她想要見您,並且以實力說服了屬下,屬下便將她帶來了。」

「實力?」不只馬斯坦古與四減一人組,迪爾莉也疑惑地看向莉莎。

 

「是的。」而莉莎則是淡淡地點了點頭,「腳力。」

 

「......」羅伊雖然聽不懂副官的說明,但也大致領會到剛才可能發生過一場騷動,便不再多問,看向了迪爾莉,朝她伸出手。「我就是羅伊‧馬斯坦古。妳好。」

「您!您好!我、我、我、我是....」沒想到堂堂司令官會率先自我介紹,她結結巴巴地,也伸出手握住了馬斯坦古的手,但只敢輕輕碰一下,就緊張得快要暈過去。「我是...迪爾莉‧斑比......」

「鹿嗎?」馬斯坦古莞爾地收回手,「這個名字很適合妳。」

「大大大大、大家都......喔我是說我的家人朋友,都這麼說過......」

「那麼,斑比小姐,妳找我有甚麼事呢?」

「我、我......」

「斑比二等兵,冷靜。」莉莎適時發話,拿出了懷錶。「妳還有一分鐘說完妳要說的話。」

語畢,莉莎與羅伊默默交換了一個無奈的眼神,她知道羅伊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沒有端著司令官的架子打發來人。當然,羅伊‧馬斯坦古是位不折不扣的紳士。莉莎知道,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故意讓女性在眾人面前難堪。

 

「我、我從還是學生的時候,就聽聞許多您的英勇事蹟,包含您曾經在戰爭中暫時失去視力,卻還是沒有放棄戰鬥,成為國軍的主力砲火之一...」

「多虧我的副官。」羅伊簡潔地答道,趁迪爾莉一直低著頭,向莉莎投去一個繾綣的目光。

 

莉莎輕眨兩下雙眼,表示接受。

 

此時,迪爾莉還在繼續說道:「我真的十分崇拜您。為了能向您表達我的最高敬意,我決定成為軍人,雖然沒有受過訓練,只能做文職,但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與您一同工作,成為您的部下。」

「我是司令官,只要妳在東方司令部工作,都可以算是我的部下。」羅伊點出簡單的邏輯。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因為您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待在伊修瓦爾......我也想、我也希望可以跟隨您,到伊修瓦爾工作...」

「為了跟隨我...而希望請調到伊修瓦爾工作啊......」

羅伊又與莉莎對視了一眼,莉莎的神色十分平靜,她知道羅伊此刻的想法。

見莉莎眼底只有對他全然的信任,他不禁莞爾。

 

「是的,只要能夠追隨您,甚麼地方我都願意去。」

 

「那麼,我的答案是,不行。」羅伊淺笑回應,「斑比小姐,很遺憾地,妳沒有過我這關。」

「......?」

「就是這樣。霍克愛少校,早就超過一分鐘了吧?」

「是。」

「不......」迪爾莉喃喃地,被當事人直接拒絕的衝擊使她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我、我連申請都還沒申請,就被淘汰了......?可不可以請您告訴我為甚麼呢...?」

「妳可以提出申請。」羅伊依舊語氣耐心,「不過我不能回答妳。妳必須自己想出答案,再藉由自己的努力,通過篩選與考核,才能去伊修瓦爾。」

「斑比二等兵。」哈博克站在辦公室門旁,覷準時機開口:「妳的夥伴已經在這裡等妳很久囉。」

 

「先去報到吧。」莉莎的語氣裡有著一絲寬慰,「斑比二等兵,祝妳今後在軍部工作順利。」

迪爾莉還有些恍神,她無助地看向莉莎,卻無法在莉莎眼裡找出一點點心軟的痕跡,只好失魂落魄地朝著羅伊與莉莎欠身,便走向門口。

 

而拉昆則是替迪爾莉補上她忘記行的軍禮,得到羅伊的頷首之後,才帶著迪爾莉離開。

 

 

「原來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馬斯坦古中將,焰之鍊金術師。」走廊十分安靜,拉昆握著迪爾莉的手腕往前走著,「他果然有如傳聞一樣,是一位很有度量的人。」

「是啊......」她傷心地任他拉著走,「我真想要成為他的部下...」

「妳太急躁了。」拉昆搖了搖頭,「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妳想要甚麼,從來都是直接寫在臉上,而且馬上就想得到。但是,像司令官這樣偉大的人,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要不是今天他是一個好人、或者他的副官被妳的無禮激怒了,妳都有可能會因此受罰。」

「想要接近崇拜的人不是很自然的事嗎?」

拉昆只好又搖了搖頭,要她打起精神後,便將她送進通訊房,自己則是到第三資料室報到。

 

 

 

Mov.3 | 百分之二十五的愛

Allegro Moderato  適度、愉快的急板

 

軍部的兩位新兵,在報到第一天就大放異彩--尤其是迪爾莉‧斑比二等兵,小鹿一般的跳躍力,按照霍克愛少校的話來說,要是迪爾莉有意訓練,她願意親自寫引薦信到軍校,讓迪爾莉作為插班生跟著上體能訓練課程。

而拉昆‧凱貝二等兵,意料之外的體能低落,與外表氣場呈完全反比的身體素質,足以令所有認識他的人都對他拍肩勸慰道:明明去任何企業上班都能憑著臉蛋氣勢與工作能力混得風生水起,怎麼偏偏端著自己的弱點進了軍部?

此時若你轉頭再問問霍克愛少校對拉昆的看法?

她會跟著把頭轉到不同的方向,結束這個話題。

 

如此令少校不予置評的凱貝二等兵,怎麼還會說他也是大放異彩的一員呢?

事情是這樣的。在這個男性賀爾蒙與雄性激素爆棚的軍部,從踏進大門起往內開始邊走邊數,最多五位男性軍人就能數到一個肌肉男;愈向訓練場的方向走去,就會遇見更多發展完成、發展過度、或正在形成的肌肉男,即便是羅伊這種俊雅型的軍人(約定之日結束之後,開始轉變成為苦力曬黑型),外表看不出來,但衣服底下也有著讓人意想不到的風景。

在這樣的軍部工作著的女性們,顯然已經習慣了天天看見肌肉男的生活。於是,像凱貝二等兵這樣徹底的文弱氣質,意外地變成了珍稀資源。

 

因為是珍稀資源,所以變成了目光的焦點。所到之處、所做之事,都有人負責發現、散播、流傳,然後再引起討論。但這樣的現象體現在拉昆身上,卻又意外地沒有發展成軍部歪風,因為各式話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竟都不約而同地走向可愛的方向。

比如:

「他又去洗手間了?為甚麼?」

「因為辦公室在分水果,他主動負起幫所有人先把水果洗乾淨的任務。」

 

「他在洗手間?」

「是的,據說是剛剛從訓練場回來,趁著休息時間在洗換下來的衣服的樣子。」

 

「嗯,他去了洗手間。」

「嗯,去洗杯子了。」

 

然後再問問容易在洗手間與他相遇的男軍人們。

「凱貝二等兵?我每次看見他都是在洗手,好像不管有沒有上廁所,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進去洗手的樣子。」

「哪有,何只洗手,我昨天進了廁所十五次,有十次看見他都是在洗臉。」

「洗手比較常吧?」

「比起洗手,經常洗臉不是更奇怪嗎?」

「你進廁所十五次更奇怪吧,吃壞肚子了?」

 

觀察結論:是一隻想要將東方司令部的所有洗手間都納為自己地盤的浣熊。

故此波八卦風潮,就像是在可愛動物區觀賞小動物,討論他愛乾淨的習性那般,並不含有半點殺傷力。

 

 

在成功接近崇拜的馬斯坦古之前,迪爾莉反而先與莉莎混熟了。

當然,鹿與鷹看待世界的目光,必定存在著某種程度上的差距--迪爾莉認為的熟識,對莉莎而言則是眼熟。

不過,莉莎在面對孩子與小動物的時候經常溫柔以待,恰巧迪爾莉在某種層次上同時具備了兩個條件,莉莎下意識地便會對她多一點耐心。迪爾莉情商不算低,除去第一天的衝動之外,後來在軍中的人際與工作表現都算是可圈可點,這樣的她自然不可能會做出仗著認識莉莎就隨便亂闖司令官辦公室的行為,不過她喜歡在休息時間偶遇莉莎時,向她詢問馬斯坦古小隊的故事、或者了解他們正在進行的工作內容,這些,莉莎亦不曾覺得唐突。在外人眼裡看來,既然霍克愛少校與她之間的氣氛能夠這麼和樂,就代表她其實並沒有失禮於司令官,那些因為第一天的吵鬧而往她身上貼去的負面標籤,都在浣熊的可愛魅力席捲司令部時,被浣熊洗呀洗地洗掉了。

 

但不得不提的是,唯一,對莉莎和迪爾莉愈走愈近而頗有微詞的,竟然是羅伊‧馬斯坦古。

 

「......我其實想問很久了,莉莎啊......」

「嗯?」

「妳......怎麼可以和妳的潛在情敵相處得這麼沒有隔閡?」

「嗯?」

莉莎總算願意從報紙內容抬起頭,看向癟著嘴趴在餐桌上的羅伊,微微挑眉,語氣淡漠:

「你太自戀了,馬斯坦古司令官。」

「居然讓你變得這麼毒舌,我是說了甚麼笑話值得妳用這麼高級的手段吐槽我?」

「很顯然地,斑比二等兵沒有喜歡你。」

「沒有嗎?」

「沒有,自從你去伊修瓦爾曬黑之後的這幾年,於情人節收到的信件與巧克力比往年平均減少了百分之二十五。」她又看回報紙上那則博美犬九死一生時被成功救起,在動物收容所對著救命恩人活蹦亂跳的新聞,露出了與她正在敘述的內容極度違和的欣慰笑容。「這是法爾曼少尉提供的真實數據,而我則是依照此數據做出了合理的評論,並非甚麼高級的吐槽手段。」

看著餐桌另一邊的莉莎對著報紙露出這麼溫柔的笑容,羅伊都快哭了。

「莉莎......」

「嗯?」

「妳還愛我嗎?」

「......」

「妳對我的愛,是不是也比往年平均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

「......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做過巧克力或寫情書給你吧?這麼說起來,一直都是零呢。」莉莎又看起了另一則新聞,「沒有存在百分比上升或下降的問題。」

 

喔,原來是零啊。

他苦笑著含淚閉上雙眼,想著,今天可能是他的世界末日也不一定。

 

既然是世界末日,那他也就豁出去了。

「哼,莉莎‧霍克愛,你可別太有自信了!你怎麼能確定斑比二等兵真的不喜歡我!」

聞言,莉莎漠然地抬頭看他:「撇除斑比二等兵喜不喜歡你,就算我沒有自信,難道你對我沒有信心?」

 

「......不,抱歉,我對妳非常有信心...」關於他會永遠愛著的人,他有信心會一直是她。

 

「那就對了。」莉莎喝了一口茶,「剛好,我在這方面也挺有自信的。」

「......」

「至於你一直執著的那個無意義的問題,」她無奈地瞅他,「喜不喜歡?即便沒有甚麼具體的證據,我憑第六感也能感覺出來,她對我並沒有散發出敵意。」

「那也可能是因為她不知道我們是情侶。」

「是的,絕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不過,但凡是對你有一點佔有慾的女性,就算毫無理由,也會盲目地敵視待在你身邊多年的我。」她戳了一下羅伊伏在桌上的臉頰,「斑比二等兵自然是十分喜愛你,但那是出自於單純的崇拜,以及想要與你並肩工作的慾望。」

「......」其實他又怎麼會不曉得這些道理?會如此執著地問下去,無非就是希望看看莉莎為他吃醋的樣子罷了。可惜,在這方面上,他從未成功過。

「而且,我賞識她,單純是因為她的腳力。要不是她有這項才能,也不會說服我,帶著她來見你了。」莉莎淡定補充,「必須讓她留在軍部。」

「原、原來是這樣啊...」

 

...原來這是老鷹看上了一頭腳力優越的小鹿,便盯住她,不讓她離開勢力範圍的故事啊。羅伊終於恍然大悟。

 

 

待續


後記

 

 

Hello guys!佐莎日快樂!

其實這篇我在六月初就打好了,而且第二集也快打完了XD本來打算這集先發,然後611發第二集,但......現實沒有我想得那麼美好,我的燃料不夠我連打兩篇,所以,嗯哼就是這樣w

這是個可愛的甜甜小連載~總共會打到幾集不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會到JULIET的程度,篇幅可能大於等於鷹眼花邊事件簿。這次沒有硬用上中下來分,就是不想要產生像鷹眼花邊事件簿那樣的遺憾,為了勉強自己控制篇幅而不得不放棄很多細節,搞到最後反而寫了一大篇番外篇去補足,我個人覺得這樣很本末倒置,而且只有寫手自己看得懂,讀者基本不太清楚那些番外篇是哪些片段衍伸的。主線劇情到最後顯得草率,番外篇的補充卻反而使其鬆散,而沒有達到補足的效果。

真是可惜了花邊事件簿這麼棒的題材QQ

雖然我是真的也很擔心這個連載會變成下一個JULIET啦。

如大家所見,這個故事有兩對主角,一組當然是佐莎,另一組則是動物,可以簡稱他們為浣鹿組。(好啦抱歉他們其實都是人類)雖然是雙主角,但不是雙主線,其中會在劇情之中有肉眼可見的成長歷程的無疑是浣鹿組,所以大概會給人浣鹿是主角而佐莎是配角的感覺,我自己在構想這個故事時原本也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了,但果然還是寫佐莎時更雀躍一點(嗯?)所以佐莎的劇情不會少於浣鹿,而且浣鹿經歷的事件又都跟佐莎息息相關,如果我說浣鹿是主角而佐莎是配角的話,恐怕才會被認為不對勁吧XD(身為配角閃光不應該這麼大才對呀啊啊啊(戴墨鏡))

以前寫慣了很多恩愛情侶組(比如豆溫、休斯葛蕾西亞...等) vs 雙向暗戀組(比如佐莎、佐莎跟佐莎) 的互動劇情,大多是為了凸顯佐莎之間的苦戀,又或者想要寫出他們未滿情侶卻更勝情侶的那種虐心的驕傲感。

現在我可能是第一次嘗試立場轉換,寫恩愛佐莎情侶 vs 懵懂動物情侶,天啊,你們一定不能理解我的爽感。

以前都是寫別的情侶或心疼或莞爾或著急地看著佐莎永遠不跨越界線,現在輪到佐莎恩恩愛愛地,看著人家青梅竹馬在那邊傻傻互追,噢唔,(雙手環抱住自己)

既然成為連載,自然背後會有一個想要訴諸的主體來支撐,但我會努力不要變得像鷹眼花邊事件簿一樣,最後變成了大篇幅的意識流講完結局。

然後也會努力不要變得像JULIET一樣。

迪爾莉‧斑比,名字基本上是取自「鹿」的諧音。斑比很明顯是小鹿斑比嘛,迪爾莉就是迪爾(deer)加上一個可愛的女性取名常用字「莉」。至於為甚麼不是直接用更音近的「蒂兒」(deer),是因為我覺得蒂兒看起來太溫柔優雅了,迪爾給我的感覺是散發著一股木質香氣(?)的、更接近大自然的、可動可靜的字組。一種主觀的感受,希望也能幫助大家從別的角度更認識迪爾莉這個角色。希望愈到後期我能夠成功地寫出這個女角的多樣面貌。

拉昆,其實就是浣熊(racoon)的音譯。凱貝由於還沒寫到,所以寫到時再揭曉。

區分每個章節的 Mov. 是為“Movement”的縮寫,意思是「樂章」。在這裡我用的是小時候學小奏鳴曲時認識的一點淺薄樂理,生這篇的時候也是搭配小奏鳴曲集寫出來的。小奏鳴曲中比較常見的曲式是一首曲子會分三個樂章,第一樂章比較輕快、第二樂章較沉或柔,第三樂章則又變回輕快,但可能又會與第一樂章有所區別。我是想說既然題名是可愛動物戀曲,用這種樂章的感覺來表現果然更可愛了,很接近我心中那種古典氛圍之下的荒謬爛漫的可愛感,但實在很難向讀者形容。每個樂章下有個斜體字標註,是形容音樂速度的術語,沒記錯的話應該大多是義大利文,通常會標註在樂譜右上方(標題之下)。

只是我從第二集開始就沒有再遵守第一三樂章輕快、第二樂章偏柔的定律了哈哈哈哈(#

 

 

下集見!

再說一次佐莎日快樂!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

 

琴影 2018.06.11 (M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