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1 | 取名字才是重點

Allegro Moderato  適度、愉快的急速

 

 

最近馬斯坦古小隊迎來了兩件喜事:第一件是菲利終於下定決心養了狗狗,第二件自然就是菲利的喬遷之喜。

小隊眾人與好友們都被邀請到他的新家作客,當然,小狗狗的正式亮相才是重點。菲利認養的是哈妮前陣子生出的最小的狗狗,其牠的小狗崽都分送出去了,哈妮也被安排進不錯的家庭。為了能安心認養那隻狗狗,菲利與拉昆一同忙活了好一陣子,才總算塵埃落定,並且在這個忙碌而又幸福的過程中,倆人也順利地變成了朋友。

 

這個聚會也是溫馨而愜意的,由於來的每個人都是互相熟識的戰友,大夥兒終於能藉由這個聚會好好地放鬆身心,喝點小酒。只有莉莎‧霍克愛始終關注著這個聚會的主題--替小狗取名字,並且自始至終聚精會神地執行。「全黑的狗,我覺得很適合叫牠黑武士。」

「霍克愛少校...我們可以先試著脫離顏色的問題......」

「黑武士太短了,叫起來沒有甚麼魄力,我們應該試著以這個概念延伸成一個更長的名字。」莉莎顯然沒有將真正主人的意見聽進耳裡,只認真地盯著純真無邪的狗兒,彷彿正在替牠制定甚麼終身大事。

「......」

「菲利准尉,你別介意,少校她是有些醉了。」羅伊坐到了莉莎身旁,微微攬了一下她的腰,讓她與狗拉開一點距離。「你最好趁她有了甚麼定案之前取好狗的名字。」

「我、我盡力...」菲利拿著紙筆的手被惹得有些抖,顯然是微醺的上司對於取名一事熱心過了頭,讓他真切緊張起自家小狗未來的尊嚴。

「屬下聽不懂您為何要這麼說。」莉莎挑眉看了一眼羅伊,點了點他放肆的手。

「沒什麼,我只是在阻止妳更靠近那隻狗。」羅伊莞爾地用手指掃了下她微紅的臉頰,「妳要把牠嚇壞了。」

「才不。」莉莎皺眉,一下子又專注在取名的事情裡頭,忘記要拿開羅伊的手。「我目前還是想不到除了黑武士之外,還能有甚麼更有魄力的名字?」

「少校,牠只是一隻寵物狗,不用多有魄力的名字。」

「就是嘛,中將,請快點把莉莎哄睡吧!別再讓這個世界出現第二隻黑色疾風號了!」也有點微醺的蕾貝卡轉向了菲利的狗高聲說著,「菲利爭氣點!你要負責捍衛你家狗狗的幸福啊!」

「蕾貝卡,哄睡甚麼的,請妳不要亂說話。」莉莎不滿地抗議,終於記起要將羅伊的手拍開。「早知道就將疾風號帶來了,看著牠或許會更有靈感也說不定。」

「中將,不喝一杯嗎?」哈博克拿著啤酒,「難得的聚會。」

「不了,少校已經喝開了,我等等得負責開車。」羅伊笑著婉拒,也從善如流地將手撤離莉莎的腰間,起身到新置辦好的書架上隨意挑看。書的種類很明確,除了通訊機材,剩下大多都是動物相關。

「您竟然不是先喝開的那個,真是少見。」哈博克看著難得顯露醉態的莉莎,有些莞爾,「通常都是少校負責照顧喝得爛醉的您吧?」

「她最近有些忙過頭了,讓她好好放鬆一下吧。」羅伊總算挑到一本不至於讓外行人完全看不懂的通訊兵自傳,又坐回到莉莎身邊。這會兒,莉莎逗弄狗兒的動作已經安靜了許多,看上去似乎是酒力慢慢上來了,整個人也顯得有些昏昏欲睡。見狀,他又起身到門旁的衣帽架將自己的大衣取下來放到沙發旁備用,做好一切準備之後,才真正開始翻看手上的書。羅伊一向樂見莉莎能在與摯友的聚會中得到真正的放鬆,故並沒想過要提醒她保持點甚麼瑣碎的形象,只是從容地照顧著她。

 

果然不過一會兒,莉莎就在朋友們酒杯互碰之間的笑談聲中闔上了眼睛,羅伊並沒有太沉浸在書裡,所以很快就察覺到了。等莉莎睡得沉了點,羅伊便輕輕地幫依舊端坐的她的背後塞進一塊抱枕,她醒來看了一眼羅伊,看到他帶笑地對她點了點頭,復又安下心闔眼,呢喃了一句「讓我休息一會兒...」

羅伊以替她蓋上大衣作為回應,見她的坐姿完全放鬆之後,便又重新拿起只看了五分之一的書。

 

「謝天謝地,她終於睡了。」坐在最遠的角落的普雷達說道,「菲利!趁現在快點定下名字吧!」

「我、不行、我真的太猶豫了!這可是我養的第一隻狗啊!」菲利顫抖著將已經列了一大串的名單攤開在眾人面前,「大家!快點趁現在幫我決定一下到底要選哪個名字吧!!」

「你列了二十幾個名字,這樣根本有取跟沒取一樣好嗎?」蕾貝卡瞇著眼看了一遍名單,「呿,還都是些沒什麼品味的名字,雖然不及莉莎,但至少莉莎每次取的名字都很有爆點。」

「不用有爆點啦。我看看。」哈博克將名單拿了過來,「搞甚麼?為甚麼『約翰』也在列啊?我是哪裡得罪你了?」

「我沒有別的意思啦...只是說到取名,很難不想到約翰嘛...」

「呵,名單裡盡是這種平庸無奇的名字。」蕾貝卡涼涼地補上一槍。

哈博克則只是撇了撇嘴,拿過菲利手上的筆將約翰給劃掉。「喏,還你。」他可不想惹喝過酒的蕾貝卡。

「裡面沒有看起來比較中意的名字嗎?」菲利見名單就這樣被退回,不死心地又問了一句,「我總不能真的去取甚麼黑武士吧?」

「對了,鋼老大這幾天不是在市區辦事嗎?昨天還來司令部露過面的?」哈博克直接無情地轉移了話題,「你有邀他嗎?」

「有啊,但他沒什麼興趣的樣子...」菲利抱起已經睡著的小狗狗,一下一下撫摸著牠的毛皮。「不過,我猜他還是會來的。」

「那小子,難得朋友們都在,他沒道理不來吧。」哈博克挑了個離狗兒近的地方坐了下來,一邊搖著手上的酒杯。「畢竟連蕾貝卡這個大總統身邊的紅人都有空來東部了嘛。」

「喂,是大總統來東部視察我才能難得回來一趟的,我是在工作,不是甚麼有空好嗎?」蕾貝卡狠狠地用手肘勒了下哈博克的脖子,「找碴呢你?」

「不敢不敢、咳咳...」哈博克一手酒杯一手香菸擺出投降的姿勢,「快點放開我!」

「有人來了,大概是愛德華吧,我去開門。」菲利抱著狗兒前去應門,普雷達此時在遠處喊了一聲:「喂,你可要記得別問鋼老大狗的名字啊!」

 

是的,繼霍克愛少校之後,第二個品味奇葩的客人又再度坐定在狗兒面前,捏著下巴認真地參與了取名行列。

為甚麼偏偏都是這樣的人才會熱衷於取名啊......菲利欲哭無淚地抱著狗,任由愛德華替名單上增補一個又一個荒謬的名字。

 

「對了......」愛德華還在名單上洋洋灑灑地寫著,看起來正文思泉湧,一邊若無其事地問道,「霍克愛少校是喝醉了嗎?真是少見。」

正隨意看著書的羅伊聞言,抬起頭回應,「她只是累了,我讓她休息一會兒。」說著,或許是聽見自己的職稱,莉莎轉醒,醒來第一件事是一本正經看向羅伊:「怎麼辦,我覺得我再也想不出比黑色疾風號更好的名字了。」

「.......」看來是連夢中也在想名字呢。

「嗯,」愛德點頭讚道,「黑色疾風號的確是個難得一見的優秀名字。念起來帥氣、順口,還有恰到好處的戲劇張力。」

「哎呀,愛德華。我剛剛聽見你的聲音還以為是在作夢,沒想到你真的來了。」莉莎揚起了微笑,坐挺身子時才意識到身上蓋了件大衣。不必多做思考、甚至是味道,莉莎就知道大衣的主人是誰;隨即將大衣理了理,讓它整齊地蓋在自己腿上,沒有表現出絲毫害臊。

雖然早在幾年前就知道他們已經在一起的決定,但始終停留在「決定」這個認知上,真正看到他們類似情侶的互動還是第一次。愛德華默默看在眼裡,並且真切感受到霍克愛少校的確十分疲累的樣子,所以更不想說多餘的話來打趣他們,唯恐打擾到少校休息。

只是,看回狗兒對著自己哈氣的可愛表情時,愛德華唯一想到的一件事,就是溫莉大概會非常希望此刻她也能在場,與大夥兒一起心照不宣、並且微笑地見證這一切吧。

 

「不如再休息一會兒吧?少校?」善解人意的菲利並不介意熟人在自己主辦的聚會中睡著,更何況比起訪客愛德,他自然更清楚莉莎過度的工作量,便善解人意地勸道:「反正大家只是隨意地聊聊天,幫小狗取名字的事情也不急。」

知悉同伴的體貼(但並不知曉同伴害怕由她來替狗取名字的焦慮),莉莎本想乾脆先回家,但偏偏羅伊在數分鐘前被角落的普雷達與哈博克拉走了,看他們聊得那麼開心,她略帶歉意地與菲利相視一笑,只好又繼續待下來。

期間蕾貝卡拿著酒杯坐到她的身邊,兩位好友就著小酒聊了一會兒知心話,本來已經恢復了一些體力的莉莎,意識又因為酒精的攝取而慢慢沉了下來。不遠處聊在一起的小圈子隨意地變換著,不知何時蕾貝卡已經加入了哈博克和法爾曼的話題,羅伊與普雷達本來正聊著,但感受到莉莎的視線,羅伊看了過來,隨即向普雷達說了點甚麼便又坐了回來。

莉莎睡了過去。

 

不過很快地,本來正與愛德華聊得起勁的菲利,突然想起了一件嚴重的事實。

「中將,屬下忘記有邀請凱貝二等兵來了!」菲利緊張地看向已經睡著的莉莎,「他的確說有事會晚一點來,您看要不要先帶少校回家?真的很抱歉,還是屬下勸少校休息的...」

「你怎麼現在才說?」即便已經準備要叫醒莉莎,羅伊說話的聲音還是盡力放輕,「你早說,我倆都不會喝酒的。」

「真是對不起,屬下忘記了...」

「沒事。」羅伊抬了抬手,畢竟是菲利的派對,他不想讓他因此自責。接著便準備要搖醒莉莎,卻就在此刻,菲利家的門又被敲響了。

 

本就擔心的菲利這下子都愣住了,連同眾人都有些關心這裡的狀況。不過羅伊倒是不怎麼緊張,他知道莉莎沒有醉得太厲害,所以他一邊先讓菲利去應門的時候稍作拖延,一邊拍著莉莎的肩膀。

 

等到菲利領著凱貝進門時,眾人又恢復了原先的喝酒說笑,而莉莎則是已經醒來,坐到羅伊對面的沙發,翻著他原本正在看的書,一邊打了個呵欠。

大衣則是被愛德華若無其事地掛回了衣帽架上。

 

 

Mov.2 | 被狐群關愛的浣熊

Grave  沉重的

 

 

「啊...各位長官...」雖然行前已經做了好幾個鐘頭的心理準備,但眼看到場人數遠比他想像得還要齊全,而且明顯因為他的到來,所有人都有些強打起精神的樣子,令他差點轉身離開。然而,取代逃跑行為的,是他周到的軍禮。「下官是拉昆‧凱貝二等兵。今次受到了菲利准尉的邀請前來參加喬遷派對,下官不勝惶恐...」

「好啦,放輕鬆一點。」菲利拍了拍他僵得隱隱顫抖的右手臂,「不必惶恐,也不用行禮,現在是下班時間。」

「那、那怎麼可以...」

「怎麼樣都沒關係吧?就照他最自在的方式來不就好了。」身為在場唯一的「平民」,愛德華輕鬆地打著圓場,「我只是個平民老百姓,所以很了解你這個新手被眾長官包圍誠惶誠恐的心情啦!不用擔心!」

 

你會了解才有鬼......

在場所有的軍人同時如此腹誹道,尤其是羅伊。

 

太好了、原來這裡有一個人不是軍人!有了這個認知的拉昆頓時輕鬆了不少,他放下戒心向愛德華伸出手,「很高興認識您,我是拉昆‧凱貝。」

「喔!初次見面,我是愛德華‧艾力克!......哎呀、你的手瞬間變得很冰呢。沒事吧?」

「看來即便過了多年,愛德華的名號還是十分響亮的嘛。」菲利笑著搖了搖頭,「凱貝,不用擔心,愛德華很好相處的。」

「對啊,不用擔心!」羅伊在一邊幸災樂禍地笑道:「而且他現在不能用煉金術了,所以殺傷力是零喔--」

「之所以被稱為天才,不只是因為他會鍊金術的關係。」還是想睡的莉莎默默將完全讀不進去的通訊兵自傳又翻了一頁,「不要隨意挑釁天才。」

「有霍克愛少校這句話就夠了,畢竟某人從來都不會從少校口中得到這種讚譽嘛。」愛德華攤手,挑釁地看回某人,不料,莉莎此時才將後半句給補上--

「尤其是小心眼的天才,會遭報應的。」

「小......!」

「哎、拜託!愛德華跟中將怎麼還是老樣子,每次見面都要吵架啊!」出於本能,菲利自然略過了莉莎,「凱貝,別愣在門口了,快點進來吧!你不是來看小狗的嗎?」

「啊、是、是的!」凱貝的緊張不減反增,尤其是察覺到連在場唯一的「平民」身分都不同凡響,且跟長官們如此要好地打鬧時,他僅剩的安全感頓時煙消雲散。不過,儘管再怎麼想逃避,他最終還是下定決心參加這場派對了,既然已經進門,他就絕不允許自己臨陣脫逃--「您說要下官從這裡挑一個名字?那怎麼可以、下官怎麼有資格......黑武士......?閻羅王大人?宇宙無敵黑將軍?」

「啊、你念的那幾個都...」正想要小聲提醒他可以忽略掉霍克愛少校與愛德華想的名字時,坐在沙發上的莉莎卻像是瞄準獵物一般看了過來,語氣裡有淡淡的讚嘆:「宇宙無敵黑將軍......」

「少校也覺得這個不錯吧?但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閻羅王大人...」愛德華摩娑著下巴,「終究還是簡潔有力的名字好吧?」

「不,黑將軍比較好。」

「不行啊,請恕我直言,少校實在是太執著在顏色了...」

 

凱貝已經完全出離了緊張。

 

「話說回來,我還以為你會和斑比二等兵一起來參加呢,在菲利說了你會來之後。」哈博克遞給凱貝一杯啤酒,「或者說,難道她沒有說要跟來嗎?」

「啊、是...下官沒有和她說今晚派對的事情。」凱貝自然是不敢在這種場合喝酒,但也不能不接,便只好捧著。「如果她跟來了,場面肯定會失去控制的。」

「你很明智嘛。」遠處的普雷達笑著說了一句,與哈博克隨性地交換眼神。同袍多年,菲利自然知道夥伴暗地的眼神代表的意思,此刻看著緊張得四肢僵硬、只能與小狗玩鬧以減少尷尬的凱貝,心下也有些疑惑。

由於這陣子一起處理狗兒送養的事務,菲利和凱貝的確是培養出類似於「動物之友」的同好感情,邀請他來參加自己的喬遷派對無可厚非、也是出自於這段時間互相幫助的感謝,但是,菲利其實打從一開始就不認為凱貝會願意現身。一來是菲利已經提前說明過有哪些人會到場,以凱貝這麼敏感的個性,本來就不太可能會積極社交,就連認識的人的派對都不一定會參加,更不用說是這種會令菜鳥避之唯恐不及的「高層聚會」了。二來,凱貝的耿直打從初次見面起就全寫在臉上,在官場打滾多年的他們能輕易地就看出這個年輕人全然沒有攀龍附鳳的企圖;但說到這種企圖,就不得不聯想到他的青梅竹馬了,雖然對方小女孩更是耿直得無藥可救、只是單純敬仰馬斯坦古中將,不過在場的軍人們都知道,凱貝會應允前來,有九成是為了迪爾莉‧斑比二等兵。

如今,他卻說斑比來「場面會失控」,菲利猜想,這個小夥子是想要把自己的青梅竹馬護在身後,讓相對比較冷靜的自己為她打通一點關係呢。

 

雖然動機不單純,但神奇的是,如此青澀的官場戲碼卻讓在場高官不禁莞爾,都忍不住想要看看這兩個本性善良的孩子還能胡鬧到甚麼程度。

 

不過要說有誰是絕對不希望斑比出現的,自然是非羅伊莫屬了。本來一聽凱貝會來,羅伊就第一時間警覺斑比出現的可能性而欲先離席,但現在看來沒什麼必要,唯一需要擔心的是,最愛將他的糗事編成歌到處宣揚的鋼仔還不知道那場斑比二等兵引起的鬧劇,但凱貝到來就有洩漏的可能。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睨了一眼還在與莉莎爭執狗名的愛德華,暗自鬆了口氣。

雖然大家都想看戲,但愁不知該如何推動劇情;然而任誰都沒有想到的是,今天才剛認識凱貝的愛德,居然在下一刻就意外點進了核心話題--伊修瓦爾。

「是學校貼出的公告,前幾天溫莉讓我帶傘去接孩子們放學時看到的,說是伊修瓦爾要在當地舉辦伊修瓦拉祭典,據說這是第一次讓祭典正式對外開放參觀?」

「說是『正式對外開放』也不太正確,因為伊修瓦拉祭本來每年就會舉辦,即便是戰亂時期,四散於貧民窟的伊修瓦爾人也不會忘記祭典的日子,並想盡辦法用手邊的東西進行儀式,無論哪一次,都是對他們自己而言的『正式而公開的祭典』,是否對外開放參觀與軍方的決策無關。」

「啊、我的意思不是......」愛德嚥下口水,努力尋找一個更準確的說法--「我的意思是,觀光!軍方會去促成的,應該是讓祭典轉型成觀光活動吧?」

「其實我知道你的意思,抱歉。」羅伊擺手,向愛德露出歉意的笑容。「這幾年太過投入伊修瓦爾的建設,為了復興伊修瓦拉文化,我研究得似乎有些走火入魔了;平時派發任務或向上級提案時,我們身為常駐伊修瓦爾的亞美斯多利斯國軍,如今所站的立場更是比當年伊修瓦爾血統的國軍還要艱難,才會有些斟字酌句了起來。」

「我了解。」愛德應道,笑著癱坐進沙發的椅背:「你們如今已經習慣處處為伊修瓦爾的居民著想,國軍本身也不允許你們無視自身的亞美斯多利斯血統,為了伊修瓦爾據理力爭而去剝削掉其他國民的權益,哪怕是一字一句都會透露出你們內心的天秤是否失準,尤其是帶頭的你。說到底,種族歧視還存在於現在的高層。」

「是啊,馬斯坦古中將現在又是東方司令官,要是他在伊修瓦爾的事情上有所偏頗,不僅伊修瓦爾的政策無法順利運作,整個東方司令部也都會同步受到影響,不管是中將本人能否受東方司令部的軍人們信服、或者是東方軍是否能受東部居民信服、更甚者東部在整個亞美斯多利斯的地位都會有所變化,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普雷達在遠方角落補充道,「畢竟,原本獨立的伊修瓦爾在被強行併吞之後,是直到布拉德雷政權結束之後的『現在』,才從各方面都真正融入亞美斯多利斯,從中帶來的經濟與文化等影響,都由東部這裡首先接收了,唯有東部完全地穩定下來,才有可能談及全國,這也是為甚麼我們這次要嘗試轉型伊修瓦拉祭,這是讓東部居民對伊修瓦爾產生認同感的第一步。你剛才說種族歧視還存於現在的高層,這句話其實不完全對。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沒有經歷過內戰的新一代國民與國軍,都不了解伊修瓦爾,也不認為自己有義務去認識伊修瓦爾,只將伊修瓦爾人當作隸屬於亞美斯多利斯的異鄉人』他們甚至不是歧視,而是完全的事不關己。再加上幾年前約定之日的內幕,政府不得不對國民隱瞞太多實情,伊修瓦爾人是大功臣這件事錯過了被宣揚給國民的最佳時機,如今整個東部都在帶動伊修瓦爾的復興,原本只給亞美斯多利斯人的資源不斷被分享過來,東部以外的城市自然是不能理解了,所以中央那裡才會形成反伊修瓦爾的勢力。」

 

 

 

Mov.3 | 他總會選擇最難的棋局

Andantino  小行板

 

 

這麼長氣的一段說明結束後,現場陷入了一陣短小的沉默。莉莎與對座的羅伊交換了一個眼神,類似安慰、打氣,但又不完全是。普雷達與哈博克菲利都默默看向了自始至終抱著小狗坐在一旁的凱貝,他不發一語,看上去似乎是一下子接收了太多資訊,而回不過神來;法爾曼與蕾貝卡此時從廚房端了一大盤熱紅茶出來,笑著說是要給大家解解酒,那些若有似無的試探至此才消散無蹤,氣氛又恢復和樂融融。

 

愛德早也察覺到了甚麼--普雷達或乃至整個馬斯坦古小隊,從來不會用這麼「諄諄教誨」的氣勢和他說明任何事,顯然,剛才那段話是說給那位名不見經傳的新兵聽的。雖然不知道為何要這麼費工夫,但愛德並不擔心被允許參加這種私人聚會的凱貝會是敵人,所以便讓話題繼續下去。「言歸正傳,我想說的是,既然是第一次將祭典舉辦成結合了觀光性質的活動,應該會需要非常多人力吧?但為甚麼我們那裡都沒有收到風聲?你們軍方內部有甚麼決策嗎?或者有甚麼不能讓一般國民幫忙的理由?」

「雖然時機還不成熟,但告訴你也無妨。」羅伊說道,「說實話,想要一下子就把伊修瓦拉祭辦成觀光活動是不現實的,你說的人力是一個問題、國民來不及培養相關素養也是一個問題,所以這次的伊修瓦拉祭其實並不是完全面向所有民眾,而是由我們直接去接洽東部的幾所學校,將祭典與學校合作,辦成一個偏向教學性質的祭典。如此一來,所謂的『觀光客』都是由各校帶隊過來的學生,也能夠很有效地降低秩序上的問題;老師之中即便有不滿伊修瓦爾的人,也不至於在官方舉辦的教學活動中表現出來;家長們比起軍部更信任學校,如果可以,我們希望能藉由孩子們在伊修瓦拉祭典的體驗,將正向資訊帶回去給他們的父母。」

「雖然還只是理想,但我們認為這也不失為一種培養國民素養的方式,至少這一代的孩子必須從小就教育他們正確的觀念,就算現在的『大人』們不見得認可,但世代會交替,社會風氣是長年累積而成的,往後我們還需要努力很長一段時間。」莉莎說道,「等到彼此尊重的風氣愈來愈成熟,屆時,我們相信伊修瓦爾的人們也會自己做出是否讓祭典發展成觀光的決定了吧。」

「啊--就算已經退了一萬步,採取了最保守的作法,但還真不知道祭典當天會發生甚麼事,想到就覺得頭痛啊--」羅伊往後倒進沙發的椅背,大嘆了一口氣。「但是,不有所突破也是不行的。我們這一代人似乎從穿上戎服起,不是『叛變』就是『改革』,老是在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啊,少校--」

「是呢。」莉莎笑看向他,也很是無奈,「不過,現在才喊累未免也太晚了吧?中將?」

「唔、霍克愛少校還是一如既往地嚴格。」羅伊直起身子,也回應給她相似的笑意,「但就是這樣才令人放心呢,有妳這種助手在身邊真是太好了。」

 

「......」愛德忍住搓手臂的衝動,全身雞皮疙瘩地離開了莉莎所在的沙發上,遠離了兩人發散恩愛光波的範圍,轉而投入其他一樣一臉鄙夷的戰友們的懷抱。

「他們平常這樣就算了,但現在可是有凱貝在場喔?」菲利將聲音壓到最低,與一干人耳語:「中將到底會不會分場合啊!」

哈博克:「我想中將應該是覺得凱貝太笨了所以沒有威脅吧......」

法爾曼:「但我們都有強烈不適感啊!就不能顧及一下我們嗎!」

 

早就看破一切的普雷達:「中將甚麼時候顧及過我們的感受了?」

 

的確,細心如凱貝,現在也正因為努力地消化著剛才伊修瓦爾的話題而沒能反應過來。等他察覺自己已經發呆很久時,大家的話題早就已經又換了幾輪了。

果然......自己的能力還遠遠不夠。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對伊修瓦爾的了解實在是少得可憐,更別說要幫助迪爾莉了,馬斯坦古司令官對去伊修瓦爾的軍人的嚴格審查不是沒有理由的,也絕不是表面功夫,想從關係上打通基本不可能。

「抱、抱歉打斷各位談話......時間不早了,下官想要先回去了。」

「啊,說得也是,你家離這裡似乎有段距離呢!」菲利知道今夜的訊息量已經超過了凱貝的負荷,故也沒有多作挽留,「抱歉,你來之前我們都喝酒了,所以也沒辦法開車載你,你自己可以嗎?」

「可以,謝謝您。」

「嗯。」菲利慢慢將他送到門口。「等小狗名字確定之後一定會第一個告訴你的。也歡迎你隨時來看看牠喔!畢竟是你幫忙接生的,牠也理應與你親密呢。」

「好的,我也會一同期待小狗能順利成長,也恭喜您喬遷順利。」

 

「菲利准尉--可以請你順便幫我拿我的大衣過來嗎?」

「我知道了中將!」菲利朝裡頭應了聲,順手將羅伊的大衣給取下,「那麼我就送你到這裡了,回家路上小心。」

凱貝朝菲利欠身,便轉身離開。他走在公寓的樓道中,菲利的關門聲在深夜裡有些響。他還受方才的資訊影響,腦子裡一片鬧哄哄的,許多思緒盤旋奔走著,成形或不成形;而其中有一條零碎的想法飛快地竄過,但由於與伊修瓦爾的事情無關,所以他也只是喃喃了一句,便很快拋置腦後:

 

「原來那件大衣不是艾力克先生的、而是馬斯坦古中將的啊--」

 

 

***

 

「雖然和我無關,但我還是不禁有些在意...」愛德狐疑地看了眼在場的所有軍人們,最後將視線停在正給莉莎披大衣的羅伊身上。「你們幹嘛那麼在意一個唯唯諾諾的新兵啊?」

「誰知道呢?」羅伊細心地為她調整過大的衣肩,低聲問她還會否覺得冷,好一會兒才又繼續說道:「霍克愛少校好像很在意這季的新兵的樣子,不如你問問她?」

「您還在鬧彆扭。」莉莎挑眉,她指的是羅伊不滿她與迪爾莉過度親近的事,「屬下才覺得您是在小題大作。」

「你們......可不可以不要打啞謎......」見不得他倆這麼放肆地在溫莉不在他身邊時秀恩愛,他的耐心很快就告罄。

「就這麼說吧。未來會怎樣還不曉得、凱貝二等兵這次回家之後會作出什麼樣的抉擇、或將如何影響斑比二等兵也還是未知的,但如果經歷一切之後他們能夠有所成長,或許他們會很適合先我一步去中央呢。」

「你的意思是......要讓他們與中央那些反伊修瓦爾的勢力抗衡?」愛德華嘖嘖有聲,「你這樣,是把人家當成棋子了啊!」

羅伊大笑道:「總得開始培養一些年輕的棋子,才能生生不息嘛!」

 

「如此一來,」莉莎啜了一口熱紅茶,「您無法捨棄的棋子就會愈來愈多了呢。」

「是啊。我從來不是及格的棋手呢。」羅伊微笑說道。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捨棄任何人。

 

所有人默契地相視一笑,隨即又開了新的啤酒,開始後半夜的狂歡。

 

 

 

待續


後記

 

我就像文中眾人一樣,想要看戲,卻苦無能力推動劇情,所幸最近讀的書給了我一點靈感,讓我找到了相對合適的視角去處理這個故事的主線,所以從這集的第二樂曲開始,故事終於正式進入主題。(本來以為這個連載會作廢...艸)

談及文化,我總覺得用詞需要更加謹慎,所以其中普雷達的那一大段描述,我修改了很多次,未來也還需要更多修改。雖然以前從未認真著墨過這個題材,但關於一個國家的復興,我一直都覺得那是一個會比任何人所想像的都還要更加緩慢、而且不易成功的過程,至少在羅伊這一代不太可能推動國家到定型的地步,從鍊金術的角度來看,羅伊他們面對國家所能做的是理解、分解(瓦解掉人造人政權),至於再構築這一個步驟,他們所能做的實在是不多--畢竟破洞太大,而他們的時間有限。但也夠多了,就像羅伊文中所說,他們這一代做的往往都是叛變與改革這種,使國家產生動盪的事情,而讓一個國家的政權從被瓦解之後要重新再安定下來,要做的努力還有許許多多。

因此培養新生代是必然的,每個世代都有其獨特的使命。

這讓我想到以前寫的信蛹,雖然我為了讓劇情發生,而賦予了一個不合理的時空背景,但我至今還是認為,古拉曼在剛拿到政權處於極端混亂時,除了救出莉莎之外,實在沒有餘力再去拯救羅伊。我不否認當時以我的年紀無法好好處理這種邏輯,而導致讀者們質疑,現在的我也不會想再去描寫類似這種不合原著背景的劇情,但我猜想牛姨在原著裡是否也在試圖傳達一件事:是時代造就英雄,而非英雄掌控時代?

題外話就講到這裡。

愈是去想像他們正在做的事情,就愈覺得佐莎果然沒有時間去煩惱要不要結婚的問題啊XD!畢竟有太多迫在眉睫的事情等著他們去促成了,不過我還是逼他們抽出點時間調情,這就是我之所以在這裡的原因......

整篇不用寫迪爾莉讓我覺得挺輕鬆的(欸)但描寫凱貝還是一如既往的累人,每次寫他都要掏心掏肺。到頭來我就是想要寫放閃的佐莎啊(大哭)謝謝臥榆願意抽空與我討論第一段的劇情,可能太久沒有寫佐莎文,又太渴望去寫小情侶恩恩愛愛的劇情,所以一開始的第一樂章真的、很微妙wwww總之當時有找臥榆討論真是太好了!

最後要說的是,雖然故事的格局好像被我寫得很大,但慶幸主角是浣鹿組,所以故事會結束在他們得到成長的那一步,而非羅伊若干年後的棋局......天啊讓浣鹿組當主角真是太明智了我(冷汗直流)雖然本集浣鹿的戲分實在是少得可憐、唯一出場的浣熊從頭到尾說最多話的場景也只是複述了一遍莉莎與愛德取的奇妙狗名......

 

啊、我忘記要幫狗取名字就結尾了!抱歉!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

 

琴影 2018.11.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魚哥
  • 我等了半天一直在期待狗的名字,想看最後到底是莉莎贏還是愛德贏(等等菲力呢?),
    但看到後來一修瓦爾部分加入也忘了要期待XDDD
    覺得從教育著手是很棒的方式,俗話說掌握國家教育就掌握國家未來(沒有這句
    很開心的看著佐莎放閃到忘記這是動物戀曲了,佐莎相處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溫馨,
    墨鏡狂碎,一ˊ到看到浣熊出現才想起(欸你
    覺得浣熊好像被精神上霸凌了(儘管眾人沒有想這樣做),霸凌完之後就被放走了,
    他好可憐給他拍拍WWW
    浣熊察覺大衣是羅伊的感覺未來會有伏筆呢WWWW,期待未來發展~~~謝謝琴影~~
    坐等下回!
  • 歡迎魚哥~~~~我也很期待最後狗到底會叫甚麼名字(還沒決定好的意思),希望狗狗可以擺脫被取顏色中二名的命運XDDDD(莉莎:嗯?)

    我真的好想看佐莎放閃QQ寫到最後整個很不想要讓動物出場,但沒辦法,這是可愛動物戀曲啊QQ(哭屁)我一開始也沒有想那麼多,單純想要讓愛德帶出伊修瓦爾的話題然後讓浣熊趁著話題幫迪爾莉爭取機會之類的,結果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了,浣熊整個也很震驚,到頭來甚麼也沒說就回家了,出乎意料的發展,但還好沒有很脫離掌控XDD

    看到魚哥提到霸凌我嚇了一跳,不過想到現在霸凌這個用語也經常被用在玩笑上,所以我猜魚哥真正的意思應該是眾人在知道浣熊的意圖的情況下還裝作不知情,讓他得知過量的資訊造成他大腦當機,是一種惡趣味的表現吧XDD
    因為霸凌本身是一種極富攻擊性的行為,不過大家應該在各方面都沒有對浣熊造成任何傷害或攻擊才對(?)(不要自己動搖

    不過浣熊的確是參加了一場讓精神大幅消耗的派對啊XDDDD雖然是他自己上門的,但也真的是辛苦他了wwwwww連我自己都覺得他愈來愈虛弱了wwwwww不過他的那份細心與洞察力應該可以在未來作出點甚麼好事吧(?)

    謝謝魚哥的留言!

    琴影 於 2018/11/02 00: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