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好嗎?抱歉我來晚了,疾風號。」

 

春天的風帶著初見回暖的涼,就像雪中偶然碰到的一縷火光,總以為會一直這麼冷下去,卻在一個不經意就遇到了細微的溫暖;就算是四季的規律,也總是讓人因此而驚喜。

即使不常見,但有一些事情一直都在,就像四季的轉換一樣,儘管有時讓人措手不及,但更多的是安心。

 

 

莉莎捏起疾風號頭上的一片綠葉,笑著撫摸牠的皮毛,而後乾脆坐到草地上,將牠抱進懷裡。透過樹蔭,再往上看,就能看到馬斯坦古辦公室的窗口,疾風號跟著主人仰頭望去,又看向主人,親密地舔了一口主人的下巴,以期能喚回她的注意力。莉莎笑著揉了揉牠的頭,視線又擺回那扇窗口,疾風號咽嗚一聲不再玩鬧,乖巧地伏在主人腿上睡著了。

 

「霍克愛中尉,妳怎麼在這裡?

「愛德華?」莉莎驚訝地看向來人,「你才是,怎麼突然來了?找上校嗎?

「找完了。被他大罵轟出辦公室,嘻嘻。」

聽見語尾那明顯不見沮喪的笑聲,就知道被罵的前提一定是因為又隨便亂調侃上校、或者做了甚麼會讓上校頭疼的事了。莉莎不戳破,只是將頭靠上樹幹,微瞇著眼享受春風。

「中尉真難得,是在翹班嗎?」愛德華學她靠著樹幹坐了下來,輕輕地揉了一下疾風號。而疾風號只掀了一下眼皮又睡了回去,那副懶洋洋的樣子,逗得愛德笑了出聲,忍不住繼續逗弄疾風號。

「現在是午休時間喔。」

「對喔。抱歉,只是很難得明明上校在辦公室裡,卻不見中尉的身影。」

「這麼說起來,阿爾馮斯呢?

「我把他留在旅館裡了,這趟來司令部只是報告一下最近的進度,沒什麼大事,很快就要回去了。」

「我以為阿爾馮斯很黏愛德華呢。」看疾風號被戳弄得不耐煩而對著愛德低吠的樣子,莉莎笑了笑,並沒有阻止愛德。

「哈哈,是啊,不過由於這次投宿的旅館主人養了很多貓,阿爾完全被迷住了,聽到我要來司令部還抱著貓依依不捨呢。我當然是叫他留在那就好啦,反正只是來跟上校拌拌嘴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忍不住替上校默哀三秒。「阿爾馮斯好像真的很喜歡貓呢。」

「那中尉很喜歡狗嗎?

「嗯?

「喔,想說妳養了疾風號。」愛德指了指狗兒,「不是因為喜歡才養的嗎?牠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像是中尉從小家裡就養著的,應該是出生沒多久吧?

「沒有特別喜歡狗,只是覺得跟牠有緣罷了。」莉莎笑著撫摸牠的背,而疾風號也瞬間放棄愛德,仰頭享受地對著主人咽嗚。「牠其實是菲利上士最近撿回來的狗,但沒有人能養牠,我就養了。」

「是喔」愛德看了一眼懷錶,正想著午休可能快結束是否應該跟中尉道別,卻突然瞥見中尉又下意識抬頭看向上方;愛德跟著她的視線往上看,稍微回想一下司令部的地理位置,猜測那裏大概是他們的辦公室。

 

「中尉在看上校嗎?

「嗯?」莉莎驚訝地看向他,「沒有啊?這裡哪會看得見上校?

「哈哈哈,抱歉,我的意思是,妳一直看著那裡,是在想上校嗎?」愛德指向那扇窗口,突然,那扇窗被打了開來,一個黑髮男人探出半個身子往下看,與莉莎和愛德對上了眼,三人都因此微微愣住。

 

莉莎明顯讀到了上校表情的驚訝和詢問,卻只是又轉頭看向愛德,笑著回答:「大概是呢。想他是不是有好好地將早上落下的進度趕回來。」

「哈哈!那個無能!」最後兩個字,愛德特意抬頭對著上校的面大力咬字。

因為距離太遠了,羅伊完全聽不到他們在說些甚麼,只知道他們在樓下有說有笑的,而且鋼仔那傢伙的嘴型特別誇張,像是要讓自己讀懂一樣。他直覺,那一定不是甚麼好聽的話。

「既然連午休都要擔心上校的事,那何不乾脆直接回辦公室監督他呢?」愛德問道:「雖然說我剛剛去找他時,他的確沒有在偷懶啦。」

 

 

才這麼說而已,一台紙飛機就這麼緩緩地飄落在他們面前,莉莎騰空抓住,愛德也好奇地湊過去看。

 

 

「是從哪裡飛來的啊?

……」她連想都不想,就知道這一定是出自上校的手筆。

「不打開來看看嗎?

在軍部這種嚴肅得讓人一個不注意就會講話咬到舌頭的地方,居然會有這麼童心未泯的風景,愛德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總被石頭壓住的心情好像也變得跟這紙飛機一樣,輕盈地飄了起來。

當然前提是,他現在還不知道摺紙飛機的人是誰。

由於愛德在旁邊一臉期待的催促,不忍心拂了孩子的興致,莉莎只好壓下無奈開始拆了起來。愛德在一旁看到她嘆氣的表情,才猜到了大概是上校折的。

興奮愉悅的表情一秒變鄙視。

 

不過話說回來,剛剛會這麼機警地在半空中就抓住紙飛機,應該也是因為早就知道是上校折的了吧?

「中尉十分了解上校呢。你們認識很久了嗎?

「怎麼會這麼問?

「不,其實想問很久了。」愛德看著紙飛機,「其實我跟阿爾都還蠻好奇的,你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啊?

「這是甚麼問法?」莉莎不禁笑出聲,「我是他的下屬、他的副官,會走在一起很正常吧?

「我的意思是,你們看起來很有默契,感覺是認識了很多年的朋友。」愛德搔了搔頭髮,內心一邊忖度著是否會太涉及他們的隱私、一邊與自己和弟弟多年來的好奇心作抗衡。

難得遇到正在偷懶......正在休息並且看起來心情不錯的中尉!現在不問的話,還有甚麼時候能問?

 

「是嗎。」莉莎輕輕撫過紙飛機,遲遲沒有把最後一折掀開。「我們的確是認識很多年了,他是一位好上司,也是一位好朋友。應該說,上校對我們馬斯坦古小隊都像是對待朋友一樣,我們所有人的感情都很好。」

「嗯,看得出來。」愛德終於忍不住問,「怎麼還不掀開?

「啊,你說這個?」她笑笑,「不行喔,我擔心是機密文件。」

「甚麼!?妳說這是公文!?」愛德驚訝地叫道,「那個無能上校居然把公文摺成紙飛機亂丟!?

「是啊,真是的。明明已經講過很多次了。」

愛德聽到她那明顯沒有在生氣的語氣,腦中閃過甚麼,視線從公文慢慢移到她的側臉。

果然是他所猜測與那種語氣相對應的,寵溺的微笑。

 

他曾經在媽媽的臉上看到過,當他與阿爾做了甚麼惡作劇想逗媽媽開心時。也曾在溫莉臉上看過,雖然每次他弄壞了機械鎧都少不了溫莉的一頓打罵,但她總是會在下一刻露出這樣的笑容,令他感到安心與懷念,令他想要依靠她。

 

這種笑容,是家人之間的微笑。

 

「妳和上校應該不只是朋友吧…?

「是啊,我們不只是朋友。」莉莎答道,「我們是上下級,是志同道合的夥伴,是要一起改變這個國家、使這個國家更好的,擁有相同意志的同志。」莉莎斂起笑容,「我們是併肩作戰、互相支持的戰友。」

「啊

「怎麼了嗎?為甚麼會這麼問?

「不是因為看到你們,讓我想到了溫莉,所以我……

 

「我們可不是男女朋友喔。」

 

「我才沒有說男女朋友!!!!!!!!!!

愛德瞬間爆氣走音,臉色與他的紅大衣融為一體,「我是說家人啦!!!!!家--人!家、人!

「原來如此。」莉莎掩嘴忍住笑,突然像是感應到了甚麼,她抬頭往上看,上校也正好又探出頭來看他們。

 

她看到上校這次隱隱帶上了焦慮的臉,大概解讀出他的疑問,應該是在擔心紙飛機到底有沒有飛到她的手中。

而羅伊看她掩著嘴雙眼明顯都笑彎了的樣子,只覺得心臟像是被羽毛輕輕按過,一絲愉悅與焦躁同時在他心中發酵。他首先看到在她旁邊氣得又蹦又跳的鋼仔,吵鬧聲都隱隱傳了上來;再看到她手中的紙面,只剩下最後一折了,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掀開來看過。

 

總之,有飛到她手上就好。但是鋼仔到底為甚麼還在跟她聊天!?他們的感情有這麼好嗎!!

 

此時樓下的中尉拿起摺著一半的公文紙,看著他輕輕歪了下頭,無聲詢問裡頭是否有寫甚麼重要訊息;上校則是一臉正經地點頭,要她快點打開來看。

 

於是,趁著愛德還在一旁冷靜不下來地解釋著他和溫莉單純到不能再單純的青梅竹馬關係時,莉莎將白紙微微翻開60度:果然是公文,而且是來自高層的碎念,莉莎只需要看任何一行的開頭都能知道這是在抱怨即將與北方進行演習時又多出了一倍預算的那紙公文。因為上校曾為了無視它而多次將這張公文無所不用其極地藏在辦公室的各個角落,次次都被她找了回來,攤平地放在上校桌上。

到底是有多不想處理這份公文? 莉莎微微皺眉看向上校,而在樓上的上校則是緊張地搖頭,要她看仔細一點。

難道不是單純地想要丟棄這張公文嗎? 莉莎狐疑地又看了他一眼,才將視線放回公文上……

 

「霍克愛中尉!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啊!」

「有有,你說你和溫莉的感情很好,對吧?」

「我--就--說--了--我跟溫莉只是......」

 

上面畫了一個不明生物。綜合她多年來對上校的認識與最近他可能會關注的事情來看,這團黑黑的東西極有可能是正窩在她腿上呼呼大睡的疾風號。

居然在公文上塗鴉!!而且是用鋼筆!! 她這次真的是用瞪的看向上面,下一秒就看到上校打了一個哆嗦,看起來像是並不知道是哪一點惹到了他的副官。

 

看來要重謄一份,再去申請補蓋章了。

 

正當她的心情因此而低落下來時,這才終於看到了下面還有幾行小字:

“ 疾風號的身體有好點了嗎?妳已經從昨晚擔心到剛剛了。昨天半夜時,妳甚至為了疾風號而打電話到我家,問我狗如果吐了要怎麼辦,看來妳是急慌了,真的是很難得呢。抱歉昨天沒有幫上甚麼忙,但其實妳今天可以請假帶牠去看醫生的,如果牠還沒好轉的話,妳可以現在上來寫個假單,我會准假的。 ”

 

真是的,她哪有急慌了?她打電話時的聲音明明就很冷靜...而且不用非得記住昨晚那通電話吧?

莉莎忍不住心虛的想,當時真的是關心則亂,畢竟是第一次養狗,看到疾風號嘔吐的那一瞬間,本來是要打給有養狗經驗的蕾貝卡,但不知為何手指下意識就撥了上校家的電話──雖然在聽到他的聲音時,她馬上就因為意識到自己打錯電話而汗顏;但,也是因為聽到了他的聲音與安慰,令她馬上就安定了下來,腦中很快就浮現了曾在新手養狗指南裡讀過的內容。

 

家人嗎…?

是啊,早在他來當爸爸的學徒時,她就已經將他當作是家人了。只是從軍的這幾年,她已經忘記了當年面對馬斯坦古先生時的心情與感覺,不過,這樣的依賴與信任,卻早就刻在骨子裡,怎麼樣也抹不掉。

倒是看到了上校的留言,她才想到,由於上校早上遲到,辦公室忙得一團亂,才讓她忘了跟上校說明,其實她早上時有請鄰居帶疾風號去看醫生,並請鄰居看完回來的路上直接送來軍部裡,以免讓疾風號在鄰居家打擾太久;沒想到反而讓上校這麼放在心上。

 

「謝謝您。」她小聲地對著公文紙說著,放任上校在上頭緊張地摸不著頭緒。

 

「呼......我累了......中尉,我得回去了,抱歉打擾妳的午休。」

「嗯,辛苦你跑這一趟,愛德華。」

愛德渾身虛脫地瞄了一眼中尉明顯開心的表情,下意識地看向上面,果然上校也正探頭看著這裡哇,這是用公文摺紙飛機傳紙條的意思嗎?

不過上校那一臉求助驚恐的表情是在幹嘛啊

算了,他才懶得管上校呢。愛德對著上面做了個鬼臉,又摸了摸疾風號,就跨著大步離開了;莉莎放下揮著的手,這次將公文完全地攤了開來,發現另一側也寫了字:

 

“ 不過如果疾風號已經好了,也快點上來吧。中尉,我比疾風號更需要妳。”

 

她微微愣住,這男人還真是

 

她壓下揚起的嘴角,故意用正經的表情看向上面;而上校趴在窗口,癟著嘴一臉無辜地看著她。

她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男人,要認真撒起嬌來,連疾風號都不見得比得上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好久不見--這次是真的實質意義上的好久不見,不好意思,我回來了。

這裡是琴影。

說好的,隨著開啟網誌,會一併帶來新文章,於是這裡是佐莎經典梗之一的紙飛機,甜得我邊打邊笑啊(   艸)跟聖誕節的甜文比起來,這才是真正的甜文啊......應該是吧。果然想要歡樂,就是要仰賴一下愛德呢XDD

這是剛收養疾風號時的故事。

下意識不小心打錯電話的中尉以及體貼到爆炸但是從頭到尾沒有一句台詞的上校(///艸)

(被燒)

 

 

 

extra

 

「居然用公文折紙飛機...上校真是--童心未泯呢。」

「這個叫做怠工好嗎?」愛德不屑地橫了一眼阿爾,「你不用對他這麼畢恭畢敬吧?」

「畢竟上校也是你的上司...而且算是我們兄弟倆的貴人吧?」

「貴人!?被他這種人當我們的貴人,我們的一生就毀了好嗎!!!」

「對了--」阿爾歪了歪頭,「比起這個,哥哥有沒有問中尉,為甚麼狗狗要取名叫做黑色疾風號啊?」

「為甚麼要問?」

「咦...哥哥你不好奇嗎...」

「為甚麼?這不是很普遍的名字嗎?」

「欸--是喔...」

雖然很不想相信,但還是不得不認命地承認,那個完美的中尉,居然與哥哥的品味有一部份是重疊的啊...

 

摸了摸懷中的貓兒,阿爾默默地想,還是下次去司令部時再偷偷地問上校他們好了。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7.01.12 (THUR) / Thanks for your waiting.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