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係緣分(2018/03/30)
還是決定不出本子了,上次的無料小本就當我留給大家的紀念吧。
但我話不說死,是為了哪天遇上一位願意替我全程打理出本事宜的貴人,我能當甩手掌櫃負責選文跟收錢XD
看緣分吧,本來去年底還為了這件事打了一篇文,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便沒繼續打完,現下看起來沒有為了
這件事發文也好,就放在這個不甚顯眼的公告欄幾日,也算是替這件事暫時告一個段落。
謝謝支持。

 

「莉莎。」他低喃,「這一刻,妳等了多久?」

 

 

 

 

中央市,某單身公寓。

 

「少將,那這些呢......」莉莎將另一疊資料搬上桌,薄薄的一層灰塵被擠到空氣中飄散開來。她解開了塑膠繩,照著當初貼上的顏色標籤紙一一排列在桌上。「大概是兩年前的資料了。」

「是被上面打回來的?」羅伊拿起其中一沓看了起來,「真是麻煩......上頭那些守舊派對伊修瓦爾的歧視還是沒有完全消彌,這些政策都被擱下來了。」

「那也是兩年前了,馬斯坦古少將。」莉莎提醒道,帶著笑意地:「即使是那個時候......少將您也挺過來了,用了不少備用但也不遜色的政策取代了那些被駁回的,還親自做了上百份市調慢慢說服了上頭,才到達了今天的地步。」

「......」羅伊看著她,一時楞住。半晌才看回手上的公文,略帶了點嘆息,「現在的話,這些政策還來得及用吧?」

「來得及的。以前我們只是先做了可以做的事,現在也不過是順序調換而已。」莉莎將黏著黃色標籤的公文擺到他面前,「雖然有些的確是現在才做也沒有意義了......不過,當年您說過,這個是壓箱寶,幾年之後再拿出來都可以。」

「我說過這麼自滿的話嗎?」

「您一直都是。」莉莎打擊上司的速度一如既往地明快,但就今晚,羅伊總覺得她似乎......

「有甚麼問題嗎?少將?」

「霍克愛上尉......」羅伊緩緩抬頭看向副官,「好難得,好久沒有聽妳誇我了。」

「下官剛才並不是在誇您。」

「不是,不是上一句。」羅伊有些詞不達意地解釋著,「不是自滿,是......妳剛才說,那個......市調......說服了高層甚麼的。」

「下官只是在陳述事實。」莉莎很快就聽懂了,有些無奈地揚起嘴角,「下官以為,您已經從人民的愛戴聲中得知,您一直以來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如果我走錯路了,妳就朝這個背後開槍吧。妳有這個資格。

羅伊想起了好幾年前他們的約定。所以莉莎才會這麼說吧。說自己一直以來都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就是她對他最高度的讚美,也是她多年下來用生命執行著的命令。

他看著她的笑顏,淡淡的、帶了點無奈,但更多的是多年以來的默契積攢而來的,只有他倆才能懂的況味。

而就算這麼被看著,莉莎也沒有絲毫尷尬,只是毫不猶疑地與之對視。多少年了呢?從約定之日戰後到現在,大概是三年、還是第四年?伊修瓦爾的重建終於慢慢地得到了回饋與成效,起初那些漫無天日、無論投了多少精神與金錢都猶如丟進海裡得不到迴響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就像一場夢一樣,令人莞爾。而他們,還是一如往常地,他忙碌、卻安適地坐在桌邊看著她整理得有條不紊的公文,沒有後顧之憂、也不用為了事前預備浪費時間;他的副官,總是像現在這樣站在他的桌前,優雅而明快地替他排除雜務與干擾,只管讓他一路向前。

不管是在司令部、伊修瓦爾的帳帷、還是在他或她的家中。

或許是因為難得的休假......雖然他們還是把休假拿來工作了,但大概是因為兩個人都不做工作上的打扮,就連平常已經看慣了的笑容都無端令他更陶醉了幾分;還是是因為她太過難得的誇讚,喚醒了他一直故意忽略的情緒?

就像是一根常年死命繃緊的心弦,驟然被挑撥。如今,就算要壓抑,都顯得有些勉強了。

「您在想甚麼?」沉默過了頭,莉莎還是出聲詢問了。羅伊在站起來的同時,還分心地猜測,如果今天是工作日,霍克愛上尉應該早在他發呆的第三秒就會提醒他了,而不是拖到現在。

他的視線終於高過了她。在莉莎抬頭看他的同時,羅伊的鼻端湊近了她的;他不敢捧住她的臉,只敢在底下牽起她的右手,低聲詢問:「妳可以閉一下眼睛嗎?」

莉莎早在出聲問他的時候就歛起了笑容。她看著他微歛的眼就在離自己不超過十公分的地方,大腦其實早就已經做出明確的判斷,但她竟然張不開嘴巴,是因為他的眼眸裡透露出太讓她難受的訊息?是因為她不喜歡看到如此隱忍狼狽的他?儘管他現在全身上下都散發出強勢侵略的氣味,但此刻被視作獵物的她,竟然毫不猶豫地就能斷定他的脆弱。

啊。

她知道了。是因為他的手、握得太緊了啊......

 

「可以。」這麼冷靜地說完,她還是再盯著他看了片刻,才閉上了眼睛。

而幾乎在她的上下睫毛碰到一起的同時,羅伊就低下了頭。在碰上她的唇的那一秒,他的大腦無暇作出任何聯想,譬如此刻是否符合一直以來偶爾會幻想的片刻、他本能地屏除了一切可能會打擾現在這一分鐘的想法與顧慮,包含莉莎可能在下一秒就會將他推離的左手,他都牽了起來,向自己的方向拉近。

他輾轉吸吮著她的唇,奈何莉莎的嘴巴閉得跟她的眼睛一樣緊,無法繼續深入讓他在僵持與暫停中兩方擺盪,他既不想用蠻力強迫莉莎、又深知他的暫停只會換來她的推離--事實上,莉莎直到此刻都沒有掙扎過,已足夠讓羅伊欣喜若狂。

他大概一直都知道他們對彼此之間的情意是對等的,雖然從沒探究過,但他就是能感應到她偶爾也會投過來與他相似的壓抑或無奈的目光;他對他們之間的感情無庸置疑,但啼笑皆非的是,他們同時並沒有將彼此的情意定位在愛情上。亦不是上司與下屬、亦不是革命同志、亦不是好友--這份情意一直以來就像多出來的一樣,被他們默契地放逐。

推動國家的使命就擺在他們眼前,要他們忍住不動搖,真的不是一件難事。

但終究在今天,他傾身吻上,而她亦沒有用一直以來的嚴肅推開他......大概是默許,但更多的是,或許,他們已經漸漸地有自信能把握住這份多出來的感情了,他們想要慢慢地將它收回到他們的生命藍圖中。

他還是離開了她的唇,看著她鬆了一口氣似地低下了頭。只是雙手依舊緊牽,在她開口之前,羅伊捨不得就這麼放開。

然而,今晚的莉莎總是一直出乎他的意料--

 

「......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

 

羅伊的不可置信只維持了一秒,就知道絕不能輕易放過這個機會--他鬆開對她雙手的箝制,轉而輕攬住她的腰、右手碰上她的臉,比剛才的姿態還要更加密合:「閉眼並不是命令。」

他看她的臉已經從方才親吻的微紅蔓延到全臉,嘴巴抿得緊到開始微微顫抖,而雙眼更是不敢就這麼睜開了,儘管眼皮已經發顫。

太可愛了,從未見過如此可愛的她。他忍不住微笑,用更加低沉的聲音繼續道:「是我對妳的詢問,妳剛才也說了,可以,不是嗎?」

「我不是......」她還未說出一句完整的話,羅伊已經覷得她張嘴的那刻又吻了下去,攬住她的手更緊地壓住了她,原先捧著她臉的右手轉而壓住她的後腦勺,令她只能仰頭與他緊緊相貼,甚至除了感受口腔裡從未有過的糾纏以外,莉莎已經無法再多做思考,下意識地將手輕輕放上了他的腰背,與他一同釋放彼此一旦觸碰就無法遏止的感情。

察覺到莉莎已經慢慢放鬆並試著回應他了,羅伊在他無意識的壓迫與她無意識的倒退間已經將兩人都帶向了臥室的門口,他悄悄地轉開房門,莉莎起先並沒有察覺,直到她敏感地嗅到屬於臥室才有的被褥的味道,猛然睜開了雙眼,羅伊將莉莎抵在了床沿,就待她支撐不住往下坐倒。莉莎開始推他的腰,而羅伊也同時因為喘不過氣鬆開了她的唇,兩人一時之間都氣喘吁吁說不出話,心臟亦急速地跳動著,莉莎以為停在這裡了,卻因此被羅伊捕捉到她那一瞬的鬆懈,只輕輕握住她的腰胯向後一推,莉莎就腳軟地坐到了床鋪上。

她還講不出話,但一手已經下意識地抵在羅伊的胸口、另一手撐著床鋪。不過對羅伊而言這些都不算阻礙:他一向不會過度執著於用同一個方式或順序來達到他的目標,推動伊修瓦爾時是這樣、要讓她甘願與他相擁亦然。他半跪在床鋪上,先是笑著啄吻她酡紅的臉頰、耳朵,讓她推拒的力道慢慢變小,而後逐漸下移、脖頸、鎖骨......莉莎知道他的勢在必得,躺倒在床鋪的那一刻她極輕地喟嘆了聲,羅伊因而抬起頭來看她,莉莎這才看清他臉上的紅暈--可能是因為兩人擠在斗室中熱氣太漲、可能是他也與她一樣因為第一次而有些無措......

無措?

「您是......」

「嗯?」

「......第一次嗎?」

 

「......」

他撐在她的身上,哭笑不得地看著已經被他褪去衣衫、卻在此刻蹦出這種問題的莉莎:「應該是我來問妳吧?雖然我不覺得需要問就是了。」

「......」莉莎雖然問了,卻也覺得問這個問題真的有點好笑--自己實在是太煞風景了,她忍不住噗哧地就笑了起來。

而同樣也覺得莉莎煞風景的羅伊,在她的腰間不輕不重地捏了一把,使她的笑聲在煞那間變成了驚訝的低呼;已經鬆懈的氣氛突然再次凝聚了起來,羅伊愛撫摩娑著她,邊在她耳邊低啞:「妳等一下可以用妳的身體來感受......我到底是第幾次。」

「我不......」

「莉莎。」他低喃,「這一刻,妳等了多久?」

 

她很慢地、才從羅伊口中的「莉莎」緩過神來。心中流過一股溫熱的繾綣,令她情不自禁地主動攀抱住他的肩膀,閉上了雙眼,將臉貼在他的頸窩。她有些訝異自己,如同羅伊慢了一拍反應過來她的舉動不是害羞、而是因為要掩飾她發紅的眼眶。

他愛惜地抱著她將兩人翻轉過來,他順著伏在他胸膛上的女人的金髮,在划拉到髮尾時,突然意識到即將觸碰到的領域,他的力道忽然變得極輕緩,小心翼翼地摩娑她被他烙下的燒痕。

莉莎也從未想過,總有一天,羅伊會用這樣的方式觸碰她的背。即使是在剛才一觸即發的愛慾中。

而如同回應似地,莉莎將自己的一隻手抽了出來,沿著他的腰碰到他的左下腹部--可能是想表達並不是只有她一人背負著罪惡的燒傷、也可能是兩人最心疼彼此的回憶都恰好被印上了火吻的痕跡。

「我從未等過。這一刻。」莉莎微微撐起自己,回答他剛才的問題。

而他則是又將她壓回身下,重重地吻了上去--

 

他也沒有等過,是因為時間太長、太長了,他已經分不清楚何時有過期待、又何時失落過--在漫長的歲月裡,佔據他們生命的事情太多了,也或許是因為這樣,在兩人達到共識的此刻,他們都安然地接受了彼此的嵌合與放縱;他們第一次意識到,他們如此濃烈地愛著對方。

在守候與等待、漠視與隱忍的界線中;從相知相識,到對彼此殘忍、將彼此定位在注定不能得到普通人的幸福的位置上時;他們卻同時在此刻嚐到了,支撐起這一切的,竟是他們對彼此的珍而重之。

 

諷刺又無奈、卻又幸福得快要死了。

 

 

 

***

昏暗的臥室回歸寧靜已經一段時間,即使有客廳照進來的光,莉莎還是沒辦法起身去確認時間,只知道她可能有片刻的暈眩、又可能是已經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覺,總之全身都酸痛得不可思議。

這張單人床實在太小了--兩人有好幾次都差點要隨著垂到地上的棉被滑下去,羅伊醒來時想的就是這件事,看是他的家還是她的家;總之,得換成雙人床才行。

他伸手到床頭櫃勾起鬧鐘舉在自己臉的上方,藉由薄弱的燈光辨識著時刻;莉莎見鬧鐘不費吹灰之力就湊到了跟前,忍不住為他們的默契微笑。她伏在羅伊身上微微轉頭看向鬧鐘,羅伊也終於看清:「一點三十五。妳醒了。」

 

一點三十五......?莉莎的腦筋有點轉不過來這個時間所代表的意義,她甚至想要回想他們是甚麼時候開始......他們的休息時間的,奈何她只記得從中午之後他們就一直在工作,連晚餐都是隨便解決的--通常這種休假加班都是其中一方累得睡著,另一方才會特地去留意時間。

「繼續睡吧。還是想要洗澡?」

「......工作...」肯定是做不了了。莉莎無奈地想。

「妳忘了,我們是額外加班?」羅伊安撫地吻了一下她的髮頂,又將她向上提一些,令她能窩得更舒適。「別擔心,累就繼續睡吧。」

 

凌晨五點三十分,電話鈴聲從客廳傳了進來,兩人同時睜開眼睛,羅伊小心翼翼地將她從他身上抱起來放到床上,安撫地吻了吻她的額頭,便套上褲子去客廳接電話了。莉莎原本安下心來放任意識回歸黑暗,卻在下一秒想到這裡是她家而羅伊卻在這個時間點去接電話--羅伊講話的聲音已經隱約傳了進來。

她拍向自己的額頭,有些自暴自棄地將臉埋到枕頭中。

 

 

 

 

『.................您是少將。』普雷達在經過胸中各種爆炸的驚嚇之後做出了結論,還十分明智地將聲音壓到最低:他在東方司令部的辦公室裡。

「嗯。」其實在走出房間看到客廳擺放得到處都是的公文時,他就已經完全清醒並且反應過來應該要由莉莎接電話,但莉莎疲憊的睡顏一浮現在腦海,就輕易地讓他打消了要莉莎起床走過來的念頭。

而且他隱約記得昨晚莉莎曾說過她請普雷達在值夜班時順便找一份缺漏的資料,所以這個時間打電話來,有十之八九會是他。

『呃、霍克愛上尉請我一找到資料就聯絡她,因為她說您們會趁休假一起回到中央找資料--所以我才會打這通電話,哈哈、我不小心睡著了,要不然大概零點時就能通報您們。』

普雷達十分慶幸他睡著了。

見普雷達終於詞窮,羅伊好心地問:「要請上尉來聽電話嗎?」

『不不不不用!』普雷達此刻無法分辨出這個時間點到底應該要聽到羅伊明顯剛睡醒的聲音、還是應該要接連聽到他們倆都剛睡醒的聲音,哪個會更令人驚嚇。他只能下意識地排除掉會讓他一大早就因為激動過度而胃痛的可能性,誠惶誠恐地開始報告他找到的那份資料,羅伊拿起一旁的紙筆開始謄寫,來回幾個問答之後電話很快地就掛上了。

 

普雷達明顯的異狀讓同一天值夜班的菲利也忍不住擔心起來,「你不是打給上尉嗎?」

怎麼搞得像諜報作戰似的?

「啊,還是因為你不小心睡著了,所以被上尉罵了?你應該要早點跟我說這件事的,要不我就叫你起來了。或是幫你打電話去報告也可以。」

 

......於是普雷達慶幸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拜託不要留言跟我討論這是羅伊的第幾次。(爆)

活了21年,第一次寫......我發誓我真的是抱著要寫h的心情寫這篇的,我是真的快寫到了,我連這篇該用甚麼密碼來鎖都想好了!!!!

不,這種程度到底該不該鎖啊(抱頭)但我也擔心大家一看到文章有鎖太興奮結果一點進來只有點到為止會憤怒地向我丟東西啊QQ

這裡是清水了五年終於突破自己並且隨時可能會把這篇鎖起來的琴影。

到時候密碼是 royai 喔記好囉(欸

 

有一種打破了自己的禁忌的感覺,而且是自然而然的,因為剛重溫完鋼鍊的餘韻太過強烈Orz

關於羅伊到底是第幾次,各家寫手都有不同的說法,至於我這裡的設定......就是他們都太忙了沒時間跟別人談戀愛(?)至於以性收集情報對我來說太虐了,所以我的佐莎文沒有這類的設定,好大概就是這樣,拜託了我們點到為止就好了QQ

其實我本來是要自然而然地展開床單情節的啊啊啊,莉莎突然問羅伊第幾次甚麼的我一開始真的沒想過啊!!!(吐血)可以說,因為寫到一半突然出現對話,然後我就下不了手了(真的)而且其實本來可能會發展成「因為莉莎哭了所以他們就開始穿衣服」,但這樣當然不是合理的發展嘛XD雖然很像我會做的事就是了(被打)

會不會因此就開始寫床單了,我不知道。所以請不用太過期待以後文章的走向Orz

會寫床單真的是一時的衝動Orz我為了這篇不要被打斷,連晚餐都沒有吃Orz

 

回歸正傳(嗯?),自從重溫鋼鍊並且經過了腸胃炎與發燒之後,我對佐莎有了與以往完全不同的認知與詮釋,所以這五年以來幾乎篇篇依循的那個時間軸,在重溫鋼鍊之後都沒有再用到了,以後不知道會不會回到那個時間軸裡,嗯,該回去就會回去啦。

如果看不懂「時間軸」是甚麼,可以回去看〈Here。關於這裡的原創因素〉,就是我寫佐莎時自己會沿用的裏設定,與原著無關。

標題〈將它寫回藍圖〉的「它」已經在內文點明,是「原本被他們放逐的愛情」了,不過這篇基本上是依照不能結婚的設定寫的,所以藍圖裡不包含結婚,只是單純地正視並享受這份感情,在忙碌的工作閒暇中。(笑)

關於文中的這句話:「亦不是上司與下屬、亦不是革命同志、亦不是好友--這份情意一直以來就像多出來的一樣,被他們默契地放逐。」並不是說他們之間沒有革命同志或好友之間的感情,而是因為他們分得太清楚了,所以他們在彼此的生命中同時扮演了諸多角色、也都各自賦予了其情感與意義,唯獨那份「多出來的」,他們並沒有正視。

然後這篇是ight的點文。(好突然)

點文條件:佐莎,傲嬌、大佐展現霸氣,不用甜沒關係,但希望是閃光破表的眼瞎文

有傲嬌嗎?有霸氣嗎?我不是很確定,但我確定這篇不但甜到翻過去,還是絕對會眼瞎的閃光文!看看普雷達就知道了!!!(不

然後軍階不是上校時期不好意思,我寫完才發現Orz不過如果是上校時期的話,是絕不可能會有床單文的啦XD關於霸氣方面......我好像沒有讓羅伊霸氣到哪去欸,也是寫完才發現,他超溫柔的啊!而且更多的是循循善誘。

傲嬌......就是前半篇的莉莎。後半之後也是直白到天邊去了。(遠目)

沒有完全扣題真的很不好意思,還是希望妳會喜歡這篇,謝謝妳一直以來的關照!(抱)期待您的現身點收~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6.10.14(FRI) / for dear igh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呆熊
  • 我浮出來了(大口吸氣)
    一回來看真的是好ㄐㄧㄣˋ爆啊啊啊(炸)
    琴影大大的文真是好懷念啊QQ
    還是好喜歡你的文風
    帶了點淡淡的小幸福
    帶了點淒美
    好啦說這麼多總之琴影大大學要加油
    我還會繼續追文啦(愛心)

  • 好久不見~歡迎浮出!!

    哈哈哈是否有種一回來怎麼這裡分級都變了的感覺XD(誤)
    謝謝您的喜歡與鼓勵,我也會繼續加油的:D

    琴影 於 2016/10/16 14:13 回覆

  • Phx
  • 咦 是我口味太重 所以覺得沒很H嗎(艸)
    偶爾小情小調中有些激情 滿久沒看到這種文了 希望大大能繼續造福民眾 :)
  • 哈哈哈不用多想,的確是因為我還沒寫到H的關係XDDD
    關於那個「過程」我還沒自信能拿捏好並且寫出來,畢竟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著重描寫這個題材,我身邊的友人看了甚至說出了「空靈系」這樣的評語,令我又害羞又有點開心啦XD

    我同時也是在造福我自己(笑)謝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6/10/16 14:17 回覆

  • ight
  • 琴影我來晚了非常抱歉!!!!
    這篇看了好喜歡啊~~~(飛撲送吻
    但作者本人怎麼比男女主角還害羞緊張XDDD
    沒事兒沒事兒~
    這種自然而然想寫的欲望&被筆下角色帶著走的情緒對作家來說該是珍貴的!!
    拜託千萬別鎖啊--那密碼我是不會記得的哼--

    文中扣題的描述很喜歡,
    認識太久、經歷得太多,或許情愫在不知不覺間滋長也無暇顧及,
    塵埃落定後回過頭來看,已經不單只是純粹的"愛情"那麼簡單了。
    不用愛得轟轟烈烈、不用愛得你儂我儂,他們已經不能沒有彼此了(拭淚)

    我的點文是琴影的一大突破,覺得與有榮焉=//////=
    甜而不膩、也沒放閃得太放肆卻足以閃瞎眾人,又把兩人的羈絆點出卻也不苦,
    拿捏得很棒 :)
    特別喜歡羅伊撫背、莉莎也給羅伊左下腹--秀秀--那段,
    一個動作包含千言萬語啊!!!
    那集漫畫剛好我有買,莉莎的眼淚啊嗚嗚嗚ˊˋ
    再次謝謝琴影寫的好文!!!!
  • 歡迎ight~很高興看到妳喜歡這篇!!真是太好了XD

    哈哈哈我剛發文的那兩天的確處在無敵害羞的狀態XDDDD
    不過之後理智慢慢回籠,有發現其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露骨,
    應該是說,還不到露骨的程度XD所以之後就沒有動過想要刪或鎖的念頭了XD

    感覺「愛情」對這兩個人而言算是一種「選擇」,因為這兩人就算不用以愛情的名義也一定會一直在一起,這是我最近發現自己一直以來深深愛著他們的原因QDQ
    不過身為佐莎迷,我還是要依舊高呼「拜託請在一起吧」(已經不奢求結婚了...),並繼續致力於我的腦補大業,永不止息QQ

    能讓妳喜歡這篇點文也是我的榮幸喔~我也好喜歡他們互相--秀秀--的那幕QQ
    兩個人在那一刻是平等、互相依賴的,在我心目中,這樣的...呃...床單劇情,兩個人都心甘情願、互相達成共識,並且從今往後就會這麼安然地接受彼此已經更進一步、但並不會因此變得脆弱的關係,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佐莎,也試著寫了出來。

    謝謝ight的喜歡與鼓勵~我會繼續加油的♥

    琴影 於 2016/10/18 21:10 回覆

  • PIPI JHU 屁屁筑
  • 莉莎超可愛的呀!!←第一個感想
    「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以及問是第一次嗎都讓我噴笑XD
    羅伊也很溫柔,整篇感覺跟以前有點不同,無庸置疑的甜啊!

    問等這一刻多久了,回答卻是「我從未等過。這一刻。」
    一瞬間有種什麼怎麼會?的感覺,但是又馬上理解佔據生命的事物真的太多了QAQ
    不會好好表達,不過這段我重看了3遍(((((絕對不是為了滾床單喔XD
    喜歡「諷刺又無奈、卻又幸福得快要死了」這句!

    真的很喜歡「被他們放逐的愛情」以及「將它寫回藍圖裡」
    不知道為甚麼覺得很浪漫((掩面笑
    ((語無倫次
  • 大大好久不見!!!

    終於有人提到「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我好開心呀XD我真的是喜歡這句喜歡到一度要讓它變成標題XDDD
    莉莎超可愛的啊,而且問了這句,潛台詞等於是說「您滿足了嗎?還要不要繼續?」(爆)

    大概是因為第一次寫床單吧,所以氣氛甚麼的有刻意地在堆疊,而且莉莎在這篇基本上沒有拒絕羅伊的親密,所以有些不習慣?(已經習慣此刻會拿槍恐嚇的莉莎###)不過我覺得甜的同時也虐在這裡,他們何其有幸地達到了共識,如果此刻他們並沒有同步的話,就會變成一方求而不得了,而且他們的感情也會因此變質,變成會使彼此都變得脆弱的兒女私情。

    我最喜歡的果然還是他們--完事--之後,羅伊要莉莎繼續睡以及代替她去接電話時小心翼翼地將莉莎抱起來放回床上的那段,這麼溫柔的羅伊太要命了(噴鼻血)
    而且因為單人床太小所以莉莎是趴在羅伊身上睡的,這是我始終覺得最萌的一點。(不要義正嚴辭地說這些#)

    「被他們放逐的愛情」以及「將它寫回藍圖裡」也算是我在重溫完鋼鍊之後對佐莎的新認知與詮釋(艸)的確是這篇最有意義的地方,於我而言。

    「他們不管是以甚麼身分都會永遠在一起,所以愛情只是一種選擇。但是,依循人類最原始的慾望,果然還是不能割捨互訴情衷的機會」
    想要寫出這樣的他們。

    謝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6/10/19 22:37 回覆

  • 喵喵
  • 我會把密碼記好><
    能看到琴影的文覺得好幸福XD
  • 是喵大~
    能看到妳喜歡我的文我也很幸福(笑)
    謝謝妳的留言~

    琴影 於 2016/10/20 00:21 回覆

  • 言潤
  • 很驚訝親親如此年輕卻能欣賞並深刻描寫佐莎兩人成熟並相知相惜的感情,
    雖然我也是學生時期就萌上這對CP,但礙於文采有限,
    無法精準體會進而表現出他倆之間深厚的情感羈絆,
    當然隨著年歲增長已越來越能明白佐莎間珍貴的感情,
    這也是為什麼我至今仍十分喜愛這對CP(笑)

    我也很喜歡「被他們放逐的愛情」和「將它寫回藍圖裡」這兩句話,
    很貼切地描寫佐莎彼此對這份感情的看待心態變化,
    雖然他們倆所背負的沉重使命讓他們無法得到普通人的幸福,
    但在推ˋ動國家朝更好、更正確的方向前進後,
    還是希望佐莎能得到一些小小的幸福,
    畢竟扛下一切的他們真的過得太壓抑辛苦。

    親親突破自我後相信文字功力會再更上一層樓,
    倒不是說往後可以多寫些露骨情節,
    而是在劇情合理的發展需要下,
    適當的情欲表現是很正常的反應結果,
    畢竟我們寫的是凡人而非天神或聖人。
    因為很喜歡親親此篇文,所以不小心說太多,希望親親不見怪,
    我會繼續支持親親,請繼續生產佐莎文吧XD
  • 言潤大您好,謝謝您的讚賞!

    其實我從國中開始喜歡上佐莎到現在,一直以來是屬於無法理解為甚麼結局無法給佐莎一個交代的一群,所以我在寫同人文的時候會偏向「論及婚嫁」與結婚生子的題材,甚至連子世代的架構關係圖都發展到半完整的地步了(艸)
    不過最近重溫一次鋼鍊之後,我想了很多,也看到了不少我以前沒有注意到或不能理解的細節,現在則是能夠認同了,所以才會寫出這篇文章。其實理智上是認同,但心底還是複雜的、酸酸的,畢竟是喜歡了七年的CP,一直以來總是認為他們應該要互結連理,現在突然認同他們不能結婚,有一種認輸的感覺XDD
    所以很謝謝您告訴我您的想法,有稍稍安慰到我這個還在鬧彆扭的大學生XD

    不過雖然我已經有這樣的覺悟(?),但畢竟寫同人文就是為了腦補,所以我既不會回頭去刪以前的文章、未來大概也會繼續寫他們的子世代與婚後生活就是了(大笑)
    同意您說的「但在推動國家朝更好、更正確的方向前進後,還是希望佐莎能得到一些小小的幸福,畢竟扛下一切的他們真的過得太壓抑辛苦。」這絕對是佐莎迷們真心的願望!QQ

    謝謝您認真的留言,不會的,我喜歡看長評(笑)也謝謝您安慰我這個初次寫床單的寫手,我也希望未來我的文裡可以充滿更多色彩、而不自我拘束!
    謝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加油的:D

    琴影 於 2016/10/27 08:22 回覆

  • 小琪
  • 這個標題令我覺得好感動~~
    我常常覺得琴影把佐莎的感情寫得很深入很細膩,
    有些不能通過漫畫或動畫所理解的感受,
    都在琴影這裡明白了~~~
    也感謝琴影讓佐莎有一個美滿的結局,
    這是給對漫畫結局有所怨念的我最大的安慰^^
  • 能夠得到這樣的評語真的是十分榮幸(艸)
    謝謝您的喜歡與鼓勵!
    綜合了以前對結局的怨念以及現在重溫過後對結局的理解與認同,我試著藉由這篇寫出我對佐莎新的詮釋,也算是給自己的一個交代,很開心也能治癒到您(笑)

    琴影 於 2017/02/26 01:41 回覆

  • fish
  • 這篇是我re過最多次的一篇呀~~~

    戰後的他們一定很忙啊~~
    一定加班到很晚,然後羅伊也不可能讓莉莎單獨回家,莉莎也捨不得羅伊太累不會讓他護送自己後再返家,於是就一定是一起回他家或她家XD
    然後兩人會繼續加班、談論公事、目標、夢想...藉此確認彼此的想法、心意,然後親親抱抱、摸到床上都是非常可以理解的!

    以前在看鋼鍊時一直覺得他們沒有在一起、維持著上下屬關係太可惜了,長大後再看,越覺得可以接受他們不會結婚這個事實,在目標達成前這份情感會一直被放逐,沒時間去思考、去釐清,也不用確認彼此身份,亦無法明確定位,不管用什麼關係來描述都不足以代表他們之間,而且早已離不開對方了啊~
    這大概也是我會這麼迷戀佐莎的原因,前陣子重溫後我也是跟我朋友大喊你們快給我在一起啊!!覺得自己跟您對佐莎的想法很像,難怪無法把網頁關掉啊~甚至還會邊看其他人的留言邊認同地點頭。

    「被他們放逐的愛情」、「將它寫回藍圖裡」這兩句真的詮釋得太好了,每個佐莎迷心中都有一對佐莎,都希望他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時能更互相扶持,然後也能夠得到小小的幸福就再好不過了。


    覺得羅伊接完電話回來看到莉莎將臉埋到枕頭中會又好氣又好笑地問她在幹嘛,而莉莎會繼續埋在枕頭裡說不應該讓您去接電話的,羅伊可能會一臉坦然地說他們遲早會知道的,然後展開round 2或是起床一起收拾客廳的公文、迎接美好的早晨~~
    這篇讓我腦補的好開心XDD

    感謝琴影沒有寫一寫就開始穿衣服結束,最後想問一點三十五有什麼含意嗎?在<Lieutenant>也看到一點三十五
  • 尖叫!!!!!!!!終、於、有、人、發、現、一、點、三、十、五!!!!!!!!

    不過一點三十五不是Lieutenant的梗,因為這篇是先寫的XD這裡寫一點三十五的時候沒有想過有甚麼意思,但Lieutenant會寫一點三十五是為了呼應這篇,算是一種惡趣味的小彩蛋吧XD
    Lieutenant出現一點三十五的劇情是羅伊握著中尉的手在病房睡著,而中尉被他握得手麻而醒來,最後兩人說了一點情深義重的話之後發現現在是一點三十五;對應到曖昧又甜蜜的這篇,兩個人在(--)之後醒來也是一點三十五,兩篇沒關係、氣氛又相反,但情景基本相似,都是由羅伊說出「一點三十五」。
    不知道有沒有好好說明自己的意思,總之只是個作者私心埋的小彩蛋而已XD

    然候其實這篇有後續,我已經寫好了,近期更完花邊事件簿之後會計劃放上來,您可以稍稍期待XD啊、然候其實這篇之後的the SCRAPs有放這個的小小番外喔!有您腦補到的一點點後續XD

    謝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7/04/22 16:18 回覆

  • fish
  • 太好了!這篇有後續!!
    我會大大的期待的~另外已看完the SCRAPs的小番外,覺得有被療癒的感覺XD

    我發現一點三十五的時候有再把兩邊都看過一次,雖然是這篇比較早寫,但時間點是<Lieutenant>比較早,才想說是不是有埋梗,或是這個時間對作者本人很重要(像是都這個時間睡覺之類的),還是羅伊的銀懷錶壞了之類的,自己在那邊亂想可能的理由哈哈~最後還是決定留言問一下,原來是因為情景相似,都在床上(大誤),感謝您替我解答。
    (發現這個小彩蛋是不是可以代表自己有認真閱讀XD)
  • 沒錯!!!!有發現一點三十五真的超讓人感動的啦QDQ
    您真的有認真看!!謝謝您~

    哈哈哈,不會讓您等太久的,畢竟已經寫完啦~
    到時候就等著按照時程發出來了,希望鷹眼花邊事件簿可以快點寫完,剛好昨天早上得到重感冒,這樣下去不知道還要拖多久(嘆)

    感謝您的留言~

    琴影 於 2017/04/24 21: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