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到了心得文時間。(笑)

 

 

在動筆寫這篇心得文之前,我仔細地看了以前寫的每一篇心得文......中二的我,果然很中二。我果然還是曾經中二過啊啊啊(艸)

文章與文筆...還真是能一眼就看出成長痕跡的東西啊(艸)

原本以為一度要變成年更的我,還要再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再寫到the SCRAPs心得文系列,但這世上就是充滿了意想不到,某一次心血來潮久違三年地重溫了鋼鍊,爆發到現在都還沒爆發完,以至於今年的10月與11月一下子寫了很多篇(對比以前而言),或許也可能是我開始寫佐莎以來前所未有的積極與快速也說不定。

我在兩年前曾跟我的一位親人提過我在寫佐莎這件事。從一開始的不理解到現在,那位親人已經可以心平氣和地聽我說我在佐莎這個圈子裡發生的事了,最近出門吃飯時我跟他提到我以前寫信蛹時讀者們的反應,(令我驚訝的是,信蛹竟然也是快三年前寫的文章了),聽到當年曾與我一起經歷信蛹的你們各式各樣的反應之後,親人開始好奇信蛹的故事內容到底是甚麼,怎麼可以激起這麼愛恨分明的反應(我不確定對你們來說愛與恨的比例是否持平),於是我就開始敘述那篇故事,講得自己心也挺酸的,親人聽得十分認真,亦積極地與我討論信蛹背後隱藏的意義,因為不是以佐莎迷的立場來討論,所以當下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酣暢淋漓,我從來沒有脫離我是佐莎迷這件事,在信蛹這個故事主軸上亦沒有;然而當我在面對非佐莎迷的人,而不得不脫離這個立場的時候,我才看到了「信蛹」這個故事的獨立性與價值,我覺得,它第一次被肯定,以一個「用信做成的蛹」這個單獨的故事。當然,因為不是佐莎迷的關係,所以我在跟親人討論的時候,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略過了很多經典橋段,比如奧莉薇的中央咖啡與北方咖啡、國境送別與停電等等,這真的是至少要看過鋼鍊的人才能完全理解並融入的劇情,不免有些可惜。然而這也顯示,這是只有羅伊與莉莎與鋼鍊的各位才能詮釋的故事,所以關於信蛹的價值,我依然不會為了能得到更好的評價而將之與佐莎脫離,因為明明從構思到完成,我的腦海裡都是那兩個人啊。

為甚麼會那麼在意信蛹呢?大概是因為,那是我用了就連現在三年後的我都想像不到的力氣與心酸來寫的一篇虐文,還有很多遺珠想寫,但因為我最後選擇了完全停止這個故事,所以現在才會存有這麼多懸望吧。也是在那個時候,我向親人提起了,我有每十二篇就寫一篇心得文的習慣。我的親人問我:

「可是心得文有人會想看嗎?」

是啊,這有甚麼好看的。不過十分幸運的是,從以前到現在的心得文,都有讀者給予我回饋與反應,這是我的第六篇心得文。其實一開始開了the SCRAPs,並沒有想要成為一個系列,會延續下去的契機,不外乎是因為我有了第二個十二篇,覺得很值得紀念罷了,於是就以一個既定的形式將之記錄了下來。要記錄甚麼?記錄甚麼都可以,因為我喜歡慢熬、細熬,我喜歡累積,我喜歡細水長流,但這一切都不符合網絡上的文化,所以用這樣的方式,適時地停下腳步回頭檢視,並不是為了身為讀者的你們,而是為了我自己。我給予你們的,其實僅只是我所寫的同人文罷了,而在我所寫的同人文中,又都是為了滿足我自己而寫的,所以要說這是「給」你們,又不盡然是如此,可以說,我自娛自樂,偶然被你們看到,得到你們的支持,對我而言,是額外的禮物。

而這份額外的禮物,在這幾年慢慢地在我心中變質。尤其是在我重溫鋼鍊之後,因為大爆發而瘋狂寫文發廚,卻像是處於現代卻迷戀著上一個世紀的東西似地,荒涼又孤寂。原本我也已經跟著當年的各位,慢慢地將鋼鍊封為經典,然而現在忽然爆發,卻再也得不到相呼應的反響,所以寂寥。唉,我現在完全能懂太晚入鋼鍊坑,而大呼錯過一個世代的人的心情,雖然我是重溫就是了。

所以我更需要在現在這個一心只想發廚的時候按下暫停,來好好寫一篇心得文,重新歸納一下自己的心情。

老樣子,來結算這次的十二篇。從2015年6月11日到2016年11月12日,共17個月。雖說是大爆發,但因為2015年實在是幾乎停滯了,比起之前每次結算時都是9~11個月左右就有十二篇,這次還真是拖了非常久。不過......老實說,在我重溫鋼鍊前,我以為這次的心得文會拖到兩年以上...XD

 

以下放的是一些寫文的心得,大家看看就好。(笑)

 

 

 

*PARTS。跨越了兩條截然不同的河

 

sixty-first # Twinkle

這篇對我來說最特別的是,這個故事的主軸其實是我寫佐莎的第一年就一直想寫的,存留到現在,終於寫了出來。大概是為了等到更成熟的時候再寫,才不會糟蹋這個主題吧,我對拉芙蒂雅的愛還是很深的XD雖然這篇只寫到她出生就結束,所以鏡頭實在是不多XD當初,就是為了寫為甚麼會取名為「拉芙蒂雅」--羅伊為了莉莎同時身為軍人與母親(鷹眼與大總統夫人)這兩個身分,而給予莉莎的肯定與愛憐,也是對於後代的期許。現在還是會有讀者告訴我,他們對於莉莎在被挾持時唱搖籃曲一段印象深刻,真的讓我很感激也很高興,雖然對我而言這篇還是沒有達到我心目中的期望,但我依舊慶幸自己將這篇發了出來。畢竟未來也不一定就能寫出比這個版本更好的啊XD

 

sixty-second # JULIET。09

十分汗顏的是,最近因為一位讀者的提醒,我才發現我又有一年沒更JULIET了......然而說實在的,這篇的劇情結構真的是這個連載的九篇以來,我到現在還是不敢說能夠超越的一篇,單就這個連載而言,如果將每篇都當作一個獨立的作品,我會給第九集第一名XDD整個寫作的過程對我而言都是滿滿的驚喜啊,幾乎都是無心插柳,可以說是運氣超好的一篇,那天的靈感大神大概十分眷顧我XD也造成現在第十集卡到天荒地老寫不出來...雖然已經進行到一半了,但我真的不能保證到底能不能在下一個十二篇之內發出XD(不要啊啊)我記得這篇底下有人留言,這個連載橫跨了三年。我現在只能說,是的,這是一個橫跨了第四年的連載......(艸)

 

sixty-third # 時人

 

sixty-fourth # 不復藍天

全篇奧莉薇。現在回頭看這篇其實有點小汗顏,算是衝動打出來的,也加上這不是我擅長寫的角色,所以邏輯有些混亂。不過並不後悔打這篇就是了,總覺得一定要好好地寫一次奧莉薇才能補償每次讓女王在我的佐莎文裡出糗的不堪啊XD而且我真的好喜歡奧莉薇跟帕卡尼亞之間的默契QQ也想要好好地描摹一次奧莉薇對這個國家的愛與責任,以及自身除了野心以外的柔軟。

 

sixty-fifth # Your Bones

(貼在噗浪上的番外篇 2016.07.09,看完Zootopia之後得到的靈感。)

前言:莉莎好不容易給羅伊織了一件深紅色針織外套,卻不小心做成了老霍克愛的尺寸。雖然羅伊好心地安慰(順便抱抱)她這樣才可以穿到長大,但莉莎每天看著羅伊穿著鬆鬆垮垮的外套走來走去,還是覺得這樣會有損羅伊的帥氣,並且,還隱隱有些不甘心。

於是,莉莎終於在這天又鼓起勇氣,向羅伊「要求」要再做一件外套。
「這樣好嗎?不會太累嗎?」
「不會!」
「可是妳還有自己的作業要做、每天都還要做那麼多家事。」
羅伊擔心地問,他可不想再讓莉莎每天做完那麼多事情後,又要利用睡覺時間去織外套。不過......看著莉莎從剛才的興奮到現在的沮喪,羅伊卻又於心不忍。
「莉莎...要不然這樣好了,妳答應我,妳每天織外套的時間不要過長,不管多久才會織好我都會等妳的,好嗎?」
「不要過長...」莉莎歪著頭,「可以是可以,但是,不要過長是指不能超過多久呢?五個鐘頭?」
五個鐘頭......已經超級過長了好嗎!原來她織起外套來每天都至少要織五個小時以上嗎!

太可怕的毅力了...

「不,兩個鐘頭。以內。」羅伊難得嚴肅了起來,「晚餐之後我不是會讀書嗎?就那個時候吧,我們一起在客廳,我讀書妳織外套,我讀完書妳就休息,可以嗎?」
「這樣不會吵到您嗎?」莉莎有些焦急,「爸爸的考核那麼嚴格,您一定需要絕對安靜的空間研讀的!」
「不會。老實說,太安靜反而容易走神,要是莉莎能在我身邊的話,我一定可以更專心讀書的。」

才怪。過幾年後看看你的工作效率就知道了。

於是,這個規矩就這麼溫柔又不可反駁地定下來了。

首先,也就是莉莎之所以必須名正言順地「要求」羅伊再做一件外套的主要原因:量尺寸。
也是。羅伊默默地想。
一直以來都只有做過師父尺寸的衣服,青少年的還是第一次做吧?
這麼一想,羅伊又有點開心起來。

雖說是終於取得當事人的同意,但莉莎拿著皮尺還是犯難了,以前是怎麼幫爸爸量尺寸的呢?似乎不用,因為爸爸的身型已經好幾年沒再變過,只要拿他以前訂製西裝所留下的客戶資料就行了,再說莉莎做的都是柔軟寬鬆的針織衣,即使老霍克愛已經日益佝僂,也不會因此不合身。
呃...她回想了一下做衣服所需的尺寸,手?肩膀?腰?只要量出這些長度就好了吧!
她清了清喉嚨以消除緊張,便努力地微笑拿著皮尺靠近羅伊,羅伊原本沒什麼,但看見她的表情後心裡忍不住涼了一層:還好不用量脖子,看她緊張成這樣,等等一定勒得很緊...緊緊緊緊緊!!!「莉、莉莎、有點...有點太緊...」羅伊指著他正被皮尺狠狠「綁」住的手腕,「莉莎,皮尺剛好碰到就行了,否則衣服會太小件的!」
「對、對不起!」
她愧疚地看著羅伊手腕上被勒出的紅痕,「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沒事。」羅伊用沒事的那隻手摸摸她的頭,心裡其實樂開了花:她是第一次替人量尺寸!

接下來莉莎就熟練多了,量尺寸的工作也眼看就要落幕,除了...腰。
莉莎又拿著皮尺猶疑了起來,但顯然已經不如一開始那樣手足無措,而是冷靜地想著辦法。

「這樣好了,馬斯坦古先生。」莉莎將皮尺的一端壓在羅伊腰上,「您可以幫我按住它嗎?」
「好...」
「謝謝您。」莉莎一臉認真地將皮尺保持平行地輕輕圈住羅伊的腰,但羅伊因為實在是太好奇莉莎要怎麼做,身體下意識地就跟著莉莎轉過去了。

「......」
「......」

「呃、抱歉,再來一次吧?」羅伊將身體轉回正面,一臉嚴肅地壓住皮尺。
好可愛......莉莎原本已經憋住笑,但看到羅伊臉上已經極力掩藏卻怎麼樣也憋不回去的酡紅,還是忍不住笑出聲。
「......咳。」
「啊、哈哈、對不起、抱歉抱歉。」莉莎還在笑著,但手上已經又開始工作。羅伊看著一邊笑一邊拿著皮尺繞到他身後的莉莎,一挑眉,壓著皮尺的手就這麼鬆開。
「咦?」繞半天找不到另一端的莉莎終於察覺到皮尺已經落到地板上,她驚訝地抬頭看向羅伊:「馬斯坦古先生!」
「啊、抱歉抱歉。」羅伊打著哈哈,「剛剛打了一隻蚊子,一不留神就鬆開了。我再壓一次,妳繞吧。」
「唔...好的。那我量了。」打蚊子...才怪,連拍掌的聲音都沒聽到好嗎。


「啊、好多蚊子。」
「啊、又打了一隻蚊子。」
「莉莎,家裡的蚊香大概用完了?等等一起去買吧!」
「啊、抱歉、剛剛看到了飛碟,太驚訝了。」
「啊、抱歉,我剛剛看到有人從我旁邊繞過去,嚇了一跳。」「那個人就是我,馬斯坦古先生。」



「......馬斯坦古先生。」莉莎已經數不清自己繞著羅伊轉了幾圈,終於忍無可忍,一把將皮尺都拿到自己手上,羅伊以為莉莎生氣放棄了,正連忙要發誓這次一定會乖乖壓好皮尺時,突然一團柔軟衝進自己的懷抱,並且牢牢地圈住了自己。

「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莎莎莎莎.....」被緊緊抱住腰的羅伊險些往後跌,他連忙穩住自己、也穩住莉莎,才發現莉莎是一手拿一端皮尺圈住了自己的腰,卻又因為兩手並用扣在羅伊身後,導致她自己埋在羅伊胸前甚麼也看不到。

正要提醒她只要把皮尺用一手捏住轉回來看就好,羅伊卻在此時看見莉莎露在短髮外的耳根子紅到幾乎要滴血,噗哧地笑了出聲。

莉莎不是不知道要繞回來看,而是衝動地「抱住」自己之後,反應過來了在害羞啊...

莉莎聽到他的笑聲臉又更紅了,正慌張地要要鬆開時,才發現自己也動不了了。


她也已經被牢牢抱住。

 

 

sixty-sixth # 因你而在,因你而再

用了很大的篇幅來琢磨莉莎讀軍校到從軍的心境改變,自己也是邊寫邊摸索,直到最後慢慢寫出心中最合理的設定。算是很不被靈感大神眷顧的一篇,還發生寫到一半文章不見的悲劇,不過依舊寫得很開心。而且其實上篇中間也曾停擺了好幾個月才再度動筆,所以心情上又多了不同的轉變,可惜的是最後普雷達被我玩壞了XDD

 

sixty-seventh # 敬語用過頭了吧

完全心血來潮的一篇XD我猜大概很少人能看懂拉芙蒂雅的幽默,所以這篇看的人少,也沒有反應XD但對我而言這篇算是對應了五年前的〈敬語指導〉所寫出的番外,所以就算現在看起來再怎麼羞恥,我也不會刪的!!(明明直到昨天都在考慮要不要刪文)

 

sixty-eighth # 天亮之前

從這篇開始,就是我重溫鋼鍊的第一篇啦XDD大爆發的第一篇。可以與上一篇畫一條心境的分隔線,從這裡開始,我對佐莎的認知有了180度的顛覆,也默默地在這段時間裡經歷了我人生中為數不多的黑暗時期,真是又痛苦又快樂的一段日子啊XD不過,幸好,就算無法與任何人訴說,我還是很好地、一如往常地痊癒了,裡頭包含了我在這篇心得文開頭所說的「變質」,那算是在我的這段黑暗裡雪上傾倒下來的霜,現在能一併在我心中昇華,我感到很幸運。說起來,佐莎一路陪我走過了兩個黑暗,現在這個緣分說甚麼也拆不散了吧XD

 

sixty-ninth # 將它寫回藍圖

在通過那個電話之後,普雷達就沒有再接收過少將或上尉的任何消息或指令,直到他們休假結束回到東方。

而一直以來看似總是站在八卦最前線的普雷達,這次也十分謹慎地,難得沒有向夥伴們通風報信--他死命吞著那天的凌晨通話,他有預感,馬斯坦古小隊開了多年的玩笑,這次是成真了--如果是真的,那他們有義務,要更小心謹慎地保護著那兩個人。

首先,就是在一切都確定之前,甚麼都不要透漏;確定之後,迅速擬定對策,全隊動員防護!

「普雷達,雖然我一直都告訴我自己這是錯覺......」哈博克捻著沒有鬍子的下巴,一臉狐疑地打量:「可是,你瘦了嗎?怎麼可能?」

「喂,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尊重懂不懂?」普雷達翻了個白眼,「你都眼見為憑了,還有甚麼好懷疑的!!」

「你瘦了!?怎麼可能!到底是發生甚麼事能讓你瘦下來啊!上尉休假去中央之前是把黑色疾風號托給你照顧了嗎!」

「疾風號在我家喔...」菲利弱弱舉手,「普雷達,我也覺得你最近有些魂不守舍。」

「你不會又跟人家用西洋棋賭午餐了吧?」法爾曼坐在辦公椅上滑了出來,「又吃撐了反得腸胃炎?」

「......」不行,要忍耐要忍耐要忍耐為了上司的幸福...!「對了,今天他們就要回來了吧?」

「啊,是的。」菲利轉頭看了一眼月曆,「是今天沒錯,應該等等就回來了。」

「欸?原來是今天恢復上班?我以為他們會提前一天回東部,原來是搭今早的火車啊?」哈博克抓了抓頭,「少將就算了,這可不是上尉的作風。」

「......」啊...那個鷹眼...已經同流合汙了嗎...

普雷達不禁如此感嘆。

「甚麼叫做『少將就算了』啊。我在你們心中到底還有沒有威嚴啊?」總是能在最剛好的時機插上話,羅伊將辦公室的門打開走了進來,「再說了,我跟上尉這次回中央也是一直都在辦公好嗎?」

「我們回來了。」莉莎跟著走了進來,如常地向所有人打了招呼。

然後,她在一片雜亂的回應聲中看向了普雷達。

普雷達僵住,他十分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手與腳都無法動彈,只剩下心臟猛烈地跳動著:這是被盯上的獵物在被撲殺前的標準反應。

不過莉莎並沒有特別做甚麼,只淡淡地將視線轉開,並且很快地就被菲利提起疾風號的話題給吸引了過去。總之整間辦公室一片其樂融融,原本應該要尷尬的兩人像沒事人似地,反倒是普雷達一直以來都死守著秘密,現在更是戰戰兢兢。

可惡...早知道就先跟大家說了,所有人一起緊張總好過自己一個人神經兮兮的!

「對了普雷達。」

「是!!」他緊張地朝著羅伊行軍禮,法爾曼敢用他一個星期的午餐錢打賭,他從沒看過普雷達站得這麼挺--在面對少將的時候。

不只法爾曼,所有人都被普雷達奇怪的反應吸引,好奇地看向他...也看向羅伊。似乎是事有蹊翹啊。

而莉莎也不確定羅伊會怎麼做。

她恍然回想到那天凌晨。

 

『妳怎麼沒有繼續睡?』羅伊蹲在床邊,輕輕將莉莎蓋在臉上的金髮撥開,『不用擔心,是普雷達的電話。』

『可是這裡是我家。』莉莎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半夢半醒的樣子,大概是真的累壞了,但又擔心得睡不回去,『他發現了嗎?』

『他怎麼可能不發現?以他的敏銳。』

『那...』話未說完,羅伊就這麼靠在床邊吻住了她。他的溫柔使還未睡醒的莉莎忍不住靠過去,一手軟軟地搭在他的後腦,欣喜她自然的靠近,羅伊稍稍加深了這個吻,卻也在失控之前放開了她。

『妳放心,他們會支持我們的。』羅伊愛憐地用手指輕梳她總是一直滑到臉上的金髮,一邊輕哄著她睡著。

 

「普雷達,你瘦了嗎?」

出乎眾人意料的,羅伊居然問了這個問題。應該是說,一向最樂於荼毒部下的他,居然也能注意到部下的身體狀況...

「啊...」普雷達突然莫名地放鬆了下來。他垮下肩膀,歪著嘴笑了。「是啊,還不都是為了您們兩人。」

「嗯,辛苦你了。」羅伊真摯地說道。他坐到他的辦公椅上,一邊看向莉莎;而莉莎接到他的目光,眼裡也流露出寬心的笑意。

我就說,他們會支持我們的吧?妳看,普雷達不就正保護著我們嗎? 

她彷彿聽到了羅伊正這麼說著。

「喂,看來是好事啊。」法爾曼首先發話,「普雷達,你知道了甚麼嗎?」

「是啊普雷達,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哈博克用手肘頂了下他,而菲利也是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普雷達終於鬆了一口氣。

難為他們一直以來衝鋒陷陣,現在終於願意把總是藏在眼裡的感情寫回藍圖。

我們......一起守護他們得來不易的,那份普通人的幸福吧。

 

「事情,要從那天凌晨的電話說起。我那天值夜班,因為睡著了所以......」

「喂普雷達!!說重點就好了,不用具體描述!!!」

 

 

seventieth # Lieutenant

為了補足三年前的〈副官〉沒有寫到的遺珠,所以又生出這篇長文,可惜並沒有像副官一樣得到這麼好的回響。不過能夠寫出這篇,我真的很開心,這篇亦是我在重溫鋼鍊之後動筆的第一篇,藉由描寫每一段時期的佐莎,來完整詮釋我心目中所顛覆、卻也依然留下的他們。

 

seventy-first # 朝陽

 

seventy-second # Happy hunting, sir ♥

開了新的短篇系列!!那篇的後記裡說我的清單列到十五個,現在則是已經列到第二十個了XDD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前陣子在某位前輩的網誌流連,幾乎每一篇有關鋼鍊的文章,同人文也好心情也好,都點開來看了。看到某一篇幾年前的,寫到有關於鋼鍊剛完結時的心情,以及對於佐莎的結局的複雜情緒,一方面理解牛姨的作法,一方面又難過得要死。

當我看到:那個時候,有時我佐莎文寫著寫著,就哭了出來。

我也跟著幾年前的那位前輩鼻酸了。剛完結時的我對佐莎的結局不滿,但並沒有更多想法,只猶豫著要不要寫佐莎同人;而在鋼鍊完結六年後又重溫了一次原作的我,比當年年長了六歲,終於完全理解這份複雜的心情。我在看那篇文章時頻頻點頭,也很奇妙地釋懷了一些事--原來我這樣並不奇怪啊,原來我的難過,我的低落,是正常的。我不禁這麼想著。

今後,或許愈來愈少人會來看我寫的佐莎文,而我或許還要再狂燃一陣子。

但我還是要繼續做一位孤單、但驕傲的佐莎寫手!

亦謝謝好幾年來從未離開的讀者,我何其有幸能認識你們,與你們一路相伴。

 

最後期待明年的鋼鍊真人版電影,能夠再掀一股鋼鍊的熱潮!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6.11.18 (F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initung
  • 琴影好~好一陣子沒有上來, 一上來看見琴影更新了好多篇,仔細一篇篇看, 知道琴影對佐莎的愛已經經過了懷疑再確認的過程,實在好奇妙! 另外, 看到之前寫說生病了, 要保重身體哦~
    最近實在很忙, 沒法子一篇篇地寫感想. 我想說的是, 做為讀者我覺得心得文很好看哦, 因為可以知道作者當初的寫作背景和心景實在很有趣(而且還有小短文). 另外,信踊其實影響了我的情緒幾天(真的是幾天),一直覺得心塞的感覺, 還跑去和朋友分享這個故事, 哈哈。最後, JULIET已經要步入第四年了嗎 ? 我也覺得第九章的鋪排很棒! 希望你靈感湧現第十章快點生出來XD
  • 是hinitung大!
    您好啊,能久違的看見您真的很高興,這段時間只要能看見老(?)讀者回來,我都會有一種深深的「留了那麼久也是值的」的感覺,也是額外的禮物之一XD

    謝謝您告訴我您喜歡看心得文以及對於信蛹的想法,我相信您說的信蛹真的影響了您「幾天」,從當時您在信蛹的留言就能看出來了,對於虐文來說,通常我會把這種話當作是讚美XD儘管讀者並不是懷抱著美好的心情說出來、而我也不是懷抱著快樂的心情收下的就是了XDD
    當初那位說JULIET橫跨了三年的讀者就是您呀XD現在看到您說步入第四年,真的有種時間怎麼會過那麼快的感覺XDD然而我十分慶幸的是,經過重溫鋼鍊之後我對佐莎又經歷了很多顛覆,幸好幸好,我的顛覆裡面並沒有包含對JULIET劇情的不認同,我還能繼續寫下去XDD要不然就太對不起追連載的你們了。

    也謝謝您還記得回來我這裡看看,並且留了言讓我知道您來了(笑)隨時歡迎來這裡充電晃晃:D

    琴影 於 2016/11/22 21:2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