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還記得嗎?那個要嫁給我的約定。」

 

 

 

 

「大總統輔佐官!」

「呃,是?」幾乎不被這樣稱呼的莉莎顯然是頓了一秒後才反應過來,

她望了眼來人,果然是不太見過的士兵。

「那個...大總統閣下要您過去辦公室。」

「我知道了,」莉莎朝他微微一笑,「謝謝你。」

 

直到莉莎走遠之後,那個小兵才緩緩回神。

「要結婚的女人.....果然就是會變漂亮嗎?」

 

 

01*

在陽光下調情。

 

 

並肩的一男一女在大街上非常醒目,

尤其是,當他們都穿著軍服。

 

 

暗數著這該是第53位路過他們還回頭行注目禮的路人,莉莎終於忍無可忍。

「大總統閣下--」她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住自己在大街上拔槍的衝動。

「您確定您這是在視察?」

「是啊。」羅伊偏過頭看向臉色接近發青的女人,臉上掛著的是素稱能迷死全亞美斯多利斯女人的笑容。

那是多麼的陽光、多麼的燦爛、多麼的帥氣、多麼的......令莉莎想要親手毀掉的欠扁表情。

「上班時間又穿著軍服走在街上,這不是視察是甚麼?」

看著他臉上從燦笑轉變為"霍克愛准將怎麼連這種小道理都不懂呢?不過還是好可愛"的搖頭嘆氣,

莉莎更一千零一次確定自己當初會答應他的求婚一定是瘋了

「既然這是『上班時間』而且又『穿著軍服』,那麼可不可以把您的手拿開!!」

莉莎用力晃著被羅伊牽住的手紅著臉嚷嚷著,那模樣簡直就像是正在和男朋友鬧脾氣的女孩子,

當事人沒有察覺,羅伊當然也不會笨到開口提醒--

 

這樣的她、這樣的他們。

羅伊感覺自己的心被甚麼給填得滿滿的,

如果不是現在,如果不是已經可以放心接納愛情、接受祝福的現在,

莉莎是不可能會表現出如此女性化的一面的。

 

除了隱隱的心疼,羅伊暗忖著、就算莉莎想要一輩子都這樣子鬧,他大概也不會感到厭煩了吧?

 

 

有點氣過頭的莉莎在發現四週不尋常的寂靜時終於冷靜了下來,

大概是跟在羅伊身邊久了也多少學了點在尷尬場面中保持鎮定的厚臉皮,

知道已被投射了千道異樣以及曖昧目光時莉莎並沒有慌了手腳,

甚至還記得要瞪一眼肇事者--

啊。

 

望見羅伊的目光時,她承認,自己是片刻沉溺其中了。

 

然後她緩緩低下頭,不再掙脫與羅伊交握的手,默默踏出細微的步伐。

 

 

 

她想她一輩子都無法形容,當他用那似寵溺、心疼的帶笑眼神瞅著她時,

那種千言萬語的感慨、深陷其中的情感,以及更多的、更多、更多......

 

何止是溫柔就足以詮釋?

 

 

 

 

 

 

02*

如果說我們非常幸福,那麼也一定是因為有了這一群人。

 

 

 

 

時針準確地停在數字六。

 

菲利雲淡風輕地擦了擦眼鏡,又喝了一口咖啡、

順便臉紅紅地將暗戀已久的總機小姐的相片拿出來傻笑一遍。

「真羨慕那種就算再怎麼心煩都有能夠戰勝一切的動力的人啊...」

哈博克以盡不屑之能事的眼神看著菲利,

「我也要談戀愛啊死小子還不快把照片收起來然後去把你那噁心巴啦的口水擦掉!」

「哈博克你給我閉嘴、明明就跟某人眉來眼去的還在這裡無病呻吟!!」

普雷達用力地指著哈博克臉上的可疑暗紅大罵著,「去告白啦然後滾出光棍團!菲利還比你純情!」

 

「各位...」

 

「啊啊啊煩死了啦!!誰跟卡達莉納眉來眼去啊!就算全世界只剩她一個女人我也不要!!」

 

「咦咦哈博克你剛才好像不打自招...」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你!!!」

不知何時進門的蕾貝卡也加入了戰局,原本的火爆互吼現在又加入了女高音,只能說是炸開了全場。

 

「卡達莉納少校您也冷靜一點...」

 

「喔喔喔男女主角都到齊了來吧快告白吧!」

似乎已經精神混亂的普雷達在一旁醉酒似地叫好著,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試圖安撫在場瘋子們的法爾曼終於忍無可忍,

他以咖啡代酒一口氣喝個精光,像是鼓足勇氣似地大咳了一聲 :

「普雷達,如果你再不冷靜下來的話我發誓我馬上扔一隻狗進來,現在,馬上。」

滿意地確認被指名的人已經確實石化之後,他才悠悠地轉向看來早就已經忘記來這裡的目的的蕾貝卡。

 

「請問少校您到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呢?」

「啊?呃、喔!」突然被點名的蕾貝卡極其不自然地咳了一下,

「是這樣的,基絲蜜絲小姐說是有事要找『伊莉莎白』,嗯...我想那位伊莉莎白小姐應該在這間辦公室工作?」

「基絲蜜絲小姐?」

從頭到尾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的菲利此時終於抬頭,

普雷達朝著羅伊辦公桌的方向挪了挪下巴,又指了指窗外的銀樅(被用來裝飾成聖誕樹的樹種),

菲利頓時一目了然。

「是在這裡工作沒錯,但這也就是造成剛才暴動的主因。」

菲利一臉正經,「大總統翹班就算了,但他居然帶著伊莉莎白小姐一起翹班...」

「重點是伊莉莎白小姐竟然就這樣讓總統帶著跑了!真是不敢置信!結婚前就這樣那結婚後還得了!!?」

哈博克一手捂住臉絕望地攤坐回椅子上,

蕾貝卡挑了下眉,

一方面因好友被同僚數落而心有不快、一方面更是因為數落她的人居然是剛剛才吵過一架的這個笨男人。

 

" 莉莎一定是無辜的...應該吧? "

她暗自嘀咕著,無奈罪證確鑿,

時鐘上的指針明了顯示出馬斯坦古帶著莉莎出門「視察」早已超過辦公時間。

「那現在怎麼辦?基絲蜜絲夫人那裡我要怎麼交代?」

 

「在那之前......」

「嗯?」

蕾貝卡一轉頭,便被滿室的怨氣給嚇得倒退數步,「干、干嘛啦!!」

 

「我們的工作已經全部做完了,但兩個上司都不在是要怎麼下班啊啊啊!!!」

 

那些公文都需要他們那對霹靂閃光鴛鴦的簽名啊!!

 

「我怎麼會知道。」蕾貝卡俏皮地翻了下白眼,不帶一片雲彩地走了。

 

 

 

 

03*

或許旗袍適合妳,但我可以確定、妳不是那麼地喜歡旗袍。

 

 

 

「怎麼會是這個時間來酒吧?夫人還沒有開店吧?」

" MADAM CHRISTMAS " 那象徵夜生活的招牌在下午的陽光中反而顯得沒什麼活力,

莉莎有些狐疑,

羅伊特地在視察之後請假到底是為了甚麼?

「這個時間來當然是約會囉!」羅伊並未露出莉莎所預想的欠扁的笑容,

只是嘴邊的角度有些高深莫測。

 

只是這場「約會」結束之後,等著羅伊的,

卻是莉莎發現羅伊根本沒有遞出請假單以致辦公室一片死屍後的子彈攻擊。

當然、這就是後話了。

 

莉莎現在才發現酒吧的鐵門是半啟的,看來夫人已在裡頭等著了,

有了這項認知後她更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應該定位在安心抑或是戰戰兢兢,

大概是因為沒有血緣關係吧,

夫人在想要整羅伊時總會整得非常到位(尤其當搭擋是伊莉莎白時更是起勁,這點令伊莉莎白十分無奈),

可他們卻又有顆相連的心,最恐怖的是相似的大腦,

萬一他們打算一起整一個人,那麼那個人絕對是被整得比到位還要更加到位。 

 

「啊啦,小子你直接翹班把人帶來啦?」察覺到店門被彎腰走進的兩人打開,

聖誕節夫人彈了下菸頭,看上去有些訝意。

「那卡達利納小姐豈不白跑一趟?」

「不會白跑的,如果您指的卡達利納小姐與我認識的是同一人的話。」

羅伊聳了聳肩,「畢竟辦公室裡頭有她每天得費心找個藉口經過探望的人在呢。」

「只是每次都會演變成吵架?」

已經跟上兩人說話節奏的莉莎自然地接話,

羅伊順勢在莉莎的髮頂輕輕一吻,像是在讚揚未婚妻與「未來婆婆」愈來愈合拍,

殊不知微顫的眼皮已悄悄地將緊張的訊息透露,

聖誕節夫人瞇了瞇眼睛。「跟我來。」

 

一直走到似乎被細心上了鎖的房門外,莉莎感覺牽握住自己右手的力度並沒有放鬆的趨向,

她心知每當這樣的動作大概就是當事人正緊張著,

只是不明瞭、羅伊好像隱瞞了甚麼,然而答案應該就在這扇門的後面。

聖誕節夫人拿出了鑰匙將門打開,

這樣不緊不慢卻又凝滯的空氣令莉莎也開始莫名地呼吸困難了起來,

直到看見房內儘管一塵不染卻還是因被紗幔半掩窗几而朦朧的陽光、與之相輝映的,那道白色--

莉莎著實呆住了,

微微睜大的雙眼浮了一層光澤,就像平整而柔軟的白色布料被製成嫁衣裙襬時所蕩漾出的波光,

那是再精緻的洋裝、再華麗的晚禮服都無法比擬的。

 

「怎麼,驚得說不出話來了?」聖誕節夫人笑了下,「還是說其實不喜歡呢?」

「怎麼會!」這話倒真的把莉莎嚇得不輕,她連忙回過神來,「這、這是...」

「關於這點,妳該問問羅伊小弟,而不是問我噢。」

莉莎眨了眨眼,還未看向羅伊,聲音便已早一步響起。

「我知道妳想說甚麼,妳和卡達莉納以及葛蕾西亞小姐早就選定了婚紗,是旗袍式的,」

他的聲音聽起來急促卻不像前幾分鐘如此緊張,

「很漂亮,真的,而且妳穿起來一定也很美。」

 

不知何時聖誕節夫人早已不見蹤影,一直看著地面的莉莎被動地感覺到自己正被拉進房間,

她終於肯抬眼,看到了男人與自己相牽的手以及背影,

然後,他們在有著精緻純白刺繡的裙邊止了步。

「但是,莉莎,」他已經完全恢復了一貫的冷靜,

「妳跟我說婚紗款式已經入定的時候,卻是一臉理所當然以及別無選擇,旗袍,其實妳是不喜歡的吧?」

他輕柔地吻上莉莎的眼角,耳鬢廝磨的角度是戀人之間的疼惜,

「不想要過去的傷疤被人們看見而揭起,我也是這樣的想法,所以我想盡了辦法。」

羅伊掀起覆蓋在婚紗上頭的白紗,莉莎的視線隋著他的手望向了人形鋼絲支架的後面,

也就是模擬了女人的背後,白色的衣料將脖子以下的肌膚遮掩得密實,

屆時除了人造人之戰的刀疤以及羅伊當年落下的燒痕難免若隱若現,

豔紅的鍊成陣是不會露出來的。

莉莎望著用黑色鋼絲纏繞出的脖子的形狀,微笑了起來,她明白了羅伊的用心良苦。

「這衣服是你設計的,那製作者呢?」她緩緩地問道,「我都沒有聽到風聲。」

量身訂做婚紗是大事,尤其當對象是未來的第一夫人。

「妳當然是聽不到風聲。」羅伊因為莉莎終於提問而鬆了口氣,

因為這代表了莉莎願意接受這份貴重的結婚禮物,並且頗為滿意。

他輕輕地撫過嫁衣邊緣的每道刺繡,「這件婚紗是夫人的手藝。」

與嫁衣布料一樣的純白色,卻沒有因此失了色彩。

柔軟的白色布料是羅伊為莉莎精心挑選,而白色的繡線卻是聖誕節夫人一手一針慢慢繫上的祝福。

幽柔而漫長,寧靜而悠遠,

就像羅伊跟莉莎一路走來的漫漫長路,相知相伴、相愛相惜,也是夫人對這個女人出自真心的疼愛與喜歡。

 

「夫人...」

莉莎微微一顫,這該是多麼辛苦的工程啊!「你怎麼可以讓夫人那麼辛苦!」

噢、果然是生氣了。

羅伊趁著莉莎還沒展開攻擊前先抱住了她,

「冤枉,是夫人看了設計稿後就強行占為己有,說伊莉莎白的婚紗當然是自個兒包辦,別人的手不乾淨。」

 

『還有,你的繪畫程度也就那麼一丁點兒,你以為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會看得懂你在畫甚麼?』

這是原話的後續,只不過羅伊還是決定就地掩埋,以免破壞氣氛。 

 

「只是,我沒有想過會有刺繡。真的。」羅伊抱著莉莎,他們同時看向了婚紗。

 

「夫人居然選了白色。」莉莎終於眼眶通紅,「是白色吶、羅伊。」

 

他們的罪,在這一刻、彷彿也被洗滌。

白色,他們的靈魂原本純潔無瑕,最後變得腐爛黑紅。

白色,他們最遙不可及的奢望,聖誕節夫人卻給了他們,那是對婚姻的祝福,

也是對當年羅伊踏入軍旅的原諒。

 

 

 

當然,還有那不過長的裙擺,一切都是為了履行他們要在伊修瓦爾完成婚禮儀式的約定。

 

純白的花嫁。

「好美,謝謝你,羅伊。」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好久不見,這裡是琴影。(躬)

又默默過了一個多月,大家近來還好嗎?

 

這篇是魚仔大的點文喔,抱歉拖了很久還是篇拙文,而且跟您心中所想的可能不大相同吧!

您的要求是:佐莎婚前的甜蜜約會,以及四人組的搞笑元素。

婚前啊婚前,

我想了想,婚前也就是羅伊剛當上大總統,

百忙之中的約會--看婚紗!?

這是一開始的想法,不過後來我決定讓這件嫁衣留給羅伊和夫人秘密進行,

也算是" PICTURE " 那篇婚禮的前傳,大有來頭的婚紗!!(遭踹)

也希望您會喜歡囉,謝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陪伴(抱)

 

*

詞彙:他們的年華、我永遠不會忘記、人性、攜手、伴侶

*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年華,雖然不同於一般人的青澀甜蜜,但那就是屬於他們的青春回憶。

在這人性倍受考驗的世代,相信他們可以攜手度過,因為他們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伴侶。

 

 

目前還有一位壓軸的大大(笑)

放心吧我從來都沒有忘記噢(遭踹) 

 

 

接下來放一篇extra,讓這篇盡可能地甜一點,因為接下來某篇 J 開頭的文要開始...(別亂劇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xtra*

用很多個小習慣來構成生活。

 

 

 

習慣性地趴向另一邊的床鋪,陌生的微涼使得羅伊一下子便睜開了眼睛,

他醒得很快,眼觀四周--

未被拉開的窗簾是莉莎允許他再多睡一會兒的訊息,

 

微笑了下,看來時間還早。

 

『是否應該先看看時鐘,而不是我有沒有拉開窗簾?』

他記得莉莎幾年前嗔怪的眼神 : 『要是我睡過頭了而你比我早起,你不就也以為時間還早?』

當時的他只是擁著莉莎,以下巴輕蹭她柔軟的髮絲,嘴角眼底是怎麼樣也掩不住的笑意。

『我習慣了嘛。』

我習慣了,有妳在身邊。

『那、如果......』

『噓--』他的雙手收緊,直接將臉埋入女人的髮絲,啞聲說道 :

『沒有如果。』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房門外傳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羅伊收起笑意,又倒回床鋪裡。

 

莉莎打開了門,無奈地看了眼還在睡的羅伊,

想著這人昨晚熬夜趕公文的樣子,邊和剛煮好的早餐以及咖啡作權衡。

"該不該叫醒他呢..."

她歪著頭思索著,其實讓他繼續睡也無妨,只不過這麼一來他醒來後就得吃涼掉的早餐,

怎麼想都有點心疼啊。

「先吃完早餐,再讓他睡回籠覺好了?」

 

羅伊抿著唇努力抑制上揚的嘴角,他單眼偷偷睜開了一點縫隙,

將莉莎每天早上為了他猶豫不定的小小可愛盡收眼底,

他知道這樣十分幼稚,卻無法戒掉這種淡淡的甜蜜滋味。

不濃烈,所以不易膩。

 

感覺到棉被被人拉到肩膀處,以及落在額頭上的柔軟觸感,

他知道每當這樣的親吻便是莉莎又再一次的心軟--他終於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羅伊睜開雙眼坐起身子,將還來不及反應的莉莎拉進懷中、細細地親吻。

「我本來想讓你繼續睡的。」莉莎懶懶地瞇起眼,「原來你早就醒了?那就快點起來吃早餐吧。」

 

「吃完早餐之後繼續趕工作進度吧!」

「咦、不是要讓我睡回籠覺?」

「那是你在做夢吧。」

 

看著莉莎快速地離開了房間,羅伊終於忍不住笑出聲、只因他方才不小心留意到莉莎臉上的紅暈。

「這樣就害羞啦。」

 

 

他早就已經習慣了、莉莎那只會在沒有人注意時偷偷流露出的溫柔--

 

 

並且深深地愛著。

 

 

 

 

琴影 2012.12.16 (SUN)  感謝看畢全文。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