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身與心都終於放假的琴影(笑)

指考結束之前我在噗浪裡跟了點文風,遊戲規則是這樣的 :

(指定一個劇情條件)+(選擇一個CP/作品)+(丟bz)=po文的人要按照這些條件寫一段對話或劇情。

基本上是不用成篇的短文,而我這裡就隨意發揮了,點文的大家應該是不會介意文章長短才是(笑)

 

在這裡解釋一下所謂的"bz" : 噗浪裡類似於「骰子」的機制,總共有紅、藍、綠、黑四種顏色隨機出現,

用途很廣也很方便,可以用來做各種活動--比如這次的微點文活動,

裡面的規定就是「用丟bz來決定此文的性質」: 紅色是甜文、藍色是文藝、綠色是搞笑、黑色是虐文。

 

※貼文順序與文章長短皆是琴影自由發揮,沒有依照任何的規則,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

※為了不影響讀者心情,文章性質與點文者會放在每篇的最後~(欠踹)

※文章題目有些會和劇情條件一樣、有些會不一樣。

※那麼就開始吧。(笑)

 

 

 

【鋼鍊佐莎】家的味道

 

 

「咦、少將!」

「嗨。」

 

這是一個天氣還算不錯的晚上,雖然時不時會飄起如絮的毛毛雨,

但輕輕的、倒是為這褥夏驅走了不少黏熱--至少還不至於讓羅伊皺起眉頭。

今天,他是來撒嬌.....不,是來負荊請罪的。

「都這麼晚了。你吃晚餐了嗎?」莉莎側身讓羅伊進門,她很快地從浴室裡挑了一條乾淨的毛巾,

吩咐他一定要好好將身體擦乾之後,莉莎隨即在廚房裡隨手熱了一杯茶。

「剛剛稍微吃了一些,天氣太熱了,沒什麼食慾。」羅伊把西裝外套掛在一旁的椅背上,

手裡揉著乾燥的毛巾,他將臉埋到了毛巾裡頭使勁地吸了一口氣,陽光與洗衣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那是一種「家」的安全感,是莉莎賦予他的溫柔。

 

而他所能回報給莉莎的,也僅僅是他對她的寵愛罷了--儘管這已經幾乎將莉莎的自尊狠狠砸碎在地。

羅伊偏頭望向在廚房裡忙碌的莉莎,她正在為自己準備宵夜,可以從味道判斷鍋裡滾著的應該是清淡的麵條,

裡面一定有蔬菜,跟.....雞肉?洋蔥炒雞肉,應該是今晚莉莎吃不完剩下來的。

羅伊聞著想著,肚子也餓了起來,他的目光漸漸地失去了焦點,只剩下模糊的莉莎的背影慢慢散開,

在他的視線範圍裡走來走去。

 

她.....原諒我了嗎?

 

想到今天下午她不敢置信地、心碎地望著自己的表情,那近乎流淚的無聲的指控,

羅伊將視線收回,妄想著能用毛巾擦乾自己的愧疚。

儘管他不曾後悔自己的決定。就算這個任務再下達一百遍,他也不會改變初衷。

那個可怕的任務。

 

「不是明天一早就要出發了嗎?」「嗯。」羅伊看了一會兒莉莎放在餐桌上的宵夜,

果然,一樣食材都沒有被他漏掉。

「我開動了。」

 

牆上只掛著普通的時鐘,但莉莎卻彷彿聽到了掛鐘在零時晃動鐘擺的聲音──是喪鐘的預言嗎?

她不禁打了一個哆嗦,坐在對面的羅伊將最後一口湯喝掉,刻意將碗筷用力放回桌上的聲響驚回了莉莎的意識。

莉莎直直地看著羅伊的雙眼,語氣輕飄飄的,宛如一隻奄奄一息的鷹。

「我會按照您的吩咐,乖乖地待在司令部裡,您不用擔心。」羅伊心一痛,還是硬扯起了嘴角。

「我知道。」我就知道,妳還沒原諒我,莉莎。

「就算此次任務失敗了,我也不會加入救援小隊去救你們。」莉莎的語氣更輕了,彷彿再用力一點,

心臟被今天下午的他割破時的血液就會從眼睛流出來。

「既然您說這次的任務不用狙擊手,也不用我這個扯後腿的女人的幫助,」

 

「那麼我鷹眼,也不會去做這種放馬後砲的事。」

 

羅伊看著莉莎的目光溫柔繾綣,就好像今天下午那個用惡言惡語將莉莎排除在任務之外的惡魔根本不曾存在。

「我知道。」他將碗筷移得遠一點,向她招了招手。「莉莎,過來我這裡。」

今晚的她比任何時候都要坦率,她知道,羅伊只是在把握最後的機會,而她亦然。

為總是不通知一聲就隨意跑到家裡來的他開門、訓斥他總是不顧明天還要早起盡是跑到她家溜噠、

為明明遇愈雨無能卻總是淋雨的他遞毛巾、為總是有理由不吃晚餐的他煮宵夜、

因為很晚了所以總是用晚上的剩菜替他加料。 

 

如此不厭其煩、如此地寵著他,卻可能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莉莎走到羅伊面前,任由他將自己拉入他的懷抱裡。明明最討厭下雨的他,卻總是有一股將乾未乾的雨的潮味,

與他最自豪的火焰的焦味融在一起,竟莫名地令她安心。

 

這個男人,有足夠的胸襟同時容納他自己最棒的優點與最無能為力的缺點,

但是莉莎‧霍克愛呢?她明白,她早就已經是他的罩門,是比豪雨還要讓他手足無措、卻必須緊緊護住的......

「莉莎,妳會等我回來吧?」

「不會。您好自為之吧,少將。」

羅伊愣了一下,卻一點也不驚訝他心愛的副官會給他這個答覆。他又將她抱得更緊了一些。

 

既然一直以來都只有羅伊‧馬斯坦古這個男人,她又何須等?

她只會一直、一直、一直站在他的身後守護著他.....莉莎趴在羅伊的肩上,她瞪著牆上掛著的普通時鐘,

終於流下淚來。

 

 

FIN

點文者 : ight / 劇情條件 : 寵愛 / 性質 : 虐

 

 

 

【鋼鍊佐莎】怎麼可能真的把莉莎交給你呢♥

 

 

報告,這裡是羅伊‧馬斯坦古,目前處於類似玫瑰花園的迷宮中,正在執行...結婚的任務。

咦、結婚.....。

羅伊抬起右手看了看,潔白的西裝外套、潔白的襯衫、潔白的袖扣、潔白的手套,上面難得地沒有印練成陣。

「不管回想幾次都好像在作夢一樣啊.....」羅伊喃喃自語著,他探了探眼前的岔路,反正也已經徹底迷路了,

隨便選哪一條走都沒差了吧?

「莉莎居然答應我的求婚,莉莎居然答應我的求婚.....」羅伊笑得燦爛極了,

這種時候迷點小路又如何呢?一旦他走出這個伴娘們精心設計的迷宮之後,他就可以跟莉莎.....「噁心。」

「咦?誰在那裡?」

羅伊左右看了看,早就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岔路了,他心一橫決定向右走,

還沒找到那個陌生聲音的來源,倒是意外看到了在角落向他開心地搖著尾巴的小狗。

「黑色疾風號!!太好了,你也看不慣那群變態伴娘的計謀,決定來幫我了對吧!!!」

這種時候能有一隻軍用犬陪在身邊真是打了一劑強心針啊!

「無能。」

「咦、到底是誰在那裡!!」 一個恍神,羅伊一不小心將疾風號抱得太緊,惹得疾風號難受地叫了起來。

「啊啊、抱歉啊疾風號。」羅伊連忙將疾風號放到地上,他決定不管那個可疑的聲音了,

反正一定又是那群伴娘們的陰謀。

「走吧,疾風號,帶著我找到你的主人吧!」「汪汪!!」「太好了,你也迫不及待要回到莉莎身邊了吧?」

羅伊頓時充滿了信心,他率先往前走,卻又聽到了那個陌生男人的聲音。「濕火柴。」

「混帳!到底是誰在說話啊!!!!!─────咦。」

他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聲音,一動也不動地瞪著正倚在牆角抽著雪茄的男人......正確來說是雄性。

「黑.....」

「你這個死無能,我怎麼可能把莉莎交給你這個連新娘都不能自己找的濕火柴,啊你說啊你這個混帳!!」

「咦...原來你會用雙腳站立啊真是厲害啊......」

「怎麼?這樣就傻掉了?嘖,也對,這種程度的迷宮也能迷路,就算看到一隻狗會講話就傻掉也不足為奇。」

這種程度的迷宮!?

這可是由那群軍中的女菁英精心設計出來的迷宮並且由阿姆斯壯提供的超大後花園做為場地啊!!!!!

何止是能夠容納一個中隊,這可勘勘容得下一個大隊啊!!!!!阿姆斯壯那女人明顯是在報那個風信子的仇啊!!!

「那又怎麼樣?哼,雖然我也是受不了那群女變態才逃來這裡的,但我可不會幫助你脫離迷宮的啊。」

「話又說回來,你不是狗嗎?怎麼可能會講話?」而且居然還會罵髒話。不知道莉莎廳到了會有甚麼反應?

「笨──蛋。我怎麼可能在莉莎面前罵髒話呢?當然也不會抽菸,雖然已經是很久的菸癮了。呼───。」

這闖盡江湖的老菸槍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羅伊揉了揉雙眼,決定忽略眼前正變換著各種姿勢抽雪茄的黑色疾風號。

「對了,莉莎找不到你一定也會心急的,說不定一生氣就開槍了喔?誰知道她會不會把槍枝偷渡在婚紗裙裡....」

「呼───。」

黑色疾風號吐出了一個煙圈,並且擺出他此生自認為最帥氣最瀟灑的姿勢,偏頭看向羅伊 :

 

「就算莉莎餵我吃一百顆子彈,我也絕對不會把莉莎交給你這種破銅爛鐵的。死無能。」

 

.....上校.....

........

.....

.................上校!!

 

「汪!」「嗚啊─────────!!!」「上校!!!你也睡得太熟了吧!!!現在可是工作......」「黑色疾風號───!!」

 

咦!現在是甚麼情況......?

 

看著剛睡醒先是被趴在自己臉上的疾風號嚇得跌下辦公椅的上校,沒一會兒又一臉無辜地將疾風號緊緊抱住,

莉莎與辦公事的其他人都驚呆了,這這這....這畫面也太不舒服了吧。

 

「疾風號啊,原來一直以來你都是這樣看我的嗎?」「汪?」

「不能開口說話的你,其實總是在心裡用各種難聽的話罵著我的嗎?」「汪?」

「噁心?」「汪?」

「無能?」「汪?」

「濕火柴?」「汪?」

「破銅爛鐵?」「汪?」

 

「.....上校,夢話也該說夠了吧!現在是工作時間!!」

「不管!我今天要跟疾風號說清楚!!太過份了,虧我一直把他當成馬斯坦古小隊的一員啊!!」

「真是的.....上校......!」

「疾風號....經過剛剛的事情之後,我覺得我的身與心都迷路了啊.....疾風號!!」

「汪汪!!」

 

不知道大人們正在吵些甚麼,天真的黑色疾風號只是在羅伊的頸窩蹭了蹭、又蹭了蹭──

 

再不把我放開小心我一口咬掉你的頸動脈,你這個混帳。 

呼───。

 

 

FIN

點文者 : 魚哥 / 劇情條件 : 迷路 / 性質 : 搞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不小心寫得太開心了.....一不注意就寫了這麼多,於是琴影決定要分開來發~!(遭踹)

先放上ight跟魚魚的點文,謝謝妳們一直以來的支持(抱)

然後ight還有一篇點文,我不會忘記的請您放心喔。(笑)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被本篇的疾風號嚇到.....我覺得這已經不是搞笑而是獵奇了,

把魚哥的點文寫成這樣真是非常抱歉(跪)不過迷路搞笑,

雖然標題很適合但要整篇搞笑的話不好寫啊!(不要找藉口)

嗯希望魚哥會喜歡.....

話說這篇的疾風號會被我寫成這樣,其實是來自於噗浪的另一個風 : 當兇手的才能!

同樣也是用bz骰出來的,當時我們不知道為甚麼幫疾風號測了一下,結果十分驚人。

心狠手辣 : 不可限量

深思熟慮 : 不可限量

瘋狂 : 不可限量

變態 : 缺乏 

陰謀 : 十分驚人

嗜血 : 不可限量

欺瞞 : 缺乏

邪惡 : 正常

 

疾風號,只比父親大人還要不邪惡一點點而已.....堪稱鋼鍊裡面的第二大BOSS!!!!(並沒有)

 

那就先寫到這裡,還沒被我寫到點文的朋友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會盡快補上的!!

下次見(笑)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

 

 

琴影 2014.07.09 (WED)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