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聲明一點,這篇文章從標題到內文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客氣,簡單來說我即將在這篇文裡表達我的不滿,

有鑑於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想看的事物的權利,以及沒有任何人有那個義務必須去承載別人的負面情緒,

這篇文所提到的事情可能會讓正在看文章的你有中槍的感覺,但我不會指名道姓,

所以如果你是容易對號入座的人,或者喜歡筆戰的人,請先行離開,因為我不會跟你吵。

 

首先先交代一下時間點,我打這篇文的確切時間點是2014年6月27日凌晨2:59,

距離指考只剩4天,所以你可以將我今日所發的這篇文當作是一個壓力大的考生在胡亂發洩。

可能等我哪一天突然後悔了會把這篇文刪掉也不一定。

 

我在這裡的名字叫做琴影,今年18歲再過兩個多月就19歲了,性別女,

住在台灣高雄,目前高職畢業之後想考大學中文或廣告。

以上是我的個人資料,我就提供這麼多,之前寫過寫手問卷,有興趣想多認識我的人可以回去翻。

而現在,我就要實現我在問卷裡提到的,寫議論文時的筆風了。

 

 

【你在保護你的隱私的同時,我也在保護我的隱私。】

 

從開這個網誌到現在,有不少人曾經向我要過我私人的資訊,

包括之前還流行的yahoo即時通、個人的無名小站,到現在的FB。

在這之情我想先說一個人性的矛盾點,

在這個提倡「地球是圓的,以和為貴」的世界裡,我跟你交情好,今天我想跟你借一支筆,

而你卻不想借我,為甚麼?為甚麼不借我筆?我跟你交情這麼好。

問題一、借筆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為甚麼不借?

問題二、我跟你交情那麼好,為甚麼我請你幫個忙你卻不願意幫我?

許多人包括我,都會把以上兩個問題混為一談,但是這兩件事真的可以混為一談嗎?見仁見智。

 

再來,這次我們不說交情,我們說「禮尚往來」好了。

我曾經借過你一支筆,你還記得嗎?當時你向我借的時候,我二話不說就借你了。

今天我想要向你借筆為甚麼你不借我?難道你忘了我之前曾經借你筆嗎?

問題一、借筆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為甚麼不借?

問題二、我們讀過「施恩莫圖報」,但我們更讀過「受人點滴當泉湧以報」,所以別人到底該不該報你這個恩?

 

世界上最難還的就是人情,所以欠甚麼也不要欠人情,因為人情就像精神賠償一樣,

它不屬於任何可知的範疇裡,就算今天有法官給予公正的裁決,甚至有所謂的輕重之分與標準,

它都不可能可以正負兩清。

以「人情」來說,「公正的裁決」與「輕重標準」都是所謂的社會印象,當然它有它的參考價值存在,

並且被人們所依循著而變成了一個世界裡的常態,但是回歸事件的重心 : 你借他筆,不等於他一定要借你筆。

你跟他是朋友,借筆那麼簡單,連筆都不給借還叫朋友嗎?

所以,

問題一、借筆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為甚麼不借?

問題二、你對「朋友」的定義是甚麼?

問題三、你能夠接受他不借你筆,卻借筆給了其他人嗎?

 

當你在幫助別人時,不管你對別人多麼的慷慨大方,這都是你自願的,我們應該有這個認知才對,

就算這個世界的常態是禮尚往來、以和為貴,我們遵循著,並不代表其他人也要遵循,

我們嚴以律己,很好,但也要懂得寬以待人,或者是說,你可以用別人的態度來決定要不要交他這個朋友,

卻不可以用朋友的名義去干涉別人的意志。

「借筆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為甚麼不借?」這句話到現在已經重複到第四次,我到底想要表達甚麼?

第一、「借筆」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是誰告訴你的?

第二、就算借筆這件事情很簡單,為甚麼別人就一定要借你?

 

說到這裡相信你已經知道我想表達的矛盾是甚麼了。所以我要回歸正傳了,

身為琴影,因為在這個網誌裡寫文而認識了大家,對於各位的友善我是真心的感謝,

您頻繁地來小女的網誌回應小女的文章,小女也絕對會一一回覆您的留言。

以上是我所能做到最大的「禮尚往來」,並且是平等的、不管我對你有沒有好感都一律這麼做。

好,那麼,你那麼熱心地給予我支持與鼓勵,我總該回報給你點甚麼?抱歉,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想法,

畢竟寫文的人是我,是我在說故事給你聽,而你特地來留言之後要我回報你,

說真的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樣的邏輯。

甲 :「可以交換FB嗎,因為我想交琴影這個朋友。」

這句話就是在討回報?看到這裡你可能以為我太中二太自以為是了,抱歉,這的確不叫做討回報,

我要表達的重點在下面 :

我 :「不好意思,我沒有辦法提供我的FB(或即時通)。」

甲 :「為甚麼不行?我想跟琴影聊天啊。」

我 :「抱歉因為我的領域分得很清楚,私人朋友圈跟佐莎圈是不會互相混合的。」

甲 :「拜託嘛我想了解琴影更多!」或者強硬一點的就直接說「我都特地跟妳要了,給我個面子嘛!」、

「看在我常常來這裡留言的份上就把FB給我嘛!」

 

表面上是用拜託的語氣,但其實是在施加壓力。或許現在看到這裡你覺得中槍了,

但是內心又忿忿不平地想 : 我根本就沒有要討回報的意思,妳是有被害妄想症嗎?

我沒有被害妄想症,我只是想要說,你這種客客氣氣的說詞其實只是在粉飾太平而已,

你想要利用所謂的「人情」來達到你想要的目標。

你覺得你來留言,我就應該要很感謝你,所以當你願意跟我有更進一步的交流時,我就應該要附和;

的確我是很感謝你沒錯,不過這是兩碼子事。

 

「利用人情來要求對方」這件是在這個社會裡其實是被默許的,不得不說我也是活在這個規則底下的人之一,

甚至我可以說我是一個社會傳統觀念很硬派的人,

不過默許也有默許的範圍,而且每個人的範圍都不一樣,

當對方或委婉或直接地拒絕你了,你是不是應該要識趣地罷手呢?尤其是牽扯到「隱私」這方面的事情。

當然我會借你筆,我覺得我OK,這是我的人情裡可容忍的範圍,但是隱私就是另一回事了。

 

還有另一種情況 : 對方直接丟FB(或即時通)的帳號給我,所以我也要回報帳號給人家?

 

禮尚往來,不過,我只能說,你覺得借筆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就也應該要覺得借筆給你很容易?

你覺得這種程度的隱私透露根本沒什麼、無傷大雅,我就應該也覺得我的隱私透漏給你OK嗎?

這根本就不是甚麼禮尚往來,而是強迫性地把自我的意識強加到別人身上,

你覺得是這樣,而且大多數的人也認為是這樣,所以這件事就是這樣,我應該就會這麼覺得。

不好意思,地球並不是繞著你轉的。

 

我借過你筆你就應該要回報,我給你帳號你就應該也給我你的帳號,你真心認為這是禮尚往來?

 

最後,我不給你我的FB或即時通或者任何,有關於佐莎同人圈以外的資訊,不代表我不能給別人,

而且事實上我也的確給過了,那些人都是因為「我也想和你有更進一步的交流!」

懂了嗎?不是你想跟我交流我就必須給你,我也有選擇進一步交友的權利。

 

 

--------------------(拉一條日期線)--------------------

 

嗨,今天是7月5號星期六。這裡是琴影。

久違地打開了管理後台發現了這篇還沒發出去的文章,而現在的我已經完成了指考的階段,

已經可以沒有壓力地睡個好覺了,但是看到這篇時依然覺得 : 我應該要把這篇打完,然後好好地發出去。

或許當時真的是因為壓力太大想找一個發洩的出口,

不過因為那個時候離指考真的剩沒幾天,而且電腦又壞掉了,我既沒有時間也沒有資源打完這篇文章,

不過在我現在看來,那個時候的壓力大爆發反而促成了我將一些事情說出口的機會,

這應該也算一件好事吧。

分隔線以上的段落......口氣很兇,用字很不客氣,通篇第一人稱,沒有敬語。

雖然如此,但我不會改掉任何一個字,任何的委婉都可能讓人誤以為我在退讓,

對於不夠聰明的人,我想只有直截了當地說話才可能讓他們完全聽懂,當然,

要是你選擇不聽不看,右上角x按一下離開就是了,

這篇文以外的地方,我還會是那個保持禮貌的琴影--如果你想自欺欺人,這不外乎是個最好的逃避方法。

 

本文標題--〈客氣的傲慢〉的主旨,我已經在上一段說完了,

下面要說的是一些我覺得讓我很不舒服、或是一些想說的話。希望有耐心看完這些的你們可以更加地認識我,

然後,可能我也會藉此更加認識一些人。

 

 

 

【不要在我的名字後面加一個姊姊】

 

很久以前,我知道這是一個表達示好、表達親暱的方式,所以當別人這麼叫我的時候,我並不會主動拒絕。

不過最近,我開始覺得這件事有點微妙--「琴影姊姊」?

我開始拒絕了。

首先我覺得,我的名字取得有點復古,其實就是有點俗的意思,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看我的名字的,

但至少我自己覺得這個名字很像是那種古裝劇會出現的名字,不過我依然很喜歡就是了。

琴影姊姊?

現在是在演後宮甄X傳嗎?我有的時候會這麼覺得。

 

而今天,我要在這裡說出真正的原因。

 

「姊姊」所代表的意義

 

不管今天這麼叫我的人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態,我都必須要很直接地拒絕,為甚麼?

真的是因為我覺得「琴影」這個名字不適合被叫姊姊嗎?當然不是。

「姊姊」其實是一種敬稱,在業界有很多人會用諸如哥、姐、大哥、大姐等來互相稱呼,

學生之間也會有學長、學姐之類的,代表著尊重或敬仰,

我想在這裡,之所以想要這麼稱呼可能也有這層意思存在,不過,我發現有些人並不是這樣。

 

一、想要找一個靠山

 

或者我們稱之為「可以依賴、撒嬌的對象」,是不是這麼說比較不傷人? 

好吧那我們改一下好了。

一、想要找一個靠山一、想要找一個可以依賴的對象

心易碎的小弟弟或小妹妹、或者是別人說一句話就被中傷的可人兒、怕寂寞的小可憐, 

當有心事的時候就可以來找「姐姐」談,有值得驕傲的事情的時候來找「姐姐」炫耀,

跟別人吵架的時候找「姐姐」過去撐腰,

想跟別人互相認識的時候把「姐姐」的名字秀一下,還可以讓別人對妳多增加一點印象。

因為「姐姐」絕對不會傷害妳,因為「姐姐」絕對捨不得拒絕妳。

 

如果你認為認了一個人作「姐姐」就可以這麼為所欲為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因為要是那個「姐姐」沒有因此而發怒,那只有三個原因 :

1. 她是你的親姊姊。

2. 她已經習慣被人耍被人利用;或者是她跟你是同一類人,你們是超好的朋友。

3. 她根本沒有把你放在眼裡。

 

我很樂意你來找我談心事,也很開心你來跟我分享你的喜事,但是,每一件事情都應該有一個分寸。

我只是你在網路上認識的網友,現實裡也沒有甚麼牽扯,所以我應該沒有義務要為你分擔這麼多吧。

其實說實在的,我一篇文打了那麼久,你來回應了一大篇全部都是在講自己的近況,你有想過我會怎麼想嗎?

可以稍微推己及人一下,這種感覺就像是我在跟你聊天,

我先說了一番我自己的事之後你根本連個「喔」都沒有,就開始劈哩啪啦地說自己的事。

人是互相的,你對我這麼做,是不是代表你對我根本就不在乎?而我卻還要壓下心裡的不平,

好好地再打一篇回覆來安慰你,就因為你叫我「姐姐」?

 

你這麼做讓我不禁懷疑你到底有沒有好好地看過我的文了,其實你是專程來聊天的吧?

是不是至少要回一點跟文章相關的東西呢?

 

二、想要用互稱姐妹的方式來跟對方混熟

 

第一點還有可以寰轉的空間,但是這一點我只能說,抱歉,我對自來熟的人特別感冒,

這種方法對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而且還會大大地對我造成困擾。

而我遇到一個比較誇張的例子,

以前有一位網友稱我為姐姐,不到一個月就開始跟我要東要西,還要我幫他寫文讓他放在他的部落格裡,

點個文要求超級不合理,還要我去幫他修改他寫的文章,並且想要交換FB。

當然,我一個都沒答應,

如果這就是你對姐姐的定義,你認為這就是姊姊該為你做的事,那麼就算了吧,

請去找跟你意氣相投的人。

 

 

對我來說,會稱一個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姐姐,絕對是因為我太崇拜她了,

因此會不由自主地想要稱她為大姊姊,

不過,我自己亦很少這麼稱呼別人,甚至沒有。

相對而言,那些叫我「妹妹」的人,不管是小琴影、琴影小孩、琴影妹妹,

我都非常感謝,因為我知道她們是真心疼我、關心我的人,是我心目中的大姊姊。

我也喜歡被疼愛,但越是這樣叫我的人我反而會更去珍惜,

所以我不曾對她們做過踰矩的事情,也不會去稱呼她們為「姐姐」,因為我想要維護這份難能可貴的感情。

 

如果你珍惜一個人,你就不會用「姐姐」的名堂來利用別人。

 

 

【除了頭香以外,我更在意你對文章的想法】

 

這件事情是我個人的小嘀咕,我知道「搶頭香」是一個很久遠很久遠的網路文化了,

包括坐沙發、坐板凳、坐地板.....等。

 

總的來說,我不是排斥你「搶頭香」這件事,而是希望你可以稍微理解一下一位寫手的心情。

身為一個寫手,我寫了一大篇文章,結果得到的回應卻只有「耶我搶到頭香了!」

不過你的感想呢?卻一個字都沒說。

我寫文的這段日子以來從來沒有去要求別人來留言,也從來不會去宣傳我的文章,

並不是我特別清高,也不是我不在意我的文章有沒有人來看,

我當然在意我文章的反應好不好、人氣高不高;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去看一下哪篇文章的人氣又增加了、

一篇新文剛發的時候還會每幾個小時就看一下有沒有新的回應、

如果回應很少的話我也會覺得難過沮喪--這樣的我,為甚麼不去多多宣傳?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想得到的是「真心的回應」。

 

因為你覺得被我的文章感動到了,而來留言。

因為你哭了,告訴我一聲你哭了。

因為你笑得很開心,所以告訴我這篇真的好搞笑。

因為說中了你心中的某一個角落,而來跟我分享你的看法。

因為你發現了甚麼疑慮,而來跟我討論我可以改進的地方。

因為你喜歡文章裡的某一句話,特別告訴我哪句話很經典。

因為你被我的文筆吸引了,而來告訴我你忍不住一下子就看了好幾篇。

因為你看到了我的文章,而愛上了佐莎、或者是重新愛上了佐莎。

 

我知道留言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很多人包括我很多時候都選擇當一個潛水者,

而要是你肯來留言,就代表你是真的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

謝謝你。

 

有些人為了搶頭香,根本連文章本身都還沒看過,甚至有些人還留言說「雖然我看不懂,但我還是要搶頭香」,

天知道這對我的傷害有多大。

而有些人搶完了頭香之後,還會願意細心地再來留言一次告訴我你看完了,並且跟我分享你的心得,

我真心真心地感謝這些人,

不過同時我也要告訴你們,在我這裡,每一樓都是沙發,每一個人的留言我都非常珍惜,

所以,面對這麼珍惜你們的我,希望你們可以給我真正的感想,而不是為了搶頭香而留言,

我不會去怪任何人潛水,是因為我覺得本來就不是每篇文都會引起讀者的共鳴。

 

 

【為甚麼我要用敬語?】

 

為甚麼當你都不叫我大大了我還是堅持對你用敬語?原因只有兩個。

一、我真的很尊敬你很敬愛你到我絕對不敢踰矩的地步。

二、我在跟你保持距離。

 

在網路的世界裡,許多人來來去去,關係速成、聯絡方便,如果不想再跟對方聯絡只要加個黑名單即可。

越是這樣,我就越應該要保護自己,不是嗎?

我並不會去在意你是怎麼稱呼我的(拜託不要叫姐姐),也不會去在意你有沒有對我用敬語、叫我大大,

這只是我自己想要維持住的禮貌與距離,而所謂我要跟你保持距離也並不是說我就是在討厭你,

而是我認為我跟你還不夠熟到可以互稱名字,或者是我並沒有要跟你深交的意思,

有些則是我怕一旦打破了距離就沒有辦法維持住這種最佳狀態。

 

 

 

不管是在後記、還是在回覆你們的留言,我常常會自稱「琴影」而不是用「我」這個第一人稱來敘述事情,

這麼做的原因並不是我這個人說話方式就是這樣,而是我希望看的人可以較容易將自己代入情境,

比較不會是我單方面地在傳達訊息給你,語氣也會比較和緩一點。

而這篇文,便是我在說我想說的事,面對的族群可大可小,甚至有些人還是不會懂我就是在說他。

關於這些額外的事情,我也無心去管了,並且在這個地方沒有任何人做了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

因為每個人本來就有每個人的待人之道,只是我不喜歡不舒服所以提了出來,無關對與錯,

而且我自己的情緒我會自己負責。

 

所以不要說甚麼對不起,我沒有資格沒有責任也沒有義務要去做所謂的糾正你的事情,

我並不是老師,而且只是個剛考完指考的學生,

如果你把我說的這些話當真了,並且認同而想去做一些改變,或者是不認同而不想理會我的言論,

那都不在我的管轄之內。我只知道,有好多好多人都願意對我好,我會好好珍惜他們。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4.07.05 (SAT)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