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是沒有人可以幫得上忙的。

 

 

*****

「哈?所以說噯,少將和少校到底在彆扭什麼啊!

「別氣了,愛德。」

溫莉將愛德華的行李放至客廳,並一手接過愛德的棕色大衣。

 

「終於到家了呢,暫且休息一下,先別想那些煩心的事吧?

「啊」也是,西方的旅行終究是到了一段落,看著好久不見的溫莉,愛德吐了口氣,

並意味深長地笑了「妳說得沒錯,現在是不該去擔心他們的事

「咦?」溫莉似乎是讀懂了愛德此刻的眼神,臉漸漸紅了起來。

「因為我們還有一件更要緊的事尚未處理完畢呢!溫莉小姐?

 

距離那名為約定之日的戰爭已過了幾年,

除了愛德華和阿爾馮斯這對兄弟的東西方之旅以外,其他的人與事,都安然地繼續下去。

沒錯,安然地。

 

古拉曼意外卻也意料之中地當上了大總統。

羅伊˙馬斯坦古走入了治癒的練成陣,重獲光明,並且在這些年來繼續地晉升。

約翰˙哈博克亦是接受了賢者之石的治癒,恢復了雙腳,與普雷達、菲利以及法爾曼一起

重回羅伊麾下。

莉莎˙霍克愛也理所當然地恢復了馬斯坦古副官的身份,並且在日後持續地協助羅伊。

 

理所當然,是嗎?

 

安然地,他們似乎正享受著這場戰爭結束後所留下的永續寧靜。

 

「也只有他們兩個!愛德撇了撇嘴,為了證實昨天溫莉的話,他特地到中央司令部一探究竟

──沒錯,我們馬斯坦古少將和霍克愛少校似乎沒有在一起的打算,

 他們到現在還只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

 

「我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他們還能若無其事地持續這樣的關係。」普雷達又咬了一口麵包,

「又或許不是我們想的那樣?」菲利推了一下下滑的眼鏡,天真地笑著說

「因為我覺得少將他們說不定是私底下在一起!

「肯定是的,照少將的個性,鐵定早就把少校給生吞活剝了。」

什麼叫生吞活剝?

聚在一起討論的眾人,無語地看著一付十分自信的哈博克。

 

「哥哥~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阿爾快步跑近他們,

「聽溫莉說你在這裡,我就馬上趕過來了。」

早已不再是盔甲的阿爾,卻還是殘忍地比愛德高了這麼一點

「咦,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今早啊,對了,哥哥

阿爾意有所指地笑了笑,愛德當然知道這弟弟一定是知道了什麼「幹嘛,有話直說吧。」

阿爾高興地搭住愛德的肩膀,面向另外四人

「哥哥要和溫莉結婚了!

 

「嘩──!?

 

*****

 

「沒錯,就是這麼一回事。」

莉莎˙霍克愛少校將一封來自於利賽布爾的信擺在羅伊˙馬斯坦古少將的辦公桌上

「愛德華和溫莉要結婚了。」「這我知道啊,只是

馬斯坦古搔了搔頭,並用鋼筆指向方才被莉莎放在桌上的信

「只是這封信到底是要幹麻的?喜帖在前些日子就收到了不是嗎?

最令人感到詭異的,就是信封上的收件人竟然是「羅伊˙馬斯坦古先生以及莉莎˙霍克愛小姐」

就連喜帖也是分開發的,那這封信又是怎麼回事?

霍克愛返回自己的座位,「下官也不清楚呢,因為下官也尚未開封。」

抬頭看向馬斯坦古依舊納悶的臉

「不過在那之前,不包括您身後的那疊公文山,您尚有二十餘件急件尚未處理,

請務必在下班之前處理完,之後下官會與您一同觀信。」

「在妳家?還是我家呢?

馬斯坦古的語調突然開朗了起來,意有所指地看向霍克愛,只見後者微微臉紅

 

「下官決定了,若您今天無法把您桌上以及身後的公文全數處理完畢,那封信便會永遠不見天日。」

 

羅伊˙馬斯坦古火力全開。

 

看吧,這就是上班時間調戲莉莎的下場。

 

*****

 

炎炎夏日,還真是炎炎夏日啊!

對於此時正揮汗如雨的兩人來說,這熱情的陽光就像鉛塊般毫不留情地加重了手上箱子的重量。

更殘忍的,是很多很多箱子。

「信上不是說『邀請羅伊先生和莉莎小姐前來作客』嗎?為什麼是在這裡做苦工!!

看向此時正在發牢騷的馬斯坦古,愛德也很是不甘「是邀請來作客沒錯啊!

他伸手指向離他們不遠的溫莉的家,「只是作客方式因人而異罷了。」

 

兩個小時前,馬斯坦古和霍克愛一前一後地站在溫莉家的門前,並且由馬斯坦古按了門鈴。

探出頭來的是阿爾和溫莉,愛德則是剛從不遠處走向家中。

「等你們好久了~」溫莉一手拉住霍克愛「我有事找莉莎姐姐,愛德!

「哦,我知道了」愛德指向後院的箱子山「無能就跟我來吧。」

 

最後一箱終於搬完了,愛德直接在一旁的大樹下躺了下來,馬斯坦古則是坐在一旁的石頭上納涼。

「溫莉那傢伙真是會使喚人」無視於愛德此時的牢騷,羅伊呼了一口氣。

「嘆什麼氣啊!死無能,中看不中用~」「閉嘴豆子,誰讓你叫我無能了!

「你說誰豆子啊!!!我有長高,我˙有˙長˙高!!」雖然還是比你矮就是了。

「倒是你啊你看我們相差幾歲,我都要結婚了,你呢?這樣不是無能是什麼~?

睨著愛德華此時無敵欠燒的嘴臉,羅伊故意不直問,而是繞了個圈子

「結婚就結婚,搬這些東西是想幹嘛?還要我幫忙?」莉莎是客人啊我就不是嗎?!

「與其說是要你們幫忙,不如說是我們要幫你們的忙。」愛德聳了聳肩,又躺回剛才的地方。

「『我們』?是指我和誰呀?要幫什麼忙嗎?

明知故問! 愛德翻了翻白眼。「你想跟我玩文字遊戲嗎?我是可以奉陪到底。」

羅伊看著愛德,突然不想再裝傻下去了。對於這件事他不想開玩笑。

 

「如果我說我和少校只有上司和下屬的關係的話,你信嗎?

有點訝異於羅伊難得的直接,愛德意識到了這件事絕對不能再拿來玩笑他們了。

「我只會覺得,如果這都不叫愛情,那世上還有什麼可稱得上是愛情?

就連他和溫莉之間,愛德也不能把握能比羅伊和莉莎之間那樣的深刻。

青梅竹馬之戀嘛!總是單純而美好的。

「那麼除了你和溫莉小姐以外,還有誰是這麼認為的嗎?」羅伊又繼續發問,

愛德則是不假思索地直接回答

「就我們這群伙伴們都百分之百肯定啊!外人嘛… …或許也能稍微看得出來吧?

突然,愛德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坐起身子瞋大眼看向羅

 

 「該不會是因為有敵人會發現你們是彼此的弱點,然後你們就

不等愛德把話說完,馬斯坦古起身準備走向屋子

 

 「這是任何人都幫不上忙的。」

「等等你這個死無能!!」愛德一個箭步擰住他的衣領

「你們是笨蛋嗎!敵人永遠都不會消失,難道你們要永遠這樣下去!

羅伊將愛德的手拿開「當然不可能,」

他甚是自信的笑了

「只要我得到了某樣東西,至少就能減去大半敵人,到時候我會馬上讓她成為我的夫人。」

 

馬斯坦古逕自地往前走,愛德搔了搔頭,無奈的笑了「這可要等到何時啊?

 

 

 

「等你當上了大總統。」

 

 

*****

 

「溫莉,就真的只是這樣了。」莉莎放下裝了熱茶的杯子,溫柔地笑了。

「莉莎姐姐怎麼辦」「嗯?」似乎是察覺到了溫莉語調中的情緒,莉莎抬頭看向她

「傻瓜,哭什麼呢?」莉莎溫柔地拭去溫莉的淚滴,也在那一瞬間感受到自己的鼻酸。

 

不行,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也絕對不能成為羅伊的累贅──而我又怎能在此刻掉下淚來?

 

「我覺得」溫莉吸了吸鼻子「是不是只有我們自己在享受幸福?

「是不是只有我們自私地,享受著戰後的平靜,而你們而你們卻依然得背負著

她哭得很兇,連一句話都無法完全表達。

抑或是她根本不敢隨意用一個詞彙去比喻羅伊和莉莎所背負的理想以及伴隨而來的──

 

無可奈何的代價。

 

莉莎輕拍著哭倒在自己懷裡的溫莉,柔聲地開口

「溫莉我們本來就是為了能讓大家以及後代得到幸福而戰的,

比起這個,我和少將的事情,根本就微不足道。」

 

是的但是,為什麼我覺得好像快要抑制不住自己想哭的情緒了呢?

 

「在戰爭中,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是也獲得了很多很多我們以前根本不敢去奢望的。

 像是愛德華的手、阿爾馮斯的身體、哈博克的腳,

 霍恩海姆先生也能如願以償地和妻子永遠安葬在一起...

 

這也讓莉莎想到了,她和羅伊住同一間病房時的情景。

 

那時他尚未恢復光明,他們在每個安靜的夜晚談天

──談以前的理想、談現在的政策、也談未來的前途。

而在諾克斯醫生和馬可醫生來的前幾天的某個晚上,羅伊突然從病床起身,

摸索著走到莉莎的病床邊,她見狀,立即從床上坐起,並半扶著羅伊在她的床沿坐下。

「中尉,妳的脖子好點了嗎?」「已經不會那麼痛了,上校。」

羅伊緩緩轉身,那早已灰黯的雙眸在莉莎的臉上聚焦──

他那微微顫抖的右手撫上莉莎的左肩,然後緩緩向上到脖子,最後到達臉頰。

他以拇指小心翼翼地摩娑著莉莎臉頰的輪廓,

眉間、眼下、鼻樑、唇瓣,最後放下手,向著她淒涼地笑了。

第一次與羅伊有如此親暱的接觸,莉莎緊張地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只能動也不動地看著他。

 

而在之後,那一整個晚上,莉莎都不再說過話──

 

『最終,我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妳的笑容一輩子、一輩子都看不到妳的臉了嗎?

 

沒人再說話,那一個晚上,羅伊背對著莉莎坐在她的病床床沿,而莉莎痛苦卻無聲的哭泣著──

 

他的右手與她的左手緊緊地十指相扣。

 

那一個晚上,他們第一次向對方明示了對於彼此的情感。

 

 

似乎是感受到了莉莎微微的顫抖,溫莉抬起頭來。

她有點愣住了,因為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莉莎流淚,

如此堅強、被稱為鷹眼的女人,心中卻是比誰都還要脆弱。

「啊,抱歉」莉莎抹去了那無意識流下的眼淚,拍了拍溫莉的頭

「放心,我們都懂得對方的心意的,如此一來便足夠了,

你們就好好的準備去結婚吧!我和少將會去參加的。」

「還好意思說我們莉莎姐姐你們才是傻瓜呢!!

溫莉的聲線突然變為激動,雙手壓住莉莎的肩膀倏地站了起來

 

「我們都是有血有淚、想去愛人、也渴望被愛的普通人類呀!!!

 

 

「沒錯。」客廳的門被打開,而馬斯坦古和愛德華就站在門口。

愛德向前去安撫溫莉的情緒,

而馬斯坦古則是走向依然愣在原位的霍克愛,一手搭住她的肩膀將她靠向自己。

「少…?」「沒事的。」馬斯坦古撫上她的臉頰,替她擦去淚痕。

「就是啊,在我們面前無須隱藏的。」

愛德摟住溫莉,一邊替她擦眼淚,一邊笑著說

「我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還有夥伴們都是,無論是以往的戰友,還是現在的大家,

都一定一定會祝福你們的!

「嗯嗯!」溫莉也在一旁附和著。

 

*****

 

那時已是傍晚,夕陽柔和的光輝在大地灑下一片金黃。

 

「就由下官開車就好了,為什麼您就是不聽呢?

「我們都已經上路多久了,妳就別氣了吧!

 

剛剛還為了決定誰開車而在鋼仔和溫莉的面前猜拳,真是糗死了。羅伊想著笑了起來。

 

「那是因為您剛剛搬了那麼多東西,下官才」「我知道,莉莎。」

聽到他喚了自己的名字,她嘆了一口氣。

「請你別介我剛剛哭的事」「喔?倒是妳很在意呀?

莉莎閉上眼睛「我絕對不是在難過溫莉他們要結婚而我們卻

 

「我知道啊,畢竟結婚的事也是妳拒絕我的。」

 

明顯的陰氣呀「羅伊,我很正經。」「我知道」羅伊側頭看向莉莎,笑了。

 

 

「傻瓜,我已經可以看得到妳的臉了,還需要妳提醒我

 

不知道車子是什麼時候停下來的,羅伊輕柔地吻住莉莎。

 

「還需要妳來提醒我,妳在想什麼嗎?

 

 

 

在經過了那麼多事情之後,還能夠親眼看到妳的臉,

天知道我是如何地感激馬可醫生與那些犧牲掉的伊修瓦爾人。

而妳 

莉莎˙霍克愛,妳就只要好好地待在我的背後,等著,

等著那個全世界最任性、最彆扭的女人出現就行了。

 

 

沒錯,那個女人的名字就叫做──莉莎˙馬斯坦古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嗯,這是我的第一篇佐莎,還不怎麼成熟呢哈哈(被踹飛

這一篇是突然想到的,就這樣大剌剌地放上來了,

也沒有草稿和審稿,就只是憑著心中的那股感動(衝動?)敲敲鍵盤打出來而已,

句子不流暢或者是有錯別字之類的,就請大大見諒吧(鞠躬)

最後,我要謝謝燕野大大的鼓勵,哎呀我真的把我的RR文放上來了呢!

 

總之謝謝看畢全文,請大大們多多指教。(再次鞠躬)

 

最後喊一句 RR萬歲!!

祝各位新年快樂呦!

 

琴影 2011.02.04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