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兒時,有著夢想、有著笑容,拚命想向前跑的,兒時。

-- 如果是我讓妳失去夢想、失去笑容,迷失了前進的方向。

-- 如果是我害妳的。

-- 那我便會用一輩子的時間與力氣,找回,至少、至少找回妳的笑容。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想不通,為什麼妳突然不再叫我的名字。

         

          那一年,妳不再叫我的名字。

  

--『我想,我還是稱您為馬斯坦古先生比較妥當。』

 

 

01.

 

"叩、叩"

「請問霍克愛先生在家嗎?」年約15、6歲的黑髮青年挺直地站在古宅的大門前,略為緊張地盯著大門。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吱呀--"

黑髮青年緊繃地看著終於被打開的大門。  咦?沒人?

下意識地往下一看,原來開門的是一位金髮的女孩子。

「妳好,我是羅伊‧馬斯坦古,是來拜霍克愛先生為師的。」

「爸爸的...客人?」「是的!」相對於他精神的回話,眼前這位小女孩的聲音簡直小得像蚊子。

「原來妳是霍克愛先生的女兒啊,叫做什麼名字呢?」

大概十二、三歲吧,一身連身洋裝,還搭了一件黑色高領長袖的毛衣。削短的金髮上沒有裝飾,

還有最特別的--她那雙紅棕色的眼睛。

只見她點了一下頭,「爸爸等您很久了,請進。」似乎是無視於他的問題,女孩直接側身讓他進門。

「謝謝。」

 

「您好,霍克愛先生,我是羅伊‧馬斯坦古,特地前來向您請教練金術...」

「特地?」羅伊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老霍克愛硬生生地打斷。「是...是的?」

羅伊稍稍抬起了原來90度鞠躬的身子,才想詢問方才的意思,又被對方吼了一次。

「我有說你可以動了嗎!?」「是!非常抱歉!」他又趕緊扳回了完美的90度。

「特地來...還真是辛苦呀...」老霍克愛利眼掃視馬斯坦古「別以為你的那一套紳士風度就能輕易收買我。」

「非...非常抱歉...」「還有我女兒。」「咦?」他突然心虛了起來。

「她不是那種你眨眨眼就輕易臉紅的女孩,跟你外面隨便把就一票的輕浮女孩不一樣!」老霍克愛挑眉,

「別妄想把她,否則就不是逐出師門那麼容易了。」

「是...所以說,您是願意收我為徒了?」

 

 

噢,這真是一大收穫。

 

02.

 

第二天一早,馬斯坦古又前來拜訪,而這次開門的卻不是想像中的那位女孩。

「您早啊,霍克愛先生。」「早安,快進來吧。」「是,謝謝師父。」

跟著老霍克愛的腳步,他們來到了客廳,赫然發現已有兩杯熱茶在桌上待命。

「吃過早餐了嗎?」「還...還沒,老實說我今天差點睡過頭,所以...」

瞥了眼困窘的馬斯坦古,老霍克愛動身走到廚房,拿了兩份早餐過來。

「現在才早上五點,我也還沒吃早餐,那就一起用吧。」

「是,謝謝師父。」吃著吃著,馬斯坦古突然感到怪異...

「其實師父不必特地起身拿早餐的,開門也是...」

不管是熱茶還是早餐,都像是事先讓人做好放在那的,也就是說...

 

巧妙地避開了見面的時間。

 

「要不然要誰來做呢?我的女兒嗎?」語氣突然冷了幾分,這令馬斯坦古冷汗直流。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果然,師父絕對是故意不讓我們兩個見面的!

 

課程很快就開始了,隨著時間一久,老霍克愛的戒心已不再那麼重,

馬斯坦古和那女孩的見面次數也愈來愈多。

而且,他也間接的得知,師父的女兒有一個可愛的名字,叫做莉莎,莉莎‧霍克愛。

他發誓,那絕對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在師父和女孩說話時豎起了耳朵、不小心在看到女孩的作業簿時張大了眼睛,

然後再萬般無奈、直呼這是天命我也無法抵抗地不小心的知道了,她的名字。

 

莉莎‧霍克愛

 

他絕對會永遠記住這個名字。

 

03.

 

「有人在家嗎?」「馬斯坦古先生?」剛從學校放學的莉莎,才一到家門口就看見了拎著小行李箱的馬斯坦古。

「啊,原來是霍克愛小姐。」馬斯坦古向著她禮貌性地摘帽致敬

「不知師父有沒有向您說聲我要來逗留一段時間的事情?」

「有...有的。」莉莎有點訝異於馬斯坦古的說話模式,竟然對年紀較小的她用上敬語?怪不對勁的。

「請進。」

「那麼暑假這段時間就麻煩您照顧了。」

「這樣聽起來怪怪的...」「嗯?」「啊!不是...沒有...這個...」

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的莉莎,開始變得手足無措,一張臉紅撲撲的,惹得馬斯坦古輕聲笑了起來。

他輕握住她正緊緊捂住自己嘴巴的小手。後者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漸漸地放鬆了下來...

「沒關係,您剛剛想說什麼呢?」

「不用...」「嗯?」「不用對我用上敬語的...我比您小四歲呢。」「喔?那我應該稱妳為莉莎嗎?」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想被逐出師門外加遭受不知名的恐怖攻擊呀...

「都...都可以的,您方便就好。」

「那麼...妳也叫我羅伊吧?」羅伊手指向自己,一邊看著莉莎的反應。

 

明明只是在逗她的,為什麼我會這麼期待她的反應呢?這不是看好戲的心情,而是...

 

緊張。

 

「莉莎?」「呃,是...」莉莎鼓起勇氣抬起頭--「羅伊先生。」

 

鬆了一口氣。

 

可是一定要加上「先生」嗎?

 

 

「師父不在家嗎?」剛把羅伊領到空房放行李,莉莎正要退出房間時,又因他的問句回過身子。

「爸爸最近身體比較虛弱,今天可能無法上課了,真的很抱歉。」

莉莎行了禮,便走出房門。「那麼羅伊先生,晚餐時間見了。」

說話一如往常般,非常小聲,而且沒有什麼起伏。這個年紀的女孩應該是這樣的嗎?

羅伊盯著剛被關上的門,許久後,他像是回過神來,繼續整理他的行李。

 

她只是個十二歲的小女孩不是嗎?

 

04.

 

「啊...莉莎的手藝還是這麼好呢!想必令堂的手藝一定非常不錯吧!」

「羅伊,吃飯就吃飯,少耍嘴皮子了!」

「是...抱歉,師父。」莫名奇妙的被胡亂兇一把,這他倒是很習慣了,但是...

他偷偷地瞄了眼莉莎的表情。

 

不,面無表情。

 

「羅伊,今天你先自修吧,我身體不太舒服,咳咳...」

「爸爸...我帶您回房去...」

羅伊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了,為什麼會那麼納悶她與她的行為不成正比的年紀。

這個年紀的小女孩...沒有人會願意留短髮的吧?

而且現在可是暑假,為什麼要一年四季都穿高領,要不然就是高到遮住脖子的襯衫呢?

她們不是應該穿著無袖的小洋裝,努力地適應著難走的高跟鞋,三五成群的在街上跑嗎?

 

「她不是那種你眨眨眼就輕易臉紅的女孩,跟你外面隨便把就一票的輕浮女孩不一樣!」

 

他皺著眉,突然沒來由地感到心痛--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才會讓莉莎如此早熟。

 

 

「嗯?您問我為什麼要留短髮...?」「嗯,妳不喜歡像別的女孩一樣留長嗎?」

莉莎停下了清掃的工作,臉色黯了下來。

「因為...很不方便。」「不方便?」每天光是想著今天要把頭髮編成什麼花樣就足夠使一個女孩高興了吧?

「我不喜歡我的頭髮碰到我的背部......刺刺養養的...很難受。」

「嗯...抱歉,問了妳一個奇怪的問題。」她的背...受過傷嗎?

「不...這沒什麼。」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其實有很多人都問過她一樣的問題,

但這件事...並不是能夠多做解釋的。而且除了馬斯坦古之外,她並沒有跟任何人做任何一點解釋。

 

是不想拒絕他的關心吧。

 

「這...這樣不好吧...」「沒關係啦,反正今天師父放我一天假,出去一下應該可以吧!」

「自修...自修跟放假是不一樣的...事吧??」

「噢。」

這倒是,畢竟在這種時候想要放假是不可能的。

被莉莎的話給擊倒的羅伊,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擺出第108號的種香菇姿勢再加上第265號的陰影配件。

「羅伊先生...」莉莎收拾好掃具,難為情的看著羅伊...

突然,她想到了一個折衷的方法。

「對了,羅伊先生,我剛剛在掃地時不小心割到手了...」

「真的嗎!?在哪裡?」對於羅伊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的這個動作,莉莎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不,羅伊先生,請聽我說完...」「嗯?」

看著莉莎似乎一點都不痛苦的表情,羅伊這才知道,他大概是誤會了。

莉莎深吸了一口氣「所以說...非常抱歉,我可能無法幫您煮午餐了。」

她的臉微紅,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們今天就到外面吃午餐吧?」

 

喔喔...原來她是在替我擔心啊!  欣喜之餘,羅伊還是比較擔心她剛才說的受傷。

「那麼,妳的手沒事嗎?沒受傷吧?」「在這種情況下,我應該是要說有,還是沒有呢...?」

 

原來莉莎對我的裝可憐攻勢沒輒呀!真是意想不到~ 他沾沾自喜地想著,邊拉著莉莎的手在街上跑來跑去。

 

 

只是現在的他們不知道,在未來,這場戲碼幾乎是天天上演。

而莉莎也將在不久的未來覺悟--羅伊這種人是同情不得的。

 

 

「莉莎想要吃什麼呢?」「您決定就好,其實...我沒有出來吃過幾次飯呢...」

「那麼,那家如何?」羅伊手指向一家速食餐廳,那大概是身為學生的他較能負擔得起的。

 

打開了餐廳的門,那熱鬧的氣氛令莉莎有些不習慣。「我是第一次來...」「嗯?是嗎?那麼我來推薦好吃的吧!」

羅伊指了指菜單上的圖片,「這個是牛肉起司漢堡,是我覺得最好吃的!我要一份這個。」

他向點餐櫃檯說了聲,便看向莉莎。「來,從這兒挑一個妳喜歡的吧!」「那麼...我也一份這個。」

「好的,兩份牛肉起司漢堡,馬上來。」服務員親切地將號碼牌給了他們,羅伊便拉著莉莎挑了個位子坐下。

「咦~這不是莉莎嗎?真是稀奇,莉莎竟然會跑來這裡!!」「瑪麗安娜和芬黛絲?」

莉莎看見了自己的同班同學,開心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哦?他是莉莎的男朋友嗎?難怪都不跟我們出來...」

名為芬黛絲的女孩看著羅伊,臉已經紅地說不出話來了。

「不是的!妳們誤會了!他...他只是父親的學生,帶我出來吃午餐而已...」

 

是這樣子的嗎? 羅伊看著莉莎發窘的樣子。

是的。就只是如此爾爾。

 

午餐時間很快便結束了,羅伊和莉莎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其實我剛剛還想再問妳一個問題。」「怎麼了嗎...?」莉莎看向羅伊,等著他下一步的問題。

「為什麼要穿得這麼熱呢?呃...我沒有別的意思...」羅伊臉微紅地搔著頭髮「妳不想回答也沒關係...」

「您是爸爸的徒弟吧...」「嗯?是啊...」對於莉莎沒來由的一句話,羅伊徹底的感到迷惑。

「既然如此...」莉莎對他無奈地一笑

 

「如果爸爸真得能夠放心的把鍊金術交給您的話,您可能就可以知道為什麼了。」

 

 

為什麼我必須留短髮、為什麼我總是得遮住自己的脖子以及背部。

 

 

05.

 

 

「唉,羅伊這小子...」老霍克愛拿起羅伊的筆記本「怎麼就這個忘了帶回去呢?」

暑假轉眼間已結束,新的學期早已開始,馬斯坦古在開學前就搬回了原本的家。

「那是...羅伊先生的鍊金術筆記嗎?」那都是女性的名字不是嗎?

「對,這是他鍊金術的筆記本。重點是,他明明知道明天我會給他考試,卻沒有把該讀的帶回去!!」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馬斯坦古是無能的前兆嗎?

 

「我來替他送過去好了。」莉莎小妹妹毅然決然地想替他挽回一點局勢。

 

說不定那兩人日後會成為上司與副官的關係並不是偶然。

 

 

將馬斯坦古的筆記本用牛皮紙細心地包裝,並且裝進提袋,

彷彿將他的筆記本層層保護是此刻莉莎‧霍克愛的使命。

因為她知道,這東西攸關著羅伊是否可以當上一名鍊金術師。

 

站在馬斯坦古就讀的高中學校裡,對於今年才12歲的她,不管是男是女每一個都顯得比她高大。

她吞了吞口水,一個定神,拉住了一位經過的學生。

「小妹妹,這裡是高中喔,妳是不是迷路了呢?」莉莎鼓起勇氣對上她的視線「不是的...我是來找人的。」

 

好漂亮...看著眼前的大姐姐,莉莎突然覺得暈眩。跟她不一樣,她只不過是一個年僅12歲的黃毛丫頭。

「那麼妳要找誰呢?」伸手撫摸莉莎的頭,希望能藉此消除一些她的緊張感的女孩,

表情卻在聽見莉莎說出的名字後變得些微猙獰。「我要找羅伊先生。」

不過很快的,她讓自己緩和了下來。「我叫作黛妃斯‧布蘭達,小妹妹妳呢?」「我叫作莉莎‧霍克愛。」

黛妃斯牽起莉莎的小手,緩緩的向學生會議室走去。

「莉莎剛剛說的羅伊先生,是指羅伊‧馬斯坦古嗎?」「啊...是的。」

真是糟糕,習慣真不是個好東西。

「會議室到了,妳先進去等吧,他待會兒就會來這裡。」

等待的時間是十分漫長的,並不是她不習慣等待,而是在她的周圍,被一些流言蜚語給團團圍住--

「聽說是來找羅伊的欸...」「對呀對呀,羅伊該不會連這種小女孩都想把吧!?」

「說不定喔,妳看她一副跟羅伊很熟的樣子,剛剛還叫他為羅伊先生!」

「如果她真的喜歡羅伊的話一定是被他給蒙在鼓裡了,因為羅伊非常花心啊~」... ... ...

 

這裡的每個女孩子,都可以稱他為羅伊。 莉莎的臉色愈來愈蒼白,或許這就是她一直不太懂的,

稱為心痛的東西。

但這跟沒有母親的痛苦不一樣,也不太像是父親在她的背上刻下練成陣時的那種心痛,

這是十分細緻、猶如一根細小的針狠狠地插在心臟上的痛楚--她不知道,其實這叫做嫉妒

 

莉莎緊緊地抓住要帶給羅伊的東西,鼻頭有些酸酸的。她閉上眼,試著平復自己的情緒。

 

熟悉的腳步聲漸漸傳來,莉莎率先看向門口,是羅伊沒錯,而且是和兩三個女孩有說有笑的羅伊。

他的出現引起了會議室中的一些小騷動,剛剛在竊竊私語的女孩們也團團圍了上去。

「羅伊。」黛妃斯率先站到羅伊身邊「那些女孩是怎麼回事?」

只見馬斯坦古笑了下,將黛妃斯挽住自己手臂的雙手輕輕地撥了下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似乎是在前天我就跟妳提過分手了吧?貴為校花的布蘭達小姐?」

「我還沒接受...」不等黛妃斯將話說完,馬斯坦古注意到了坐在角落的嬌小身影。

「莉莎?妳怎麼會過來?」馬斯坦古走到莉莎身旁,注意到了她蒼白的臉色。

「怎麼了嗎?身體不舒服嗎?該不會是中暑了吧?」沒有注意到周圍的女孩們各個都露出了看好戲的臉色,

他只擔心莉莎此刻的狀況。現在是大熱天,她又穿得那麼熱...

「不,我只是將您的東西帶來給您,爸爸說明天要考試的。」 「對喔!真是太感謝妳了,莉莎!」

「那麼我先走了,再見。」莉莎快速的起身,向馬斯坦古行過禮,經過黛妃斯時還對她微微鞠躬。

「剛才非常謝謝您的幫忙。」

 

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羅伊‧馬斯坦古瞬間起了不好的預感。

 

 

考試進行的很順利,但是他的心情一點也好不起來。嗚嗚,師父竟然又禁止他跟莉莎見面!

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只好趁師父不注意時上樓前去敲莉莎房間的門。

莉莎知道這是羅伊的敲門聲,心又不自覺揪緊,但基於禮貌,她還是應了門。

「師父不讓我找妳,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不知道。」

她面無表情地回應,也不直視他--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怎麼可以在失戀後又讓他發現自己的痛苦?

莉莎永遠不會告訴他,昨天回家後,她趴在爸爸的懷裡痛苦的啜泣。

 

「我想,我還是稱您為馬斯坦古先生比較妥當。」  是從今以後都是如此。

 

 

*****

 

「報告馬斯坦古少將,東區的犯人已捕獲,正在進行人質救援。」

「幹得好。」馬斯坦古傳達了命令給前來通報的士兵後,轉頭看向霍克愛「我們也走吧,少校。」「是!」

 

霍克愛也加入了安撫人質的行列,突然,她看到了一張似曾相識的面孔...

她快速地走了過去「小姐,請別擔心,現在已經沒事了,您沒受傷吧?」

「沒事,謝謝。」突然,她看著一身軍服的莉莎,又看到剛剛走過來的羅伊,愣了半晌後驚叫了出來。

「妳是當時的小妹妹...莉...莉莎,是吧!?」「是的,您好,布蘭達小姐。」

接著莉莎又看到,當年嘲笑她的女孩們,也和黛妃斯一起被獲救。看來她們是一起的吧?

「還有...馬斯坦古?」那些女孩們還是一副花痴的看著羅伊,只有黛妃斯看著莉莎。

「妳果然待在他身邊了,沒想到妳竟然跟著成為了軍人...」莉莎的臉一黯,不妙,

她可能即將說出最禁忌的話題。

「抱歉,請您別亂猜,我和馬斯坦古少將只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

「妳騙人!!妳知道當年為什麼馬斯坦古會跟我分手嗎?就是因為...」

砰!

一聲槍響,嚇住了黛妃斯,也嚇住了其他的女孩。她們不由得將視線通通集中在開槍的人身上。

霍克愛將槍指向黛妃斯「要是您說出了可能會影響到馬斯坦古少將的字句,我便會毫不猶豫地將您殺了。」

馬斯坦古看著她們,突然想起了,他似乎跟那女孩認識--以及以前的往事。

 

他懂了。

馬斯坦古走向她們「原來是以前的同學啊,真是好久不見了。」他笑嘻嘻地看著她們,

而霍克愛則是退到了一旁。

「沒事了!快點回去給我工作!」「是!!」

他趕走了因槍聲而聚集於此的士兵,接著頭也不回地對霍克愛下達命令。

「先去忙妳的吧,霍克愛少校。」「是,非常抱歉。」行了軍禮後,霍克愛對她們微微鞠躬便走開了。

 

「就是那女孩,沒錯吧?她就是...你所說的,一見鍾情的對象。」黛妃斯看著馬斯坦古,

而他深不可測地笑了。「就算當時沒有遇到她,我也不打算跟妳在一起。」

「真是過份,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你只是因為我是校花剛好可以配你這個校草才會答應我的追求的。」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馬斯坦古轉過身,邁開了腳步「過分的是妳們。」

 

過分的是妳們,讓當年的莉莎受到了這種痛苦。

 

*****

「羅伊,快點起床了!」莉莎搖著縮在被窩裡的羅伊

「要是你再賴床,下次就別想再叫我到你家過夜了!都害我差點遲到...」

「是!我起床了老婆大人!」聽到莉莎的警告,羅伊馬上彈了起來。

「誰是你的老婆啊!」「哎呀很快就是了啦~」「還早得很呢!」

熟悉的鬥嘴內容開啟了一個早晨的美好序幕。

 

羅伊從後面輕輕地抱住了莉莎,他在她耳邊軟語「我剛才夢到了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對,夢到了剛跟妳認識的往事,在加上昨天又遇到了以前的同學,我終於懂了...」

 

莉莎當年的冷淡以及她所說出的那句話,就算在那麼多年後已經歷了那麼多事,

就算現在他們已經擁有對方了,他還是無法忘懷、無法理解。

不過,他終於懂了。

 

「我終於懂了,為什麼妳那時突然不再叫我的名字。」羅伊憐愛地吻著莉莎的後頸「對不起...」

「傻瓜,你還惦記著那件事啊...」

莉莎鼻頭酸酸的,她回過身子,反抱住羅伊。

 

 

 

你的名字是如何地讓我眷戀,以前所感到的痛苦,現在都已化成了幸福的點滴。

 

 

「羅伊。」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啊啊啊~累死了,好長的一篇(吐血)

花了幾天才完成,讓大大們久等了,也說聲抱歉,

等了那麼久,卻是這種登不上檯面的東西(掩面)

最後總算有甜回來了,要不然這麼長的一篇一定會覺得很苦悶吧!?

在我的設定裡,佐莎是對彼此一見鍾情的,只是很久很久之後才選擇面對這段感情。

果然是令人心疼的苦戀配對呀><

 

之後就要開學了,更文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因為在下我是國三生= =

一有空會上來晃晃的!

祝大大們看得愉快!

 

 

琴影 2011.02.10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