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七夕...情人節?」「嗯嗯!對啊,愛德,很浪漫對吧!」

 

「什麼很浪漫...」硬是壓下溫莉一直湊上來的頭,愛德華大大嘆了一口氣。

「阿爾,叫你去東方學習,怎麼帶了一個那麼怪異的情報回來啊?」

「哪會怪異!!」

不顧正想要解釋情況的阿爾馮斯,張梅率先跳出來,

「就像你們西方有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一樣,我們東方也有我們的七夕情人節!!」

 

幾年不見,張梅已經從綁著六條長辮子的活蹦亂跳小女孩變成了擁有一頭烏黑長髮、身材高挑姣好的少女,

只不過那略顯花痴的個性以及稚氣的臉龐也讓她添了幾分純真的孩子氣。

隨著阿爾的歸來,張梅在安頓好家族並盡好公主的責任後,則是以旅行學習為由來到了亞美斯多利斯--

看來洛克貝爾家會變得非常熱鬧呢。

 

「我知道你們也會有情人節那是很正常的,只不過...」愛德華搔了搔頭,

「你們情人節的故事背景也太有深度了吧?那個什麼牛郎的,偷了喜鵲的衣服後就跟她結婚?可是因為喜鵲

   的叫聲變得很難聽,玉皇老爹不爽就規定他們一年只能見一次面,還要織女當橋讓他們相遇?」

 

 

全場靜默。

 

 

「哥哥...」

阿爾將雙手搭在愛德華的肩膀上,「你到底是怎麼聽的啊?完全搞錯了啦!」

「對嘛對嘛!真是一點情調都沒有!」張梅雙手插腰,看向溫莉,「溫莉大姐,到底為什麼跟他結婚啊!?」

「啊...這個嘛...」

        

「喂喂,別隨便亂說話啊飯粒女!!」「誰是飯粒女啊!你這個豆丁男!!」

「妳說誰是超級無敵微粒米豆子阿---!!!」

 

「拜託都幾歲了,怎麼還會被這個激到啊?」阿爾撫額嘆氣,

看來一點都沒有要去阻止那扭打成一團的兩人的意思。

「話說回來,溫莉,妳真的想到那裡去渡蜜月嗎?去清國?」

「嗯!想去看看那邊的節慶氣氛嘛,而且我從來沒有去過東方呢,好期待喔~」

「可是...哥哥的機械鎧要怎麼辦?穿過沙漠非常嚴熱的啊。」

「放心。」

比拿可從房間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罐類似藥膏的東西在阿爾面前晃了晃。

「奶奶...這是...?」

「這是我和溫莉共同研發出來的潤滑油,裡面還有添加了別的藥方,

   是專門給那些裝著機械鎧到處旅行的人用的。」

「喔~好先進啊...」阿爾拿起了藥罐,「這樣要去沙漠也不會那麼辛苦了呢...」

「唔,有薄荷的味道!」他打開藥罐搧聞了會兒,「很細心呢,奶奶和溫莉。」

「薄荷只是其一,還有很多別的藥方調和喔,總之,替裝著機械鎧的人減輕後遺症的痛苦也是技師的工作啊!」

溫莉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而且...」

「而且她的丈夫也有裝機械鎧,當然要更加努力囉!」比拿可笑嘻嘻地接話,這令阿爾也會心一笑。

「咦,原來不是想要去什麼機械鎧勝地逛一逛而已嗎?怎麼突然變得那麼麻煩!而且情人節我們這邊就有嘛!」

一邊摸著頭上被打出來的包,愛德華露出極度不耐煩的表情,

「去跟人家湊什麼熱鬧啊...咦...等!等等等一下...我知道了!我去!我們一起去東方就是了!!!啊,好期待啊...」

「啊~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愛德一定也會很想去的!」溫莉微笑地把特大號扳手丟到一旁,開心地摟住愛德。

 

「溫莉大姐...好厲害...」小梅吞了口口水,眼巴巴地望向阿爾,

「阿爾公子您放心!!小梅我絕對不會這樣對待您的!!」

「什麼跟什麼...」

 

 

 

就說了,洛克貝爾家會很熱鬧的吧。

 

 

 

 

02*

 

 

 

「喔~原來是要去渡蜜月啦,不錯嘛。」

羅伊頭也不抬地說著,手上還是拿著鋼筆在文件上簽著名。

「喂喂,我剛剛說了那麼多,你卻只有聽進這一句話?」愛德華爆青筋地作勢要揮拳,

「我說,羅伊‧馬斯坦古!!!」

「你很吵!!!」

「砰」一聲,羅伊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

「我現在很忙你沒看到嗎?等伊修瓦爾這邊告一段落之後我就要回中央了,所以想快點把工作做完啊!」

 

「你們很吵!!」

這次大喊的是哈博克。他叼著煙嚷嚷著,「現在是東方這裡最忙的時候,你們就安靜一會兒吧。」

「對啊,等一下霍克愛上校回來看到你們這麼吵,鐵定會生氣的...」

說曹操,曹操就到,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全場瞬間肅靜。

「中將,這是邁爾斯上校呈上的伊修瓦爾的勘察報告,還有...」

莉莎頓了頓,「欸?愛德華,你怎麼來了?」

「霍克愛上校,好久不見了。」

 

 

 

 

 

「什麼?你和溫莉要去清國那度蜜月,還要我們一起去?」

莉莎不敢置信地看著愛德華,「先撇開我們要不要去不說,你們真的知道什麼是度蜜月嗎?」

「當然知道。」愛德華搔了搔頭,「可是溫莉說要大家一起去比較好玩...阿爾和梅也被邀請了。」

「蜜月不是兩個人一起渡過嗎?」莉莎撫額,「這又不是團體約會!還有,為什麼要去清國?」

「啊,上校有聽過吧?就是所謂的七夕情人節,溫莉說想去過過東方的情人節。」

「咦...」

莉莎沉思了一會兒,「聽是聽過...不過,就算是這樣,我們這裡也是忙得抽不了身啊...」

 

「妳放心好了霍克愛上校!!!工作會在那之前完成的!!!相信我!!我們一起去吧!!!!!」

 

故意忽視門另一邊的某個無能的喊話,莉莎悠悠地啜了一口紅茶。

「抱歉了,愛德華。也幫我們謝謝溫莉。」

「喔,好吧...那我先走了。」

 

 

 

 

 

「為什麼... ...」

「喂中將,」哈博克指了指羅伊的頭上,「那朵磨菇是怎麼回事?」

「要你管...」

他無力的趴在桌上,「人家也要和莉莎一起過情人節... ...」

突然,那幾近空洞的雙眼倏地發光,順帶露出了詭異的表情。

 

 

 

 

 

 

***

 

 

 

興盛伊修瓦爾的日子十分順利,被作為貿易據點的伊修瓦爾,

不僅安定了人民,聖地也確實將伊修瓦拉的文化保留、並傳承下去。

 

邁爾斯坐在石階上,看著陽光灑在伊修瓦爾的大地與每個人的笑臉上,

 

「這片光明簡直就像伊修瓦拉的神蹟呢,對吧?」

瞥了一眼來人,邁爾斯輕笑了幾聲,「如果我記得沒錯,您應該是不信神的,中將。」

「啊啊,這只是有感而發罷了。」羅伊坐在稍低一點的石階,

一邊跟著經過的孩子打招呼--或者是美女。

「你在中央或東方的超人氣在伊修瓦爾也很管用呢,真是意外。」

「哈哈,人氣是不會隨著地點而有所改變的。」

「那麼,」邁爾斯頓了一下,

「該回到正題了,你到底要做什麼?」

羅伊揚起嘴角,眼神依舊望著遠方。

 

 

 

 

 

「幫我一個忙。」 

  

 

 

 

 

03*

 

 

 

「莉莎姐姐~這邊這邊!!!」

溫莉高興地又叫又跳,她大力地朝著遠方招手,引起了張梅的注意,

「啊,是霍克愛小姐和馬斯坦古先生!」張梅也大力地招著手,畢竟自己與他們可有過一段奇妙的緣分呢。

「啊,好久不見...」莉莎驚喜地看著張梅,「妳是張梅?」

「太好了,」梅跳到莉莎的左側察看,

「沒有留下什麼疤痕,我還特別從清國帶來藥膏要給妳呢,那可是我們家族祖傳的秘方喔!」

「真的...很謝謝妳,張梅小姐。」莉莎握緊她的手,「一直都沒有機會好好地感謝妳。」

「啊...」梅紅了臉,最後楊起一個燦爛又溫柔的微笑,「叫我梅就可以了。」

 

「咦咦,完全把我拋諸腦後了嘛...」羅伊搔了搔頭,將自己和莉莎的行李放到地上。

「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愛德華狐疑地看著羅伊,「你翹班就算了,怎麼讓上校也翹班?怎麼做到的?」

「我才沒有翹班喔,愛德華。」

莉莎挑眉看著他,

「是邁爾斯上校要求的,他們想要舉行一場伊修瓦拉淨祭,暫時沒有亞美斯多利斯的人的事了。」

「嗯,所以我們就意外地放假囉。」

羅伊燦笑地摟住莉莎的肩膀,「可以好好地休息了呢,莉莎。」

 

「不...總覺得一定有陰謀...」愛德華看著羅伊燦爛的笑容,直直地打了一個冷顫。

 

 

 

「今天好熱...」

「少在那裡抱怨了,」愛德華看了看後頭的溫莉,「剛剛還興奮嚷嚷著哇駱駝睫毛好長的人是誰啊?」

「閉嘴啊,愛德。」溫莉拿出隨身包包裡的扳手,瞇著眼微笑,「放心吧駱駝先生,我不會砸中你的~」

 

「都已經結婚了,他們倆還是沒變呢。」莉莎輕笑著,突然看見一旁苦著臉的羅伊,「嗯?你中暑了嗎?」

「才不是呢...」羅伊的表情被連身帽的陰影遮住大半,顯得更加陰森,

「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不願意跟我一起騎...」

「那是當然的!你要一隻駱駝承受兩個人的重量嗎?而且很熱。」

「幼稚!幼稚死了中將!!」羅伊在聽到愛德華嘲笑的瞬間戴上了發火布手套,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下雨呢鋼仔~」

 

「不是被扳手K就是被火烤,愛德華先生很受歡迎呢。」

「梅,別把這種事也研究得那麼仔細嘛...」

這次的「團體蜜月旅行」究竟會變成怎樣呢?  阿爾不禁這麼想著。

 

 

 

 

 

 

「對了,哪一天才是七夕情人節啊?」

經過長途跋涉,他們一行人終於來到了清國的土地上,不過,卻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會不會早就已經過了!?」聽到莉莎提出的疑問,溫莉也嚇了一大跳。

「咦~這樣不就沒有意義了嗎?」阿爾看向張梅,「應該還沒過吧?如果依照我們之前計算的路程...」

「放心放心~」辦好手續的張梅從不遠處跑來,

「今天是七夕的前一天喔,不過這一整個禮拜都會是七夕的氣氛,大家可以好好享受囉!」

 

 

 

 

***

 

 

 

 

「哇~我是第一次穿旗袍欸!」溫莉轉了一圈,那水藍色綢緞旗袍搭配上金色的茶花刺繡,

與溫莉束成馬尾的金色長髮意外的合襯,尤其是她大方的笑容,更是給人一種格外清爽的感覺。

「愛德,怎麼樣?好看嗎?」「呃,勉強過得去啦。」

「什麼嘛,剛剛不是還看得呆掉了嗎?」阿爾瞇著眼靠近愛德華,吃吃地笑著。

「是說,馬斯坦古那傢伙不是也好不到哪裡去嘛,幹嘛只笑我!」

「不不,馬斯坦古先生可是比你坦承多了呢!」溫莉笑著,一邊讚嘆,「莉莎姐姐的身材真的很好。」

在靛色的綢緞旗袍刺上翩翩飛舞的銀色蝴蝶,更突顯出莉莎白晰的肌膚;

放下的金色長髮上編上幾條細緻的辮子,再以與衣服同系列的髮帶將辮子固定,可說是在髮上別緻的巧思。

「謝謝妳,梅,」莉莎有點詫異地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我從來沒在髮型上下那麼大的工夫。」

「這樣更顯現出莉莎姊姊沉穩又內斂溫柔的特質了呢,梅的手好靈巧!」

 

看著梅又跑去幫溫莉編弄髮型,阿爾有點無奈的笑了,梅還是穿著一貫的粉色旗袍,但他知道,

稚氣未脫的她,其實內心一直在痛苦掙扎著。

 

他們一直是喜歡彼此的,但是身處在不同的國家,又加上梅可是一族的公主,

想跟阿爾在一起所以跑到亞美斯多利斯旅行,但過不了多久可能又要因為族內的責任而回到清國。

說不定這一次回來,就會留在這裡不跟他們回去了呢?

也就是因為這樣,阿爾遲遲無法對梅表明心意。 他真的不想再給梅負擔了。

「不過這樣真的好嗎?」「欸?馬斯坦古中將?」

看著突然站到旁邊的羅伊,阿爾實在嚇了一跳。「您在說什麼啊?」

「我聽鋼仔說了,你和張梅的事。」羅伊嚴肅的看向不知所措阿爾。「這樣的我,無法給小梅幸福。」

「嗯,」羅伊聳肩,「這樣的你的確不能給張梅幸福。」

「欸?好歹也說一些激勵的話吧?」阿爾對於羅伊的回答有些詫異,最後只好無奈的搔頭。

「我倒是覺得是你誤會了什麼。」羅伊露出微笑,

「要是再不行動的話,可能張梅就要像你擔心的一樣,就此留在這囉!」

「行動?什麼行動!?」阿爾有點急了,為什麼他好像比自己更知道梅的事情...?

「七夕情人節不是就是最好的行動時機嗎?」

 

看著早已奔向莉莎的羅伊,阿爾馮斯重重地嘆了口氣。

「阿爾公子,您怎麼了?」張梅擔心的靠近,「您不喜歡來清國嗎?」

「啊...不是這樣的...」阿爾搖了搖手,有點心虛地笑笑,

「謝謝妳那麼照顧他們呢,因為他們還不太懂清國的禮俗。」

「不會...」她的表情有點複雜,「阿爾公子有事的話,請隨時說出來...」

「欸?」啞口無言地看著張梅又加入女生們的行列,他的心突然揪緊。

 

 

或許,他真的有沒看清的東西也說不定。

 

 

 

 

04* 

 

 

「我只能說,旗袍根本就是為了妳設計的衣服。」看了眼有意無意說出這句話的羅伊,

莉莎笑了笑,「或許真的是這樣。只不過我還是覺得西裝比較適合你。」

除了女性以外,其他三個男人也穿了所謂的長衫(也就是男式旗袍),並且還特別選與其女伴同色系的。

一路上溫莉總是拉著莉莎和張梅跑來跑去的,興奮地像個小孩子,

就算莉莎再怎麼提醒溫莉這好像是她和愛德華的蜜月旅行,張梅還不時指著愛德華的臭臉,

但溫莉依舊不為所動地笑著。

「溫莉那傢伙...嚷嚷著要到清國渡蜜月,居然還把我拋下!」阿爾只能拍拍哥哥的肩膀,

而羅伊甚至說出了「放心到了晚上她就是屬於你一個人的」的這種話。 

「真是的!」愛德華爆青筋地朝羅伊大喊,「這種話你居然說得臉不紅氣不喘啊啊!!!」

「喂哥哥,冷靜一點啊...」「是啊是啊,我可是什麼都沒說,就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臉紅呢?」

羅伊燦爛一笑,「如果不服氣的話,就學學我吧!」

此話一出,羅伊馬上又飛奔到莉莎身邊並且從背後突然抱住,

「莉莎~難得來清國約會欸,怎麼可以把男朋友丟到一旁啊!」莉莎臉紅地推著羅伊,

「不要在大家面前這樣啦!」

 

「我做不到...」愛德既佩服又三條線地看著羅伊,「這種死纏爛打的招數居然能做得大言不慚...」

阿爾也差點拍起手來了。

「話又說回來,等一下吃完晚餐之後,大家就各自行動吧?」張梅將雙手合掌,

「抱歉,因為等一下我想回去族裡辦一些事情,還得去跟皇上請個安呢。」

 

看著張梅,阿爾微微皺起眉頭。 果然,最擔心的事情就要發生了啊... 

 

「你還沒告訴阿爾馮斯嗎?那件事。」莉莎察覺到阿爾的表情,擔心地輕聲問著羅伊,

「放心放心~」羅伊摟住莉莎的肩膀,「我有提醒過他啦。」

愛德華見狀,也湊了過來,「不過你說的是真的嗎?那件事...」

「嗯嗯,不過呢,因為是國家機密嘛!所以我也不能講得太明瞭囉。」羅伊笑著聳肩,

「總之,一切就要看阿爾馮斯怎麼做了。」

 

「唔...」看著一旁偷偷摸摸的三人,溫莉狐疑地挑眉。

 

 

 

 

***

 

 

 

看著高掛於天際的明月,阿爾馮斯獨自坐在離宮殿不遠的草地上。

因為之前到東方旅行時的第一站就是清國,他首先來到張族找小梅學習煉丹術,

所以張族的人對阿爾也就十分熟悉,並且大約曉得公主很喜歡他,對他更是熱情款待。

 

突然,遠方出現了張梅的身影。她緩緩地走來,而阿爾則是趕緊起身。

「阿爾公子!?」對於阿爾的出現感到很訝異的張梅驚喜地加快腳步,

「您沒跟大家在一起嗎?」「啊...畢竟大家都成雙成對的約會嘛...」

「哎呀!真的很抱歉...」張梅微微摀住嘴,「我竟然沒有想到這點。」

「吶,沒有關係啦。」

 

其實不是這樣的。

 

阿爾很想要對張梅這麼說。

 

其實我很擔心妳,很擔心妳會就此留在清國、留在張族了。

 

 

 

「那麼,大家呢?」他們靜靜地走在草地上,「現在已經快12點了吧?大家都在休息了也說不定。」

阿爾緩緩地回答,走在一旁的張梅則是靜靜地點頭。

「再過一會兒就是溫莉大姐最期待的七夕情人節了呢,不知道莉莎小姐怎麼樣?」

梅微微嘟嘴,「看她好像有點不情願呢?」

「哈哈,沒有這回事,」他笑著搖手,「上校和中將在一起每天都過得像是情人節呢!」

「喔~是嗎?」她笑開了臉,「那就好。」

 

 

 

「好不容易熱起來的氣氛又沉下來了...阿爾這小子到底在做什麼啊!」 

 愛德華拿著望遠鏡在不遠的樹叢看著,而一旁的溫莉則是跟著搶望遠鏡,

「那麼重要的事,為什麼沒人告訴我!?」她有點生氣地看向後方的羅伊和莉莎,

只見羅伊討好地笑著,愛德華則是涼涼地說,「告訴妳的話,很容易就洩漏了啦!」

「才沒有這回事呢!」溫莉露出擔心的表情,「小梅最近常常恍神,我也很希望能幫上忙嘛!」

愛德見狀,只好摸了摸溫莉的頭,試著安撫,「他們沒問題的。」

後方的羅伊和莉莎也相視而笑。

 

 

 

 

「對了...」

阿爾突然開口打破沉默,「你剛剛回族裡,有得到什麼消息嗎?」

「沒有喔,我只是回去打個招呼而已。」她微笑,「他們還問我的旅行什麼時候結束呢。」

 

 

『這樣的你的確不能給張梅幸福。』

 

『要是再不行動的話,可能張梅就要像你擔心的一樣,就此留在這囉!』

 

 

 腦中突然浮現羅伊對他說過的話,他抿了抿唇,頭驀地低了下去。

「阿爾公子?」察覺到阿爾的異狀,她擔心地湊上前,「您不舒服嗎?」

 

「梅。」

突然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她疑惑地看著阿爾。

他看著張梅,「待在亞美斯多利斯,幸福嗎?」

「欸?當然幸福啊...」

「真的嗎?」彷彿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般,阿爾的表情在張梅眼中像是想要否認這件事般猙獰。

張梅的心一沉,「阿爾公子...不喜歡我吧?」

「欸?」這次換阿爾感到疑惑了,他剛剛有做了什麼嗎?

「阿爾公子希望小梅快點回族裡去吧!!小梅每天在您的身邊繞圈子讓您很厭煩吧!!」

「不...不是,梅,妳誤會了...」

面對張梅突然的歇斯底里,他感到手足無措。

一個心急,阿爾握住了梅的右手--

「不是這樣的,小梅...其實,我也很喜歡妳。」聽到阿爾的話,小梅抬起頭,

「阿爾公子...喜歡我?」

「嗯,終於說出來了啊...」他不好意思地搔著頭,隨後正經地看向梅的雙眼。

「真的很對不起,讓妳痛苦那麼久...但是,這也是因為我不想讓妳在我和張族之間兩難,所以才...」

「兩難?」

「嗯,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話,那張族怎麼辦?妳是公主吧?公主不是應該要跟同等地位的人結婚嗎?」

他向張梅解釋著,也順便將自己的鬱悶一舉吐出。

「阿爾公子...」

「嗯,所以就別在意我了吧...我只是想,至少在妳離開前說出來。」

「離開?」

張梅歪頭看著阿爾感傷的表情,最後才恍然大悟。

 

「阿爾公子,您誤會了喔。」

「欸?」

「我剛剛說的並不是指我要留在這裡不回亞美斯多利斯了。」

「不過,總有一天還是要回來清國的吧!」

小梅露出微笑,並且開心地抱住阿爾,「就說您誤會了嘛。」

 

 

 

 

 

「在姚麟當完這一代的皇帝之後,清國的世襲制度就不會再繼續下去了,也就是說,從此以後,

   清國就會採取禪讓制度,相對的,從此以後清國各族就會合而為一,也不會有什麼公主或王子,

   責任不責任的問題了,這可是姚麟極力爭取而來的。為了不再讓各族互相廝殺。」

 

「一方面,也是為了蘭芳。」

莉莎在羅伊之後接話,「但是因為這樣的制度尚未成熟,怕這會成為國家的弱點,所以在下一任皇帝之前,

   這都還算是國家機密,我和羅伊之所以會知道這件事情,就是羅伊在為了伊修瓦爾和姚麟交涉時,姚麟私下

   請教羅伊應該要怎麼說服宮殿的大官們,然而最近成功了。」

 

「啊!所以小梅就可以放心的和阿爾在一起了囉!真是太好了~」溫莉開心地看著遠方的他們。

 

 

 

 

 

 

「真...真的嗎?妳真的可以永遠留在亞美斯多利斯了!?」

「嗯嗯,阿爾公子多心了。」 

阿爾驚喜地回抱住小梅,「真是太好了!怎麼不早說嘛,害我擔心那麼久...」

小梅調皮地笑了笑,「這就算是...我送給您的情人節禮物吧!」

 

午夜十二點,也就是新的一天已然開始。

全新的未來,也在此刻啟動。

 

 

 

 

 

親愛的,七夕情人節快樂!

 

 

 

 

 

 

 

 

 

 

**EXTRA:

 

「對了,邁爾斯上校,這麼盛大的祭會,你是什麼時候募款的嗎?」

斯卡沉著臉,「一下子添購了那麼多東西...」

 

這可是一筆大數目啊。

 

「喔喔,嗯,的確是一下子就不小心買得太多了呢,嘛,不過族人開心是最重要的。」

邁爾斯看著帳單,露出了微笑,

「既然馬斯坦古中將都那麼慷慨解囊了,就好好地慶祝吧,斯卡。」

 

 

 

原來如此...

斯卡瞥了一眼他的笑容,

 

他果然是阿姆斯壯的部下。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喔喔,終於趕完這篇了!(抹汗)

還以為會無法在今天之內趕完呢!真是謝天謝地。

 

是說,這次寫了爾梅呢(笑)

其實是寫到一半沒梗了,靈感才突然把我指引到爾梅的方向"

不過這次其實提到了很多配對喔,當然也少不了佐莎~♥

但是這篇其實寫得很沒架構"又是拙作一篇(跪)

 

不過話說回來,

其實好像也有很多人並不看好爾梅這一對"

其實我也一直覺得小梅是身為公主,真的會和阿爾有結果嗎?

所以打了這篇文,也讓我舒坦了些"(遭踹,打這篇來催眠自己嗎!?)

 

總之"也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囉!

 

最後一句,單身萬歲!!!(豎拇指)

我從沒交過男朋友呢(笑)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1.08.06(SAT)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