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啊啊,終於能夠隱退了哪,這把老骨頭也折騰夠了,再來就可以享清福了呢...」

「是啊,外公。」

莉莎在大總統辦公室幫忙古拉曼收拾東西,

以便下一任大總統,羅伊‧馬斯坦古使用。

「話說回來,馬斯坦古那小子也真是大膽啊,」

古拉曼呵呵地笑著,「居然在大庭廣中之下向我可愛的外孫女求婚...」

莉莎的臉唰地變得通紅,只是埋頭收拾東西而不發一語。

他看了看莉莎的反應,甚是欣慰地笑了。

 

「啊啊,再來就是兩人的小世界了啊,我這個老人家不知道誰來管喔...」

「請別這麼說,外公。」

莉莎停下手邊的工作,扶著古拉曼到一旁的沙發坐下。她拉開微笑,

「先休息一下吧,我去泡杯茶。」

 

 

 

在父親死掉之後,藉由馬斯坦古的聯絡而找到了古拉曼,也就是莉莎的外祖父。

而古拉曼也理所當然地負起責任,雖然他不太干涉她的生活,

但其實莉莎感受得到,古拉曼是真的非常細心地照顧她,

而且,似乎還夾帶了點什麼情愫在裡頭,莉莎直覺認為,應該跟自己早早就離開的母親有關。

 

 

「外公,小心燙。」

「喔~真是謝謝妳了莉莎,說不定這是最後一次喝妳泡的茶了啊,得好好品嚐才行...」

「請別這麼說,外公。」

對於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刻意把自己說得很可憐以便博取同情心的外公,

莉莎是感到好氣又好笑,同時也感到一些心疼。

除了古拉曼以外,她一直沒有見到別的親戚,也就是說,古拉曼真的很有可能是自己住的。

只是她一直沒有開口問,那些人不出現她倒是覺得與她無關,而要是外公覺得寂寞的話,

她就會去他的宅邸陪陪他。

莉莎和古拉曼就一直維持這樣的相處模式,感情倒是很好,就是兩個互相了解彼此的祖孫。

「我會常去陪您的,也會常常泡茶給您喝,」她有點不滿地看著古拉曼,

「所以請您就別再說這些沒有意義的話了。」

 

「哎呀,被孫女罵了吶。」

 

 

好幾年了,從一位少女變成了已論及婚嫁的幸福女人。

他品嘗著熱茶,邊看著莉莎的側臉。

 

 

兩條細長的笑紋印在那滿是滄桑的臉上,顯得更加深刻。

 

 

 

 

 

02*

 

 

 

「古拉曼先生一切都還好吧?」慢慢地由後頭跟上莉莎的腳步,羅伊將她手上的文件拿走了大半。

「唔,閣下,謝謝您,外公一切都很好。」她有點詫異地看了看自己手上只剩下薄薄一疊的文件,

又看了看突然出現的羅伊。

「那些屬下拿就行了...」說著,她將自己剩餘的文件統統放到羅伊手上的文件上頭,

又一口氣從底下將整疊文件抱到自己的懷裡。

他對於莉莎的動作感到好笑又無奈,決定跟她玩到底。

「不不不,」

他也學莉莎,將一整疊文件從底下抱起,

「身為妳的未婚夫,我怎麼可以讓未婚妻做這麼累的工作呢?」

 

竊喜地看著莉莎滿臉通紅的反應,他差點就要愉快地哼起歌了。

 

「那...那麼...」

就算已經臉紅地說不出話來,她還是不忘身為下屬的本分,

莉莎頭低低地將手伸到文件上頭,拿了一半的文件後快速收回手。

「至...至少讓屬下拿一半...」

 

好可愛...

 

沒想到莉莎居然有如此強烈的決心,這倒令羅伊感到有些意外。

而且由於自己在不久前在大家面前向她求婚了,

導致她突然不知道要怎麼拒絕他在上班時間對她的調情。

 

以前是賞賜一兩顆子彈或拳頭,現在卻是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是...

太‧可‧愛‧了!!!

 

「不行喔。」

他忍住笑意,硬是將自己手上的文件放回莉莎的文件上頭,然後又將整疊文件抱走。

本來還想趁機捉弄一下已經完全不知所措的莉莎的,

沒想到卻被一道女音打斷--

 

「你們現在是在玩疊疊樂還是在公然調情啊?」

 

「阿姆斯壯上將。」

無奈地看著瞬間恢復正常的莉莎正對著突然殺出的程咬金行軍禮,羅伊暗暗地嘆了一口氣。

 

 

現在是三人行的狀態。

沒錯,由左到右分別是羅伊、莉莎和奧莉薇。

唔,可恨的三人行。

 

「不要擺出那種無能的表情好嗎,我可是好心把大總統的位置讓給你,

   最好不要把亞美斯多利斯的未來也搞得無能了我先警告你。」

 

「是是...謝謝承讓啊。」

「對了,霍克愛准將。」奧莉薇突然看向莉莎,「妳不要因為無能和妳求婚了就不敢拿槍轟他,」

她拍了拍莉莎的肩膀,「別正中他的下懷了。」

「是,上將。」

 

瞪著奧莉薇臉上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羅伊暗自飲恨。

害羞可愛臉紅心跳的蜜月期在這麼短短幾天就瞬間結束了!?

 

不可否認的是自從他跟奧莉薇開始明爭大總統的位置之後,奧莉薇跟莉莎的感情真的是愈來愈好了。

 

 

好到,她們之間似乎連女性之間的話題都很聊得開,請注意,

或許兩個女人之間的話題本來就該是這樣,但是對方可是奧莉薇‧米拉‧阿姆斯壯!!

 

「對了,那話說回來...」羅伊突然開口,「既然古拉曼先生退休了,那卡達利納上尉呢?」

「繼續晉升囉,」莉莎輕笑,「還有終極目標,找到又帥又多金的好男人,然後光榮退役去當少奶奶。」

「欸~我以為她早就找到了呢?雖然是個不怎麼有錢的傢伙...」

光是想到哈博克最近又找到新女朋友導致某人氣得牙癢癢的畫面,羅伊和莉莎就不禁笑了出來。

 

「啊啊,蕾貝卡就是這樣。」

 

 

這就是所謂的新氣象吧,

奧莉薇感受著周圍人們既興奮又愉悅的情緒。

 

這個無能一定能將亞美斯多利斯帶向民主,以及幸福的未來。

 

 

 

 

***

 

 

 

 

 車子在古拉曼宅邸的大門前停下,坐在副駕駛座的莉莎轉向後座,「看來還是熟睡著啊。」

「再讓他多睡一會兒也無妨,」羅伊打開車門,「妳留在車上,我先下去搬東西。」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吧?」

他比莉莎快一步地將車門門把壓住,並且在她尚未反應過來時偷了個吻。

「妳留在車上陪他吧,上了年紀的人是很怕寂寞的。」

 

 

看著羅伊將古拉曼的用品搬到宅邸的背影,她不禁揚起嘴角。

「啊啊,馬斯坦古那小子就是愛獻殷勤...」

莉莎立即轉頭看向後座,「您醒了。」

古拉曼打了個哈欠,「馬斯坦古開車的技術欠佳,一路上巔顛波波的可是辛苦了我這把老骨頭。」

「您就別說他壞話了,」莉莎無奈地笑了笑,「明明還說著夢話呢,看起來睡得很舒服啊。」

「喔?」他挑眉,「倒是妳說說我說了什麼夢話啊?」

「嗯...」

莉莎故作沉思樣,之後展開了笑靨,「像是『我不會再偷跑了別裝出那種表情啊蕾貝卡』之類的話。」

「喔喔,蕾貝卡很愛故意嘆氣啊,真是...」聽著古拉曼低低的笑聲,她微微皺眉。

 

 

其實她比任何人還清楚,外公是比誰都還害怕孤獨。

以前的他有野心以及目標,但現在的他終於退休了,再也不會有像以前一樣的熱鬧以及鬥智的戲碼。

他必須習慣。 

 

 

 

 

 

 

『我很想妳...蜜拉貝兒(Mirabelle)...』

 

莉莎輕聲嘆息,外婆啊...雖然沒見過面,但一定是很溫柔的人吧。 

 

 

「外公,進去吧。羅伊在裡頭等我們呢。」

「不,去叫他來,我想去一個地方。」

 

 

車子又緩緩上路,莉莎搖下車窗,下午五時的微風十分舒服。

地方愈來愈偏僻,沿途還有花香飄了進來。

 

「到了。」

「嗯,請在車上等我們。」莉莎打開車門,將古拉曼扶出車外。

正要離開時,突然一把雨傘露出車窗。

「拿著吧。」

莉莎接過雨傘,向著羅伊點了點頭。

 

 

「好久沒有來啦... ...真是的,不曉得她會不會不高興呢...」

古拉曼一如往常的笑著,而莉莎只是靜靜地跟在一旁。

外公笑瞇著的眼裡其實藏了無數的傷痛。

「她啊,外表看起來很溫柔,但其實骨子裡卻是倔得要命,啊啊...」

他自言自語著,不知何時聲線漸漸地哽住了,他還是保持著一貫的笑容。

「心裡頭難過什麼的,都不肯告訴我啊,還笑瞇瞇地送我出門,讓我連她生了什麼病也不知道...」

 

莉莎的眉愈皺愈緊,眼匡早已泛紅。

她輕輕地牽住古拉曼的手。

 

「工作到一半才突然接到電話...」

 

他突然沒再說下去。

已經到了。

 

莉莎看著他緩緩地跪坐下去,微微發抖的右手輕輕地撫著石碑上的名。

「蜜拉貝兒...好久沒來看妳了。」

他依然笑著,「因為工作忙著啊,不過現在終於退休囉...」

 

 

「之前也是因為工作忙著才沒注意到妳生病...妳不會生氣吧?」

 

 

「對了,很久沒有看到莉莎了吧?以前剛找到她時有帶她來過一次,妳還記得吧?我們的外孫女...」

 

 

「是葛洛莉亞(Gloria)的女兒...怎麼樣,她出落的很漂亮吧?」

 

 

「蜜拉貝兒,其實啊...我很想再跟妳說說話呢...但是啊,妳的聲音...」

 

 

「我好像已經想不起妳的聲音了呢...我真是個糟老頭...」

 

古拉曼依然笑著,見他想要起身,莉莎趕緊向前扶助他。

「蜜拉貝兒啊...下次,再來看妳吧?」

 

 

微風徐徐地吹著,古拉曼和莉莎走在軟軟的草皮上。

本來以為他想要回去了,走著走著才發現,原來他還想要探望另一位家人。

 

 

 

 

03*

 

 

 

 

 

「父親和母親。」

莉莎看著眼前緊鄰著的兩座墓,微微地行禮。

古拉曼這次沒有再跪下,只是微笑著。

「布雷赫特(Berthold)和葛洛莉亞,真是好久不見...」

 

「對了,莉莎。」「是的?」

莉莎應聲看向古拉曼,但他只是看著葛洛莉亞的墓碑,逕自開口,

「妳知道,妳父母以前的故事嗎?」

 

 

父母以前的故事...?

 

 

「不知道呢,父親從來沒有告訴過我。」

莉莎無奈地笑笑,爸爸他啊...連媽媽的事都不甚願意提起吶。

「沒有媽媽呵護的童年,一定很難受吧?」

古拉曼緩緩地說著,聲音算不上是輕柔,但那就是老邁的長輩粗糙的細心與慈愛罷了。

她歪了歪頭,「不知道呢,」

葛洛莉亞在生下她後就因妊娠中毒而死亡,本來就沒有看過媽媽的嬰孩,又怎麼會感嘆失去媽媽的寞落?

「或許母親對我的呵護與愛在我一出生那個緊緊的擁抱與親吻後就用盡了吧?」

 

印象中,爸爸曾和她說過,

當時他和葛洛莉亞面臨了一個二選一,也就是選擇媽媽或是孩子。

布雷赫特當然是兩個都想救,但當時的醫療無法兼顧一對妊娠中毒的母女,

而葛洛莉亞二話不說地選擇了孩子,於是他們就讓當時三、四個月的孩子在她的子宮內繼續長大。

而在孩子出生的那一瞬間,葛洛莉亞含淚地抱著那金髮的小女嬰,激動地親吻她以及丈夫,

並且呢喃著『這孩子好美』、『她好像天使』...

最後,向著丈夫說了一句話後,便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吶,這算是約定吧,請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她...然後...再告訴我...她以後長得像誰...跟誰結婚...』

以「誓約」為名,這個小女孩的名字就叫做莉莎(Riza/Lisa)。 

 

「是嗎?布雷赫特...有好好的照顧妳吧?」

「是的,父親對我非常疼愛與保護,也因此,他不太對我提起母親的事。」

就連照片也不曾看過呢。

 

「是呢,布雷赫特他...將妳敎得很好...」

古拉曼提起一個自嘲的笑容,「所以,我果然是一個罪大惡極的爸爸啊,是嗎?葛洛莉亞?」

「欸?」對於古拉曼意料之外的發言,莉莎有些詫異,說不定她終於要知道了呢,那些她等了很多年的答案。

 

「古拉曼在當時是非常顯赫的家族,」古拉曼平靜地敘述著,

「對於葛洛莉亞愛上妳的父親,也就是布雷赫特這件事,家族中幾乎無人認同,也包括我和蜜拉貝兒。

   無可奈何,葛洛莉亞選擇和古拉曼家切斷了關係,並且嫁給布雷赫特,正式改名為葛洛莉亞‧霍克愛。」

莉莎只是靜靜地聽著,而古拉曼只是繼續說下去,

「由於葛洛莉亞完完全全地斷絕了和古拉曼家的音訊往來,在我終於藉由馬斯坦古聯絡上妳時,才知道,

   布雷赫特在前些日子病逝,而葛洛莉亞早就已經不在了,而且是比蜜拉貝兒還要早走,虧我當時還對她

   很失望,竟然沒有趕回來參加母親的喪事,還想乾脆放棄尋找了呢...」

 

他轉向莉莎,

「不過幸好我沒有放棄,才有機會照顧妳...」

 

 

「如果我們當初能夠祝福妳的父母,並且隨時保持聯絡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

「這不是您的錯。」莉莎淡淡地說著,「父親從來沒有抱怨過您,我也不會。」

 

「但是,莉莎啊,妳知道嗎?」他將眼鏡摘下來擦拭,

「對於一個父親來說,或者是對於一對父母,最大的願望,其實並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飛黃騰達,」

他緩緩地將眼鏡戴上,臉上的笑容愈來愈淺。「而是要孩子得到幸福。」

 

古拉曼突然頓住了,他的視線停留在葛洛莉亞的墓碑上。

莉莎瞄了一眼外公的表情,才赫然發現,一直保持著微笑的他,此時雙唇居然緊閉著,

形成兩端微微下垂的線條,隱約地顫抖著。

 

第一次,在接手照顧莉莎之後直到現在,古拉曼第一次止不住想流淚的衝動了。

 

 

「而對我來說啊... ...身為葛洛莉亞的父親,我最大的遺憾就是...」

他皺緊眉頭,那粗糙的嗓音更添沙啞。

 

「沒能牽著葛洛莉亞的手,陪她走向紅毯的另一頭啊... ...」

 

莉莎緊閉著雙唇,突然,天空不知何時早已佈滿了烏雲,雨滴一點一點地落下。

她趕緊撐開手上的傘,遮住她和外公。

 

「外公,」她忍住鼻頭的酸意,牽起古拉曼布滿皺紋的手,「外公,您放心好了,不只是母親...」

 

「我也很樂意讓您帶著我走紅毯喔。」

 

「是嗎?」古拉曼又揚起嘴角,一邊緊握住外孫女的手,「那外公就先謝謝妳啦。」

 

「葛洛莉亞,妳一定也很高興吧?你們的女兒...可是繼承了妳的金髮和眼睛,跟妳一樣美麗吶...」

古拉曼可能從沒想過,自己必須藉由外孫女看見自己摯愛的女兒幸福的樣子。

 

原來我和妳長得很像啊,媽媽。

莉莎流下眼淚,露出滿足的笑容,

我會過得很幸福的,所以,爸爸和媽媽,還有蜜拉貝兒奶奶...

 

  

  

請讓外公...也過得很幸福吧。

 

 

 

 

 

 

 

 

 

 

雨愈下愈大,莉莎一手撐著傘、一手扶著古拉曼,慢慢地走回車上。

 

沒想到馬斯坦古早就撐著雨傘在墓園的大門口等他們了。

「才想著要不要去找你們呢。」

「呿,只會耍嘴皮子的傢伙。」古拉曼嚷嚷著,在莉莎的扶助下上了車。

 

莉莎對羅伊露出微笑,「謝謝你,我們回家吧。」

 

 

 

「一定要讓莉莎幸福啊,羅伊‧馬斯坦古...」

古拉曼突然蹦出這一句話,讓莉莎訝異的轉頭,而後無奈的笑了出來。

「又說夢話了呢。」

 

 

「您放心吧,我一定會讓莉莎幸福的。我發誓。」

羅伊藉由後照鏡看著古拉曼,並且許下誓言。

 

 

 

 

 

 

兩條細長的笑紋印在那滿是滄桑的臉上,如今,還佈上了一層幸福的淚痕。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在此想先說一件事:

這篇文章的作者叫做琴影,

然後這個叫做琴影的人,是一個笑點和淚點都很低的小孩子。

 

啊啊,沒錯。

自從我的奶奶在我小學畢業的那個升國一的暑假病逝之後,

我就得到了一種病--只要有人走了或者是快走了,而那個人或是家人露出了傷心的表情,

我就會鼻酸,然後哭出來。

甚至是只要想到或提到奶奶,我也還是會想哭,直到現在已經三年過去了也一樣。

 

所以呢"

雖然正在看這篇父親節賀文的您可能不這麼覺得,

但是當我寫到古拉曼說出想念妻子的夢話,然後走進墓園開始述說妻子的事情開始,

自己就鼻酸起來了"這是第一次流淚。

第二次真的哭出來還得拿衛生紙擦的地方,

就是古拉曼說的,

「而對我來說啊... ...身為葛洛莉亞的父親,我最大的遺憾就是...」

他皺緊眉頭,那粗糙的嗓音更添沙啞。

「沒能牽著葛洛莉亞的手,陪她走向紅毯的另一頭啊... ...」

以及莉莎的回答

「我也很樂意讓您帶著我走紅毯喔。」

 

這邊。

真是的,自己寫給自己哭啊(笑)

 

好幾次都想要不要直接刪掉算了,因為這篇真得受到我太多的情緒影響,而顯得混亂。

但是,我一直都想要好好地描述一下莉莎和外公古拉曼的祖孫情呢,

於是乎,非常地感謝您耐心地將這篇拙作看完。 

 

然後,我想要分享一下蜜拉貝兒以及葛洛莉亞這兩個名字。

這兩個名字都是我上網千挑萬選的呢"

蜜拉貝兒(Mirabelle),是西班牙文中,「非常美麗的」的意思;

而葛洛莉亞(Gloria),則是拉丁文中的「光輝」。

 

莉莎爸爸的名字--布雷赫特(Berthold)則是我在FA裡面的第30話中,

從墓碑上刻的名字勉強辨認出來的。

 

 

是說中間還是忍不住寫了佐莎" (茶)

 

 

 

 

最後,感謝看畢全文。

祝古拉曼父親節快樂。(笑)

 

祝我家老爸父親節快樂,

也祝全天下的爸爸父親節快樂!!♥

 

 

 

 

 

 

琴影 2011.08.08(MON)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