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羅伊... ...嗯...」一邊輕搖著手中的嬰兒,女人一邊唸著要給孩子取的名字,

臉上堆滿了無比幸福的微笑。

「妳在做什麼?瞧妳笑的。」男人溫柔地將妻子收入臂膀,也不禁逗弄起小嬰孩圓胖胖的臉,

女人看著孩子慢慢醒來,嬰兒醞著水氣的黝黑雙眼眨呀眨的,她看向丈夫。

「就叫羅伊吧!羅伊‧馬斯坦古(Roy Mustang)。」「羅伊?」男人也笑了,

「望子成龍這句話用在妳身上準沒錯,羅伊...這名字也夠有野心的了。」

「什麼嘛,我才沒想過這種問題呢!他是不是國王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

 

孩子咯咯地笑了,女人將他稍稍抱緊,

「他一定要幸福。」

男人會心地抱緊妻子,只見她突然抬起頭看著自己,慧黠的雙眼閃著光芒,他知道,她又在打什麼主意了。

 

「而且你不覺得,『羅伊』這兩個字由他以後的女人來唸特別嫵媚嗎?」

「什麼跟什麼啊!?」他必須承認自己真的大大地嚇了一跳,有人會因為這樣來取名字嗎!?

雖然早就習慣自己這位鬼靈精怪的妻子了,不過他還是不由得讚嘆,自家老婆的大腦構造真的很精緻...

也很特別。

 

「對啊!『羅伊』、『羅伊』... ...」女人反覆地用氣音唸著,「聽起來好深情、好溫柔...」

她興奮地將孩子高舉,「他一定會喜歡那個女人用她獨特的嗓音唸他的名字!」

 

 

01*

 

 

 

「羅伊小子、羅伊小子...喂,醒來!」

「嗯...」

聖誕節夫人(Madam Christmas)無奈地看著嚴重宿醉而趴倒在酒吧吧檯上的養子。

「夫人...現在,幾點了...」「半夜兩點。」

她修長的指甲有節奏感地敲著桌面,「怎麼,回得去嗎?」

 

馬斯坦古艱難地移動著。

 

「唉...喂,再不快回去休息,明早遲到又要吃伊莉莎白的子彈了!」

「啊哈哈...夫人也會擔心我啊?」

「不是,」聖誕節夫人翻了一個白眼,「我是說,這樣很浪費她的子彈,也很傷她的肝。」

「那...」馬斯坦古面向夫人,「讓我睡在這裡,我以前的房間還在吧?」

「在是在呀,但是住一晚要十萬先士。」

「唔,算了...」

 

 

 

 

 

刺耳的電話鈴聲在靜謐的夜晚中急促地響著,猶如警報聲般,硬是將睡夢中的人兒吵醒。

她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接起電話,「喂?」

全身的神經緊繃著,然而在聽到電話那一頭熟悉的慵懶聲線後,她才發現--方才自己幾乎不敢呼吸。

「是伊莉莎白嗎?」

「是的,聖誕節夫人。」她瞄了眼時鐘,半夜兩點十五分。

霍克愛一邊揣測著待會的「重大任務」完成後大約會是幾點,一邊等著夫人的下文。

「我想,不用我多說什麼吧。」

「是馬斯坦古准將嗎?」

「賓果!麻煩妳來一下吧。」

 

「真是的,老耍這種幼稚的脾氣...」將話筒掛上後,霍克愛喃喃自語著,隨後便嘆了一口氣。

「結果累的還不是我?」

腳邊突然出現了細微的咽嗚聲。

「是疾風號嗎?」「汪!」

她摸黑地蹲下,搔了搔愛犬的下巴,「沒錯,又是那個無能。」霍克愛不禁嘴角上揚。

 

「我去一下就回來。」

 

 

 

 

 

推開酒吧的店門,便看到了醉倒的馬斯坦古以及在一旁抽菸的聖誕節夫人。

「真是抱歉,又得麻煩妳了,伊莉莎白。」

「不,」霍克愛快速地摸出馬斯坦古身上的車鑰匙,「替上司收拾爛攤子也是副官的工作之一。」

她將馬斯坦古的左手拉到自己的肩膀上,費了一番力氣將他拉起後,才半走半拖地離開了酒吧。

 

又瞥了一眼剛被關上的門,夫人吐出一個煙圈。

 

其實並非不是不能讓養子住一晚,而是她知道,能讓養子特地來喝個爛醉的捨伊莉莎白其誰。

所以,只要找她來,羅伊小子鬱卒的原因就能一目了然了。

 

「唉...」夫人將煙塞入煙灰缸。

 

「伊莉莎白怎麼不把剪掉的金髮賣給我呢?」

 

 

 

 

 

02*

 

 

 

車子緩緩地行駛著。

霍克愛瞄了一眼位於副駕駛座上熟睡著的馬斯坦古,他的娃娃臉依舊沒變,

然而自從約定之日戰爭開始至現在已經結束一段時日,

他卻從未像現在一樣如此安心的表情。

她必須承認,這樣的他令她十分心疼。

 

 

他一直在履行對馬可醫生、以及伊修瓦爾人們的承諾,為了新政策,馬斯坦古小隊每天都忙得焦頭爛額。

直到今天,馬斯坦古突然崩潰了。

 

 

 

***

 

『為什麼要把頭髮剪掉?』

這是錯覺嗎?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心碎?

霍克愛從公文中抬起頭,看向愣在門口的馬斯坦古。

『您來了,准將。放在您桌上的那疊用黃色貼紙標記的文件請優先處理,因為...』

『我問妳為什麼要把頭髮剪掉!!』

 

他不耐的重複一次問話,聲音之大,令辦公室的所有成員都愣住了。

也包括霍克愛。

她恍惚地看進馬斯坦古的雙眼,不安和憤怒混雜在一塊兒。

不安什麼?

憤怒什麼?

 

『下官認為還是保持短髮比較方便...有什麼不對嗎?留長髮還是短髮應該是下官的私事吧?』

 

馬斯坦古洩氣地點了點頭,『對,這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之後便一直一直一直的,跟霍克愛鬧彆扭。

 

 

***

 

 

「唉...」一想到今天一整天馬斯坦古的小孩子氣,她就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妳在嘆什麼氣?」

「嗯?」霍克愛看了一眼馬斯坦古,「您醒了,准將。」

「唔...是夫人通知妳來的嗎?」

馬斯坦古的家離酒吧實有一段距離,再加上霍克愛開得很慢,他早就已經睡飽酒醒了。

只不過,他其實正打著另外一個主意。

「是的。」霍克愛回應著,轉眼間,馬斯坦古的住所已經近在眼前。

「到了,准將。那麼,屬下先回去了,明天請記得別遲到了。」

霍克愛將車停至馬斯坦古的停車位,便準備起身離開。

但馬斯坦古的動作比她更快,

當她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早已被馬斯坦古從後方緊緊地鎖在懷裡。

「您...」霍克愛掙扎地想脫離,但自己根本比不過這男人的力氣。

「為什麼...」 馬斯坦古低沉的嗓音緊貼著霍克愛的耳朵,使她渾身一震。

 

「為什麼要把頭髮剪短?」

 

「您怎麼還在問這種問題...為什麼您的反應會那麼大?」

馬斯坦古在後方癟了癟嘴,活像個正在賭氣中的小孩子。

「因為妳都沒有先跟我說一聲。」

「跟您說一聲?」

她感到徹底的無言,「為什麼下官連這種事也得向上級報告?」

「不是上級!!」

 

 

馬斯坦古突然的一吼,嚇住了霍克愛。

 

「不是上級、不是准將,而是現在的我。」

他將微微發抖的霍克愛又抱緊了一點,霸道又不失溫柔。

「是現在正抱著妳的我,羅伊‧馬斯坦古。」

 

「准...准將...?」

 

「老實說我覺得妳不管是什麼髮型都很好看,但我最喜歡妳留長髮的樣子。」

「下官本來就不是為了您而留長髮的...」

「我知道。」

他輕聲打斷霍克愛的發言,溫柔地吻了一下她酡紅的臉頰。

「那麼這次,就為了我把頭髮留長,好嗎?」

 

不知怎麼地,她突然覺得鼻頭有點酸酸的,但心中又有一股怒火。

 

「這算什麼?」

「嗯?」

突然感受到霍克愛微怒的情緒,馬斯坦古發出了一聲疑問。

趁他分散注意力時,霍克愛掙開他的懷抱,猛地轉身--

「這到底算什麼?您是我的什麼人為什麼我非得要依照您的喜好來決定留不留長髮!!」

她眼匡泛淚的怒瞪著馬斯坦古,一口氣把心裡的話全部吐露出來。

 

就算是住過同一個病房、就算那個晚上他們貌似已經向對方表白,

但馬斯坦古從來沒有再進一步地說過什麼,令霍克愛以為那只是夥伴間的哭訴罷了。

 

老實說,她有一點失望。

不過她一直認為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上司跟下屬的關係一旦超越,事情的變化就會接踵而來,

現在的他們根本不可能再分心去管理想以外的東西。她一直這樣告訴自己。

 

「...對不起,看來妳不明白我的意思對吧?」他依然微笑著,絲毫不受霍克愛的怒氣影響,

只是又溫柔地將她納入懷中。

「我是說,」

 

他突然放開她,已經冷靜下來的霍克愛疑惑地抬頭看向馬斯坦古。

他輕笑著拭去她臉上的淚痕,從口袋中取出一只銀色的戒指,放到她的手上。

「雖然有點突然,但是,妳願意永遠跟我在一起嗎?莉莎。」

她看了看位於掌心的戒指,又看了看馬斯坦古臉上的淡紅,

她微微睜大雙眼...

「我已經說過了,會永遠地追隨您...」

「我知道!但是,妳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愛妳,然後...然後...」

此話一出,令霍克愛滿臉通紅,原本不知如何是好的馬斯坦古,看到霍克愛的反應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莉莎,我很愛妳。」

 

他衷心地說著,雙手捧住她的臉,只見她又哭了出來。

 

「您現在是清醒的嗎?在喝醉的時候說這種話,您不覺得您很過分嗎?」

她哽咽地說著,馬斯坦古無奈地笑了,

「連戒指都準備好了,就算再怎麼醉也不可能會認錯自己喜歡了十幾年的女人吧?」

 

隨之而來的,是深深的一吻。

 

當馬斯坦古放開她時,兩人已微微喘著氣。

霍克愛勉強定住神,「可是,我們不應該超越上司和下屬的關係,您明明就知道,但為什麼...」

「我剛剛就說過了,因為我愛妳。」

這次他說得更加篤定了,「我知道妳害怕的是什麼,但是沒問題的,我會保護妳,妳也會,不是嗎?」

 

「人造人也已經不存在,軍方那些貪汙的高層也被除去,現在已經沒有威脅了吧?」

「所以,」馬斯坦古將霍克愛輕輕地抱住,「妳願意嫁給我嗎?」

她也輕輕地回抱住馬斯坦古,似乎是無言地向他訴說她也一樣愛他。

但是,

他們還有理想,他们背負著的,是亞美斯多利斯國民的幸福、以及以往所犯下的罪惡,

他們似乎是還不夠格去享受這些幸福。

 

「對不起。」

她將戒指放回馬斯坦古的手上,「我不能收下這麼貴重的禮物。」

 

沉默。

 

 

沉默。

 

 

沉默。

 

 

「為什麼-------!!!我不管啦!我都已經和妳求婚了!答應我嘛拜託嘛莉莎~~~」

 

 出乎意料之外地馬斯坦古居然開始耍賴了起來,令莉莎頓時不知如何是好。

情急之下,她一不小心便脫口而出--

「如果您當上了大總統我就... ...」

「就怎麼樣!?」

 

「我就考慮看看!」

 

 

唔...又開始耍起脾氣來啦...莉莎瞄了一眼身旁不發一語的馬斯坦古,

心想著他這次又要鬧到什麼時候。

 

沒想到他突然一臉正經地轉過頭來。

「就這麼說定了。」

「欸?」

馬斯坦古的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他直直地看著莉莎。

「我一定會當上大總統,到時候妳就不能再拒絕我的求婚。」

 

莉莎的臉又紅了起來,她撇過頭,「再...再說...我再考慮看看...」

 

「其實我很傷心喔,妳居然拒絕我。」

他擺出一副可憐的表情,「所以請妳叫我的名字,說不定我的心情會好一些...」

 

「什麼跟什麼...」

馬斯坦古此刻認真的表情,使莉莎深知自己這次是矇混不過去了。

 

她深吸一口氣。

 

「羅伊。」

 

他驀地臉紅,突然,他的心中湧起想要欺負她的念頭。

 

羅伊的嘴角微微上揚,先是給莉莎一個深吻,然後順勢將她壓倒在車子的坐墊上。

「我覺得還不夠呢,不如我們再找找別的方法吧?莉、莎~」

 

 

「什...什麼,羅伊!?」

 

 

 

 

 

 

 

 

 

 

 

 

 

『沒錯,他一定會喜歡這個名字的。』

男人給了妻子一個吻,在當時還是小嬰兒的羅伊心中,留下了父母最幸福的印象。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就這樣結束了!?

沒錯,後續發展請大大們自己想像啦~ 

難道您不認為點到為止就好了嗎?這樣不是很好嗎!!(豎拇指)

 

(遭踹中)

 

這篇比較短,倒是順便交代了我的第一篇作品中的「拒婚」情節 (茶)

沒有錯!

羅伊‧馬斯坦古終於被發好人卡...啊,不是,對不起我錯了,什麼彈指的聲音我完全聽不到聽不到...

 

話說"

 

最近接二連三地收到大大們希望子世代出現的訊息(笑)

雖然目前還沒有這樣的靈感" 但是寶寶的樣子我已經設定好囉♥

其實,說是靈感,不如說是因為我還想不到要給寶寶取什麼名字"

那麼就請先再等一陣子吧(鞠躬)

 

 

 

總之,感謝看畢全文(被某人的火燄燒焦後順利變成軍部的新菜色)

 

 

 

 

 

 

 

 

琴影 2011.07.28(THUR)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