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天使,

擁有這世界上最柔軟的心,

以及,最堅強的翅膀。

 

她是他們最引以為傲的女兒。

 

 

01*

 

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發誓,

她活了快要二十年,從來都沒有像今天如此緊張過。

「雖然說你們應該之前就知道了...我知道爸爸的情報網...但是......」

拉芙蒂雅不安地在廚房走來走去,最後選擇緊緊地抓住母親充滿泡沫的手。

「但是你們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的!?甚麼時候?為甚麼聽爸爸的意思好像、好像...」

「妳10歲時認識他,17歲開始跟他交往,再過幾天就要滿三年了。」

莉莎悠悠地洗著碗,「拉芙,妳這樣媽媽很難洗碗。」

「那你們...?」

「我們?」莉莎將碗沖洗乾淨,並微笑地看向女兒。

「妳跟他交往的事我們大約一個禮拜之後就知道了。」

「什、什麼?」

也就是說約會甚麼的,一開始就被摸得清清楚楚了?那自己以前都是在緊張甚麼!?

 

亞德魯‧斐拉爾,20歲,

斐拉爾鋼材企業領導人的長子,卻把接班甚麼的全數丟給姊姊亞賽妮,

全心投入了亞美斯多利斯軍屬外交部,AT大學三年級生,現任外交部實習員。

 

「唉...」

得知了一直以來的窘況,倒也讓拉芙蒂雅的心情平靜了不少。

「話又說回來,那麼容易就可以得到情報,也是得到了相當的幫助呢。」莉莎若無其事地走出廚房,

故若玄虛的輕盈態度無疑是又投了一顆一點也不輕量的原子彈。

 

「這下可好...」拉芙蒂雅癱坐在餐桌旁,「果然不能小看爸媽吶。」

 

 

 

 

亞德魯‧斐拉爾正襟危坐,暗暗忖度著女友父親、也可算是將來的頭頂上司,

在與自己相談甚歡之後,突然正經的問句。

眼前的男人,羅伊‧馬斯坦古,亞美斯多利斯的大總統,

無疑是一位清廉公正、卻又不乏彈性與開放,在別人看不見的背後默默地(纏著自己的副官)案牘勞形,

不但將總統府改建為圖書館,與其夫人入住於普遍可見的公寓大樓,

還摒棄一切總統特權以及大量保鑣,過著與一般國民一樣的生活。

強大的焰之鍊金術師,世傳當年的伊修瓦爾英雄、

更是與二十幾年前腐爛政權企圖以亞國國民實行極危險鍊金術實驗相關,史稱「約定之日」戰爭的,

不可或缺的功臣。

 

面對這樣的男人,以及這樣的男人所問出的問句...

「抱、真的...呵、很、很抱歉...我不是故意......」

「我現在是很正經的在問你。」

羅伊無語地看著眼前因終於忍到極限而爆笑出聲的男人,

一會兒便察覺到從廚房走出的妻子一副了然於心的輕笑,

也終於有些紅了臉。

「連妳都在笑我,莉莎。」

他的黑眸裡滿是只有妻子能解讀的撒嬌意味,莉莎坐到羅伊的身旁。

「太不符合形象了,大總統閣下居然對著女兒的男朋友說出『憑甚麼搶走我的拉芙』。」

莉莎意味深長地瞥了眼已經恢復平靜的亞德魯,

「不過人家居然是這樣的反應呢,羅伊,這是再好不過的吧?」

不畏懼於羅伊‧馬斯坦古的身分,也一點都沒有攀龍附鳳的矯作意圖,

緊張只是因為當他們是「未來的岳父岳母」,謹慎的態度只怕無法得到認可、無法繼續牽著拉芙蒂雅的手。

 

這樣的男人,無疑是不二人選。

 

「嘛嘛、就當作是這樣吧。」

羅伊自然地將左手往後伸,輕柔地摟住妻子的腰間。

顯而易見的保護慾與深情,

使得亞德魯終於見識到、拉芙蒂雅那易於常人旺盛的正義感基因是遺傳何人。

「不過說說看吧,我也想知道,為甚麼你會喜歡拉芙呢?」

莉莎溫柔地鼓勵著,就另一個層面來說,也算是翻譯了方才羅伊孩子氣的發言。

 

果真是互補啊......

亞德魯打從心底的揚起嘴角,眼前二位也不怪是亞美斯多利斯公認的恩愛夫妻了。

 

「就憑拉芙蒂雅義無反顧地保護您們、愛著您們的那份心情。」

 

他的嘴角揚起了溺愛的弧度。

 

 

 

 

 

身為領導者的孩子,

除了凡事得留意細心,還要表現大方、更得比別人努力地學習謙卑。

關於這點,

對於看著她長大的叔叔阿姨們,更是別有一番看法。

 

02*

 

 

「不知是天生使然還是後天學習所致,小拉芙蒂雅的領導氣質就跟馬斯坦古一模一樣。」

蕾貝卡啜了一口冰紅茶,多年的習慣,也許是一種護友的心態,

使得她對於羅伊就是不由自主地挑剔與嚴厲,

於是多年後,就算自己的閨中密友也跟了馬斯坦古這個姓,

蕾貝卡還是無法改掉直呼羅伊姓氏的習慣。 

 

然而清楚好友性格的莉莎,總是能笑笑地看待蕾貝卡對於自家丈夫的不滿--

畢竟自己自從眼前的人改名為蕾貝卡‧哈博克之後,也常常會不由自主地在言語中欺負多年的戰友呢。

 

「會不會,以後小拉芙蒂雅也會想從軍?」

聽見好友的話,莉莎也不禁逼自己正視這個問題。

的確,很有可能。

她看向在不遠的櫃台挑選蛋糕的拉芙蒂雅,十歲的她雖然充滿了稚氣,

但是那開朗的態度卻也不像是一個來自位高權重家庭的女孩子,

十分意外地,自己和羅伊所擔心的事情一件也沒發生。

「...還有,我依舊認為應該請家教,而不是讓小拉芙蒂雅上學,至少,等到國中或高中吧?」

「不行,不能讓她依賴這種因被過度保護而附加的特權。」

莉莎皺起眉,「而且...她已經開始上學快兩年了,我們所擔心的霸凌完全沒發生不是嗎?別擔心了。」

看了看好友眉間的糾結,想也知道"不用擔心"這話根本就是說心酸的,

真正擔心得要死的是誰還說不準呢。

「媽媽媽媽~」拉芙蒂雅笑著將剛剛挑選的蛋糕遞給莉莎,「這個怎麼樣?」

莉莎打開了塑膠蓋,一陣巧克力的苦甜味飄散而出,她拿到蕾貝卡面前,

「怎麼樣?這個好嗎?」

「嗯...」只見蕾貝卡紅著臉點頭,「剛好是約翰喜歡的口味。」

 

 

 

莉莎率先一步打開家門,

讓揹著拉芙蒂雅的羅伊走進後,她才墊底將門關上。

「一定是在剛剛哈博克的生日會上玩瘋了,現在才會累成這樣。」

羅伊活動了一下筋骨,卻發現莉莎只是蹲在女兒熟睡的沙發旁,不發一語。

「怎麼了?」

「我在想...拉芙她...如果她未來也想成為軍人的話...我會不會支持她呢?」

「嗯......」羅伊也跟著蹲在莉莎身旁,只是,他揚起了不同於妻子的微笑。

「真是難解啊...不過呢,我們不是已經創造出一個不用戰爭的文明世界了嗎?」

他吻了下妻子的臉頰,

「所以才會有軍屬外交部的創建擬稿,為的就是緩衝國與國之間文化與資源的鬥爭啊。」

「說得也是。」

莉莎站了起來,

「要是能夠得到國議會的多數票就好了呢。」

「恐怕很難吧?」羅伊輕笑,「畢竟不是每個守舊派都是笨蛋呢。」

 

「要叫醒她嗎?」

羅伊搔了一下拉芙蒂雅的小臉,一邊站了起來。

「等你洗完澡再叫她吧。」

 

幫拉芙蒂雅開了一個小燈後,他們雙雙離開客廳。

 

女孩緩緩地睜開眼睛,若有所思地看向那個微弱的燈光。

 

***

 

說到各位大人們所擔心的霸凌事件,在拉芙蒂雅所就讀的小學裡,只可算是一觸即發。

更正確地來說,是在真正引發之前,就被當事人給硬生生地解決了。

 

身為三年E班的班導師,莉卡‧捷爾森十分擔心班上的一位發光體,

也就是毫不避諱告知身分的女孩子,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

更何況是因為接到了這位學生使得幾乎要被辦公室同僚排擠的自己,

拉芙蒂雅這個當事人怎麼可能會幸運過關?

 

莉卡根本無法理解大總統夫婦在想甚麼。

就算是那種有錢的企業家也懂得為了保護孩子,至少會在國中之前先請家教,

國中之後再決定是否到學校接受群體教育。

不是請家教就算了,也不讓她就讀貴族學校?

更不用說她可是國家當權者的女兒,難道不怕她被同齡甚至是高年級欺負嗎!?

 

然後重點是,事件就在此時、在自己的面前,活生生又血淋淋地上演了。

莉卡擔心地看著被兩三個男生圍住的拉芙蒂雅,

他們拿著拉芙蒂雅考了滿分的考卷大膽的塗鴉,甚至是丟到地上拚命踩著。

她想要上前制止,卻又沮喪的想到自己剛好也是這群小魔頭欺壓的對象,

哪有什麼導師的威嚴可言?

 

「哼哼,馬斯坦古妳看妳的考卷!」

「嗯,考了100分。」

拉芙蒂雅接過自己的考卷拍了拍,慢條斯里的態度使得男孩們深覺掛不住面子,

紛紛用更討人厭的方式企圖欺負。

「考100分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因為爸爸是大總統!老師才會偏心!!」

「對嘛對嘛!爸爸是大總統真的超~級了不起的,難怪妳每次都考第一名!」

「我們就是平民啦!平民就是比較笨嘛,大總統生的小孩本來就很聰明嘛!」

「呃、等等,你的意思是說你的爸爸很笨嗎?」

 

「欸?」

被拉芙蒂雅無辜的語氣以及眼神打斷,男孩先是愣了一下才大喊著反駁,

「哪有!!我的爸爸很聰明!」

「喔,那為什麼你不考100分?」

「我有沒有100分跟我爸爸有什麼關係!!」

唉,自打嘴巴。

「我叫作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並不是羅伊‧馬斯坦古;我是大總統的女兒,但我不是大總統。」

她毫不畏懼地用在場同學剛好聽得到的音量說著,

「因為我是大總統生的,你就比不上我了嗎?那你怪你爸爸嗎?」

「當、當然不會...」

「那真是剛好,我也不會因為我是大總統的女兒而被欺負這件事情討厭我爸爸。」

她燦然一笑,

「但是你們有一點說對了,我的確是因為有個很會考前猜題的爸爸,所以每次都考得很好。」

 

「而且,我的爸爸並沒有超~級了不起。」她頓了頓,

「但如果不稍微了不起一~點點、那要怎麼當上大總統呢?」

她的大拇指跟食指靠得很近,俏皮的動作使得在場的同學都忍不住笑了,

更是讓趕來的老師們鬆了一口氣。

 

事情就是那麼巧,

同一小學的四年級生亞德魯‧斐拉爾就大剌剌地走進三年E班教室然後從頭看到尾。

拉芙蒂雅不僅保護了自己,更沒有傷害別人,

也就此鞏固了自己的友誼。

而且從她方才誇獎自己的爸爸時那單純的小小得意看來,

對於自己的父母,

她不只愛著他們,更是完完全全的信賴,她甚至用另一種方式保護了他們。

 

他不禁好奇起這個女孩--並不是大總統之女,而是拉芙蒂雅這個人。

 

 

 

 

 

 

雖然我的爸爸媽媽因為想保護我而什麼都不說,但我有一群很要好的叔叔阿姨們。

 

03*

 

 

「對了,話說回來,亞德魯呢?他怎麼沒有來?」

「咦?」

男孩有些錯愕地指著自己,「我就在你面前啊?妳是怎麼了?」

他們已經逛很久了!! 

「嗯...是嗎?」

只見拉芙蒂雅挑眉拉了一個長音之後,便逕自往前走了。

「欸、欸等我一下啦!」故不得街上紛紛投射而來的目光,他急忙大喊:「我錯了!大嫂對不起我真的錯了!!」

聽見男孩的大聲認錯,拉芙蒂雅倏地停下腳步,

「說!你大哥呢?」

「我...我想先問一下...妳是怎麼認出...」

「亞特蘭當‧斐拉爾!」

「對、對不起夫人!」察覺到對方是真的動怒,亞特蘭當自然是不敢再廢話。

「因為、因為姊姊她...」

「亞賽妮姊姊?她怎麼了?」

「姊姊說公司臨時有些急事她處理不來,所以請哥過去幫忙。」

「那也不用要你來假扮!一開始就說清楚就好了,我也可以跟亞特蘭當一起逛啊!」

「抱、抱歉...」亞特蘭當搔了搔頭,「哥說怕你會失望......」

 

亞德魯跟亞特蘭當是孿生兄弟,兩人都和拉芙蒂雅保持著很親密的友好關係。

 

「還有、都說幾百遍了不要再叫我大嫂!」

拉芙蒂雅的頰上浮出可疑的暗紅。「再亂叫我就和亞賽妮姊姊告狀。」

「噢,誰都好但千萬別是她。」

「哼哼,誰都知道你們兄弟倆最怕的就是亞賽妮姊姊。」

 

氣氛很快就緩和了下來,亞特蘭當買了霜淇淋算是賠罪,

看著拉芙蒂雅一邊碎念著兄弟倆都有份下次還要請客一邊因為甜品而露出幸福的表情,

他們都知道,

想要哄拉芙蒂雅從來不是件難事,至少甜點就是最容易闖關成功的聖品。

 

「對了,妳高中想考哪一間?」

「幹嘛問我這個?人家今年才國二。」

「可是我和哥都國三了。」

聞言,拉芙蒂雅露出狡兔的輕笑。

「怎麼?我非得告訴你們?」

 

 

*

 

如果成熟度可以隨著年齡以及年份慢慢昇華,

那我想,

我的步伐、那追隨著那兩個人的步伐,

一定也成長著的吧?

 

 

接受亞德魯的追求,已經又是兩年後的事情了。

然而上高中的事,並沒有像亞特蘭當擔心的那樣,

十分順利地,拉芙蒂雅也考上了跟他們一樣的學校--只不過他總覺得哥哥好像很有自信?

 

當年選填志願時,亞德魯根本連猶豫都沒有,直接勾選了這所高中。

『這本來就是我的第一志願。』

『那拉芙蒂雅呢?萬一她沒有要考這間學校怎麼辦?』

『放心吧,』

哥哥當時那令自己難以言喻的微笑一直盤據在心頭,

『我想我跟她應該很有緣。』

直到現在,

亞特蘭當才了解,原來哥哥當時嘴角所上揚的得意,

是意味著--

他早就在很多年前就知道了拉芙蒂雅的志向,更令人愉快的是,她的志向跟他一模一樣。

 

可惡,白擔心了啊。 

 

『因為她想追上的那兩個人,剛好也是我心目中的憧憬。』

 

--不用再把鍊金術師當成人體兵器

--不用再將槍口瞄準國人

--刑期無刑的大同世界。

 

 

*

 

 

「拉芙蒂雅當年會選擇那所高中,就是因為當時只有那所高中有較完整的教育規劃,」

亞德魯啜了一口紅茶,

「關於,伯父伯母極力爭取建立的軍屬外交部。」

「嗯...關於這點,我和莉莎的確做過這樣的猜測。」

「是的,」莉莎接著丈夫的話,

「軍屬外交部成立至今才七年,拉芙16歲時國家的確還沒有很重視培育外交人才...」

 

「所以總的來說,你在拉芙十歲那一年的霸凌騷動後就開始與她有所往來,然後日久生情?」

「我想是的。」

面對羅伊的嚴肅,

他只是暗暗嘆一口氣。

或許......是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時,就想由自己來保護她了吧?

不是一見鍾情,

大概、或許、那是一種名為「心疼」的感情。

深怕自身的用詞對於深愛著拉芙蒂雅的父母太過膚淺,他所極力地表現出自己的成熟,

或許,那就是一種感性超過理性後所造成的低級弊病呢。

 

 

『妳那麼崇拜妳的父母,可是他們以前過得很辛苦吧?他們怎麼會捨得告訴妳以前的事?』

還記得約莫五、六年前,

拉芙蒂雅雖然還太過稚氣,但身上卻已散發出更令人震懾的成熟與魅力--

那就像是她已經規劃好了自己的人生,

已經不會再有所迷惘,也將逐步踏實。

『呵呵,我也沒有說,一定都是我的父母告訴我的。』

她向他俏皮地眨了眨眼。

『我用我的眼睛自己觀察,觀察這個世界對我父母做出的評價。』

 

『更何況,我還有一群很要好的叔叔阿姨們。』

 

 

 

聽到爸爸居然對自己的男朋友這麼嚴肅,

拉芙蒂雅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在莉莎走出廚房後十分鐘才偷偷摸摸鑽到父母坐著的沙發後面,坐在跟落地窗簾之間的縫隙裡。

她聽到亞德魯毫不隱瞞地告訴父母自己小學被欺負時的光榮事蹟、

中學要考高中時他完全清楚自己志向而導致亞特蘭當在那白擔心的趣事、

以及他們上了同一所大學--AT‧Amestris,亞美斯多利斯第一大學,

然後十分恰巧地、填了一樣的科系:應用國家外交。

她知道這絕對不是亞德魯追求自己的手段,而是一種志同道合的默契與驚喜。

 

只是,他絕對不曉得,她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

可是全亞美斯多利斯最早立定志向成為外交官的人--當軍屬外交部尚在擬稿創建階段時就已下定決心。

 

那個時候的她,十歲。

 

她記得普雷達叔叔曾說過,

「就由我們軍人通過流血之河,為我們的後代搭起堅固的橋樑。」

是馬斯坦古小隊所有人僅奉的信仰。

她知道自己絕對有資格成為一位軍人,但是身為他們的孩子--

對於軍人這個職業他們有著太多的無奈與掙扎,更何況每個世代有每個世代的弊病,

父親跨越了兩代之間的戰爭與和平,卻無法掌握在他隱退甚至離開人世後的亞美斯多利斯。

或許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或許漸漸走到衰退的末期、

或許亞美斯多利斯這個國名將被人從地圖上一手劃掉。

 

與其承擔下所有不安,當一位對長官、對這個世界唯命是從的軍人,

身為他們的孩子,

她願意站在具有創發性決策的一方,承接父母所未能達成的願望--

摒除戰爭的國與國之互利政策,是將亞美斯多利斯帶離軍事至上的第一步,

然而到了自己這一代、她所要做的,就是進而將亞美斯多利斯推向民主。 

 

十歲的時候,自己只知道父母會爭取建設外交部是為了以實際行動促進國與國的和平。

十五歲的時候,她卻察覺到端倪--

為甚麼只是「促進國際交友」這麼簡單的理由,得要鬧上三年的光景才得以批准?

然而五年前半醒的模糊記憶,當時父親所說的一句話:「畢竟不是每個守舊派都是笨蛋呢。」

讓她終於將所有事情連結。

沒錯,

「軍屬外交部」,表面意義是「增進國家和諧與雙贏局面」,

是父親與母親還有奧莉薇阿姨向國議會力爭了三年才得以建立,一個表面上與軍方關係緊密的機構,

但實際上卻又保留了點小小的空隙--這是馬斯坦古小隊加上布里克斯人馬千辛萬苦設下的一步棋、

一步能跟國議會那群守舊派與之抗衡的棋子。

然而要如何走到最後一步,

拉芙蒂雅知道,他們早就放心地交給了後代。

 

「我想我和拉芙蒂雅想的是一樣的。」亞德魯拉起一個微笑,

「表面上是安於現狀的『馬斯坦古政權』(也就是只做到摒除戰爭,但尚未達到真正民主),

   其實軍屬外交部真正的作用是與五年後十年後的軍方政府抗衡,我們所要做的第一步,

   即是將『軍屬』二字剔除掉。」

「哦?你居然將這種猜測毫不避諱地告訴我這個現任大總統?」

話上是政權被挑戰的威嚇,而嘴上的笑意卻表明了一切讚賞。

羅伊和莉莎相視一笑,

將手伸到沙發後敲了敲,隨即聽到吃痛的驚呼。

 

「拉、拉芙蒂雅?什麼時候...」

亞德魯吃驚地從沙發上彈起,拉芙蒂雅笑笑地走到他的身旁。「一、開、始。」

「那麼,就由你們來接棒囉,接下亞美斯多利斯的後續。」

莉莎柔柔地說著,眼裡一如往昔的堅毅,

「由不是軍人的你們來推翻軍方政權,然後,由外交部作為基礎,發展成一個民主政府。」

沒錯,軍屬外交部在剔除掉「軍屬」二字後,即是一個新世代的開端。

 

亞德魯和拉芙蒂雅相視一笑。

 

「嘿,我們該不會是第一個知道這個國家機密的大學生吧?」

「不,你們是第二個。」

羅伊笑著摟住了莉莎,「我想奧莉薇的兒子應該也繼承了他母親的才智與野心才是。」

 

 

看著父母的耳鬢廝磨,拉芙蒂雅突然有點鼻酸。

雖然這是每天都看得見的畫面,但她知道,他們的攜手歲月已是被他們排在生命中的最後順位,

為了國家,一場長久的革命。

他們曾說過,懊悔自己當上了軍人、卻也慶幸當上軍人的自己是那麼的堅忍不拔--

 

她還記得,國中時自己曾為了一篇名為「我的父母」的作文功課跑到司令部騷擾了一大群叔叔阿姨。

她還記得,當時自己所寫下的那句結尾--「他們的年華」,還太過年幼的她,竟也止不住熱淚盈眶。

 

 

他和他、以及他們的年華,如今,自己也將接上他們的腳步、傳承薪火,

那是何等榮幸的一件事。

 

 

 

 

1901年,伊修瓦爾內戰爆發

1908年,伊修瓦爾肅清之殲滅戰

1909年,伊修瓦爾殲滅戰結束

1914年,人造人政權開始受到反擊

1915年,約定之日之戰

1921年,羅伊‧馬斯坦古任職為亞美斯多利斯大總統

1927年,正式制定國與國之互利政策,簽訂協約將戰爭列為後選

(註:將戰爭列為後選,指國際間若發生任何因素所引發之衝突,將以和平解決列為優先考量。)

1937年,軍屬外交部創建提案通過

1945年,亞德魯‧斐拉爾與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正式進入軍屬外交部

1949年,軍屬外交部正式改名為「亞美斯多利斯國際交流總部」

1950年,羅伊‧馬斯坦古與莉莎‧馬斯坦古正式從亞美斯多利斯國軍退休,政權轉移於奧莉薇之子

1960年,國議會守舊派全數引退,政權定位

 

 

 

亞美斯多利斯正式進入民主。

 

 

 

如果說一個國家的進步可以隨著歲月遞嬗而昇華為另一個新的體制,

如果說一個希望世界和平的願望可以藉由好幾代來傳承,

如果說、

在四季的流轉中、在世代進化的洪流中,

能有一條線可以不受污染扭曲直直地向前,開拓出一片更接近理想的天空,

那都是因為、

他的步伐、

她的步伐、

他們的步伐、

我們的步伐,

不曾被任何挫折打倒,也不曾中斷。

 

 

 

 

一切革命皆由那場內戰開始,六十年。

 

 

 

 

extra*

 

「啊對了,」羅伊將亞德魯送到門口時,從口袋裡掏出一介信封。

 

他對他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請替我轉告亞賽妮‧斐拉爾小姐,謝謝她這三年來的情報。」

 

......要報仇也不是這樣報的吧?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父親節快樂!!

大家好,我是琴影。(鞠躬)

這篇是超級子世代呢~亞德魯‧斐拉爾就是拉芙蒂雅丈夫這件事也拍板定案囉(笑)

主要是銜接在母親節賀文〈你的母親〉之後的故事內容,

藉由羅伊跟莉莎質問(?)亞德魯對自家女兒的真心,

引發出一連串自拉芙蒂雅十歲開始的兒時回憶,

包括她是怎麼看待自己身為大總統之女,以及她想要追隨父母的腳步完成父親的理想,

並且十分有智慧地看出父母為了亞美斯多利斯更長遠的未來,

埋下了名為「軍屬外交部」的種子,以期能開出璀璨的民主之花。

第2段的羅伊所說:「畢竟不是每個守舊派都是笨蛋呢。」就是伏筆唷(笑)

 

好華麗(?)的故事陣容啊~被我寫得亂七八糟呢(遭踹)

第一次嘗試寫了政治論,希望各位的腦袋沒有打結了,

(雖然自己寫得很開心就是)←自重

順帶一提,文中所提到的那串年份,

到1914年之前都是參考導讀本的喔(笑)

主標題:步伐,指的是拉芙蒂雅追隨著父母的腳步,

最後則引申為所有為了亞美斯多利斯的民主而不斷奔波的人們的決心與期盼。

 

然後故事最後一切答案揭曉,

莉莎曾說過「情報上可得到了相當的幫助呢」的那位神秘嘉賓,

其實就是為了報復亞德魯直接將公司丟給自己的姊姊亞賽妮大人(傻笑)

亞德魯跟拉芙蒂雅到最後到底爬到了什麼位置我們無從得知,

但唯一能確信的一點是,

將「軍屬」剔除,以及在奧莉薇之子當上軍部的大總統後兩方聯手,

將軍部政權推翻,他們兩位絕對功不可沒。

也算是照著羅伊他們所寫的劇本,好好地演了一場戲呢,

其實不管是不是軍部的,兩方都是自己人XD

唯一要達成的目的就是讓人民的民主意識高漲,然後將國議會的守舊派KO掉(笑)

 

 

 

謝謝奈佳大大的點文~讓您久等了,

也謝謝您的參與喔,以下公布奈佳大大的創作♥

 

選定詞彙:你的母親、我永遠不會忘記(I will never forget)、相片(PICTURE)、攜、他們的年華

 

大家提到你的母親和你的父親時,

我永遠不會忘記藏在莉莎櫃子最裡面的相片,

那是他們攜手渡過他們的年華的證據。

潛設定:這段話是蕾貝卡對著拉芙蒂雅講的唷(笑)

 

 

那麼,祝我家老爸、全天下的爸爸父親節快樂,

祝羅伊父親節快樂♥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2.08.08(WED)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