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種魔法,可以讓我光看妳的臉就知道妳心中的計畫?

有沒有一種魔法,可以讓我知道此刻妳聲音中的乾澀是沮喪、還是難過?

有沒有一種魔法,可以讓我在妳嘴角上揚的弧度中得知、這是代表著勉強,還是真正的喜悅?

 

妳願意給我嗎?給我那個資格。

 

01*

 

有好一段時間,他都只能默默地坐在瓦礫堆中,看著離自己十五公尺以外的女孩。

女孩。

他輕輕地嘲笑自己,

她早就不是女孩了,他知道、他早就知道,

早在幾年前,

她拒絕了自己的照顧,只是接過自己的名片--他一直懊悔著,為甚麼當時自己非要這麼多嘴,

還自以為是地分享自己的幼稚夢想。

 

 

沒錯。

 

他看著自己的發火布手套,

那把焰之鍊金術發揮到極致、自己所發明的強大工具。

只消一彈指,眼前立馬變為一片灰燼,

就像變魔術一樣。

 

就像變魔術一樣,在那個彈指的瞬間,他也失去了所有。

 

 

 

有好一段時間,他都只能默默地坐在瓦礫堆中,想著那一天。

自己和休斯在戰場上碰面,相談甚歡而幾乎要被伊修瓦爾人以短刀刺殺時,

被那號稱鷹眼的軍校畢業生相救。

 

『我一直相信著,家父所說、鍊金術將會帶給人們幸福,也相信軍隊是保護國民的集團。』

莉莎絕望地看著早已骯髒不堪的雙手,那顫抖的身影如今歷歷在目。

『那您能夠告訴我這是為甚麼嗎?為甚麼...這些、會都變成了殺人工具?』

 

那句"為甚麼"一點都不激昂,

事實上,問的人根本就沒有非要答案不可的意願。

聽在自己的耳裡,卻是另一極大的諷刺--背叛了莉莎的自己,怎麼還會有那個資格?

 

那個、能更進一步了解她的資格。 

 

 

02*

 

重生是一件痛苦的事。

妳暗暗忖度著,偷偷睜開雙眼,看向那個早已離自己太遠的夢。

妳要追上他,然後輔助他完成理想,

愛情甚麼的、妳知道自己早已放下、甚至遺忘。

妳暗暗哭泣著,緩緩釐清思緒,看向那個能夠幫助他、也幫助這個世界的夢。

明明已經經歷絕望,妳卻更絕望的發現,自己居然傻到還相信那個男人--

那個已經失去一切的男人,一定可以把那已經跑遠的夢想再度抓回。

 

因為已經失去一切,所以可以從零開始。

 

 

 

鷹眼的稱號彷彿是莉莎‧霍克愛重生後的另一個響亮帥氣的新名字。

重生,因為自從她扣下扳機後,以前的莉莎‧霍克愛就死了。

 

「怎麼這副德性?」

意識早已不清的自己只是隱約感覺到好友出來應門之後便把自己給拖進屋裡,

接下來的碎唸她早已聽不見。

 

「唉...」

蕾貝卡看著躺在自家沙發上熟睡的莉莎,不由得皺了皺眉。

「我是該慶幸自己的射擊成績不是第一名所以不會被派到前線、

   還是該羨慕妳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看到了軍方最殘酷的一面?」

 

莉莎和蕾貝卡是在軍校認識且一拍即合的好友,也是已然成為孤兒的莉莎在精神上的重要依靠。

畢業時同樣身為狙擊手的她們都被派到了伊修瓦爾,

只是射擊成績一向第一的莉莎則和只在後方支援的自己不同,

她到了前線。

 

而且,還無緣無故地得到了「鷹眼」這個稱號--她知道,莉莎是最不願意開槍的那一個,

她們都不願意。

 

伊修瓦爾戰爭是結束了,她們也正式畢業。

接下來,就該是決定出路的時刻了。

 

蕾貝卡看向特地去買醉之後還跑來自己家裡的女人,

在軍校時,她總能隱約察覺出莉莎從軍的志願是十分堅定的,

不像只是工作上的選擇--好像、是在追著什麼東西似地。

在經歷過伊修瓦爾的絕望之後,莉莎會在向軍部報到期限的前一天跑去喝酒麻痺神經,

就該表示她是非從軍不可的囉?

 

無論多麼不想再穿上那套軍服,就算再也不想為自己的雙手增添血腥。

 

蕾貝卡拿起放置於桌上的鑰匙和錢包。

「我就知道,總有一天一定會輪到我要幫妳買醒酒液的。」

 

哼哼,看妳以後還敢不敢笑我只是失戀而已何必喝個爛醉!

 

 

 

 

03*

 

誨暗的辦公室裡,

羅伊正靜靜地以手肘抵在辦公桌,手掌摩娑著臉頰--像在祈禱。

 

『為什麼...本該是那麼美好的光景,現在卻給我們這樣的答案?』

莉莎的酒紅色雙眼那時像是焦掉了、那就是自己所說的:殺人的眼神。

 

「為什麼...我會讓那麼相信我的妳失望透頂?」

羅伊喃喃說著,今天是新生向軍部報到的最後期限,

只要過了今天,軍校學生就無法選擇從軍;

只要過了今天,他就可以下定決心,再也不去見她......

 

啊,

可是、她依舊是自己喜歡的對象吶,

他突然想到,會不會、自己以後就這麼孤家寡人直到老死?

 

「喀」

他望向打開的門。

 

 

 

 

這個世界上重要的事情太多,

於是你牢牢抓住,

但在真正放手之後,你就會發覺、其實那真的沒有甚麼。

 

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妳卻來了。

 

 

「經歷了那種地獄之後,妳還是穿上了這套軍服?」

「沒錯,這就是我的選擇。」

 

 

妳酒紅的美眸閃爍如昔,今日更是從數月前乾焦的絕望中擺脫,

從女孩般單純的爛漫正式蛻變成一位堅強女性的醇厚。

對,就像歷經千年淬練過後的琥珀。

 

 

「弄髒雙手這件事,由我們軍人來做就夠了,為了下一代,我們必須度過血河。」

 

 

或許一直以來,我都是一位自私的男人。

相信了政府打出的完美名號,背棄妳和師父投入軍隊;

為了增進國家的軍事能力,我毫不顧忌地讀取了祕傳;

在發現自己已經走錯了路之後,卻發現妳已然跟上,

然後,又自私的祈禱妳不會再傻到繼續出現在這裡。

 

 

「擅長的武器是甚麼?」

「槍。」

莉莎頓了頓,「槍是個好東西,不像刀與劍,殺人的感覺不會留在手上。」

 

卻會藉由槍聲永遠地刻在腦海。

 

 

但是、我卻沒有想到,

妳已經為了我拋下了一切,現在又要妳何去何從?

所以,至少,請妳留在我的身邊,然後、一切罪惡、我們共同肩負。

 

 

「我要提拔妳,成為我的副官。」

羅伊站了起來,直直地看進莉莎的雙眼。

「我將我的背後託付於妳,相對的是、如果我走錯了路,也只有妳有這個資格朝著這裡開槍。」

 

「跟著我吧。」

 

 

如果我又走錯了路,

我的生命、就由妳來了結。

 

 

莉莎的表情看來有些訝異,或許是想不到羅伊會把自己當成如此重要的角色吧?

不過,

她沒有任何猶疑的資格。

 

「如果這就是您的願望,那麼,我會跟隨您、直到地獄的盡頭。」

 

 

直到妳行了這個軍禮,我才真正嚐到、何所謂萬劫不復。

我一直都希望,能夠得到更加瞭解妳的資格,

卻從來沒有想過,

在妳已經穿上了合身的軍服、在妳已經習慣了槍不離身,

在妳已經完完全全地成了一位軍人--

我才知道,我必須藉由這樣的關係來了解莉莎‧霍克愛的心思。

 

如果所有的童年都不算數,那麼妳和我一樣,已經做好了從零開始的覺悟。

 

 

 

從此以後,他們之間不談愛情。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大家好我是琴影(鞠躬)

最近感冒了"於是在心力交瘁(?)的難產情況下生了一個極短篇...

 

唷唷~這篇是親愛的咕嘰大的點文♥

標題:知。

沒錯,就只有這個標題。事後我又向大大追加條件,

結果咕嘰大居然說:沒關係我很好養的,什麼都可以唷~

我愣住、這這這這這我根本就不知道咕嘰大所謂的「知」到底是想要什麼樣的劇情啊!

所以只好生出了如此看似悲情的文章。(拜託別再推卸責任)

來說說這篇吧,我想這篇的結尾應該算蠻突然的,

但是我覺得這種悲情文就該要點到為止!(遭踹)←沒有人叫妳寫悲情

關於標題「知」,就我對這個字的解釋,

應該是"知道",英文為"know",其中又引申出"懂得"、"認識"、"瞭解"、"熟悉"、"體驗"、"經歷"。

嗯哼,所以我就一口氣將所有的意思都包下來囉♥(遭踹)

本文共分三段,按照時間循序漸進:01*伊修瓦爾殲滅戰時→02*伊修瓦爾殲滅戰後→03*莉莎正式成為軍人。

 

第一段寫羅伊從莉莎孩提時代時就很想要瞭解她的心思,

畢竟是一位太過早熟的小女孩,除了心疼之外、他知道自己其實對莉莎懷有別的情愫。

可是在發現她竟然跟著他步入戰場後,

他除了終於知道自己其實愛著莉莎以外、也絕望地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擁有她的心。

這裡的「知」指的是:認識、懂得

 

第二段寫蕾貝卡和莉莎的友誼以及互相信賴的關係,

其中也點出了她們是在軍校認識、雖然個性相差甚遠卻因為互補而一拍即合,感覺有點像羅伊跟休斯呢(笑)

標楷體部分是莉莎的自白,

莉莎因為知道自己已經回不到以前的純潔,也知道自己對羅伊的感情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

不只是愛情,而是更深遠的思念。就算不想再當軍人,她也知道自己一定會在報到期限前從軍,

所以她去喝個爛醉,然後到了唯一會收留自己的好友--蕾貝卡的家裡,

也許是一點任性或撒嬌的成分吧,莉莎知道蕾貝卡一定會幫自己收拾善後。

(因為每次蕾貝卡失戀喝個爛醉後也是讓莉莎收留呢)

理解莉莎心思的蕾貝卡也隱約地發現莉莎心中其實有著牢不可破的信念,

那個信念是甚麼她無從得知,只知道那就是莉莎賴以維生的依靠。

就算經歷過戰場、體驗過人間煉獄,莉莎也會選擇成為軍人。

這裡的「知」指的是:體驗、經歷、知道

 

第三段就是漫畫的劇情囉,

其中標楷體部分是羅伊的自白,從一開始的希望莉莎不會再出現到後來決定讓莉莎成為自己的副官。

希望莉莎不再出現的理由有很多,

不想讓莉莎再繼續淪陷、不想再提醒自己是如何背叛了莉莎,因為他已經失去了愛她的資格。

不過,在聽見莉莎從軍的理由後,他才知道原來莉莎的信念是比自己還要堅定的,

那麼他就更不可能拋下莉莎不管了,並且決定盡自己所能的彌補。

不過當他下了這樣的決定後,卻也意味著從此以後他們的關係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我才知道,我必須藉由這樣的關係來了解莉莎‧霍克愛的心思。"

也就是說他是終於可以再進一步地瞭解莉莎了,他已經得到了這個資格,

只是卻是建立在經歷過同一個戰場、決定共赴地獄的他們,

而不是戀人、也不是親人,甚至不是朋友。

這裡的「知」就是指瞭解熟悉了。

 

經過這冗長的解釋過後,希望各位可以多少了解我想傳達的意思了--

這篇不談愛、不灑糖、不溫馨,而是單純的回歸佐莎最原始的羈絆。

 

唉唉我敢說後記一定已經追上正文字數了,

那麼、謹以此拙文,獻給咕嘰大大囉(鞠躬)

***

選定詞彙:他們的年華、伴侶、人性、攜手、交錯、巧手、I will never forget、幸福配方

*
創作:

現在的我,還無法真正瞭解他們的年華。

兩個相知相惜的伴侶,穿越了人性的冷暖,攜手邁向看似只剩黑與白的未知

現在的我,還無法真正知道那是一份怎麼樣的情愫。

一個畫下句點的結局,在我的、他的、你的筆下,交錯成一個個繽紛的故事

這是我的夢。

一個不是用巧手編織出來的夢。

它的殘缺、它的破敗,是無可避免的不完美

你的一個無心,一小根針會戳破的脆弱

但,

I will never forget

唯有接受因批判而劃出的傷口

幸福配方,才得以完成。

***

很棒呢呢~其中辛酸內幕就不多說了,算是小祕密(♥)

謝謝咕嘰大的參予以及點文,也謝謝耐心看到這裡的您們(鞠躬)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2012.08.15(WED)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