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就是你要的,那我將竭盡所能地爭取。

如果這就是你要的結局--

 

那我就給你這個結局。

 

 

 

「那麼...就拜託您了,馬斯坦古上校。」

雷文咧嘴一笑,一手鼓勵性質地在馬斯坦古右肩上拍了兩下。

「是。」

朝著雷文中將挺直地行上軍禮,

羅伊‧馬斯坦古應允著。

 

「會依您所求...派出隊裡的人。」

羅伊臉上的笑容摻雜著冰霜,他知道高層的目的是什麼,而他決定放手一搏。

 

01*

 

辦公室裡靜得出奇,

本該為了賭金催繳而嘻鬧成一團的笨蛋四人組全都識相地出去了--只是伏在門上的耳朵貼得死緊。

 

一份被公文袋緊封的資料放在難得被整理乾淨的辦公桌上。

 

敏銳察覺到門內辦公室裡忽然沉重下來的氣氛使他們微微一震,

他們驚異地面面相覷,可見事情並不是朝他們所想的發展。

往昔的笑鬧彷彿於此刻正式宣告終結。

門外坐在輪椅上的哈博克如是地想著,

被以逝的拉斯多打成重傷以至於下半身癱瘓的他無疑沉著了許多,

看著一樣一臉陰霾的同伴們,

他突然想到--啊、自己,早已告知退戰了呢。

 

女人將金髮嚴謹束起,立正於辦公桌前,靜待上司頒下的任務。

「莉莎‧霍克愛中尉。」羅伊將詔令書向前推,「我正式命令你,接下這份任務。」

「是。」

她不疑有他地行軍禮,事實上裡頭裝了什麼她略知一二,

不過就是前往地獄的邀請函。

莉莎拿起詔令書,「屬下明早出發。」

 

「等一下,中尉!」羅伊的叫喚聲促使莉莎轉頭,她注意到了,他的左手一直沒有離開口袋。

「是的?」她的目光不經意地注視著他像是被黏住而張不開的雙唇,耐心地等待下文。

將口袋中的左手硬是壓下,他艱澀地扯開微笑。

「沒事,等妳回來再告訴妳吧。」

「是!」

莉莎行了一個完美的軍禮, 「請務必等到屬下回來!」

 

「祝妳順利,霍克愛中尉。」

 

 

 

*

 

莉莎打開自家大門,自從搬到中央後就一直維持這樣--任何喜好的裝飾用品始終封在紙箱中,

成堆地靜置在玄關,家中卻顯得空蕩蕩的,完全不像是一位女性的個人空間--或許一隻狗可以彌補一切?

疾風號討好地蹭到莉莎腳邊,

牠的細微咽嗚聲使得莉莎蹲下讓狗兒跳到自己的懷抱。

「你想陪我看這件公文嗎?謝謝你。」

她慎重地將公文袋拆開,

烙有大總統權屬的蠟章涼涼的,透過莉莎的指尖傳至心扉,

她幾乎可以看見擬下這份公文的人是如何小心翼翼地將紙張漿好、收袋,

以及在蓋下臘印時,那嘴邊代表著嘲諷的笑紋。

 

「您想要雙贏嗎?馬斯坦古上校。」

仔細閱讀完每一個字,莉莎喃喃自語著、扯起了一個淡笑。

 

不過,或許是時候了,大概這就是天意。

 

她的身體向後靠在椅背上,頭微微上仰,彷彿是不想讓什麼珍貴的東西掉落般小心翼翼。

 

 

是時候離開。

 

 

 

02*

 

我只希望妳能永遠留在我身邊,但愈拉住妳、就愈是將妳帶入深淵。

所以、對不起,親愛的,

我從來就不知道,我想的幸福,竟不會是我們的結局。

 

 

 

辦公室的門被關起,羅伊癱坐在椅墊上,左手依然放在口袋中、緊緊捏著那圈冰冷的金屬。

他雙眼瞪著方才闔上的門,無力地想著是否剛剛已是他和莉莎最後的對話。

有必要冒那麼大的風險嗎?就算是高層已經鎖定了她即是他的弱點,

但這次的任務能活著回來的機率幾乎是零。

"將敵人首腦一槍射殺。"

這個任務無疑是派給狙擊手,對莉莎而言也應是輕而易舉,

但是,她必須承擔下在射殺首腦後組織成員蜂擁而至的反攻追殺,

更何況那是個善於謀略、可攻可守的強大組織。

"為了保有任務的機密性,只許派一人前往,不得另人接應。"

沒錯,

任務給了馬斯坦古小隊,其中任務的性質理應就該是派給其中唯一的狙擊手,

更不用說那位狙擊手還是鼎鼎大名的鷹眼。

但是這樣不人道的附加條件,沒有同夥接應,除了在任務結束後還要繼續逃過敵人追殺的心理壓力,

重點是:一個人是逃不了的。

因為不想莉莎死掉,所以派了其他人--這樣的私心無疑是正中高層下懷。

因為知道高層是在測試自己,所以派了莉莎--這麼一來鷹眼必死無疑,

失去了有力的副官將使得馬斯坦古在各方面戰鬥力上大幅下滑,一樣如高層的意。

 

無論如何,在他的心中是偏向於前者:就算被知道弱點了又如何?至少莉莎還是好好地待著。

但是,高層下了這樣雙贏的棋子,他照單全收、當然也要予以反擊:他相信莉莎,一樣會為他們帶來雙贏。

 

會的吧、會的吧?

 

「不是都要求婚了嗎?幹麻在這種時候派她去做這種事啊。」

哈博克等四人緩緩拉開門走進,挑眉地看著低垂著頭、左手微微顫抖的羅伊。

「我們剛剛也以為上校要求婚了。」菲利擔心地向前。

「少囉唆,她會回來。」

只見他依然動也不動地吐出這句話,哈博克挑眉。

他熟練地操控著輪椅以靠近羅伊的辦公桌,哈博克隨手拿起一疊公文打在羅伊頭上,

使得羅伊抬眼看向他--極近冰點的黑火冷冽地燃燒著。

「您應該用這種眼神看高層才對。」哈博克向後退了一步,法爾曼握住了哈博克輪椅的把手,

「在這時留下霍克愛中尉不會有人笑您膽小的。我們都願意代替中尉。」

羅伊冷冷地看著他們堅定的神情。

「你們知道為什麼要派中尉。」他將辦公椅轉了半圈,

「這步是高層下的死棋,任務條件是『此為潛入性機密任務,人數一人為佳,此人須同時兼具近身搏鬥

   與狙擊之優秀能力』,有耳朵的人一聽就知道非莉莎‧霍克愛莫屬,若我不派中尉,他們就可以合理懷疑

   我們的關係非比尋常;如果我派了中尉,她死了正好合他們的意。」

他們詫異地看著羅伊那散發著黑氣的背影--沒想到那個無能竟然可以如此冷靜地提到中尉死亡的可能性!

 

「若中尉能回來您就一次贏了兩局棋,但若她回不來了呢?」

普雷達率先開門走出,

「棋盤上的皇后被永遠殲滅後,那無能的國王還活得下去嗎?」

 

--門又再度被關上,因承受了四人份的失望與憤怒而發出沉重的悶響。

 

 

窗外的天空被夕陽染上一片血紅,彷彿預告了黑夜永遠的降臨。

 

 

「她寧願永遠是騎士,也不願變成皇后。」

他拿出緊捏著的戒指,悽涼地笑了。

 

 

「皇后這顆棋,一開始便不曾存在。」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終於還是下定決心開坑了...

大家好,我是琴影。(鞠躬)

話說這坑,我可是逃避了整整一年!(遭重踹)

好想寫這個故事,但又覺得這種長篇自己是絕對填不完的,

重點是:這是虐文。看得出來吧?一整個氣氛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絕不是甜文、也沒有溫馨啊啊!!(別激動)

寫這種虐文根本就是虐人又虐己嘛(哭)

 

但既然寫了"我還是得交代一下劇情(笑)

這篇〈JULIET〉設定在鋼鍊原著中在第三研究所殺掉拉斯多之後的延續,

並且算是一篇半架空,因為之後的劇情會全部改掉,

因此也不算是一篇依原著而行的同人文了。

再加上一點人物個性上的小改變,畢竟這種緊張時期羅伊應該是還不至於向莉莎求婚,

重點是他們又還沒開始交往(艸)所以也算是一種加速劇情氣氛的催化劑囉。

然後在此做出一點小警告......

這篇是完完全全的老、梗,我先不點破何為老梗,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第二集或第三集故事就會進入主軸,

讀者若發現這梗也太老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琴影妳的腦袋到底都裝了什麼--的話,

請就直接避開這個系列吧。(拭淚)

不過我想,我應該有足夠的信心、能夠將這個佐莎的萬年梗發揮得跟其他寫手不一樣的,

不會讓它變成爛梗的。吧。(遭踹)

 

 

Juliet,茱麗葉。

說到茱麗葉你會想到什麼?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

 

 

 

琴影 2012.08.21(TUE)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