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步是高層下的死棋。』

--無論如何,他的心中還是想讓莉莎好好待在身邊,就算被知道了弱點又如何?

 

『在這時留下中尉不會有人笑您膽小的,我們都願意代替中尉。』

--棋盤上的皇后被永遠殲滅後,那無能的國王還活得下去嗎?

 

 

 

『少囉嗦,她會回來。』

 

 

 

只是他們不知道,這不僅只是高層的詭計。

 

真正的幕後黑手,不是人類。

 

 

01*

 

 

確定目標倒下,鷹眼以最快的速度將槍枝拆解裝收,她沒有時間將沉寂的情緒轉換成機動,

只知道接下來直到回到中央市的這段時間才是這個任務中最艱難的部分。

 

為了命中紅心,狙擊手在執行暗殺任務時會把氣息的吐納降至最小,

此時的莉莎顯然十分危險,

她照著事先計畫好的另一條路徑離開,卻忘了現在的自己是處於缺氧的狀態。

但是狂奔的腿不能停、

硬是撐著開始暈眩的視線,

沉重渾沌的大腦也發出了警訊--發出嗡嗡鳴響的雙耳還是精確地捕捉到了漸漸聚集的腳步聲。

 

" 可惡,連這條路線也被摸透了嗎! "

 

看來拖延戰術並沒有如預期中奏效,莉莎一邊提醒著自己千萬不能在這種時候迷路,

畢竟對方一定比自己還要熟悉這座城市,

一邊祈禱用來脫身的汽車還沒被人發現--

她大力地吐氣著調整心律,在暈眩感消失的那一刻,莉莎轉身雙手拔槍,

 

命中!

 

" 一定不只兩個人。 "

 

她要自己不能大意地繼續跑,不可能只派出兩個人、一定......

 

刺耳的剎車聲在莉莎面前響起,她不得不停下了腳步,隨著搖下的車窗、莉莎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你...!」

 

頓時出現在眼前的,竟是活下去的希望!

 

「普雷達少尉!!」

「快上車吧,下一批敵人也該到了。」

「怎麼會...」

 

莉莎手腳麻利地坐上副駕駛座,

得到同伴的相助她不禁全身一陣酸軟,

緊繃太久的神經突然放鬆使她只能喘著氣,顫抖著添新子彈。

 

普雷達看到這個情況只能苦笑。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您辛苦了,中尉。」

「是上校嗎?」

莉莎簡短地問,語氣裡有太多情緒,這算是違抗命令、但是,不由得說她現在只想著感謝。

「不,我只是路過。」

他暗示地眨了眨眼睛,以下巴指向一旁的紙袋,「買個刮鬍刀。」

「買個刮鬍刀越過三座城市?」

「拜託,我對品牌有多專情妳也不是不知道,刮鬍刀我一定用這個城市的這個牌子。」

他們都笑了,一同為這破綻百出的理由做出最直接的評論。

 

然而,輕鬆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太久,

在普雷達來個大大的急轉彎的同時,莉莎朝窗外又開了一槍。

 

 

 

 

 

 

02*

 

 

 

「咦?普雷達少尉呢?」

「普雷達少尉請假,您需要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請儘管說。」

菲利笑著看向有事找普雷達的軍官,只見對方抱著一盤西洋棋搔了搔頭,一臉可惜 :

「呿!贏了我五頓的午餐錢後就請假,這見好就收的傢伙!」

 

難怪前幾天看他都吃得飽飽的...

 

菲利不禁回想到一臉得意地剔著牙的普雷達,翻了下白眼。

 

「所以他腸胃炎請假啦!」路過的法爾曼適時地插話,「也算是扳回一城了吧?」

「真的假的!?哈哈哈......」

 

看著軍官一路大笑地走開,他們兩個交換了一個無奈的眼神。

 

 

「不知道順不順利。」

「一定可以的,中尉可是公認的女強人。」

他們面無表情地並肩走在長廊上,

自從中尉出任務後直到現在,辦公室的氣氛一直都是嚴謹的,

每位隊員包括馬斯坦古都難得地每天準時上班--更正確地說法是提前一個小時進辦公室,

而且每個人總是自願加班到晚上,尤其馬斯坦古更是留到三更半夜才肯下班,

只為了當中尉回來時,一定有人在這裡迎接她。

 

再加上哈博克已經回到東部接受正式的長期治療,普雷達也沒有來上班,

兩個活寶都不在,更顯得辦公室的冷清。

 

「啊,忘了買上校的午餐!」

 

菲利低喊了聲匆匆往反方向跑開,法爾曼也只能聳聳肩走向辦公室。

 

 

 

*

 

 

 

總算是躲過了連續五波攻擊,此時已是深夜,

已經聽不太到動靜的兩人都鬆了口氣。

 

「看來他們是沒人了。」

「是啊,不過還是別鬆懈。」

「是。」

普雷達嚴謹地應允著,這有點反常的態度令莉莎不禁覺得,

原來連普雷達這種腦筋靈活的智將都會緊張呢,連語氣都嚴肅了起來。

 

車子的速度只是稍微地放慢,路線早已被敵人打亂,

現在的他們幾乎是在巷弄間亂竄,地圖估計也只能當參考用了。

 

「啊啊啊,肚子好餓!!」普雷達單手操縱方向盤,另一手抱著肚子,「到底要怎麼開出去啊...」

莉莎看著地圖,邊勉強地察看昏暗不清的路牌,

手指在紙面穿梭著,好一會兒終於對上了路名,「少尉,右轉!」

「找到路了嗎?!太好了!!」

普雷達欣喜地握著方向盤,「看到吃的了!中尉您在車上等我,我下去買!」

「...好的,麻煩你了。」

 

將車子停到了隱密的路邊,普雷達掏了錢包就衝下了車子。

「怎麼......」

莉莎瞅著他歡快的背影喃喃自語,「好畢恭畢敬啊。」

 

此時的他們依舊在巷子裡,畢竟危機尚未解除,大街上總是比較顯眼,

估計只能等到白天人多的時候再開快車回去了。

 

一想到任務離結束只差臨門一腳,至今仍難以置信的喜悅感在莉莎心中膨脹著,

突然餘光掃到車窗外道路的另一邊,

一隻看起來挺彪悍的流浪狗朝著正選擇晚餐口味的普雷達接近,

只見普雷達不耐煩地用腳踢了踢,還分神從錢包內數著紙鈔--

 

莉莎一懍,冷汗瞬間從額角沁出。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一個在南部遇見的人造人曾經說過這句話。』

阿爾馮斯的男孩嗓音在腦海裡清晰回響,『剛才我就親眼看到了一隻狗又變身成人的樣子。』

 

「變身......!」

莉莎低呼著,心裡暗叫不妙,普雷達看到狗的反應絕對不只是用腳驅趕這麼簡單!

 

她輕手輕腳地打開車門,確認「普雷達」目前還不會注意到這裡時,下車閃進了巷角。

已經歷過兩次人造人威嚇的她這次很快便平靜了下來,至少雙腳還能跑。

 

" 他是那個會變身的人造人! "

 

 

她跑得比剛狙擊完那次還要發狂,心知要是被人造人追上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挺機靈的嘛......莉莎‧霍克愛。」

莉莎駭得止住了腳步,全身上下的細胞都直立地吶喊著逃亡,

奈何雙腳早就不聽使喚,她絕望地瞪大雙眼,

看著眼前被類似雷電的紅光包圍著的「普雷達」從黑暗中慢慢走出,並且露出了猖獗的微笑。

 

 

數個小時之前的自己,還以為這樣的相遇是活命的契機。

 

 

莉莎屏息看著眼前的人變身成一位長髮的少年,

四周盡是死亡的氛圍緊緊壓迫著,

然而此刻的她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不再緊張了,驚駭的感覺已然退去,

剩下的是奇異滿足的釋然。

 

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男人的臉龐--

 

是時候離開。

 

 

她閉上雙眼。

 

 

 

 

*

 

 

「歡迎回來,普雷達少尉!」

「真是折騰死人了,昨天一整天都只能吃沒味道的白吐司...」普雷達坐到辦公桌前舒展了下筋骨。

「這件事告訴我們不能太得意忘形,贏了人家的錢要恭恭敬敬地收下,」

法爾曼將文件交給普雷達,「為人要謙和,否則會得腸胃炎。」

「這是在虧我嗎?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他悶悶地看向專心批改文件的羅伊,嘆了一口氣。

 

「還真是奮發向上啊...是害怕中尉不接受求......」

 

「婚」字尚未說出口,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羅伊眼明手快地接通,

 

 

 

 

然後,

在接下來的一整天裡,他們沒有人再說過一句話。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好久不見~我是琴影(鞠躬)

嗯嗯,

久違的問候,琴影以緊張刺激(?)的JULIET來和各位見面 : D

話說陰謀文果然是我的菜,

突然感覺來了一個晚上就KO掉了了了!!!(遭踹)←這就是為何這個人一直以來都只能寫出拙文(冏)

本來昨晚(正確來說應該是今天凌晨)就該發文了,

但是我還是想保持每篇文都要寫後記再發的傳統。

 

於是這是第二集," JULIET " 的意象尚未表達出來,

不過應該會隨著集數的增進漸漸明瞭的應該啦(喂)

話又說回來...

一開始真的以為普雷達因為「腸胃炎」請假只是一個幌子實質他真的跑去救莉莎的請舉手~(遭踹)

 

呼呼本來還以為這個坑只填了一集就要夭折了,

我真的發現我選錯時間挖坑了,

上了二年級後讀書畫畫雙管齊下,

每天只要做功課就得熬到兩三點,進度甚麼的根本就是浮雲啊啊啊(艸)

 

然後佐莎擱在一旁太久突然一口氣打完一篇的結果就是 : 我的文筆華麗地退步了。(拭淚)

不過看到有人還是默默地等著JULIET的連載琴影真的十分感動喔,

最近收到了這樣的鼓勵,或許這也是我突然就生出一篇的動力呢(笑)

 

真的謝謝,也對至今還等著我的大大們說聲抱歉。

 

我回來囉♥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

 

 

琴影 2012.10.30(TUE)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