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這裡是琴影(鞠躬)

如題 : Confession,自白,所以這篇可以算是心得文吧,但不是the SCRAPs系列,

全文敘寫這幾年來的心路歷程,文很長,若不想看一個人自言自語,就請提前離開吧。 

 

最近認識了很多很多很棒的人,然後到今年為止,我更收穫了以年份計量的友誼,

不論認識時間的長短,我們全都有一個共同點 : 喜歡鋼鍊,喜歡牛姨,喜歡羅伊‧馬斯坦古跟莉莎‧霍克愛。

我很珍惜,更高興看到許多人最近喜歡上佐莎了、也有人重新回到佐莎的愛裡無法自拔,

而我是那個從喜歡上佐莎到現在都還未放下的人之一,但我不是唯一,那個從一而終的人。

或者是說,漸行、漸行,漸遠,漸近,因為一直喜歡著,沒有特別想要離開也沒有再愛上別的CP,

所以一直以為自己從來沒有改變過,或許這也是我一直以來都維持著十二一篇心得文的原因,

唯有提醒自己回憶過往,才能夠決定自己是否該繼續走下去;

而每一次反省的累積,都讓我更加明白這裡的一切對我而言,到底代表著甚麼。

 

其實會特別提到這件事,還要說到我身邊的一位友人,我跟她同班到現在第三年,

卻是從二年級開始才真正認識彼此,在這裡我稱呼她為自己取的日文名字--みさき(Misaki)。

要說我們是因為甚麼而熟稔的其實我們真的都不記得了,從旁推敲的話,大概是同班、同社團,

但是這還不夠,我不記得第一次講話的細節了,卻明白為甚麼我們會一直走在一起--「尊重」。

上了高中之後我很少向同學提起我喜歡佐莎、甚至是正在寫文的事情,因為曾經提過一次而被敷衍打發,

從那之後我認為不必自己找氣受,所以即使班上有那麼多人喜歡動漫,卻幾乎沒有人知道我經營著這個網誌。

みさき並不是佐莎迷,她喜歡的是日本視覺系,而我喜歡的是動漫、是鋼鍊,

其實是再怎麼扯也沾不到邊的兩種人吧,但我們就是藉著彼此喜歡的東西而認識彼此的。

跟我不同的是,みさき是那種十分勇於分享自己所愛的事物的人,只要有甚麼分組報告、展示作業,

是要介紹世界文化、介紹歌曲的等等,她都會很積極(或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推廣視覺系,

並且一次又一次地告訴大家,視覺系的人並不是我們從表面上所看到的那麼簡單,

他們的妝跟髮型所代表的是一種藝術,並不是叛逆、吸毒的代名詞,更不是不敢展現最真實的自己,

事實上,能夠化上這樣的造型,直到站在舞台上,

他們所經歷過的可能是家人的責罵與不支持、可能是團體長時間默默無聞而對自己的不自信,

一切的不如意,只有堅持到最後的,才會站在現在這裡。

然而慚愧的是,我所說的這一切,全都是我在認識了みさき之後才真正了解到的,關於視覺系的萬分之一而已,

在那之前,我甚至連最基本的甚麼是視覺系都未曾注意過,

或者是,我可能也曾像其他人一樣,胡亂地為視覺系冠上不雅的聯想,然後不負責任地想想就忘了。

先說一句,

為了避免回應中出現隨意附和、抨擊等歪樓現象,在這裡我不會點出みさき所愛的「那個人」以及團體名稱。

其實我是羨慕著她的,為了視覺系,她願意面對所有人或不以為然或自以為是的目光,

甚至常常為了視覺系一而再再而三地跟家人進行溝通,然後盡自己所能地省吃儉用買參戰服以及參戰,

至少我就不曾為了佐莎跟我媽提我正在寫文這件事,或者是要求到外縣市參加鋼鍊ONLY展。

當然我知道這一切的比較都是無意義的,畢竟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實踐所愛的方式,

但也是因為她的明朗,讓我慢慢地又敢開口說了。認識最初時都是她說著她的視覺系,

我不論能不能理解都靜靜地聽著,大概聽了快半年之後吧,我才覺得自己有資格發表意見,

所有的隔閡都是不理解所造成的,因為我受過這樣的傷害,所以我知道對於定論一件事之前,

我們所需要做的功課是如此之多。

對於みさき而言,是有所謂「禁忌」的,比如說不能說哪種話,要是你說了,她會覺得很不舒服,

這不難理解吧!就像對我而言,要是你在我面前提到佐莎其中一人跟別人配成的CP我也會覺得很無法接受,

或者是聽到有人說佐莎只是主從愛,這真的犯了我的大忌。

在我聽了みさき說了很多視覺系的事情之後,我也慢慢的從她的態度裡感受到、說不定,

如果是她的話,應該會願意聽我說佐莎的事吧。

順帶一提的是,剛好鋼鍊是みさき喜歡的動漫之一,也大概知道為甚麼我們會覺得羅伊跟莉莎是一對,

這是對我而言比較慶幸的事,畢竟我其實很無法去跟人解釋佐莎的由來等等。

讓我最感動的是,她在聽我說佐莎的時候,也是謙卑的、不胡亂定義佐莎的,她曾說她自己是痛飯,

所謂痛飯就是一想到自己所愛的他們就會不自覺地全心投入(發廚),會想到揪心甚至是流淚,

然後不管他們變成什麼樣子,都會一心一意地支持,也會擔心他們的狀況,希望他們能健健康康的。

就某種層面來說,我對於佐莎也有著類似的心情,所以みさき知道佐莎對於我,就像視覺系對於她一樣,

都是十分重要的。 

我喜歡佐莎這麼久,當然也有過迷惘,尤其是在認識みさき之後,我曾經覺得我瘋狂愛的東西不是真實存在的,

那我到底一直以來都在做甚麼?寫著一篇又一篇的佐莎文又代表了甚麼,

みさき會去參戰,見到本人、親口對著他們說鼓勵的話,而我卻只是在這裡不停的幻想佐莎的故事。

我跟她說了我的想法,卻也是她告訴我,

「我懂妳所說的,喜歡那種遙不可及的事物是多麼心痛的感覺,總以為自己已經跟他們有關聯了,

   但其實根本連一點邊都沒有沾到。不過,我努力地參戰、為他們加油,而妳實踐的方式,

   就是成為寫手,寫下妳心中的他們,不管喜歡的是甚麼,只要能夠全心的投入就夠了。」

 

真的十分感激。(鞠躬)

 

這就是我會提到みさき的原因,我想說的是,我對於佐莎早就不是一開始的感覺了,

但又或許,這也是一種從一而終的方式呢?

 

愛上佐莎是國二的事了,在愛上佐莎之前,我甚至連莉莎‧霍克愛都沒有印象,只知道有馬斯坦古小隊,

所以愛上佐莎真的是一瞬間的事,就像被雷劈到一樣(笑)

是在恩維那裡 : 「我不能失去妳啊。」我就突然毫無抵抗地愛上了,然後持續到現在,

快要五年了。

為了佐莎成為寫手也快三年,我相信這雖然不長,但也不算短吧!

先姑且算成三年好了,這三年來,我是慢慢地走過來的,我的意思是,對於這裡我始終抱著安然的心情,

沒有特別想要宣傳甚麼,因為這裡對我而言是一個像家的地方。

在這裡我當然也嚐過了酸甜苦辣,

認識了很厲害人又很好的寫手,認識了很貼心又一直支持著我的讀者,

認識了一群戰隊的好朋友,互相支持吐槽互相鼓勵。

被傷害過;也有遇到了知己,卻因為考量到現實因素而不得不離開、

誤會過、也體諒過,

很多很多人與事。

包括這篇文發出之後,這一陣子我可能常常表現出淡然的樣子,有些比較要好的朋友會擔心我是不是要封筆,

我會說我不會封筆,就算真的不再寫,也可能會因為想寫而寫。

我不知道這樣的答案是否可以被接受,

但是這麼多年以來,我想過無數次隆重的道別,但到了最後,我可能就只是默默地離去了。

我不會說我是因為放不下這裡、放不下支持著我的大家才繼續寫著佐莎,這樣根本就跟佐莎無關了,

我會在這裡,就是因為我沒有離開,如此而已。

當初開這個網誌時總是想,要是熱情只維持了兩篇怎麼辦 ? 所以當文章總數到了十篇時,

我自然是十分開心的,然後又想,如果可以撐超過二十篇就很佩服自己了。

然後就走到了現在。

我已經沒有再想過給自己一個目標去達成,而是漸漸地、慢慢地,一步一步繼續走就好了,

這就是我對佐莎的愛,一直繼續燒著,等到哪一天完全燒盡了,那就是我離開的時候,只是那一天還不會來。 

 

 

 

謝謝你們一直陪著琴影。 

 

感謝看畢全文。2013.09.11 (WED)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