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爸爸--爸爸--?」拉芙蒂雅的叫喚在屋裡迴盪著,但任憑她在客廳或書房來回奔跑,

卻依然尋不到父親的身影。

「真是的,現在這個時間不是應該在書房嗎?」女孩嘟著嘴喃喃自語,所幸又走回了客廳。

 

「真是的...這個時間不是應該在書房處理公文的嗎?」

「哎呀別這麼說嘛。今天的公文比較少喔--噢。」

「不要礙手礙腳的。」毫不留情地給正要從後方抱住自己的羅伊一個肘擊,

莉莎一邊將剛切好的菜料放進鍋裡,一邊偏了偏頭,

「剛才好像有聽到拉芙一直在叫你呢,說不定又跑到書房找你了,去看看吧?」

「咦、是嗎?」羅伊笑了一下,「傷腦筋呢,萬一已經找得太久了,現在是不是在鬧脾氣了呢?」

說著,羅伊還是趁莉莎不注意時從後方偷了一個吻,「那我去看看了啊。」

 

「才不會...鬧脾氣呢、那孩子。」

莉莎無法忍住臉上的紅暈與笑意,只能專注地攪拌著鍋裡的湯。

「一定是用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方法表達心中的不滿啊。」

這麼說著,莉莎不禁開始無奈地猜想,今晚的羅伊到底會輸得多悽慘呢?

 

 

「嗯?妳問我和媽媽是怎麼認識的?」

「對。」拉芙蒂雅抱著一本筆記本端坐在沙發上,「因為是回家功課。」

「回家功課?」羅伊搔了搔頭,

「嗯...該怎麼說呢,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搭著火車...」「.....」

「到了一個古老的大宅,我站在門口內心忐忑、七上八下,微風吹撫著我稚氣未脫的臉龐...」「...爸爸。」

「小鳥圍繞在我的身邊唱著不知名的曲調,花園裡的蝴蝶翩翩飛舞,我看著緊閉的大門猶豫著...」「爸爸!」

「終於,在一陣大風吹來之時,我下定決心...」「羅伊。」

「嗯?莉莎,拉芙問我們是怎麼認識的,我正在解說呢。」

不動聲色地看向一臉焦躁的拉芙蒂雅,再看看從容不迫的羅伊,莉莎挑了挑眉。

 

這次到底是誰輸誰贏...還說不定呢。

 

 

 

 

 

 

【WAR】

 

 

今天很冷。

 

 

莉莎不禁這麼想著,明明已是日上三竿,天空卻很不給面子地一片灰暗。

在這個隆重的日子裡。

「只差沒有下雪了呢。」「要是真的下雪就不好了,大總統閣下。」

「哎哎別這麼嚴肅嘛。」

雖然是一如往常的調侃,但他們卻沒有半點笑意,連說話的聲音也是壓抑的--

南方已正式陷入激戰,東西兩方已各派軍隊過去支援,而過不了多久,就要輪到他們所在的中央軍。

羅伊挺直地站在集合場的司令台上俯瞰底下一大片整齊的軍隊,雙手拄著一把代表權力的西洋劍,

帽檐有意壓低,顯示出他正耐心地等待整隊完畢。

身為大總統輔佐官同時也是其夫人的莉莎靜站在一旁,她掃了一圈肅穆的集合場,

心下正奇怪著為何B隊的隊長還沒有上前報備整隊完畢,就眼尖地瞄見了B隊裡只有一位軍官沒有戴上軍帽,

且明顯地像是正在擔憂著甚麼。

再看一眼羅伊,他依舊維持著等待的姿態,想必是也察覺到了吧,

莉莎正想著自己也應該要像羅伊一樣全心信任自己的軍隊、並學習他的沉穩時,

羅伊便像是感應似地微微抬眼朝她投來一個安撫的笑意,她不禁也感染了他的平靜。

 

就在此刻,集合場外出現了一陣小小騷動,

B隊隊長第一個察覺到了並壓抑著驚喜地搖了下那位沒有軍帽的軍官,

他先是向羅伊行了一個軍禮,並拉著那個隊員走出隊伍,莉莎靜靜地看著,

緩步出現在集合場中的赫然是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婦,她的神情嫻淑溫柔,卻是怎麼樣也掩不住的憔悴,

集合場的所有軍人都不禁朝那位孕婦看去,她緩緩地走向那位軍官,

手裡緊捏的顯然就是他一直等待著的軍帽--那象徵著士兵出征的決心與決斷,而對於那位軍官來說,

那頂軍帽代表著的更是妻子的不捨得、不諒解;如今他那懷孕七個月的妻子卻在最後一刻拿著帽子出現了,

那終究是原諒的許諾,還是懷揣著至少要見上最後一面的心碎?

 

莉莎不敢多去揣測,卻理解為何他的妻子會無法諒解,那是一種一絲一絲被撕起的恐懼,

他們明明即將迎接新生命的到來,卻可能有一個人先離開。

 

那位孕婦哭了,但她的哭泣並沒有打破集合場的肅靜,因那無聲的眼淚已是多日以來的例行公事,

像是已經習慣得不會因此影響她的情緒;她的丈夫卻是心疼地紅了眼眶,他不敢擁抱他的妻子、更不敢親吻,

最終只能低著頭單膝下跪,雙肩因啜泣而抖動著。

妻子將軍帽撫平,小心翼翼地雙手捧著、慎重地將它安戴到丈夫的頭上,舉手投足無不流洩出似水柔情。

最後,她微笑著說了甚麼,莉莎並沒有聽見。

 

 

「我們一定會平安歸來。」

羅伊的低語傳進莉莎的耳朵,她還有些惘然地看向羅伊,羅伊卻在此時將西洋劍高高舉起,

隨即集合場上所有士兵高呼口號、用盡最大的音量,高喊著成功、高喊著平安、高喊著勝利,

像是也想要將他們必定會凱旋歸來的承諾傳達給他們在家中的親人,

一片激昂之中那位軍官終於與他的妻子緊緊相擁,

 

而莉莎則是閉上雙眼,再睜開之時,她只看到了羅伊堅毅的背影。

 

 

她是幸福的,能夠在他的背後保護著他,不必飽受等待的煎熬,她無疑是最幸福的。

 

 

「我們,一定會一起回家。」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好久不見了,這裡是正在找回手感的琴影(笑)

前陣子因為在忙一些事所以一直禁止自己碰佐莎文,雖然忙完了結果卻是空虛的.....

但是我已經有下一個目標了,所以會打起精神!!!

 

這篇拾遺集是今晚臨時想到的兩個小故事,只是打完之後才發現這兩篇的小小共同點--

 

好吧其實也不算是共同點,第一篇是羅伊與女兒的互鬥,而第二篇則是出征前的一景心酸,

兩者都跟「戰」有關係,所以兩篇的標題都取為 " war ",

只是第一篇是小寫第二篇是大寫,即是指第一篇是生活中每天都會上演的小小戰爭,

而第二篇則是真正戰爭的沉重與心碎。兩篇實際上是沒有關聯性的喔。

 

【WAR】是以必須在家中空等的孕婦與能夠跟丈夫一同上戰場的副官做為對比,

同樣身為妻子,莉莎覺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除了慶幸以外,

更加堅定自己必定會好好保護羅伊也保護自己的想法。

羅伊也知曉她的心思並且以丈夫的身份撫慰著她,所有情深義重皆在寥寥數語之間,

「一定會平安歸來。」是羅伊對莉莎的鼓舞,也正是那位孕婦微笑著對丈夫說的話。

 

 

那麼,就祝要考試的各位(包括自己)段考順利囉(遭踹)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4.03.25 (TUE)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