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又到了the SCRAPs時間了,每次發現十二篇的時候都很驚險,

真的是,嚇到冷汗都冒出來了。(搧風)

這裡是琴影的檢討反省回饋以及放一些小番外的地方,上一篇心得有看完的人都知道最後有放小短篇,

那是為了感謝願意聽我發牢騷的各位的小驚喜(笑)應該不算是偏心的事吧XDD

謝謝覺得我認真努力而真誠回報我的人;謝謝願意參與我生活的人;

謝謝離而復返的人;謝謝願意告訴我因為我而愛上佐莎的人;謝謝一直坐在我旁邊的人。

最近完結了一篇超悲文,身心靈全都悲光光了,於是終於要開始籌備甜文♥

不過還要再繼續虐的是,因為信蛹寫完之後實在是累到一個不行,後記是亂撇的←還敢講

所以待會兒寫到信蛹的時候會來篇總解析,把文章裡埋的所有炸彈或是小溫馨一一寫出來,

然後完整地結束信蛹這個篇章,回到琴影原有的軌道。

謝謝這段期間被我虐得體無完膚卻還是哭著繼續支持我的人。謝謝。(鞠躬)

 

不知不覺就沉重了,啊那不如來算算我這次12篇花了多久好了XD(自己挖洞)

2013-5-12~2014-2-12......9個月多啊,比起上次好像沒有什麼差別(艸)沒關係我要穩定中求...穩定。(#

好啦、老話一句,

 

以下放的是一些寫文的心得,大家看看就好。(笑)

 

*PARTS。倒帶

 

thirty-seventh # REJOICE

 

REGRET是這裡永遠的熱門文章,流掉的小孩也是大家心中永遠的痛,

雖說已經過了很久,但總是想著要把這些遺憾打散,

沒有過遺憾,就不會懂得珍惜。

這也是我想要傳達給看這篇文章的各位的話,在發生事情之前,所有的補救都是來得及的,

千萬不要事情崩潰之後才怪自己前一秒的猶豫不決;

然而就算盡力了也無法力挽狂瀾的話,就儘管亡羊補牢吧,人是不能停止向前的,

就像愛德說的一樣,有健全的雙腳,就站起來繼續走。

 

咦我扯到哪裡去了?

 

 

thirty-eighth # 偏執

 

等等,原來這篇是近年的!!!!哇啊啊啊啊啊啊(艸)

現在的我還是會覺得竟然把自己投稿未果的新詩加到佐莎文裡面是一件很蠢的事啊(艸)

 

 

thirty-ninth # SHMILY

 

現在想起這個故事還是溫暖得想哭啊(掩面)

See How Much I Love You.

像是情人間的低喃,或是夫妻的小鬥嘴,但前提是夠愛對方,直到死亡都依依不捨。

誰愛對方比較多一點,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心痛也是最甜蜜的較量吧。

 

 

fortieth # 爸媽果然是最佳拍檔

 

這篇算是當時預定的父親節賀文的番外篇吧,不過賀文倒是還沒打出來就是了(艸)

現在已經進行到1/3了,也是一篇超級虐文喔~(看不出來啦#)

就算會游泳又如何,遇水無能這件事是永遠改變不了的。(正色遭燒)

 

 

forty-first # 紀念日

 

亞德魯爸爸路過客串了相親對像,這件事對於馬斯坦古家實在是非同小可到了一個極致。

非同小可到,連下一代都受到了牽連。

「我不同意把拉芙嫁給你還有一個很關鍵的原因。」

「呃.....請說?」

「因為,令尊曾經覬覦過拉芙的媽媽,我的妻子,也就是大總統夫人。」

在亞德魯一臉震驚的注視下,羅伊笑得非常、非常溫柔。

 

「而身為大總統的我,非常地、十分地不爽。這樣,你懂了嗎?」

 

 

forty-second # Naturally

 

「對了中尉,妳的視力這麼好,卻不喜歡吃紅蘿蔔呢!」

「下官沒有不喜歡紅蘿蔔,只是對它的味道感到不適應。」

「啊....是嗎。」

 

「對了中尉,妳那麼喜歡馬鈴薯這種高熱量的食物,最近是不是變.....」

「您說甚麼?」

「對不起。」

 

都是琴影的錯!!!!我就是不喜歡紅蘿蔔喜歡馬鈴薯啊!!!!(夠了)

 

 

forty-third # 絮

 

我有一位認識很多年的好朋友,她一聽說我為自己的生日寫了篇賀文竟然很不給面子的地噴笑了,

說應該是要求別人寫生日賀文給妳才對啊,妳怎麼會可憐到要自己寫?

原來.....很可憐嗎(冏)

自己寫給自己的生日明明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啊!!(哪裡)

而且其實我也有收到各位的生日禮物了呢(笑)於是這裡再多追加一篇微小說。(咦)

然後由於我發現竟然這12篇裡都沒有JULIET的連載!!!真是太對不起追JULIET的人了,

所以下面微小說的主題背景用的是未來JULIET預定會出現的一幕,真是太慚愧了(低頭)

 

Tragedy(悲劇) - JULIET

 

「對了上校,其實下官一直有件事忘了告訴您。」

他還記得年前軍部曾經辦過一場宴會,那時莉莎穿著一襲黑色長禮服,以及一串素雅的珍珠項鍊;

她的身上沒有配戴任何寶石,卻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他還記得,當時的她拿著一杯香檳看著自己,或許是因為酒精使她有些鬆懈了,她眼中的波光、唇畔的弧度,

都無可抑制地流瀉出傾城的嫵媚。

「上校,請您答應下官一件事.....」莉莎碰了下羅伊手中的紅酒、發出清脆的鈴音,輕輕地、卻直刺心湖。

「要是下官哪天在您的身後死了,請您不要轉身,就直接忘了下官、好嗎?」

 

一語成讖。

 

 

forty-fourth # 兔子與藍洋裝騎士

 

在一次工作的閒暇時刻,菲利捧著不知怎麼拿到的繪本。

「說到愛麗絲夢遊仙境,為甚麼愛麗絲會對兔子先生那麼窮追不捨呢?」

「大概是因為,愛麗絲想要把兔子先生宰來吃掉吧。」

.....為甚麼當中尉如此平靜地說出這句話時,大家會自然而然地想為上校默哀呢?

 

 

forty-fifth # 唇蜜

 

這篇的靈感是來自於之前看過的一篇小說,然後在更久之前有一部動漫叫做《彩雲國物語》,

裡頭也提到妝容就是女人的武器,因為一旦流淚妝就會糊掉,所以化了妝的女人不會哭。

順帶一提的是,很高興因為這篇使我身邊的某一位朋友也愛上了佐莎,

天啊這真是太榮幸了(泣)

 

 

forty-sixth # 副官

 

「妳是懂我的,不可能放妳這麼晚獨自一人。」

莉莎窒了窒,不知為何她就是知道,羅伊說的是小時候的事情。

那男人,居然肯跟她聊以前了。

「莉莎.....」

「馬斯坦古少校、您...!」

「不要緊張,」羅伊看向桌面、微微苦笑了下。「只是,不知道多久不曾這麼叫過妳了?」 

莉莎嘴唇開了又合,從在戰場上相遇之後,從她成為他的部屬之後,從...

莉莎記得一清二楚,也從來都清楚明白,羅伊無法面對的是甚麼。

「以前妳還會捧著一束花向我跑來,問我這花香不香;或者是穿上了一條新洋裝轉著圈問我好不好看...」

羅伊一臉陶醉,「以前的妳總是含羞帶怯地叫我羅伊先生,啊、那紅潤的臉蛋、燦爛的笑臉.....」

 

「.....您是大叔嗎?」

 

 

forty-seventh # 信蛹,離喃之春

forty-eighth # 信蛹,朽永之春

 

好的,在看完上面一些小搞笑的番外之後,我就要來實踐這篇文最一開始說的總解析了。(笑)

先把兩篇並列放在一起是因為我要一起打成一段(連總解析都分上下篇也太虐#)

不過身邊的朋友有問過我一個問題,既然是分成上下篇,那信蛹應該是只算一篇而已,

為甚麼會在心得文裡佔了兩篇的額度呢?

於是我的總解析就要先從標題名開始說起了,請各位先準備好甜茶或糖果之類可以安撫心情的甜點,

當然既然是解析,寫的時候(應該)就不會牽扯到太多情感,所以不用怕看了這個又要被虐一次,

因為我也不想再自虐了,所以儘管放心看吧。(應該是啦。)

 

之所以會把上下篇分別看成兩篇,是因為我真的是把兩篇文當成獨立的故事,

這也是為甚麼這次我不用(上)、(下)來區分,而是特別取了一個副標題。

離喃之春,與朽永之春,

其實會強調「春」字是因為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發現信蛹裡面發生事情時都剛好是在春天?

第二就是羅伊給阿姆斯壯的請求裡也包括了希望可以在每年的春天寄一封信給莉莎,

會全篇強調「春天」,正是因為「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

一年裡的開頭本該是萬象更新,但對莉莎來說羅伊的離去就是在春天,

新的一年才剛開始就宛如枯萎了一樣,所以羅伊為了讓莉莎在每年春天想起那個國界別離時可以不那麼哀傷,

他便拜託阿姆斯壯在春天時替他寄信,為的,就是可以讓莉莎在迎接新的一年時至少是充滿希望的。

 

好的,標題說完了那就直接從內文開始吧。

 

離喃之春的開頭,莉莎坐在窗戶邊看著窗外的春景,那時的莉莎已經60歲,

「莉莎攏了攏披在肩上的黑色針織罩衫,淺灰的羊毛衣隨著她的動作牽動著」

這裡已經暗示了之後提到的衣服顏色。再後面一點,則是提到了奧莉薇將大總統之位傳給了養子,

而那位養子我想各位應該看到後面時就注意到了,他就是瓊安‧阿姆斯壯,

替莉莎送來第一封信時跟奧莉薇大鬧一場的小郵差。

信紙泛黃聞得出霉味那裡在完結信蛹的時候就有跟大家提過了這算是暗示羅伊已死的最大提示,

不過其實反而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成功轉移了所以很少人發現這個破綻,這應該也算是好事吧。

「羅伊平日的字體總是龍飛鳳舞,但唯有在莉莎每年所收到的來信裡頭是那麼地工整、那麼地正氣凜然。」

雖然只是一個微乎其微的細節,但我還是想要提一下,

羅伊寫信給莉莎的字體之所以會那麼工整,是因為他在寫信時是一邊哭著抖著一邊寫的,

要是不用力地寫的話,恐怕莉莎會無法分辨出羅伊的字體,所以工整的字體並非刻意,而是壓抑悲慟的方式。

在【救救她】那段的最後,

「因為莉莎閉上了雙眼,所以她並沒有看見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甚至有人紅了眼眶。」

大家其實都早就知道莉莎下一步的行動是甚麼了,所以在大總統辦公室裡的會談其實是事先計劃好的,

也還好他們有趕在莉莎離開辦公室前先抵達並阻止了,否則古拉曼並沒有察覺到莉莎自殺的意圖,

要是就這麼讓她回去、隔天就收到寶貝孫女的死訊的話,只怕古拉曼會在悔恨中老死吧。

最後有人紅了眼眶,即是因為幸好有趕上成功阻止中尉自殺、鬆了一口氣。

【擦槍走火】那段莉莎對著鏡子將槍抵住自己的太陽穴那裡,她聽到的幻覺 :『那可不行...我不能失去妳...』

這裡算是提示羅伊死亡的第二個伏筆,當然這是較為隱晦的說法,

而之後莉莎不小心扣下版機、卻因為一股不知哪來的力氣將槍抽離了,及時躲過了子彈,

這裡的說法比較曖昧,可以解讀為莉莎知道自己還有任務尚未完成,所以用盡力氣讓自己逃過一劫,

但浪漫一點的解讀是,羅伊在這個時候其實已經去世了,是他不捨莉莎並且幫莉莎逃過一劫的,

不過請別解讀成鬧鬼了,前面所提到的幻聽是因為莉莎突然回想到殺死恩維那時候她跟羅伊的對話,

並不是羅伊故意嚇她的喔。(茶)

咖啡那段邁爾斯之所以會生奧莉薇的氣單純只是因為奧莉薇自己打破了自己訂下的規則,

擔心奧莉薇的威信會受到動搖,並沒有曖昧的意思,畢竟聽說邁爾斯在原著中的設定是早就有妻兒了,

我也並沒有再費心猜測奧莉薇跟邁爾斯之間的情誼,之後奧莉薇的養子出現,

也代表在我這裡的文裡奧莉薇是終生未婚的,雖然很遺憾,

但我目前實在是無法想像奧莉薇跟任何一個人在一起(嘆)唯一我覺得有可能的也早就領便當了啊。

【一個名為家的地方】最後莉莎收到第一封信那裡,奧莉薇因為莉莎的崩潰而忍不住看了信裡的內容,

「興許是第一次聽到莉莎的哭嗓所以愣了一下,總之奧莉薇覺得她的聲音藏了太多悲哀、多到像是錯覺。」

這句毫無疑問地指出其實當時奧莉薇已經多少有點察覺事情非同小可了,

只是一封問候的信,但莉莎如此用力的哭法卻讓奧莉薇產生了其實這是一封遺書的錯覺,

事實上,這就是遺書無疑。因為莉莎在那個時候就知道羅伊已經去世了。

被特別加粗的那句 : " 如果可以的話,請別離開。"

就是關鍵,而下篇也提到了其實這句的後面還有字只是被羅伊劃掉了。

然而為甚麼羅伊會將「因為我不能失去妳」給劃掉呢?因為原著中恩維死亡的那段,

羅伊說出「我不能失去妳」這句話的前提是 :「要是我死了,妳一個人要怎麼辦?」 

他怕莉莎會因為這樣而猜到其實他已經死了,所以才會倉皇劃掉,

而的確莉莎收到信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猜到了,而且羅伊並沒有完全蓋過去,

不僅讓莉莎辨識出那句話,還有欲蓋彌彰的效果,可謂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朽永之春的【在這世上,真正能使人們分開的是遺忘】這段就開始直直切入各種明示,

因為是下篇的關係,我就沒有特別避諱羅伊已死的事情,

所以,下篇從一開始就直接進入重點,提示明顯到要是敏感一點的人馬上就會看出羅伊已經去世了....

不過普遍來說(也就是稍微做了一點市場調查(?)),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會下意識地覺得羅伊一定還活著,

所以各種明示暗示都會自動解讀成另一個意思,那.....我、就沒辦法囉?(遭踹)

不過就一位寫者來說,越晚發現羅伊死亡是越好的,因為這樣讀者才有心情去細看內容嘛。(攤手)

【在這世上,真正能使人們分開的是遺忘】這段一開始四人組所探討的,

即是上篇最一開頭六十歲的莉莎那裡特別強調過的 :

「莉莎攏了攏披在肩上的黑色針織罩衫,淺灰的羊毛衣隨著她的動作牽動著」

沒錯,就是衣服的顏色。

這是第一個明示,莉莎的衣服只留下了黑、白、灰三種顏色,其意為悼念羅伊的離去;

還有四人組聚在一起討論得出的共識 :

「當霍克愛穿著那所謂的便服時,渾身散發出肅穆的氣場儼然狂雪紛飛,而無絲毫夏日炎炎。」

跟到【沒有人、願意步上他們的後塵】那段蕾貝卡跟莉莎逛街時 :

「原本該是快樂相遇的車站此時變得詭異了起來,

   蕾貝卡甚至有一種錯覺,這裡其實正在辦喪禮,而不是人來人往的吵鬧車站。」

都提到了,莉莎不只穿著黑衣服,還渾身散發出恐怖的肅穆,就像是隨時都在喪禮一樣。

從她丟掉其他顏色的衣服開始,直到去世,幾十年的時間她都再也沒有改變過穿衣風格,

算是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悼念羅伊了。

「因為,我們都...不願意步上你們的後塵啊.....」

這句,我覺得算是信蛹裡最大的虐點之一了。無關乎羅伊是否死亡,

光是國界分離那一段的情景就足以令親眼見到的人每想一次就痛一次,

他們都知道莉莎是捨不得羅伊的,也知道兩個人的情愫是一言難盡的糾纏,

然而此時卻連化做簡單的一句「我喜歡你」都再也做不到了。

依照大家的留言看來,國界分離那裡顯然是最虐的,其實我在擬稿的時候也是一直忍不住鼻酸,

但其實國界那裡有大概三個版本吧,我最後定案的是最不虐的版本。(#)

好吧言歸正傳,說到國界,其實那段除了佐莎虐以外,還摻了其他很多情愫一起爆發,

包括阿姆斯壯姐弟的分離,在原著中那兩姐弟我最有印象的互動是奧莉薇一邊踩住亞力士的腳一邊說教,

在國界這段裡我也用上這個梗了,但最是日常的事情一牽扯到生離死別就是最痛的,

雖然我是想要讓氣氛輕鬆一點,但其實在寫的時候我也跟著那姐弟倆一起紅了眼眶呢。

還記得原著裡馬斯坦古小隊全體出動要去攻堅第三研究所那段,

跟巴利關在一起的法爾曼不知道是太渴望自由還是怎麼地,總之他悶迷糊了,

竟然在作戰的時候直接指著當時矇著臉的哈博克直接叫出他的名字加軍階,還因此被哈博克兇了一頓,

嗯....或許這種少根筋也是天生的吧,總之我把他的少根筋也用在這段了 :

「啊啊、阿姆斯壯那兩姊弟還真是吵啊...氣氛都被搞砸了。」

普雷達搖了搖頭,「上校您也小心點啊,過段時間有空了...呃、大概還要很久吧.....」

法爾曼笑著拍了拍羅伊的手臂,完全沒有發現普雷達突然尷尬地想轉移話題的意圖,

笑得很是明朗 :「等我們有空了再出國境去找你喝酒啊!!」

「喂!」普雷達翻了個白眼,並狠狠地往法爾曼的頭巴下去,用眼神指向莉莎的方向。

接下來,就是羅伊與莉莎的橋段。

「因為被下了不能出國境的禁令,莉莎的兩旁甚至各站了一位士兵,儼然也是一副罪犯的待遇,

    與正要被趕出國境的羅伊跟阿姆斯壯並無兩樣。」

從這裡開始,就是我最喜歡的夥伴情誼的劇情,

他們都不滿莉莎被當成罪犯,甚至不滿莉莎不能跨出國界這件事,

所以其實他們都下意識地抗拒著監禁住莉莎的軍法,當然,羅伊無疑是最不滿的那個。

一直低著頭的莉莎終於忍不住瞪向正在叫囂的士兵,尤其是由下往上的角度,只有女性才能散發出的陰冷。

見那個士兵終於閉了嘴,羅伊笑著搖了搖頭,臉上毫無被羞辱的憤怒或不甘。

「所以我只是提議嘛,吶,離中尉遠一點吧?」

這裡實在是非常過癮!!然後再加上愛德華後來涼涼的一句 :

「唉唉真是狼狽喔、連我這曾經是狗的人都不得不掬一把同情淚了呢。」

身邊的朋友有特別提到,因為這句話,讓她的心情終於平復一點了。(結果後面反而被虐得更慘)

「喂!妳在幹甚麼!!」

事情發生得太快,眾人只見莉莎沉默了一小段時間後突然毫無預警地衝了出去,

原本靜靜地站在後方不遠處的士兵在莉莎衝出國界之前死死地抓住了她,莉莎吃痛了一聲,

而蕾貝卡最先反應了過來,「喂你們、不要抓得那麼大力、要是莉莎受傷了就要你們好看!!」

「混帳,放開中尉啊!!!!!」普雷達終於忍不住衝上前,是菲利與法爾曼在後頭拖住了普雷達才沒釀成大禍。

戰友們終於暴動了。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他們看到莉莎終於有了激動的反應,

本來一心想看見莉莎衝上前去跟羅伊告白然後來個大擁吻之類的,沒想到負責監督的士兵竟然這麼不識相,

還用暴力抓住了中尉,他們當然要生氣,甚至是最後士兵居然用手銬銬住中尉,

真是,連我都想要打那個士兵啊混帳。(冷靜)

而我想這段最虐的點就是莉莎的告白吧--她竟然說不出來,卻因為羅伊的一個微笑而終於落淚。

在所有人都為了這兩個人哭得激動得無法自己的時候,最令人心碎的就是他們此時竟然還可以平靜如斯;

於是在如此強烈的對比中,以莉莎無聲而絕望的哭泣結束了這場別離--同時也是他們之間的最後一面了。 

好的國界這段結束後,再來就是車站。

這裡我只想提一件事 :

而站長太太則是若無其事地將紙巾收好後、把一小袋餅乾放到她的手上。

「死亡並不會使人們分開,真正會使人們分開的是遺忘。」餅乾拿在手上就像是剛出爐一般暖得發燙,

「看妳剛剛忘神的樣子就知道,你們是永遠不會分開的。」

這裡我幾乎是豁出去,那句被我加粗的話就是直接將羅伊的死亡昭然若揭了,

並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字面上這個意思。站長太太直接點明莉莎正在哭著想念的那個人死了,

而莉莎想念的人就是羅伊,所以羅伊死了。(不要這樣推算#

停電那段是莉莎最脆弱最無助的橋段,或許是因為黑暗的催化,使得她突然變得感性、變得一蹶不振,

是普雷達說的那段話救了她,也讓莉莎除了收信以外又找到了一個一定要活下來的理由 : 保護戰友;

也有點「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的意思在裡頭。

接下來的第七段【在那三天裡,他賠給了她四十年】就是真相大白的段落了,

阿姆斯壯的回國也帶回了一切真相,並且帶回羅伊的遺體,將他在祖國入土為安。

唯一讓我邊寫邊哭的是最後四人組終於帶莉莎去掃墓時,他們靠在車邊對天飲酒的那段,

那是一種年老之後的滄桑,歲月的累積包容了太多年輕時的悔恨,最後昇華為豁達,

或許那抹傷痛永遠好不了,卻也在最後化為一句我愛你,而這句我愛你是莉莎在國界分離時沒有說出口的,

整整沉澱了四十年。結局是莉莎在收完那最後一封信,也就是那次掃墓之後沒多久就去世了,

只是我沒有特別寫出來,希望可以將哀傷點到為止。

而我要特別提的是那個標題 :【在那三天裡,他賠給了她四十年】

當初不管是在文章裡還是在後記我都沒有特別去解釋過這句話,但其實這是信蛹裡最矛盾、

卻也是支撐起一切劇情的支點,羅伊愛著莉莎,為了可以回國與莉莎團圓,照理說他應該要極盡全力逃獄的,

但他卻沒有這麼做,反而是埋頭做讓他必死無疑的「彌補」,也就是給了莉莎一個「信蛹」。

以羅伊在鋼鍊的設定來判斷,憑他的機智與實力應該是有很大的機會越獄成功的,

羅伊本不該死,而且他在給阿姆斯壯的信裡也說了 :

「如果哪天令姐當上了大總統,而你可以回國了」這句話,

代表他對奧莉薇之後的行動十分清楚,只要這幾年活了下來,就有很大的機會可以重歸亞美斯多利斯,

並且與莉莎團圓。

說了這些,我想要表達的就是、為何羅伊不選擇越獄,而是將整整三天的心力都用在寫給莉莎的四十封信?

這是一個十分簡單的選擇題,他有90%的機率可以活下來,但他連那10%的風險都不願意去承擔,

只因為只要他死亡的消息一傳開,隔天就必定會再傳出莉莎死亡的消息;所以他毫不猶豫選擇了護莉莎周全。

所以說「賠」,其實是莉莎欠了羅伊一條命,羅伊用那寶貴的三天換來莉莎四十年的生命,而自願送死;

但卻又不是只有「欠」這麼簡單,莉莎之所以會自殺,也一定是因為羅伊,

她立誓永遠追隨他,而他卻不捨她把所有生命都賭在他身上,於是形成了一個永遠無解的循環,

「信蛹」本身就是集所有矛盾為一體的存在,明明可以都活下來的,

卻是輸在對彼此的心疼,並且輸得心甘情願。

 

 

終於啊!!!!!天啊我用了好長的篇幅來寫信蛹的後記(捶肩膀)

一方面是我知道大家在看的時候大部分都只有注意到羅伊死亡而漏了太多我真正想表達的事,

而另一方面則是想要好好地、徹底地結束這個篇章,

現在終於可以不再去思考信蛹這篇文了,可以寫甜文了好開心♥(茶)

 

 

 

*句讀,最深刻的感情,一句話的溫馨。

 

最近愛上了所謂的「句子」,就連文章標題也開始不去特別取一個「詞」,

而是用一句最貼切的話來作為標題。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說不上來為甚麼一定要這麼做,但有的時候有些情感太過純粹,

要是特別又取一個看起來高深的標題就反而無法完整表達,

這種時候「句子」反而是「詞」的簡化,用一句話來說,可能哀傷、可能溫馨、

可能,又不是這些可以說的清的東西。

信蛹裡面的每個小標題就都是句子喔,還有其他像是〈爸媽果然是最佳拍檔〉、 〈兔子與藍洋裝騎士〉。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4.02.28 (FRI) 居然跨夜了,和平紀念日快樂喔(笑)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