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再想念妳了。

 

在爆炸的火光裡,他看著那個奔去的身影、看著那團謊言漸漸被火焰溶解,任由傷口血流如柱。

中尉,我不會再想念妳了。他這麼說著。

 

 

 

01*

 

 

醫院。

 

「到底是誰說.....『不,我們繼續前進吧。』啊?我怎麼記得好像有人說過這句話啊。」普雷達。

「是啊...明明就說過不理中尉來著,到底是誰呢...好像聽誰說過啊?」還在賭氣的菲利。

「炸墳墓甚麼的,原來只是一個開端嗎?先是炸墳墓,然後.....」

法爾曼倏地停下削蘋果的手。

「再自己去被炸彈炸?」

 

「.....」

羅伊對著天花板翻了一個大白眼,一手搶過盤裡切好的哈密瓜。

「你們罵夠了沒?還有,我甚麼時候說過不理中尉?我甚麼時候炸過墳墓?都說是用燒的來著了...。」

「喂!那哈密瓜是我買來要自己吃的!你只能吃蘋果啦無能上校!」

愛德華趁著羅伊受傷行動較為緩慢,難得成功地搶走他手上的東西,

並且三兩下地就把那瓣哈密瓜給啃得一乾二淨。

「哥、哥哥!!上校,真是不好意思.....」「算了,阿爾馮斯。」羅伊乾脆甚麼也不拿,頭一歪閉眼裝睡。

「喂,上校!你還沒告訴我們拉斯多的事啊,我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醫院的,你倒是醒醒啊!」

「哥哥,上校也累了.....」

「不用擔心啦!」普雷達蠻不在乎地擺了擺手,

「上校只有皮肉傷,看來是當時的反應夠快、有馬上避開炸彈呢。」

「我現在比較想知道的是,上校您好好的,怎麼會去追那個炸彈客?」法爾曼摸著下巴開始回憶資料,

「聽說那個人身上貼了數十個小炸彈,大部分都被她自己扔掉之後才爆炸,有一些則是直接在她身上炸開,

最後一次威力最大,也就是當時上校也在的那一次。而那次之後直到現在也沒能找到那個炸彈客,大總統也

不知為何就下令停止搜查了。鋼老大,我記得你說你有撿到手掌對吧?」

「對,是女人的手。不過馬上就隨風消失了。」愛德華盯著仍舊緊閉雙眼的羅伊,「你倒是解釋一下啊。」

「對啊,您明明就知道對付炸彈客時最忌諱近身搏鬥,您怎麼還要用這種最蠢的方式捉拿她呢?」

 

不管眾人的你一言我一語,儘管眼皮跳動得厲害,羅伊依舊忍著不睜開雙眼。

 

「喂.....你..........」「哥哥!你冷靜一點!!」

愛德華被羅伊的反應惹得氣得顫抖,不顧阿爾從後頭奮力地制止,他一手揪緊了羅伊的領口。

「你到是說說話啊!!!先是休斯准將,然後是中尉!!!我們兄弟倆到底還要害多少人死掉啊!!!你說啊!!!!!」

「艾力克兄弟,那不是你們的錯!」菲利見狀連忙跟著拉開愛德華,「那跟你們沒關係!」

「甚麼沒關係.....怎麼可能會沒關係!喂.....賢者之石可是用人命做的啊!好幾條、好幾條人命--!!」

愛德華抖著流下淚來,「我們追求的、可是這種東西....這樣的我們...這樣的我們....」

阿爾聽著也默默地低下頭,他看著哥哥流下的淚,原本很羨慕的,原本也想像一般人一樣...可以盡情流淚的...

可是、現在...

「這樣的我們...只會害了更多、更多的人啊.....」

是啊...如果真的是我們害的話,那我也寧可就繼續這樣,靠著盔甲、靠著哥哥的血維生。

 

 

「的確...跟你們有關係...」「喂、上校!您怎麼這麼說、孩子們...」

羅伊睜開雙眼,慢慢地拿開愛德華的手。

「但是,愛德華‧艾力克、阿爾馮斯‧艾力克。」他一字一句地、眼神十分慎重。

「我們所有人,也都身陷其中了,這卻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有人自願、有人痛苦,但都是我們要負的責任。」

 

「自願、你說...誰...?」

 

病房裡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看著上校,內心漸漸地浮現出答案。

 

最令人難受的答案。

 

羅伊低下頭,墜下的碎髮擋住了他的視線。

 

 

「莉莎‧霍克愛。」

 

 

 

02*

 

 

「親愛的.....請妳告訴我,她是誰?」布拉德雷已經接近忍耐力的邊緣,他握住牛排刀的手愈來愈用力,

連一旁的傑利姆都快要看不下去。不過傑利姆倒是有著跟「爸爸」一樣的疑問。

「呀、真是的,原來我忘記介紹了嗎?」布拉德雷夫人捂住嘴,「真是太失禮了,這位是索拉莉絲小姐,他...」

「妳叫做索拉莉絲?」布拉德雷的青筋已經突起。

「是的。」索拉莉絲,也就是拉斯多毫不畏懼地微笑著應答。「久仰了,大總統閣下。」

「親愛的,你怎麼...」對於被丈夫搶話夫人只感到疑惑。「你們之前認識嗎?」

「不,沒有。」

布拉德雷的回答很簡短,身為他的妻子,她知道布拉德雷一定有甚麼話沒說,

不過礙於外人在場,她倒也懂得進退。「還是先吃飯吧,傑利姆也累了吧?吃完飯我再請醫生來看看。」

「不用了媽媽,我沒有受傷喔。」

「不行。」夫人的表情已經沒有任何笑意,

「剛才司令部連環爆炸的時候你也在場吧?雖然有被順利救出來但是....」 

傑利姆那麼一個小小的孩子竟然曾經身處在那場驚爆火光之中,夫人想想就後怕。

 

「...好,我知道了媽媽。」傑利姆笑著,他的眼裡永遠有著千萬種色彩,成千上萬的計謀同時運轉,

像是妖豔卻詭譎的蝶翼翩翩飛著,

卻從來逃不出他的眼眶。

 

「霍克愛,妳看好了?」

「嗯。」拉斯多與莉莎不動聲色地交換著想法,他們一起看著傑利姆。儘管他是個這麼難纏的人造人始祖,

在面對布拉德雷夫人的時候,卻也只有那一種神色--最純粹的白--忠實地反射出夫人母愛的光輝。

 

莉莎終於知道,為甚麼拉斯多會選擇接近夫人。

 

不過儘管夫人安全,卻也僅是最安全的刀口,拉斯多與莉莎必須極力撐著、屏息墊著腳尖才能站在那個刀口上,

只要一秒鐘的放鬆,她們就會被毫不留情地刺穿。

拉斯多說 : 在遇到下一個轉機之前,夫人會成為我們的避風港,因為她是拉斯與普萊德的珍愛之人。

不過,人造人中遠遠不止這兩個人,儘管普萊德是人造人的始祖,他卻也得聽命於父親大人,

再加上一個沒什麼腦袋,但可以不顧一切瘋狂的恩維、貪吃鬼庫拉多尼,與身體本能最強大的斯洛烏斯。

聽到這裡,莉莎不禁問到古利德,而拉斯多答 :

他是眾兄弟中最無須擔心的人--因為他守信,是最守信的人,妳可以懷疑任何人包括我,

但就是不能懷疑他。相信他所說的話,不管處境是有利或垂危,只要無條件地信任他,都能夠使自己至少避開

一定程度的危險。

 

莉莎沒再提出問題,拉斯多也摸不清她在想甚麼。

 

關於信任的問題,莉莎想,只要全世界都靜止在此刻,只剩下她與拉斯多共享的軀體還能運作,

那她一定是相信拉斯多,不是只能,而是絕對。

甚麼才是危險?甚麼才是勝利的途徑?就算會失去一切、瀕臨死亡,那都只是過程,失敗與否全是取決於自己。

就算是古利德要她做出與拉斯多相反的決定、就算是,上校。這是一條莉莎自己選擇的路,如果必須分道揚鑣,

那她必然堅決地踏上岔路;如果信任拉斯多最後致使玉石俱焚,那她會掙扎到最後一個火苗燒完為止,

剝掉焦脆的皮肉、露出心臟,用僅剩的靈魂繼續爬行。

 

莉莎相信她可以一定做到無所不能,因為她已經看清前方的道路。

 

只要前進就好了,其他的都只是關卡。

 

 

-

 

晚餐過後,家庭醫生果然準時出現了,在夫人的要求下他依序檢查了傑利姆、布拉德雷,最後是索拉莉絲,

理所當然地,三人早就恢復成毫髮無傷。

不懂得懷疑,夫人安心下來之後也早早帶著傑利姆就寢了,布拉德雷踱步到最南邊的那扇落地窗,

他發現,拉斯多重生之後變得很喜歡在落地窗前發呆--不管是哪裡的落地窗。

一點都不像以前足智多謀、坦率健談的她。

他早就覺得拉斯多該是不對勁了,光是那身穿衣風格就足以構成一個最值得懷疑的理由。

 

「妳叫做索拉莉絲?我記得妳並不喜歡這個名字。」

拉斯多只是靜靜地將視線從夜景移到布拉德雷唯一睜開的那隻眼睛。

「最近普萊德好像很常被父親大人召喚,我在想,一定是哪裡又出了亂子。」布拉德雷定定地說,

「而今天,我終於知道是妳,或者是說,我早該知道是妳?索拉莉絲?」

「你還沒那個資格對我說教,『小弟弟』。」拉斯多揚起嘴角,輕聲提醒著布拉德雷僅60歲的年紀,

「我確實是討厭這個名字,不過某人堅持我用這個化名,我只好用了。」

「某人.....」布拉德雷挑眉,「讓我猜,莉莎‧霍克愛還沒死吧?」

拉斯多撫上自身的臉頰,「她的軀體的確是好好地站在這裡...你要這麼解釋我也不能反駁就是了。」

「妳知道我的封號,拉斯多,誰還活著、誰死了,就算是最細微的反應也逃不過我的眼睛。」

「我是知道你的封號,不過你倒是不怕你親愛的夫人看到你和我靠這麼近吶?你該知道的,布拉德雷.....」

拉斯多陰惻測地笑,「你剛剛的反應,可是一點都沒能逃過夫人的眼睛喔?」

 

布拉德雷終於知道,為甚麼拉斯多要接近他的妻子。

 

「我的妻子變成人質了嗎?」

「沒有....光是普萊德如此深愛著夫人,我就不可能打夫人的主意,就算讓我死一百次我也沒有這個膽量。」

拉斯多抱著手臂,「是夫人....將我帶到這裡。」

看著她用如此微妙的表情說出這句話,布拉德雷覺得,他果然還是不能適應霍克愛的臉配上這雙瞳孔。

這張美麗又真誠的臉蛋,會令他不能準確地分辨出拉斯多此刻的心思。

「對了,說到爆炸,其實最近還有另一起爆炸事件,比今天的更加離奇。」

「雖然我不覺得今天有甚麼好離奇的,不過,洗耳恭聽。」

「莉莎‧霍克愛的墳墓,被炸得連個渣都不剩,現在整個軍部都在議論紛紛,說是炸得連一點屍體該有的碎屑

都看不見,妳知道犯人是誰嗎?」

 

 

拉斯多愣住了,但是莉莎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妳以為甚麼都瞞著上校,上校就真的甚麼都不知道嗎?

想到拉斯多那時說的話,莉莎的心幾乎要涼透了。

 

 

03*

 

 「索拉莉絲,昨晚睡得好嗎?」「謝謝夫人。」拉斯多微笑著,看著站在早晨陽光下的婦人,心裡一陣複雜。

安琪‧布拉德雷(Angel Bradley),人如其名,是一位同時擁有真善美的天使,隻身處在兩個強大人造人所居住

的巢穴裡渾然不知、毫髮無傷,並且被那兩位人造人深愛著,保護得滴水不漏。

還真是有趣的處境啊--如今再加上拉斯多與莉莎,就是第三位人造人了。

「謝謝夫人昨天的幫忙,我會快點找到住的地方搬出去的。」「妳在這裡沒有住的地方!?」夫人關心地走近,

「怎麼會?」「唔、我.....」拉斯多垂眸,一臉泫然欲泣、引人憐憫。

「我是外地人,剛到亞美斯多利斯來,我住在這裡的朋友曾告訴我一定要來中央司令部看看,沒想到...」

「噢。」夫人難過極了,她撫了下拉斯多的手臂,「妳是從哪裡來的呢?是很美的紅色的眼睛呢。」

「我是阿爾路哥人。」拉斯多頓了頓,「家母是伊修瓦爾人,『索拉莉絲』是家母對我的愛稱。」

「原來如此,是南國人。」夫人溫柔地笑了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先在這裡住下來呢?」

「真、真的嗎?」拉斯多睜大雙眼,彷彿隨時都會掉下眼淚。「夫人、我.....」

「好了,就這麼決定了。」夫人笑著,「叫我安琪吧!總覺得我跟妳能成為談心的好朋友。」

 

「真是太感謝妳了。」拉斯多笑得燦爛極了,雙眼甚至閃著晶亮的淚光,

 

「安琪。」

 

 

 

-

 

首先,霍克愛中尉因公殉職、連升兩級,變成了霍克愛少校,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上校就將她的墳墓炸了,

然後說中尉沒有死但也沒有活。

他們想,上校是太哀傷了腦子都不正常了炸了人家的墳墓之後還咬文嚼字了起來,不過這就算了,

上校想炸東西洩憤、想當詩人呻吟,他們都管不著,也不用管,反正這些都沒有什麼實質傷害。

但是,上校到最後居然自己跑去被亂炸了一通住院了,他們就無法淡定了,然後現在又在說什麼?

 

中尉是自願的?自願去幹嘛?自願去被人造人欺負嗎?是這樣嗎?

 

「上校已經夠傻了.....中尉也沒有冷靜到哪去。」菲利坐在病房的椅子上喃喃自語,完全不管當事人還在場一臉

黑線。「不是向來都是上校愛出險招,然後中尉負責制止上校嗎?」

聽到中尉變成了拉斯多,菲利想哭,卻一點眼淚都擠不出來。事情的發展這麼荒謬,讓他覺得他所滿心崇拜的兩

位菁英都在一夕之間變成了神經病,還是最危險、最讓人不省心的那種。普雷達跟法爾曼兩個聰明人也難得什麼

評論都發表不出來,艾力克兄弟因為已經見識過麟變成了古利德的先例所以並沒有太震驚,只是他們從沒想過同

樣的事情會在短時間內發生第二次,尤其這種事情哪是能隨便就成功的?

 

而且,居然是那個中尉啊.....麟本來就古靈精怪,野心極強;但是那個那麼一板一眼、步步求穩的中尉...

不行,怎麼樣都不能理解。

 

相較於悲傷,他們現在的心情已經偏向於當機的狀態,什麼都無法思考。

 

「你們還相信我嗎?」

羅伊也不計較他們的沉默,他知道現在負傷躺在病床上的自己的確是非常地沒有說服力。但他還是又問了一次。

「你們還相信我嗎?」

 

你們還相信我嗎?在經歷了那麼多混亂,明明還口口聲聲說要他們繼續前進;而我卻自己因為想見中尉一面、

把自己給弄得這樣狼狽。我都快要不能相信自己了,那你們還能相信我嗎?

沉默依舊,羅伊低頭咬著牙,所以從來沒有發現同伴們在聽到他的發問時,雖然不做回答,卻各個都抬起頭來

盯著他看,目光灼灼。阿爾馮斯看著幾乎想要出聲,上校現在這麼無助,為甚麼你們明明一臉無庸置疑的信任,

卻不給他一點回覆!?不過他不敢開口,因為他看到了哥哥也盯著上校,跟普雷達他們的表情如出一轍。

 

 

他們在等。等上校自己抬起頭來。他們要上校一如往常一樣正視著他們說話,滿腔自信,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自卑到連在夥伴們面前都抬不起頭。這個時候的問答,都只是無意義的安慰,都只是無病呻吟。

 

 

 

只可惜,上校在抬頭之前,選擇了躺回病床上,閉眼假寐。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大家好,我是琴影,蠢蠢的琴影。(淚流滿面)

不知道現在的你看到這篇後記時會是什麼心情呢?一定有人是現在才看到這篇文,所以覺得一切都正常,

但是,到目前為止總計約65人已經看過這篇文章(或者已經被點開65次),是在後記還沒打上的狀態。

沒錯,「我還沒打後記」,可是已經有三個人留言了。看到其中有人問我這篇怎麼沒有後記,

我的心情那個複雜啊!既覺得感動又覺得我怎麼可以這麼蠢!!!!!(哭喊)

 

事情是這樣的:

我剛剛發現了一件非常毛骨悚然的靈異事件,那就是,JULIET第七章,

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發佈在網誌裡了。

雖然正文已經打完,但相信大家應該知道我每一篇都有打後記的習慣,

而我後記還沒打所以不可能發文。我是剛剛打開網誌時才發現的,而且已經有人留言。

為了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稍微做了一下調查。調查結果如下。

蠢蠢如我,發現了網誌有一個功能叫做「預定未來時間發文」,

意思就是比如說我已經打好一篇文章,但是預定要發文的那天沒空碰電腦,

我可以預設一個日期跟時間點,時間一到系統就會自動幫我把那篇文發出去,太貼心了!

於是蠢蠢如我發現了這個功能之後就蠢蠢的想要試試看,大概是幾個月前試的,

本來想要試JULIET這篇,但是後來發現會有另一篇文比JULIET先打好,我就又設定了那篇,

然後,那篇就實驗成功了我好開心啊、但是我忘記解除JULIET的設定啦wwwwwwww

事情就是這樣。我還是厚臉皮地把後記補上了。(羞)還好我正文已經打完了!!!(艸)

於是我們進入正題。

 

JULIET第七章終於被我難產難產地產出來了,現在這篇故事已經十分明確地分成了羅伊線跟莉莎線,

對於喜歡將兩人放在一起作戰一起談情說愛的我真是十分的虐心,這兩個人在這章,正式地分道揚鑣了。

關於信任的問題,莉莎想,只要全世界都靜止在此刻,只剩下她與拉斯多共享的軀體還能運作,

那她一定是相信拉斯多,不是只能,而是絕對。

甚麼才是危險?甚麼才是勝利的途徑?就算會失去一切、瀕臨死亡,那都只是過程,失敗與否全是取決於自己。

就算是古利德要她做出與拉斯多相反的決定、就算是,上校。這是一條莉莎自己選擇的路,如果必須分道揚鑣,

那她必然堅決地踏上岔路;如果信任拉斯多最後致使玉石俱焚,那她會掙扎到最後一個火苗燒完為止,

剝掉焦脆的皮肉、露出心臟,用僅剩的靈魂繼續爬行。

這段我寫得很痛,因為莉莎替自己的未來做了決定,卻沒有選擇上校,而是選了拉斯多。

「只要全世界都靜止在此刻,只剩下她與拉斯多共享的軀體還能運作」這句話的意思是,

當莉莎面臨到岔路,她的面前可能有很多持著不同意見的人逼著她做決定,甚至上校也會是其中一個,

沒有人願意讓步,而形成了難受的僵局(→全世界都靜止在此刻),

那她會選擇誰的話都不聽,把選擇權交給拉斯多。(→只剩下她與拉斯多共享的軀體還能運作)

 

雖然痛,但同時我也跟著豁然開朗。

莉莎相信她可以一定做到無所不能,因為她已經看清前方的道路。

只要前進就好了,其他的都只是關卡。

莉莎已經堅定了信念,並且也跟著拉斯多的計畫投靠了夫人。

 

反觀另一條線--羅伊,他在上一章跟艾力克兄弟談話談到一半便被爆炸聲吸引過去,

並且因為隱約看到了莉莎的身影,而急急忙忙地跟了過去,完全忘了自己曾經要隊員們不要再考慮中尉的事。

然後,受傷、住院,被夥伴們擔心,他深深自責,並重重地體會到了自己的莽撞與不堪一擊的意志力。

開頭銜接著上一集,他說,「中尉,我不會再想念妳了」其實不只一種含意,

第一,藉由那個爆炸,他終於知道莉莎沒有死,因為他分明看到了那時的眼神絕對是莉莎的眼神,

也確認了拉斯多的確與莉莎共享一個軀體。既然人並沒有死,那他何必再想念?他不要再浪費時間想念。

第二,他背負的不只是失去莉莎的傷痛,他背負的是一整個馬斯坦古小隊、一整個亞美斯多利斯。如果他還

莽莽撞撞地去追求這些兒女情長,那他有什麼臉去面對那些全心信任著他的夥伴?

而顯然伙伴們並沒有真的對羅伊失望,一如JULIET第一章時,法爾曼對羅伊說:

「在這時留下霍克愛中尉不會有人笑您膽小的,我們都願意代替中尉。」

現在看到羅伊這副模樣,他們只有不捨他的煎熬,但男人與女人不一樣的是,他們再怎麼心疼,

都得狠下心讓他自己振作,尤其羅伊又是他們的領導者,下對上的關係太容易尷尬,即便他們是好朋友,

但有些事情一旦逾矩了就容易變質,此刻的羅伊越急躁,他們就越需要耐心、將沉默的空間保留給羅伊。

本章最後羅伊陷入了低潮,但不用擔心,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蹲得越低,是為了未來跳得越高。

 

最後談談夫人。「安琪」這個名字是我擅自取的,印象中原著並沒有交代夫人的閨名(如果有請務必告知),

因為未來夫人應該會一直出場,沒有個稱呼總是不方便。

而之所以取做「安琪」則是因為傑利姆,也就是普萊德,某一集普萊德跟阿爾馮斯一起被關在一個用煉金術

練成的巨大半圓體裡,普萊德對阿爾馮斯提起了夫人,說他很喜歡她,她是一位天使。

所以我覺得「安琪(Angel)」這名字應該十分符合夫人吧。

至於夫人對於「索拉莉絲」跟她的丈夫的不尋常互動並不是沒有疑惑的,只是她善良,但是善良不等於愚笨。

況且她是絕對相信著自家丈夫的,這點無庸置疑。

 

莉莎堅持要拉斯多自稱「索拉莉絲」這件事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什麼想法呢?

其實,只是單純地、莉莎要替哈博客報一箭之仇(笑)

「妳用這個名字欺騙了哈博客的感情,那妳就給我一輩子都用這個名字,讓妳時時刻刻都記得妳曾做過的好事!」

ps.阿爾路哥(Aerugo)為原著中亞美斯多利斯的南方鄰國。

 

 

感謝看畢全文,敬請待續。(鞠躬)

 

琴影 2014.12.13 (SAT)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