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久不見,這裡是琴影。

 

 

算一算到現在也要五個月了,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我呢(笑)這學期的課業特別重,考試檢定一個接著一個,實在是壓力太大了,本來預定2月時就該發的這篇心得文與四周年紀念賀文,就這麼被我硬生生地擱了下來,直到現在。

最近終於告一段落,雖然再過一兩個星期就是期末考,不過我還是決定讓自己放一個小假打個文解解渴,否則就真的要半年沒發文啦XD

過了五個月之後的第一篇文就是心得文感覺有點怪,「心得文」應該是一段時光的結算,代表著暫時結束、馬上重新開始才對,暌違五個月的一開始居然就是回顧過去12篇......嗯,果然還是說不上來的怪(笑)也因為這樣,這篇心得文除了心得以外,我應該還會放一些小番外,也算是補償一直等著我的你們,真的謝謝(鞠躬)

消失五個月了,如果這篇文還能被你們點開看到,我會非常感動的。(笑)

那麼就是老樣子,先結算一下時日吧!

從2014年2月28日到2015年1月27日。總共11個月,對比上次的九個多月......我還真是大幅度的退步啊XD

啊、再加上我所停滯的這五個月,總共是16個月呢。

好的,

以下放的是一些寫文的心得,大家看看就好。(笑)

 

*PARTS。停駐點,啟動

 

forty-ninth # 我看不見,那片陽光燦爛

 

「但是我還是想繼續當您的副官啊!」

莉莎,聽到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我從不敢奢望妳的告白與傾心,尤其是我再也看不見外頭的陽光之後,我的世界,就太容易滿足。

滿滿地、全部都是妳。

只要妳一抽離,我便跌入永恆的黑暗,而只要妳願意給我一句話,我就好像,擁有了全世界......莉莎,妳總是這麼輕易地就給我妳的全部,所以,我很心疼。

妳的第一句「我愛你」是在黑暗中告訴我的。是我的黑暗,對妳而言應該也是,因為當時妳已經躺在我身邊了--上床前先把燈關掉是妳的習慣,妳從不留一盞小燈,並告訴我,「現在的我就跟您一樣了,一片黑色甚麼都看不到。」然後在三分鐘之後才有點為難地輕聲說,「上校......下官好像已經適應黑暗了。」

當時的妳還沒改掉說敬語的習慣,卻已經願意用最親密的姿態給予我安全感。

說回「我愛你」這個話題。大概在我們住在一起之後過一個禮拜,那天晚上,妳哭著醒來。

我也醒了,馬上,不過當我慢一拍地發現就算我已經睜開眼睛,卻還是只能聽到妳的哭聲時,我突然很惱我自己,我突然又怯步了--而妳,哭得傷心,還記得要壓低自己的聲音,只因為知道我的聽力變得很敏銳,妳怕吵醒我。

我想抱妳。不過我很怕,我怕驚醒妳的噩夢裡,有我,有我的失明;我怕,妳好不容易醒來之後看到這樣的我,只會是妳惡夢的延續。

「上校......不,羅伊。」

我聽到了妳的低語,我的心一跳,這是妳第一次自己主動叫我的名字。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想甚麼?」妳壓低妳的哽咽,嗓音像在嗔怪。「你只會一直揣測我的想法,卻不直接問我,你以為我是因為出於忠誠才跟你在一起的,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我有點心虛,因為妳全部說中了。

又安靜了下來,不過我知道妳並沒有睡去。

妳在等我開口。三分鐘早就過了,妳已經適應了黑暗,勢必,妳也會發現我醒著。

「莉莎,妳剛剛的噩夢裡是我嗎?」雖然我沒有哭,我的聲音卻不比妳平順到哪裡去,還是其實我也哭了?

「是。」

「莉莎...妳......」我吞了下口水,「妳希望我恢復視力嗎?」

對不起,我好像總是丟這種難題給妳。

我不知道我希望聽到怎樣的答覆,但我從沒想過,妳竟然會以沉默回報我。

不,

妳是不是,又哭了?

「對不起......我......」我猜妳哭得很難過,難過到都將自己的臉摀起來了,妳的聲音變得沉悶而細微。

「我好自私。雖然我從沒想過您會失明,但自從您失明......而我......能夠毫無罣礙地跟您在一起之後......我發現自己居然、非常地快樂。」妳抱住了我的手臂,「我居然自私到,在某些時候,竟然慶幸您失明。」

我的心沉了下來,並不是生氣,而是莫名地安定--我還以為全世界只有我已經能從失明裡找到樂趣了呢。原來妳也是,莉莎,妳也接受這樣的我,並且,開始依賴這樣的我了。

「我剛剛夢到,某一天早上天剛亮時您將我搖醒,告訴我您恢復了。」妳悶悶地說,「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狂喜,並且與您擁吻。然後您抱著我,告訴我今後的計畫,告訴我在完成伊修瓦爾的重建之後便要轉戰中央......之後還有很多,包括您要當上大總統的計畫。我也聽得津津有味,是真的,我的腦海裡也是快速地規畫著,我未來應該要如何輔助您。而我的第一步就是,與您提分手。您生氣了,我卻還覺得理所當然,並且一直說服您,說著說著,原本興奮的心情不知為何沉了下來,最後我也說不出話來了。我的心好痛,上校,一想到不能與您繼續當戀人,我的心就好痛,然後我就哭了。」

原來,妳是因為這樣哭著醒來。

「一旦嘗過與您相愛的滋味之後,我就再也不能說服自己停下來了,對不起。」

「何必說對不起?」聽到這麼認真的一番話,我不禁笑了出來。

「您還聽不懂嗎?」「嗯?」

「不要再懷疑我的真心了......」

我聽到妳的一聲喟嘆。

「我愛您啊......真的。」

 

 

fiftieth # 拾遺集

 

還記得第一篇〈war〉嗎?是小寫的那篇(笑)

你們會好奇之後發生了甚麼事嗎(笑)

 

「爸爸......這次真的不是我故意欺負你。」

「嗯,我知道。」羅伊抱著被子,可憐地窩在沙發上,「是我太得意了。」

晚餐前,拉芙蒂雅藉著回家作業之名向羅伊詢問他跟莉莎的認識過程與戀愛史,羅伊先是講了一堆廢話撩撥拉芙蒂雅的脾氣,再趁她要準備大哭之前,又將話題拉回了正軌。

不過,拉芙笑了,莉莎的臉卻愈來愈紅。

「媽媽當時真的那麼傻嗎?爸爸追了她那麼久居然完全都沒有發現?」拉芙蒂雅雙眼發亮,就算已經過了幾小時,她依然覺得不可思議,「媽媽好可愛!!」

「是啊,妳媽媽真的很可愛,很傻。」羅伊看著不遠處緊掩的房門透出了暖暖的微光,好像回到了最單純的那個時候,小小莉莎的房門緊掩,門縫卻竄出了橘色的光,洩漏她總是利用半夜替他織圍巾的秘密。

這讓他對她更放不開手;且在不得不放手時,心痛如絞。

「拉芙,那麼晚了該去睡覺了。」說話間,莉莎神色自若地打開房門走到客廳,將拉芙抱起來,看都不看羅伊一眼。羅伊的眼神忍不住追隨著她,看著她從拉芙的房間走出來之後,終於忍不住,將視線對上他的。

莉莎的臉很紅,咬著唇說不出話,又轉頭回了臥房。

羅伊笑了,看著力道剛好,被留下了一道縫隙的房門,又抱著被子跟了進去。

 

 

fifty-first # JULIET。05

 

在部下們不信任的眼光中,他無奈、又傷心地第500次承諾,「我、真、的、沒、有、挖、墳、墓、啦混帳!!」

 

 

fifty-second # 只剩下愛了

 

不過呢......捨棄的當下是痛苦的,妳知道嗎?拉芙蒂雅。

我在打這篇心得文時稍微回去重看了一次,即使已經經過一年,看到這句話,我還是忍不住心痛了。其實這篇真的是虐到把甜的地方全部蓋過去了,跟信蛹的虐不太一樣,信蛹是從頭到尾的悲劇,而這篇所述說的主題是親情,是日常生活中隨觸可及的親情。

如果可以選擇,誰會願意選擇呢?

所以,莫怪那個做出取捨的人。

 

 

fifty-third # 信蛹,暫留的光

 

fifty-fourth # 都是bz的陰謀!

 

fifty-fifth # JULIET。06

 

看來是釐清思緒了...真是可惜呢......。

普萊德突然開始思考拉斯多這位「妹妹」重生的意義。

就像古利德重生一樣,他們在重生之後都存有很大的不確定因素。

然後,他突然想到,父親大人已經連續兩次,都利用人類--有某種特定強烈情感的人類,來做為人造人復活的犧牲品--姚麟是野心,霍克愛是忠誠,兩人皆可為此奉上性命。

「野心」他可以理解。但忠誠......難道是父親大人求而不得的東西嗎?

 

 

fifty-sixth # 藍天

 

fifty-seventh # 長廊

 

克林姆教官早就不是教官。在莉莎‧霍克愛從軍校畢業沒多久之後就退休回老家了。

他也曾出國,約定之日之戰時他人在清國,有幸避開了戰爭的苦難;他喜歡先離開一個熟悉的地方一陣子,再回去聽一直住在那裏的人說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就像軍部,就像軍校,就像那些來來去去的孩子。而他始終最掛心,也存著最多矛盾的,就只那兩個不同屆、並且被他在校園裡刻意避開的一男一女。

最終,他們還是走在一起了。以最契合、最親密的姿態--但終究,他還是將兩人看為兩個獨立的個體,大概在這世上,只有他老人家會把這兩人看成兩個獨立的人,因為這兩個人是他在不同時期所教導的學生,對他們有個別不同的期望與關愛;老人的雙眼始終清亮而執拗。

而他在身體即將不便之前結束環遊世界回家了。他寫了兩封邀請函,並依舊留了心眼,將兩封信上標明的時間錯開一小時。

這是只有克林姆教官會做的事。

一前一後隔了一個小時在同一個小房子裡相遇的羅伊跟莉莎,只楞了一下,便齊齊看向了老教官--

「他就是您說的幾屆前的那個最懂世故而不世故的學生?」

「莉莎就是您當年狙擊手訓練中心裡唯一的名單?」

「這個莉莎,就是那個莉莎啊...呵呵呵...」

 

 

fifty-eighth # JULIET。07

 

「我的妻子變成人質了嗎?」

「沒有...光是普萊德如此深愛著夫人,我就不可能打夫人的主意。」

拉斯多抱著手臂,腦中閃過一絲不對勁,卻因為太細微也太快速,她甚麼都抓不到--

 

 

fifty-ninth # 他的幸福劇本

 

莉莎將幸運草硬塞到他懷裡,連帶地,她踮腳攬住了他,不顧一切吻住他的唇。

他瞬間不知道要怎麼反應,也沒有推開,事實上,他怎麼可能會想要推開?就算明明知道,如果就此放任自己將她抱緊,那將來要放開時,只會更難過而已......

他還是反過來抱緊了她,並加深這個吻。

莉莎感受到他的力道,眼淚落得更兇了,她下意識地張嘴想要吸氣,卻被羅伊吻得更深,缺氧與心痛同時襲向莉莎,使她有些站不穩。羅伊扶著她將她放在沙發上,並離開了她的唇。

莉莎一手扶著他的肩膀,張嘴大力地吸著氣,雙眼鼻頭都紅通通的,還滿臉淚痕,看得羅伊一陣心疼;又看到被他吻腫的唇,內心有一個角落徹底軟得塌了下來。

於是,又忍不住捧著她的臉吻了上去。

 

「上校,您該起來了,您還得回您家換衣服。」

羅伊睜開雙眼,先是看到抱著胸一臉嚴肅的副官背光站在她面前,然後再慢一步地嗅到這個房間飄散著的淡淡馨香。是了,他昨天凌晨時是跑來中尉家裡叨擾,並且借她的房間睡了一晚。

然後,居然把沒做完的夢給接了下去......。

「妳真的弄公文弄到剛剛?都沒睡嗎?」

「是的,下官精神還可以。謝謝您的關心。」她像是早就算好了似地移開了一步,強烈刺眼的陽光瞬間撲面而來,惹得他那僅剩的一點睡意全都跑光了。他癟了癟嘴。

中尉還講著甚麼,大概是關於工作的事,而羅伊只覺得早晨,被她叫醒,在陽光裡坐在床上交談,互相提醒今天一天的待辦事項,很好。

「您有在聽嗎?」

好想給她一個早安吻......。

 

 

sixtieth # JULIET。08

 

「金格,你在想甚麼?」

「沒有。」布拉德雷收斂心神,眼裡陡然升起惡作劇的笑意。「安琪,妳要記得別為難了客人,知道嗎?」

他將妻子抱緊,心裡疼得難受。

安琪,妳是我唯一替自己做的選擇,而如今,妳可知道我是多麼地懊惱自己選擇了妳?

布拉德雷用僅剩的右眼,看著妻子臉紅、嗔怪,槌打著他向他撒嬌,力道卻從來輕如鴻毛。幾十年來的老夫老妻,他卻像是永遠抱不夠似地,但他提醒自己,該放手了。他甚至細微地發現,在他鬆手的同時,安琪順從地也鬆開了手,卻極輕地、失落似地嘆了一口氣。

妳也一樣,想要永遠地待在彼此身邊嗎?

但是,安琪,人造人的愛,只會給妳無止盡的災難。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歸去來兮!

 

我發現這篇裡真正寫到心得的好像只有一篇......大家番外看得開心嗎(笑)

有些篇章是心得已經在該篇後記寫得很詳盡,又本身是屬於番外或小品集的性質,我就不另外再寫番外了。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5.05.24 (SU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影 的頭像
琴影

狂焰x獵鷹x疾風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燕野
  • 小琴影~♥
    很開心又看見妳了呢 (笑)
    自從去台中工作後,幾乎沒有時間來這晃晃 (艸)
    現在呢,台中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哩XD
    所以~能趁機會好好的拜讀一下了呢 (笑)

    不過,老實說!!!
    我剛瞄到妳發這一篇時,就直接進來留言了!!!!
    一下子吸收好多驚喜(?)。赫然覺得要品嘗的文章有好多(诶?)

    啊啊,我好喜歡那篇 他的幸福劇本(番外?) (艸)
    果真抗拒不了常日生活的設定────

    好啦~ (轉圈灑花)
    我要用功拜讀您以前的文章了!! (握拳)))))

    PS.留下完全沒重點的留言,真不好意思"""
    還有,課業、檢定都要加油囉~♥
  • 燕野大!!!!!(撲)
    嗚嗚看到您我也是萬分激動啊!真好,暌違五個月回來,
    也把久違的您給盼來了(抱)

    說到台中、一直說要見面的結果也快要一年過去了呢...(茶)
    工作告一段落真是太好了,
    請務必要好好地休息,千萬別累壞身子了。

    還請您慢慢品嘗(笑)
    希望我這裡可以成為您補充能量的地方呢,
    真的很高興能看到您的留言,先看了番外之後再回去翻正文應該也不錯XD
    我應該沒有劇透太多吧我想XD

    他的幸福劇本啊(笑)
    我還在想要寫什麼樣的番外呢、翻翻翻就翻到他們淺嚐即止的吻,
    我就想,只有淺嘗即止實在是太可惜了!!!
    所以就(笑)
    您喜歡真是太好囉~♥

    謝謝您的祝福與鼓勵,也祝您事事順心~

    琴影 於 2015/05/27 21:25 回覆

  • GRACE
  • 您好,不知道您是否還記得我?
    我是大約兩三年前那個、突然連絡您,拜託您把文章轉去百度的那位。
    已經過了兩年多,我這段時間幾乎沒有使用部落格或是百度,這回再次來拜訪,看到您仍然在活動著,真的十分感動。
    rr是我永遠的牽掛,縱使漫畫已經完結,我至今仍然在追尋著什麼。所以看見有人和我一樣依然喜愛rr,真的非常開心。
    您現在已經是大學生了吧?也許這麼說有些冒昧,但希望能和您成為好友、保持聯絡之類的,突然提出這樣唐突的要求非常不好意思,還請您不要見怪。
    我在百度已恢復活動,未來應該會開始使用痞客邦記錄一下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還望能與您多多交流。

    GRACE敬上
  • 您好,好久不見,我當然還記得您!

    說來慚愧,雖然當年我答應您要將文章轉到百度,但也只轉了幾篇就停擺了。倒是沒有甚麼原因,可能是那時剛好有人在百度上放了翻牆教程,能夠更輕易地連到這裡,也就不用再轉貼了。
    只是真的看到您的留言,我才知道,原來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

    能夠再度看見您,我也非常高興。是的我還在,雖然不能像以前一樣頻繁發文了,但RR依然是我永遠的牽掛沒有之一,所以即使再怎麼過幾年、這個部落格變成了甚麼樣子,我都只能像當初剛愛上RR時一樣,用那種激動不能言語哭著也要繼續打字的心情喜歡著他們。

    保持好友聯絡當然沒問題,我們都有痞客邦,您如果發好友邀請過來的話我必定回加。
    也期待往後與您的交流!只要您不介意我出現的時間變少了(笑)

    ps.不用敬上XD

    琴影 於 2015/09/29 22:4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