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截錄自  白居易〈琵琶行〉

 

01*

 

 

軍靴踏在長廊上,發出噠噠的聲響。

 

 

金髮謹慎地束上,不留下一絲遺落。

冷艷的美麗臉龐沒有笑容。

紅棕色的眸子被鷹形的輪廓勾勒成失溫的琥珀。

 

伸手一敲眼前的大門,地獄修羅正在裡頭迎接--

 

  

 

 

 

 

 「下官是莉莎‧霍克愛中尉,往後請您多多指教,」

莉莎直挺地行五指禮,「布拉德雷大總統閣下。」

「喔,妳來啦。」金格‧布拉德雷擺出一貫的爽朗笑容,指向靠牆的辦公桌,

「妳的位子是那裡,今後也請繼續發揮妳該有的工作效率以及...能力。」

他頓了一下,「莉莎‧霍克愛中尉,鷹眼。我很期待妳的表現。」

「是!屬下應當全力以赴。」不再逗留,莉莎立刻走到自己的辦公位置。

 

好好加油吧...

布拉德雷的笑容依舊不變,然而藏置底下的,卻正是極端的憤怒。

沒錯,

憤怒的人造人,拉斯。

 

 

 

人類。

 

 

 

***

 

哈博克退役。

普雷達被調至西方。

菲力被調至南方。

法爾曼被調至北方。

 

騎士、教主、士兵、城堡,都被一一調離。

 

而現在...

霍克愛,大總統輔佐官。

既是離自己最近、卻也是最遙不可及的距離,

 

我的皇后。

 

棋盤上的國王只能孤軍奮戰。

但是,

 

「想要將軍?」他將棋子旋開,自信一笑。

「還早。」

 

 

就算棋盤上的夥伴們都離國王而去,他們還是有辦法連結在一起。

「無論如何,你還是說對了,休斯。」

印象中的男人兩頰浮著紅雲的拿著女兒和妻子照片炫耀,

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以家為第一優先的新好男人,

沒想到卻死在打給朋友的電話當頭,

成了第一位拋家棄子的不良典範。

 

「但是,你卻漏掉了一件事。」羅伊的眼神流露出堅定,「既然『人造人』是人造出來的,」

 

「我們人類就沒有理由會輸給他們。」

你們以為你們是靠什麼活下去的?不管有再強的再生能力,終究是以人類靈魂做出的賢者之石支撑住的。

 

「所以休斯,我一定會揪出那個殺了你的傢伙,然後達成我們的約定。」

 

在今後的路上,

不會再下雨。

 

 

02*

 

自從接受雷文中將的邀請,「參觀」高層會議之後,羅伊就失去了他的部下。

而這次,他又接到了通知,準時出席高層會議。

前幾天霍克愛中尉才來跟我說過斯卡的動向...    羅伊暗忖著,黑色的雙眸中閃著警戒。 

該不會是中尉發生了什麼事吧?布拉德雷那傢伙...

 

「上校,有什麼問題嗎?」雷文中將突然笑嘻嘻地出現在他旁邊,悠然自得地坐下,

「你也不是第一次來了,應該是不會緊張吧?」

「呃,不。看到那麼多位傳說中的大人物齊聚一堂,多多少少還是會有畏敬的心理的。」

「哈哈哈,真是謙虛的小子...」雷文倏地停住了笑聲,「待會兒就會知道了,找你來的理由。」

 

笑得那麼爽又突然停住,小心岔氣中風,你這個臭老頭。   羅伊暗地裡翻了個白眼,靜靜地等待下文。

 

「好的好的,會議要準備開始囉。」傳來的是大總統一貫的開朗嗓音,

他突然的出現,使在場的人完全肅靜下來。

隨著布拉德雷一坐下,一杯杯的熱茶便跟著快速地放到每位將軍的位子上,當然也包括臨時加入的上校。

「這...這是...」不顧將軍們露出的疑問表情,布拉德雷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這位是剛剛被調來的大總統輔佐官,也就是鼎鼎大名的鷹眼,霍克愛中尉。由於她的泡茶技術真的很不錯,

   所以特別請她幫各位泡一杯,好解除各位的疲勞,再努力工作。這樣的茶香應該很熟悉吧?」

他微笑的偏過頭,「馬斯坦古上校?」

羅伊也回以微笑,看來,自己被叫來的目的已經清楚的出來了。

「報告大總統,下官以前習慣喝咖啡,茶倒是不常喝。」

「喔,是嗎?那麼中尉,會議開始吧。」

「是,現在開始報告會議相關流程... ...」

羅伊觀察著莉莎的樣子。

看起來沒有發生事情,太好了。不過...

他的臉上還是保持著笑容,但心底卻暗暗叫痛。

她的聲音變了,雖然之前就很嚴肅,但現在卻變成了毫無溫度;表情也是、眼神也是。

 

 

會議很快地結束了,而羅伊也得到了一個明確的命令--

處理掉最近竄起的鬧事團體。

 

「搞什麼啊,部下都被調走了,現在是突然叫我指揮誰啊!」

他邊抱怨著邊走回辦公室,不過剛才會議中宣布這項決議時,他看見了,

莉莎在那一瞬間皺了眉頭,她一定也是想到了這點。

 

***

 

太危險了,現在是要他帶領一群來不及熟識的新部下去完成殲滅團體的任務嗎?

莉莎冷靜的臉龐沒有一絲波瀾,但鷹眼中卻閃著銳利的鋒芒。

 

「霍克愛中尉,妳太緊張了。」走在她前方的布拉德雷突然開口,

「我知道妳是第一次參加那麼多大人物同時出現的會議對吧?以後應該就會習慣了。」

「是,謝謝閣下的關心。」

「還有,」他停下了腳步,微微瞥頭,「收斂一點,眼神。」

「是,閣下。」

他繼續向前走不再說話,而莉莎則是默默地跟在後頭。

 

 

看來就算左眼被覆蓋在一塊黑布下,

她的皺眉、

她的殺氣,

他都還是看得一清二楚。

 

 

其實我怕的要命,    站在拉斯身旁令她幾乎窒息,不信神的她卻無數次地祈禱自己一定要活下來。

多少次直視他的眼睛都讓我差點舉槍自盡。

 

但是,

 

一定要活下來。

因為上校的背後實在是太多破綻了。

他需要我的保護、我也需要。

 

 

 

夜裡夢中無數次的呢喃著,就像是在上帝面前發誓的證詞般,她緊守著不放。

然而,

 

 

她也漸漸地明白了一件事。

 

 

 

 

 

 ***

 

 

「霍克愛中尉。」

「是,請問閣下有什麼吩咐嗎?」

莉莎從公文中抬頭看向神情自若的布拉德雷。

 

「我要去一趟總統府。」

「是。」

 

通往總統府的路途十分漫長。

 

莉莎懷疑自己的時間是否被調慢了,

 

以前光是督促上校批閱公文就可以耗上一天。

制止那一群大男人的愚蠢行動、

跟著他們一起安慰失戀的哈博克、

到街上把翹班約會的上校抓回辦公室、

一起領養黑色疾風號、

一起去替又鬧事的艾力克兄弟收拾善後、

 

一起、一起做了很多很多事...

 

回憶突然塞滿了莉莎的腦袋,讓她不自覺揚起了嘴角。

回過神來,自己卻靜靜地跟在大總統身後走著,

下午五時一刻。

莉莎瞄了眼隨身攜帶的懷錶,眼匡突然有點濕了。

 

 

 

以前外出時,根本就不用自己攜帶懷錶的啊...

 

 

 

 

她用力地眨了眨眼,讓自己冷靜下來,

轉眼間,總統府終於到了。

 

穿過前門的長廊,

布拉德雷伸手握住房門的門把,突然停頓了一下。

「中尉,以後還是別想東想西的吧,走路時若不專心一點...」

他逕自壓下門把,跨步走進,

「我也不保妳回過神來時,可能就掉進陷阱裡了也說不定呢。」

門被關上,裡頭是妻子與孩子驚喜的聲音,還有...

 

「愛德華和阿爾馮斯...?」莉莎暗暗訝異,背部緊靠門旁的牆壁,標準的稍息動作。

或許在這段空檔裡,她可以好好地整理一下心情,以及大總統方才的「建言」。

 

「還有上校的事...」

莉莎的雙眼微歛,頭還隱隱作痛著。

 

 

 

 

03*

 

 

真是...

麻煩死了麻煩死了麻煩死了麻煩死了... ...

 

羅伊死死瞪著眼前的詔令公文。

 

待會兒還要去和新派下的小隊隊員玩瞪眼遊戲。

「嗯... ...」

羅伊瞄了眼眼前空蕩蕩的組合式辦公桌。

「現在不是緬懷過去的時候。」他用鋼筆點了一下桌面,那輕輕的敲擊聲彷彿催促自己清醒,

現在只是暫時的分離,大家都還在。

 

 

「等待。」

 

 

你也是這樣想的吧,休斯。

 

「你曾經說過,要盡快找到可以理解自己的人...」

雖然每次休斯都是用「快點娶個老婆吧」作結尾,但是其實他很清楚,

休斯是非常認真地、非常認真地提醒自己。

 

「這個答案我還在尋找...說不定真的像你所說的,真正理解我的這個人會是我的妻子。」

突然,一個金色的身影閃過腦海。

 

 

 

他笑了。

 

 

 

「只是不知道,在天上的師父會不會同意呢。」

 

 

 

 

一如以往地披著黑色大衣,羅伊帶領著新的小隊勘查現場。

「他就是馬斯坦古上校...感覺還蠻酷的嘛。」

新的小隊成員竊竊私語,甚至連為什麼他的大衣不直接穿上這點也討論得很到位。

 

簡單來說,

就是要以懶散的隊員對付自己,

就此打擊自己的公信力以及辦事效率。

 

說不定還可以讓自己受點傷?

 

 

羅伊冷冷地想著,瞪了一眼身後的隊員。

 

 

 

 

「想要知道為什麼我的大衣是披著的而不直接穿上,是嗎?」

羅伊的辦公室瀰漫著一股平常少有的嚴肅氣氛。

五個隊員直挺挺地在辦公桌前站成一排。

 

「說話!」

「是...是。」

被羅伊這麼一吼,小隊隊員才戰戰兢兢地應聲,

「真...真的很抱歉,屬...屬下沒有專心地勘查現場...」

「說話不要這麼唯唯諾諾的!你們都是男的吧?給我站挺一點!」

「是!」

五個人都一副「要死了」的壯烈表情,這讓羅伊感到非常好笑。

但是不巧的是,

他最擅長的,就是演戲了。

 

就是擅長到,連當時明明就很想要一把抱住她,安慰她的情緒,

明明自己就很高興她那麼在乎自己,

卻還是要忍下來,

用憤怒的嗓音告誡她,罵她笨蛋、要她振作,

還要她,繼續守護自己的背後。

 

 

「這次就先原諒你們,還好只是勘查案發現場,鬧事團體並沒有出現。」

五名部下吞了口口水,

各個拼了命地90度敬禮,「謝謝上校的原諒!!」

「要是下次再這樣...」

羅伊亮出自己戴著發火布手套的右手,

 

「就讓你們變成軍部午餐的新菜色。」

 

 

 

 

 

 

好笑地看著那五個隊員拼死地跑出辦公室,羅伊有點無奈。 

 

『這可是威脅勒索啊!!上校!!!』

『請不要在上班時間造成部下的心理恐慌,上校。』

『上校,你再偷懶翹班的話,中尉可是會生氣喔。』

『你要盡量讓自己身邊有著能夠理解並支持你的人,羅伊。所以快點去娶個老婆吧!!』

『上校,打電話時請安靜點。』

『上校在雨天時是無能的!請您退下!!』

『上校,您的咖啡。』

『上校。』

 

 

上校。

 

 

『上校,請千萬不要死了。』

 

她有點無奈的苦笑,抱著一落以前「忘記帶走」的資料。

 

『工作不要偷懶喔。』

 

然後他聽見辦公室的門被輕聲關上的聲音。

 

 

 

『現在不是緬懷過去的時候了。』

最後,他聽到的是數小時前自己告誡自己的嗓音。

還有,鋼筆的敲擊聲響。

 

 

 

 

***

 

 

紅棕色的瞳今天顯得有些無神。

 

 

頭好痛。

莉莎眨了眨眼,再次說服自己將注意力放在公文的內容上,

但不過一會兒,眼前密密麻麻的字又會融合成一片淡淡的黑色。

 

她揉了揉眉心,隨後吐出一口氣。

「要不要休息一會兒呢?我看妳根本就無法專心工作。」

布拉德雷頭也不抬地說著,莉莎連忙道歉。

「真的非常抱歉,大總統閣下,」

她勉強定住神,「屬下會專心工作的。」

「不,我並沒有責備妳的意思。」

布拉德雷拉起爽朗的笑容,

「我的夫人一聽說我多了一個女部屬,就不停地告誡我一定要多多體恤女性,

   一發現她身體不舒服就讓她休息,因為女性真的有很多不方便...」

「布拉德雷夫人...?」

莉莎突然覺得心頭暖了起來,很自然地抬頭看向大總統...

「哈哈哈,對啊,她可是非常擔心妳呢!她說派到我這個工作狂的身邊,妳一定會累壞的。」

 

是因為布拉德雷夫人嗎? 他此刻的笑容是多麼的真誠。

 

莉莎的心突然開始拉扯。

 

難道說,身為人造人的大總統,其實也有心去愛人嗎...

 

 

「所以,霍克愛中尉,」

「咦?是!」

「妳今天就先下班吧,回家後好好休息個半天,否則妳要是病倒了,我的夫人一定會責備我的。」

 

「謝謝大總統。」

她快速地收拾東西後,便在布拉德雷的微笑目送下離開了大總統辦公室。

 

 

 

 

此時接近午休時間,走廊上的人愈來愈多。

相對的,

可以聽到的談話內容也就跟著豐富了起來。

「嘿,聽說馬斯坦古小隊待會兒就要出動了欸...」

「真的假的,那群鬧事團體知道是上校負責處理的他們還敢繼續啊!?」

「欸欸,可不是嗎?上校原本的部下都被調走了,又加上他動不動就無能,戰鬥力當然就下降許多啦...」

 

偶然經過而聽見這些話的莉莎,心中不免緊張了起來,神情也愈來愈嚴肅。

 

中尉突然的擦身而過嚇壞了他們。

「中...是霍克愛中尉...」

剛才還在閒言閒語的士兵一下子沒了閒情逸致,大概連午餐都吃不下了。

畢竟,中尉沒有開槍,就是他們不幸中的大幸了... 

 

 

 

是裝的。

莉莎的心中燃起了怒火。

布拉德雷臉上的幸福表情一定是裝出來的。

 

一出軍部,她便忍不住奔跑了起來。

上校的那些新部下會害死上校!!

 

金格‧布拉德雷可是人造人,可是將人類當成螻蟻看待的人造人啊!

妳怎麼可以那麼輕易地就動搖了,莉莎‧霍克愛!

 

她在心中怒吼著,冷汗不斷地從額角竄出,腳程不免愈來愈快。

很快地,公寓門後黑色疾風號的臉龐已映入眼簾。

 

原來今早身體的異狀就是所謂不祥的預感。

然而安排這一切的,不正是布拉德雷?

 

黑色疾風號開心地搖著尾巴,一會兒卻因為主人嚴肅的表情而跟著警戒起來。

 

莉莎沒有停下換裝的動作,金色的長髮盤至腦後,嚴謹的軍服變成外出用的便服;

隨手抓了一件輕便的斗蓬捲至最小體積,與備用的子彈一同塞進包包裡。

 

 

不過... 

 

如果說布拉德雷只是想用鬧事團體和那些新部下來加害上校,那麼這件事也未免太簡單了。

 

 

慣用的白朗寧手槍做了最後檢查,莉莎將它安置於腰側的槍套中。

突然,她打了一個冷顫。

 

「難道說,我也被安排在這次的計畫中?」

 

暗暗咬牙,她的動作倏地停止。

 

尚未組裝的狙擊槍被收在專用的盒子裡,就放在離自己不遠的櫃子上。

但此時連該不該將它提起都使她進退兩難。

 

「等等,」

莉莎抿了抿唇,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只是個反向思考的問題...

「沒錯,既然都已經將我調到敵方陣營,就代表這個人質我是當定了。」

「他們要牽制的目標是上校並不是我,也就是說,此時的自己反而可以自由移動。」

如此一想,這就不過是另一個圈套罷了。

因為人質容易過度壓抑自己的想法,導致就算可以行動也還是會猶豫不前,

根本不用敵方多加控管就可以輕鬆地壓制住。

 

「雖然還是有一定的風險...但是,我還是應該去馬斯坦古上校的身邊保護他。」

她毅然決然地提起放著狙擊槍的盒子,便頭也不回地出門。

 

 

 

目送著主人離去,疾風號以立正的姿態默默地蹲在門後。

 

 

 

 

04*

 

 

 

「聽好了,等一下我一打手勢,你們就一起衝出去就待命位置,就按照剛剛討論的作戰方式。」

羅伊與小隊隊員們一起到達現場,並且打算現場指揮。

 

「又來了...怎麼每次都學不乖呢。」

很明顯地,這令在半個小時以前就在某棟廢棄建築頂樓待命的鷹眼感到相當不滿。

她挪了挪瞄準鏡,讓自己的眼睛休息一會兒後,又再度架上。

「您的傷還沒痊癒啊,笨蛋上校。」

斗篷的帽子將莉莎的頭部覆蓋住,就連表情也被陰影遮住。

她已經非常習慣一動也不動地靜待目標出現,然後準確地扣下板機,

然而現在好似又回到了幾年前的伊修瓦爾殲滅戰,她透過瞄準鏡看到一切焰之鍊金術所帶來的罪惡,

並且一發擊中想突襲羅伊和休斯的伊修瓦爾人,

她愈救了他,卻永遠地將他們推進愈深不見底的沼澤--包括現在。

 

但他們還是要選擇活下去。

 

只要他還要繼續前進,她就必須繼續跟隨。

 

 

 

 

「嗯?」羅伊像是觸電般向上一看,卻只看見愈來愈靠西的太陽,以及與往常一般的藍天白雲。

「啊啊,怎麼可能呢。」他自嘲似地笑了笑,現在的他們可是處於劣勢,

更何況是被人造人搞得幾乎快一無所有的他。

 

 

怎麼還能妄想繼續受到鷹眼的保護?

 

 

「看來時間差不多了。」他輕聲地說著,一邊將右手高舉比了一個手勢,

藏匿於各處的隊員一躍而出,

雖然還不怎麼完整,但還勉強看得出這是個作戰隊形--至少位於高處的鷹就看得出來。

 

果然,目前交至羅伊追緝的鬧事團體也一齊現身,但是因為羅伊的小隊比他們快了幾秒動作,

很快地,鬧事團體幾乎是落於下風。

 

一直觀戰的莉莎臉上漾起一抹不明顯的笑意,

就像是以前一起作戰時,當作戰計畫成功的那一瞬間,他們總是不約而同的交換眼神,

記憶中的自己在作戰中幾乎是沒有表情的,連笑的時候嘴角也拉不起弧度,

只有眼神。

生氣的眼神、快樂的眼神、悲傷的眼神、失望的眼神,

還有在這個時候,莉莎會對羅伊露出的讚賞的眼神--似乎只有羅伊有辦法解讀。

 

 

 

一切都在無聲中進行。

 

 

 

 

胸口突然感到一陣搔癢,羅伊又不禁地抬頭往上看。

 

「上校,看來都被我們解決了呀!哈哈,他們真的太弱啦!」

「閉嘴!通通不許鬆懈,給我好好的就戰鬥位置!」

歡欣鼓舞的隊員們瞬間靜了下來,他們看著神情嚴肅的上校,心裡卻百般的不屑。

 

莉莎望見羅伊尚未鬆懈下來的動作,她也一樣警戒著。

但是,看來接下來不會那麼順利。

「除了上校以外,他們竟然全都鬆懈了...看來都是一群被臨時招募的士兵,既不認真受訓,

   也沒有實戰經驗,更別說是身為軍人的決心了。明明都是招募兵,菲利就比他們能幹多了...」

莉莎暗暗嘀咕著,然而在下一秒,一道詭異的閃光射進莉莎的瞄準鏡,

那僅僅的一瞬間,就讓她立刻進入了備戰狀態。

 

看來剛才的對戰只是一個幌子,會那麼輕易被打敗是因為想讓對方鬆懈,好一舉取下上校的人頭。

而且敵方將情報蒐集得很齊全,他們知道上校剛經歷過人事大搬風,戰鬥力幾乎降了一半,

甚至是掌握了那些新成員的能力,並且清楚的知道--裡頭沒有任何一位狙擊兵。

所以,敵方的王牌,就是位於附近建築正瞄準著上校的狙擊手。

藏匿的位置不但不高,而且也不遠。

 

莉莎冷靜地分析著。

 

看來那位狙擊手技巧並不高,光是藏匿這件事就做得稍嫌馬虎,但因為太陽的方位,

剛好使敵方槍身的亮光閃到位於正對方的高樓,也就是莉莎的所在地,上校他們是不會看到的。 

也就是說,鷹眼的參與遠遠在他們的意料之外。

 

這是個好機會。

莉莎的瞄準鏡鎖定了方才閃爍亮點的方位--

 

「砰!」

 

 

槍聲一起,羅伊的小隊人馬渾身一陣,一齊跳開。

不過莉莎並沒有執意瞄準敵方的狙擊手,只是想把他逼出來暴露在陽光底下罷了,

如果可以的話,也順便把尚未出場的那幾隻大老鼠也逼出來。

 

羅伊在閃躲的瞬間做出了彈指的預備動作,

卻因為敵方的狙擊手剛好跑到其中一名小隊成員的身邊而無法馬上下手, 

一逮到機會,狙擊手馬上取出左輪壓住隊員的太陽穴,瞬間形成僵局。

 

就在大家都靜止不動的時候,躲藏於四方的敵人又一一現身了,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把槍,種類五花八門。 

「雖然這跟我們料想的不一樣,但看來還是我們佔上風...」

敵方的其中一個拿著機關槍看起來像首領的人向羅伊走了一步,他看起來得意極了。

「跟我想的一樣,果然王牌還是要到關鍵時刻現身啊。」

羅伊冷笑地看著他將槍口緩緩朝自己,冷靜地站在原地。

他知道其實自己一直站在被防護的範圍內,安全得很。

 

位在高處的莉莎一閉氣,第二發子彈準確地進入了首領的腦袋。

然而在下一秒,拿著左輪壓制人質的狙擊手也跟著重彈身亡。

 

 

短短的五秒鐘,團隊裡的兩位靈魂人物都被解決掉了,敵方自然被嚇得四處亂開槍,

羅伊這次沒有往上看,只是馬上展開反擊。

一高一低,恰好形成了此刻絕佳的戰鬥隊型。

羅伊的隊員們看來似乎也還沒搞清楚狀況,只知道在羅伊的火燄四處尋找掩護。

 

位於高處的子彈依舊未停,一發接著一發,跟華麗的火焰交織,打出天衣無縫的節奏。

 

「是...是傳說中的鷹眼嗎...」

找到遮蔽物的小隊隊員們縮成一團,心臟還快速地跳動著,

在這場戰鬥中,他們確實地感受到自己的無能了--

跟上校的無能根本就是兩碼子事。

「沒想到,我也可以親眼看到傳說中焰與鷹的絕佳默契,真的,非常精采...」

從敵方左輪死裡逃生的隊員愣愣地看著敵人被打敗的瞬間,

這個團體已犯下多次的殺人重罪,經驗之豐富,

根本就不可能會在一開始就被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卻只有上校注意到並且一直保持警戒,自己卻還不屑地暗罵上校神經質,

就是這樣,災禍才會馬上就降在自己身上。

 

不過一會兒,

砲火聲停止,任務成功。

 

「結...結束了?」原本藏匿於暗處的隊員們紛紛站起看向毫髮無傷的上校以及滿地的哀號。

兩人死亡,其餘重傷。

羅伊朝他們的方向揮了一下右手,便自顧自地望向高處。

 

「啊...是要清理的意思嗎?」

「一定是這樣的啦!喂喂,誰去通報一下司令部!」

無視於後方的吵雜慌亂,

羅伊只是靜靜地站著。

 

莉莎的視線依然沒有離開,只因上校透過瞄準鏡正看著她。

她也靜靜地看著,看來上校早就注意她一直在遠方待命了。

莉莎的眼神透露出笑意,同時看見上校的臉上出現了笑容...

 

"真是狡滑啊,只有妳能看到我的臉,我卻不知道妳現在是什麼表情。"

 

她突然看見上校隱約的嘴型,微微瞋大了雙眼。

 

"謝謝妳。"

 

 

"莉莎。"

 

 

 

鷹形的琥珀似乎是微微地沾上了水氣,散發出耀眼迷人的光澤。

 

「笨蛋,也拜託您好好保護自己啊,上校。」

像是回應他無聲的唇語般低喃著,莉莎快速地收拾手上的武器,

在一切就緒後,她提步離開現場。

 

 

 

 

 

 

 

羅伊回過神後,發現他的新部下們已經將現場整理得差不多了。

「有通報司令部了嗎?」

「呃...還沒有...」回話的人低下頭,原本以為一定會被罵的,沒想到上校竟然一副「做得好」的樣子。

 

 

 

 

「鷹眼沒有參戰。」

 

丟下了這一句話,羅伊逕自離開。

 

 

 

 

被留下的五人面面相覷,看來他們一直在狀況外。

「剛剛上校是不是在跟誰說話啊?」

「不知道...靠近他時也沒有聽到聲音。」

「欸,還是別多嘴,我可不想成為午餐的新菜色。」

 

 

 

 

***

 

 

悲傷的眼神

 

憤怒的眼神

 

失望的眼神

 

歡欣的眼神

 

放心的眼神

 

讚賞的眼神

 

 

他們用自己的雙眼傳達出千言萬語,

也在彼此雙瞳的光采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在被迫分離的這段日子裡,她只能在夜色中祈禱,

彷彿想在高掛於上空的月亮裡找尋一點他黝黑瞳中特有的光亮。

 

然而在今天的特別任務中,她終於得以確定。

 

自己一直追尋著的男人背影,

其實要是從正面看,

就可以發現他那不易察覺的溫柔,

全都寫在他的眼神裡--

 

 

 

只要他的眼裡有她的倒影。

 

 

 

 

 

 

 

就說了,

這一切都在無聲中進行。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很亂的一篇(苦笑)

其實突然覺得這個標題應該要改成「眼神」

但是,

又很想強調在本文中任務結束時羅伊用唇語對莉莎說的那幾句話!(握拳)

而且而且,我也很喜歡開頭擺的那段詞--此時無聲勝有聲。

其實佐莎本來就是一個話不多的配對(攤手後遭踹)

所以就很想嚐試看看一切都在無聲中進行的佐莎(笑)

畢竟這段故事是穿插在原作中最緊張的段落裡。

不過結局寫得非常潦草(苦笑)還請大大多加見諒了(鞠躬)

是說這次也嚐試了一些陰謀論的情節(笑)

個人寫得十分過癮,也很喜歡布拉德雷提到妻子時才會露出的真誠表情(拇指)

 

總之,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1.07.26 (TUE)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