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的夜是冷的,

但我的幸福,很暖很暖。

 

 

 

***

 

通常當我們看到一本書的標題,

就會開始設想,

裡頭到底寫了些甚麼、或者放了甚麼圖片。

只要對標題產生了興趣,

自然就會迫不及待地想對裡頭所呈現的東西一探究竟。

 

但是...

標題中有「幸福」或「配方」,

甚至是兩者同時出現,也未免太...平常了吧?

 

「取書名的人在想甚麼啊?」

馬斯坦古咕噥著抽出書架上的它。

 

只不過,看來有很多人跟馬斯坦古的想法是一樣的。

因為覺得書名太令人驚異了,基於這點,它就讓人翻開了好多次,

從外表看就知道了,這本書的前面幾頁邊緣明顯的蓬鬆泛黃,但後半部卻向新的一樣整齊。

 

馬斯坦古微挑起眉,看來自己也無可避免地成了受騙的讀者之一了。

尤其是,翻到第一頁時,那一整面的純白就像是在放肆地嘲笑自己--

書名也就算了,看來作者是打算要繼續玩下去。

 

原本想直接放回書架上的,但基於強烈的好勝心,馬斯坦古不服氣地翻了第二頁。

 

 

好像聽人家說過:「這世上最愚蠢的人,就是被同一顆石頭絆倒了第二次。」

他沉著臉,但心中又想著這本書多少有點厚度,總不可能全都是空白的!

果不其然,到了第十五頁,總算出現了一些字。

"感謝看到這裡的您,也感謝老天讓我們相遇。嘻嘻,會看到這裡,就表示我們是同一類型的人,

 如果您是男性的話就更好說話了,因為我也是男人。想想這書的標題取的那麼沒新意,精打細算

 的女人們根本就沒興趣吧!"

嘻嘻!?嘻甚麼嘻!

馬斯坦古咬牙切齒地想著,這作者也太口無遮攔了吧?如果翻開書的是女人的話不就代表她很笨?

而依照他的說法,會翻這本書的,只有笨男人...

 

總之翻開這本書的人就是一視同仁的笨蛋就對了!?

 

他死瞪著書中的內容,覺得自己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就算是聖誕節好了就算腦袋終於被凍僵好了,他可是堂堂的焰之鍊金術師!!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被牽著鼻子走... ...

 

羅伊‧馬斯坦古又翻開了下一頁。

 

因為他發現,從這一頁開始,就沒有被人翻開過的痕跡了。

"謝謝您又翻開了這一頁。說真的,能有這等耐心的男人,一定可以成就個什麼大事業,

 但也不準啦,因為我就是個默默無名的作家,寫寫這種讓人啼笑皆非的書。當然,這書

 名叫做「幸福配方」,顧名思義,就是在講相關的內容了。不過..."

 

太好了,終於進入正題了。

馬斯坦古挑了一邊眉。「成就大事業啊...」

 

還蠻合我胃口的。

 

他翻了下一頁,卻發現又是一片空白。

不過這次他沒有爆出青筋,他不知道當上大總統這樣的「大事業」是否真的會成真,

但對於幸福嘛...

 

他悄悄地揚起了嘴角,內心不禁愉悅了起來。

 

再下一頁,已經不是空白了,但是內容卻只有一行字和一個圖案。

"不過,我不是要告訴您「何謂幸福」,而是要請您自己想像。"

這行字的正下方,畫了一枚擁有精緻圖騰的鑰匙。

 

他細細地看著那枚鑰匙,嘴角的弧度依然沒有拉平。

雖然他不太懂這樣的東西,這就是所謂的心理學吧?

但他依然期冀著,這本書即將帶給他的心靈饗宴。

 

"這也是這本書會有那麼多空白頁的原因,說真的我不是故意要捉弄看的人,但其實您知道嗎?

  一張全然空白的白紙是可以媲美一面鏡子的,只是白紙照映出的是一種抽象的念想,跟鏡子剛

  好相反。一個人看著一張白紙不太可能甚麼想法都沒有,沒有字也沒有圖,那樣完全的純白對

  下定決心看這本書的人何嘗不是一種衝擊?不過我之所以會安排了十餘頁的空白,就是為了讓看

  著這本書的您慢慢地轉換心境,不管是愈來愈沉靜還是愈來愈緊張,當然,抑或是毅然決然地

  將書打入冷宮。"

馬斯坦古有點驚訝地流連在字裡行間,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書,這種方式就像是直接與作者面對面地談心,

也有點小小的得意,

這位作者顯然已經大致上掌控了各式讀者的反應,也就是說,

那十四頁的空白就是作者給予讀者的試驗,

唯有耐心翻到最後的人才有資格得到與作者接觸的機會。

 

他突然覺得,這應該會是一本不錯的書,而且絕對不是營利用途。

 

而且,他也知道前一頁的那枚鑰匙所代表的意義了--他過關了,並且得到了打開這本書的鑰匙。

 

 

***

 

一串接著一串的彩燈閃爍在街上,孩子抱著剛得到的禮物而歡樂不已的笑聲此起彼落。

 

莉莎漫步在街上,離下班時間已有一段距離,不過她似乎還不打算回家。

身著軍裝以及黑色大衣的她走在打扮艷麗的人群中顯得與眾不同,卻一點也不引人注目--

她過於黯淡的顏色早就被五光十色的街景給噬去。

 

不過,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突然,一陣烤雞香味隨著刺骨的寒風飄了過來,

莉莎打了個哆嗦,卻也因為食物的香氣而熱了心房。

她第一次隨著本能循著香味走去,肚子所發出的咕嚕聲早已提醒她胃部也正冷著。

終於,

她站在店家前,倒吊在鋼絲上的全雞在火上滋滋地滴著油,

蓄著絡腮鬍的老闆從容不迫地在雞身刷上一層店家特製的醬料,瞬間香味四溢。

莉莎一雙棕眸動也不動地盯著烤雞看,不由自主地嚥了口口水。

 

「軍人小姐。」老闆笑盈盈地遞上一隻烤雞腿,正專注著的莉莎著實被嚇了一跳,

「呃...真是不好意思...」

老闆細心地用餐巾紙包住雞腿底部,使客人可以方便地一手拿起。

莉莎雙頰駝紅地接過還十分燙手的烤雞腿,一邊在心中暗罵自己的失態,

更令人沮喪的是,現在的自己還穿著軍裝,真是給國軍丟盡了顏光。

 

看來是剛剛才烤好取下的,早把香料醬汁烤透了的雞腿,看起來比還在鋼絲上的那一批更為誘人。

羞窘的心情早就被眼前的食物給遠遠拋去,莉莎情不自禁地咬了一口,

滿足的表情無疑是給絡腮鬍老闆最高的讚美。

「呵呵,那滿足的表情就和我的小女兒一模一樣呢...啊呀,真的失禮了,軍人小姐。」

絡腮鬍老闆搔了搔頭,「請您別見怪啊...我只是...」

莉莎眨了眨眼,這才突然明白了他的反應。

 

原來是這身軍裝惹的禍啊...

 

莉莎第二次後悔自己竟然穿著軍服上街亂逛了。

她拉起一個微笑,試著安撫老人的恐懼。

「請您不用在意啊,老闆,今天是聖誕夜呢!而且...」莉莎笑著搖了搖手上已被啃了大半的雞腿,

「我還沒感謝您的『及時相救』呢,要不是您,我大概早就餓昏了。」

「哈哈,那麼,這隻雞腿就送給美麗的軍人小姐吧!」見莉莎還幽默地開著玩笑,

老闆也跟著開朗了不少,

不讓莉莎有拒絕的機會,他開始滔滔不絕了起來。

「我的小女兒叫做伊莉莎白,跟您一樣是金髮吶,至於眼睛呢,是跟我一樣的藍色,生得像個娃娃似的。」

他甚至還得意地比了比自己的眼睛,雖然在暗夜中無法分辨出他眼睛的顏色,

但是莉莎卻在他老邁而真誠的雙眸中發現了比耶誕樹上的金星還更加閃耀的光芒。

 

那是提到至親家人時才會有的神情。

 

莉莎有點苦澀地笑了,不過老闆並沒有發現,還是興奮地說著,

「伊莉莎白十分喜歡吃烤雞呢!只不過她吃烤雞的樣子比您還要豪邁多了,

  我還常常說她根本就是個男人,的確,她是率性了點,不只是聖誕節,

  她幾乎每天都嚷嚷著要我做烤雞給她吃,要不是孩子的媽嚴格地管著,

  她呀...恐怕就變成了沒人要的小肥豬囉...」

「不會的,看您就知道,您的女兒一定也是一位大方而開朗的女孩子,一定是受人愛戴的!」

「哈哈哈,謝謝您啊!軍人小姐,您的心地真是好...」

「我叫做莉莎。」

「您...叫做莉莎啊?」

老闆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突然瞪地圓圓的,眨了眨後,思念如洪水般洩洪而出。

他的手抖了抖,莉莎有些疑惑地看著突然沉默下來的老闆,

原本愉悅的氣氛也跟著沉澱了下來。

「您平常也叫您的女兒『莉莎』嗎?」

莉莎本來就可以當作伊莉莎白的暱稱,

莉莎認為老闆的驚訝大概是因為自己的名字對他而言太過於熟悉,

不過在老闆愣愣地點了點頭後,

那一副思念...甚至是愧疚、懷念的表情參雜在他老邁的臉上變成了兩道清淚,

莉莎才知道,原來,在那麼冷的聖誕夜裡還出來做生意,

不是因為急著掙錢...

 

 

而是因為早已沒了可以團聚的家人。

 

莉莎抿了下油膩膩的紅唇,她看著無法克制情緒只能啜泣著的老闆鼻頭發酸,

他們的角色剛好調了過來,一如她想念已逝的父親般,這位父親,也一樣很想念自己的女兒。

 

「老闆,我想跟您買一隻烤雞。」莉莎笑著掏出了錢,謹慎地拉過老闆的手放在他的手心。

「一個姑娘家,哪吃得下一整隻雞?」

「您的烤雞腿真的是太好吃了嘛!」莉莎罕見地比手畫腳了起來,「我怎麼可能放過這麼難得的美食?」

「哈哈哈,您就會逗我開心...」

見老闆破涕為笑了,莉莎心中的陰霾也跟著不知不覺地散去。

 

她發自內心的揚起了嘴角,接過烤雞告別了老闆,她才轉身離開。

 

 

***

 

 

「我要結帳。」

「好的...」店員接過了書籍,有點驚訝地看向羅伊,「先生,您要買這本書?」

「嗯,有什麼問題嗎?」

「啊啊...其實也沒什麼...」店員摸了摸書皮,若有所思地笑了。「只是在想,它終於被賣出去了呢。」

他抬頭將書遞給羅伊,看見羅伊臉上的困惑,「看樣子您沒有看完一整本書吧?」

 

 

 

 

目送客人的離去,店員啜了口有點冷掉的咖啡。

那位作者十分特別,他的書堅決不量產,要求在每間書店都放一本就好。

而且只有聖誕節那一天才能上架。

 

而那本書在經過了第三年的聖誕節後,終於被賣出去了。

至於書不量產的原因...

 

他堅信,只有他的孩子才懂得他的幽默,能夠買到這本書的,一定只有他的孩子--

 

他失蹤多年的孩子。

 

各地的書店互相聯繫著,想見證書被賣出去的瞬間,是否就是至親相聚的時刻。 

但在孩子失蹤的期間,這本書的確就像受到保護一般,一直都沒被賣出去,

直到三個月前,那位作者終於和孩子相聚了,卻也是這則佳話破滅的瞬間--

孩子早已冰冷的軀殼被送回了引頸期盼的父親身邊。 

 

 

 

 

 

羅伊信步走在街上,正在考慮著待會兒是否應該先買個晚餐再回家,還是回家後再想辦法。

 

腦中不禁浮現方才結帳時店員的奇怪反應,還有那個問句...

『看樣子您沒有看完一整本書吧?』

 

想著想著,突然瞄到不遠處的咖啡廳,羅伊決定先解決這一本書。

 

 

點了一杯熱拿鐵後,他迫不及待地翻到剛才停住的那一頁,

又往下翻了下去。

 

其中,作者丟出很多問句,

好比說您認為的幸福是甚麼顏色、您認為的幸福是甚麼形狀、您認為的幸福是甚麼味道等等。

咖啡見了底,這本書也差不多告了一段落。

 

畢竟這本書本來就不厚。

 

羅伊的目光在最後一頁停留了一會兒,長吁了一聲,將身體的重心靠住了椅背。

「一定是因為今天是聖誕節的關係...」

他喃喃自語著,用手指揉了揉雙眼之間,想把這奇異的情緒壓下。

 

已經有多久了,多久沒有再想到自己的親生父母?

雖然完全不記得他們的長相,但夫人曾經說過,自己的母親,是一位非常溫柔而且慧黠的女人。

所以她一點都不想取代他的母親在他心中的位置。

 

 

 

起身到櫃台買單,羅伊提著書本便走出了店門。

 

「上校!?」

「真是巧啊,中尉。」

不一會兒工夫,分別提著烤雞和書的兩個人並肩走在街上。

 

莉莎目光直視著前方,比起剛才,人群已經散了許多,串串彩燈依舊閃爍著,

但卻莫名地冷了幾分。

羅伊偷偷地瞄了眼莉莎,略顯尷尬地清了一下喉嚨。

「沒想到中尉會穿著軍服出來逛街啊?」

「您也是,上校。」

「呃,是啊,沒錯。」

唉唉,難得的聖誕夜,莉莎還是一樣這麼冷漠啊!

於是下一個目標,就變成了莉莎手上的烤雞。

「嗯,原來中尉食量不小,自己一個人住還買了一整隻烤雞呢!」

「下官有養狗,相信黑色疾風號會很樂意與下官分享這隻烤雞。」

還有我啊!!我剛好也是一個人住呢!!我也很樂意與妳分享那隻烤雞、一起共度這個聖誕夜啊!!

 

羅伊在心中吶喊著,沮喪地舉白旗投降。

 

只不過,果然聖誕夜還是有奇蹟的,莉莎這次居然主動發問了。

「那麼上校呢?您剛剛去買書嗎?」

「是啊!」

羅伊欣喜若狂地想到,這本書多的是話題可以讓他和中尉聊天。

「這本書的內容還蠻不錯的,主題是探討一個人內心所定義的『幸福』。」

「喔?」莉莎頓了頓,「原來上校很在意自己的幸福嗎?」

 

此話一出,莉莎馬上就後悔了。

 

自己是怎麼了?是希望聽到上校說些甚麼嗎?

 

「當然在意!」顯然男人此刻並沒有察覺到身邊的人的不安,他趁勝追擊。

「中尉想知道我的幸福是甚麼嗎?」

 

「呃...如果您想說的話。」

就算自己是多麼的不想聽。

但心中此刻卻有個小角落,是隱隱期待著的。

 

「嗯,它問了些問題,而我的回答是...」

羅伊停住了腳步,嘴角帶笑地看著也跟著停下此時正看著自己的莉莎。

他看到了,莉莎那十分想逃避、卻又藏不住好奇的眼神。

「對我而言,我所認為的幸福顏色是金色,剛好那個人就是我的部下,而且擁有一頭金髮...」

不過,羅伊突然愣住了--

莉莎在一瞬間就用雙手遮住了口鼻,眼睛睜地大大的看著羅伊。

 

這反應是怎麼回事?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莉莎有點狼狽地往後退了幾步,像是在逃離什麼奇怪的生物般,

她顫聲開口。「原...原來上校是...原來上校對...對哈博克少尉... ...」

「什...」

「不用再解釋了上校!下官...並不會因此而改變對您的忠誠的!」

 

欲哭無淚地看著丟下了原子彈就跑走的莉莎,他的話都還沒講完啊!!

還有幸福的味道...

「那個人是擁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雖然是一位軍人,但她獨特的女人特有的香氣使我感到信任與安心。」

羅伊看著莉莎狼狽逃走的方向,扯起了一個苦笑。

 

「明明就臉紅了,竟然用這麼笨拙的方式逃開。」

真是狡猾啊,那遮住臉的手,其實是為了要遮住那早已駝紅的美麗雙頰吧?

 

果然是聖誕夜呢,今天的他們,都做了很多平常不可能會做的事。

 

 

下雪了。

 

羅伊又將書翻開了最後一頁端詳著,雪片飄了下來,不一會兒,書便濕了一片。

「既然都讀了『幸福配方』了,那麼接下來,當然就是要付出行動囉!」

 

 

 

可憐的疾風號,看來今年聖誕節是沒有香噴噴的烤雞可以吃了。

 

 

 

 

 

***

 

每本「幸福配方」的最後一頁,都有作者親自騰上的筆跡。

 

" 伊莉莎白,我親愛的小莉莎,聖誕節快樂。 "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HO~HO~HO~

Merry Christmas!!

 

... ...咦?

啊啊,沒有錯!這文,就是傳說中的,「遲來的聖誕祝福」!!!(遭踹)

(跪)

真的很對不起!!這篇...這篇...本來是可以在當天發的...(小聲)

不過,靈感大神和我聊天聊到一半時,突然發現!!

補習快要遲到了啊啊!!(瞪大眼看著電腦右下方的數字鐘)

所...所以就...(手指互點)

就請各位笑納,這篇依然是拙劣等級的,聖誕節賀文吧(笑)(遭巴)

 

嗯嗯,這應該是佐莎文...是吧?是吧!!(驚)

佐莎的成分是分散了點啦,不過呢,這的確是佐莎沒錯!!(別再掰了啊臭小孩)

話說,這篇賀文基本上是較悲傷的,

啊是誰說聖誕節一定要高高興興,這世上還是有很多賣火柴的小女孩啊!!(這小孩在激動甚麼)

至於一整篇的結構來說嘛...

就是羅伊逛書店,莉莎買烤雞;

莉莎因為大鬍子老闆的故事而想起了爸爸,

羅伊因為看了書的最後一頁--父親對孩子的呼喚與祝福而想起了早死的父母。

最後的最後,答案揭曉--

他們遇上的,其實是同一個人。(咦?應該...看得出來吧?)

只是羅伊遇上的是還在尋找女兒的父親,而莉莎遇上的是已經得知女兒死訊的父親,

兩者在同一時間和那位老闆對話(只是一個是對著書自言自語),雖然時空背景不甚相同,

但卻是相同的心情--渴望與不在身邊的至親家人見上一面。

這點,羅伊和莉莎也是一樣的。

也因為知道是同樣處境的人,莉莎才會很罕見地做出很多她平常根本不會做的舉動,

羅伊也是沒來由的投入在一本平常根本不可能翻的書裡,甚至因此想到了家人。

他們都將之歸咎於是聖誕夜的"奇蹟",但其實,這些都是他們內心最深處的痛。

這也突顯了在寒冷的聖誕夜裡,除了高高興興圍在餐桌旁一起吃烤雞的歡樂以外,

也有人得用每個聖誕夜來想念不在身邊的親人。

是啊,我不否認,這就算不是悲文,也絕稱不上是甜文。

 

當然佐莎的部分就輕鬆多了,至於莉莎故意誤會羅伊是同性戀那段我不必再多說了吧?

就是目前兩人還處於曖昧狀態,莉莎還沒有勇氣接受羅伊突如其來的告白。

 

※書名為"幸福配方"並無不好,在此做出這樣的評論純粹是為了文章效果,如有冒犯敬請見諒。

 

那麼...就...

感謝看畢全文(?)

 

(鞠躬)

 

琴影 2011.12.28 (WED)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