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最近總是瀰漫著一股詭譎的氣息。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大眼瞪小眼嗎?

「抱歉請容我更正你的想法。」菲利上尉用力地咳了一聲,

「哈博克中校,理論上來說這應該是『小眼瞪大眼』才對。」

「拉芙蒂雅(Roftia),要來杯紅茶嗎?」法爾曼端著玻璃杯接近,水珠繁星似地佈滿玻璃杯外緣,

「謝謝你,喔不,是您。」她拉出一個饒富意趣的笑容,

彷彿是以另一種方式抗議那被硬是改過的敬語叫法,邊以雙唇以輕巧的力道觸碰著杯緣。

法爾曼搔了搔頭笑著,「他們不在這,妳想要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這怎麼行,」她玩弄似地捲著自己柔亮的黑色直髮,邊撫上裝飾於髮上的希臘藍絲帶蝴蝶結,

那黑色的瞳散發出神祕的暗紅色--近黑的紅褐色。

就像是一對神秘的暗紅色寶石,不近點兒看,真的會被誤認為是黑寶石。

 

深藏不露。

 

「今天突然想要幫我綁公主頭,我就發現了,」

拉芙蒂雅笑著將尚未啜過一口的紅茶放在桌上的杯墊,臉上的微笑絲毫未減,

 

「想要叮嚀一些壞習慣時,綁公主頭時抓起的髮絲量利於綁馬尾的髮絲量。」

 

「什...什麼意思...?」

普雷達擦了一下冷汗,彷彿眼前的人兒正在述說權力顯赫的各個家族間的爾虞我詐。

 

「如果想要施力在髮上的話,抓一小撮會更痛,她應該是這個意思。」

法爾曼笑著搖頭,顯然拉芙蒂雅不著痕跡的牢騷沒幾個人聽的懂。

「對了,怎麼不喝呢?」

法爾曼將紅茶向她的方向推了推,只見哈博克趁隙插話,

 

「這我就知道了!!法爾曼。」彷彿能夠摸透拉芙蒂雅的心思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

他得意地將手放在下巴摩擦著。

「你忘了附上一片萊姆了,那是拉芙蒂雅最喜歡的搭配不是嗎?」

「你這樣是不是太寵她了?哈博克中校,」菲利有些無奈地傾身向拉芙蒂雅,

「應該要開口說一聲的啊,別讓別人來猜妳的想法,拉芙蒂雅。」

 

「可是我根本什麼都沒說啊。」她有些無辜地癟起嘴,「我只是想讓它退冰。」

「啊,是嗎...」菲利欲哭無淚地看著她臉上的、他們再熟悉也不過的表情,「抱歉吶。」

「不,我才要道歉。」她搖了搖頭,「是我太樂於捉弄哈博克叔叔了。」

那看似萬分愧疚的精巧臉蛋上所流露出的戲謔笑意,

他們誰也沒有錯過--

 

 

 

 

 

 

 

這鬼靈精怪一般的七歲小女孩,

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Roftia Chris Mustang)。

 

 

 

 

 

***

 

 

辦公室的門以一種突擊的姿態被打開,隨後傳來了開朗的女音--

那足以讓哈博克的菸蒂掉到地上的女音。

 

「真是的我真是愈來愈愛妳了~小拉芙蒂雅!」「蕾貝卡阿姨!!」

像是十年不見的老友般,一大一小緊緊相擁,近點還可以看到閃亮亮疑似淚水的東西灑出。

「蕾貝卡阿姨妳放心好了,我已經好好地幫妳『解決』掉哈博克叔叔了!!」

拉芙蒂雅天真地指著愣在後方的哈博克,只見蕾貝卡讚賞似地摸了摸她的頭,「謝謝妳啦。」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哈博克的下巴差點碰地,還有勞一旁的菲利幫忙壓回。

蕾貝卡故作驚訝地摀住嘴「哎呀!原來您在啊?哈博克中校...」

「真是抱歉囉,還害您出糗了呢。」

蕾貝卡隨意坐向一旁的沙發,而拉芙蒂雅則是捧著紅茶親密地坐在她旁邊。

「不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還要拉芙蒂雅來整哈博克呢?」

雖然這很常見就是了。 菲利識相地將這句話吞回去。

「哼哼,」蕾貝卡斜睨了一眼哈博克,「他自己知道就好...倒是我比較期待的是,你要怎麼挽回。」

哈博克苦著臉看著蕾貝卡,又看了看將飲料一飲而盡的拉芙蒂雅,「我說...拉芙蒂雅,考慮跳個槽嗎?」

「跳槽?跳槽是什麼意思?」拉芙蒂雅自然而然地發出疑問,請別忘了,她還只是一位七歲的小女孩。

「跳槽,是指在合約尚未履行完畢前自己另找工作單位... ...」

 

「總覺得讓拉芙蒂雅還小的時候就認識法爾曼是正確的,但又覺得她好可憐。」

菲利輕聲與普雷達討論著,只見後者笑了笑,

「拉芙蒂雅的求知慾非常高,你看她一臉認真的模樣,這點和那傢伙一模一樣。」

 

 

 

 

 

「那傢伙是指哪傢伙啊?」

黑髮男人一把推開了門,將手上的文件放在辦公桌上。

「嗯,就是指這您傢伙。」普雷達似笑非笑地看著亞美斯多利斯的現任大總統--羅伊‧馬斯坦古。

「啊,爸爸!」拉芙蒂雅跳下沙發,在羅伊蹲下的瞬間跌進他的懷裡。

「總是這麼合拍呢。」蕾貝卡笑著,她拿起拉芙蒂雅剛喝完的紅茶杯,正要起身時,卻被哈博克一把接過。

「我...我拿去洗就好了...妳坐著。」

 

「這個人啊...」看著哈博克彆扭的背影,蕾貝卡又嘆了一口氣,「一點都不老實吶。」

「就原諒他吧,卡達利納中校。」「馬斯坦古准將?」

有些驚訝地看著坐到一旁的莉莎,蕾貝卡露出會心的笑容。

 

 

 

「倒是你們,」羅伊把拉芙蒂雅一把抱起,睨著閒閒沒事做的這群人,

「別老是把大總統辦公室當作是聊天室啊!這像話嗎!」

「喂喂,明明就是您要我們先照顧一下拉芙蒂雅的啊。」

就算是用了敬語,卻完全沒有尊敬的感覺。這就是馬斯坦古的辦公室--就算是馬斯坦古大總統也一樣。 

「那麼,真的是謝謝你們了。」莉莎起身向他們微微鞠躬,

「大家還是快點回工作崗位吧,用了你們那麼多時間真是不好意思。」

 

看著又安靜下來的辦公室,拉芙蒂雅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一旁的兩人會意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拉芙。」莉莎蹲到她的身旁,而她則是轉身看著莉莎。

莉莎點了點她的鼻頭。

「媽媽知道拉芙很想要跟叔叔阿姨們一起玩,媽媽也不介意拉芙跟他們變成好朋友,

   因為他們跟爸爸媽媽一直都是長久以來的夥伴以及老朋友,所以看到你們感情很好,媽媽很高興喔。」

「真的嗎?」拉芙蒂雅稚嫩的小臉在聽到莉莎的支持後像花一樣地綻放,但又隨即垮了下來。

「但是為什麼媽媽一定要我用敬語和他們講話?」

莉莎有點愣住了,這小傢伙居然用與自己神似的臉作出羅伊的表情!!

這... 她好像可以理解為什麼蕾貝卡會那麼喜歡拉芙蒂雅了,還有哈博克他們。

 

「這是因為,這裡是軍部啊。」莉莎摸了摸她的頭,「可能妳現在還不懂,所謂軍階的高低。」

「軍階的高低...?」

「沒錯喔,妳看,」莉莎伸出五指,準備一一細數,她坳下大拇指,

「像是普雷達叔叔是上校、」確認拉芙蒂雅知道她在講什麼之後,她才又坳下食指,

「哈博克叔叔和蕾貝卡阿姨是中校、法爾曼叔叔是少校,而菲利叔叔是上尉。」

「嗯,這些我都知道喔!」拉芙蒂雅認真地將小手覆上莉莎還豎立著的小拇指,輕輕地將它坳下,

「還有媽媽是准將、爸爸是大總統!」

「對,沒錯,」她頓了頓,「先不說爸爸和媽媽,叔叔和阿姨他們的軍階在這裡都是很受人尊敬的。」

「嗯,這些我都知道喔!」她無意間又說了跟剛剛一樣的話,「因為其他人看到他們都站得挺挺的!」

「拉芙很細心嘛。」羅伊本來是一邊改公文一邊聽他們的對話,

然而在聽見拉芙蒂雅的觀察心得後,也不得不讚嘆了起來。

莉莎也撫上拉芙蒂雅精緻的臉蛋,

「所以,如果讓別人覺得,他們事事屈就於一個小女孩,是不是會被別人看扁呢?」

 

羅伊緩緩的放下鋼筆,有點無奈地看著莉莎的背影。 

--尤其是...這個小女孩,還是大總統閣下和准將的女兒。是嗎?

 

不過,就目前來說,拉芙蒂雅還得慢慢去學習以及體認這些事情吧。

 

身為領導者的孩子,就不得不事事細心,不但要表現大方、也要比別人更加努力地學習謙卑。

 

 

 

那麼...

 

羅伊的黑眸軟了下來,視線隨著莉莎將他們的天使抱起走到沙發,又走了回來。

 

那麼,那位身為領導者的女人的她,

又是怎麼想的呢?

 

 

 

 

 

***

 

「哎呀,原來是大總統閣下啊,真是,您的大駕光臨令小店蓬蓽生輝啊。」

似笑非笑地看著養母涼涼地說出這一連串的客套話,羅伊自顧自地坐到平常的位子上。

「怎麼,羅伊小子,看起來不像是跟伊莉莎白吵架呢。」

「欸?一定是跟她吵架了我才會來嗎?」

「一般來說,是的。」

聖誕節夫人悠悠地吐出一口煙圈,「小克莉絲有乖乖的嗎?好久沒有看到她了。」

「拉芙很好,夫人想她的話下次再帶她過來吧?」

「那當然!」她將煙頭指向羅伊的臉,「而且小伊莉莎白也要一起來!我也很想她...」

「是是是...」羅伊接過養母遞來的酒杯細細啜飲。

 

也因此,

他並沒有注意到養母隱約的調皮眼神、以及藏在吧檯下面的雙手。 

 

「那麼,這次來是想要跟我這個養母聊聊什麼心事嗎?」

「唔,夫人果然很厲害呀。」

斜睨著羅伊有些渙散的眼神,大概是有些醉了--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說不定這酒對現在的他來說太烈了?

 

不不,

聖誕節夫人暗忖著,

就是要烈一點的酒,這小子才肯說出真心話。

 

 

 

「莉莎是怎麼想的呢?」

 

「嗯?」

有點詫異地看著沒來由講出這句話的養子,他該不會是真的醉了吧?

「果然還是跟伊莉莎白有關不是嗎,羅伊小子。」

「哈哈...」只見羅伊有些無力地笑了幾聲,「不是都說好了,我飛黃騰達之後就不會再叫我小子...」

「我們有過這樣約定的嗎?」夫人又吸了一口煙,「那時的我一定是醉了,你別放在心上。」

「什麼跟什麼,這安慰的語氣...」

羅伊無奈地又喝了一口酒。

 

聖誕節夫人睨著他,有意無意地咀嚼著他剛剛的問句。

 

莉莎是怎麼想的。  

 

是嗎?

 

她露出了難得的溫柔微笑,「與其問我,不如去問問她。」

「夫人?」羅伊微微地皺起眉頭,「您在說什...」

「都當了快十年的大總統,卻還在迷惘這種事?」

「不...不是,夫人,我明明什麼都沒說...」

「不用你說,」她的指甲有節奏感地敲著桌面,「我知道你一直忽略了這個問題,是最近想到的對吧?」

「才不是忽略!」他有些不滿地將手上的酒一飲而盡,「只是,我一直覺得我們之間不會存在這種問題!」

雖說莉莎是領導者的女人,卻也同時是助手,他在想什麼、做什麼,她根本不用特別過問就可以完全掌握。

 

但是...

 

「既然你老早就知道不會有這種問題,那為什麼又會在這麼多年後提起呢?」

聖誕節夫人悠悠地點出羅伊心中的糾結,這小子,連伊莉莎白的心情都不知道嗎。

 

但是...

在我向她求婚、她也答應了我,之後呢?我們的關係就這樣公諸於世了。

接連不斷的祝福一湧而上,還有莉莎那時靦腆的表情,自己大概就這麼陶醉了,

卻完完全全忘記,所謂光亮所產生的影子。

有沒有除了祝福以外的聲音呢?

一定有的吧,只不過沒有人會讓我這位大總統聽見。

如果我都沒有聽見的話、如果我完完全全都不用去承受那些輿論的話... ...

 

那麼擔起一切的人,就只剩下她。

 

 

 

看著養子歛下眼,她有點心酸地摸了摸他的頭。

她知道現在的羅伊一定是因為發現了什麼而痛苦著,

她也知道,會讓養子如此痛苦絕對不會是為了自己--

 

對羅伊‧馬斯坦古而言,莉莎就是他的一切、他的全世界。

 

「這是我今天聽見莉莎對拉芙說的那些話才突然想到的...」

夫人大概老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只有自己從來沒有想過。

而現在,她也大概摸透自己在想什麼了吧...?                 看著養母深不可測的眼神,羅伊只好全數吐實。

 

「是怎樣的對話呢?」

「她在教導拉芙蒂雅使用敬語的重要性,雖然我知道莉莎這麼做的原因,

   卻沒有想過,莉莎會這麼做可能是來自經驗。」

 

是經驗告訴她,在軍部要是不把關係分清楚,大家都有可能會受傷。

 

「哈哈哈...」

「您笑什麼啊!?」他有點兒氣惱養母此時的態度,想要喝酒時,卻發現杯子早已空空如也。

「我說你啊,羅伊小子。都已經這麼多年了,現在才想問這個問題會不會有點太晚啦!?」

「唔... ...」

羅伊無力地趴在桌子上,

對對對,就是自己無能行嗎!

好笑地看著羅伊的彆扭,她搖頭嘆氣。

「不過呢...」

 

顯然此時養母故意迂迴不前的語氣成功地引起了他的好奇,羅伊終於抬起頭。

 

 

「如果你真的那麼在意的話,回家之後就好好地抱抱伊莉莎白吧。」

緊緊地抱住她,就算有些遲了,不過還是想說句對不起。不是嗎?

 

 

「畢竟溝通也是夫妻之間必修的課題吶,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您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嗎,夫人?」

對於養母突然迸出的一句大道理他感到莞爾,陰霾卻也跟著掃空。

他將酒錢放在桌子上,起身離開。

 

 

「下次會把我的妻女一同帶來的。」

 

 

酒吧門上掛著的風鈴叮叮作響,一會兒後才又恢復了平靜。

 

 

「『妻女』...是嗎?」

夫人玩味地笑著,明明都還莉莎莉莎的叫著呢,那臭小子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了呀。

她可沒錯過,他那句無聲的「謝謝您」。

 

 

 

 

 

啊啦,電話費大概又要暴增了,得趕緊把話筒掛回去才行。

 

 

 

 

 

 

 

 

 

 

 

 

靜靜地把電話掛上,莉莎眨了眨她那有點泛紅的雙眼。

 

「真是個愛庸人自擾的笨蛋...」

 

大概連羅伊自己都不曉得,他可是常常被他的養母玩弄於股掌之間;

直到認識了伊莉莎白之後,更是變本加厲。

 

莉莎與聖誕節夫人之間,也有著不可思議的默契。

 

 

「媽媽...」

「咦,拉芙還沒睡啊?」莉莎將睡眼惺忪的拉芙蒂雅抱起,坐到沙發上。

「媽媽...什麼是庸人自擾...?」

「咦?這個嘛... ...」

看著媽媽困擾的樣子,拉芙蒂雅拉出一個微笑,

「沒有關係,媽媽。」稍微恢復精神的拉芙蒂雅從莉莎的懷抱裡跳下,「我要去睡了,晚安。」

「晚安,親愛的。」莉莎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使她咯咯地笑了起來。

 

 

 

拉芙蒂雅關上房門,半爬著上了床。

 

 

「名詞解釋這種事,還是交給法爾曼叔叔吧。」

她微笑地閉上眼,邊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將將將將~!

這就是讓各位久等了的子世代!! (遭巴) 

 

首先要說一聲抱歉,最近一直在忙學校的事,讓這篇拙作一拖再拖...(跪)

 

而拉芙蒂雅呢,名子取自於英文中「高尚的(lofty)」,然後自己把它想像成 R 開頭的 Roftia (笑) 

全名 拉芙蒂雅‧克莉絲‧馬斯坦古,很長一串 " 但請別以為那是莉莎看著黑色疾風號想出來的(!!)

 

(遭槍殺)

 

除了拉芙蒂雅這個名字有緣由以外,她的中間名(middle name)--克莉絲(Chris),

即是取自於 聖誕節夫人(Madam Christmas),本名 克里斯‧馬斯坦古(Chris Mustang)。

(聖誕節的Christmas應該就是延伸自本名的克里斯Chris)

聽人家說中間名有很多特殊作用以及意義,

像是 奧莉薇‧米拉‧阿姆斯壯(Olivia Mira Armstrong),

少將姊姊也有中間名吶(應該說阿姆斯壯一家的人全部都有)

 

而拉芙蒂雅的中間名就有所謂「紀念」的意義,

當然不是說聖誕節夫人已經死了才可以紀念啦,而是要紀念她的辛勞,

身為一個女人毅然決然地隱姓埋名,還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還把羅伊扶養長大!!

所以說,聖誕節夫人非常喜歡拉芙蒂雅,也有意無意地佔據了她中間名的"呼叫權" XD

 

雖然我知道這個後記已經寫得很長了,但是因為我是第一次寫子世代,所以請容我繼續發表胡說八道(遭巴)

 

拉芙蒂雅本身就是黑髮、黑紅色瞳孔,那種顏色的瞳孔其實就是藏有幾分隱蔽的威嚴以及陰謀,

除非很仔細地看、或者是她的眼球轉到某一個角度,才會反射出紅色的光澤。

臉型以及鷹形的眼部輪廓都與莉莎神似,而基本上她的個性則是比較偏向於羅伊,

但是她會在一些細微的地方謹慎、以及不太喜歡去做太冒險的舉動,這就有遺傳到莉莎了。

不過現在的她還只是小孩子啦,基本上是天真純潔的小女孩,請放心。(也就是說長大後大有可為!?)

(至於蕾貝卡和哈博克的吵架就這麼無疾而終了,真是抱歉,說不定以後會發一篇對應的文補回來吧?)

 

 

那麼就先這樣了"感謝看畢全文(還包括耐心看完整個後記)(鞠躬) 

 

 

 

 琴影 2011.08.26 (FRI)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