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色絲帶、巧克力甜味。

紅色的火焰、金色的子彈。                 

 

 

 

 

 

 

 

01*

 

 

 

 

「霍克愛中尉...抱歉,可以請您...」

「我知道了。」霍克愛將女孩的粉紅色信封收進她預先準備的大袋子,

裡面的信都是要給羅伊‧馬斯坦古的。

 

沒錯,今天是情人節。

 

 

在女孩的面前直接把信丟到大袋子裡,擺明了就是要告訴全東部的女孩子--

早絕望早超生吧!馬斯坦古的追求者可不只這一袋

 

畢竟她只是代收轉交,大概佔不到所有情書的五分之一。

但要是不小心把要給霍克愛的信也丟進去了怎麼辦呢?

放心,因為不會有人想吃子彈,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會採取優先政策,

在這一天,司令部很多男性都會在上班時間的前一個小時就踏進司令部,

把情書先放在霍克愛中尉的桌上--這令司令官深深地覺得要是霍克愛願意忍受每天都處理那些情書的話,

此東方司令部必定可以大大活躍... ... 

 

 

「那些人就是愛到慘死,死了也要愛啊!?」菲力打開辦公室的門,又看到了一如往年的盛大景況,

兩位上司的桌上堆了滿滿的粉色情書,空氣中還飄來一股甜甜的香味。

「話說回來,除了那兩個人,我們的位子還真是一派清淨...」

菲利一如往常地沖了一杯咖啡,開始一天的工作。

「一派清淨也沒什麼不好啊,那種桃花太多的人才會多災多難。」

法爾曼笑著走進辦公室,

通常這間辦公室除了菲利是第一個到的,

之後就是法爾曼或莉莎,

最後才是哈博克跟普雷達以save姿態進辦公室。

 

那麼羅伊呢?應該沒有一天不遲到的吧。

 

 

只不過今天這種日子,「通常」會是羅伊‧馬斯坦古難能可貴的早到日,

 

更正確地來說,

是會比莉莎還要早一步踏進辦公室。

 

 

 

***

 

 

 

辦公室「碰」的一聲被撞開,

看來來者來勢洶洶,不可不防。

 

但前面就說了,

今天這種日子總是充滿了例外,

菲利還是悠悠地喝著咖啡、悠悠地和法爾曼討論最近哪位總機小姐看起來真是超可愛,

然後再悠悠地在公文上簽上大名。

反正在這種時候來的人一定是... ...

 

 

「霍...霍克愛中尉!!?」

 

菲利嚇得把咖啡都弄灑了,而法爾曼則是把眼睛睜得大大的...

或許沒有,但他本人非常堅持,他的眼睛真的撐的大大的,眼球都快掉出來了。

 

「嗯?早安?」莉莎疑惑地踏進辦公室,自己有走錯間嗎?

 

「已...已經是這種時間了啊...」法爾曼看了眼時鐘,

進來的人怎麼不是馬斯坦古上校!?

「這種時間?」

莉莎也看了眼時鐘,「八點半?」

她一鼓作氣地將幾乎要塞爆的大袋子放到地上,隨後呼了一口氣。

「要不是今天要搬『重物』,我八點就會到了。」

 

「我...我們知道...」

菲利和法爾曼交換一下眼神,上校不是都會早到嗎?

上校不是得負責...負責...

 

「咦,今年也太多了吧?」莉莎有些驚訝地看著堆了粉色小山的辦公桌,

 

「往年從來沒有收過這麼多...情書。」

 

莉莎冷掉半張臉,「情書。」

她拿起其中一封信查看,「情書。」

她無言地輕聞著空氣中的香水味,「情書。」

上面的確寫著 " FOR  Riza Hawkeye " 。

 

「情書。」

 

莉莎幾乎要爆出青筋,轉頭看向菲利他們,並且大力地指著自己的辦公桌,

「為什麼我會收到這麼多情書?為什麼我會突然收到這麼多情書!?」

她雙眼睜得大大的,

「最好說清楚,是不是大家聯合起來的惡作劇!?」

 

「不是啦...那應該是真心的才對...」法爾曼幾乎想要奪門而出了,

他們哪會知道!

 

因為上校每年的情人節都會早到,

先是對著那堆情書發射出怨念光波,再拿出他的那副可愛的發火布手套--

 

 

他們哪會知道為什麼今年的情人節上校會遲到以致於讓您看到您從未看過的每年的盛況!?

 

 

終於,那個早該來的人選了一個好死不死的時間點破門而入。

「大家早...安...中...尉.......妳..............」

就這樣,語尾愈拖愈長、整個人愈縮愈小。

 

看到了,

中尉看著我的眼中,閃著光芒。

也對,

今天是情人節嘛,女人看到馬斯坦古雙眼閃光是很正常的。

 

很正常。

 

很正常。

 

很正... ...常?

 

「啊啊,霍克愛中尉今天真早啊,哈哈哈...」

「您也很早啊,馬斯坦古上校。」莉莎與羅伊相望著,

四秒之後,他知道再不打破沉默,中尉的子彈可能會先穿過自己的腦袋。

 

「中尉,今天真是美好的節日呢妳說對吧...我可以從妳閃爍的眼中看到我的倒影...」

 

情話!居然對著霍克愛中尉人稱鷹眼的人說著情話!!

菲力以誇張的嘴型和法爾曼討論著。

 

 

「啊,完了。」羅伊的笑容僵住,他突然認真地看著莉莎的雙眼,「我好像真的看到了...」

「是嗎?」莉莎冷冷的回答,依然毫不忌諱地直視著羅伊。

「請問為什麼...」羅伊愣愣地指著莉莎的眼睛。

 

 

 

 

 

「為什麼在妳眼裡的我會倒在血泊中... ...?」

 

 

 

 

 

02* 

 

 

 

 

伊修瓦爾的英雄、焰之鍊金術師、階級是上校的羅伊‧馬斯坦古。

正英姿煥發、笑容滿面...

 

冷汗直流、滿臉委屈地坐在辦公桌後面。

 

 

「我說中尉啊...真的...會不小心對妳的情書動手真的是有苦衷的妳一定要相信我請妳一定要相信我啊中尉!!」

「苦衷?」

「沒錯!」

莉莎冷冷地打量著他。

「可以請您說來聽聽嗎?上校。」

「欸?」

莉莎走近他的辦公桌,雙手撐在桌上直盯著他。

 

「請您將這多年來的苦衷都說來聽聽吧。每一年的不小心。

 

「對...對不起...」

 

 

她冷冷的離開辦公桌後斜睨了他一眼,右手指著放置於地上的大袋子。

「那些全部都是我辛辛苦苦搬過來的,請您要一封一封地拆開來看,還有後面的那一座。」

「欸~很...很多欸!中尉,難道就不能像往年一樣...」

 

「當然不行。」當然得要給您一點懲罰。

莉莎雙手插腰,


「人家每個女孩子辛辛苦苦寫的信,浪費錢浪費時間浪費心力的寫,您居然想比照廢紙公文處理!」

 

說話愈來愈毒了啊...          羅伊無奈地想著。    居然說是浪費...

 

「那麼妳要怎麼處理?」羅伊反問,「那麼大一堆情書,難道妳也要一封一封看嗎?」 

「那是屬下的自由...」

 

「我我我!我要發表意見!!」早在十五分鐘之前來軍部打招呼的愛德華與阿爾馮斯已經先聽過了菲利的解說,

愛德華便興沖沖地跑到上校和中尉的面前。

「鋼仔?」羅伊的臉色翻白,「你來這做什麼?」

我都快要把中尉逼到絕境了你在這個時候出現是要跟我討論豆子應該要大火快炒還是細火慢燉嗎!? 

「愛德華?」莉莎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地看向他,

放心,在你這顆豆子被煮之前,那個自動發火機會先被打成蜂窩的。

「想要處理那裡的那堆情書很簡單啊,」愛德華嘻嘻地笑著,

對於此時自己完全被兩位大人當成食物比喻絲毫不在意,

「就讓我用練金術把它們做成華麗的狗屋送給疾風號吧!」 

然後疾風號一定會把那些覬覦自己主人的男人寫的那堆情書做成的狗屋採個稀巴爛,

物盡其用之後再合理的丟掉,我真是個超級天才的鍊金術師啊哈哈哈哈哈... ... 

 

 

 

 

 

 

 

 

 

 

於是,黑色疾風號有新家了。

 

而且是超級華麗的新家--果然很快就被疾風號親腳踩爛。

「哈哈哈,果然一切都跟我預料的一樣!我真是天才、天才啊!」

 

 

 

「我總覺得這種屋子會被踩爛似乎非常正常?」菲利小小聲地與一旁的法爾曼討論著,

「沒錯,疾風號應該還來不及嗅出這是用情書做成的之前就被嚇到了...」

「嗯,」

莉莎暗忖著,

「幸好今天有把疾風號帶來...」

要不然要我搬一個這種鬼屋回去,不知道會如何地引人側目... 

 

「對不起,我會負責把哥哥和垃圾一併帶走的。」

高大的阿爾馮斯默默地對著莉莎等人行禮,趁著愛德華還在自我陶醉的時候。

 

 

 

 

03*

 

 

 

 

「唉...這也是工作嗎?」羅伊癟著嘴地將信封一一拆開、又一一放回去。

「居然說因為今天沒有什麼急件所以看完這些再改公文,全部都要做完才可以下班!」

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中尉桌上的那些情書本來就是註定要變成炮灰的嘛,我只要輕輕一彈指就結束了,哪像鋼仔...」

「真是的,居然還要我在情人節這種大好日子做這種事,既然沒有急件的話就讓我出去走走嘛...」

「你看看你看看,居然還有『給 莉莎‧霍克愛』的信混在裡面,真是粗心大意...」

 

等等。

 

 

給 莉莎‧霍克愛!!?

 

 

羅伊愣愣地看著手中的粉紅色信封,字體還稱不上漂亮但是挺工整,

無論如何從上看從下看,上頭就是註明了這封信是給中尉的。

 

「現在是什麼情形...」

羅伊汗顏地回想到方才中尉才拿槍指著自己"再亂動屬下的東西屬下一定會好好地用子彈感謝您"的畫面,

不禁趕緊把信放下。

不能開,而且也不能燒,空氣中的味道她一聞就會發現。

 

但是總不能把這封信拿給她啊!這可是覬覦中尉的男人所寫的情書啊!!

要不然偷偷地看一下內容總可以吧?用練金術打開,再用練金術合起來...

不對啊,鍊金術的痕跡更明顯啊!!

 

偷偷藏起來好了...

 

正當羅伊這麼決定時,辦公室的門又非常準時地被打開了。

 

「您看完了嗎?上校?」

莉莎疑惑地看著羅伊停在半空中的手以及半開的嘴巴。「上校?」

突覺事有蹊蹺,她一個箭步跨到羅伊的辦公桌前,拿起桌上疑似是寫給自己的信...

「上校?」

「喔,不,我可是什麼都沒做。」

莉莎在心底暗自偷笑著,這男人到底是有多無能啊...

一不做二不休,莉莎直接在羅伊的面前拆開這封情書,使後者徹底石化。

 

 

 

「中尉...?」

「等等,屬下還沒看完...」  

 

 

他當然知道她還沒看完,只不過...

那個幸福的微笑是怎麼回事!!那臉頰浮上的紅雲是怎麼回事!!糟了、完了、完了、一切都結束了...

 

 

三分鐘後莉莎滿足似地吐了一口氣,將情書謹慎地摺好放回信封,小心翼翼地收起來。

 

 

「怎麼,那個男人很浪漫是吧?」

羅伊喪氣地看著莉莎,只見莉莎對他露出滿足燦爛的笑容。

 

「他非常可愛。」

 

 

 

羅伊‧馬斯坦古完全看呆了。

 

 

 

 

 

 

最近因為工作繁重,馬斯坦古小隊的人只要一到午休就會真的好好地休息,而不是像往常一樣出去閒晃泡妞。

而一向把午休時間拿來繼續工作的莉莎,因不敵身心的疲累感,也會在午休時趴在桌上稍作假寐。 

 

羅伊輕手輕腳地靠近莉莎,悄悄地將放在桌上的那封情書拿起。

 

不過一分鐘,他也露出了淺笑。

 

 

 

 

 

給 親愛的霍克愛大姊姊:

 

我是住在依斯特孤兒院的馬克,不知道大姊姊還記不記得我呢?

大姐姐在前幾個禮拜有來孤兒院幫忙,

那個時候還有帶狗狗一起來,我記得他叫做黑色疾風號,

好怪的名字,不過他好像真的聽得懂大姊姊的話,好厲害!

因為那個時候我才剛被送到孤兒院,都沒有朋友,

但是幸好有大姊姊的黑色疾風號陪我玩一整天,那個時候才交到朋友。

謝謝大姐姐,也謝謝黑色疾風號。

 

我最喜歡大姊姊和黑色疾風號了!

 

馬克  敬上

 

 

 

 

 

 

照字跡看來是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吧?  羅伊笑著搖頭,

這小傢伙居然敢說疾風號的名字奇怪後還大剌剌地告白。

 

他將信收好放回原位。

 

也得好好地謝謝他呢,因為這封情書,讓他看到了莉莎如此美麗的笑容--

就像是回到了從前,那個能夠因為任何小事就露出燦爛笑容的女孩。

 

 

 

羅伊溺愛地輕吻莉莎的眼角,並且放了一顆巧克力在旁邊。

 

「情人節快樂,莉莎。」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又發了一篇貌似節日賀文的東西...

這篇本來想放到明年西洋情人節再發的!!

但是目前貌似沒梗...(小聲)(遭巴)

 

好啦!其實這篇文是我承諾要給某位「最近心情起伏得很嚴重」的大大的甜文喔,

只是不知道那位大大還記不記得呢。(笑)

 

這篇也是一貫亂七八糟的風格(遭踹),中間的愛德根本是來亂的...

同時也要呼籲, 

收到情書要懂得感恩,不但要好好地把它看完,而且還要物盡其用(喂!!)

 

 

 

 

話說最近去了鬼屋= =

我只是想要講一件事--

我竟然在被前面的鬼嚇到後下意識地想往回跑!!

而且!!

 

又被後面的人嚇到了一次...還是跟我一起進來的「人」。(冏)

 

 

最後希望心情嚴重起伏的人看了這篇後會高興起來這樣(笑)(這個人還在強調)


 

最後感謝看畢全文。

 

 

最近有點想要開新坑呢... ...

(一邊自言自語一邊飄走)

 

 

 

琴影 2011.08.15(MON)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