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林間,鳥聲啁啾。

大地萬物都沐浴在和煦的陽光之下,暖洋洋的、連時間好像都被烘得慢了腳步。

 

 

這裡是德國的一處樹林小徑,

放眼望去一片藍天,還有各式各樣的植物樹木,偶爾幾隻鳥兒飛過,

哪朵花上又停了幾隻蜜蜂,蝴蝶在一旁翩翩飛舞著。

 

好不愜意的風景。

 

但是這個男人,卻一點兒也愜意不起來。

 

 

是的,在這一片鳥語花香中,並不是全無人煙。

事實上,有一對男女一前一後,已經在這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樹道繞了好多圈--

走在前頭的男人緊抿著唇,顯然也知道太陽已漸漸偏西,

再蹉跎個幾圈下去,只怕是連幾個字都未出口,

這個花了他好多心血、砸了他好多買古董的錢、費了他好多的唇舌,

才終於得到的假期約會,就等著全數泡湯了。

身後的女子顯然十分明瞭男人的焦急,卻只是不發一語,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地數著至今所繞的圈數。

 

怪了怪了!明明平常挺多話的,還有閒情逸致惹得他親愛的祕書又氣又滿臉無奈,

怎麼到了這關頭,明明只差臨門一腳就能成功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終於,男人下定決心停下了腳步,略顯僵硬地轉過身。

女人及時煞了車,帶著與平時一般一絲不苟的表情望向男人,

也就是於自己任職之處的頭頂上司--羅伊‧馬斯坦古。

 

"24圈。" 女人在心中暗暗結算。

 

羅伊定定地站著,過了好一會兒後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真是沒想到自己竟有那麼窘迫的時候。"

男人暗忖著。

"絕對不能被夫人知道,否則一定會被她朝笑一輩子的。"

 

「莉莎--」羅伊有些艱難地開口,只見他搔了搔頭,

莉莎‧霍克愛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看著他。

看見莉莎如此的淡定,羅伊瞇了下眼,做了最後的深呼吸。

 

緊張感漸漸地被另一種情緒覆蓋,羅伊不禁有些興奮地想著,

這張一絲不苟的美麗臉龐,在待會兒聽到他的話後,會露出什麼表情--

 

「莉莎。」羅伊又喚了一次她的名字,黑眸因為緊張感的消退而顯得炯炯有神,

他輕柔地拉起她的左手,然後俯身,吻上她柔軟的雙唇。

這一切來得太快、轉變得太突然,而羅伊的舉動又是如此的溫柔,

溫柔到莉莎只能愣愣地感受著他所帶來的暖流,以及排山倒海的深情--

半晌後,羅伊才緩緩地退開,滿意地看見莉莎的雙頰淡淡地吹出兩朵玫瑰。

「莉莎,」他這次的語氣更加輕柔,卻又更加的認真,他執起方才握住的左手,

貼向自己的左胸,沉穩有力的心跳透過手掌心傳來,莉莎不禁輕輕一顫。

「我羅伊‧馬斯坦古發誓,我願意以我的生命作為代價,保護妳、照顧妳。」

莉莎睜大了眼睛,感覺自己的心跳愈來愈快,臉也愈來愈紅--

她以為,

這只是一個十分普通(對自家上司來說卻是得來不易)的約會,

沒想到居然... ...

 

「莉莎,我愛妳。」

這三個字就像是三顆震撼彈,狠狠地震了她的心頭三次。

「妳願意...妳願意嫁給我嗎?」

 

不知怎地,莉莎竟覺得自己的頭好像十分自動地點了兩下。

意識到了這點,她的臉又更紅了,連忙想要搖頭撇清,說明剛剛只是個誤會,

然後大聲地抗議誰要嫁給你這個無能之類的無情回絕。

然而這個念頭,卻在看見羅伊的表情後,無聲無息地變成灰燼隨風吹散了。

 

羅伊‧馬斯坦古的眼眶居然紅了。

 

「...羅伊?」

莉莎試圖喚了聲,而後輕笑地撫上他的臉。「你這個傻瓜,有必要感動到哭嗎?」

「我又沒有哭。」

「快了。」

莉莎篤定的表情,讓羅伊一陣失笑,但心中那股奇異的感動卻只是愈來愈濃厚,

彷彿是盼了多年的願望如今就要成真。

 

一個遙不可及的願望。

 

突然一絲涼意竄過心底,遙不可及的願望?

為甚麼他會覺得,能夠跟莉莎結婚,是一件多麼困難、多麼波折的事情?

他是羅伊‧馬斯坦古,住在德國慕尼黑,是一家汽車公司的員工,而莉莎是他的祕書,

他們互相喜歡多年、正式開始交往少說也五年有餘,

交往之後結婚,一切都是如此的天經地義--

 

羅伊強壓下心中不斷冒出的不安,他拿出口袋中的戒指,在莉莎的應允下緩緩地套入她的無名指... ...

 

突然,天色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暗了下來,周圍的蜜蜂蝴蝶鳥兒早就失去了蹤影;

花草樹木瞬間沒了綠意香氣,四周的景物逐漸轉為模糊,

然而最讓羅伊驚恐的是,莉莎背後的景色變成了深不見底的黑暗,而她正被羅伊套上戒指的左手,

隨著身體的後仰而慢慢地滑出羅伊溫暖的手心... ...

「莉莎...莉莎!!」

他想抓住莉莎的手,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動彈不得,只能無力地叫喊著、看著莉莎墜入了黑暗。

 

戒指還被他拿在手上。

 

然後,

一大片的火光映入眼簾,隨之又濃又重的血氣衝入鼻息,他踉蹌地咳了聲。

他像是個幽靈似地浮在半空中,因為眼前的景象而震懾不已--橫屍遍野。

「為甚麼...」

羅伊喃喃自語著,當他正滿腹疑問為甚麼會突然來到了戰場,

卻看到了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從面前走過。

他穿著白色大衣,上面沾滿了泥土塵埃,以及幾抹深褐色--那是乾掉的血跡。

靠近一點,即可以從白色大衣的翻領處看到裡頭的軍服。

 

穿著軍服的他似乎正跟什麼人講著話,然後他們走到了營區中,火堆旁坐著一位身型較為嬌小的軍人。

是一位女軍人。

羅伊愣愣地看著那位女軍人...不管是此時穿著軍服的羅伊、還是正飄在半空中的羅伊,

都露出了一樣的表情。

「莉莎...?」

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遠方正跟穿著軍服的自己交談的莉莎...

 

然後,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眶熱得厲害、鼻頭也酸得緊。

先是剛剛答應求婚的莉莎不見了,

接著連手中的戒指都不見了。

 

非常罕見地,他的眼淚一顆接著一顆掉了下來。

真是太好笑了,

自己才不是甚麼慕尼黑的居民、不是過著安穩生活的員工。

 

更不可能得到平凡的幸福。

 

而莉莎,莉莎‧霍克愛,

這個原本純潔無瑕的天使,就這樣、就這樣被他推入了地獄。

 

 

 

 

 

「...校...」

 

眼前的戰場情景又化為一整片的黑暗,

他懊惱地流著淚、但是絞盡腦汁就是想不到挽回一切的辦法。

 

「...校!」

 

他甚至就要放聲大哭,哪怕是男兒哪怕是有淚而不輕彈他都不管了,他是人、他想愛人,

他渴望,他的那一個願望、那個該死的遙不可及的願望!

 

黑暗像是深不見底的洞,卻不知怎地,慢慢地、慢慢地透出了一點點白光。

羅伊放開了摀住臉的手,頭緩緩地轉向光源。

 

 

 

「上校,請您醒醒!!」

 

羅伊驀地睜開雙眼,使得圍在辦公桌旁的部下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哈博克目光複雜地看了眼羅伊狼狽的樣子,對著普雷達等人使了個眼色,四人便一齊離開了辦公室。

莉莎看著羅伊,一時之間沉默充斥著兩人。

「上校,恕屬下失禮。」

正當羅伊疑惑著莉莎所說的話時,莉莎已經繞過了辦公桌,伸手探向了他的額間。

「您發燒了。還有...」

她從口袋裡取出手絹,輕柔地為他擦拭著臉,以及微紅的眼角。

 

最後才移到了額頭,為他擦掉冷汗。

「您流了不少汗。」

「有勞妳了,中尉...」

才剛出聲道謝,羅伊便被自己的聲音楞住了。

看著上司的表情,莉莎不忍地別過頭。「屬下去倒杯熱茶來,請您先休息一會兒吧。」

 

哈博克他們都看到了吧!所以才會難得識相地不出聲挖苦。

羅伊看著莉莎離開辦公室,

突然苦笑了起來。

 

居然,被她看見了那麼狼狽的樣子。

他居然像個孩子一樣,哭著醒來。

「還有,慕尼黑到底是哪裡啊...?」

他不禁回想起夢境,「說不定是另一個世界之類的?」

 

他突然想起莉莎呆然點頭的可愛模樣,以及莉莎篤定的預言著他的眼淚...

 

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酸。

「原來連那個世界的我都感覺得到呢。」

 

他發著呆。突然一股茶香飄來,他轉頭看向他的副官。

「謝謝妳的茶,中尉,說真的,這應該不是司令部提供的茶葉吧?」

「就是司令部提供的。」

「噢。」他看上去有些洩氣,看來是與咖啡同等級的難喝吶。

不過沒關係,只要是中尉泡的他都會自動幫杯子裡的液體升級的!

 

「一切都像以前一樣沒有變呢,中尉。」

「嗯?」

莉莎有些狐疑地看著自家上司那接近胡言亂語的舉動,並且後知後覺地發現,

他居然不怕死地執起自己的左手端詳著。

莉莎隨著羅伊的視線一看,心頭瞬間一窒。

 

左手的無名指,那名為幸福的歸宿。

 

「我說中尉...」

羅伊握緊了她的左手,

「如果真的存在著平行世界的話...」

他露出一抹苦笑,大概是因為感冒的關係吧,他發現自己的聲音又哽了起來,便不再開口。

莉莎眨了眨眼,她當然知道羅伊想表達的是甚麼,也知道了,羅伊難得情緒失控的緣由。

 

 

 

 

不過她只是靜靜地讓羅伊握著手,

靜靜地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在此先祝自己一周年快樂!!

嗯嗯,顧名思義呢,就是指這個網誌已經創滿一年囉~(轉圈灑小花)

話是這樣說~可是其實我早就忘了這個網誌是啥時創的了(遭踹)

只記得第一篇文放上來時是農曆新年... ...

也就是說,我的佐莎同人創作,終於要走進第二年了吶(笑)

 

這一路上得到了許多大大的支持,也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當然最最感謝的,還是那些一路看著我長大(?)的大大們。

真的,

致上琴影十二萬分的謝意與敬意(鞠躬)

 

 

話說雖然是一周年的賀文,這篇居然一點都不甜欸這是怎麼一回事!?(用力地搖著路人的肩膀)

(小孩請妳冷靜)

而且依舊是拙文一篇(偷偷瞄上面的文章)

打的時候其實一度想哭呢,羅伊的流淚、以及那遙不可及的幸福,還有那場殘忍的美夢。

題名取為「交錯」,

即是指平行時空(身處於慕尼黑)中的羅伊與身在亞美斯多利斯裡的羅伊在某一個點突然連接上了,

當然就是指那場夢,

然而到底有沒有平行世界這件事到了最後則變成了羅伊不想揭開的謎,

也暗自希望著在"那裡"的他們,可以過得很幸福。

 

這篇文構想得快,也很難得地在幾個小時之內就打好了,

結構潦草甚麼的還請多見諒(鞠躬)

 

那麼,老話一句,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以後還請繼續指教。

 

 

琴影 2012.01.28(SAT)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