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在只有筆摩擦紙張的沙沙聲、以及男人與男人之間的鬥嘴聲、又或者是槍聲或爆炸聲中,

這間辦公室裡很難得地、

出現了一聲女性的驚呼。

 

「...霍克愛中尉...?」

「呃,真的很不好意思。」她紅著臉看著一臉驚恐的同僚們--以及感受著全然的寂靜所夾帶的尷尬,

莉莎‧霍克愛緩緩地舉起拿著紅色髮夾的右手。

「這個...螺絲鬆掉,它剛剛自己彈開了...」

 

喔!原來是這樣啊。

哈博克等人下意識地偏開頭呼了一口氣。

一個那麼貼合頭型的髮夾突然在頭上彈開,一定是嚇了一大跳吧!

「一定很痛...」

菲利一臉同情地看著揉著後腦勺的莉莎,好像自己有親身體驗過似地。

「我沒事的,」她將表情重新整理,嚴肅的顏容彷彿方才的羞窘只是一縷僅只一現的曇花。

只是,

那披散而下的柔順長髮,的確不可置否地替中尉增添了一點女人味,

使得辦公室一直到了午休時間,都維持著一股詭譎的平靜。

 

 

 

午休鐘響起,辦公室的同僚們極有默契地一齊離開了坐位,

只留下依然振筆疾書的莉莎以及看似十分認真卻又好像在神遊的上校。

其實這話只說對了一半--

「看似」十分認真的上校其實並不是在神遊,而是將專注力分享給了中尉那一頭的燦髮。

然後,又順便想起了一點小小往事。

 

「中尉,現在可是夏天喔,妳這樣將頭髮放下一定很難受吧?」

「謝謝上校的關心,待會兒屬下會去借條髮圈將儀容整理妥當。」

「啊,其實...」羅伊將抽屜拉開,找出了一個小袋子。「我這裡有條細皮繩,如果不介意的話就拿去用吧?」

「細皮繩?」

莉莎有些狐疑地抬頭,看見自家上司小心翼翼地從袋子裡拿出一條暗紅色的細皮繩。

「想問我為甚麼會有這種女孩子的東西嗎?」

「呃,請恕屬下失禮...」

「不要緊。」

只見羅伊不在意地揮了揮手,便自顧自地將細皮繩遞給了莉莎,又走回辦公桌。

 

莉莎訥訥地瞪著被硬塞到手裡的暗紅,寂靜了幾秒後,終於忍不住開口。

「上校,這恐怕不太妥當,屬下...」

「妳就拿去用吧!反正那本來就是要給妳的。」

「欸?!」

這這這...這是怎麼一回事!?今天的上校也太坦白了吧?

 

雖然大約知道上校之所以會有這種女孩的飾品大概和自己脫離不了關係,

但這也太...直接?

莉莎眨了眨眼,暗忖著是否是今天太熱,才讓平常總是吊兒郎當的上校耍不了嘴皮子了。

 

但在一分鐘後,

莉莎依舊沒有使用那條細皮繩。

抑或是說,努力過了。

 

羅伊以左手撐著頭,刻意面向桌上的公文,

其實他那飄上飄下的雙眼早已精確地捕捉離自己位置不遠的副官的動靜了。

 

「怎麼樣,用得還習慣嗎?」

羅伊故意裝作才剛剛將專注力從公文上轉移而刻意地問候著,且成功地令莉莎一陣哆嗦。

「那個...」

「咦,妳還是不肯用啊,都說了是給妳的了。」

他暗裡欣賞著莉莎的不知所措,嘴上說的卻是另一套。「真是不夠意思啊,中尉。」

「下官...」

莉莎又不禁臉紅了起來,她的眼直盯著公文,卻可以完全地感受到羅伊炙熱的視線。

只可惜,被現在的羞窘以及今早的出糗給完全覆蓋住的莉莎根本無法分辨,

那個眼神。

一副看戲的眼神。

「下官不...」

「嗯?不甚麼?不願意?」羅伊有意無意地想要刺激莉莎,並在莉莎看不見的角度裡偷偷地揚起嘴角。

「不是啦!」

莉莎終於忍無可忍,她扭頭看向羅伊,大聲地說道,「我不會用細皮繩綁頭髮!」

連敬語都忘了用。

"好可愛。" 羅伊不禁暗嘆著,更是為了此時雙頰駝紅襯上一頭微亂金髮、性感得一蹋糊塗的莉莎。

「那正好,」羅伊正經的表情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過絲毫,「我來幫妳綁吧!」

 

 

...

直到羅伊拿起梳子站在莉莎身後輕柔地為她梳理長髮時,她才冷靜了下來。

「屬下被您擺了一道是嗎?」

「放輕鬆點,妳太正襟危坐了,中尉。」

羅伊輕拍了拍莉莎僵硬的肩膀,算是作為回應。

他可以感受到眼前被對自己的女人懊惱地吐氣,卻也在同時放鬆了下來。

對此,他十分滿意。

他和她的世界裡不存在著妥協,只有著一方任性、然後讓另一方放縱--

如此貌似撒嬌的關係。

 

莉莎將眼睛閉了起來,細細地感受著羅伊溫柔的力道,

他並沒有急於將髮絲梳齊,而是以左手托著一綹髮、右手持梳持續地梳著,

藉此撫觸著莉莎彈性且柔軟的髮。

一切皆在分寸之內,莉莎知曉,卻還是不禁沉溺了。

她多麼希望,身後的男人可以晚一點將她的髮束起,不知不覺地,莉莎拿著細皮繩的手倏地收緊。

羅伊會心地揚起嘴角。

 

忽地,莉莎在空氣中嗅了嗅,最後她將細皮繩稍微靠近鼻端,有些驚訝地睜開眼,

「這是您很久以前買的嗎?」

「啊...是的。有股潮味對吧?難聞嗎?」

莉莎聽得出裡頭一絲懊悔的語氣,她笑著搖了下頭,使得被握在羅伊手中的長髮全數滑下。

可是誰在意?

這不是工作,梳頭可是不講進度的。

「聞得出持有者的細心保養,這是種老舊的香氣。」 

「真是溫柔啊,中尉。」

「屬下就當作是誇獎收下了。」

這本來就是誇獎。 羅伊有些掃興地想著,是自己平常太會花言巧語以至於完全不被信任了嗎?

不過,這點小插曲還不至於影響他的好心情。

他又重新提起一綹髮。

「這本來...是妳的十三歲生日禮物。」

「咦,這...」莉莎頓時語塞,這不就過了十幾年了嗎?

她看向手上的細皮繩,眼簾微斂。

「您知道下官小時候一直都是短髮。」

「我知道,可是我還以為會留長嘛!」

羅伊的語氣中摻了為數不少的哀怨,

回想當時,聖誕節夫人在羅伊百般不願的情況下將那藏匿著的禮物給揪了出來,

本以為又要被養母嘲笑,沒想到卻是在聽到『啐』的一聲之後,

就被從後方提領抓至眼前,且隨手招了一名女孩子坐在椅子上。 

『這小子,來,我教你綁頭髮。』

 

「可是啊,當我在妳生日的前一晚發現妳又跑去理髮店將頭髮修至『標準長度』後,」

他在她身後癟了癟嘴,「我就打消這個念頭了。」

虧他當時老抓著瓦涅莎練習,都快被敵視了呢。

「這麼說來,下官還真是對不住您吶。」

「不,沒關係。」

羅伊微笑著。

「還好我把它保存到現在。」

不管是為了甚麼,妳始終是留長了這頭金髮。

男孩當年為了能夠幫女孩綁一個馬尾所苦練得來的巧手,在十幾年後,總算也沒有白費。

 

靜謐的空氣混合著浮塵以及皮革的淡淡潮味,在兩人微斂下的雙眼前形成一片片若有似無的碎玻璃,

正午難得不太熱烈的陽光反射著,那迷濛的光暈彷彿將他們帶回十幾年前,

那個什麼都不必想的歲月。

「印象中...妳到二十歲前都還未留過長髮呢。」

羅伊喃喃地說著,他有點怔怔地盯著手上掬起的金髮,低沉的啞音好似正午的夢魅,

聽得莉莎有些昏了、醉了。

她用力眨了眨眼好讓自己清醒,卻發現小時候或歡朗或寧靜的片段總是揮之不去,

她有些心急,或者是更多的焦躁,現在的自己無論如何都太鬆懈了,她暗暗地斥責著。

「對不起...」

「咦?」

正忙著掙脫那些畫面的莉莎聽到這句話突然清醒了許多,

「下官不留長髮是下官自己的意願,您這是...?」

「就算不留長髮,至少那樣的妳比現在蓄著長髮的妳看起來都還要幸福多了。」

「聽起來好饒舌。」

莉莎輕輕地笑了起來,「您這是怎麼連接起來的?連下官都沒有想過這種差別。」

「大概是有些昏沉了呢,畢竟現在是午休時間。」

羅伊有些自嘲地說著,梳髮的動作依舊持續。

「不過就當作是夢話聽聽吧,反正難得營造了這樣的氣氛。」

莉莎聳肩。「洗耳恭聽。」

「妳有沒有想過,或許妳要的生活不是像這樣,而是一種更...安靜?」

他頓了頓,「至少我第一眼看到妳時,就認為妳會是個安靜平凡過一生的女孩子。」

「是這樣子嗎?」

「沒錯...哈哈,當初是我說要照顧妳的,沒想到我居然無能到連平凡的幸福都給不了妳。」

平凡的...幸福?

莉莎皺了皺眉,心彷彿被微微抽痛了。

 

...那個笨男人。

「您錯了,上校...『寧靜』並不全然等於幸福。」

莉莎緩緩地撫上擱在她燦金髮頂上的手。

跟記憶中一樣,又大又溫暖的手。

「但如果您硬要計較的話...」

 

「現在這樣,上校,這不就是平凡的幸福了嗎?」

 

羅伊聞言微微僵住,興許是為了制止自己即將酸澀的鼻端,

他苦笑道,「還真是短暫啊,中尉。」

「就是因為短暫,所以更顯得珍貴,不是嗎?」

莉莎哪可能沒有注意到羅伊語氣中細微的變化,於是她體貼地遞上細皮繩,替羅伊結束這個話題。

感覺到羅伊替她在髮上綁了個結,

她彷彿鼓起勇氣般轉過頭面向羅伊--

「下...下官認為,能夠和您一起在歷史上留名,不也是件挺浪漫的事?」

羅伊看著莉莎駝紅的雙頰,輕笑了起來。

「很美。」

「咦?」

「我說妳綁馬尾的樣子,很美。」

 

「呃...嗯...謝謝您...」

又被戲弄了。莉莎恨恨地想著。

羅伊若無其事地走回辦公桌,信手抄起一份公文。

「妳今天很健言嘛,中尉,真是難得。」

聞言,

莉莎露出了一絲苦笑。

 

「就當下官在苦中作樂吧。」

 

我要的幸福,就是有你在的地方啊。

 

 

笨蛋。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大家最近好嗎!!!(燦笑地衝出)(遭重踹)

呃...我是琴影。

(真是的每次都見血...)

又是一個月過去了呢,然後生出了一篇日常文(笑)

這篇應該、應該應該應該算是甜文了吧!!?

就算微甜也好,至少該是甜文吧!!(搖晃路人的肩膀)(小姐妳夠了)

因為上一篇本該是很歡樂的子世代不小心給它太沉重了,所以我便誓言許諾這一篇絕對是甜文...

不過這篇到最後,

好像就太平鋪直敘了呢。(嘆)突然變得好像很提不起勁的樣子"

嗯真是太好了,我到底甚麼時候才能寫出不是拙文的文呢!!!(掩面)

然後真是太好了x2,因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苦笑)

 

話說這篇的莉莎...連我都有點害羞了呢,綁馬尾啊...應該會變得比較陽光活潑一點吧?

(說不定看起來會更犀利幹練)

而且這篇莉莎算是比較直言不諱一點,不果也可以將那歸咎於迷醉(?)的正午陽光作祟,

羅伊也好像有些想睡了,才會說出那種不清不楚的話。(其實是作者表達得不清不楚) 

 

他們兩個都在逐漸迷濛的視線中看到了以前安靜又容易臉紅的女孩時期的莉莎,

莉莎是感慨,而羅伊則是愧疚,他一直以為莉莎該是屬於平凡的世界,

卻不知道莉莎所謂的「幸福」,就只是陪在自己的身邊,

如此簡單、

卻也付出了龐大的代價。

然而這次我用了比較輕鬆的氛圍以及主角間的對話來表達這個主題,以"巧手"這樣溫馨的畫面為底,

進而烘托出他們只有一個午休時間可以享受寧靜、以及享受彼此的寵溺這般無奈卻又令人愈發珍惜的情緒。

 

 

所以結論是,

這篇,又沉重了對吧...(唉)

 

(默默飄走)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2.04.15(SUN)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