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請回頭看看、這只是個簡單的小遊戲罷了......

 

 

 

 

 

唔,又來了......

 

普雷達的視線悄悄地往上移,看向對面一絲不苟的女子--雖然響起鈴聲的電話放在馬斯坦古的桌上。

電話很快地被接起,

而莉莎‧霍克愛執筆的右手卻絲毫未停。

 

*

 

 

最近辦公室的氣氛非常奇怪。

 

「欸、幫我拿一下那邊的螺絲。啊、啊...謝謝...」原本低頭忙著修理對講系統的菲利突然尷尬了起來,

邊向替他遞螺絲的中尉道謝。

「奇怪,哈博克少尉呢?」

菲利將螺絲放置在螺絲起子的尖端,一邊問著。

剛才明明就是哈博克站在旁邊,他才會用如此隨便的口氣啊!誰知道會是霍克愛中尉站在旁邊!?

「少尉剛剛出去了。」

「那...中尉...您找我有事嗎?」

「沒事。」

「噢。」

菲利偷偷地吐了一口氣。既然沒事的話,就別一聲不響地站在他的位子旁邊嘛!任誰都會不自在的...

尤其是、最近......

 

那兩人之間的氣氛,真的是太令人在意了。 

 

直到中尉走出辦公室,法爾曼才敢出聲。

「剛剛中尉好像是走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的,只是剛好停在你的辦公桌旁而已。」

他頓了頓,「還記得嗎?她一直抱著待繳交的急件呢!」

「所以說,中尉居然在發呆嗎!?」螺絲從菲利的工具上掉落,「看來這次上校是認真的?」

 

 

疑點一 : 女人來電的時間不一定。

從以前到現在,凡是在跟上校拍拖(交換情報)的女人總懂得上校最敏感(容易被監聽)的時刻,

於是一直以來女人們與上校的通話時間都是固定的。

而這一次的女人,上校可是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待命,

所以可以明確地排除掉一點--這次的交往與情報無關。

 

疑點二 : 女子的名字非常有品味!

咳嗯,其實並不是品不品味的問題,而是這次的女子名字是一直以來從沒聽過的。

「維吉妮亞‧艾爾」,看,多麼高級...嗯,總之終於不再是瓦涅莎、吉娜...等等千篇一律的代號,

如此突破性的創新,可見這次是單純的交往,

單純的交往,也就是說,上校對這女人是真的有興趣囉?

更何況「艾爾」這個姓氏可是地方富商的大姓,而且真的是有維吉妮亞這位大小姐呢!

 

疑點三 : 上校在通話時出乎意料的輕聲細語。  

比起以往疑似故意的大力宣揚,總是笑得很大聲打情罵俏得很欠扁的上校,

這次卻是令人幾乎無法接受的輕聲細語溫柔體貼,

就像是面對真正的情人般。

或許也是因為這個決定性因素,

總在上校又利用上班時間與女性私人通話時挺身制止的中尉,

這次居然也毫無反抗,人家說物極必反,

該不會是因為連中尉也察覺到了此次非比尋常,所以愈發安靜?

 

 

他們都知道,中尉是難受的。

 

而大多數女人都有一個共同點,第六感越是敏銳、她們就越不敢去挖掘事情的真相。

 

 

*

 

「唉...」莉莎抱著公文走向資訊室,一邊自我反省。

「是不該太在意的,連工作都被影響了。」

而且...她猜想,那四人組最近的八卦除了上校以外,自己也絕對是討論對象之一。

雖說是八卦,不過莉莎知道,那卻都是最傻也最誠摯的擔心。

 

「怎麼了?看妳魂不守舍的,我幫妳拿些吧?」

嘴上是疑問句,但動作永遠比對方的回覆還要快速。

莉莎看了眼瞬間減輕了三分之二的公文,順勢瞄向最近的八卦男主角。

「...謝謝您。」

「嗯?今天倒是挺坦率的。」羅伊笑著瞄了過來,「的確是累了吧?以往都會跟我搶回去的。」

「...」的確是在交往了吧?以往都會找機會告訴我這次要偵查的情報的。

所以這次真的不是情報嗎?真的跟情報沒關係嗎?

現在走廊上沒人,就是講的最好時機啊!

莉莎沒有發覺自己愈來愈歇斯底里,只是憋著氣一直等著羅伊開口說些甚麼,

然後,資訊室到了、公文繳交完畢,最後一路安靜回到了辦公室。

 

這段今天覺得特別漫長的路程也讓莉莎抓回了身為軍人的理智,

她本就不是太容易被兒女情長束縛的女人,

況且他們之間...會有兒女情長這樣的東西存在嗎?

她眨了眨眼,

最近的確是太累了呢。

 

然而,她十分慶幸的是,她已經抓回了軍人的理智--

足以讓她在看到辦公室出現的不速之客時面不改色。

 

「上校,」女人轉過身來、舉止優雅,粉臉上盡是靦腆而收斂過的驚喜。

「我等您好久了!」

 

 

 

-

 

好...可愛。

莉莎做了大致上的聯想,推測出這個女人大概就是維吉妮亞‧艾爾。

「妳怎麼跑到這裡來了?維吉妮亞?」

果然。

羅伊走到維吉妮亞身旁,並領她坐到沙發上,

她將米色的絲質長裙攏住才坐下,裙襬隨著動作而輕輕盪漾著,

維吉妮亞坐姿端莊,也沒有特意晒恩愛地靠在羅伊身上,情意只敢透露在眼梢和嘴角,

完全可以看得出是一位受過嚴謹教育的淑女。

 

這樣的女人,莉莎有些訝異的察覺,

自己對她居然沒有太過強烈的反感。

 

 

 

 

「這下可好...」

待上校帶著維吉妮亞離開之後,四人組終於忍不住沸騰。「第三者自己現身!!」

「有必要好好的查!」

「沒錯!一定要大查特......」哈博克自動消尾音,緩緩地跟著同伴轉向方才大聲附和他們的...霍克愛中尉?

 

居居居居然!!!中尉今天好坦率呀!!

 

「幹嘛這樣看我?」有些後知後覺地發現這群人好像誤會了甚麼,

她拚命忍住臉紅,才義正嚴詞地開口 : 「我覺得,艾爾小姐的樣子不是戀愛,而像是正在進行著甚麼...」

內心有著什麼想法愈發膨脹了起來,

只是維吉妮亞的態度實在無懈可擊,幾乎足以包住所有疑竇,

莉莎還看不清腦海裡一閃即逝的猜測,

但同時身為女人與軍人的直覺,她沒有感受到忌妒,卻也察覺到事情並非同表面上單純。

 

四人組面面相覷,同時拉開微笑 : 看來這次的行動,將會是前所未有的有趣呢!

 

 

門邊的男人輕搖了下頭,便轉身離去。

「怎麼了嗎?」女人踩著碎步,邊將溜到眼旁的奶油色髮絲撥到耳後。

「沒事,只是...」黑髮男人嘴角滿是寵溺的笑,兩人走在一起郎才女貌濃情蜜意、羨煞了旁人。

 

然而此刻大概只有維吉妮亞才知道,

羅伊 ‧ 馬斯坦古露出這種笑容時,心裡想的永遠不可能是自己。 

 

 

 

有了莉莎 ‧ 霍克愛的加入,事情進行地比以往更加順利了,

但也相對增加了不便性。

「那是上校的隱私,難道你們以前都是這樣毫無顧忌地亂翻?!」

「呃、呃中尉,您冷靜點...」最是怕事的菲利縮著頭幾乎就要道歉,

但尷尬過後想到此刻中尉明明也是同線的,不免挺直了腰背。

 

明擺著的嘛!中尉只是不想太快承認自己也加入了以往不屑的行動罷了。

 

維吉妮亞今年23歲,比他們都還要小,該是剛畢業不久的新鮮人,

只是家族基業顯擺在那兒,

就算是人家大小姐要挽起袖子從基層拚起,

大概也沒有公司想收--

況且,她生來就不是工作那條命,維吉妮亞進退合宜的雍容氣度與淑女氣質,

再加上被仔細斂起的慧黠靈秀,絕對是天生的賢內助。

 

各種身家資料在普雷達的腦子裏拼了又分,稀稀碎碎,卻下意識覺得只要再轉個彎,

或再多一點,再一點點情報就好,所有的事情就可以連成一條線。

腦子沒那麼靈光的哈博克自然是閒在一旁了,

他向來是等結果的人,

腦力激盪不是他的看家本領,但要是結果一出來,有了個大方向,接下來可就是他的重頭戲了。

 

這就是馬斯坦古小隊,各司其職,表面上是各不相干、卻又密不可分;

只是誰又能想到,敏銳地如同作戰當中的他們,此時此刻也不過是為了挖挖上司的八卦罷了。

 

 

 

*

 

她不討厭她,真的。

但是不知為何就是羨慕,羨慕她愛的人也愛著她;

卻又生氣,那個男人明明這麼愛她,她卻還要裝傻、裝矜持、裝嚴肅。

 

 

維吉妮亞默默地看了眼一副無動於衷的莉莎後,便挽著羅伊的手離去。

這是她第五次進到軍部找羅伊,

奇怪的是,他的部下們--尤其是他的副官,居然沒有多加阻撓。

 

「您很滿足於現況嗎?上校。」離開辦公室後維吉妮亞便放了手,

同時察覺到方才她是刻意與自己捱近的羅伊,倒是比較好奇她的想法。

「剛剛好像在賭氣,為甚麼?」

「甚麼賭氣?我記得這一整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因為我在賭氣啊!」

「我的意思是,妳剛剛刻意在我的部下面前卿卿我我,為甚麼?」

「不卿卿我我才怪吧?雖然我不是戲子,卻也懂得兩分做戲的道理。」

維吉妮亞湛藍的眸不耐地轉了一圈,羅伊看了只是笑,他是早就知道維吉妮亞人前人後的差別,

卻不知道她竟然也那麼愛管閒事。

 

在人前,她是完美的淑女;而在人後,卻也只是個正在為愛情煩惱的女孩子。

要是那個人能看看現在的維吉妮亞--嘴巴利、活潑、可愛、鬼靈精--大概就不會有這齣荒唐的鬧劇了吧?

只是基於看好戲的心理,

羅伊還是等著他們自己想通了。

 

「我的事,妳不用管。」

她只是聳肩,「我就是看不慣,為甚麼她要裝傻?」

只要一想到莉莎總是雲淡風清的態度,她就一肚子火。

「妳又看清甚麼了?」羅伊笑著反諷,「別告訴我妳覺得我和她跟你們的狀況一樣,所以妳才特別有感觸。」

 

一直處於忿忿不平狀態的維吉妮亞直到現在才發覺氣氛早已不對勁,

眼前這位好像對所有女性都很溫柔的上校,是不是......在生氣了?

「呃...」

她頓時不知該說什麼好聽話挽回,眼前的男人她是一直當聰明的大哥哥看的,如今又是自己的戀情軍師,

再怎麼說自己根本不可能也沒有那個能力可以四兩撥千斤地安撫。

於是她決定正面迎擊。

「咳嗯!我以為...」

「妳以為我們像妳跟衛斯理一樣,妳跟衛斯理明明對對方都有意思,衛斯理卻一直猶疑不定而老是裝傻,」

羅伊有些費力地壓下脫口而出的咒罵,「妳認為我和她也是這樣的!?」

「對不起嘛!!」再怎麼說也還是個聰明人的維吉妮亞當然已經嗅到了濃厚的火藥味,

卻沒有因此學乖。「只是我還是不知道我說錯了甚麼......」

 

她發誓,最後那句話,她說得非常、非常小聲。

 

但還是難免被瞪了一眼。

 

「妳是個雙眼清亮的人,所以才有辦法發覺這種...不很單純的事。」

顯然也有點被自己的詞窮打倒的羅伊小小不自在了一下,馬上就恢復正經。

「但是我相信,事實跟你所想像的差很多。」

「你『相信』? 所以你也不確定囉?」

 

聞言,羅伊扯了扯嘴角,極懂得察言觀色的維吉妮亞一時卻也反應不過那所代表的意思。

 

「不是不確定,只是,不去想。」

 

 

只是,不去想。

 

是不敢想、懶得想、沒空想、還是......不能想?

 

 

她的心因為這句莫名苦澀的話而靜了下來,

隨後又細細回想了一遍莉莎每次看著他們打情罵俏時的表情,

她很確定,莉莎眼裡沒有摻到一絲妒意,所以才能這麼鎮定。

 

對啊!這也不是裝傻的反應吧、怎麼自己直到剛剛才發現呢?

 

 

維吉妮亞的心思千迴百轉,而羅伊也只是靜靜地走在一旁,沒有多加打擾。

 

-

 

「嗯...雖然我不太確定那是不是我看錯了...」哈博克若有所思地舉起手,

「但剛才,那個艾爾小姐,是不是在演戲啊?」

多日以來她的形象總是賢淑端莊,與上校的互動也是發乎於情、止乎於禮,

今天卻突然擺出大小姐的庸俗嬌態,

還大剌剌地抱住上校的手臂卿卿我我,這也太令人傻眼。

法爾曼與普雷達對視一眼,並同時看向莉莎,「似乎是對中尉有了敵意呢?」

「嗯,那是故意做給我看的。」

莉莎平靜地回應,心中卻第一次泛起不安。

 

維吉妮亞開始對自己產生敵意,那代表了甚麼?

要是真的對立起來,上校會站在哪一邊?

 

莉莎不知道為何自己要加上後面這句話,她記得自己應該不是那麼軟弱的人。

 

 

 

 

對於自己答應要幫助維吉妮亞這件事,其實羅伊有點擔心,但又是矛盾的。

他擔心莉莎會因此和自己疏遠,

可基於信任的心態,他相信莉莎會知道這並不是真的戀情,

但這又如何、那又如何?

 

一開始,莉莎為了這件事情心神不寧了好一陣子,

他是竊喜的,但那竊喜只維持了一天,好短,但他真的覺得這麼做是傷莉莎的心。

他想告訴莉莎這只是一位為了戀愛而煩惱賭氣使性子的女孩,

那個可憐的對象並不是自己,他只是接受了別人的請求而出演一場戲。

但這算甚麼?

這種可笑八股的戲碼只是他私下參與的,而不是為了情報,更與工作無關。

既然與工作無關,那他要用甚麼立場來向莉莎解釋?

於是,他決定安排維吉妮亞到辦公室露臉,這點心思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果然一向自制力甚良的莉莎馬上就冷靜了下來而且瞧出端倪,

在他聽到莉莎甚至要加入四人組調查時,

自己真是差點就要露餡了,但維吉妮亞除了一點戀愛中小女人的小家子氣以外,

聰明如她,也從自己已極力壓抑過的笑容看出了戰友們都心照不宣的曖昧,

他是想過這個可能性,卻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維吉妮亞居然管起閒事來了。

畢竟只是一個社會新鮮人,更糟糕的是她剛好淪陷在愛情的旋渦裡無法自拔。

事情弄巧成拙,

他得好好地想另一個補全的方法。

 

 

還有該死的,誰都別想再讓他淌這種渾水! 

 

 

 

*

 

 

 

「可惡啊!!找不到剩下的那個關鍵!」

「可見是連上校都有幫忙的...上校真想藏,哪還輪得到我們找......」

莉莎幽幽地應話,四人組頓時沉默了下來。

 

看來中尉是累了。

也對,要中尉去調查這種事是多麼殘忍,恐怕中尉這段時間的煎熬,是他們所想像的好幾倍。

 

畢竟雖然中尉是想要調查清楚而保護上校,但多日來總是一起行動的他們,

卻發現了、其實中尉是潛意識地想要藉由調查找出維吉妮亞的弱點,好讓她離開上校。

中尉大概沒有發現吧、其實中尉已經將維吉妮亞當成情敵了呢。

 

 

打破沉寂的是一道不輕不重的開門聲,

微甜的餅乾香味使五個人同時抬起頭,維吉妮亞踱步到莉莎的辦公桌旁,

微笑地將親手做的手工餅乾打開。

「艾、艾爾小姐...?」菲利被這突如其來的劇情轉折嚇到了,甚至下意識地認為餅乾有毒,

尤其是她又是把餅乾放在中尉面前!!!

「艾爾小姐,上校一個小時前出去了,可能要下午才回來,您要不要到會客室等?」

莉莎的語氣恭敬有禮,畢竟她可是上校的客人,莉莎也是懂得公歸公私歸私的道理的。

 

「喔?上校出去了,而且是要下午才能回來。」維吉妮亞不疾不徐地覆誦了一次莉莎的話,

而後轉頭看了一下時鐘。

「現在才早上10點呢!那上校不就要大概兩、三個小時後才會回來?」

「是的,如果您怕等太久,要不要先回貴府休息,等上校回來了再通報您?」

 

" 見鬼了才會特別通知妳啦!! "

 哈博克和法爾曼忿忿地交換了一下眼神,顯然是對維吉妮亞刻意的挑剔產生反感。

 

「我是不怕等。」

她拉起了一個無害的笑,

「只是、霍克愛中尉是上校的副官吧?上校既然要出去這麼久,又是上班時間,怎麼中尉沒跟著去呢?」

「上校又不是孩子,中尉也不是他的保母啊!」

哈博克終於因為忍不住而出聲反駁,只見莉莎輕輕地瞥了他一眼,代表感謝,也希望這件事交由她來處理。

「上校向軍部請了半天假,下午才開始上班。」

莉莎不慍不火地回答,沒有被激怒,卻也沒有從容的笑意。

普雷達有些擔心地緊盯著中尉隨時可能崩潰的平靜,

但在這場「情敵」之間的鬥爭中,要是不讓中尉親自迎戰的話,對中尉而言才是徹底的失敗。

 

他們心知這個道理,所以只是看著。

但是,他們絕對會在中尉流下脆弱的眼淚之前,把這個平白無故介入的女人給轟出去。

 

從進門開始就一直感受到殺人目光的維吉妮亞並不怎麼在意,

只是暗暗地嘲笑自己何時被總是愛慕著自己的男人們這麼瞪過了?

 

這就是馬斯坦古上校所挑選出來的夥伴啊,他們從來不被表面上的美好所迷惑。

 

「咦?上校請假?」維吉妮亞有些擔心的蹙眉,「上校怎麼了?生病了嗎?」

「我不清楚,只知道是私事。」莉莎淡淡地道,「連艾爾小姐都不清楚了,我們又怎麼會知道呢?」

 

噢噢!終於開始反擊了!  菲利忍不住揚起嘴角,只能先低頭假裝看公文。

 

「說的也是,我可真是迷糊呢。」維吉妮亞的眼裡閃過一絲淡淡的訝異,沒想到中尉居然會......

哎呀、真是太可愛了呢。

馬斯坦古上校請假更是合了她的心意,雖然不知道上校為何請假,但如此一來計劃就能進行地更加順利。

她暗自笑了下,

便主動地將餅乾平分到小紙巾上,發給在場的男人們。

「這是我最近試作的,不知合不合上校的胃口,各位願意替我試吃看看嗎?」

她笑著將最後一份遞給莉莎,「尤其是中尉,您應該是最了解上校喜好的人。」

 

「據我所知,」莉莎接過餅乾,「上校似乎是不怎麼吃甜食。」

「噢!」

維吉妮亞受到打擊似地捧著雙頰,「但每次約會時上校都會陪著我品嘗咖啡廳新推出的小餅乾呢!」

 

「上校是個溫柔的人。」

 

 

 

 

她第一次看到她笑。

 

本來是想要激激中尉的怒氣,沒料到中尉居然會這麼回答。

而且...中尉嘴角寵溺的笑意...好像、在某個男人的臉上看過呢?

 

她好像有點懂了,上校所說的...「我們和你們是不一樣的」這句話的意思。

 

試探到這種地步,維吉妮亞終於玩夠了似地,洩漏了真心的笑意。

「霍克愛中尉,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請您幫我一個忙?」

「是的?」

 

 

「我想請您陪我...去挑婚紗。」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更是滿足了維吉妮亞小小的惡趣味,並且趁機拉起莉莎的手,離開了辦公室。

 

 

 

 

-

 

「維吉妮亞她...呵、還真是個孩子氣的女孩呢。」

衛斯理露出了會心的笑,「不過也真是難為學長了,堂堂馬斯坦古上校居然得陪著這小妮子胡作非為。」

「不算胡作非為,只是,也該讓這件事情有個圓滿的結局了。」

 

羅伊隨意地靠著沙發休息,「畢竟,就是你找我幫這個忙的。」

 

衛斯理和維吉妮亞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也有點世交家族之間友好的聯姻關係,他喜歡維吉妮亞,

卻不喜歡維吉妮亞為了他而逼迫自己變成一個淑女。

衛斯理會遲遲不肯表態,就是為了等、等到維吉妮亞肯用最真實的個性來面對他。

然而最近維吉妮亞好像終於沉不住氣了,

察覺到維吉妮亞似乎在計劃著甚麼,害怕她反而會受到傷害,

衛斯理只好請之前在軍校就讀時的學長--羅伊‧馬斯坦古在維吉妮亞開始有行動時去接近她,

果然一舉猜中了維吉妮亞就是想找個男人假扮自己的男友來氣氣衛斯理。

 

 

「給學長添麻煩了,難不成是學長的女朋友生氣了?」

「我沒有女朋友,」羅伊連眼都懶得抬,「只是你的小未婚妻讓我很生氣。」

「未婚妻......聽起來不錯。」衛斯理笑了,那可刺傷了羅伊的眼。

「夠了,我要回去工作......對了。」

羅伊看向他。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的能力不錯,為甚麼畢業之後不加入軍隊?」

他沒記錯的話,衛斯理和普雷達同屆,而且都是前三名畢業的。

 

「學長你知道嗎?其實維吉妮亞是個孤兒,這是艾爾夫人在我畢業那年告訴我的。」

衛斯理的眼裡溢著心疼,「在她三歲的那年,她親眼看著父母被軍隊用刺槍刺死。」

 

那他又怎麼可能會成為維吉妮亞最痛恨的軍人?

 

 

「哼,早就知道你這麼愛她,還不快點把她綁到禮堂?」

 

「是的,長官!」看著衛斯理標準的軍禮,羅伊想起了學生時代的他們,也想起了休斯。

 

如果他們都跟衛斯理一樣沒有加入軍隊,是不是莉莎就不會當上軍人、是不是休斯就不會英年早逝?

 

而他也只是關上門,往司令部的方向走去。

 

 

 

人生的選擇容不得你說如果,只是當初有人選擇了放棄,而你繼續前進。

所以現在,還是只能繼續前進。

 

 

 

*

 

「中尉,妳看這件如何?」

「...很可愛,粉紅色跟您的氣質很搭。」

「噢、是嗎?但我覺得那件純白色的短式婚紗更可愛呢!不知道凡妮莎媽媽會不會讓我這樣穿?」

她故意無視莉莎的臉色,自顧自地跑到另一邊。

「『凡妮莎媽媽』?」

 

是時候了,是時候說出一切。

 

「是啊,凡妮莎媽媽就是收養我的艾爾夫人,你們調查了這麼多,卻獨獨漏了這個...」

維吉妮亞拿了那件短式婚裙在全身鏡前看著,

「是我要求上校幫我斷你們的情報的,畢竟我還沒大度到可以微笑地接受你們拿這件事來污辱我呢。」

「我們不可能拿這件事來......」

「嗯,跟你們相處了一小段時間後,我也明白,你們不是這種人。」

 

原來,這就是普雷達和菲利一直調不到的情報。

 

「就因為我是個孤兒,並不是艾爾家親生的小姐,所以我一直很害怕、很害怕會配不上他。」

「配不上誰?」

莉莎直覺,那個「他」指的並不是上校。

但她好像沒聽到莉莎問的話似地,只是繼續講下去--

她必須一口氣講完,因為那可得花上多大的勇氣、來承認自己的身分低微。

「為了可以更配得上他,我不斷的學習變成一個及格的大家閨秀,我收斂起自己的玩性,但卻發現、

   我越是端莊,他就更加遠離我了,我好害怕,他是不是已經發現了我其實是孤兒?」

 

她將婚紗放在自己的腿上,並且坐到莉莎身旁,因為她不敢直視莉莎的眼睛。

 

「我好難過、尤其是他的夢想明明就是為國家效勞,畢業後卻突然放棄了成為軍人的機會,

   接管家裡的企業之後,他就越來越對我疏遠有禮,他不再是我一心仰慕的衛斯理哥哥了...

   為了氣他、為了向他挑釁,我找上了在國軍中年輕有為的馬斯坦古上校...」

 

原來那個「他」指的就是衛斯理啊......莉莎暗忖著,

貌似,一直站在另一邊靜靜地看著這裡的,就是那位衛斯理囉?

莉莎望向他,恰好那個男人向自己帶著歉意欠了欠身,她眼中的警戒才終於放下。

 

 

 

終於得到那名女軍人的信任,衛斯理鬆了一口氣,畢竟那可是鼎鼎大名的鷹眼啊!

 

維吉妮亞到底是惹上了甚麼樣的人物!?

 

該不會... 

衛斯理突然背脊一陣惡寒。

該不會連學長的那群超級小心眼的光棍四人組都牽扯進去了吧?

 

 

 

 

看著維吉妮亞已經語無倫次地哭了起來,莉莎只是靜靜地離開婚紗店,

並且順便交代店員一起退開,將空間跟時間留給那對小冤家。

 

他們都太倔強,是時候該放下一切,好好地敞開心胸。

 

看了眼櫥窗中相擁的兩人,一場為期一個多月的鬧劇終於結束,

就像坐旋轉木馬,旋轉木馬帶著所有人轉了一圈,

最終會回到最一開始的地方 : 一對有情人終究會成為眷屬。

 

 

 

 

中午的烈陽促使莉莎轉身離開,而又因此捕捉到了正要彎過街角的熟悉背影。

 

她笑了笑,提步追了上去。

 

 

 

 

 

 

而她,終究會繼續追隨他。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久不見~我是琴影(鞠躬)

這篇千拖萬拖拖不停的點文終於生出來了!!!!!!!

真的好對不起熙樂大,我難產了好久,也難為您如此耐心等候(泣)

 

可惡我不要辦點文了啦嗚嗚嗚←這是甚麼爛結論!

 

這就是熙樂大的壓軸點文,

雖然熙樂大準備在佐莎界神隱了,但還是希望您能現身點收噢(拭淚)

這篇,也算是歡送,

希望您可以在人生的另一個階段無懼地向前,然後收穫滿滿的快樂(緊抱)

 

點文題目 : RR之一懷疑對方有小三的 " 擊敗情敵大作戰 " 搞笑溫馨物語

 

其實這個點文題目我苦惱了很久~嗯、如果是婚後,或者是約定之日後,

也就是他們已經互相袒露心意,

那麼,我個人覺得啦、如果是在這段時間懷疑對方用情不專,

其實解釋過後就沒事了,如果還得擴大到「大作戰」的話,可能會有點太小題大作。

想要有緊張刺激的「大作戰」,那當然得選在曖昧時期!!!!!(這人的邏輯怪怪的)

再加上維吉妮亞的這個劇情我已經想寫很久了,套用上去剛剛好......才怪。

 

鬼靈精怪的維吉妮亞總是不按牌理出牌,

不但令莉莎難過、讓四人組緊張、讓羅伊和衛斯理頭痛,更是玩慘了我這個寫手!!(咬手帕)

事情發展到了連作者都無法掌控的境界,於是我只好又煞費苦心地幫她想一個身世,

結果害維吉妮亞到最後變得好可憐(拭淚)

 

故事發展到最後,嗯、畢竟是曖昧時期嘛、我也不太能寫莉莎和羅伊誤會解開之後的甜戲,

只好著手在過程 :

莉莎因為上校貌似真的交到了女朋友而心神不寧,

羅伊心疼莉莎,所以暗自安排維吉妮亞到辦公室露面;

在發現了其實事件另有蹊翹的莉莎決定投入四人組的幼稚調查行動,

卻又因為發現上校的刻意插手(也就是讓他們一直調不到最關鍵的情報)而不得不把維吉妮亞當成情敵,

就算知道他們之間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還是忍不住忌妒了。

另一方面,維吉妮亞愛管閒事的性格使她對莉莎產生反感而故意傷莉莎的心,

這點觸到了羅伊的逆鱗,發現自己做錯事之後維吉尼亞想要彌補,

於是有了手工餅乾那一段,也意外地發現莉莎被逼急了之後也會像個吃醋的女人般反擊,

驚喜之餘使她更加了解到了羅伊和莉莎深厚的默契與羈絆,根本不是她所能了解的,

之後按照計畫維吉妮亞將莉莎帶了出去,向她說出了一切。

(至於地點選在婚紗店...這真的只是維吉妮亞為了報復總是對自己不友善的四人組的一點惡作劇而已。)

同一時間,

羅伊為了不讓莉莎繼續擔心下去,要罪魁禍首衛斯理自己出面解決,

並讓事情有了結束。

 

題名取為「旋轉木馬」,

一方面是文章最後的「繞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位」: 衛斯理和維吉妮亞在一起,而莉莎還是會繼續跟隨羅伊。

另一方面則是呼應了文章開頭的那句話--維吉妮亞從頭到尾都被衛斯理掌握在手中呢(笑)

 

現在是pm9:03,Google突然就在我的面前當機,回復畫面後有半篇的文都消失了!!!(差點哭出來)

懷著微弱的心跳按了重新整理...

幸好...

幸好沒有不見QAQ!!!

 

好了我們繼續(笑)←妳後記到底要拖多長

為了怕寫得太high而讓佐莎走味了,這篇可能沒有如熙樂大預期的那麼緊張搞笑,

但應該還是有淡淡的溫馨♥

 

 

熙樂的創作**

 

他與她、伴與伴,愛恨、苦痛、光榮、抱負與人性,
在他們的年華裡,
為誰的巧手編織 交錯成
攜手走過慢慢長路中不可或缺的幸福配方,
一如他手邊重複翻閱熟讀十四行詩的甜美句讀,難以忘懷。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3.04.05 (FRI) / 獻給一直以來陪伴著我的您_have a nice trip♥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