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我想要盡可能地寫下關於那串字母的一切,要是我有漏掉的,就請你幫我補上吧。"

 

 

shmily 01* 雖然,我們的筆跡完全不一樣。

 

 

寒冬過後,就是一片微風的初春,

天還有點涼意,莉莎收衣服的手沒有停,只因乍暖還寒的天氣而瑟縮了下,一下子冷得她動作漸緩。

「昨晚廣播明明就有提醒呢,還記得嗎?那時妳還沖了一杯熱奶茶給我。」

被人從背後披上一件剛脫下的毛線外套,還有羅伊心疼大過於責怪的嗓音,

教莉莎不敢立即轉身道謝。

被羅伊體溫熨過的男式毛線衣是莉莎穿過最暖和的衣裳,以至於她此刻的臉是緋紅的,

她想,一定是因為外套太暖了。

「謝謝您,馬斯坦古先生。」是了,待紅潮退去,莉莎才想起昨晚廣播的確有提到今日天氣會特別不穩定,

她努力地將羅伊的外套袖口往上翻,卻因為柔軟的質料頻頻滑下,

而當她終於決定將就著繼續工作時,羅伊早已將衣服收好,一手輕拉著她的手臂走回屋裡。

 

「您出來這麼久,爸爸不會不耐煩嗎?」

「不會的,師父也擔心妳會著涼,所以讓我出來幫忙。」

原來,是爸爸的意思啊...

莉莎的口中逸出連自己也沒察覺的嘆息,已回到老霍克愛的課堂的羅伊只是挑了下眉,

便握緊手中的筆,全神貫注地聽課。

羅伊的字是有些不羈的,寫在紙上洋洋灑灑一片,相較之下,莉莎寫字時總是規規矩矩,

只是當時還是孩子的他們,筆觸帶點稚氣是難免的,卻也能清楚地用筆表達自己的想法了。

 

He said

I can hum a hundred lullabies

Sing you a thousand love songs

Say I love you a million times

Until my voice is gone

 

低沉的男聲搭配著柔情的旋律在室內播放,莉莎已經聽過很多遍,幾乎可以清唱了。

她隨著音樂輕哼,一邊做著功課,以至於直到熱奶茶的香氣撲至鼻端,她才發現了羅伊的到來。

「喜歡這首歌?」

「嗯。」莉莎低低地回應著,一邊道了謝後捧起奶茶輕啜,

沒有發現自己早已習慣羅伊在她複習作業時坐到旁邊靜靜地看報紙,或者是說,

她已經忘記自己是甚麼時候開始棄書桌於不顧,而選擇了客廳的雙人沙發。

「我也很喜歡這首歌。」羅伊難得聊了起來,莉莎有點詫異他此時的健談,

畢竟這幾個月來他們總是有默契地在晚上八點半開始讀書而不說話,直到十一點的就寢時間。

「是嗎?我覺得這首的歌詞和旋律都很溫柔。」她衷心地回道,

「只是我還不太能感同身受,班上的女同學說她每次聽這首歌時都會哭呢。」

「莉莎,」他拿起鉛筆在她的作文紙上寫了一個單字,「妳知道,其實這首歌的背後有個故事嗎?」

羅伊的字跡落在莉莎寫的作文旁顯得格外顯眼,卻又奇妙的自然,彷彿兩者擺在一起是最天經地義的事。

莉莎看了很久,試著想唸卻發現根本無法拼出來,她看向羅伊,對方卻早已投入報紙新聞,不再言語。

 

...shmily .

 

 

 

-

 

" 羅伊,你一定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常聽的那首歌,我現在聽到這首歌時已經會鼻酸了,所以很少再聽。

吶,羅伊,你那個時候說這首歌是有故事的,但已經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忘了告訴我啊?

嗯,這次我一定會記得問的。然而比起那個故事,我已經知道 shmily 的意思了,

你一定以為我還沒發現吧?那麼多年來你留下了無數個 shmily ,要是我還不懂的話,也愧為你的副官了。"

 

 

shmily 02 * 雖然,我從來沒有回應過你的這份貼心。

 

 

這年春天剛過,初夏已是炎炎高溫,幸好到了夜晚總是會轉涼的,

而他們就在那個微涼的夜晚裡約定了遲來的愛情。

「本來是婚約的。」羅伊哀怨補充,「莉莎的門檻好高。」而每當此時莉莎只能嗔瞪他一眼,

便如他所願地投進他的懷抱。從那時開始,羅伊已經習慣在獨處的時刻摟著她,

並且用手指在她的手心繞著圈,只有一下子,剛好是寫一個單字的時間。

莉莎一開始還沒有察覺,但當時間過得久一點,羅伊每次繞圈的軌跡都一樣,她開始在心中擬下形狀,

才突然想到,好多年前,羅伊曾寫在她的作文旁,那個她讀不出來的單字。

 

「羅伊,那首歌、我想到了,你還沒告訴我那首歌的故事。」有一天莉莎突然從那個單字聯想到了這件往事,

然而羅伊只是輕問,「哪首歌?」

「就是那個......」她的回憶宛如就此打住一般,硬是想不起那首歌的名字,連歌詞也忘了。

「那麼多年沒聽,我也忘記了吶。」莉莎覺得可惜,卻也隱約覺得,羅伊應該還記得。

在那之後,莉莎再也沒有問起那首歌以及故事,當然也沒有問過那個單字的意思。

羅伊也不再在她的手心繞圈,shmily 這個單字化為一張張的紙條,出現在莉莎所至的每個角落。

 

直到,莉莎將姓氏改為馬斯坦古的這一年,她無意間聽見丈夫在書房輕哼著那首老歌,

偶爾夾帶幾句零碎的歌詞,本想端熱茶進去的莉莎在門口折返了,只因眼眶已然紅透。

隨著羅伊的哼唱,她想起了那首歌的旋律歌詞、她想起了歌名,並在那一瞬間、解開了 shmily 的謎底。

它並不是單字,而是歌名的縮寫。

「明明就還記得你明明就記得......」莉莎坐在客廳有些惱怒的低嚷,邊喝光本應端進去的熱茶,

邊在心中暗自決定,除非羅伊先自首,否則她就裝傻一輩子。

幾分鐘後,

她嘆了一口氣,到廚房沖了一杯新的。

 

「唉...shmily .」

 

 

 

-

 

" 羅伊,有人建議我現在要想快樂的事情,所以,我也正努力地記錄著。但是快樂的事情說也說不完,

要全都寫出來實在是太累了,以前的你總說希望我可以更快樂一點,我也總是很不高興地告訴你,

其實,我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幸福知足。包括當你的副官、包括保護你的安全、包括催促你的公文,

當然,也包括為你犧牲一切--雖然你總是有辦法在關鍵時刻阻止悲劇發生,

又或者是、想辦法讓我得以繼續陪你。

你總是說你愧對於我,沒法讓我過平凡幸福的生活,但每次我都想,如果不在你的身邊叫做幸福,

那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快樂的回憶呢 ? 你真的很傻吶,傻到連我都變得不得要領了。"

 

 

shmily 03 * 雖然答應嫁給你的我,也不見得有多聰明就是了。

 

 

莉莎緊握著筆桿一字一句地刻劃著,她想,羅伊到現在都沒有主動對她解釋 shmily 的意思,

但她卻還是忍不住坦承了,這算是認輸嗎 ? 真的、持續了快要一輩子了吶。

「明明是在寫快樂的事情啊...」莉莎喃喃自語,鋼製的筆頭卻因力道太緊而嵌入紙張,墨汁因而暈了開來。

「為甚麼眼淚就是掉個不停呢?」

她從來沒有因為那首歌哭過,而如今卻是因為那個單字,那道記憶中的哼唱,

還是因為太痛了呢 ?

 

Thru the years their hair's turned gray

But he still leaves I Love You's

On her favorite baking trays

And hidden under her perfumes

Some will never ever be found

 

她將寫完的信收入一方陳舊的雕花木盒子,並仔細地收回床頭櫃。

「莉莎,妳準備好了嗎?」羅伊打開了房門,便看見莉莎端正地坐在床沿,就好像此刻她正穿著軍裝。

他強壓下心中的刺痛,「莉莎,走吧 ? 拉芙已經幫我們把行李準備好了。」

「『我們』?」莉莎不認同地搖頭,「羅伊,我可以自己...」

「我要陪妳。」不等莉莎說完、他握住了她微顫的雙手。「拜託,讓我陪妳。」

他結髮了好幾個十年的妻子啊、何時才能任性撒嬌一回呢?

「羅伊,住院是很辛苦的。」

「但妳更辛苦啊!我怎麼可能把妳一個人留在那兒 ?」

「羅伊......」

她還想試著說些甚麼,但病痛使得她連吵一架都辦不到。

正當她感到沮喪之時,手心竟傳來了久違的搔癢感-- shmily --她睜大了雙眼,愣愣地讓羅伊摟住自己。

「我們一起住院,就當作旅遊時休息的小館子,晚上的時候,我說故事給妳聽。」

「說故事?」「對,我一直在等妳想起那首歌,但我決定待會兒就告訴妳。」

 

所以...他們同時認輸!?

莉莎瞬間有些哭笑不得。看來,傻子果然還是要配傻子吶。

 

And on the day the Lord called her name

He found a box of his notes she saved

 

一個星期後,他們一起回家,也一起渡過了莉莎的最後一天。

 

羅伊在整理房間時發現了床頭櫃裡頭的木盒子,

花了點力氣扳開,他看到了,這幾十年來他送與她的 shmily,以及一封信。

「還好我有告訴妳了...」

他抱著信,忍著鼻酸。「還好,那一天,我便告訴妳那個故事。」

那個關於那首歌,以及那首歌的背後,那名為 " shmily " 的故事。

隔天,

前來參加葬禮的親友都離開了,亞德魯拉著顯然放心不下父親的妻子小孩回家,

在回程的路上,他們聽到了父親帶著泣音的歌聲--

 

Sang her a thousand love songs

Said I love her a million times

Until my voice was gone

But word can fade , that's why I wrote it down

So she could see the words I love you

My girl you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 羅伊,在我離開前,我也想這麼對你說 : "

莉莎原本娟秀的字體因病痛而顯得狼狽,一字一句卻又是那麼深刻。

 

" 看吶,我是多麼的愛你。"

 

shmily,See How Much I Love You .

 

 

 

【FIN】

 

歌詞節錄自 : See How Much I Love You - Ricky Young origina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好,這裡是琴影(喝奶茶中)

嗯嗯,話說我記得好像似乎有這麼一回事--「暑假前我要金盆洗手(?)不碰文,專心拼期末!」

我記得啦!畢竟噗浪貼就在右邊而已,我只要一點進這裡,就會因為看到那篇po文逼自己離開(咬手帕)

但是...我真的無法抑制這樣澎湃的心情--〈shmily〉,

當我看完那篇故事之後,我當下就決定要寫一篇以這為主題的佐莎,

並且在一個晚上之內寫完,真是太衝動了吶(慚愧) ← 於是今天來補後記(抱頭)

各位有興趣可以用這個單字去google,相信必定可以輕易找到這篇小故事,

但是在觀賞故事的同時,也請別忘了、那是用多少年華歲月所堆積出來的愛情,請記得抱著這份莊嚴的心情。

 

在寫之前,我開始去找這篇故事中提到的那首歌,

但到最後我並沒有採用那首See How Much I Love You,

反而是另一首2012年的同名歌曲(後記上方連結),

音樂裡頭的歌詞與小故事十分貼切,那位作者開頭有先介紹,但可惜太快我聽不太懂,

所以也無法知道是不是真的跟那故事有關,歌似乎只在Youtube流傳,

因為底下留言有提到作者並沒有將此曲收錄在專輯裡。

會特別對此做一強調是因為如此一來版權的界定會較為模糊,請各位一定要尊重作者的智慧財產權,

文中節錄劇情需要之部分歌詞,若有不妥請告知琴影,我一定會立即修正。

 

話說回來,看了那篇故事之後我哭了,發現這首歌、在研究其中歌詞的時候也哭了,

所以理所當然地、我是邊哭邊寫這篇的(哪裡理所當然)

結構和〈伴〉有點像,連最後一段莉莎去世的時間點都是跟〈伴〉相呼應的,

希望各位可以不要把這篇當悲文來看,而是多年來羅伊不斷傳遞的愛意,

以及莉莎雖然銘感於內卻因為賭氣而不曾回應,最後使得她不得不在離開前用文字留下 shmily 的訊息,

沒想到羅伊竟然在同一天告訴了她所有一切--

這樣的一個、老夫老妻與一首情歌的小故事。

 

好了其實我正在段考中(捧著奶茶光速逃)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 2013.06.25(TUE) / for both the old lady and gentleman , and SHMILY , Mr.Young .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