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  

( 鋼之鍊金術師 / 15集 / 第61話 / 伊修瓦爾的英雄 )

 

 

 

『要回東方了?』

「嗯,新婚愉快。」『去,你倒好,婚禮一結束就沒看見人,敢情是在趕點上火車啊?』

「是啊,得馬上回去整理行李,我現在在火車站還有十分鐘上車,你也別忙著送我,來不及的。」

羅伊藉著電話亭的玻璃看著站內的時鐘,人來人往的中央車站很是擁擠。

『等等,你說十分鐘上車、還有、行李!!?』電話那頭的休斯顯然疑惑到有點怒了,

『喂羅伊,你來中央不是為了參加我的婚禮!?』

「我是啊。」羅伊悠悠閒閒地答道,彷彿早就料到了好友會有如此的反應。

「只是我來中央也有事要辦,你和葛蕾西亞小姐的婚禮剛好是我的最後一個行程,現在要回東方了。」

『最、後、一、個、行、程,羅伊‧馬斯坦古,你的意思是這個婚禮是你剛好有空順便參加的!!??』

沒錯,休斯果然是聰明人。「怎麼會呢,好友的婚禮怎麼可能缺席。」

呵呵、本想送個禮金了事的,誰讓你要伊修瓦爾戰後一星期內馬上結婚,

戰後欸!!軍部這麼忙的時期怎麼可能真的特地抽空來中央參加,

要不是剛好到中央出差又碰到你的婚期,我才不可能現身在婚禮會場呢。

 

當然,這些話只能想在心裡。任由好友在電話那頭咆哮,羅伊計算著時間,電話亭外頭的旅客愈來愈多了,

剛好有個身材高大的擋住羅伊看鐘的視線,他忙不佚取出銀懷表,果真是要發車了。

『...羅伊,』可能是知道自己再怎麼罵好友都不會聽到心上,乾脆也不發飆了,直接問重點還比較實際 :

『雖然曾說過要站上高位的話,但是難道你已經在計畫著甚麼了嗎?這麼快?』內戰才剛結束不到一個星期啊!

哼,真不愧是知己。羅伊微微一笑,「當然,我可是高效率派的。」

要是這句話被日後馬斯坦古小隊的人聽到,看看馬斯坦古批閱公文的速度,他們是打死也不會相信的。

但那是以後,現在,一切尚在起步階段。

『不是說我也要參一腳嗎?就這樣背著我開始行動也太不夠朋友了吧?』

就說了,誰讓你要這麼急著結婚,你在辦你的婚禮可忙著、才不可能有空理我吧。

但是你那裡急著結婚,我這裡卻也是分秒必爭啊。

看著是要上車的時間了,羅伊沒空安撫好友的抱怨,只道 :「休斯,我最近收了一位副官。」

 

 

01*

 

馬斯‧休斯也將電話掛上,他現在還是有點氣悶,距離婚禮結束也不過一個小時不到,

羅伊那傢伙卻已經上火車了,意思就是說他出差辦完事到上火車中間還隔了小半天的時間,

剛剛好自己的婚禮是辦在那個時候,他可以卡著上火車之前的時間來自己的婚禮露個臉。

絕對是順便的。

而且還是人已經要準備上火車了才打公共電話道別,分明就是不給自己發難的機會,

才草草用十分鐘的電話打發自己。

「電話是嗎.....哼。」休斯露出陰惻惻的笑,「看我以後要怎麼用電話好好地報復你今天的行為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休斯是最懂得善用這個道理的了。

 

「對了,收了一個副官啊。」他回想著好友在收線前講的最後一句話,「意思是,他要準備招攬人才了嗎?」

已經在建立屬於自己的堡壘了嗎?為了當上大總統...

 

『我們都是有如垃圾一般的人類吧?但是垃圾也有垃圾的自尊。』

休斯還記得羅伊在戰爭結束後的憤怒跟自責。

『既然一個人的力量有限,那我就去保護我能保護的那一部分...我可以,保護我非常珍惜的人吧...』

說到這裡,羅伊的黑眸突然軟了一下,休斯還來不及分辨那眼神所代表的意義,羅伊又繼續道 :

『我保護那一部份,然後下面的人就會再保護更下面的人。只要是人類,就算再渺小應該都辦得到。』

 

「哼,那傢伙,動作真是快到讓人一點都不省心的地步,連好友的婚禮都隨便敷衍。」

「你在說馬斯坦古先生嗎?」終於卸下新娘的那身行頭,葛蕾西亞坐到丈夫身邊笑著,

「能讓你露出那種微笑的...」

「我?露出哪種微笑?」休斯寵溺地看向終於能夠攜手共度的新婚妻子,

「那種傢伙,下次見面是一定要補揍一拳的。」

葛蕾西亞只是笑著偎向丈夫,她知道現在休斯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只是靜靜地不講話。

 

對了...說到那個副官...該不會是...

休斯笑嘆了一聲,「呦,那傢伙、應該不會這麼虐待自己吧.....」

 

 

-

 

他們之間話並不多,可能是突然身份都變了,公事以外的相處全是尷尬。

 

「就是這四個人了。」莉莎將四份個人資料工整地擺在羅伊的辦公桌上,「這是少校要我收集的資料。」

「做得好。」他粗略地翻了一下,頗有些訝異,「沒想到,妳還挺擅長做這個的?」

這是他交代給莉莎的第一份工作,沒想到資料意外的齊全,完整度趨近於完美。

「少校過獎了。」莉莎的聲音冷冷清清、不卑不亢,使得羅伊瞬間將視線移開,又回到了資料上。

「沒事了,妳先回去工作吧,......霍克愛准尉。」「是。」

 

瞪了一眼被關上的門,他的雙唇開了又合,聲帶像是被狠狠提起的心臟給擠壓著一般、發不出任何一點聲音。

他知道,剛才莉莎回話的那一瞬間,他被傷到了。

那心臟突然被狠狠地刨下一刀的刺痛、使得大腦同時嗡鳴了一聲,痛苦而暈眩。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羅伊全身僵硬到幾乎忘了呼吸,腦海裡只是徒勞無功地播放著莉莎在師父過世前一張張單純而漂亮的笑顏。

她...她的眼神...她的聲音...全變了,不該是這樣的...

而且那一聲「霍克愛准尉」,這種稱呼...他剛才差點叫不出口。居然得這麼稱呼她,他的心簡直要痛死了。

在戰場上相遇時,他倒是很快就接受莉莎的改變了,

現在想想、恐怕是因為當時的自己一直處在備戰狀態所以無暇多想,而在內戰已經結束的現在,

他的大腦除了工作以外全是「莉莎‧霍克愛當上了軍人」這件事,

他甚至招攬她成為自己的副官,現在才知道原來這種作法根本就是自虐。

他還無法接受這種轉變,到上次師父的葬禮為止,莉莎明明都還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

眼神溫暖而明亮,嘴角帶著淺笑,說話軟軟細細的--他從來不知道,她可以是如此精明幹練的女人。

 

或者該說,他從不知道,原來她也可以這麼冷漠地對待自己。

 

 

「糟糕...得習慣呢...」羅伊揉了揉額角,「是要朝夕相處的,總不能每次都把她打發走吧...」

已經在為了理想與目標做準備了,等人都到齊之後,計劃就會一步步地開始運轉。

精挑細選的,這四個人。

「肯恩‧菲利、瓦特‧法爾曼、海曼斯‧普雷達、約翰‧哈博克。」

他仔細地念過一遍他們的名字,還有...她。

這些人,即將成為同生共死的夥伴,也會是直接影響自己是否能爬到那個位置的...最關鍵的人物。

尤其是她,莉莎‧霍克愛。沒有任何選上她的理由,只是,她一定要在自己身邊。

僅此而已。

羅伊仔細地將莉莎帶來的資料看完,確定了這四個男人絕對沒問題、也還沒有歸屬的小隊後,

他不選擇直接傳喚他們來到自己面前,而是一一拜訪,懇切地邀請他們加入自己的麾下。

 

於是馬斯坦古小隊,終於集合完畢。

 

 

 

02*

 

「我說...怎麼瞧著那兩個人怪別扭的呢?」普雷達趁著上司跟其副官都不在,偷偷地開起四人會議。

四個人同為馬斯坦古小隊的成員,又都是隨和好相處的人,很快便稱兄道弟起來。

只不過,他們真的看不懂那兩位--都是內戰的名人,一位焰之鍊金術師、伊修瓦爾的英雄,

另一位則是在軍校時就以槍法聞名的傳奇人物,更是在這次內戰被派到前線,被封了個鷹眼的稱號。

這樣的兩個人竟然會湊在一起,這在軍部早已掀起一陣話題, 原先大家認為一山不容二虎,

必會有一個人請調離開東方司令部,但居然都相安無事地過了一星期,於是這兩個人被傳成是英雄惜英雄,

然而最後的結局卻是跌破眾人眼鏡--鷹眼居然成了焰之鍊金術師的副官。

然後,他們四個人就成為了這充滿謎團的兩人的部屬,並被眾人賦予八卦解謎的重大任務。

 

解謎...個鬼啊。

「說起馬斯坦古少校...我對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伊修瓦爾英雄的光輝裡,但沒想到他是個工作懶散的人呢。」

哈博克發話,「可是又好像沒這麼單純,哎、我也不擅常分析這個...」

「少校懶散的形象是裝出來的吧?」普雷達一笑,

「我有在觀察,少校怠慢的公文都是一些沒用的命令,重要有建設性的他可都是第一時間就處理好了呢。」

「關於這點,我也有注意到...」法爾曼沉吟了一會兒,「霍克愛准尉倒是徹頭徹尾的一絲不苟呢。」

「而且很可怕啊!!」菲利講得快且小聲,頻頻看向門口,看起來是害怕霍克愛會突然開門進來。

「被她的眼睛一掃,就會產生被她用槍指著的錯覺呢...」

「喂喂,我們回歸正傳。」普雷達晃了晃鋼筆,「我說啊,這兩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壓低聲音 :「你們不覺得他們兩人之間的氣氛有點尷尬嗎...」

「有嗎?」

「當然有啊哈博克,跟我們開會的時候倒是正常,只剩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不是沉默就是機械式對答。」

「對對對、我也這麼覺得,好像他們不知道該怎麼進行對話似地,馬上就無話可說了!」

法爾曼見原來並不是只有自己這麼想,一下子多話了起來,

「但是,他們除了講話以外,他們的互動卻是默契好到令人咋舌...就不知道為甚麼對話起來會那樣呢?」

「對吧,我就說他們有古怪吧。」普雷達躺回椅背,前後晃動了起來。

 

-

 

他們覺得,跟了馬斯坦古這位上司算是很幸運的,因為馬斯坦古對待他們就像是對待好友,

這是其他階級高的人很難做到的虛懷若谷。

重點是馬斯坦古這個人有作為,令他們能夠心服口服--

 

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工作真是該死的沒效率,這樣也就算了,他們還得被連累加班啊!

不過話是這麼說,卻沒有人敢反抗上司這般的惡習,一方面是不想以下犯上,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他們覺得最辛苦的人非霍克愛准尉莫屬了,跟她比起來,自己加班一下下又算甚麼,

多加一點班把自己的進度趕完就能回家,但准尉不同,她得加班到少校的工作都做完為止--副官命苦。

「而且...那兩個人不是氣氛不好嗎?動不動就一起加班到那麼晚,真難為他們受得了那種尷尬啊。」

「要是我的話,一定會為了避開這種不快活而加緊工作...」

哈博克吐了一口煙,小聲道 :「如果我是馬斯坦古,既然那麼處不來的話這種副官不要也罷...」

「喂,這種話可不要隨便亂講。」法爾曼擺了擺手,「快點工作了吧,少校應該快視察回來了。」

「哼,他哪一次準時回來過?」哈博克悻悻然地將菸塞進煙灰缸,拿起眼前的文件開始整理了起來。

 

既然大家都知道少校一定會在外面溜噠到很晚,為何卻又都乖乖地工作起來呢?

原因很簡單--「准尉,妳回來啦。」「嗯,工作還順利吧?」

與莉莎同級的普雷達是最快和莉莎熟絡起來的,沒錯,這個時間點正是莉莎從狙擊場練習回來的時間。

雖說大家都怕著霍克愛准尉,但其實那只是一種心照不宣的作法,也是對這位小隊裡唯一女性的尊重,

他們心裡都知道霍克愛雖然不苟言笑,對待同僚卻是極好的,

也因為身為女性的那份細心,馬斯坦古小隊的所有人都在無意間受到了她的照顧。雖然微小到令人不易察覺,

但他們都感念在心裡、如沐春風。

大夥兒從不說破,可他們早已將霍克愛當成夥伴了,這是無庸置疑的。

 

由於莉莎的加入,四個人已經不再交談而是全心地投入工作之中,不知不覺已經要接近下班時間了,

菲利無心瞄了眼時鐘卻嚇了一跳 :「居然已經五點了!」

「甚麼?」顯然也是因為認真過度而沒注意到時間,莉莎驚的站了起來,「馬斯坦古少校還沒有回來嗎!?」

視察結束是下午三點,再慢再拖三點半也該回來了,沒想到這個男人是越拖越過份,居然遲了整整兩個小時。

「該不會是遇到了甚麼危險吧.....」「不要緊張、准尉,」普雷達跟著站起來制止準備衝出辦公室的莉莎,

「要是少校遇到了甚麼...危險,司令部這裡一定會馬上接獲消息的,所以應該是沒事才對...」

 

哇...這是.....

四個人面面相覷,雙眼閃爍著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素來冷靜自制的霍克愛居然會緊張成這樣!!

她眼裡起的波瀾他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並不是那種害怕身為副官卻失職被責怪的緊張,

而是真的怕、真真切切的恐懼著,就好像......

 

「咦,你們幹嘛都站著?」

 

馬斯坦古居然就挑在這種時間回來了。該怎麼說呢,他們同時鬆了一口氣,

因為他們竟然有種再不回來霍克愛就會大鬧司令部的錯覺。怎麼可能嘛、哈哈、一定是錯--

 

砰!!

「馬斯坦古少校!!可以請您說明晚歸的理由嗎!?」

 

錯覺?

咦、不對、剛剛那個拍桌子的聲音是...還有...那個失控的咆哮......

在場五個男人五雙眼睛都瞪得大大地,看著突然爆發的霍克愛准尉,一時之間竟然都傻了。

「怎麼不說話!說啊!為甚麼遲了整整兩個小時不回來工作!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看著一直向自己逼近的莉莎,羅伊愣得勉強回過神來,「我、呃...」

 

咦咦咦!!這進展!!!

四個人倒是迅速地回過神來了,他們高度默契地緊盯著這一幕,

從來沒有好好對話過的兩人會不會因為這樣而改善關係呢?天啊看著這兩人這發展真是令人心朝澎湃啊!

 

「我...咳,我應該沒有向妳報告行程的必要吧,霍克愛准尉。」

「您、當、然、沒、有、向、下、官、報、告、行、程、的、必、要!」

莉莎咬牙切齒地擠出這句話,瞪著羅伊的雙眼向是快要噴出火來,

令身為堂堂焰之鍊金術師的羅伊都被燙得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只見莉莎雙手插腰,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地獄的氣息,整間辦公室瞬間下降到零點。

「但是身為您的副官...」她的聲音在靜默的辦公室裡迴盪著,宛如從地獄傳來的聲音--

「下官有義務要確保您的人身安全,以及...緊盯您的工作進度。」

「妳...」

「馬斯坦古少校,既然都回來了,那就請您開始工作了吧?從現在開始,下官一定會確保您的工作速度的。」

 

 

原來這兩人真正的屬性,居然是一對母子檔。

此話絕對百分之百正確,因為從這天開始,到好幾年後的未來,

霍克愛一直不遺餘力地監督著馬斯坦古的工作,而馬斯坦古則是不甘示弱地偷懶翹班永不停息。

 

四人組見狀只能搖頭,看著上司在副官的威嚇下乖乖工作著,這畫面說來怪異,卻是一點都不違和呢。

 

 

 

03*

 

 

「於是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啊.....好精采。」

這一年來勤勉懇切毫不間斷地執行著電話騷擾大業的休斯終於大駕光臨東方司令部,

聽說了那兩人的互動他先是驚訝了一番,向馬斯坦古小隊的人打聽了個齊全後,這才無奈一笑。

「這樣...也不錯吧?」

「哼,那兩人喔...不可能單純的啦,但是這樣剛剛好呢。」哈博克表面看似不屑地吐了口煙,

但嘴角的弧度卻是真誠的。

一年下來一切都塵埃落定,他們四個人真正地變成了至交好友,依舊每天都在聊上司的八卦;

哈博克的女朋友動不動就被馬斯坦古搶走這點,好像也成為了固定套路。

最重要的是,那兩個人已經完完全全地成為一體--再也沒有尷尬發生,工作上也從不分開,

再也沒有人會認為他們兩個人湊在一起是奇怪的事,反倒是兩人合作無間與絕佳的默契令人津津樂道。

然而所謂的「不單純」--這又是另外一個馬斯坦古小隊裡心照不宣的祕密了。

「對了,話說他們呢?」休斯驚覺自己已經來很久了,卻一直沒有見到重點人物。

「喔,他們說是要去拜訪甚麼鍊金術方面的天才...去了利賽布爾呢。」

菲利回應道,並體貼地遞了一杯茶給休斯。

「哎呀失算失算,居然挑了個這麼不對的時間來了。」休斯突然摸向口袋,

「既然如此,就讓你們看看我可愛的艾莉西亞--」

「夠了住手!!」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羅伊急速地走向休斯,「不要連我的部下都一起殘害!!」

「你說這甚麼話,艾莉西亞這麼可愛啊她是天使啊!!你看她嘟嘟嘟嘟嘟著的小嘴....」

「好了夠了。」羅伊奮力地將一直拿著照片貼過來的好友擋住,「快點說你來東方的理由吧!」

「噢,是這樣的,」休斯總算是恢復正常,「就是來找你敘敘舊。」

「...」莉莎無奈地撇頭,總算是坐到位子上開始工作。

接著以莉莎為首,所有人包括羅伊都安靜地回到位子上做起事來,完美地無視了休斯的存在。

「喂、你們很過份啊!!」

但休斯也不覺得尷尬,只是悻悻然地坐到會客用的沙發看起報紙,他知道現在好友是真的在忙,

等一會兒忙完了再一起去吃晚餐也行。

默默地環視著這間辦公室,這氣氛真是令人舒服極了,他是真正地佩服起好友看人的眼光--

這樣的堡壘,無疑是世界上最堅固的。他極淺地笑了,像是終於可以放心,他就知道羅伊絕對沒問題的。

 

這傢伙...

羅伊無意間看到休斯滿意的表情,微乎其微地笑了起來。

 

 

而莉莎自始至終都認真工作著,眼裡卻帶著笑意,久久不散。 

 

 

 

-

 

 

這頓敘舊的晚餐到底還是沒吃成。

且不說休斯是因為接到艾莉西亞突然高燒不退的消息而急急忙忙趕回中央了,

光是看看今天馬斯坦古小隊的工作量,他要約羅伊出去吃飯,除非他想一起加班到十一、二點。

 

羅伊倒是不怎麼惋惜的,畢竟要是出去吃飯頂多就聊聊平常在電話裡就會提到的那些不三不四的話題,

他相信休斯今日殺到東方來的目地已經達成--休斯曾說,

當初聽到自己收了副官他還在想應該不可能是那位鷹眼小姐、沒想到自己真的是收了她,

休斯簡直笑翻了,直說這樣絕對是自虐,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跟著自己受苦、陷入危險,

還是變成那種最敏感的上司跟下屬,百分之兩百萬的自虐。

 

而羅伊只是笑,一年前的他還不知道要怎麼跟莉莎相處,然而誰知道那一次視察的晚歸,

竟然一舉化解了他們倆所有的彆扭跟尷尬。

休斯曾問過自己,要是莉莎沒有當上軍人,他們會不會變成下一對結婚的佳偶--

而他當時卻是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了 : 不可能。

羅伊‧馬斯坦古是有著遠大抱負的,他的理想是拯救整個亞美斯多利斯,他未來要做的是推翻政府,

可能得做一位叛國者,可能會就突然地死了,可能成功了......這些變數,使他變得一點都沒有成家的資格,

更何況對象是她,那個女人,莉莎‧霍克愛,他最珍惜的那個人。

 

伊修瓦爾殲滅戰是羅伊人生中的轉捩點,曾經堅信過的事物突然被完全打翻,光輝的理想瞬間變成垃圾,

他只能就著自己的力量改變現狀,他沒有放棄屈服,內戰結束的那天,他死盯著站在高處的布拉德雷,

發誓要打倒他,成為那個休斯口中的老鼠之王。 

這樣決絕的自己,要是莉莎沒有追隨自己當上軍人,他們在這一生中又怎麼可能會再有交集?

 

「中校,您怎麼了嗎?」

「嗯?」羅伊的思緒瞬間拉回,他抬頭看向那多年如一日蓄著金色短髮的莉莎,順道聞見了茶香。

「下官看您停留在這一頁很久了,怕您太累所以泡了一杯茶給您。」

「唉,司令部的茶啊...還真是一點都無法振奮人心的獎勵呢。」

「請您將就著喝吧。」早就習慣這種調侃,莉莎的眉眼動也不動一瞬,只是將茶放在男人面前。

「真是難得,居然沒有泡咖啡。」嘖,雖然那可是遠比司令部的茶還要更難喝的東西。

「下官是想讓您休息的。」女人的臉上難得多了幾絲無奈的笑,「已經過十二點了。」

聞言羅伊配合地看向時鐘,「倒是妳,那麼晚了,等等我再送妳回家吧。」

「下官不必...」

「好了,妳也不用跟我客氣這個。」說著,他的眼光突然意味深長了起來。

「妳是懂我的,不可能放妳這麼晚獨自一人。」

莉莎窒了窒,不知為何她就是知道,羅伊說的是小時候的事情。

 

那男人,居然肯跟她聊以前了。

 

「莉莎.....」

「馬斯坦古中校、您...!」

「不要緊張,」羅伊看向桌面、微微苦笑了下。「只是,不知道多久不曾這麼叫過妳了?」 

莉莎嘴唇開了又合,從在戰場上相遇之後,從她成為他的部屬之後,從...

莉莎記得一清二楚,也從來都清楚明白,羅伊無法面對的是甚麼。

 

「莉莎,妳居然變成我的副官了呢。」

她只是看著羅伊望著自己的笑,好像回到了他在向爸爸學習鍊金術時的那段時光,又好像並沒有回去。

只是...一直停留在現在,或者是說,他們兩個人一直一直都是走在一起的,從來沒有分開過,

所以,從來沒有變過,只是他們都以為他們變了。

 

是啊,其實我們兩個人從來都沒有改變過甚麼。

 

「是,下官是您的副官。」她也打從心底微笑了起來,眸裡晃亮著的火光閃著堅定。

 

「並且,會跟隨著您,直到地獄的盡頭。」

 

 

我...會用我的方法,永遠陪著你。

你不可能不了解吧 ? 你是懂我的,懂我的那份心意。

 

就像我懂你一樣。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各位好,這裡是琴影。(鞠躬)

最近看了一些人的寫手文風問卷,我不禁做了一點省思跟沉澱,是關於寫佐莎文的這份心情。

還記得之前敲了一篇長長的自白,說了一堆感想,但卻還是找不回那份感覺來填補心中微妙的缺,

直到,幾天前鬼使神差地打開了REGRET。

由於個人認為REGRET算是讓我感到蠻難為情的黑歷史,所以就算那篇一直高居排行榜首,

我也從來不曾再打開過那篇。

琴影很久以前說過,琴影一開始會想寫佐莎文完全就是為了自己想看所以寫給自己看,

REGRET就是那種,我寫完了卻不太喜歡的那類,所以只是放著自己不會想要去回味,

兩年整整過了,我又一次打開,才發現原來REGRET是篇長篇呢,但我還是沉澱下心情,

從頭到尾一字不漏地看完了。

 

看到最後,痛,真的痛。

雖然說我就是寫那篇文的作者,但畢竟事隔兩年,一些細節內容早就忘了,這次我是身為一位讀者去看,

也有點像是要反省自己,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我真的快要達到極限了,

雖然一直都有題材跟靈感,但我卻覺得再也無法欺騙自己繼續寫下去。

看到最後莉莎孩子離開那裡,羅伊抱著莉莎哭的那幕場景,我心中所感到的痛並不是佐莎的痛,

而是...兩年前在寫這篇時的我,當時敲著鍵盤一邊掙扎著要不要換結局、好不想讓孩子離開.....

那種「身為佐莎寫手在寫佐莎時所感到的心痛跟不捨」。

 

好像可以跟當初的自己連結起來了、終於、找回來了。我很開心。(笑)

 

打這篇〈副官〉時,我回去重看了一遍鋼鍊15集,真的是又再被馬斯坦古小隊全體的情誼虐到了啊(掩面崩)

會想打這篇其實是出自於一個奇怪的想法 : 在伊修瓦爾相遇之後的那兩個人就這麼變成了上司跟下屬了,

相處模式也跟修行時期完全不一樣了吧?難道都不會覺得彆扭嗎?

才突然發現,我們在看鋼鍊時,牛姐有追朔到羅伊是少校莉莎是少尉的時期(就是愛德華去參選鍊金術師那段),

那兩個人已經是極有默契的一對搭檔了,我就想,那不如來寫寫他們轉變的過程吧(笑)

其中加入了不少我很喜歡的四人組的元素,也第一次用了大篇幅寫羅伊跟休斯的友情,

從開頭開始就寫得十分過癮呢(笑)

 

尤其是在寫第一段的後半段,羅伊讓莉莎收集四人組資料那裡,羅伊被我寫得很痛,我自己也寫得超痛(哭)

不過真的是一件令人覺得踏實的事情呢,寫完這篇〈副官〉,

有種「好久沒有寫出佐莎」的這種感覺,很像是中途走偏了,又終於摸索回來的感動。

 

 

依舊是拙文一篇,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2016年11月新增後記:

「跟我們開會的時候倒是正常,只剩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不是沉默就是機械式對答。」

「好像他們不知道該怎麼進行對話似地,馬上就無話可說了!」

「但是,他們除了講話以外,他們的互動卻是默契好到令人咋舌...就不知道為甚麼對話起來會那樣呢?」

「對吧,我就說他們有古怪吧。」

為了上面這幾句話,三年後,忍不住寫了尷尬佐莎完整版XD:〈Lieutenant〉

 

 

琴影 2013.10.20 (SUN)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