蛹裡的她,蛻變成蝶。

 

妳守護了我這麼多年,現在輪到我了,換我保護妳。

只要妳能繼續飛,就好了。

 

 

【別哭】

 

 

我已經忘了,這是第幾次被關進監獄。

 

「第六次了,一個月之內。」「妳記得真清楚啊,中尉。」

好像不管我遇到了甚麼事,只要有她幫我記得我受了多大的苦,我就可以不必那麼介意。

所以我才有餘力對每一位戰友微笑。

她靜靜地站在圍欄的對面,每一個豎直的鐵杆皆已生鏽,她卻還是不嫌髒地握住,緊緊握住。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她握住的是我的手。

「放心吧,我這次也會像之前一樣,關個一兩天就會出去了。」

「是的上校。」中尉終於肯抬頭看我,她的臉上沒有笑意,卻也已經勉強地忍住眼淚。

我一直認為,誰都沒有關係,唯有她,我最應該對她微笑。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她不必去記得我所受的折磨。

其實,我一個人痛苦,也好過看見她流淚。

 

「放心吧,功過相抵之後您一定可以脫罪的,我...,我們都等著您回來帶領我們。」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她不必去記得我所受的折磨。

不過就是知道她一定會記得,我才.....

 

「上校....!」中尉被我嚇了一跳,我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她全身上下都緊張了起來。

她本來已經抽出了隨身的手帕,卻因為終於再也忍不住地紅了眼眶,她不知所措地轉身就走。

 

我認為,誰都沒有關係,唯有她,我最應該對她微笑。

而我卻忍不住笑著笑著、就在她的面前掉下淚來。

 

「忘了我吧....如果可以的話,忘掉我這個人吧,別再為了我受苦了....」

 

就是因為知道妳一定會記得我受的一切磨難,我才會這麼心痛啊.....。

 

 

 

【最後一次了】

 

上校不管第幾次從監獄出來都是一如既往的從容,輕鬆愉快地像是個剛遠足回來的孩子。

就這麼被傳喚到庭、一次又一次地被定罪、被關入監獄,又脫罪而從監獄回來,

好幾個月下來早就數不清是第幾次了。

上校說他有預感,這次大概會是最後一次審判,之後一切就會定下來了,很快地.....

 

「該結束的都將結束,毫無懸念!」上校依舊笑著,他看向中尉,笑意更甚。

「所以中尉,妳也可以不必再繼續數我到底被關了幾次啦。」

「甚麼嘛!說這樣好像只有中尉關心您的安危似地,我們大家可也都替您緊張很長一段時間喔?」

「夠了普雷達。」上校哼哼地笑了聲,「早就聽說你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過得十分滋潤呢。」

「上校!」

中尉適時地打斷他們即將沒有邊境的抬槓,而後面原本想脫口而出的甚麼、又被她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上校,有一大堆公文等著您處理....您要不要....」

中尉佯裝鎮定地看了眼公文,像是想要掩飾她剛剛不自然的停頓。

「好我知道了中尉。」上校看著中尉的眼睛,眼神有一瞬間的銳利與...

 

失望?

 

中尉愣了愣。

「把所有的公文都拿給我吧,我現在就開始工作。」

「是...是的。」中尉隱約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甚麼,胸口突然堵得難受,

儘管事實是公文的確多到再不處理司令部就要跟著停擺的地步了--

這也是上校會被頻繁釋放出來的原因之一。

除了還沒找到決定性的罪名之外,司令部要是少了他根本就無法運作。

 

為甚麼不說出口?妳真正的心意。

 

上校握著鋼筆的右手緊了緊。

中尉,妳知道嗎?我有預感在我下一次被關進監獄之後,我們就將永遠錯過了。

 

本來因為上校的回歸而活絡起來的辦公室又沉默了下來,

每個人開始埋頭工作,只剩下筆在紙上唰唰滑過的聲音。

中尉雙眼緊黏著公文上的文字,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握著鋼筆的右手微微顫抖著,心跳瘋狂加速。

 

" 其實,我真的很開心你能夠回到我們的身邊。"

" 真的,很想你。"

...

 

"好開心,歡迎回來,上校。"

 

 

上校在惱怒之餘還是忍不住瞄向中尉,她望著公文時的心不在焉,使他無奈地笑了。

 

說妳其實真的很擔心我也好,至少能夠稍稍填補我心中的遺憾--因為我再也沒有那個能力對妳說了,

那句告白,甚至連喚妳名字的資格都將永遠失去。

 

 

 

很快地.....最後的審判書出來了.....

 

 

 

 

【關於,莉莎在車站時的回憶】

 

 

「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莉莎第一次覺得自家的鐵門被打開的聲音是如此地愉悅動聽,為了一個通緝犯的案子,

馬斯坦古小隊已經住在辦公室好幾天了。當然,莉莎是睡辦公室內建的休息室。

 

莉莎只要一想到這幾天辦公室裡的狼狽,

就會沒來由地升起一股無名火 : 男人們的襪子、襯衫散落一地,不但泛黃還發臭了,

直到莉莎忍無可忍地亮出裁縫大剪刀,揚言要將落在地上除了鞋子以外的所有東西剪碎,

他們才乖乖地--將所有衣物堆在沙發上。

莉莎已經數不清她到底謝了幾次蕾貝卡,每天都是她替莉莎洗衣服,

連換洗衣物都是暫時跟她借的、疾風號也是剛剛才接回來。

 

「最重要的是,可以不用在軍部的淋浴間洗澡了!」莉莎將袋子裡洗乾淨的衣物通通放回衣櫥裡,

並拿了一套全新的出來。並非是軍部的淋浴間設備不好,而是單純地不習慣在那種公共場所褪盡衣衫,

身為狙擊手她鍛鍊出太過敏銳的神經,所有風吹草動與不安感都會被無限放大,

唯有在家中--這種完全屬於自己、完全安全的空間,她才能放心休息。

 

不過,能夠在家中安心地洗澡,並不代表可以舒舒服服地慢慢洗,

因為,有一位就算通霄工作了數日卻還是完全不嫌累的不速之客來了。

 

「上校?有甚麼事嗎?」

莉莎將門完全打開,並側身讓羅伊進了家門。「啊,」他揚了揚手上捲著的地圖,「有點事要討論。」

當下莉莎的腦子「轟」地一聲炸開了,通霄了這麼多天啊!!!不是結案了嗎!!!不是脫手給其他的小隊了嗎!!!

那個通緝犯是怎麼搞的難道又逃了嗎!!!我要親手了結他!!!!!

 

就在莉莎呆站在原地腦內劇場停不下來的時候,羅伊早已氣定神閒地坐到椅子上等著喝茶。

 

沒錯,只是喝茶。

順便聊個天。

 

待莉莎將兩杯泡好的紅茶端上桌,羅伊才一臉莫測笑意地攤開了手上的地圖,

莉莎看羅伊已經事先用紅筆在地圖上圈畫過,想必是做好準備工作才來的,還特地來自己家裡討論呢,

她頓時一陣愧疚感湧上,連忙從包包裡拿出記事本與鋼筆,準備跟著進入工作狀態--不過.....

莉莎悄悄地看了遍整張地圖,怎麼.....做記號的範圍只有兩條街.....?

難道是罪犯的逃跑範圍縮小了!?事情愈來愈蹊蹺了!!

「中尉,妳拿筆記本做甚麼?」

「啊?」莉莎回過神來,「為了能夠適時地記錄下戰略,方便事後整理啊?」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的嗎?

 

看著莉莎已經一臉投入地開始研究地圖,還煞有其事地將紅筆畫起來的兩條街道資料謄到筆記本上,

羅伊不禁苦笑搖頭,這女人,難道自己特地到家裡找她就沒有一點害羞的感覺?非是談工作不可?

 

「中尉,妳放心,那個通緝犯現在還乖乖地待在監獄裡。」

「.....咦?」莉莎終於停下抄寫的動作,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她剛好抄完了。

「難道妳不覺得,這兩條街的街名很眼熟嗎?」

像是漸漸明瞭了甚麼,莉莎看著羅伊的目光慢慢變得侷促了起來,最後她只能狠瞪他一眼,

便低下了頭,再也不敢看他。

 

她剛剛到底沒頭沒腦地抄了些甚麼!!!!

莉莎在心底喝斥著自己,低頭瞪著記事本上抄寫下來的「戰略資料」。

這是甚麼!!!!這........

 

「這是我剛剛發現的,從我家到妳家的超級捷徑!剛剛我照著這個路線實驗地走了過來,根本不用十分鐘喔!」

羅伊有心要逗弄莉莎,「怎麼啦中尉,身體不舒服嗎?妳的臉好紅.....」

 

「哎呀、中尉等一下.......」

 

「中尉、妳這麼主動 ( 拿槍抵著我 ) 我會害羞的、對、對不起啦!!我只是想來聊個天.....」

 

「汪!汪汪汪汪汪!!!」

 

雖然結果不如羅伊預期般地美好,並且在莉莎的愛槍與愛犬的威嚇下逃跑了,連地圖都忘了帶回家。

不過...那份地圖,與當時記下所謂「超級捷徑的戰略」的記事頁,卻被莉莎永遠地保留了下來,

就算之後因為工作調到了中央,她也沒有忘記過那個夜晚。

 

 

他應該.....也不會忘記吧? 她想。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先說聲佐莎日快樂!!!!!♥

這裡是琴影。又是一個月不見了,大家還好嗎?(笑)

 

咳嗯。好好的一個佐莎日,標題居然又跟信蛹扯上關係.....相信大家要點開之前一定已經在心裡臭罵過琴影了,

甚至連點開的勇氣都沒有!? 噢,琴影必須先替自己說一句,這次的副標題看起來一點都不悲不是嗎?(最好

取為〈暫留的光〉,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這次的文是小短篇集結起來的,

而這三個小短篇都是信蛹裡的「遺珠劇情」。 

所謂「遺珠」......就是指羅伊在信蛹裡活著出現的劇情啊。(遭踹) 

這件事情是這樣的,因為〈信蛹〉主要就是在描述羅伊離開之後,莉莎的堅強與戰友們的羈絆,

為了避免太多附加的劇情(也就是甜戲)造成主文的分歧,所以有很多小細節其實都被我帶過了,

第一段【別哭】跟第二段【最後一次了】其實都是〈信蛹〉最一開始羅伊正忙碌接受審判時,

被我在一段之內快速帶過的劇情,藉著這次的信蛹番外篇我將細節琢磨了出來......嗯所以其實還是有點虐的?

當然也是為了能夠適當地控制板面,要是將這三段都放在主文裡勢必〈信蛹〉會演變成上中下篇。

 

羅伊被關進去跟被釋放出來的劇情我各寫了一段,

第一段是羅伊的第一人稱視角。

羅伊第六次被關入監獄,馬斯坦古小隊、尤其是莉莎希望羅伊無罪的期望再一次落空,

羅伊倒是沒有很擔心自己的狀況,反倒是自己每次被宣判羈押入獄時莉莎心痛的表情一次比一次更加悲傷,

他看在眼裡,烙在心底,狠狠地自責。

所以,他命令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在莉莎面前微笑,卻在這次莉莎來探視自己時不小心憋不住而哭了,

莉莎連忙要為他擦眼淚,卻因為莉莎自己也忍不住崩潰而倉皇離去。

 

他們都不想讓彼此看見自己的憂愁,只希望對方可以放心地笑著。

 

第二段則是羅伊最後一次被釋放出來的橋段,簡單來說在正文裡,

羅伊再下一次被羈押入獄時,他就會被判流放出境了。

而最後莉莎之所以看著公文顫抖著,心裡閃過這麼多獨白,一方面是因為上校說有預感這是最後一次,

以後不用再擔心會被羈押入獄了,莉莎十分欣喜;

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上校那個失望的眼神令她喘不過氣、愧對難當,

所以她在心裡補償似地將真心話喊了出來,可惜並沒有說出來,並且在正文中國境那段真正永遠地錯失了機會。

 

好虐啊好虐啊所以第三段就要好好地甜回來啊~(轉圈後跌倒)

第三段的小標題很明確地指明是莉莎在車站時想到的回憶,我在這裡再做個詳細的補充,

就是〈信蛹,朽永之春〉的 04【在這世上,真正能使人們分開的是遺忘】

後半段莉莎遇到站長夫婦那裡不小心走神,還使得後面要等著檢票的人們排了一個小隊伍、

而站長夫人替莉莎擦乾眼淚還送了一包手工餅乾那段。

之所以交待得如此詳細,就是因為這個劇情在正文裡我只用了三句的篇幅,沒錯,就是三句。(遭踹)

不過我覺得這個劇情實在是太有愛了,所以忍不住寫了這篇。

雖然總覺得大家應該都在緊張羅伊到底還有沒有活著所以應該是沒有記得這一段才對。(笑)

本來也預定要寫停電那段的,不過由於實在謄不出時間,所以大概以後會獨立一篇出來吧,誰知道呢。(笑)

 

總之....會有這個番外篇,主要是想補償在〈信蛹〉裡幾乎沒有出場的羅伊啦.....

「暫留的光」,嗯,大概就是...短暫的幸福時光?(遭踹)

 

 

那麼就,謝謝您看完了比正文還要長的後記(?),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指考倒數20天,祝福所有指考戰士!!!!包括我自己!!!!!(別吵) 

 

琴影 2014.06.11(WED) / happy ROYAI's day !!♥♥♥♥♥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