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多麼的渺小,哪怕只有一刻,我們也曾經是男孩跟女孩吶。

 

 

 

 

 

晨露。

 

莉莎‧霍克愛沿著小徑緩緩走過,

她嘗試以手指將那凝為一時的晶瑩汲起,卻又不敢真正碰觸,就怕一個不小心,

就粉碎了那以一夜美夢凝起的透明。

「唉...真是糟糕...」

莉莎望向正要升起的太陽,「太早醒了呢。」

 

 

 

 

 

他們的婚禮沒有大費周章的瑰麗,

只有那以璞實鋪陳的寧靜幽遠,以及,當她出現時那一襲白色禮服所掀起的一代風華。

原本顯得有些紛亂的場面全因為優美的提琴重奏而安靜了下來,

婚禮進行曲引領新娘踏入禮堂,

髮鬢早已花白的老先生溫柔地挽著新娘的手,望向新郎的眼神卻是說不出的嚴厲。

 

莉莎將一頭金髮簡單地挽起,頭紗以一朵粉色玫瑰與數顆珍珠點綴著,

鬆落的幾根髮絲微卷,透露了她的性感;

純白的禮服只有純白,一體成型的剪裁與腰邊被抓縐的衣料如玫瑰的輪廓,

白色的繡線散落在領口、袖口以及裙襬,流水般的圖騰一如他們一路走來的罪惡與救贖。

淡淡的百合花香圍繞著她,

一如羅伊數度在夢中所見到的她、純潔地像是不曾被汙染的天使。

他的眼神不曾離開過莉莎,一如莉莎也一直瞅著自己,那眼裡幾乎滿溢的深情。

 

「為甚麼莉莎姐姐的禮服這麼保守啊...」溫莉輕聲地喃喃,

V領還可以,但不露肩也不露背,而且居然是七分袖!

「那樣的剪裁很適合她不是嗎?」

葛蕾西亞讚歎了聲,「真的...好美...」

她依稀記得,休斯生前曾偷偷和她分享過的,羅伊醉後的亂語。

莉莎背後的祕密,以及狠下心來將之燒毀的悲憤--

羅伊似乎根本無法諒解自己,他自己的錯燃之焰,到最後居然還是烙在莉莎的背上。

 

古拉曼領著孫女走過紅毯,並極為小心翼翼地將她的手交給羅伊,

兩個男人所交換的眼神非常凌厲,似乎是下了一個萬分重大的誓約--

"保護眼前這位執手之女、所定期限直達永遠。"

 

在證婚人慎重的致詞後,

羅伊轉向莉莎,微笑地拿出信物,執起莉莎的左手,卻沒有馬上為她戴上。

「這次,不能再還給我囉。」

他調侃地輕笑,卻發現對方並沒有如預期般朝自己投射嗔怪的眼神,只是依然低著頭。

羅伊楞了下,隨即明白了過來。

「傻瓜。」

他慎重地將戒指戴在莉莎的無名指上,輕柔地撫上莉莎的臉頰。

「妝會亂掉的,來,換妳了。」

只見莉莎微顫著將羅伊的左手執起,以幾乎虔誠的力道,將戒指緩緩推入。

「嗯,我會永遠戴著。一定。」她以微顫的嗓子輕聲相誓,

莉莎看著那枚多年前曾被自己親手交還的戒指--

羅伊一直將它帶著,然後等到了今天,終於帶到了自己的手上,

只要一想到這裡,她的心就好痛、好愧疚,卻也好幸福。

 

「那麼,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真是傻瓜,今天可是我們的婚禮呢,妳這個女主角怎麼可以哭得這麼慘?」

罔顧主婚人方才的宣佈,羅伊只是笑著將莉莎輕擁入懷,

其實他知道台下早在剛才交換誓言的時候就哭成一片了,

然而自己在聽到莉莎的那聲「我願意」時又何嘗不是差點紅了眼眶?

 

他小心翼翼地在不弄亂莉莎髮型的情況下輕輕拍撫著,

並以略帶歉意的神情望向證婚人,

而證婚人卻依舊微笑地看著他們,並向羅伊回以「請繼續」的眼神,

使得羅伊終於能夠放心地將懷中的人擁得更緊、

彷彿是怕這個幸福會溜走般,

他們都不想輕易地結束這場儀式。

台下的人沒有鼓吹,

他們不僅是戰友,更是多年來相輔相成的夥伴,當然最是了解這對佳人的性格,

況且這場婚禮也讓大家等得夠久了,現在等個這一下又何妨?

 

 

一直到羅伊終於無比輕柔地吻住了莉莎,

現場才突然像爆炸一般沸騰開來--

 

 

這個吻,不會是故事的結局。

 

 

01*

 

 

涼風。

 

「啊,是偉特爺爺!」

「好久不見了,我甜美的小莉莎,妳長得愈來愈標緻囉。」

偉特笑著撫上前來為自己開門的女孩金燦的短髮,斑白的鬢髮也隨著他的和藹笑意發出淡淡光暈。

「來,給爺爺照張相!」

「又來了,偉特,我的女兒可不是你的模特兒。」

老霍克愛不一會兒便走了出來,嘴上的嚴厲卻掩不過見到老友的驚喜神情,

他們擁抱了下當作是打過招呼,

便逕自走進了屋內。

「那位老先生是誰啊?」

「啊!馬斯坦古先生...」莉莎顯然是被突然冒出的羅伊給嚇了一跳,順了順氣後才開口,

「偉特爺爺是一位已經退休了的攝影師,跟爸爸算是忘年之交...」

莉莎歪了歪頭,「雖然說是退休了,可是相機卻依舊不離身呢。」

「是嗎。」羅伊應了聲,「他看起來人很好。」

「是啊,」莉莎打從真心笑了開來,

「雖然動不動就要幫人拍照這點有點令人招架不住,不過他真的是個可愛的老人。」

「還記得小的時候常常被偉特爺爺拉去拍照,過後都會有顆糖當作模特兒的酬勞呢...」

羅伊愣愣地看著莉莎難得嘴饞的可愛模樣,對於這位老先生的好感度更是倍增。

 

 

「這位就是你的徒弟啊,真是不錯...」

偉特微瞇起眼,「很有當拍攝模特兒的特質!」

「請你也好好想想鍊金術層面!」老霍克愛無可奈何地撫額,「羅伊可是來學鍊金術的。」

「唉唉,你想你的鍊金術,我想我的攝影嘛!」

偉特向著羅伊微笑,「怎麼樣?如果能夠讓我拍幾張照片的話,就會有糖吃喔!呵呵呵...」

「唉你,他也幾歲了哪還會上當?」

「好。」

「欸?」

連同偉特,老霍克愛和莉莎全都愣住了,只剩羅伊依然堅定的口吻迴盪在空氣中。

「如果我幫得上忙的話,請務必給我幾顆糖做為獎賞。」

 

 

於是從那天起,

除了乍來的秋風,霍克愛家還多了一位拿著相機且不亦樂乎的常客。 

「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

羅伊笑著,「不用擺甚麼姿勢呢。」

「是啊,」莉莎將剛晾好的衣服一一收起,

「偉特爺爺只是想從日常生活中取材,所以說不定您看書看到一半會突然聽到快門聲...」

「沒錯,就是這樣。」

羅伊苦笑著,「也因此害師父爆怒了好幾次...」

「話又說回來,」莉莎回眸,眼底是細微的促狹笑意,「原來馬斯坦古先生很愛甜食呢。」

「欸?」

 

原來,這女孩一直是那麼遲鈍的嗎?

 

羅伊只好點了下頭。「算是吧。」

 

看來,除了徐徐的秋風日日復復來了又去,

這女孩也依然察覺不到空氣中的糖果香氣呢。

 

 

「莉莎啊,爺爺能連妳也入鏡嗎?」

「您想要拍我嗎?」莉莎有些訝異,「不是只拍馬斯坦古先生...」

「唉唉都想拍嘛。」偉特寶貝地擦拭著相機鏡頭,

「雖然都一大把年紀了,但是看到這樣的青春年華還是會手癢呢。」

他意有所指地瞄向羅伊,「又甜又苦,對吧?年輕人。」

「哈哈...」

羅伊笑著搔頭,看來是都被這老人家看穿了吶。

 

是啊,能每天看著女孩的翩翩身影是那麼地甜蜜,又帶點苦惱。

如此的青澀年華,

羅伊想著不動聲色的守護,卻不知道在約莫幾年後,

他將會永遠後悔沒有在尚是單純青澀的時光即向女孩告白。

 

 

--如果沒有讓這女孩為了自己折翼,那該有多好。

 

現在的他,並不知道。

 

可是,照片卻為了十年後的他們留下了,那曾經簡單幸福的光陰痕跡。

 

 

02*

 

陳香。

 

「馬斯坦古上校,有位女士指名要找您,請問您是否願意見她?」

羅伊從滿山滿谷的公文裡找到了縫隙看向前來報備的士兵,「是一般民眾嗎?」

「看來是的,」士兵答道,「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婦人。」

「唷唷,看看我們的馬斯坦古上校大人,他的魅力範圍果真是遍及了各年齡層呢!」

哈博克帶頭鼓吹著,卻在接收到極冷的視線後馬上閉了嘴。

「好的,請讓她到會客室稍候。」

「是!」

羅伊揉了揉眉心,對著公文山的另一頭交代。

「中尉,我保證去去就回。」

「是。」

 

 

_

 

至今的他依然是這麼想的。

那個當年、那個好幾年前他們曾待過的當初。

那從樹葉縫隙中掉落的陽光明明是如此地耀眼--即使稀疏、即使平凡。

明明就,

只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那聲我喜歡妳。

 

_

 

「您好,我就是羅伊‧馬斯坦古。」

推開會客室的門,羅伊向眼前的婦人微微鞠躬。

「啊...您好...」婦人的眼神軟了下來,「真的...是軍人吶...」

「嗯?」察覺到婦人語氣中的莫名哀傷,羅伊愣了一下。

「請問...我們應該是互相認識的嗎?」

「我想您是不記得我的,但是,您應該對我的丈夫有印象...」

她從手絹中拿出了一顆透著奶油色澤的糖果,緩緩地放到羅伊手中。

「您是...這是...」

羅伊頓時語塞,「偉特爺爺...」

「謝謝您還記得他。」婦人原本擔心的神色瞬間晴朗了起來,「我是他的妻子。」

「原來您是偉特太太,」羅伊回以懷念的微笑,「很高興與您見面,請問偉特爺爺他近來...」

「他走了。在兩年前。」

「噢。」羅伊的臉色黯了下來,「我很遺憾。」

他看著手中的奶油糖,瞬間有些恍惚。

偉特爺爺...他的糖果曾經是支撐莉莎的小小力量呢。

「我今天來,是希望有樣東西可以還給您。」

「還給我?」

「是的,是老頭子當年拍的相片。」

「相片?偉特爺爺都有另洗一份給我了,您可以不用擔心...」

「不,還有一張。」

偉特太太輕吁了一口氣,「他應該更早就要交給您了...不過...」

她從手提袋裡拿出一介泛黃的信封心疼地摩娑著,

信紙似乎也被她那蒼老的指尖給磨出了香氣,會客室裏充滿了懷念的味道。

「不過,就在他要寄出這封信時,同時得到了您當上軍人的消息...老頭子他,十分難過吶。」

「是嗎?」羅伊苦笑了下,「當年的理想,就現在的我看來,也是十分可笑的。」

「不會的。」

偉特太太直視著羅伊,眼神十分堅定。

「不會的。霍克愛先生的眼光不會錯的,我們都相信他,所以,我也應該要相信您。」

她將信封袋放到羅伊微顫的手心裡,

「因為我相信您,所以,就讓我代替那個愛鬧蹩扭的老頭子,將這個還給您。」

「啊...好的,我一定會好好收著...」

羅伊感動得幾乎哽咽,不過他依然鎮定地道謝。

忽地,偉特太太的眼睛亮了起來,

「對了,您最近還有跟莉莎聯絡嗎?啊,您可能忘了,就是您師傅的女兒,莉莎‧霍克愛啊!」

「...我沒忘,偉特太太。」

「老頭子說過那張照片裡也有她呢,如果有機會的話,請您也拿給莉莎看看吧!那孩子...」

她的雙眼滿是一如當年的慈藹溺愛,

「現在一定長得標緻又美麗呢!真想看看她...」

 

 

甜甜的糖果香瀰漫在空氣中,

羅伊愣愣地看著偉特太太離去的門扉,視線模糊。

 

 

 

他們並不知道,

當年那個害羞的小女孩莉莎‧霍克愛,現在也當上了軍人啊......

 

 

 

 

 

03*

 

 

 

初雪。

 

 

莉莎閉著雙眼,嘴裡喃喃地念著什麼、像是輕柔的春風囈語,抑或是不知名的搖籃曲。

好幾個夕陽西下,

羅伊都只是靜靜地坐在她身後不遠處的瓦礫。

 

「唷,羅伊。」馬斯‧休斯提著酒瓶走到羅伊身旁,

「你果然在這。」

見羅依不想搭話,他也識趣地聳肩,並為兩人倒酒。

「從那之後,你就沒再和她說過話了吧?」

「嗯。」

羅伊仰頭將酒飲盡,罔顧一旁友人"搞什麼啊這酒是好不容易才弄來的好歹也慢慢喝"的嘀咕,

他只是又倒了一杯酒。

「喂,」

休斯沉下臉地壓住羅伊的手。

「在戰場喝得酩酊大醉像話嗎?馬斯坦古少、校。」

「...抱歉。」羅伊放下了酒杯,起身。

「喂喂!你是怎麼搞的!」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只是被當成了送酒的小弟,

他拉住了羅伊的手,「幹麻搞得像失戀似的,人家說不定也在等你去找她啊!」

他指向後方,「你看,只要往那走個五公尺,你們就又能打招呼了。」

「真的只有五公尺嗎?」

「什...什麼?」

休斯被這突如其來的問句弄得語塞,

一會兒後,他終於放開好友的手。「五公尺。沒錯,只要你不走過去,你們的距離就只會愈拉愈長。」

像是察覺到了休斯語氣的轉變,羅伊抬眼看向他,卻不知如何回應。

「可是...搞什麼啊!我和葛蕾西亞可是相差了好幾千公里,我想過卻過不去!」

他激動地揪住羅伊的衣領,

「你懂不懂這其中的差別?每天只是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她就會知道你的想法嗎?你以為時間多充裕?」

「你才不懂其中的差別。」

羅伊拉開休斯微顫的手,「我和她,並不是你和葛蕾西亞。」

「加個小姐啦!你以為葛蕾西亞是你可以叫的嗎!?」

「好好,我的錯就是了。」

羅伊挑眉地看著休斯脹紅的臉,果然不一會兒,後者便乖乖地為方才的失控認錯。

 

 

「唉,居然下雪了。」休斯伸手接住絮般的細雪,然後伸了個懶腰。

「是初雪。」羅伊喃喃地念著,一邊望向不遠處的莉莎,卻發現她並沒有要移駕的意思。

休斯將酒瓶拿起,意思上地對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好友揮了下手便悠然離去。

 

 

「嘿,妳這樣會感冒的!」

羅伊拍了下莉莎的肩膀,只見她嚇了一跳後立即轉身扭住他的手--

 

「呃,抱歉...」

莉莎將手放開後向後退了一步,「下官失禮了。」

「不,該怎麼說呢...」他搔了搔頭,「妳的反應真是令人放心。」

「那麼,下官先回營區裡了...」

「不,等等,」

羅伊下意識地拉住她的右手腕,這個動作使莉莎愣住了--

一如兒時的記憶。

 

雪,碎了一地。

 

「還...還有事嗎?」

「有!我...」

已經開始語無倫次的兩人這時倒是冷靜了下來,

只是,

他卻遲遲不肯放手。

 

「這些日子以來...妳都在這裡做什麼?」

在這個荒蕪的地方 。

「我...下官...」莉莎有些欲言又止,「我在這裡背口訣...」

「口訣?」

「對,最近配給了新的狙擊槍...我...下官害怕,正式要用到時自己會慌了手腳...」

「每天都是?」

「...是的。」

察覺到羅伊上揚的語調,她開始不知所措了起來,殊不知,

其實那雙玄瞳所承載的是她從未察覺過的心疼。

莉莎只能低頭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上頭覆了一層薄薄的白雪。

 

儘管如此,他手心的溫暖卻從未變過。

太好了。

莉莎無意間揚起了嘴角,眼匡卻也不爭氣地濕了。

 

然後她感覺到自己頭上的雪霜被輕輕拍去,莉莎抬頭,卻在下一刻僵住--

 

「失禮了。」

一聲結實的悶響,羅伊哭笑不得地抱著肚子,邊看著莉莎離去。

「該怎麼說呢,妳的這個反應真是令人放心啊......霍克愛准尉。」

 

 

以後,都得這麼叫她了啊。

 

 

 

 

 

04*

 

夕暮。

 

 

「唉唉真是的,好不容易才甩掉鋼仔他們呢。」

「是啊。」

莉莎打開副駕駛座的車窗,冷風溜進了車內,隨之是一整片橘橙的天空。

 

伊修瓦爾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開發了起來,

至少,有一塊小空地,是沒有人動過的--

那裡,有一座當年亞美斯多利斯的軍人臨時為伊修瓦爾小孩所搭建的墳墓。

 

莉莎的婚紗並沒有誇張過長的裙襬,就是因為他們早就約定過,

他們的婚禮儀式,要在這裡結束。

而且只有兩個人。

 

「我想起來了,是同一個地方吶。」

莉莎背對著羅伊跪到了墳前,使羅伊瞬間將多年前的畫面重疊,

他瑟縮了下,卻馬上看到莉莎笑著回頭看他--

不一樣。

多年前的他們也是一襲白色,然而現在的他們穿的是結婚禮服。

 

「我當時在搭這座墳墓時,並沒有想到,這裡就是那裡...只是下意識地...」

「這裡就是哪裡?」羅伊也跟著單膝跪到莉莎身旁,笑著反問。

「這裡...就是...」她的臉頰染上兩朵嬌豔的玫瑰,「我的初吻...」

「初吻?」

羅伊愣了下,然後笑了出來--「等一下,那個,並不是妳的初吻喔。」

「什...你在說什麼啊!!」莉莎有些惱羞成怒地想要捶打羅伊,卻被眼明手快地握住了。

「冷靜一點。」

他的嘴角噙著寵溺的笑意,

「馬上就為您揭曉,我親愛的大總統夫人。」

片刻,他吻了下莉莎的臉頰,

並輕柔地將口袋裡的東西放到莉莎的手心。

 

 

一顆奶油糖,以及一封裝著照片的泛黃信箋。

 

 

 

***

 

那些妳走過的阡阡陌陌,

我好慶幸,自己一直陪伴著妳。

「妳知道嗎?其實,我對妳是一見鍾情。」

「欸?」

如果一切時光能夠倒轉,或許,我就遇不到現在的妳。

說不定,

在那一年,如果我就向妳告白,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

即使是多麼稀疏、多麼渺小,

那一年的純粹,

就足夠我們撐過所有渾沌的歲月,

所以...

 

 

 

 

夕暮漸漸被晚風吹淡,莉莎看著手中的照片,有點哭笑不得。

 

照片中的女孩坐在樹下熟睡著,而男孩則是趁其不備地吻了女孩--

女孩的身旁,放了一小袋男孩用整整一個月向退休攝影師賺來的奶油糖。

 

 

 

「如果真要說什麼的初次的話...」

羅伊熟練地操控著方向盤,

「那裡,應該就是妳第一次打我的地方吧?我親愛的莉莎。」

 

 

夜晚,還長著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佐莎日快樂!!!(♥)

太好了,我居然可以趕在611前完工(拭淚)

然後呢,

熙樂大您有注意到嗎?這篇即是您的點文唷(笑)

首先說聲抱歉,您當初說的"RR初吻",

我當下忘了問清楚您是希望標題就是"【佐莎】初吻"、還是以初吻為主題寫一篇文章。

基於想要讓您突然發現"咦這該不會是我的點文吧",於是我自動選了後者(遭踹)

而且好像吻得太隱晦(?)了...對不起我的文章就是如此的清水(唉)

第二個抱歉是對所有佐莎迷...

對不起,就算是那麼重要的佐莎日,我還是沒有掌控好文章的品質(跪)

結構散亂、用字贅詞。

 

 

唉唉,來說說這篇吧!

其實除了"初吻",我還用了另一樣東西貫串全文--沒錯,就是相片。

本篇標題即是以"相片"命名,然而不用"photo"而是選擇了較籠統的"picture",

除了作者的英文程度不好以外,

琴影覺得,"picture"除了相片、圖片的意思,它更包含了"意像",

也就是羅伊和莉莎所待過的,那曾經的純粹。

我們腦海中所浮現出來的畫面也是意像,所以這篇以描述情景居多,對話則顯得比較少。

(可是好像我的每一篇都是這樣!?(驚))

 

還有就是啊~

我好像是第一次寫伊修瓦爾文欸!雖然只是其中的一段...

希望大家看得出來那一段就是內戰期間。

然後有個不合理的地方...

就是最後一段,他們居然在人家的墓前打情罵俏(掩面)

對不起,但希望大家別介意那裡,我也不想再用多餘的文字描寫他們其實無意冒犯,

而且這篇的莉莎個性好像被我寫崩了啊啊啊(哭)

 

對了抱歉插個話...(瞄向熱門文章)

感謝各位讀者大大對小女琴影網誌的抬愛(鞠躬)

可是、但是...

到底為甚麼這裡唯一一篇貌似是悲文的悲文(?)會是最熱門的文章!!?

大家很喜歡悲文嗎...?(遭踹)

 

唉,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話說我第一段婚禮那裡是不是寫得太隨便了?

不過呢,在我心目中,他們的婚禮應該不太會辦得很盛大...

還有就是莉莎的婚紗...我在網路上看過好多大大都特別強調了"露背",

其中的意涵可想而知,但是,我就是會覺得不捨吶。

然後一點"莉莎的背只有羅伊能看"的私心,我決定就讓莉莎穿七分袖!!(遭踹)

自己也有畫出來,感覺其實還不錯,很優雅的感覺(♥)

BTW,

其實文中還埋了個小小的謎底(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呢?(怎麼那麼愛讓人家猜)

「偉特爺爺的奶油糖」其實就是我們從小吃到大的「偉特糖」喔!真的超好吃的~(♥)

(我沒有在打廣告(才有鬼))XD

 

 

 

 

最後,總之,

讓我們邁向下一個佐莎日吧(轉圈灑花)

 

 

感謝看畢全文(鞠躬)

 

 

琴影 2012.06.11(MON)/Royai 's Day.

 

 

    全站熱搜

    琴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